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惩罚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作为七星学院中最严厉的峰主,轩辕问天除了对自己的要求极高外,对弟子也非常严厉,甚至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

    当初严逸飞刚拜入他门下时,一个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差点被他训成狗,整整半年才适应这苦逼的训练节奏。

    如今,轮到凤幽月了。

    丑时寅时,是拂晓前最黑暗的时刻。

    整个星苑都没有亮灯,唯有小路上,一颗颗小巧的夜明珠散发着幽幽莹光。

    凤幽月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星苑,一路向武峰狂奔而去。

    按照轩辕问天的要求,武峰六千多层台阶,她必须靠着双脚爬上去。

    上一世,凤幽月是兵王,也接受过无数身体极限的训练。

    但那毕竟只是**凡胎,训练再怎么变态,终究有个度。

    而这一世,有了玄力加持,她的身体强度和耐力要比以前好了许多。

    不过,六千多层台阶也是要了一命。

    一炷香后,凤幽月终于跑到了武峰山脚下。

    她停下来,将嘴里的包子咽下,大喘了一口气。

    月牙白的锦靴迈开,少女化为一抹流光,以极快的速度向峰主殿爬去。

    此时,武峰之中,年轻的执事弟子们已经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有的扫地、有的除草、有的擦拭台柱、有的更换器具。

    台阶两侧,许多执事弟子手中握着扫把,对台阶上的杂草落叶进行清理。

    忽然,一阵香风吹来。

    一道白色身影从众人身边一晃而过。

    大家手中的动作一顿,扭头看向向上狂奔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是严师兄吧?身形怎么看着不太对劲啊?”

    “不是他。一刻钟前我亲眼看见严师兄跑上去的。”

    “那是峰主新收的徒弟。今天刚上课。”

    “啧啧啧,我估摸着她今儿肯定迟到!”

    “赞同!当初严师兄刚拜入峰主门下时,整整迟到了半个月。那段时间他的脸色一直都是黑的,啧啧!”

    ……

    执事弟子们谈话的内容,凤幽月没有听到。当她拖着仅剩的半条命爬到峰主殿时,绝望的发现香炉中的更香灭掉了最后一丝火光。

    “你迟到了。”沉沉的声音从恢弘的大殿中传出,好似钟鸣一般,震得凤幽月耳朵嗡嗡响。

    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师父,我下次一定准时!”

    大殿内安静一片,轩辕问天没有说话。

    ……一盏茶后……

    大殿外,凤幽月以及其诡异的姿势倒立着,双脚上各自放着一个装满水的水盆。细腰四周架着六把长矛,锋利的银枪头泛着冷光,只要她的腰轻轻一偏,就会刺入皮肉之中。她的右手向一侧平伸,手腕上挂着一只沉重的秤砣。左手握拳,食指伸出点地,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都被压在这根手指。

    这些还不算太惨,顶多算是皮肉上的折磨。最让凤幽月受不了的是,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大把细香。细香同时燃烧,刺鼻的气味正对着鼻子,熏得她眼泪横流。

    凤幽月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绝望。

    这么惨无人道的惩罚方式,师父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然而,轩辕问天并没有听到徒弟的呼唤。他缓缓走出大殿,将手中的一本书‘啪’一声扔在地上。

    “一个时辰内,把这本书背会。秋山,你看着她。”

    被叫做秋山的小弟子忙应了一声,同情的看了凤幽月一眼,体贴的为她翻开书的第一页。

    凤幽月在熏香烟雾的迷蒙中,睁开眼看着那本书,眼泪顺着脑门直线倒流,一滴滴落在地上,惨不忍睹。

    ……

    大殿内,严逸飞打坐了片刻,偷偷睁开眼看向殿外。

    天色已经蒙蒙亮起,凤幽月悲惨的身影在夜色中隐约可见。

    严逸飞抿了抿唇,看了一眼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的轩辕问天。

    “专心修炼。”闭着眼的男人忽然开口,语气微沉。

    严逸飞心尖一颤,犹豫半晌,道,“师父,师妹是个柔弱女子,身体恐怕吃不消……”

    还没等他说完,轩辕问天睁开眼睛扫了他一眼,严逸飞到了嘴边的话僵住了。

    “连这点罪都受不了,还来武峰做什么?”轩辕问天冷哼一声,瘦削的脸上严肃凌厉,“你去后殿修炼,再替她说话,我连你一块罚!”

