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你不老,你真不老
    两人之间离得很近,凤幽月几乎可以感受到男人鼻息间扑面而来的热浪。

    她迅速回过神来,柳眉一竖,一巴掌打开云陌的手臂,脚步一点,迅速退到床

    的另一边坐好。

    “你怎么在这?”凤幽月警惕的盯着云陌,好似防狼一般。

    男人清俊的墨眸轻轻眨了眨,脸上浮现出一丝委屈之色,“幽儿,这么久不

    见,你就不想我吗?”

    凤幽月一顿,很想有骨气的说一句‘不想’。但发飘的眼神却出卖了她。

    云陌将少女的神色尽收眼底,墨眸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笑意。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她了,如今,终于能够看到鲜明生动的少女,男人心底

    软的一塌糊涂。

    “幽儿当真厉害,入院考核竟得了第一名。”云陌没话找话,一脸与有荣焉。

    凤幽月眸光一晃,丝毫不惊讶他会知道自己的情况。

    不过……

    “你和七星学院究竟是什么关系?”她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云陌笑了笑,忽然起身,凑到少女身边坐下,低下头在她的脸颊边轻轻嗅了嗅。

    凤幽月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扭头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

    虽然想念了许久,但男人也知道不能太过分,于是又深深吸了一口,才依依不

    舍的抬起头。

    “七星学院的宋星子和我是故交。”

    故交?

    凤幽月柳眉抖了抖,由于愕然,心中的话脱口而出,“宋星子也是个老妖怪?”

    话音刚落,屋内的空气顿时凝固了。

    完蛋了!

    少女猛地捂住嘴巴,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烂。

    她偷偷的抬起眼皮,小心翼翼的看了云陌一眼,正好和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睛对上。

    凤幽月虎躯一震,连忙收回视线,在心中为自己默默点了一根蜡。

    小屋里死寂了许久,云陌一脸似笑非笑,盯着少女不说话,搞得后者浑身不自在。

    她抿了抿唇,难受的挪了挪屁股,讪笑了一声,“那个……口误,纯属口误。你

    别误会,我并没有嫌你老的意思。”

    这话还不如不解释,本来似笑非笑的云陌,俊脸瞬间黑了一大半。

    凤幽月都想掐死自己了。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一定没宋星子老!”

    云陌的脸,全黑了。

    凤幽月痛苦的捂着脸,在心中一阵哀嚎,恨不得给自己的嘴几巴掌。

    叫你说话!叫你说话!破嘴!

    她哭丧着脸,战战兢兢的看了男人一眼,沮丧的垂下了头。

    “罢了,我就当我说你老吧……”她有气无力的说。

    典型的破罐破摔。

    黑了脸的云陌,听了这话,开始磨牙了。

    “没良心的小白眼狼!”他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伸出大手在少女的头顶上用力揉

    了揉,将她的头发揉成乱蓬蓬的一团。

    凤幽月自知理亏,任由他的手在头顶胡乱作怪。

    哪知,某个男人得寸进尺,揉完了头发,又开始捏脸蛋。

    女孩子家的脸蛋是能随意摸的吗!简直胡闹!

    虽然凤幽月没啥身为女子的自觉,但还是眼睛一瞪,气哼哼的鼓了股腮帮子,

    一巴掌把男人的大手给按在床上。

    “登徒子,你莫要得寸进尺!”她恶狠狠的说。

    云陌挑眉看了她一眼,幽幽道,“现在不叫我老妖怪了?”

    凤幽月:……

    没见过这么小器的男人!

