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恐怖的炼器血脉
    凤幽月也愣住了,她诧异的看着众人,酒楼中的安静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清澈的水眸眨了眨,她抬起脚走到柜台前,放下十枚七星币,扬长而去。

    待凤幽月离开半晌之后——

    “卧槽!她就是凤幽月!”安静的大厅中,爆发出一声大吼。

    “什么?!她就是炼出丹光的人?!”

    “卧槽!卧槽!长得这么美,又能炼出丹光!啊啊啊啊!”

    “我刚才竟然和她做的那么近……”

    大家全都凌乱了,一时间,酒楼里哀嚎四起。

    凤幽月对这些一无所知,她刚刚一直在专心看书,专心吃饭,哪里能听进去其他话。

    小火虽然听到了,但对这些八卦并不在意,更不会把这些琐事告诉她。

    此酒楼离开后,距离晚上的辅修课开始还剩不到半个时辰。

    凤幽月寻了一处僻静的八角亭坐了下来,捧着手中的书又看了起来。

    这么厚的一本书,轩辕问天让她明天背会,压力很大啊!

    傍晚带走了白日里的闷热,微风中多了一丝凉爽。身着雪白锦袍的少女坐在八角亭中,桃粉色的夕阳洒在她的身上,为她周身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光晕。

    微风徐徐,吹起散落的发丝,如玉般的侧颜令人沉醉。

    杨清躺在湖边的长椅上,嘴里叼着一根青草,双手枕在脑下,双眼出神的望着天际。

    这时,轻微的脚步声隐隐传来,他眸光微动,从长椅上坐起身。

    然后,便看到了白袍少女坐在八角亭中,垂头看书的一幕。

    嘴里的青草掉落在衣服上,杨清眼中浮现出一丝痴迷。

    好美……

    他出神的望着那绝美的侧颜,一时间竟然看的痴了。

    不知过了多久,凤幽月将书收进空间,起身站了起来。

    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忽然,眉心一皱,凌厉的目光向远处看去。

    一个男子坐在长椅上,双目呆滞的看着自己。

    凤幽月轻轻皱了皱眉,冷厉的目光中不见任何波动。

    “小火,走了。”她一把将小火放到肩膀上,抬脚离开八角亭。

    杨清沉醉在那惊艳的侧颜中,许久无法回神。当他清醒过来时,八角亭中已经没了少女的身影。

    他连忙站起身,跑到八角亭中。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少女身上的馨香。

    忘了问她的名字……

    杨清满心失落,坐在了刚刚凤幽月坐过的椅子上,一脸惆怅。

    ……

    凤幽月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今天晚上是炼峰的辅修课。她坐着青鸾,直奔炼峰的修炼场而去。

    在炼峰中,峰主仇沧海的实力是最高的,他是一名神阶三级炼器师。

    在九幽大陆上,按照武器等级不同,分为玄器、灵器、神器、圣器、至尊器等品阶。同样的,炼器师的等级相对应的划分为,玄阶、灵阶、神阶、圣阶、至尊阶等。每阶又分七个级别,同武器的划分是一样的。

    仇沧海是一名神阶三级炼器师,可以说是北幽域中数一数二的了。

    除了他以外,炼峰中还有两名神阶一级炼器师,其他长老大多数都是七级或者六级的灵阶炼器师。

    看起来他们的品阶似乎都不高,但凤幽月知道,这在北幽域中,已经是极限。

    九幽大陆有东西南北四个幽域和一个天域。其中,北幽域资源最穷,实力最弱。南幽域的最为富有,东幽域次之。西幽域则是最乱的一个。至于天域,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凤幽月曾经听元煜说过,在北幽域中,炼器世家是谁也不敢得罪的存在。

    因为炼器血脉太少了,而有些的炼器血脉,更是极为稀有。除了元家那种炼器世家外,其他人想要成为一名炼器师,全都要看老天爷的意思。

    所以,在七星中,炼峰的弟子人数是最少的。

    不仅弟子少,长老也少。而且实力都不算特别高。

    究其原因,还是资源不足,再加上炼器资料稀少,实在让人难以突破。

    凤幽月曾经粗略的看过肖如天留下的《炼器宝典》,上面记录了许多独特的炼器方法,以及炼器师的修炼方法。但这些都是北幽域中没有的。

    也正因此,让她有了想要成为一名炼器师的决心。

    炼峰不同于药峰,人有些少,在傍晚这个时候,更觉得有些萧瑟。

    凤幽月找到方长老的长老殿,坐在殿外的长廊中耐心等待。

    就在这时,充满惊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凤姑娘?”