    ……

    半个时辰后,凤幽月身下的白玉地面上,已经积了一滩水渍。

    凤幽月觉得她的眼睛都要被熏瞎了,一本书背了忘忘了背,平日里的好记性起不了任何作用。

    由于长时间的倒立,她的小脸憋的由红到紫,额角的青筋一根根暴起,十分狰狞。

    秋山小弟子站在一旁,十分担忧的看着她。生怕她身子一歪,腰间的长矛扎进肚子里。

    又过了一刻钟,凤幽月觉得,她的灵魂已经要出窍了。

    支撑着身体的手指早已经麻木,书上的内容记得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时间一点点流逝,太阳从东方升起,霞光万丈,整个武峰乃至七星学院,都苏醒过来。

    咚——!

    卯时的钟声在武峰中响起。

    秋山小弟子连忙将凤幽月周身的东西搬开。

    少女‘噗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连喘气的力气也没了。

    秋山被吓了一跳,有点着急。

    这时,一名年纪较大的执事走了过来,拽着他离开此处。

    “那位姑娘不会出什么事吧?”秋山担忧的问。

    “不会,峰主心中有数。”

    “峰主罚的也太狠了,那姑娘哭的可怜死了。”秋山一脸后怕。

    年长的执事笑了一声,“这算什么?当初严师兄刚来时,罚的比现在更惨。”

    凤幽月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特别是手指和眼睛,几乎已经失去了知觉。

    一阵脚步声响起,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地面。

    咣啷!

    一个玉瓶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咕噜噜的转了两圈。

    凤幽月的胳膊轻轻动了一下,吃力的抬起头,用通红的眼睛看向来人。

    “将它涂抹在眼睛和手上,一刻钟后开始上课。”轩辕问天冷冷的看着少女泛红发黑的眼睛,无情的转身离开。

    凤幽月又无力的趴了回去,闭了闭眼睛,疲惫的吐出一口浊气。

    然后,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拿着玉瓶,跌跌撞撞的走向大殿。

    一刻钟后。

    凤幽月盯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左手手指上缠着纱布,出现在后殿之中。

    正在看书的严逸飞闻声抬起头,看着她那幅惨样子,同情的叹息了一声。

    “过来。”主位上的轩辕问天睁开眼,沉声说。

    凤幽月走过去,行了个礼,“师父。”

    “把刚才的书,背一遍。”

    严逸飞一听这话,心瞬间提了起来。

    当初他刚来时,也受过这样的惩罚,被师父要求背书。但是在那种情况下,脑子都被烟给熏成浆糊了,眼睛也快熏瞎了,哪里背的下去。

    后来,他就又受到了惩罚。轩辕问天让他第二天多倒立了一个时辰……

    回想起那段时间的惨痛经历,严逸飞到现在还心惊胆战。如今一听到凤幽月要背书,他更多了几分担心。

    凤幽月听到轩辕问天的命令,闭了闭眼,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

    清冷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带着几分沙哑。

    一句一句流畅连贯的语句,从凤幽月的脑海中蹦出,自然而然的流出口中。

    轩辕问天不着痕迹的挑了下眉,看着她的眼神有一抹异光。

    严逸飞捧着手中的书,呆呆的看着凤幽月,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惊讶之色。

    许久过去,当凤幽月背完了最后一个字,她睁开了眼睛。

    “师父,弟子背的可有错误?”

    “并无。”轩辕问天看了她一眼,伸手指了指严逸飞对面的蒲团和矮桌,“你的位置。中午之前,把那本书背下来。”

    凤幽月走向矮桌的脚步一顿,又背?

    她的目光落向放在桌上的那本书,看到封皮的名字,挑了挑眉。

    这是一本讲解道法自然的书,她曾在凤家的书阁中看到过,却并不曾在意。

    而现在,轩辕问天却让她把这本书背下来。

    心中疑惑万分,但凤幽月却面色不显,一脸镇静的坐下,捧着书看了起来。

    轩辕问天看见这一幕,眼中划过一丝满意之色,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而严逸飞却盯着凤幽月,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竟然真的把那本书全背下来了!

