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不识趣的人
    凤幽月在台下暗暗腹诽,台上,宋星子笑着摆了摆手。

    “无需多礼,大家落座即可。”

    长老们也都知道宋星子的脾性,便也不再拘束,各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这一坐下,彼此的身份立刻分明了。

    按照三峰两阁的顺序,宋星子右手边的三个位置,自然是三位峰主的。他的左手边有两个位置,身份便是玄阁和密阁的两位阁主。在这五人身后,按照位分高低,依次排座,职位身份一目了然。

    “今日,能在此与诸位见面,宋某非常欣慰。”安静的七星台上,宋星子缓缓开口。

    “台下的诸位,实力修为我是不怀疑的。天赋也自然要超于常人。不过,宋某要说的是,无论诸位是世家弟子、又或者是贩夫走卒,在七星学院,均一视同仁!”

    说着,儒雅的俊脸上猛然浮上一层凛然与寒意,声音铿锵激荡于整个七星台,“七星之中,不许恃强凌弱!不许欺男霸女!不许残害同门!若有违规者,废其修为,断其筋脉,逐出学院!”

    新生们齐齐心尖一颤,被这位院长强大的气场和无情冷血的院规震住了。

    宋星子看着大家战战兢兢的神色,满意的勾了勾唇角,脸色温和下来。

    “不过,院规虽严,但诸位皆是人中龙凤,一腔热血,自然不会做那大奸大恶之事。心性淳厚者,宋某亦以真心待之。”

    典型的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

    大家心惊之余,却又对七星学院产生了一份信赖。

    凤幽月看着众人感激的神色,不由得暗笑摇头。这云陌的朋友,同他一样,满肚子坏水。

    宋星子又说了几句,便闭了嘴,将其余的事情推给了紧挨他坐着的长老。

    那位长老凤幽月见过一次,是那个将岑金救回去的葛长老。

    葛长老长得浓眉大眼,白须飘飘,再配上一身白袍,颇有一番仙人之姿。

    在大家的注视下,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台前。

    “老夫乃七星学院副院长,葛天君。”

    宋星子是个甩手掌柜,学院内大多数事情,都是副院长葛天君来负责。也因此,比起宋星子,大家对他更熟悉一些。

    “这位,”葛天君介绍完自己,走到一位圆脸老者面前,“这位乃是药峰峰主,叶临溪!”

    叶临溪?

    那位凤栖国的炼药公会会长?

    凤幽月心中一动,同大家一起看了过去。

    叶临溪身着七星学院特制的白色锦袍,腰间系着一根黑色镶金腰带,个子不高,身材微胖,头发半白,长须飘飘。最让人注意的,是他那张圆脸,笑眯眯的好似一尊弥勒佛,一副脾气很好的样子。

    这样的相貌,让大家对叶临溪多了几分亲切感,觉得这位药峰峰主实在是和蔼可亲。

    凤幽月却不以为然,她仔细扫了叶临溪几眼,目光顿了几下,随即垂下头去。

    这位叶峰主,当真不是一般人。他的身上,至少藏了几十种毒药。且看坐在他两侧的长老都离得他稍远,便知道这是个不好相处的。

    不愧能当上炼药公会会长,长得一副弥勒佛的模样,估计也是一肚子坏水。

    凤幽月暗暗在心中给叶临溪记了一笔,提醒自己以后遇到这位一定要小心行事。

    葛天君介绍完,叶临溪站起身冲大家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

    紧接着,葛天君脚步微移,又道,“这位是炼峰峰主,仇沧海。”

    站起来的是一位个子极高、身材魁梧、黑面方脸的中年男人。他的长相看起来有些凶恶,看起来好似民间故事中吃小孩的老怪一般。但从长相来看,实在和他那大气好听的名字不太相符。

    仇沧海站了起来,对大家拱了拱手,随即凶眸一扫,扯开嗓门粗声道,“你们是七星的娃儿!切莫做了坏事!不过虽然不能欺负人,却也不能被别人欺了去!若有了委屈,尽管说出来!老夫立马带炼峰的人杀过去讨一个公道!”

    新生们‘轰’的一下笑开了,对这仇峰主少了一分惧怕,多了一分亲近。同时,也更对七星多了几分归属感。

    葛天君见仇沧海越说越没边,无语的捅了捅他。

    “你捅我做什么?”仇沧海还没说过瘾,粗眉不满的抖了抖,“老子本就长得凶,若不多说两句,谁会来我炼峰?那山头的荒草都要长得八米高了,到现在也没几个人帮我拔一拔!”

    围观在旁的彭天行等老生们顿时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感情你好说好商量,就是为了收几个徒弟去帮你拔草的?

    炼峰的其他几个长老也觉得脸上躁得慌,连忙将仇沧海给拉到椅子上,不让他再说话。

    凤幽月看着这一幕,勾了勾嘴角,眼中流出笑意。

    葛天君无奈的抹了一把冷汗,又走到一人身边。

    “这位是武峰峰主,轩辕问天!”

    轩辕问天?

    凤幽月眼睛一亮,好霸气的名字!

