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让我亲一下?
    ..,

    ,

    由于刚刚入住星苑,郁晨等人都忙于整理房间和行礼,大家便没有聚在一起。

    待岑金走后,凤幽月的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拿过角落里的锄头,将苗圃的土翻新了一下,取出储物戒指中闲置的花种,撒了进去。

    随后,她向万年精树要了一丢丢树血,兑水稀释,浇在了土里。

    忙完苗圃后,她锁上门,前往内务局,用十枚七星币兑换了许多竹竿。大摇大摆的搬回的院子后,亲自动手将竹竿系好,在院子里搭了一个别致的凉架。

    凉架搭好,凤幽月从上面跳下来,稳稳落在地上。

    她抬头看了看,轻轻皱起眉。

    这凉架,看起来似乎有些凄凉。

    她摇了摇头,眼睛在四周扫了一圈,看到围墙上的爬山虎,眼睛一亮。

    ……

    一炷香过后,原本光秃秃的凉架上,围满了爬山虎。绿色的叶子郁郁葱葱,将整个凉架覆盖的密密实实,在地上落下一片阴影。

    凤幽月满意极了,搬过用五十个七星币换来的摇椅放在凉架下,身子一歪躺了上去。

    清风徐徐,叶影清凉,十分惬意。

    躺在摇椅上的少女一晃一晃,渐渐的,合上了眼皮。

    ……

    暮色缓缓降临,浓墨染上了天空。

    一轮冷月高悬于夜空之中,释放着皎洁清冷的光辉。

    这是新生们入住星苑的第一个夜晚,到处充满了喧哗声、以及说笑声。

    凤幽月是被饿醒的。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天色已经黑了。

    门外来来回回走动的脚步声,已经少了许多。

    她摸了摸肚子,只觉得有些饿了。

    “不知道胖子他们在做什么。”小声嘀咕着,她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这时,一阵诱人的肉香飘了进来。

    凤幽月的鼻子动了动,浓郁的肉香混合着孜盐的独特,闻起来让人食指大动。

    她感觉更饿了,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唤起来。

    是谁在院子里烧烤?

    凤幽月眨眨眼,摸了摸肚子,顺着香气抬起头,看到隔壁升起的缕缕青烟。

    她的邻居?

    话说回来,她入住了一下午,还不知道隔壁住的是谁呢。

    凤幽月纠结了片刻,然后偷偷摸摸的掂起脚,从屋子里搬了张椅子,轻轻的扒向墙头。

    灵动的眼睛小心翼翼的从墙头露出来,滴溜溜的在隔壁的院子里扫了一圈。

    月色下,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背对着她,坐在一个小石墩上。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一左一右,显得格外修长好看。

    在他的身前,架着一堆篝火。篝火上挂着几只烤兔子,兔子的外皮已经变成了金灿灿的颜色,混着肉香味的油滴在火中,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

    凤幽月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几只烤兔子上,完全忽视了男人的背影。

    她摸了摸肚子,觉得饥饿感如惊涛骇浪一般,快要将自己淹没了。

    这么多烤兔子,这兄台一个人应该吃不完吧?

    既然是邻居,那怎么也得打个招呼是不是?不然显得太不友好了。

    凤幽月为自己找了一百零八种理由,眼珠子一转,从空间中拿出两瓶扶苏亲自酿制的桃花酿。

    “咳!咳咳!”她用力咳了两声。

    可对方好似没听到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凤幽月眨眨眼,掂起脚将双臂挂在墙头,沉声道,“这位兄台,在下是今年的新生,不知兄台尊姓大名啊?”

    男子还是没有动,只是肩膀不明显的抖了两下。

    不会是个聋的吧?

    凤幽月挑了挑眉,看着那金灿灿的兔子,不死心的咬了咬牙。

    “这位兄台,在下从家乡带了两坛桃花酿,酒味醇香又不上头。我们相遇便是有缘,不如共同畅饮一番如何?”

