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给个名分
    ..,

    ,

    星苑,是七星学院弟子们居住的地方。

    严逸飞带着凤幽月迈进星苑大门,缓步向内务局走去。

    一路上,碰见了许多七星的弟子,他们看到严逸飞时,均面露崇拜之色。在看到凤幽月后,眼中又多了几分好奇与羡慕。

    轩辕问天新收了一名女弟子的消息,早在测试结束后就已经传开了。许多没有去七星台围观的弟子们,在收到消息后,均对这个传说中的女天才起了兴趣。

    也因此,当凤幽月进入星苑后,从各个院落赶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就这样,在众人的注目礼中,师兄妹二人来到了内务局。

    内务局,是负责弟子们内务的地方。他们身上穿的衣帽鞋袜、居住用的被褥枕头等,均是在这里发放。

    当然,按照七星的一贯抠门,并不是免费的。

    “新生入学,会给你们提供三个月的七星币。七星币的数量,就是你考核的分数。”严逸飞将衣服鞋靴以及头冠交给凤幽月,自己抱着一床被褥以及水盆和钥匙,“我若记得不错,你应该是五百六十分吧?”

    凤幽月抱着衣服,跟着严逸飞离开内务局,听到他的问话,点了点头。

    “这个分数太高,在七星中绝无仅有。”严逸飞勾起唇,浅浅一笑,微弯的双眸带着温和,“按照你的分数,每个月会有五百六十枚七星币,应付日常生活足够了。若是花的仔细,还能余下一部分来。”

    凤幽月笑着点头,心中却不由得开始担心凤无涯几人。他们的分数可是不太高啊!

    看来,可以将自己的七星币孕给他们一些。

    ……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凤幽月分配到的院落,此处距离星苑大门不算太远,步行大约需要半柱香的时间。

    凤幽月站在院外,打量着自己未来要居住许久的地方。

    木质的对开大门,刷上了透明漆色,院墙上,爬着翠绿的爬山虎,看起来生机勃勃。

    推门而入,是一方空荡荡的院子。中间是一条鹅卵石小路,左侧有一张圆形石桌,四个石凳。小路右侧是一方平地,紧靠墙角的地方有一个小苗圃,里面稀稀落落的长着一些黄色小花。

    “这院子已经许久没人住了,你可以自己装饰一下。七星对弟子们的生活起居没有太多要求,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就可以。”

    凤幽月点点头,同严逸飞走进屋内。

    房子四四方方,进门是一个小厅,放着三张窄桌和五把梨木椅子。小厅的左侧是一个简单的小厨房,只有一个灶台,和一口大锅。

    小厅右侧,是居住的地方。一张简单的小床,摆放着一个衣架、一张书桌,以及一把椅子。

    凤幽月在卧房打量了一圈,视线落在角落里的一个小门上。

    “那是修炼室,学院为了方便弟子们闭关修炼,特意打造的。”严逸飞解释道。

    凤幽月点了点头,走到修炼室前,推开门。

    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方地台,地台上摆放着一个蒲团,应该是打坐时用的。

    看着这小而简洁的修炼室,凤幽月不由得赞叹了一声,七星学院对待弟子的态度,实在是好的没话说。

    单看这房子,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摆件家具都不奢贵,却处处透露着贴心。特别是这修炼室,更是让弟子们觉得心里暖暖的。

    “一般来说,大家上课之后,都会去七星酒楼用餐。不过也有人喜欢自己做些什么,便设置了小厨房。至于食材和餐具,可以去七星酒楼用七星币购买。”见凤幽月去了小厨房,严逸飞解释道。

    凤幽月觉得,她这个厨房是用不上了,除非这房子她不想要了。

    “除了七星酒楼外,在星苑中,还设置了洗衣房、茶馆、以及卖饰品物件的商铺。从你这里出去向右拐,步行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就是采办区,你可以去那里看一看。师妹,你先休息,我先回去了。”说完,严逸飞顿了一下,好似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

    “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凤幽月接过来,低头在纸上扫了一眼,柳眉微挑,“辅修课?”

