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沉迷女色无法自拔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凤幽月清楚的捕捉到石丛飞脸上的慌乱,意味深长一笑,又添了把柴,“彭师兄岑师兄,我们还是尽早回去吧!和院长详细说一说。”

    说完,她扭身就走。彭天行等人见状,也跟了上去。

    石丛飞和他身边的北辰弟子们都慌了,连忙抬脚追了上去。

    “彭兄弟,岑兄弟,留步!留步!”

    石丛飞急急拦住他们的脚步,嚣张之色全无,换上一脸虚伪的笑。

    “二位兄弟,刚刚只是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呢?”

    彭天行个子高,身形又壮,此时站在石丛飞面前,颇有一番俯视之感。

    他冷冷的看着石丛飞,怪笑一声,“谁是你兄弟?我娘可就生了我一个!”

    石丛飞笑容一僵,心底怒火大旺,却不敢表现出来。

    “彭……公子,刚刚是小弟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在下一回吧。”

    彭天行挑挑眉,“我可不是做主的人!”说着,扭过头去。

    石丛飞眼底微暗,深吸了一口气,又看向岑金。

    “岑公子,刚刚是我冒失了。你别介意,实在对不住了。”他又笑着说。

    岑金淡淡瞥了他一眼,沉默不语。

    石丛飞见这二人油盐不进,心里更急了。并非他惧了彭天行和岑金,只是对七星和北辰挑拨离间的罪名自己实在担当不起。

    石丛飞急的心里发慌,却又怒火连连。不停的给彭天行和岑金赔笑道歉,恨不得直接跪下来叫爷爷。

    彭、金二人不动声色,沉默的看向凤幽月。

    石丛飞眼珠子一转,立刻明白过来。

    “这位姑娘,刚刚是我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他对凤幽月拱了拱手,一脸谄媚。

    凤幽月柳眉微挑,“知错了?”

    石丛飞连忙答道,“知错了!”

    “以后还乱放屁吗?”

    石丛飞脸色一僵,“不、不放……屁了。”

    凤幽月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眼,勾唇邪笑一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知错了,那本姑娘就饶了你这一回。不过你以后小心点,若是再被我发现你欺负七星的人,今日之事,我定汇报给院长!”

    石丛飞脸色一白,连连点头。

    凤幽月满意的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其他人见此,抬步跟了上去。

    待众人走后,其他的北辰弟子,赶忙围到了石丛飞身旁。

    “七星的人太猖狂了!简直不把我们北辰放在眼里!”

    “谁让他们有个宋星子当院长呢!”

    “那又如何?如果没了宋星子,七星和北辰还不知道谁强谁弱呢!”

    “那女子是今年的新生吗?我怎么没见过!”

    “管她是谁!等以后让我看到她,一定让她好看!”

    七嘴八舌的叫骂声传进耳中,石丛飞渐渐回过神来。

    他抿了抿唇,望着凤幽月离去的背影,脑海中不断浮现她最后看他的那一眼。

    就好像是从尸骨中走出来的死魔,充满戾气和冰冷,让人从头凉到脚。

    那样的眼神,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应该有的。

    “石师兄,要不要兄弟们带人绑了那女人!”一个充满戾气的声音真耳边响起。

    石丛飞眸光微微一闪,脸色一沉,“闭嘴!回院!”

    ……

    凤幽月一行人和石丛飞分开后,走了好远,才停了下来。

    大家顿住脚步,互相看了一眼,紧接着,放声大笑。

    “凤师妹,你真厉害!我这辈子没见过石丛飞这么怂的时候!”彭天行笑得见牙不见眼,对凤幽月竖起了大拇指。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凤幽扬打趣道,“这丫头一肚子坏水,我还没见过有人能从她手中讨到好处。”

    恶人自有恶人磨?

    凤幽月皱了皱眉,这话咋听着这么别扭?

