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包子风波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凤幽月的记忆力十分好,可以说是过目不忘。昨日下课后,她用了空闲的时间,将这本书已经全都背会了。只不过一想到轩辕问天那变态的惩罚手段,她就心里打怵,觉得还得再看一遍。

    于是,武峰中正在扫地干活的小执事们便看见了这一幕,一个白衣女子,一边疯狂的爬楼梯,嘴里一边念念有词的嘟囔着什么。有时候脚下不注意,摔了一个踉跄。待爬起来后,嘴里还嘟囔着‘我背到哪了?’

    “完了完了,又疯了一个。”一个小执事暗暗摇头。

    “可不是咋的。我记得当年严师兄刚入学时,也是这么个阵仗。”

    “哎,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么让咱们峰主给逼疯了。”

    凤幽月一路狂奔,终于在钟鸣之前到达了峰主殿。

    她靠在大殿外面的柱子上,掐着腰气喘吁吁,额头上汗珠密布,双颊染上了红晕。

    “还好,没迟到!”她抹了一把汗,将书塞进袖子里,大步流星向后殿走去。

    人影幢幢,脚步声响起。刚刚坐下的严逸飞抬头看向殿外,正好看见满头大汗的凤幽月。

    “师兄早!”凤幽月笑着冲他打了个招呼。

    “早。”严逸飞微微颔首,“今日没有迟到。”

    “是呀,幸亏没有迟到,我再也不想倒立了。”少女嘟嘟囔囔。

    严逸飞勾了勾唇,眼皮子抖了几下,应该是想起了当年自己刚入学的惨状。

    “昨日的书可背会了?”

    “会了。”凤幽月将书从袖子中掏出来,“不过会是会了,有些东西不太懂。”

    “无碍,不懂的问题今日可以向师父询问。”严逸飞笑了笑,“你的天赋比我好。当年这本书我花了三日时间才背下来。”

    凤幽月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师兄也很厉害。若是换了旁人,别说三日,三十日也有可能。”

    严逸飞被少女娇憨的模样逗笑了,一向冷淡的双眸笑起来,十分璀璨。

    凤幽月看着他那双笑眼,不由得暗暗感叹,自家师兄长得真是俊啊,怪不得会成为七星学院最受欢迎的男子。

    “听闻你昨日在药峰炼出了丹光。我倒是没想到,师妹竟然还是一名三级炼药师。”严逸飞想起了昨日听来的事情,觉得颇有意思,语气中带着几分打趣。

    “摸着石头过河而已。”凤幽月嘿嘿一笑,盘腿坐在蒲团上,又从空间里拿出两个包子,递给严逸飞一个,“我算是自学成才,没经过系统训练,许多问题都不明白。昨日看了古长老给我的课本,觉得自己还是欠缺了好多。”

    严逸飞接过包子,手顿了一下,惊讶的挑了挑眉,“炼药你是自学的?”

    “对啊!”凤幽月喝了口茶,“我家在万澜国,是个三等小国。资源匮乏,没有三级炼药师。半年前我遇到了一些机缘,才走上了炼药这条路。”

    一向淡定的严逸飞,第一次被包子噎住了。

    他拼命的用拳头捶打胸口,连灌好几口茶水才将包子送下去,憋的脸色通红。

    “你半年前才开始学习炼药?!”被称为‘淡雅公子’的他,淡定不了了。

    凤幽月勾唇笑了笑,点了点头。

    严逸飞有些凌乱,他这个师妹到底是个怎样变态的天才?

    ……

    师兄妹两人聊了一会儿,对彼此又有了一个新的了解。

    从严逸飞的口中,凤幽月了解到这位师兄是瑶城严家的二公子。

    严家乃是瑶城第一世家,历史久远,实力雄厚,是凤栖国中不可撼动的一棵大树。

    严家的老祖宗在一千多年前,与宋星子相识,成为了至交好友。从那时起,严家便成为了七星学院的支持者。

    后来,严家的每一代弟子,都会被送入七星接受教导。

    不过,虽然严家如此强大,严家的弟子们却没有一个是嚣张跋扈的。这和严家的教育方法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说严逸飞,嫡出的二公子,天赋极高,若是放在别的家族,定会被当成老祖宗一样哄着供着。但是在严家,即便你天赋再高,地位再与众不同,也要和大家吃一样的饭,接受一样的训练。

