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拜师,入武峰
    ..,

    ,

    这是一个少年,皮肤幽黑,身材高高大大,身上穿的衣服虽然也是锦缎制成,却不似世家名门那样奢华。

    这人她有印象,是一名火、光双属性修炼者,一个是六级,一个是七级,也被几位长老争抢了一番。

    “你好。”她礼貌的点了点头。

    少女的眼睛如剪水一般明睐,本就害羞的少年,黝黑的皮肤红了红。

    “你、你很厉害。”田安害羞的拽着衣角,眼中透露着腼腆,“凤姑娘,我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凤幽月一愣,没想到少年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不由得仔细打量了田安一番,浓眉大眼很是周正,眼中清澈见底,没有任何邪光。

    凤幽月眨了眨眼,看着腼腆的少年,觉得挺有意思。

    她勾了勾嘴角,刚准备开口,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一旁传来。

    “现在的人呐,为了献媚讨好,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

    “可不是吗?就他那德性,倒贴我我都不爱搭理!”

    说话的是一男一女,纯度只算中等,并没有被长老们争抢过,天赋也是一般。

    这两人有可能是嫉妒田安的好天赋,又见他穿的一般,才阴阳怪气的嘲讽起来。

    田安一怔,想不通自己跟他们连话都没说过,他们为何要这般对他。

    “看什么看!”那女子盛气凌人的挑了挑眉,“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若不是凤姑娘天赋惊人,你会上赶着贴上去?”

    “就是!凤姑娘,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那男子一副义正言辞的架势。

    凤幽月挑挑眉,没有说话。

    田安却是忍不住了。

    “胡说!你们胡说!我田安岂是趋炎附势的小人!即便凤姑娘天赋寻常,我也会和她交朋友!我最佩服她的,是在试炼峰救助师兄、不畏生死的勇气!你们这等人,岂会明白!”

    那一男一女呆了一下,随即嗤笑一声,准备开口反击。

    哪知,凤幽月忽然说话了。

    “谢谢你。”她笑得眼睛弯弯,眼底泛着璀璨的星光,“以后若是有什么困难,大可以来找我,我们一同商量。”

    田安呆住了,他傻愣愣的看着凤幽月,原来从愤怒窘迫到心花怒放,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而那一男一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凤幽月的话,好似一个个巴掌,打的他们脸颊生疼。

    其他人也没有想到,凤幽月竟会如此平和亲切。

    如此天赋异禀的高手,不是应该眼睛长在头顶上才对吗?

    田安不过是一个资质不错、却没有背景的小人物,她为何要帮他?

    凤幽月笑看着傻呆呆的少年,觉得心情颇好。比起那些谄媚奉承的人,她更喜欢田安这种以傻乎乎的方式直截了当说出来的直爽。也许每个人都有心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但能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这就是心胸坦荡。

    田安没想到,凤幽月竟然真的接受了他的示好。他张了张嘴,看着明媚的少女,嘴角缓缓咧开一个灿烂的微笑。

    就在一群人互相交谈间,两道身影坐着青鸾,从远处飞了过来。

    青鸾在半空发出一声清亮的啼鸣,盘旋一周,稳稳的落在地上。

    大家停下交谈,扭头望去。

    两名年轻男子从青鸾背上跳下来,其中一名面容俊朗、气质冷淡。另一人有一双圆眼睛,一脸嬉笑。

    大家都见过他们,这两人是苍龙榜上的!

    顿时,所有新生们纷纷抬头挺胸,希望给这两位强大的师兄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叫严逸飞,他叫仲剑。今日由我俩带你们入峰。”冷淡男子轻声说。

    严逸飞!

    仲剑!

    苍龙榜第一和第三!

    新生们都沸腾了,激动了,对两人投以崇拜的目光。

    凤幽月也被两人的身份吓了一跳,没想到指引师兄竟然是两位大咖。

    她眨了眨眼,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之前在七星酒楼,彭天行给她看的那个苍龙榜里,第一名和第三名是什么修为来着?

    第一名好像是……玄皇六阶吧?

    玄皇六阶啊!