    “凤师妹,”岑金笑够了,冲她抱了一拳,“这次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岑师兄严重了。”凤幽月摆了摆手。

    “今日不宜出门,看来我们还是尽早回去吧。免得一会儿又遇见什么张丛飞、李丛飞。”万俟尧说。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彭天行见此,便放出了青鸾。

    大家一个个跳上青鸾的背,待轮到凤幽月时,她摇了摇头。

    “我还有事要做,你们先走。我稍后再回去。”

    “凤师妹……”彭天行一愣,“你要去哪儿?”

    “去见一个朋友。”

    “要不我陪你去吧?刚刚得罪了北辰的人,万一他们报复你怎么办。”彭天行挠了挠头,就要从青鸾上跳下来。

    凤幽月连忙拒绝,推脱了一番之后,跑了。

    彭天行不放心,坚持要追上去,却被郁晨几人拉住了。

    他们都知道,凤幽月是要去见易渊,其他人在场并不合适。

    ……

    自从前几日易渊和凤幽月分开之后,他带着一大堆紫晶币,在一番精挑细选之下,寻了一处位置僻静、景色秀美的宅子。

    凤幽月一路小跑,在瑶城里绕了好几圈,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才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洛园,是这座宅子的名字。

    易渊选这里,也是因为洛园和洛城,只差一字之别。可以让凤幽月有个念想。

    凤幽月站在门匾之下,盯着‘洛园’两个字看了好一会儿,才笑着敲响了大门。

    三长一短,再加一长。没过一会儿,大门打开,易渊清秀的脸露了出来。

    “姑娘!”看见凤幽月,他眼睛一亮,伸头看了看她身后,“就你一个人?”

    “我自己来的,让他们先回了。”凤幽月推开他,迈步走了进去。

    宅子很大,处处透露着精致。这样大气奢华的园子,在洛城是看不见的。即便在这瑶城,普通的世家贵族也是住不起的。

    易渊知道凤幽月拥有一座晶矿,当初置办宅子时,根本没把价格放在眼里。着实让介绍人惊了一把,只以为是哪里出来的大世家的公子。

    凤幽月在宅子里逛了一圈,满意的回到了前厅。

    “这宅子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中年管家。我见他性格不错,就也买了下来。”易渊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姑娘,你若是介意,我一会儿就把他辞了。”

    凤幽月摇了摇头,“不用。你的眼光我信得过。左右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这么大的宅子你一个人也管不过来。有个帮手挺好的。”

    易渊笑着露出小白牙,少女的信任让他心中多了几分动容。

    “我后日就要正式上课了,三个月后才能出来。有件事你要帮我办好。”凤幽月说着,拿出三枚金晶币放在桌上,“这三个月,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弄来三百个孤儿。年龄在十四岁到二十五岁之间,好好查查他们的底子。实力修为不重要,但必须是清清白白,且品性要好。”

    易渊一愣,随即眼睛猛然睁大,激动道,“姑娘,你是要……”

    “计划可以开始了。”凤幽月点点头,笑了。

    按照之前的计划,她要打造出一批属于自己的卫队。这些人,将是她最忠实的臂膀、最锋利的尖刀,陪着她走过未来的每一步。

    易渊的手有些颤抖,他盯着桌上的三枚金晶币,似乎已经透过它们看到了以后的辉煌。

    三百人,由凤幽月亲手打造的三百人,以后会是怎样的光景?

    易渊忐忑着,也期待着。

    “这几日你在瑶城打探到了什么?”凤幽月问。

    易渊定了定神,开口道,“瑶城一共有三大世家,两大门派,以及一个炼药公会。他们都和七星、北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其中,第一世家严家支持的是七星学院。排名第三的皇甫家族和圣女门,是北辰的支持者。其他人保持中立。”

    “那炼药公会呢?”