    男子的肩膀又抖了几下,隐隐的笑声随着烤肉味一同飘了过来。

    凤幽月皱了皱眉,觉得这兄台也忒不地道了。不回话就算了,偷笑算个什么意思?

    “兄台,你可是身体不适?”她又问了一句。

    男子的肩膀又是轻轻一抖,紧接着,从石墩上站了起来。

    凤幽月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而上移,当对方站直后,她忽然一愣。

    这身影……

    “我倒是不知,幽儿竟也有这样热情的时候。”含笑的悦耳男声在夜色中响起,男人缓缓转过身,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俊脸。

    飞眉入鬓、墨眸妖冶、薄唇染笑,他身着一身紫色银纹锦袍,在朦胧的月色下好似来自黑夜的妖孽。

    凤幽月瞬间呆滞了。

    然后,柳眉一竖,双眼一瞪,脚尖一点从墙头翻了过去。

    “登徒子,你故意的!”妄她费尽心思想吃口肉,这男人竟然故意在看她笑话!

    好气!气到变形!

    凤幽月一张俏脸气的通红,粉拳一挥,向男人揍去。

    云陌勾唇一笑,眼底泛起淡淡涟漪。他也不躲避,反而把身子送上前去,任由对方撒气。

    凤幽月的拳头,在即将打到他的那一刻,顿住了。

    她瞪着眼,以一副‘我超凶’的表情看着他。然后鼓了鼓腮帮子,一屁股坐在石墩上,不再理他。

    云陌见此,温和一笑,随手抓过一个石墩坐在她身边。

    “幽儿,生气了?”

    凤幽月不说话,沉默的盯着烤兔子。

    云陌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墨眸微弯,伸手将插着兔子的树枝拿起来,故意在她眼前晃了晃。

    凤幽月的视线,就随着兔子的移动,也跟着晃来晃去。

    云陌看着她这副模样,觉得十分可爱,不由得轻笑出声。

    凤幽月听到笑声,目光一顿,冷冷瞥了他一眼。

    “幽儿不气了好不好?这些都是给你的。”云陌挪了挪身子,用手臂蹭了蹭她的胳膊,双眼亮晶晶的,活像一只大型犬科动物。

    本来冷着脸的凤幽月,在看到他这副模样后,心中的怒气散了不少。

    “你怎么在这儿?”她一把抢过烤兔子,眯着眼咬了一口,顿时红唇上油滋滋的,好不可爱。

    云陌的目光落在她的红唇上,眼底微暗,“自然是来陪你的。”

    凤幽月咀嚼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那这院子……”

    “宋星子特意为我留的。幽儿,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开不开心?”云陌笑眯眯,身后的尾巴摇的飞快。

    凤幽月眨眨眼,云陌要住在星苑?

    万一被其他弟子发现了该怎么办?

    堂堂客卿长老,放着长老峰不住,跑来星苑和弟子厮混,传出去那还了得?

    “幽儿放心,我已经将你我的院子设了障眼法。除非修为在我之上,否则不会发现我的存在,也看不出你的异状。”似乎知道凤幽月在担心什么,云陌贴心的解释。

    凤幽月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幽儿住多久,我就住多久!”云陌十分不要脸。

    凤幽月一口兔肉呛在嗓子里,什么叫她住多久,他就住多久。

    她虽然不知道云陌的真实身份,但也知道他绝对不是个悠闲之人。这样放着公事不做,跑来七星跟她做邻居,真的合适吗?

    “你……不会耽误其他事吗?”

