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巧遇北辰
    在凤栖国瑶城,有两个学院,七星和北辰。

    其中,北辰的名声如何,暂且不提。且说七星学院,在瑶城老百姓心目中,那是一等一的好。

    救助灾民、开仓放粮、救死扶伤,一件件,一桩桩,七星做过的好事数不胜数。

    这些事,不仅仅是在瑶城范围内,凤栖国乃至整个北幽域,只要是七星能够收到消息的地方,他们都会不遗余力的给予帮助。

    在瑶城老百姓的心中,能够成为七星弟子,品行和天赋,都是好的。

    所以,当凤幽月一行人出现在瑶城的热闹区时,便收到了所有人热情的注视。

    “咦?他们应该是七星的新生吧?”

    “可能是。看来今年的新生,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啊!”

    “那姑娘长得真好看!我要是有她一半漂亮就知足了!”

    “你们看那人,他是七星的彭天行!两年前我家邻居大病不治,是他请药峰的长老来帮忙救过来的!”

    “七星的长老和弟子,都是菩萨心肠!”

    在众老百姓热切的围观下,凤幽月一行人匆匆离开了此处。

    ……

    天香阁,瑶城第一酒楼!

    当初大家刚来时,便是在这里落了脚。

    天香阁外,门庭若市,热闹非常。

    这时,一群身着雪白锦袍的男男女女,笑着迈进大门。

    这些人无一不是相貌出众,气质不凡,刚一走进天香阁,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众人先是在他们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又看向他们的衣服。

    嗬!这不是七星的人吗?

    “为什么他们看我们的眼神跟看猴似的?”郁晨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

    其他人也有点受不了,不太自在的挪了挪步子。

    “七星的院规,除非学院任务,否则每隔三个月才能入城一次。此时不是入城时间,老百姓看到我们这么多人,难免有些惊奇。”彭天行笑着解释。

    大家恍然大悟,点点头,努力让自己不过份关注那些目光。

    这时,一名店小二快步迎了上来。

    “各位贵客,欢迎欢迎!”

    “给我们来个包间。”凤幽月说。

    “哎哟对不住了客官,今日的包间都满了!只有一楼大厅还有位置!”店小二苦着一张脸。

    都满了?

    “好几层楼,全满了?”凤幽月有点不信。

    “可不是嘛!昨天晚上,北辰学院的几名弟子便把二楼以上都给预订了。几位来的不太是时候。”

    北辰的?

    凤幽月挑了挑眉,看向彭天行和岑金。

    “既然没有包间,那就在大厅吧。人多,热闹。”彭天行想了想,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其他人。

    大家都不是挑剔之人,自然没有意见。

    店小二一听,立刻笑开了花,“几位客官随我来,小的给你们找个好位置!”

    彭天行和岑金率先迈步跟了上去。凤幽月几人见状,压下心中的疑惑,紧随其后。

    店小二选的位置的确不错,一面靠窗,一面靠墙,还算是僻静。

    一行人坐了下来,点了一大堆天香阁的特色菜肴,待店小二走后,纷纷看向岑金和彭天行。

    “彭师兄,北辰的在楼上,我们不用换一家吗?”

    “换一家?”彭天行一怔,“为何要换?”

    大家也愣住了,他们一直以为,北辰和七星不太对付。

    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嘛!

    “你们不必多想。”岑金倒了一杯清茶,嘴角含笑的看着大家,“北辰和七星,只是在教育理念上有些不合。双方弟子行事作风不同,所以有一些分歧。不过并没有什么死仇。而且,我七星行的端做得正,这天下有哪里去不得?”

    “对!且不说这二楼以上全是北辰的人,就算是整个酒楼都被北辰包围了,我们七星也不惧!”彭天行仰头将茶水一饮而尽,豪爽的将茶杯撂在桌子上,“你们要记住,七星弟子,不许主动欺负人。但也不准让人平白欺负!若有人对你们不好,就打回去。若是打不过,就告诉大家,我们撸袖子帮你群殴!”

    大家听得眼睛发亮,连连点头。

    “天行的话糙了点,但是就是这么个道理。院长曾经说过,我们七星的人,既要有良心,也要狠心。”岑金补充道。

    原本还对未来的生活有些忐忑的众人,渐渐放下心来。

    有这么一个护短的学院站在他们身后,以后即便被欺负了,也有底气找回场子。

    “不过既然提到北辰,那我就多说两句。”岑金话锋一转,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北辰的某些人,不是特别讲道理。你们现在的实力太弱,以后如果遇到北辰的长老,尽量绕着走。他们那些人……心眼太小。”

    别人没体会到,但凤幽月却是体会过的。

    当初五年大比时,那两位北辰长老亲自登门,恬不知耻的向她索要凤血剑。这事儿她到现在也记忆犹新。

    岑金的话,她举双手赞同。

    并且作为饭前甜点,她将那两位长老的事情说了出来。

    大家听得目瞪口呆。

    “当时竟然还发生了这种事!”郁晨瞪了瞪眼睛,“那两个老不死的也太不要脸了!”