    “炼药公会现在形势不明。从表面上看,叶临溪是会长,理应支持七星才对。但因为副会长是北辰的人,所以……”

    正所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不管是炼药公会,还是学院,都是如此。

    在瑶城,七星和北辰虽然表面上一片和谐,实则斗争不断。

    这些年,七星一直被大家视为北幽域最大的学院,北辰一直因此耿耿于怀,想尽办法想要将七星压在脚下。

    所以,二者的斗争一直没有断过。除却学院的长老和弟子的实力外,支持者的力量和实力,也是一个标志。

    比如瑶城最大的世家严家,支持的便是七星学院,这就让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

    “严家?”凤幽月忽然皱了皱眉,“严家有没有一个叫严逸飞的?”

    “他是严家二公子,是年轻一代中最有名的人物。据说他天赋极高,被七星武峰峰主轩辕问天收为唯一的关门弟子。姑娘,你这几日可有见过他?”易渊问。

    凤幽月咳了一声,摸了摸鼻子,“严逸飞现在是我的师兄,我也拜在了轩辕问天门下。”

    易渊眨眨眼,紧接着反应过来,尖叫一声,“你成了轩辕问天的徒弟了?!就是那个玄圣六阶的高手?!”

    凤幽月被他震得耳朵嗡嗡直响,无奈的点点头,“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姑娘啊!那可是轩辕问天啊!”易渊猛地扑到桌子上,一脸崩溃的看着她,“在七星学院,除了那位传说中的宋院长,就数轩辕问天修为最高了!你可知道,北辰的院长也只有玄圣七阶而已!”

    凤幽月嘴角一抽,道理虽是如此,但也不用激动成这样吧。

    易渊从桌子上跳下来,兴奋的在地上来回转圈,嘴里念念有词。

    “我竟然是轩辕峰主弟子的手下!”

    “姑娘竟然是严逸飞的师妹!”

    “啊啊啊啊!我一定是在做梦!”

    凤幽月揉了揉眉心,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我说,你见云陌时也没激动成这样啊。”

    易渊脚步一顿:是啊!为什么啊?

    想当初,他知道云陌的身份时,也是非常激动的。但当他见到那男人死不要脸的围着自家姑娘卖萌撒娇时,所有的激动都变成了崩溃。

    当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为了泡妞而抛弃了自己的节操时,什么崇拜什么神秘,全都烟消云散了。

    云陌在易渊心里已经幻灭了,但是轩辕问天他的形象,还存活着。

    易渊也真切的希望轩辕问天的形象能够存活的长久一些……

    ……

    凤幽月又在洛园待了两个时辰,才回到七星学院。并且,在无数新生老生异样的目光中,回到了星苑。

    推开自己院子的大门,一阵浓郁的菜香扑鼻而来。

    凤幽月动了动鼻子,就知道隔壁的某人又下厨了。

    她看了看隔壁小厨房冒出了袅袅青烟,然后退出院子,站在星苑的小路上望去。发现云陌所在的院子,竟然真的是一副平常的景象,不见任何烟火气。

    这就是结界的作用。

    放下心来,凤幽月迈进院子,将大门关上。

    然后,踩着石凳扒在墙头,露出脑袋看着隔壁。

    院子中,云陌一身白色锦袍,此时正挽着袖子,修长的手指拿着两根青葱,细细的剥着。

    凤幽月挑了挑眉,流氓的吹了一声口哨。

    “云大厨,今日露什么手艺?”

    “葱香爆蟹,小炒三丝,白鱼豆腐汤。”男人没回头,手中剥着葱,嘴角勾笑,“这位姑娘,爬人墙头不是淑女所为。”

    凤幽月嘿嘿一笑,脚尖一点,直接坐在了墙上。

    “姑娘我本就不是淑女。这位公子,我看你菜做的有点多,自己一人吃不完吧?”

    “的确吃不完,若是姑娘有心,不如帮我吃一吃?”男人抬起头看着墙头上的少女,眼底的笑意一圈圈漾开。

    “这个……”凤幽月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随便白吃白喝,似乎不太好吧?”