    “心眼还没针尖大呢!”她不满的低声嘟囔了一句,松开了手。

    云陌耳尖,将她的嘀咕听得一清二楚,坏笑着勾起了唇,“幽儿,我只对自己

    媳妇儿心眼大。”

    凤幽月的手一顿,不由得想起之前在血罚之森时男人的告白,脸颊蓦然浮上一

    团红晕。

    她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僵硬的站起身,同手同脚的走到窗边,紧张的握住窗框。

    然后,抬起头望向夜空,干巴巴的笑了一声,道,“今晚的月亮真美。”

    云陌默默扭过头,抬眼看了看被乌云挡住的弯月:……

    凤幽月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扯,窘迫的揉了揉脸,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机智

    的换了个话题。

    “今日我跟着指引师兄在学院逛了一圈,发现学院的制度真是不错,那宋星子

    院长当真是个人才。”说着,她还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装模作样的表达了一番对宋

    星子的敬佩之情。

    云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幽幽道,“这制度是我定的。”

    凤幽月的笑容一僵,竖起来的大拇指隐隐有抽筋的征兆。

    男人见了她这副快要崩溃的模样,愉悦的勾了勾唇,不过他也知道不能逗得太

    过,不然猫儿要是真炸了毛,他的媳妇可就要跑了。

    “这制度的确是我定的。当初宋星子由于个人原因来了北幽域,我见他颓废,

    便办了个学院给他管理。”云陌缓缓道来。

    凤幽月眼睛一亮,“也就是说,这学院的创办人其实是你。”

    云陌挑了挑眉,懒懒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只是个甩手掌柜,学院事宜

    都是宋星子在操心。”

    凤幽月倒是没想到七星学院竟还有这样的渊源,她叹息一声,谁能想到自己竟

    然和七星学院真正的创办人坐在一起?!

    “既然宋星子是你的故交,那他的实力……不应该只有玄灵阶吧?”

    “他的修为,受了限制。”云陌眉心微微一皱,“这和他家里有些关系,如今的

    修为的确只有玄灵阶。也正因为此,使得他只能留在北幽域之中。”

    凤幽月听得云里雾里,却也知道这院长宋星子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她对别人的八卦没什么兴趣,云陌不说,她自然也不会问。

    此时夜色已经渐深了,虽然下午睡了一觉,但几日来的疲惫还是让凤幽月有些

    困乏。

    她揉了揉眉心,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

    “困了?”云陌问。

    少女点了点头,眼角挤出一滴眼泪来,“有点乏了。”

    “那就早点睡吧。”云陌伸手将她眼角的泪擦掉,柔声说。

    “那你怎么办?”凤幽月不放心的问。

    还行,还知道惦记他!

    云陌的眉宇间染上浓浓的愉悦,声音更温和了几分,“不用担心我。这些日

    子,我会一直待在学院,不会让你见不到我。”

    凤幽月很想说她不是这个意思,但一想到这段时间都可以见到这个男人,心底

    却又偷偷的泛起一丝愉悦。

    嘴角浅浅的勾起,她心虚的嘟囔了两声,躺在床上将脸埋在了被子里。

    “我睡了!”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有些瓮声瓮气的。

    云陌看着床上鼓起的小包,似乎能透过被子看到少女那张憋红的脸,眼底不由

    得泛起如水的笑意。

    “我先走了,把被子拉开睡,莫要憋坏了。”说完,他找到少女脑袋的位置,轻

    轻拍了拍。

    屋子里安静下来,凤幽月缩在被子里等了片刻,待没有了声音后,才偷偷的钻

    了出来。

    男人早已经没了身影,只有空气中的海棠花香证明他真的来过。

    凤幽月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眼出神的望着屋顶,心中一些乱。

    一个月的分别,似乎并非将男人的影子冲淡。平日里忙忙碌碌,倒是不觉得有

    什么。但今日一见,却发现她的确是想他的。

    这算是喜欢吗?