    “是。按照七星的规矩,每日上午要在师父那里上课。下午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也可以去学习辅修课程。这个辅修课,不是一定要选的。你若是感兴趣,可以0去学一学。不过若是学了,等半年后考核时,成绩是一定要过的。”严逸飞想了想,谨慎的叮嘱,“师妹要仔细着选,切莫太过贪心,得不偿失。”

    “我明白,谢谢师兄。”

    严逸飞摇了摇头,又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

    凤幽月亲自将他送出门,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才收回目光。

    她看了看手中的课单,正准备转身进院,这时,对面的院子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凤幽月抬头随意扫了一眼,随即一愣。

    “是你?”她挑了挑眉,有些惊讶。

    “凤姑娘?!”田安见到凤幽月,有点愣神,“你住在这里?”

    凤幽月点点头,眼中带笑,“看来以后你便是我的邻居了。”

    田安有点激动,又有点无措,抓了抓后脑勺,傻兮兮的跟着笑了起来。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凤幽月拱手抱了一拳。

    田安连忙回了一礼。

    ……

    七星学院,长老峰。

    云雾缭绕,如仙似幻,缥缈好似仙境一般。

    恢弘大气的白玉大殿上,紫袍男人斜倚在宽大的白玉椅上,在他的面前,一方光幕散发着幽幽金光。

    光幕之中呈现出来的,正是凤幽月和田安交谈的情形。

    云陌的眼有些沉,目光定定的落在少女明媚的小脸上,眼底旋涡翻腾。

    宋星子刚迈进大殿,便觉得周围的温度有些凉。

    他摸了摸胳膊,一脸疑惑的走到云陌身边,看了一眼光幕中正和田安挥手告别的凤幽月,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

    “我就说这长老峰怎么一股酸味,原来是醋精现原形了。”他勾唇一笑,扭身坐下,脸上尽是打趣之色。

    云陌沉沉的收回视线,斜睨了他一眼,头顶黑压压的一片乌云电闪雷鸣。

    “你瞪我做什么?不过是同门之间的交谈,你至于醋成这样吗?”宋星子翻了个白眼。

    云陌沉默不语。

    他自然知道凤幽月对那个黑小子没兴趣。

    也知道她对那个狗屁师兄也不感冒。

    但他就是难受。

    “要我说啊,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给自己弄个名分。”宋星子喝了一口茶水,摇头晃脑的说,“名分有了,即便吃醋,也理所当然。”

    啧啧啧,堂堂幽冥渊妖帝,竟然连个小姑娘都搞不定。说出去谁信呐!

    云陌的眼角抖了抖,无声的垂下眼皮。名分不是他想要,想要就能要。幽儿不愿意给,他有什么办法。

    宋星子见好友这副模样,也知道这事儿急不得,干脆转移了话题。

    “辅修课今日敲定,你不去掺和一脚?”

    云陌抬了抬眼皮子,“本君没兴趣教导外人。”

    “不过,我向各峰阁要了督导的位置。”

    啧,就知道他不会消停!

    宋星子撇了撇嘴,督导督导,说起来好听,实则不就是借公职泡妞嘛!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觉得你家丫头会选择哪些辅修?她的炼药天赋不错,想来应该选择药峰吧?”

    云陌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闭嘴不语。

    “难道是玄阁?”宋星子皱了皱眉,“玄阁也不错,逍遥子也是个爱才的。”

    云陌勾唇浅笑,一脸高深莫测。

    “还不是?”宋星子眉毛动了动,“难不成是炼峰?可她没有炼器血脉,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云陌低声一笑,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袍。

    宋星子见他这副模样,脸色沉了下来。

    “老云,不是我说你。这丫头天赋虽然好,但也不能好高骛远。轩辕对弟子的课业要求极高,她应付主课还不一定心余力足,可千万不要再选择过多辅修。当心竹篮打水一场空啊!你活了这么久了,难道连这点经验也没有?宠归宠,可不能任由她胡来!”

    “幽儿一向有自己的主见,我无需操心。”云陌站起身,挥手将光幕收起来,抬脚走出殿外。

    宋星子愣了一下,气急败坏的拍了拍大腿,“你去哪儿啊!”