    在那种艰难的环境下,一字不落的背了下来!

    严逸飞从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但他清楚自己的天赋是别人不能企及的。包括心性、身体强度以及记忆力都比常人略高一筹。

    但即便如此,当初他也是花了三天时间,才把那本书一字不落的背下来。

    而凤幽月,竟只用了一天!

    严逸飞觉得有点懵,他一直知道这个师妹的天赋很变态,但今日一见,又多了几分其他的感受。

    所有人的成就,都不是老天爷赏的。

    也许,她的天赋比常人要好。但是仅有天赋,是不可能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将那本书全都背下来。

    这需要极其强大的心性和毅力。

    严逸飞不得不承认,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做不到凤幽月这种地步。

    这个小师妹,当真是不一般啊!

    ……

    一上午的时间,无声无息的过去。

    大殿之中,严逸飞和凤幽月一南一北,相对而坐。轩辕问天坐在首位,眼睛一直没有睁开。

    当正午的钟声在学院中响起时,凤幽月将手中的书放在了桌案上。

    该下课了。

    严逸飞也放下毛笔,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轩辕问天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两人。

    “今日就到这里,明日继续。”他缓缓站起身,凌厉的目光落在凤幽月身上,“明天若是再迟到,倒立两个时辰。”

    凤幽月虎躯一震,只觉得手指头和眼睛又疼上了。

    她连连点头,并且做出保证。

    “去吧。”轩辕问天挥了挥手。

    凤幽月和严逸飞齐齐行了个礼,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

    “终于出来了!”离开峰主殿,凤幽月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角不存在的冷汗。

    严逸飞看着她这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

    “刚开始都是这样的,等习惯了就好。师父对待功课一向严格,这也是为了我们好,你别介意。”

    “这是自然。”凤幽月揉了揉发肿的手指,苦笑一声,“我当然不会怪师父,不过他的惩罚方式实在是太变态了。”

    严逸飞赞同的点点头,袖袍一挥,招来一只青鸾。

    “下山无需步行,我们飞下去。”

    青鸾展翅,向山下俯冲而去。

    同一时间,在各峰各阁之中,还有许多青鸾载着下课的弟子们,向山脚飞去。

    青鸾的速度极快,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落在了峰下。

    凤幽月跳了下来,对严逸飞抱了一拳,“多谢师兄!”

    “师妹客气。”严逸飞勾了勾唇,淡漠的脸上柔和几分,“今日的功课记得背会。我先走了。”

    凤幽月站在原地,目送严逸飞离开之后,抬脚向七星酒楼的方向走去。

    此时是下课时间,是弟子们最多的时候。

    一路上,凤幽月两双通红的眼睛,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关注。

    “那师妹怎么了?不会是被人打了吧?”

    “都上课呢,谁会打她?要我说啊,是被师父骂哭的。”

    “别瞎说,你可知她是谁吗?”

    “谁啊?”

    “她是凤幽月,今年的新生,也是轩辕峰主收的第二个徒弟。”

    “噢~!怪不得!”之前两人齐齐恍然大悟,“一定是轩辕峰主又惩罚弟子了!”

    “哎!可怜的姑娘啊,拜谁门下不好,偏偏入了轩辕峰主的门。想当初,我和严逸飞一同入学,之后整整半个月,他的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

    “和严师兄还有这位师妹一比,我们真是幸福啊!”

    “别叨叨了,快去酒楼占位置!我的香酥鸡一会儿又要卖没了!”

    凤幽月顶着无数异样的目光,跟在那几个八卦的弟子后面,一路尾随到了七星酒楼。

    刚跨入酒楼大门,就听到了郁晨的喊声。

    “幽月!这里!”

    她脚步一顿,闻声扭头望去。

    正在吃饭喝水的凤幽扬等人,在看到她的眼睛的那一刻,全都喷了。

    ------题外话------

    凤幽月:上课第一天,我就全学院出名了。mmp!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