    云陌勾唇摇了摇头,“幽儿最重要。”

    凤幽月的心尖猛然一颤,她看着云陌的眼睛,那深邃的墨眸中,清楚的倒映着她的身影。明亮、干净。

    明明应该是一个心机颇深的人,却用如此清澈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对她一点也不设防。

    凤幽月怔怔的看着,连手中的兔肉都觉得没了滋味。

    “你……”她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云陌的心思,她自然是知道的。但两世的人生,她的生活中从未出现过爱情。这让她在好奇之余,多了许多担忧和抗拒。

    更何况,她与云陌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他是九幽大陆万人敬仰的尊上,而她却是三等国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女子。

    她从不担心自己配不上他,但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

    以云陌的身份,敌人必定数不胜数,她不想成为他的拖累。

    凤幽月抿了抿唇,缓缓开口,“再给我一点时间。”

    再给她一些时间,让她变得更加强大。

    再给她一些时间,让她想清楚他对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云陌眸光一晃,定定的看了凤幽月许久,低笑出声。他轻轻揉了揉她的头顶,眼中的柔情几乎要溢了出来。

    “幽儿想考虑多久都可以,我等你。”

    凤幽月心尖颤了颤,轻轻点点头,眸子微垂,脸色有些沉重。

    云陌最见不得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露出这副表情,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脑袋凑到了她的耳边。

    “幽儿若是觉得愧疚,不如让我亲一下?”说着,他轻轻吹了一口热气,喷在了少女小巧的耳垂上。

    凤幽月只觉得耳朵一麻,整个人激灵了一下,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从心底涌出,痒痒的,说不出是难受还是舒服。

    “泥奏凯!”她一巴掌把男人的脸推开,然后抱着小石墩以极快的速度向远处挪去,一脸警惕的瞪着云陌。

    登徒子!

    老流氓!

    还亲一下?亲你妹的亲!

    凤幽月被这么一激,刚才的沉重瞬间烟消云散。云陌笑吟吟对看着她,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放声大笑起来。

    凤幽月无语的看着他,最后到底还是没忍住,‘扑哧’一下,也跟着笑开了。

    月色下,悦耳的男声和清冷的女声,缓缓飘向夜空,美妙至极。

    ……

    第二日,凤幽月是被一阵剧烈的砸门声。这砸门声十分有穿透力,一下接着一下,时不时还会配上一阵呼喊声作为伴奏,可以说是非常有节奏感了。

    凤幽月只是听了一下,就知道这砸门的人非郁晨莫属。

    想当初还在万澜国的时候,郁晨就经常会跑来挽月苑砸门,不把她吵醒,誓不罢休。

    凤幽月捂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披上衣服,披头散发的走了出去。

    大门猛地被打开,郁晨胖乎乎的拳头在半空落了个空。

    他眨眨眼,看着面前一脸阴沉的凤幽月,嘿嘿笑了起来。

    凤幽月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扫了一眼门外的几人,扭头回屋。

    郁晨几人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跟了进来。

    九幽大陆的风气并不十分保守,虽然男子进入女子闺房不太合适,但在小厅里坐一坐,是不会被人说闲话的。

    凤幽月钻进卧房洗漱,郁晨几人就坐在了小厅里,互相交流着昨日的经历。

    “凤幽扬,你拜在了哪位师父门下?”郁晨抬抬下巴,问。

    正在喝茶水的凤幽扬将茶杯轻轻放下,吊眼梢的眉眼中流出浅浅的喜悦,声音带着几分激动,“古易,古长老。”

    嗬!

    大家都吓了一跳,齐齐抽了口冷气。

    古易,也就是考核时出现的那位古长老,是药峰唯一一位能与叶临溪相提并论的炼药师。但自从三十年前,就退隐不再收弟子了。

    而如今,他不仅在考核中露了面,还破格收了凤幽扬为弟子,实在是让人惊讶。

    “你能拜在古长老门下,若凤二长老得知此事,定会非常欣慰。”郁晨叹了口气。

    提起二长老凤林,凤幽扬的五官柔和了不少。

    “是啊,若是师父知道了,定会非常高兴。待这边稳定下来,我就修书一封,将这件事告诉他老人家。”

    “嗯嗯。带我一个!我也要给我爷爷带一封信。”郁晨说。

    凤纤凤渊也连连举手,表示自己也要参与。

    “你们三兄弟怎么样?师父好吗?”凤幽扬挑挑眉。

    “还不错。我的属性虽然稀有,不过武峰恰好有一名音属性的长老,我便拜入了他门下。师父性格很好,只有我一个弟子,想必也会用心教我。”凤纤腼腆的笑了笑,说。

    “我也不错,很满意。”凤渊话少,简单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不错。”凤无涯更简洁。

    凤幽月洗漱完走进来,刚巧听到三兄弟的话,勾唇笑了。

    “武峰的长老各有特色,昨日我听严师兄说,他们都很有责任心,所以你们大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

    大家点点头。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官毅眼睛一亮。

    “严师兄?幽月姑娘说的可是严逸飞?那个苍龙榜第一?”