    凤幽月扭头看过去,入眼的田安那张幽黑憨厚的笑脸。

    对啊,田安选择了炼峰作为辅修,她之前在课单上看到过的。

    “真的是你啊凤姑娘!没想到你也是一名炼器师啊!”田安激动的小跑过去,虎目中染上喜悦之色。

    “额……我不算是炼器师,不过对炼器有些感兴趣。”凤幽月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自从传承了炼器血脉后,她并没有沉下心来研究。之前在洛城炼制了一把玄器长剑,那也只能算是误打误撞。

    她现在只算是个入门水平,空有一身血脉却没有经验。

    不过田安只以为凤幽月是在谦虚,露出洁白的牙齿不在意的笑了笑。

    “凤姑娘可是从星苑来的?”

    “不是。”凤幽月摇摇头,“你呢?”

    “我下午就来炼峰上课了,”田安憨憨的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知识不太明白,所以想晚上问一问。”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你是什么级别的?”

    “玄级六阶!”田安说出了一个震惊的答案。

    玄级六阶……

    以田安的年纪,能够达到这个实力,可以说是非常有天赋了。

    “你为何不拜入炼峰,而是选择了武峰?”凤幽月心中疑惑。

    田安眸光一晃,扯开一抹笑容,“因为我的修为太差了,没办法保护家人。所以想好好提升一下实力。至于炼器,我并不想太过突出……”

    凤幽月眉心微动,深深的看了一眼笑得僵硬的大男孩,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你的修炼天赋不错,再加上丹药辅助,修为一定会突飞猛进。以后你若是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可以来找我。大家都是邻居,彼此帮助。”

    田安的笑容松了几分,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谢谢凤姑娘。以后你若是在炼器上有问题,也可以来找我!”

    凤幽月勾唇轻笑出声,点了点头。

    ……

    两人聊了一会儿,长老殿的大门打开了。一名弟子走了出来,将二人带到了后殿。

    凤幽月将空间中的矮桌拿了出来,盘腿坐在了蒲团上。田安将桌子放在她旁边,也坐了下来。

    没过多久,又陆续来了三个人。

    然后,上课的钟声敲响了。

    凤幽月看着空荡荡的大殿中,只有他们五个人,不由得挑了挑眉。

    “炼器师本就少,拥有些天赋的一般都直接拜入炼峰了。参加辅修课的都是没什么太大天赋的炼器师。”田安低声说。

    凤幽月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钟声落下,一个身着白袍的圆脸长老从后面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跟着一名执事小弟子,将手中捧着的蒲团放在了地上。

    这名圆脸长老便是炼峰的方长老,唯二的一阶神级炼器师之一。

    方长老撩开长袍席地而坐,目光在几人身上扫了一圈,咋看到凤幽月后,猛然顿住。

    他盯着凤幽月看了一会儿,眼睛缓缓正大,眼中流露出惊喜的光芒。

    “你也是一名炼器师?”他激动的问。

    凤幽月点了点头,“刚刚入门。”

    “好!好!”方长老感叹一声,这丫头的属性纯度如此高,想必炼器的天赋也不会低吧?

    在座的五人,除了凤幽月和田安外,其余三人都是老生。因为下午有事,所以才来上了晚课。如今一见方长老对凤幽月的态度不一般,那三人都扭头细细的对她打量了起来。

    “下午下课的人数还算可以,约莫有七八个。”田安低声说了一句。

    七八个?

