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云陌的历史
    ..,

    ,

    峰主殿外,众长老离开之后,带着各自的弟子,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长老殿中。

    石万清走在大家后面,双手背在身后,眼睛时不时从众人身上扫过,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石万清扭头一看,笑了。

    “庞长老!这几日你去了哪里?你不在,我连个下棋的人都没有了。”

    身材略微发福的庞长老脚步顿了顿,拱手冲他行了个礼,“副峰主。”

    “庞长老你跟我客气什么!”石万清将他虚扶起来,叹了口气,神色有些落寞,“我这个副峰主,做的有名无实啊!”

    庞天垂下眼睛,笑了笑,没有回话。

    石万清也不恼怒,他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众人,怪笑了一声。

    “今年的新生,倒是有几个不错的苗子。特别是那个凤幽月。只是可惜了,被峰主给……”他欲言又止,随即摇了摇头,“庞长老,你是我们武峰除了峰主外,修为最高的。如今又没有几个得意弟子。其实要我说来,峰主应该把那凤幽月分给你才是。他这么做,有失偏颇。”

    “副峰主言重了。好苗子自然要受到最好的教育,峰主乃我武峰之首,如今又即将步入玄灵阶。是我们七星唯一紧追院长其后的人。凤幽月那样的天赋,自然要他教导才是。”庞天笑着摇摇头,一脸不在意。

    可庞天不介意,不代表石万清不会斤斤计较。自从第二位副峰主被轩辕问天提拔上来以后,他手里的权利就被分走了一大半,着实让他心中不满。每每和其他长老聚在一起,他总要说一说另一位副峰主和轩辕问天的不是。大家也知道石万清心里不平衡,索性左耳进右耳出,只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

    “话虽这么说,但是峰主门下已经有了一个严逸飞,若是他顾念你当初对武峰的贡献,理应将凤幽月让给你才是。”

    庞天笑了笑,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副峰主,我刚刚回来,新收的弟子们还要接触一番,就先告辞了。”他拱了拱手,不待石万清多说,转身快速离去。

    石万清心里憋的话没有全倒出来,觉得有些难受。他冲庞天的背影撇了撇嘴,暗道一声‘不识好歹’,挥袖离去。

    ……

    武峰中的这些尔虞我诈的事情,初来乍到的凤幽月自然是不知道的。轩辕问天喝了拜师茶,这徒弟算是正式认下了。

    “今日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待两日后,开始上课。”说着,他看向严逸飞,“逸飞,你带你师妹去趟药阁,然后将把她带回星苑吧。”

    说着,他站起身,离开了后殿。

    严逸飞和凤幽月冲轩辕问天的背影行了一礼,待他离开后,直起了身。

    “师妹,请给我来。”严逸飞看了她一眼,抬脚就走,凤幽月紧随其后。

    两人穿过后殿,直奔东南角而去。一路上,严逸飞以极其简单的语句为凤幽月介绍了峰主殿的布局结构。

    除了凤无涯外,凤幽月真没见过说话这么简洁利落的人。她听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了。

    “师兄,你要带我去哪里?”

    严逸飞脚步一顿,有些讶异的看了她一眼,“药阁啊。”

    “去药阁做什么?”

    “给你见面礼。”这回,严逸飞良心发现,解释了几句,“拜入师父门下,都会得到见面礼。这是他老人家的规矩。”

    凤幽月恍然大悟,没想到这师父还挺大方的嘛!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药阁门前。

    在七星学院中,峰主殿、阁主殿还有长老殿,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药阁。按照位分等级不同,药阁的面积以及分发丹药的数量,也是不同的。

    比如轩辕问天的这个药阁,就特别大,里面的丹药种类也很多。大多数都是用来治疗外伤内伤用的,都是常见的丹药。

    凤幽月扫了一眼,用鼻子一吸,便知道这里面都有不少三级以上的丹药。

    不过她倒也不觉得稀奇,七星药峰的叶临溪,可是北幽域唯一的七级炼药师,自然要先优待自家人。

    严逸飞带着她,穿过层层药架,走到了一个角落里。

    他伸手在一个药架上面翻了翻,然后拿下来一个木匣。

    凤幽月视线落在那木匣上,挑了挑眉。

    “这里是两枚玄天丹和一枚混元丹,对你的修为大有帮助。”严逸飞打开木匣,道。

    木匣打开,露出两个白色的小玉瓶。

    凤幽月拿过其中一个,打开瓶塞,浓郁的灵气和清香顿时弥漫四周。

    “玄天丹……”五级丹药,培元固本,提炼玄气纯度。

    混元丹,专门用来提升大玄师的修为,每人只能服用一颗。

    凤幽月没想到,轩辕问天一出手,就这么大方。

    虽然七星不缺丹药,但对她这么个刚进门的弟子就如此优待,凤幽月心里觉得有些忐忑。

    “师兄,这丹药太贵重,我不能收。”她将小玉瓶放回去,向后退了一步,摇摇头。

    严逸飞没想到她会拒绝,愣愣的看了她一会儿,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师父给的,你收着。”他愣兮兮的拽过凤幽月的胳膊,一把将木匣塞在她手中,“长者赐,不敢辞。”

    凤幽月被严逸飞虎了吧唧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木匣已经在手中了。

    她抬起头,愕然的看着他,觉得这师兄似乎和那个苍龙榜上的第一高手的形象不太一样。

    严逸飞也知道自己刚才有些莽撞,他梗着脖子,咳了一声。在少女的注视下,耳尖越来越红。

    凤幽月眨眨眼,不是都说严逸飞是个话少不笑的冷面公子吗?