    “我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万俟尧叹了口气,“幸亏我没选择北辰啊!”

    “北辰之风不正,看来以后我要躲他们远远的。”凤纤弱弱的捧着茶杯,埋下头。

    就连见惯了极品亲人的司青和司云,也不得不对北辰长老感叹一番,真特么无耻啊!

    比起郁晨等人的震惊,彭天行和岑金的脸色有些凝重。

    “凤师妹,你说的那两人,叫什么名字?”

    凤幽月一怔,想了想,“好像是叫成什么木的……记不太清了。”

    “可是成峰和木良?”彭天行急忙问。

    “啊!对!”凤幽月一拍巴掌,“就是他们。”

    彭天行和岑金对视一眼,脸色均沉了下来。

    凤幽月看见二人的神色,心中有些不安。

    “两位师兄,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岑金抿了抿唇,犹豫片刻,道,“这两个人,在北辰的地位并不太高。不过他们的师父,却是北辰十大长老之一秦不死。这个人十分护短,当日成峰和木良命丧万澜国后,他一直嚷嚷着要调查此事。后来,万澜国国主交出了一个凶手,秦不死仍然不甘心,对着众人发誓,以后但凡遇到万澜国的人,见一个杀一个。”

    大家一听,连连变了脸色。

    成峰和木良命丧洛城驿馆这件事,郁晨他们都是知道的。当时,北辰咄咄逼人,逼着南宫皇族交出凶手。无奈之下,南宫无奇装模作样的查了一番,然后找了个罪孽滔天的死刑犯交了出去,同时,又送了许多天材地宝给北辰,才摆平了此事。

    至于真正的凶手,除了凤幽月外,谁也不知道是云陌干的。

    凤幽月当然不会出卖云陌,但以秦不死的恨意,若是知道他们是万澜国的,会不会痛下杀手?

    “以后你们几个尽量少入瑶城,除非身边有长老跟着。”彭天行叮嘱了一句,眉头微松,“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你们是七星的弟子,秦不死那个疯子即便知道了你们来自万澜国,也不敢轻举妄动。”

    “对,那个老东西虽然疯,但他的上面还有北辰院长压着,不敢轻易动手。我二人只是给你们提个醒,不管是秦不死还是其他北辰长老,见到了尽量绕着走。不过若是他们真欺负你,回来告诉长老和院长,让他们处理。”

    大家一听这话,心中松了不少,纷纷点头答应下来。

    彭天行见气氛有些沉重,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没过多久,美味佳肴流水般的端了上来。气氛再一次热烈起来,觥筹交错,美食美酒,好不热闹。

    “这天香阁的菜品,味道在瑶城可是数一数二的!就是贵了些!”郁晨打了个嗝,撕下一个鸡腿,啃得满嘴冒油。

    “哎,当初若不是幽月有钱,我们一行人就要睡大街了!”上官毅摇了摇脑袋,两颊微醺。

    经过大家一说,彭天行和岑金才知道,原来当初几人入住天香阁时,竟然还有这么段故事。

    二人对视一眼,均从眼中看到了震惊。

    凤幽月是从三等国出来的,她为何会有那么多紫晶币?

    两人有些惊讶,不过一想到少女那一身天赋和属性纯度,又觉得区区几千紫晶币并不稀奇。

    “你们若是想赚钱,其实办法有很多。”

    大家眼睛纷纷一亮,期待的看着岑金。

    “密榜你们都知道吧?每做一次任务,都会得到相应的七星币和积分。学院每半年会进行一次考核,待考核分数出来后,你们手中的七星币和积分,可以兑换成钱。每一百个七星币或者一千积分,可以兑换一个紫晶币。”

    这是七星的另一个鼓励政策,不过由于兑换比例太高,至今也没人用这个办法走向小康之路。

    大家充满期待的心,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摔细碎。

    岑金也知道这个办法想要致富有些困难,他摸了摸鼻子,“其实,还有另一个来钱快的办法。我们七星的弟子,大部分都靠这个赚钱。”

    大家连忙竖起耳朵,洗耳恭听。

    “在密榜上,低级任务一般都是跑腿、送东西之类的。不过从三星任务开始,就比较有难度了。密阁阁主乾易天长老,是两百年前有名的百晓生。他的关系网遍布北幽域,也因此和北幽域的佣兵总会有密切的联系。在密榜上的许多任务,都是乾易天阁主和佣兵总会联合发布的。七星弟子和佣兵团的人都可以接,不过谁能够完成,奖励就归谁。若是你完成了这种佣兵任务,不仅能得到七星币,还能够得到佣兵总会的奖励。他们的奖励比较实在,一般都是晶币或者天材地宝。”

    “还有一点,密榜任务会有规定的天数,超出时间的,奖励会扣掉相应数量。不过,你若是能够提前完成任务,那么剩余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我们很多弟子会趁着多余的时间,和佣兵团合作做一些其他任务,来挣得外快。”

    大家恍然大悟,竟然可以用这种办法!