    凤幽月在心中感叹一声,严逸飞才二十几岁,就是玄皇阶了。不愧是传奇性的人物。

    不过,她也要努力。如今进了七星学院,拥有了极好的资源,她也要成为一名绝世强者!

    少女紧紧握了握拳,只觉得劲头更足了。

    ……

    严逸飞和仲剑带着一行十九人,抬脚进入武峰,一层层台阶向上迈去。

    “武峰高一千六百三十四米,一共六千三百四十四层台阶。除了修炼场和议事堂外,其他的长老堂均按照等级排序。轩辕峰主的位分最高,他的峰主殿在武峰最顶端。其次是两位副峰主殿。”严逸飞朗朗开口。

    “两位副峰主?”大家一愣,其他的峰阁不都是一位吗?

    “武峰的确有两位副峰主。”仲剑接过话来,“在五年前,七星学院是每隔两年招一批新生。其中,拜入武峰的新生数量一直都是最多的,也因此,在众峰阁之间,现在武峰弟子多达百人。在一般来说,峰主只负责掌控全局,峰内的琐事都要由副峰主处理。院长担心武峰弟子太多,一名副峰主管不过来,所以又添了一名。”

    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大悟。

    只是没想到,武峰的弟子数量竟会这样多。

    不过仔细想想也能明白,炼药师和炼器师看的不仅是修为,还要有天赋。有的人修炼天赋不错,但是对炼药和炼器却是一窍不通。更别说玄阁的那些禁制阵法,能够精通之人更是寥寥无几。

    “两位师兄,如今各峰阁都有多少人?”

    “除去你们这些新生,武峰一百四十六人,药峰一百零一人,玄阁六十九人,炼峰更少,只有四十一人。”

    竟然差了这么多!

    这数量的差距,让大家有些惊愕。

    “其实,每年想要拜入炼峰的新生也很多。不过仇峰主要求太严,品行不端的不要,天赋一般的不要,血脉较差的,也不要。不过他要求虽严,但能够在炼峰拼出来的,随便拿出去一个,都是一等一的炼器师。特别是血杀榜的前五名,放在其他幽域也是佼佼者。”仲剑又说。

    凤幽月心中一动,仇沧海要求这样严格,倒是让她多了几分期待。

    一行人一边说话一边爬台阶,一时间倒是不觉得累。

    仲剑话多,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为大家答疑解惑,倒是很快就混熟了。严逸飞为人清冷,话比较少,只是偶尔补充几句,句句也都在点子上。

    一行人一路向上爬,走过了议事堂,到达了修炼场。

    修炼场位于武峰的半山腰,面积很大,分成不同的区域,有的用来修炼,有的用来训练功法,功能不同,却面面俱到。

    离开修炼场,再往上,便是各位长老殿了。也是弟子们修习知识的地方。

    “武峰除却峰主和副峰主外,一共有长老十名,执事长老二十名,执事三十名。等一会儿到达峰主殿后,你们要根据各自的属性,拜在不同的长老门下。以后,你们师父所在的长老殿,便是大家上课的地方。也是未来几年中,除了星苑外,你们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众人心神一震,开始仔细的打量不远处的长老殿,心中想着自己以后究竟会属于哪一个。

    “师兄,长老殿这么高,我们每天都要爬上来吗?”有个人问出了大家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

    “不用。”仲剑笑眯眯的摇摇头,“长老门下的弟子,乘坐青鸾上来便是。”

    大家松了一口气,好几千层台阶,想要爬上来,着实不是一件容易事。

    唯有凤幽月眨眨眼,心中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一直没说话的严逸飞忽然扭头看向她,沉声道,“峰主的关门弟子,每日需要爬上峰主殿上课。”

    轰隆!

    晴天霹雳!

    六千三百四十四层台阶,她要用脚爬上来!

    每一天!

    凤幽月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片发黑。

    “师父是整个武峰最严厉的,他一向认为,虽然修为是最关键的,但是体能也不允许落后。除了爬台阶外,他老人家的授课时间,也是所有长老中最早的一个。”严逸飞又说。

    凤幽月战战兢兢的看着他,艰难的问,“何、何时上课?”

    “寅时。”

    凤幽月觉得一口心头血上涌,差点喷出来。

    寅时!