    少女有些茫然,两辈子都没碰过的感情,竟让她有些苦恼。

    她出神的想着,渐渐的,几日来的疲惫涌了上来,眼前一黑,彻底睡了过去。

    ……

    第二日清晨,凤幽月刚睁开眼,屋外便传来了‘咣咣’的敲门声。

    敲门声很大,挺结实的木门被震得发出‘吱吱’的声音,那敲门人好似恨不得要

    将这门卸了一般。

    凤幽月有点起床气,再一听到这敲门声,直接冷着脸从床上蹦了起来。

    她下了床,大步流星的冲到门边,一把将门拉开,一脸寒霜的看着屋外的人。

    握着胖拳头正准备砸门的郁晨只觉得一股寒风扑面而来,身体猛然瑟缩了一下。

    他看了看脸黑如包公的凤幽月,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幽月,该起床了。再磨蹭就晚了。”他战战兢兢的说。

    凤幽月沉着脸,虽然带着浓浓的起床气,但并没有胡乱发火。

    她皱着眉‘嗯’了一声,门也不关,转身披上衣服,端着盆去洗漱了。

    待她回来时,郁晨一众人已经都聚在了她的屋里。

    洗了脸,彻底清醒过来,凤幽月的起床气也没了。她将头发随意绑在身后,接

    过郁晨递来的包子吃了起来。

    “这是七星酒楼的包子,皮薄馅大,味道不错。”郁晨说。

    凤幽月赞同的点了点头,凤栖国和万澜国因为都在北幽域,口味都比较偏咸

    口。不过若说差别,还是有的。

    万澜国的菜肴注重原滋原味,分量大,菜色也不拘小节。而凤栖国的美食,虽

    然也偏咸口,却更多了味道和菜色上的精致。

    不过,凤幽月上辈子过惯了风餐露宿的生活,对这些细节倒也不太在意。

    大家吃饱了饭,净了净手,便将钥匙留下,离开了新生小营。

    按照彭天行所说,今日是认师。

    何为认师,凤幽扬几人倒是在旁人那里打听到一二。

    这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学生分班,每个新生按照修炼等级、属性纯度以及天

    赋,被分到不同的地方。

    在七星学院中,有武峰、药峰、炼峰以及玄阁。而在武峰中,又包含了金、

    木、水、火、土等不同的属性修炼。

    除了宋星子这个院长外,辈分最高的便是三峰两阁的峰主和阁主。紧接着,便

    是各峰各阁的长老。再然后,是执事长老。

    而今日的认师,峰主阁主以及长老们,都会到场。

    一般来说,峰主和阁主是不会轻易收徒的。都是手下的长老们将看中的弟子收

    进来。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有的弟子天赋特别好,峰主阁主们才会动一动收徒的

    心思。不过这个几率很小。

    当凤幽月一行人到达七星台时,广场上已经来了不少人。

    几人刚站定,就见万俟尧走了过来。

    “组长,司青兄,司云姑娘,凤兄。”他笑着对凤幽月四人打了个招呼。

    大家含笑点头,对万俟尧的态度几位亲切自然。

    “你们决定了吗?选择哪个山头?”万俟尧问。

    “什、什么山头?”大家有点蒙。

    万俟尧一愣,拍了拍自己的嘴,笑到,“这是我昨天学会的。认师嘛,师兄们

    都戏称为拜山头。武峰、药峰和炼峰还有玄阁,你们决定去哪个了吗?”

    “自然是决定好了。我去炼峰。”元煜潇洒的打开手中的扇子,眼中邪笑连连。

    对于他的决定,大家没有任何惊讶。元家是炼器世家,元煜去炼峰,自然是正

    常不过的事情。

    “我想选择药峰……”司云抿了抿唇,神色有些紧张。

    对于她的决定,凤幽月也不觉得惊讶。在试炼峰中时,她就知道司云是名炼药

    师。这姑娘的修炼天赋不错,可她的性子很明显是个不爱争抢的。炼药救人,倒是

    和她的脾性相符。

    “我也选择药峰。好不容易进了学院,自然不会让我师父失望。”凤幽扬双手环

    臂,他在凤家时,就一直跟二长老学习炼药。如今进了七星学院,更要好好钻研一番。

    对于这三人的决定,大家都是不惊讶的。

    至于其他人,就有些纠结了。

    炼器吧,他们是不可能了。炼药呢,也没试过。至于那个玄阁……

    “玄阁是做什么的?教人算命?”郁晨傻乎乎的问。

    万俟尧嘴角一抽,解释道,“玄阁主要是研究五行阵法以及各种禁制。我听

    说,玄阁的阁主在禁制阵法上可是大成者,特别厉害!”