    药峰下午的辅修课,可是有十七八个人。

    凤幽月叹了口气,再一次认识到了的炼器师人才凋零。

    “你们三人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你们两个,”方长老指了指凤幽月和田安,“进行一次炼器,让我看看实力如何。”

    说着,站在他身后的执事弟子走上前,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两块晶铁,分给了二人。

    “就用这晶铁作为原材料,时限是一个时辰。开始吧。”方长老将一个沙漏放在桌上。

    经过下午的炼药,凤幽月已经熟门熟路了。

    她回想了一下《炼器宝典》中的内容,又看了看手中的晶铁,最后决定炼制一把玄器匕首。

    方长老不允许用其他材料,那么炼器就更加简单的。

    凤幽月伸出右手,大拇指在中指上轻轻一弹,一滴血滴缓缓漂浮在空中。

    顿时,强大的气息迅速蔓延整个大殿。

    正在喝茶的方长老猛然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滴血珠。

    “这是……”他站起身,快步走到凤幽月跟前,“血脉力量竟然如此强大!”

    不仅是方长老,其他几名弟子也感受到了这强大的气息,眼中浮现出惊讶之色。

    凤幽月神色淡定的用精神力将晶铁包裹在其中,心念一动,缓缓升空。

    猩红血滴在她的控制下,化为一团红光,将晶铁和精神力团团围住。

    接下来,便是炼化了。

    精神力源源不断的向晶铁输送而去,晶铁四周散发着幽幽红光。

    方长老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凤幽月的炼器手法非常生涩,一看就是刚入门的人。

    拥有这么强大的炼器血脉,却刚入门,这不正常啊!

    难不成这血脉是后天剥离的?

    方长老眉心动了动,又看了凤幽月两眼。

    将材料炼化、成型、完成炼器,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方长老回到座位上,开始为其他三人进行答疑。

    此时,田安也开始了。

    比起凤幽月的生涩,田安的手法非常纯属,动作如行云流水,让方长老频频侧目。

    这是个好苗子。

    沙漏中的细沙缓缓流淌,方长老低沉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一个时辰的时间,看似漫长,却一晃而过。

    田安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方长老吩咐其他三名弟子自行看书,他的目光不断的在凤幽月和田安身上来回逡巡。

    很快的,田安到了最后阶段。

    精神力包裹着的一团光芒,开始发出低沉的嗡鸣声。

    紧接着,蓝色光芒绽放。一把长枪呼啸着从光芒中破空而出。

    田安长臂一伸,将它抓在手中。

    长枪通体呈现晶莹的金属蓝色,在日光的照耀下尽显流光溢彩。田安的做工非常精细,用精神力在长枪上雕刻出精美的花纹,很是好看。

    锋利的枪头泛着冷厉的寒光,让人心底胜寒。

    六级玄器!

    那三名弟子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都没想到田安竟然会是一个深藏不漏的炼器高手。

    田安满意的看着手中的长枪,起身将它交给方长老。

    方长老拿过长枪,在手中挥舞了几下,眼中流露出赞赏之色。

    “不错,你的天赋很高。以后定要多来炼峰,不要埋没了这份才能。”

    田安的笑容一滞,随后垂下头,再抬起头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脸笑容。

    现在,只剩下凤幽月了。

    红色光芒包裹着晶铁,在半空中熠熠生辉。

    六个人十二只眼睛全都落在那晶铁之上,等待着它的变化。

    哪知,就在这时,包裹在晶铁外的红光忽然闪了一下。紧接着,晶铁发出嗡嗡的声响,然后——熔化了!

    晶铁变成了一坨液体,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上,中间还夹杂着一丝丝红色。

    凤幽月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傻眼。

    咋熔化了呢?

    这不科学啊!

    “这……”田安也有点傻眼,他学习炼器这么多年,即便是刚入门时,也没出现过材料融化的情况。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不敢胡乱发言。

    “你的力量太强,晶铁是普通的炼器材料,无法承受你的血脉力量。”方长老忽然开口,解释了一番。

    凤幽月更傻眼了。

    普通的炼器材料无法承受她的血脉力量,那以后她该如何炼器?总不能一直寻找稀有材料来炼制吧?到时候就算不累死,也会穷死。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鞠躬,谢谢。顺便说一句,24号爆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