    她抬头向七星台上看去,在看到轩辕问天本人时,眼神一顿,表情出现一丝龟裂。

    只见七星台上,一个身材感受的中年男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同样穿着一身白袍,但那衣服在他身上,就好像一个大袋子一样,只觉得衣服下不似身体,而是一副空荡荡的骷髅架子。

    这人实在是太瘦了,干巴巴的,没有一点霸气可言。

    大家都有些失望,在他们眼中,武峰峰主,怎么也得是身高八尺、顶天立地的魁梧男子才是。

    轩辕问天好似没有注意到大家的失望之色,笑眯眯的走到台前。忽然,眸光一厉,浑身爆发出恐怖的能量。

    磅礴浑厚的玄力瞬间从七星台上倾泻而下,将整个广场笼罩其中。

    新生们脸色猛然一白,只觉得好似有一座大山压在肩上,后背瞬间湿了个透。

    几个呼吸后,有修为较弱者,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紧接着,砰砰砰——跪地声连成一片。

    凤幽月身边,郁晨是第一个挺不住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且看那地面砸出的龟裂,便知道他现在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紧接着,是上官毅。然后凤幽扬、凤纤等人接连跪下。

    凤幽月身子笔直的站在原地,红唇抿成一道直线,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间滑落。她的脸色一片苍白,只觉得肩头好似有大山、脚下有千斤坠一般,让她无法直立。

    玄圣六阶!

    这位看起来干巴巴、毫不起眼的武峰峰主,竟然有玄圣六阶的修为!

    太恐怖了!

    就在凤幽月快要累到虚脱之时,轩辕问天满意的扫了众人一眼,收回了威压。

    大家只觉得自己好似离了水的鱼,在被放回海洋的那一刻,终于得到了一条活路。

    太可怕了!

    人真他妈不可貌相!看着干巴巴的,竟然这么厉害!

    他们再也不敢轻视七星学院的任何一个人了!

    “区区威压,也能将你们吓的跪地,实在是没脸!”轩辕问天冷哼了一声,对新生们一万个嘲讽,“以后别说你们是天之骄子!进了我武峰,你们屁都不是!”

    说罢,他的视线在仅剩的几个没有跪下的新生身上扫了一眼,喷了个鼻腔,一脸不满的坐了回去。

    广场上一片死寂,新生们出了丑,都有些没了脸。

    长老们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坐在轩辕问天身后的一位胖长老见此,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刚入院,峰主又是何苦?”

    “那又如何!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早晚失了分寸!”轩辕问天冷冷的说了一声,不再多言。

    那位胖长老见此,叹了口气,不再多说。其他长老们好似习惯了一般,都没有上前劝慰。

    新生们渐渐缓了过来,纷纷从地上站起。

    “靠!这也太没人情味了,有他这么打击人的吗?玄圣阶了不起啊?”郁晨扶着发颤的双腿,哆哆嗦嗦的站起身,一脸狼狈。

    凤纤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武峰峰主,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倒是那位胖长老,看起来和蔼几分。”

    “丑丫头,你不是要去武峰吗?以后的日子有的愁了!”凤幽扬颇为幸灾乐祸。

    可凤幽月的脸上却不见丝毫愁色,反而勾起唇角,笑得很是愉悦。

    她的视线落在那轩辕问天身上,缓缓摇头,意味深长道,“我看未必。”

    刀子嘴的人,未必就心狠。

    教课育人,狠一些,倒是对学生更为负责。

    凤幽月的脾性本就简单粗暴,比起委婉迂回,她更喜欢轩辕问天这种近乎冷血的方式。

    葛天君见大家都缓过来了,便继续介绍。

    “这位是玄阁阁主,逍遥子。”

    站起来的是一位白发飘飘的老者,长得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看起来的确有几分玄妙之感。

    他冲大家拱了拱手,没有多言,便坐了回去。

    “这位,是密阁阁主,乾易天!”

    葛天君话音落下,凤幽月的视线便看了过去。

    站起来的人,年纪很轻,看起来只有三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着一张平平无奇的脸,没有太多气场,掉进人堆里几乎不会有人发现他。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大家却都不敢轻视。能把握住整个北幽域甚至九幽大陆的信息网,岂是泛泛之辈?

    乾易天,两百年前九幽大陆上大名鼎鼎的百晓生,整个大陆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当大家注意到他时,便已经是一位众人惹不起的大人物。

    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位百晓生隐匿到了七星学院之中,成为了密阁阁主。

    凤幽月定定的看着他,一想起这位阁主有可能会知道父母的消息,眼底便涌出浓浓的激动之色。

    同玄阁阁主逍遥子一样,乾易天站起身,拱了拱手,便坐了回去,没有多说一言。

    至此,七星学院中三峰两阁的掌权人以及院长和副院长,便介绍完毕了。

    接下来,葛天君又介绍了一番三峰两个的长老们。大家一看,发现均是各有特色,每一个都十分了不得。

    当最后一名长老介绍完,七星台四周,已经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七星弟子。

    七星五年没有注入新鲜血液了,如今有新生加入,弟子们也都十分激动和好奇。

    宋星子并没有太多规矩,索性也就由着他们去。他冲葛天君扬了扬下巴,使了个眼色。

    葛天君会意,走到七星台前,放开嗓音,“测试认师,正式开始——!”

