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秀色可餐
    “无需担心。你刚刚入门,暂时还不能控制血脉力量。待以后摸出了门路,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你要记住,血脉是你的,你要驾驭它。”方长老又说。

    凤幽月眸光微动,轻轻颔首,陷入了沉思之中。

    地上的一滩液体很快就被人收拾干净,方长老针对凤幽月和田安二人,指出了他们的不足,并且给予了正确的建议。

    虽然凤幽月拥有《炼器宝典》,但方长老毕竟活了二百多年,他的炼器经验是活的,不比《炼器宝典》差。

    一番探讨下来,凤幽月对炼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矫正了之前许多错误的想法。

    一个半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当下课的钟声敲响,凤幽月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有什么问题,明日可以问薛长老。这套书你们二人拿着,回去看一看。”方长老挥挥手,两套书分别落在凤幽月和田安面前。

    二人将书收好,对方长老道了声谢。

    “天色晚了,早点回去吧。今日上课结束。”方长老站起身,离开了大殿。

    凤幽月同田安离开了大殿,步行到修炼场,坐上青鸾向星苑的方向飞去。

    青鸾的飞行速度极快,两人还没等交谈几句,就落在了星苑大门前。

    此时已是夜晚,天空被浓墨的夜色所笼罩。夜风微凉,吹来阵阵草木的清香。

    星苑大门前,几颗夜明珠罩在精致的灯罩中,散发着温润皎白的光辉。

    弟子们在大门前进进出出,有的坐在长廊中互相交谈,有的坐在河边谈情说爱,一派悠然。

    凤幽月从青鸾背上跳下来,同田安一起走进星苑之中。

    青玉铺成的地面,锦靴踩在上面发出轻微的声响。偶有几个弟子从小路两边的院子里走出来,说笑声好不欢畅。

    如此景象,让凤幽月想起了上一世。她从小被当成尖兵训练,从没上过大学,也没有体验过真正的学生生活。

    偶尔会从电视上或者网上看到大学生活的模样,这让她的心底多了几分向往和羡慕。

    却不曾想,生一世没有实现的愿望,这一世竟然实现了。

    虽然时代不同,但七星学院的氛围,却和大学生活是一样的。

    凤幽月觉得很满意,也很欣喜。

    和田安告别后,她转身去了采办区。

    采办区距离星苑大门口不算太远,走一段路程就到了。进入采办区的范围,入眼便看到各式各样的商铺在小路两旁林立,就好像是一个小小的城。

    除了上一次严逸飞带她来参观外,这是凤幽月第一次独自来这里。

    杂货铺、服饰铺、茶馆、洗衣铺等等各式各样的铺子,小巧而又精致。这些商铺的老板都是七星学院的人,有的是执事,有的是弟子。

    凤幽月找寻了一番,最后在一个小巧的零食铺前停了下来。

    她掀开帘子走了进去,零食铺不大,只有几个木架。木架上面摆放着小巧的木盒,各种零食分门别类放在木盒之中,上面贴着名称标签和价格。

    “想要买点什么?”一个温润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凤幽月转身过一看来人,不由得愣了一下。

    “是你?”这人正是当初测试时,排在她身后的那名好脾气的俊雅男子。凤幽月记得他的名字,叫柳一舟。

    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时她弄坏了测试晶石,让这柳一舟等了好半天。可他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温和的劝慰她。

    “原来是凤姑娘。”柳一舟也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你怎么在这里?”凤幽月问。

    “这家店的老板是我家世交的一个大哥,左右我闲来无事,便来这里帮帮忙。今日他有事外出,我便来替班了。”柳一舟轻声解释着,同时从木架上拿了一个纸袋,“凤姑娘,你想买点什么?”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凤幽月指了几样东西,“每样半斤。”

    柳一舟的动作一顿,讶然的看着她,不确定的问,“半斤?”