    阵法和禁制,除了凤幽月外,大家都不太了解。而凤幽月此时却是想到了落脚

    在瑶城的易渊。

    上次在血罚之森,她就看出易渊对阵法是个有天赋的。若是他能在这里学到一二……

    凤幽月皱起了眉,心中打起小算盘,开始考虑该如何把易渊弄进来。

    “幽月,你要选哪个?”

    正想着,凤幽月便听到有人问她。她收回思绪,抬起头,发现大家都在看她。

    少女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道,“可不可以同时选两个?”

    正向这边走来的彭天行正好听到这话,脚下一顿,差点摔个趔趄。

    “选两个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分主修和辅修。”

    众人闻声扭头看去,看到了身后的彭天行。

    凤幽月眼睛一亮,连忙问,“何为主修?何为辅修?”

    “主修,是你认师的山头。辅修,是除了认师的课程外,还可以修习的功课。

    不过凤师妹,你若是选择了辅修课程,那么待半年后,也必须要通过考核。辅修和

    主修中一旦有一个不合格,就要被逐出学院。这很冒险,所以到现在位置,学院里

    也没有太多人同时选辅修课。”

    凤幽月听明白了,这和上一世的大学选修课有点像。

    报一个专业,然后再选几门选修课。等到期末考试时,专业课要及格,选修课

    也必须及格。

    不过比起大学的不及格还能补考,七星学院的规矩明显要更严厉。

    凤幽月原来不知道还能选择辅修课,的确是愁了许久。如今听彭天行一说,便

    痛快的决定下来。

    “我选武峰!”

    不论如何,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凤幽月十分简单粗暴的相信这一点。

    她决定下来了,郁晨等人也没有太多纠结。本来他们进入七星学院,就是为了

    变得更强大的。自然都选择了武峰。

    大家交谈了一段时间,没过多久,时间到了。

    所有新生都聚集在七星台广场上,这时,几道身影从半空一闪而过,稳稳落在

    了七星台上。

    白衣飘飘,好似脱俗谪仙。

    长老们来了!

    大家立刻打起精神,目光灼灼的盯着七星台上的一众白袍长老。

    只见这些长老们在七星台上站定,然后向两边退开,露出了一名高大挺拔的儒

    雅男子。

    男子身着一身玄色锦袍,墨黑色的衣摆滚着金边,腰间系着一条深蓝色皮质腰

    带,腰带左侧挂着一个红缨络玉佩,玉佩色泽莹润,一看就不是凡品。

    此时,他站在众位长老的中央,儒雅的俊脸上,一双微挑的长眸含笑的扫了众

    位新生一眼,转身落座于最中央的椅子上。

    待他坐稳后,长老们纷纷抱拳弯腰。

    “拜见宋院长!”

    直到这时,大家们才知道,这位气度不凡、一身儒雅的男人,就是大名鼎鼎的

    宋星子!

    新生们惊了一下,然后手忙脚乱的学着长老们的动作,拜了下去。

    凤幽月也跟着大家一起弯下腰,眼睛却不老实的向台上偷瞄,心中浮现出一丝

    疑惑。

    她怎么总觉得这宋星子的身影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待直起身后,她又定定的盯着宋星子不放,却始终没有想起来。若自己以前见

    过这样一位气度不凡的男人,定不会忘记的。

    “没想到宋院长这么年轻,我还以为他怎么也得七老八十了呢。”凤纤感叹了一声。

    “就是啊!传说中的玄灵阶,竟然这么年轻。宋院长看起来也只有三十来岁

    吧?”郁晨唏嘘不停,一脸诧异。

    凤幽月听了这话,垂下眸,暗暗勾了勾唇。

    七老八十?图样图森破。

    能和云陌成为故交,怎么也得是七千八千才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