    想一想能够从佣兵总会获得无数的紫晶币,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没办法,他们穷啊!

    “不过你们也别高兴的太早。三星以上的任务,都是有一定难度的。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已属不易,很少有人能够提前完成。当然,三榜上的人除外。”彭天行说。

    也就是说,不管是七星币还是晶币,想要赚钱,就要努力修炼!

    实力越强大,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大家握了握拳头,心中的劲头更足了。

    ……

    这顿饭吃了许久,凤幽月从彭天行和岑金口中又问出了许多七星的信息。同时,还对瑶城和凤栖国有了初步了解。

    从两人的口中,她得知了北幽域几个一等国的排名与实力。也了解了炼药公会的大概情况,并且熟悉了瑶城以及周边城池的一些信息。

    这些信息,对凤幽月非常有用。

    待大家吃饱喝足后,休息片刻,纷纷起身准备离开。

    结账的自然是土豪凤幽月,岑金和彭天行原本是打算出一份的,但当他们看见她慢条斯理的掏出一个金晶币后,默默的将荷包塞了回去。

    “下一次来这里,应该就是三个月后了。也不知到时我会是什么修为!”郁晨叹了一声,扭头看着天香阁的牌匾。

    “才三个月而已,难不成你还想变成玄王咋的?”凤幽扬挑了挑眉,冷哼一声。

    其他人捂嘴偷笑,很显然已经习惯了两人的互怼。

    “回去吧。”彭天行刚说完,身后的天香阁内,传出一片喧闹之声。

    紧接着,一连串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哟,那不是彭大公子吗?”一个阴阳怪气的男声传入众人耳际。

    大家皱了皱眉,这声音好似鸭子被卡住了脖子,难听死了。

    “哈!还有岑金!我听说今年新生考核,你被抓了?堂堂七星弟子,竟然被一群海盗给绑了,你师父有没有气吐血啊?”

    大家脸色微变,担忧的看着岑金。

    岑金却是一脸平静,眼中不见一丝愤怒。

    他缓缓转过身,看向那群身着翠绿色锦袍的人。

    “石丛飞,你嘴巴里吃屎了?!”彭天行危险的眯起眼,一抹杀意从眼底划过。

    被唤作石丛飞的年轻男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邪笑着看了彭天行一眼,“我说岑金呢,干你什么事?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啊?不会是那种……吧?”

    站在石丛飞身后的一群人听了,嚣张的大笑起来,同时做出十分猥琐的动作。

    司云胆子小,从来没见到过如此流氓的行为,顿时就吓白了脸。上官玉也皱了皱眉,一脸厌恶之色。

    原本脸色平静的岑金,听到他们侮辱彭天行,顿时冷了脸。

    “石丛飞,你莫不是忘了一年前的教训?若你记性不好,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遍!”

    话落,石丛飞的脸色一变,眼底的杀气几乎凝成实质。

    彭天行心中警惕起来,走到岑金身前,将他挡在身后。

    “石丛飞,你挑衅我等七星弟子,就不怕北辰的院规处置吗?”

    石丛飞眼底晦暗不明,半晌后,轻嗤一声。

    “别拿院规压老子!北辰不是七星,老子也不是怕事的孬种!倒是岑大公子,新生考核却被人给抓了,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彭天行脸色一沉,就要发作。

    这时,一只小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这位公子知道的倒是清楚。”清冷的女声响起,带着隐隐的寒气,“只是不知,我们七星的事情,你为何会知道?”

    石丛飞一愣,视线越过彭天行,看向他的身后。

    一名身着白袍的绝美女子,缓步走了出来。她的凤眸微挑,眼波流转,一派倾城之姿。

    石丛飞呆滞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你……”

    “石公子,你不是我七星的弟子,却知道我七星考核之事。难不成,你对我学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凤幽月语气微凉,一双水眸冷冷的看着他。

    石丛飞懵了一下,然后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你胡说什么!”

    “难道我猜的不对吗?那你为何知晓岑师兄被抓一事?”凤幽月挑挑眉,一脸无辜。

    “整个北辰学院都知道!”石丛飞色厉内荏。

    “噢?原来整个北辰学院都知道七星的密事啊!”凤幽月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彭师兄,等回去之后,我们是不是应该将此事禀告院长,让他老人家带人去北辰‘问一问’?”

    彭天行强忍笑意,配合的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最近院长心情不太好,若是真把他惹急了,我担心……”

    七星院长的宋星子,实力非凡,绝不是北辰的院长可以比的。

    若是真把他惹急了,整个北辰都吃不了兜着走。

    石丛飞顿时慌了,他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番话,竟然让凤幽月如此大做文章。

    若是宋星子真当了真,带人去北辰折腾一番,那院长和师父还不得活剐了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章完)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