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爆更九(捉虫)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今年入学一共五十名新生,学院将你们分成十个小队。由两名老生带队,完成规定的任务。”轩辕问天顿了一下,目光落在严逸飞身上,“逸飞,你在这次的行动之中。带你师妹的组。”

    严逸飞轻轻点了点头,“弟子会照顾好师妹的。”

    “不用照顾她。”轩辕问天摆了摆手,“这次行动,每队十人,分成三个小组分别行动。你只要负责带路、并且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即可。除非危及到生命,否则你不许出手。”

    严逸飞自然是知道其中的道理的,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出发时间定在明日,地点和任务内容待定,各自的组员也是抽签决定。今天下午的辅修课你们就不要参加了,回去好好准备准备。”说着,轩辕问天看向凤幽月,眸光温和了不少,“你刚刚成为二阶玄王,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历练一番。不过不要逞强,注意安全。”

    凤幽月乖巧的点点头。

    “还有,这次任务若是完成的好,为师奖励你两千七星币。”

    凤幽月的眼睛‘噌’的一下亮了。

    两千七星币啊!她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

    “师父您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她拍了拍胸口,恨不得对灯发誓。

    轩辕问天的嘴角轻轻勾了勾,随即做出一副嫌弃的模样,“快走快走,我正好能清静几天。”

    凤幽月和严逸飞相视一笑,自家师父傲娇这个毛病,还真是有点可爱。

    “师父,我和大师兄不再,您要照顾好自己啊。等从外面回来,我给您带好吃的!”凤幽月笑嘻嘻的说完,同严逸飞一起离开了大殿。

    轩辕问天坐在椅子上,板着脸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忽然笑了一声。

    “这丫头,古灵精怪!”

    ……

    新生要出去做任务的消息,只用了一个中午就传遍了整个学院。‘’

    五十个新生被关在学院里一个月,早就已经憋的不行。如今得到了消息,激动的鬼哭狼嚎,好似即将出笼的饿狼一般。

    七星酒楼,此时正是热闹的时候。

    凤幽月同郁晨等人坐在一起,耳边时不时传来旁人的讨论声。

    讨论的内容全是围着明日的任务展开的。一些老生们都在激动的交流着自己当年的经验。

    “六年前我刚入学的时候,去的是苍南峰。哎哟我去,遍地都是高阶灵兽,我和同组的两个兄弟一路狂奔,差点把小命交代在那里!”

    “苍南峰?那算什么!五年前我那队选的任务是血罚之森的西边!那可是最靠近西幽域的地方。”

    “嗬!血罚之森西边?那还能回得来?”

    “当时差点交代在那里。最后还是带队的师兄救了我们。你们知道那师兄是谁吗?”

    “谁啊?”

    “嘿嘿,如今的苍龙榜上的第二名!”

    “哇塞!白飞飞?”

    “对!就是白飞飞师兄!”

    凤幽月正在喝水,听到‘白飞飞’三个字,呛得剧烈的咳了起来。

    白飞飞是个男的?

    当时看苍龙榜,她一直以为是个长相貌美的女子!

    “喝水怎么也不消停?”凤幽扬皱着眉,嘴里说着嫌弃的话。

    凤幽月翻了个白眼,用帕巾擦了擦嘴角,咬了一口桂花糕,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那个白飞飞……是男的?”

    “对啊。吃惊吧?”郁晨将筷子放下,笑呵呵的说,“当初我知道时也吓了一大跳。”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都来一个月了,一直没见过那个白飞飞。听说他和大哥是一个师父教的呢。”凤纤说。

    凤幽月扬了扬眉,看向凤无涯。

    正在吃饭的凤无涯慢条斯理的将嘴里的饭咽下去,轻轻放下筷子,‘嗯’了一声。

    “他接了四星任务,今晚回来。”

    这么说,明天就能看见这位白飞飞了?

    凤幽月摸了摸下巴,对明日的行动更加期待起来。

    ……

    吃过饭后,凤幽月回到了星苑。

    刚打开院子大门,就看见云陌的身影从墙头翻了过来。

    凤幽月嘴角一抽,自从来了七星,他们二人的翻墙技术倒是越来越熟练了。

    “给你带了饭菜。”她将食盒放在石桌上。想起刚才她让店小二打包一桌菜时,郁晨看自己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只准备出圈的猪。

    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的名声啊!