    “对,半斤。我买给朋友的,他们比较能吃。”凤幽月十分不客气的把郁晨几人给卖了。

    柳一舟轻声笑了起来,清俊的眼睛弯了弯,“凤姑娘是个直爽的人。”

    凤幽月勾了勾唇,笑了。

    柳一舟将零食装好,算了一下价格,一共是五十二枚七星币。

    这价格在老生中不算贵,但在大多数新生眼里,却贵的吓人。可作为一个拥有五百多枚七星币的土豪,凤幽月挥一挥衣袖,有钱,任性。

    她将零食收进储物戒指中,对柳一舟道了别,离开了零食铺。

    郁晨几人住的地方都不是特别远,凤幽月挨家挨户的敲了门,将零食送到几人手中,在得到了或惊喜或嫌弃的道谢后,笑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推开院子大门,发出‘吱呀’的声响。

    院子里很安静,两颗婴儿拳头大笑的夜明珠罩着精致的灯罩,挂在了房子门前两侧,浅浅的光芒将这一方小院找出些许光亮。

    夜风徐徐,竹架上的爬山虎发出沙沙的响声。竹架下的摇椅上,一个白衣似雪的身影静静的躺在那里。

    凤幽月扫了一圈,被那躺在摇椅上的人吓了一跳。

    待看清楚来人是谁,不由得狠狠的磨了磨牙,拿出纸包重重的砸在他的肚子上。

    “没事装什么尸体!不会吱个声啊!”她恶狠狠的晃了晃摇椅,摇椅剧烈的摇晃起来。

    云陌轻轻睁开眼,墨眸含笑的看着凶神恶煞的少女,伸手拉住她纤细的手腕。

    “今日幽儿可否顺利?”男人声音温和,带着浅浅的宠溺。

    “还不错。”凤幽月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墩上,“师父很好,若是不罚我道理,可能会更好。”说着,她揉了揉两只眼睛。虽然一天过去了,但两只眼睛还是有些红。

    “早上迟到了?”不用想,云陌就猜到了原因。轩辕问天那厮的套路,他简直太熟悉了。

    从躺椅上站起来,男人蹲在少女身前,修长的手指轻轻托着她的下巴,目光落在微红的双眼上。

    “没事,不过是熏得红了一些。我抹了师父给我的药,已经没感觉了。”凤幽月有些不自在的推开他的手指,脑袋向后仰了仰。

    云陌也没在意,手指轻轻在她的眼周围揉了几下,亲昵的拍了拍她的额头。

    “我烧了热水,去洗澡吧。”

    凤幽月‘唔’了一声,从石墩上站起来,向小厅走去。

    忽然,她脚步一顿,转身道,“我知道你没吃饭,纸包里是糯米糕,趁热吃了吧。”

    说完,她迅速冲进房间,急急忙忙将门关上。

    云陌看着少女离去的身影,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他扬起唇角,低低的笑出声来。修长的大手拿过纸包,拿出里面的糯米糕。白白的糯米糕,散发着温热的香气,软软的,糯糯的。就好像是少女白嫩的脸蛋,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唔,很甜。

    ……

    整整一日的折腾下来,凤幽月的确是有些乏了。热水已经备好了,她脱下衣服,直接跳进了浴桶之中。

    温热的水流温柔的拂过皮肤,凤幽月不由得发出一声喟叹。

    她惬意的靠在的浴桶边上,一天的疲惫渐渐浮了上来,眼皮子愈发沉了。

    最后,她脑袋一歪,靠在浴桶上彻底都睡了过去。

    云陌将糯米糕吃完,左等右等,却还没没等到凤幽月开门出来。

    他轻轻皱起眉头,觉得有些不对劲。

    抬步走到净房门前,男人伸手敲了敲门。

    “幽儿?”