    “找媳妇。”男人的声音,隐隐飘来。

    宋星子的脸彻底黑了,恨恨的磨了磨牙,咕嘟咕嘟的一盏茶都喝光,才勉强消了火气。

    “你就惯着吧!等小丫头吃不进那么多课程找你哭,看你怎么办!”

    哼!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

    和田安道别后,凤幽月简单的将屋子收拾了一下,又将被褥铺好,一身惬意的躺了下来。

    她拿过枕边的辅修课单,上面记录着三峰一阁的辅修授课时间。

    每天下午和晚上。下午的课程为两个时辰,晚上的课程为一个半时辰。

    其中,按照不同的日期,授课的长老也在轮流替换。比如药峰,每月初一和最后一天,是峰主叶临溪亲自授课。其余的时间,药峰八位长老轮番上阵。

    凤幽月将药峰、炼峰和玄阁的课程都看了一遍,然后从空间里拿出一只毛笔,开始勾选课程内容。

    没过多久,一张纸就被勾选的密密麻麻。

    若是严逸飞此时在这儿,定会惊的眼珠子也掉下来。

    勾选完课程内容后,凤幽月心满意足的将课单放下,闭眼睡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院外隐隐传来了敲门声和呼喊声。

    凤幽月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眼中不见一丝睡意。

    “凤师妹,你在吗?凤师妹!”

    是岑金的声音。

    严逸飞走前说过,稍后会有人来收课单。想来,岑金就是了。

    凤幽月揉了一把脸,拿起课单快步走出院子。

    她推开门,正好看到田安憨厚朴实的笑脸,以及一身清风如月的岑金。、

    “岑师兄,不好意思,刚刚我睡着了。”她歉意一笑。

    “无事。”岑金勾起唇,声音温和,“我也是刚来。”

    说话间,田安将自己的课单交到岑金手中,然后露出小白牙对凤幽月一笑,“凤姑娘!”

    凤幽月回了他一个笑容,视线落在了岑金手中的课单上。

    那是田安的辅修课单,上面只够选了炼峰的课程。

    她挑了挑眉,心中有些惊讶,难不成这田安还是个炼器师?

    凤幽月看了田安一眼,暗暗惊叹,果然人不可貌相啊!看着普普通通,没想到竟是深藏不漏!

    岑金也看到了田安的课单,不由得又扫了他一眼,不过却没太惊讶。毕竟在七星学院中,惊才绝艳的人,太多了。

    “师妹,你的课单填好了吗?”他看着凤幽月,笑道。

    凤幽月点点头,伸手将课单递出去。

    岑金笑着接过课单,低头一看,然后,笑容僵住了。

    “师、师妹……”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将语气放的温和,“辅修课,不是一定要都选上。你量力而行就好。”

    岑金只以为凤幽月不懂规则,胡乱选的,于是耐心的为她解释了一遍。

    凤幽月浅笑着听他说完,然后点了点头,“师兄说的,我都明白。这些的确是我要选的。”

    岑金觉得自己一口气没上来,眼前发黑。

    这么多课,她是不想活了,所以打算把自己累死吗?

    今日若是换成别人,岑金只会觉得对方好高骛远,眼高手低。但凤幽月是他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他也要劝慰一番。

    可是看凤幽月这架势,似乎是铁了心了。

    岑金闭了闭眼,只觉得自己这个救命恩人有点刺激。

    田安一直没回屋,此时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对凤幽月的选课愈发好奇了。

    他伸了伸脖子,隐隐约约看到凤幽月的选课单上一片黑,似乎用毛笔勾选了好多课程。

    田安的目光,一下子又亮了。

    看着凤幽月的眼神,再一次充满了崇拜。

    不愧是他佩服的女侠,果真与众不同!

    对于田安的心里动作,岑金并不知道。他若是知道了,只会哀叹今年的新生都不太正常。

    在再三确定凤幽月不会改变主意后,他战战兢兢的拿着这沉重的课单,一步一步离开了……

    还是太年轻啊!等日后,这丫头被折磨一番,就知道他今日的苦心了。

    哎……

    ------题外话------

    今天更新晚了,明天公子老妈要去切眉动手术。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为了美,啥都敢折腾。公子舍命陪君子,只得跟着折腾。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