    凤幽月一怔,看着上官毅发亮的眼睛,这才想到这小子爱武成痴,对高手更是多了几分热情。

    “正是他。”她笑着点点头,“师兄虽然话少了点,但是人很好。”

    “那轩辕峰主呢?我看他好像很凶的样子。”郁晨有些担心。

    “师父也很好。他这个人面冷心热,昨日拜完师后,还给了我见面礼。”说着,凤幽月拿出木匣子,将两瓶丹药给大家看了看。

    众人一看,才放下心来。刚收为弟子就这么大方,想来轩辕问天也不是苛刻之人。

    ……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郁晨提议出去搓一顿,庆祝一下顺利入学。

    他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凤幽月的院子。

    为了能更热闹一点,众人还叫了司青和司云两兄妹、还有万俟尧。原本郁晨也想把梅若楠和龙源叫来的,但龙源早早就出院办事了,而梅若楠以不喜欢热闹为由,拒绝了大家的邀请。

    就这样,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从星苑到大门,其实距离不算近。平日里,弟子们出去办事,一般都坐着青鸾直接飞出去。在星苑的门口,也是可以雇佣青鸾的。一次十个七星币,时长为一个时辰。

    不过大家想看一看七星的风景,顺便熟悉一下地形,便没有乘坐青鸾。

    一行人步行了许久,终于见到了七星的大门。

    就在这时,一只青鸾从高空俯冲而下,稳稳的落在了大门口。

    “凤师妹?”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凤幽月脚步一顿,抬头看过去。正好看见彭天行和岑金从青鸾上跳了下来。

    “彭师兄,岑师兄!”大家走上前,笑着跟二人抱拳行礼。

    彭天行和岑金连忙回礼。

    “诸位这是要去哪儿?”彭天行笑着问。

    “进瑶城,好不容易进了学院,自然要大吃一顿。”凤幽月勾唇浅笑,“对了,二位师兄可有事要忙?若是无事,干脆一起去吧!人多热闹!”

    其他人一听,连忙点头,热情的邀请起来。

    彭天行和岑金拒绝了一番,最后还是没抵挡住大家的热情,加入了队伍。

    其实,这两人也是有自己的思量的。

    凤幽月暂且不提,只说她身边的这群人,个个属性纯度极高,不是七级就是八级,天赋都不可小觑。再加上一个变态级别的凤幽月,等过几年,这群人定能在七星学院闯出一番名堂来。说不定,连苍龙榜的名单也要换一换。

    能和这样的人交好,对自己也是有益处的。

    更何况,凤幽月一群人的直爽性格,的确是让彭天行和岑金真正喜欢。更不要说他们还救过岑金的命。

    ……

    有了彭天行和岑金,接下来的路,就无需步行了。一行人跳上青鸾的背,以极快的速度到达了瑶城的繁华地带。

    青色的青鸾鸟缓缓落下,跳下来的一群年轻人吸引了无数老百姓的目光。

    今日,凤幽月他们都穿上了学院的白色锦袍,腰间系着白色腰带,脚踩月白色锦靴,端的是风度翩翩,一派仙人之姿。

    再加上青鸾接送,老百姓们一看,便知道这是七星的弟子。

    顿时,大家的目光都变了。

    ------题外话------

    老太太做完切眉回来了,眼皮子拉上去了,眼袋给消了。疼的直抽抽,公子又当牛又当马的伺候哟!女人为了美,什么都敢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