    门内没有回话声,只有绵长的呼吸声。

    云陌不用想,也知道凤幽月是睡着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墨眸中带着浅浅的心疼。

    轻轻推了推门,却发现门并没有锁。云陌愣了一下,心底涌出浓浓的动容。

    凤幽月虽然平时总是叫他登徒子,但心里却是信任他的。不然不能连洗澡也没有锁门。

    云陌叹了一声,推门走进去,便看到了泡在木桶中沉沉睡去的凤幽月。

    她的身体全都浸在了水中,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和肩膀,好似一只优美的天鹅,在夜色下散发着莹莹白光。

    云陌的眼神微微变得暗沉,这一副水中美人图的诱惑力似乎有些大。

    他转过身去,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身体的异样感压了下去。

    待心里的**恢复平静之后,他从屏风上拿过干净的长衫,裹着凤幽月小心翼翼的将她从水中抱了出来。

    凤幽月太累了,睡得太沉,连这么大的动静也没听到。

    薄薄的里衣包裹着少女馨香柔软的身体,云陌这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凤幽月。心爱的女子就在怀里,又如此撩人,实在让他有些难耐。

    从净房回到卧房,云陌用了极大的忍耐力,才控制住没有做下过份的事。

    他小心翼翼的将凤幽月放在床上,然后用被子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心中的**冷却下去。

    似乎知道了自己已经躺在床上,凤幽月熟练的翻了个身,露出一截小腿。

    修长的小腿纤细又匀称,白嫩的肌肤泛着珍珠般的光泽,小巧精致的脚丫十分玲珑,似乎一掌就能握下。

    云陌看着雪白的小腿和脚丫,眼神愈发暗沉下来,眼底深处好似有旋涡翻涌。

    他缓缓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轻触碰到少女柔嫩的肌肤,紧接着好似触电一般,迅速抽开。

    他咬了咬牙,最后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少女,转身离开了房间,颇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一夜好眠,睡得跟猪一样的凤幽月并不知道,某人因为她的小腿和脚丫,在院子里冲了半宿的冷水澡。

    ……

    因为有了第一日迟到的教训,凤幽月第二天在丑时四刻准时睁开了眼睛。

    窗外的天色还是黑的,小窗半开,清凉的夜风缓缓吹进来。

    凤幽月眨眨眼,盯着屋顶看了好半天,才渐渐清醒过来。

    她不是在洗澡吗?

    怎么跑到床上来了?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凤幽月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穿衣服,只不过外面裹了一层长衫,此时被滚在被窝里,弄得皱皱巴巴。

    她盯着那长衫眨了眨眼,很快就想明白了。

    应该是云陌吧?

    想起自己洗澡的时候被那男人看见,即便凤幽月的心再大,也觉得脸有点红。她咬了咬唇,虽然知道云陌是好意,但仍然默默的在心中用小皮鞭对他鞭笞了一百下才解气。

    抽完云陌,凤幽月心里痛快了,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穿好衣服,外面便响起了敲门声。

    “幽儿?醒了吗?”男人好听悦耳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

    凤幽月仍然觉得有些脸红,她拍了拍脸颊,用力揉了揉,推开门走了出去。

    “你怎么起这么早?”

    “怕你迟到。”云陌勾唇浅笑,伸手拉着她走进小厅。此时小厅的矮桌上,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早餐。

    浓稠甜香的南瓜粥,白白胖胖的肉包子,脆嫩新鲜的爽口小菜,每一样都十分精致用心。

    凤幽月坐在桌边,看着桌上的早餐,神色有些复杂。

    “谢谢你。”谁能想得到,九幽大陆至高无上的尊上大人,竟然在天还未亮就爬起来给她做饭?这样的情意,让她不能不动容。

    云陌勾唇浅笑,摸了摸她的脑袋,在她身边坐下,“你我之间,无需言谢。快吃吧,今天莫要再迟到了。”

    凤幽月抿了抿唇,又看了他一眼,拿起包子吃了起来。

    云陌笑了笑,也拿起筷子同她一起用餐。

    其实,修为到了他这个等级,是不需要吃饭的。十几万年的人生,他从未对口腹之欲有什么兴趣,可今日的早餐,却让他觉得十分美味。

    若是以后每一天都能像今日这样,和幽儿一起用餐,那一定是最美好的事。

    吃完早餐后,凤幽月便快速离开了星苑,向武峰狂奔而去。

    路上,她将轩辕问天昨日给她的那本书拿了出来,一边跑一边看,嘴里还念念有词。这黑灯瞎火的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怪异。

    ------题外话------

    24号爆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