    他妈的,早上三点!

    鸡都没起这么早!

    她晃了晃身子,扶住郁晨的胳膊,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严逸飞。

    严逸飞看了她一眼,迅速扭过头,唯有眼底的笑意,暴露了他的心情。

    仲剑笑眯眯的看着凤幽月变脸,觉得这个小师妹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在沉重的打击下,凤幽月一步一步跟着大家,向峰顶走去。

    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众人终于到达了峰主殿。

    所有人累的气喘吁吁,六千多层台阶,这辈子都没这么勤快过。

    不过,当大家缓过乏来,看向四周,才发觉这里有多美。

    白玉为地,晶石为柱,脚下层层云雾,金色的阳光洒在四周,夺目璀璨。

    在正中央,一座白玉殿好似仙风道骨的仙人,在峰顶静静的展现着它的美好。

    万俟尧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白玉台边,望着半空的云雾缭绕,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览众山小啊!这感觉,真是不错!”

    “幽月,每天能在这么美的地方上课,好羡慕你啊。”郁晨说。

    凤幽月勾了勾唇角,站在金光之中,望着云雾缭绕的山峦起伏,只觉得心中格外畅快。

    “咦?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的灵气好充足啊!”一个新生惊呼道。

    直到这时,大家才发现,这四周的灵气,竟比武峰的其他地方要浓郁许多。

    “峰主殿所在的位置,是武峰灵气根本之所在,自然要比其他地方充足不少。后来,轩辕峰主又请逍遥子为峰主殿设了一个聚灵阵,所以这灵气,更是浓郁了。”仲剑笑着解释。

    大家纷纷看向凤幽月,一脸羡慕。

    这样浓郁的灵气,即便是普通资质,也能突飞猛进吧?更不要说凤幽月这样的变态天赋,不出几年,一定又是一个绝世高手。

    哎!人比人,气死人啊!

    就在大家为如此人间美景赞叹不已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峰主殿传出,回荡在半空之中。

    “还不速速进来!”

    声音很沉,十分严肃、充满了威严。

    沉迷于美景的众人一个激灵,终于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

    大家心虚的咽了咽口水,求助般看向严逸飞和仲剑。

    仲剑干巴巴笑了两声,他一直特别怕轩辕问天,对方瞪他一眼,就能让他双腿发软。

    倒是严逸飞,仍然神色淡淡,带着众人走向峰主殿。

    穿过宽广的白玉台,大家来到了峰主殿的正大门。

    大门十分宏伟,皆有白玉砌成,雕刻着精美的纹路。

    在大门两侧,两名身着白袍、腰间系着白色腰带的年轻男子笔直的站立着。

    “在学院中,腰间系白色腰带的,为执事,是外室弟子的一部分。执事的地位在执事长老之下,负责琐事。”严逸飞解释了一番。

    大家点点头,目光扫过严逸飞和仲剑腰间的紫色腰带。

    跨入峰主殿的大门,便是前厅了。

    此时,在前厅之中,武峰所有执事长老以上辈分的人,都聚在此处。

    严逸飞带着众人走到大厅中央,抱拳拜了下去。

    “见过峰主!见过副峰主!见过各位长老!见过各位执事长老!”

    “嗯,都起来吧。”坐在首位的轩辕问天应了一声。

    大家直起身,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凤幽月站在人群中,偷偷抬起眼皮,看向四周。

    首位的,是轩辕问天。在轩辕问天左右两侧,坐着一胖一瘦两个人,应该就是副峰主了。

    在两人的下首,分别坐着五位系着黑色腰带的长老。在他们的身后,站着二十名执事长老。

    此时,长老们齐齐看向十九名新生,使得众人压力山大。

    “今年的新生,质量果真不错。恭喜峰主,武峰再添英才!”一名长老笑眯眯道。

    轩辕问天板着脸,冷眼看向十九名新生,道,“还算凑合。”

    他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视线落在红衣少女身上。

    “丫头,你过来。”

    正在偷偷打量四周的凤幽月眨眨眼,抬手指了指自己,“我?”

    轩辕问天脸色一沉,“还不过来!”