    也正因此,严逸飞虽然出身世家,却并未沾染任何不好的习气。

    五年前,在他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严父将他送进了七星学院。虽然严家就在瑶城,但除非有必要的事情,严逸飞不会回家,也不会依靠家里得到任何帮助。

    凤幽月不由得在心中感叹,这才是真正的世家弟子。不骄奢淫逸,不仗势欺人,却有铮铮傲骨。

    又过了片刻,大殿外响起了低沉的钟声。

    轩辕问天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刚一迈入大门,他的脚步一顿。

    满屋子的包子味儿,还是牛肉馅的。

    轩辕问天的眼皮子跳了好几下,凌厉的目光在两个徒弟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凤幽月身上。

    大弟子一向沉稳,五年来从不会做出把包子带到大殿这种事。

    那么,就只有这个浑身都是主意的小弟子了。

    一刻钟后……

    严逸飞孤零零的站在大殿上,大殿的门外,凤幽月以和昨天相同的姿势,单手倒立。怪异的身影被月色拉得老长,显得格外凄凉。

    凤幽月心里苦啊。

    不就是吃个包子嘛!

    又不是吃你家的!

    师父你至于吗?

    本以为今天没有迟到,就不用倒立了。没想到却被一个包子给毁了。

    心里的眼泪不停的往脑子流,被烟熏得通红的眼睛此时看任何东西都觉得像那可恶的包子。

    在大殿中罚站的严逸飞担忧的看着殿外的凤幽月,心中不安,“师父,师妹是个女子……”

    “再说一句,你也跟去一起倒立。”轩辕问天冷声说。

    严逸飞抿了抿唇,果断了闭了嘴。师妹,对不住了,倒立太痛苦了,你师兄我承受不来。

    轩辕问天挑着眉看了他一眼,暗暗冷哼了一声。

    他老人家大早上饿着肚子来上课,小丫头片子竟然吃包子。吃了就算了,还不给他留一个。如此不孝顺的徒弟,该罚!

    ……

    这次惩罚的时间不算长,两刻钟后,凤幽月就解禁了。

    她将鼻涕眼泪擦干净,顶着通红的双眼走进了大殿。

    严逸飞已经坐回了位置上,一脸同情和歉意的看着她。

    凤幽月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拿出昨天轩辕问天给她的药膏,细细的抹了起来。

    待一盏茶的功夫后,开始正式上课。

    “把昨日的书背一遍。”轩辕问天看着凤幽月,沉声说。

    凤幽月也不磨蹭,朗朗开口,将那本书的内容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背了出来。

    少女的声音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青涩与娇俏,又夹杂着浅浅的清冷,在大殿中回荡,很是悦耳动听。

    轩辕问天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惊讶,紧接着,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满意之色。

    很好,孺子可教。

    “不错。”待凤幽月将整本书背完后,他毫不吝啬的夸了两句,“不过只是背会,是不够的。你可在书中看到了什么问题。”

    凤幽月想了想,将自己总结出来的问题提了出来。

    一共三十二个问题,不算少。

    轩辕问天并没有觉得恼怒和不耐烦,目光又柔和了几分,为凤幽月一一进行了解答。

    有些不太懂的地方,凤幽月便不停反复的询问,轩辕问天也不觉得烦,一遍又一遍以各种方式讲解出来。

    严逸飞在一旁听着,也觉得受益匪浅。

    另外的,他发现这个师妹的思维方式和寻常人有些不同。有些大家无法看出来的问题,却被她精准的捕捉到了。

    看着师父脸上越来越浓的满意之色,严逸飞忽然觉得,他这个苍龙榜第一的位置,也许哪一天就保不住咯。

    两个多时辰的时间,一晃而过。轩辕问天将两名徒弟的问题都解答了一遍,又给了他们一册新书。

    “拿回去背,明日背会。”

    凤幽月看着桌上足有半掌厚的书,只觉得眼前一黑。师父您老人家是把我们当成扫描仪了吗?