    “抱、抱歉……”这时,严逸飞忽然结结巴巴的开口,“我、我刚才有点着急……”他有些紧张的扯了扯衣角,整个人都僵了。

    凤幽月定定的盯着他,眼底渐渐浮上笑意。

    原来如此!

    哪是什么冷面公子,明明就是个爱害羞的大男孩!

    看起来倒是挺可爱的。

    “师兄不必如此。”她勾了勾嘴角,语气比之前少了几分疏离,“既然师父有令,那我就收下。来日方长,以后还请师兄多多照顾。”

    “应该的,应该的。”严逸飞连忙摆摆手,脸色微红,“其实师父的为人很好的,他就是嘴硬了一些,但很照顾弟子。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他对课业要求很严格,你切莫在这方面糊弄他。”

    “这是自然,多谢师兄提醒!”

    严逸飞点了点头,脸上的红晕渐渐消失,又恢复了一身冷淡的模样。

    他带凤幽月离开药阁,坐上青鸾,向山下飞去。

    “在学院中,除了三峰两阁外,还有一处藏书阁,一处灵塔,和一处后山。藏书阁每日都可以进去,不过要扣除相应的七星币。在里面呆的时间越长,七星币扣除的越多。若是没有七星币,密榜积分也是可以的。”两人坐着青鸾,落在了藏书阁门前。

    七星的藏书阁,比万澜国皇宫的书阁还要大上许多,据严逸飞说,里面有几万册藏书,包罗万象,许多都是宋星子搞来的孤本绝版。

    也正因此,藏书阁的书,绝不许带出去。只要你有足够的七星币或者密榜积分,藏书阁待到地老天荒也没人管你。

    “那灵塔又是什么?”凤幽月问。

    “灵塔是修炼的地方。里面有密阁阁主逍遥子和宋院长共同布下的三十二重大阵和禁制,灵气相当于外面的二十倍。除此之外,属性元素的浓度也要比外面高许多。”

    凤幽月眼睛一亮,好东西啊!

    混沌空间虽然灵气比外界充足,但属性元素却是同外界一样的。所以,空间虽然能够提升修为,却不能提高玄力和属性的纯度。

    要知道,在修炼过程中,玄力和属性的纯度越高,进阶就越快。这两个是相辅相成的。

    “这个灵塔,谁都可以进去吗?”

    “非也。”严逸飞摇了摇头,“三榜上的人,灵塔入门费为一千七星币。每修炼一个时辰,扣除五百七星币。其他七星弟子,入门费一千二百七星币,修炼费相同。”

    也就是说,密阁的一次跑腿任务为五十个七星币,那么想要进入灵塔,需要跑二十次。想要修炼一个时辰,需要再跑十次。总共加起来,一共需要做三十次跑腿任务!

    这也太黑了!

    凤幽月目瞪口呆,只觉得这宋星子上辈子是不是穷死的?

    严逸飞见她这副模样,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勾了勾唇,露出一抹浅笑,道,“师妹无需担心。除了跑腿外,密阁的其他任务奖赏还是很高的。三星以上任务,奖赏一般都在五千七星币以上。而且,还会得到不少积分。”

    五千个七星币?

    凤幽月一听,松了一口气。

    “三星任务都是些什么?”

    “很简单的。比如猎杀三级凶兽。”

    凤幽月:……老娘上个月还被一只三级凶兽追的满地跑……

    她有点崩溃,但看着严逸飞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在她这位师兄眼里,猎杀一只三级凶兽,应该就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吧!谁让人家的玄皇六阶呢!

    凤幽月用力锤了锤胸口,觉得一口血梗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两人在灵塔四周逛了一圈,直奔星苑而去。

    星苑,是七星弟子们住宿的地方。

    “对了师妹,这七星学院中,你哪里都可以去,但唯独那面那座山峰,你离得越远越好。”严逸飞忽然脸色一正,严肃提醒道。

    凤幽月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在灵塔后面,坐落着一座高峰,正位于七星学院的西北角。

    “那是什么地方?”

    “长老峰,是七星的禁地。”严逸飞顿了一下,“上午测试时,那位带着面具的男子你可注意到了?”

    带着面具的男子?云陌?

    凤幽月挑了挑眉,“嗯。”

    “那是学院唯一的客卿长老,地位权利与院长相同。他老人家性子比较怪,不喜与人接触。长老峰是他居住的地方,你最好不要靠的太近。”

    凤幽月勾了勾唇,扬起一抹怪笑,“若是靠近了,会怎样?”