    “原来幽儿竟然这样惦记我。”云陌笑了,雪白的衣袍掀起,优雅的坐在石凳上。

    食盒中摆着三样小菜,和一碗热腾腾的米饭。

    云陌并不饿,但这是凤幽月特意带回来的,他当然不会拒绝。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笋丝放在嘴里。味道普普通通,却让他觉得格外美味。

    嗯,幽儿带回来的菜,就是好吃。

    云陌吃饭的速度不算慢,却并不粗鲁。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一举一动都带着清贵和优雅。

    凤幽月撑着下巴看着他,心中暗叹,长得好看的男人,做什么都好看!

    吃过饭后,云陌擦了擦嘴角,将食盒收了起来。

    “我明日要去做任务了。”凤幽月靠在厨房的墙上,双手环臂,眯着眼看着云陌洗碗。

    “我知道。”云陌脸色不变,“新生任务有些难,不过以你如今的修为,应该没有太大危险。不过这还是要看你的队友。”

    凤幽月很是赞同,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想想当初考核时,凤无涯的那个女队友贝锦绣,因为一己之私差点把全组人都给拖垮。

    希望明日她的运气能好一些,抽个靠谱的队友吧。

    凤幽月摇了摇头,看着云陌的背影,心中忽然涌出几分不舍。

    一个月了,他一直陪在她身边,除非有必要的事情,不然决不离开。

    明日她就要离开学院了,那他该怎么办?岂不是又要孤零零自己一个人?

    “泠风和惊雷呢?”

    “泠风在替我处理公务。惊雷守在长老峰。”云陌转过身,将手中的水擦干净,放下袖子,墨眸含笑的看着面露惆怅的少女,“怎么了?在担心任务?”

    凤幽月抿着唇摇了摇头,“任务我不担心。打不过就跑。那个……这几日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她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心虚的垂下头,撕扯着手中的袖子。

    云陌沉默的看着她的头顶,眼底深处浮现出一抹灼人的光芒。

    他的嘴角缓缓上扬,然后无声的笑了出来。

    幽儿在担心他。

    云陌觉得特别开心,活了这么多年,从未像现在这样舒畅。

    他低下头,伸手抬起少女小巧的下巴,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幽儿,你舍不得我。”

    “瞎说!”凤幽月心虚的眼神乱瞟,浓密的睫毛好似受惊的蝴蝶,忽闪忽闪的痒到了云陌的心里。

    墨眸的光芒微微暗沉了几分,男人心中微动,缓缓低下了头。

    轻轻的一个吻,好似蜻蜓点水,带起一片酥麻。

    凤幽月身子一震,不可置信的睁大眸子。被薄唇触碰过的额头一片灼热,火烧火燎的要将理智燃烧了一般。

    云陌看着受惊的少女,喟叹了一声,“幽儿……”

    凤幽月眨眨眼,莹白如玉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臭流氓!”她忽然暴起,一脚踩在男人的月白色锦靴上,然后转身跑了。

    房门‘咣’的一声关上,落锁的声音‘咔擦咔擦’响起。可怜的门框颤抖了几下,落下扑扑灰尘。

    云陌摇头失笑,幽儿平日里豪爽直率,对待敌人狠辣果决,可一碰到这男女之事,就变成了受惊的猫儿,时不时的还会伸出爪子挠他几下。

    低下头,他含笑的看着月白色的锦靴上小巧玲珑的脚印,只觉得怎么看怎么可爱。

    嗯,幽儿的鞋印,就是比别人好看。

    ……

    五十名新生经过一夜的休整,在第二日辰时,齐聚七星台。

    凤幽月吃过早饭后,和云陌道了别,在男人意味深长的目光中离开了。

    当她到达七星台时,四周已经聚满了人。大家一见她来,纷纷将眼神落在她身上。

    “幽月,这里!”郁晨的声音在人群中传出来,一只小胖手挥个不停。

    凤幽月笑了笑,快步走了过去。

    郁晨凤无涯等人已经都到了,万俟尧和司青兄妹也同他们站在一起。在几人身边,是面容冰冷的梅若楠。凤幽月看到她,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笑着点头打了个招呼。

    梅若楠冷冰冰的颔首示意,然后将目光移到一旁。

    “她怎么来了?”凤幽月低声问,这一个月她曾经邀请了梅若楠几次,都被对方以不喜欢热闹为由拒绝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凤幽月也不强求。可今天在自己的小群体中看到了梅若楠本人,倒是有些惊讶。

    “嘿嘿,我强拉来的。”郁晨一脸笑嘻嘻,当初在试炼峰考核时,梅若楠虽然冷冰冰的,但对这几个队友都照顾颇多,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平时也就罢了,梅若楠喜欢独来独往,他也不强求。但是今天这种日子,若是把她一个人扔下,未免有些可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