    严逸飞已经习惯了这种高压生活,他一脸淡定的将书收了起来,起身对轩辕问天行了个礼。

    轩辕问天挥了挥手,抬步离去,在经过凤幽月身边时,他顿了一下。

    “包子不错,明天多带几个。”说完,扬长而去。

    凤幽月;……

    ……

    当天中午,郁晨几人在七星酒楼看到凤幽月时,又看见了那双熟悉的兔子眼。

    几人对她进行了一番毫不留情的嘲笑,然后开始交换昨天的生活和消息。

    “幽月姑娘,你在药峰的名气已经传开了。”司云腼腆的笑道。她和凤幽扬都拜入了药峰,只不过两人的师父不同。

    今日他们刚去上课,便被一圈师兄师姐给围住了。

    问的问题很是相同:你认师凤幽月吧?她炼药是不是很厉害?有时间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啊?

    凤幽扬长得凶,脾气又不好,被缠了一会儿就不耐烦的吼开了。大家一看如此,便也不敢再纠缠。

    可是司云本就胆子小,又不爱说话,真真是被人缠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她师父看不过去,将她从众人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

    凤幽月没想到,自己只是炼出了丹光而已,竟然就在药峰中火了。

    对她来说,炼出丹光不是什么稀罕事。当初在洛城时,丹光已经出现过数次了。刚开始凤家人还挺激动,到了后来,已经被刺激的一脸麻木了。

    “一群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丹光而已,所有凤家人都见过!”凤幽扬将茶杯重重搁在桌子上,吊眼梢的眉毛狠狠抖了几下,凶巴巴的看着司云,“以后若是再有人缠着你,就来找我!看我不收拾他!”

    司云点点头,抿唇笑了。幽月姑娘身边的人,都特别友好。她特别喜欢。

    大家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便又分开了。

    凤幽月抱着书在长廊里看了一会儿,便起身前往玄阁。

    在玄阁中,又分为两阁。一个主修阵法,一个主修禁制。

    凤幽月对阵法没有兴趣,所以选择了禁制。

    当她到达玄阁大殿时,殿内已经坐着十多个人了。

    比起炼峰的弟子稀少,将玄阁作为辅修课的人,是除了武峰之外,整个七星学院最多的。

    毕竟多个手艺多条路,阵法禁制不需要异火,也不需要炼器血脉,学起来更容易一些。即便没有太高的天赋,了解一二也是有用处的。

    凤幽月的出现,让略显喧哗的大殿安静下来。

    大家齐刷刷的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有的人是因为她的长相而感到惊艳,可大多数人,还是觉得惊讶,不可置信。

    她不是选择药峰作为辅修吗?

    怎么又出现在玄阁了?

    难不成,同时选择了两个辅修课?

    昨天凤幽月在药峰的所作所为,已经传开了。可她在炼峰的情况,由于参加辅修的弟子太少,所以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如今,认识她的人看见她出现在玄阁,都吓了一跳。

    选择一门辅修课,难度已经很大了。没想到她竟然同时选择了两门。

    现在的天才都这么牛逼吗?

    大家神色各异,有的满心崇拜,有的面露讥讽,觉得凤幽月有些好高骛远。

    顶着这些异样的目光,凤幽月随便找了处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她淡淡的在大殿中扫了一圈,然后目光一顿,惊讶的挑了挑眉。

    竟然是她?

    是那个在星苑门前对她冷嘲热讽的女子?

    听严逸飞说,她叫梅荏瑶。

    啧,梅荏瑶,没人要。这名字取的,真有水平。

    此时,梅荏瑶也看到了凤幽月。本来笑吟吟的脸顿时冷了下来,变脸之快让凤幽月看的一愣一愣的。

    梅荏瑶瞪了她一眼,低头对身边的女子低声说了句话。

    那女子听了一愣,抬起头露出一张白嫩清丽的小脸。

    姚星辰,七星学院第一美人。

    凤幽月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扫了一圈,赞叹的摸了摸下巴。果然是美人,真是赏心悦目。

    姚星辰听着梅荏瑶说了几句,淡淡的扫了凤幽月一样,皱着眉扯了扯梅荏瑶的袖子。

    梅荏瑶不情不愿的嘟起嘴巴,又瞪了凤幽月一眼,垂下了头。

    凤幽月的柳眉轻轻挑了起来,这女人看起来有点欠揍啊。

    ------题外话------

    24号爆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