    严逸飞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我知云长老长得俊美非凡,即便带着面具也遮不住一身气度。在这七星中,有许多女子为他倾倒。三年前,有一名女弟子仰慕于他,偷偷进入长老峰想要献身。哪知被云长老发现了,将她用被子卷成卷,硬是从山上给踹了下来。几千层台阶,待那师妹滚到地面后,已经面目全非了。”

    凤幽月嘴角一抽,这种风格,的确是云陌能干出来的事。她敢保证,若这女弟子不是七星的,他连被子都不带给她卷的,说不定直接帮根绳子给拖下来。

    “那后来呢?你们院长就不管管?”

    “自然是管了。院长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以‘欺师灭祖’之罪,直接将那女子逐出学院了。从那以后,所有对云长老有小心思的女弟子,都不敢再靠近他。”严逸飞叹着气摇了摇头,男色害人啊!

    不过说到底,也是那师妹**熏心,竟然妄图做那种事,实在是不堪!

    凤幽月咂咂嘴,没想到云陌竟然还有这样的历史。她在心中嘿嘿一笑,决定找个机会嘲笑他一番。

    两人一边说着七星的八卦,一边向星苑走去。凤幽月生性爽朗,本就是个极好相处的人。严逸飞虽然不善言辞,但对这个师妹也是有几分好感。一来二去,两人倒是亲近了几分,有了那么点师兄师妹的意思。

    梅荏瑶和姚星辰以及几名女弟子刚走出星苑,正好迎上了有说有笑的二人。

    梅荏瑶看着严逸飞脸上的浅笑,先是一愣,紧接着,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他们才认识了几个时辰,竟然就这样熟了?!

    她猛然想起上午时,仲剑打趣时开的玩笑,眼睛都气红了。

    “严师兄!”

    正和凤幽月聊天的严逸飞听到这个声音,嘴角的弧度一顿,迅速收起笑容,换上一副冷淡脸。

    他转过头,冲几人点了点头,“几位师妹好。”

    梅荏瑶见他没有忽视自己,却也没有注意到自己,那一脸的冷漠,和刚才的笑容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紧紧的攥住袖袍,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勉强勾起一抹笑容。

    “严师兄,这位是……?”

    凤幽月的大名,早在今天上午就已经在整个学院传开了。梅荏瑶此时这样问,的确是故意的。

    严逸飞皱了皱眉,道,“凤幽月,我的小师妹。”

    梅荏瑶笑容一僵,‘小师妹’三个字,就好像一把钢刀,狠狠插在她的心里。

    在学院中,虽然大家都以师兄弟姐妹相称,但一个师父的,和不同师父的,亲疏还是有别的。

    虽然都是同门,但像严逸飞和凤幽月这种,却叫亲上加亲。

    “瞧我这脑子,上午太忙,倒是忘了凤师妹的名字。”即便再生气,梅荏瑶也不想在严逸飞面前失态。她看向凤幽月,凌厉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圈,笑道,“凤师妹长得好漂亮,想必在家里,也是有不少男子倾慕吧?”

    这话往好了想,是女子魅力大。但若往歪了想,给她定个行为不检的罪名也是可以的。

    凤幽月不是傻子,梅荏瑶身上的敌意都快要贴到她脸上了。

    “这位师姐过奖了。”她双手环臂,明媚的脸上巧笑颜兮,“鲜花嘛,总是要招引许多蜜蜂,但蜜蜂再多,也不是蝴蝶。我这人长得好看,眼光也比较高,也不是谁都喜欢的。虽然倾慕者众多,但至少,我也知道两情相悦的道理。师姐,你说是吗?”

    梅荏瑶脸上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

    两情相悦,不就是在嘲讽她是一厢情愿吗?

    自从五年前进入七星,她就对严逸飞一见倾心。整整五年,她单相思了五年,却换不来对方的一个笑脸。

    如今,凤幽月算是踩到她的通宵了。

    梅荏瑶的脸一阵扭曲,怒气焚烧了理智,张口就要骂,“你这个——”

    “小梅!”一旁的姚星辰忽然拽了她一把,狠狠掐了她一下,让她从冲动中清醒过来。

    “小梅,我好饿,先去吃饭吧。”她给了梅荏瑶一个眼神,然后对严逸飞笑道,“严师兄,我们先走了。告辞。”

    说罢,拉着不情不愿的梅荏瑶,离开了此地。

    凤幽月挑了挑眉,扭过头,看着姚星辰和梅荏瑶的背影,笑了。

    “师妹,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严逸飞一脸愧疚,他也没想到梅荏瑶会迁怒于凤幽月。

    “师兄无需道歉。有的人永远都只会埋怨他人,今日即便不是我,也会是另外一个女子。”

    话虽这么说,但严逸飞还是觉得愧疚。梅荏瑶的心意,他不是不知道。但打从她第一次表明心迹时,他就拒绝了。之后五年,也从未跟她多说过一句话。他实在是不懂,她为何会如此执着,甚至偏激。

    “以后若是她再找你麻烦,师妹你一定要告诉我。”严逸飞想了想,不放心的叮嘱。

    凤幽月虽然觉得没必要,但为了让他放心,只好笑着答应了。

    ------题外话------

    梅荏瑶,没人要。我取的名字多好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