    话落,几个七星弟子从远处轻盈飞来,稳稳落在七星台上。

    这几人的相貌无一不是俊朗漂亮,个个龙章凤姿,一看便是不凡之人。

    “拜见院长,拜见长老!”几人齐齐抱拳,行了一礼。

    这时,台下的七星弟子们,看见几人后,炸开了锅。

    “那不是苍龙榜的前十名吗?卧槽!今天全见到了!”

    “啊啊啊啊!那个是莫流云师兄啊!好帅好帅!”

    “我呸!莫流云算什么,我白师兄最帅!”

    “都别吵吵!一个个的也不嫌害臊!看看我姚师妹,长得好看,又端庄大方,你们就不能学着点?”

    “哎哟我去!你训谁呢?孙子,你皮痒了是吧?”

    七星弟子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新生们听着,心中皆是震惊连连。

    台上的十个年轻男女,就是大名鼎鼎的苍龙榜前十?!

    要知道,苍龙榜乃是武峰的排行榜,是整个七星学院中实力的见证!也是新生们心中的向往。

    大家看着那十人的眼神全变了,有的羡慕、有的崇拜,有的嫉妒。

    “他们就是苍龙榜前十啊!今日终于开了眼界了!”凤纤一阵唏嘘,看着那十人的眼中带着星光。

    “看看那群师兄师姐们的反应,就知道苍龙榜的人有多受欢迎。好厉害啊!”上官毅眼睛冒光,口水都要溜出来了。

    郁晨看看凤纤,又看看上官毅,十分不满了撇撇嘴,“有什么羡慕的。等以后,幽月一定比他们都厉害!说不定啊,以后的苍龙榜榜首,就是她了!”

    凤幽扬几人一怔,条件反射的觉得不相信。但一想到凤幽月用了不到半年就成为七阶大玄师,顿时觉得郁晨说的这种可能性极高。

    司青几人对凤幽月不甚了解,只是微微一笑,并未放在心上。

    元煜若有所思的看了凤幽月一眼,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哪有你说的这么厉害,想要进入苍龙榜,绝非易事。”凤幽月笑笑,摇了摇头。

    这话十分谦虚,郁晨刚要开口反驳,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知道就好!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不过是考核得了个第一而已,倒是什么梦都敢做!”

    大家皱了皱眉,不悦的闻声望去。

    说话的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男子,也是新生之一。

    “喂!你嘴巴吃屎啦?会不会说话!”凤幽扬的脸顿时变得凶巴巴的,一副磨刀霍霍的架势。

    那新生被他的气势吓的心尖颤了颤,红着脸梗着脖子道,“我说的不对吗?修为不高,口气倒不小!考核凭的是运气,可测试认师全靠实力!别说苍龙榜了,等一会儿测试时,丢了面子别哭着叫妈妈就好!”

    说完,他肆意的笑出声来。同他一起的几个人,也放肆大笑。

    郁晨几人忍不了了,纷纷撸袖子就要上前。

    “不许冲动!”凤幽月娇喝一声,眉眼一沉,“还没入院,不要惹事。不过是逞口舌之快罢了,何须跟这种人计较。”

    “不错,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一遛。跟他们计较,失了身份。”冷静的上官玉淡淡道。

    郁晨几人顿时冷静了下来。不错,上官玉说的对,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凤幽月是真金,自然不怕火炼。

    那几人见大家不再说话,便觉得有些无趣,讪讪的扭过头去。

    “他们是那日巴结你的那几人。”凤无涯盯着他们的背影,低声对凤幽月说。

    凤幽月点点头,她自然是认出来了。昨日宣布考核成绩时,有几人巴结奉承了她半天,后来得知她是运气使然,便愤愤的离开了。

    她虽然不记仇,但那几人的容貌却印在了心里,就是刚刚说话的那群人。

    想来,他们是觉得昨日的巴结奉承丢了脸面,今天才故意针对她。

    凤幽月眯了眯眼,摇头失笑,这世上,总是有人跟小丑一样,让人平白看了笑话。

    ……

    就在大家谈话时,七星台上,苍龙榜上的十人按照葛天君的指示,开始行动起来。

    其中两名男子抬上来一方黑色晶石台。台子高度到成年男子膝盖处,通体黑色,内部隐隐流动着金色的光芒。

    这晶台一抬上来,大家便看出不是凡品。

    “这是什么东西啊?”有新生偷偷问。

    “这是黑曜台。是七星学院的宝贝。”

    “它是做什么的?”

    “黑曜台是测试用的。据说,以前有人为了测试成绩更好,特意提前服用了丹药。学院为了杜绝这种现象,特意打造了黑曜台。这黑曜台是炼峰峰主仇沧海和几位长老用了七七四十九天炼制而成,能够感知一切药、毒等成分。只要测试的人站在它身边,释放出玄力,有没有毒素或者是否服用了丹药,马上知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