    “哦……”凤幽月轻咳一声,迈着小步从人群中走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移到轩辕问天身边。

    “其他人,你们自己选。选完回去教育。”轩辕问天袖袍一挥,起身进了后殿,“逸飞,你二人同我进来!”

    严逸飞看了凤幽月一眼,紧随轩辕问天其后。

    凤幽月摸了摸鼻子,冲郁晨等人挥了挥手,小跑着跟了上去。

    被留下的一群新生傻眼了。

    这就结束了?

    院规呢?拜师呢?条律呢?

    这、这就没了?

    “咳,峰主就这性子,你们习惯就好。”一名长老轻咳一声,表情有点尴尬。

    新生们面面相觑,傻乎乎的站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十位长老,分别是金、火、水、冰、光、雷、风、暗以及两种稀有属性。你们根据自身属性,各自划分一下。其中,有双属性或者三属性者,可以酌情拜入两位或三位师父。”

    新生么连连点头,跟小鸟归巢一般,选择了同属性的师父。

    十八名新生很快就分好了,唯有凤纤,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就是那名风、音双属性的孩子?”一名长老问。

    凤纤点点头。

    “你同我来,老夫是七星中唯一的音属性修炼者,也是有缘。”

    凤纤眼睛一亮,巴巴的跑过去,行了一个大礼。

    “拜见师父!”

    ……

    一群长老,带着各自的娃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长老殿。

    在峰主殿的后殿中,凤幽月和严逸飞二人,站在轩辕问天的面前。

    轩辕问天甩起衣摆,坐在椅子上。凌厉的视线看着凤幽月的脸。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轩辕问天第二个徒弟。峰主殿没有那么多讲究,不过有几点,你必须要做到。”

    “不得欺师灭祖!”

    “不得恃强凌弱!”

    “不得同门相残!”

    “若有违反,废其修为,逐出学院!丫头,你可做得到?”

    凤幽月背脊一挺,朗盛道,“谨遵师父教诲!只要人不犯我,我必以诚相待!”

    严逸飞的眼皮子抖了抖,斜眼看了她一眼。

    轩辕问天抬起头,定定的看着一脸肃穆的少女,片刻后,笑了一声。

    “你这丫头,倒是个不吃亏的主儿。”

    凤幽月梗着脖子,不说话。

    “行吧,不吃亏就不吃亏,我轩辕问天的徒弟,容不得别人欺负。”男人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变相妥协了。

    凤幽月眨眨眼,有点愣。这就同意了?不骂她?

    严逸飞看到少女惊愕的面容,轻轻勾起唇角,没有说话。

    “好了,拜师吧。”轩辕问天说。

    严逸飞拿过一个蒲团放在地上,又端过茶盘。

    凤幽月‘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结结实实行了个大礼。

    “弟子凤幽月,拜见师父!”

    轩辕问天满意的点点头,“嗯,起来吧。”

    凤幽月直起身,小心翼翼的端过茶杯,递给他,“师父,喝茶。”

    轩辕问天接过茶杯,并没有象征性的只喝一口,而是咕嘟咕嘟把一整杯茶都喝光了。

    凤幽月看着这一幕,眨眨眼,嘴角勾起浅笑。

    这师父,也没看起来那么不近人情嘛!

    ------题外话------

    今天更新早吧?嘿嘿嘿。

    《农门痞女》

    阮圆圆变成了随母改嫁的拖油瓶,被迫分家,蓬门小户,三餐不继。

    面对泼辣的继姐,她猥琐的盯着她身体:你敢再欺负我娘,就把你嫁人,花你的嫁妆,压榨你的哥哥。

    看到美男落水,阮圆圆看着他没力气扑腾了,才下去救人,理直气壮的在他的胸口动作粗鲁的又捶又摸,感叹道:手感虽然不错,可是模样太过招蜂引蝶;我的救命之恩,你用银子报了就好!

    发家致富奔小康,阮圆圆用拳头收拾极品恶霸,能动手,就不动嘴,她坚信生命在于运动。

    傲娇夫君是赖上门来的:谁让你圆的可爱,让我只想抱着你,只想陪在你身边,搓圆捏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