    “姑娘若是介怀,不如帮我打打下手如何?”云陌从石墩上站起身,将青葱放到盘子里,然后拿起旁边的两颗土豆,晃了晃。

    凤幽月眼睛一亮,身子一翻,从墙头上跳下来,“好啊!做饭我不行,刀功却是不错!”

    她走上前,从男人的手中接过土豆,然后拿出一把没用过的匕首,麻利的削了起来。

    云陌见她干的认真,不由得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笑着回了厨房。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没过多久,两菜一汤完美的端上了桌。

    凤幽月盛了两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云陌拿了干净的筷子放在桌上,慢条斯理的放下挽好的袖子。

    “吃吧。”他将忙来忙去的少女拉到身边,按着她坐在椅子上,自己则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凤幽月也没客气,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葱香爆蟹放在嘴里,顿时,眼睛一亮。

    “好吃!”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她鼓着腮帮子,对云陌投去一个赞叹的眼神。

    云陌低笑出声,笑声悦耳,“喜欢就好。”

    美味的菜肴,总是让人食欲大增。

    凤幽月吃过许多山珍海味,但她不得不承认,云陌的手艺实在是无人能及。

    少女以风卷残云的架势,将两菜一汤全部吃光。就连碗里的饭粒也没有剩下。

    吃完饭后,她抱着发胀的肚子,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十分不雅的打了个饱嗝。

    云陌将盘碟洗好走出来,看到的便是少女这副模样。

    他无声的笑了,走到她身边坐下,倒了一杯茶给她。

    “别总坐着,起来走一走,消食。”

    凤幽月懒洋洋的点了点头,嘴里答应着,屁股却不动地方。

    云陌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在院子里缓缓散步。

    太阳渐渐落入西山,漫天红霞温暖又有些哀伤。

    “谢谢你。”忽然,凤幽月说了一句。

    云陌微怔,摇头失笑,“幽儿,你我何须言谢?”

    凤幽月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刚刚那两菜一汤,都是洛城的特色菜。味道也是家乡的味道。

    这男人,想必是知道她在想家。

    这份用心,她很感动。

    “你为我做的这些,我很开心。”她停下脚步,看着云陌。

    云陌扭头回望她,深邃的墨眸中有流光涌动,浓浓的情意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

    气氛,渐渐变得暧昧又旖旎。

    “幽儿……”男人薄唇轻启,声音柔和。

    凤幽月眸光微晃,“怎么?”

    “既然你这么感动,那么……”云陌目光微移,落在那张红唇上,眸光妖冶,“让我亲一下?”

    凤幽月:“……?……!”

    “滚——!”

    一声怒吼,划破天际!

    去他妈的感动!个老流氓!

    ……

    两日时间,转瞬即逝。

    七星学院新生开学的时间,终于到了。

    星苑中,所有院子的弟子都在沉睡,唯有一处房间亮起了夜明珠光。

    凤幽月睡得迷迷瞪瞪,被云陌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幽儿,醒醒。”云陌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睡得正香的少女,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脸颊。

    “唔……”凤幽月迷迷糊糊应了一声,艰难的睁开眼睛,“什么时辰了?”

    “丑时五刻。”

    丑时?

    五刻?

    凤幽月在心中过了一遍,紧接着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卧槽!凌晨两点十五了?!

    轩辕问天要求三点开课啊!

    只剩四十五分钟了!

    慌乱之下,凤幽月习惯性的用上了二十一世纪的时间名称。

    她一个咕噜从床上滚下来,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刷牙。

    当云陌从隔壁端来早餐时,凤幽月刚好整理完毕。

    “幽儿,早餐。”

    “来不及了!”凤幽月随手抓过两个包子,一溜烟跑了,“我走了!晚上见!”

    一大清早特意跑来叫醒未来媳妇并且寻求早安吻的云陌:……

    ------题外话------

    公子:只想腻腻歪歪,并不是很想让女主修炼。

    云陌:我四十米长的大刀呢?砍了轩辕问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