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幽儿,看我看傻了?
    看着凤幽月几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彭天行弯了弯眼角,笑得格外欢快。

    想当初他刚刚入院之时,也是这副表情。

    不过,这才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彭师兄,那密阁一般都是些什么样的任务?”一人问。

    “密阁的任务,多种多样。乾易天阁主与北幽域佣兵总会的当家人相熟,所以

    他经常会在密榜上发布任务,让弟子们协助佣兵团的人。至于任务的内容,有的是

    跑腿送货,有的是获取天材地宝,总之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凤幽月听着彭天行的解释,心中微动。没想到乾易天竟然和佣兵总会的人相

    熟,不由得,她想到了赤血佣兵团的几人。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少女想的有些入神,这时,另一名新生的提问拉回了她的思绪。

    “彭师兄,完成一个任务能够获得多少七星币?”

    “这个就不一定了。比如跑腿送货这种普通任务,完成一次大约可以获得三十

    到四十七星币不等。在学院内,一顿一荤两素的晚餐价格是五个七星币。也就是

    说,完成一次跑腿任务,只能维持三天的中饭和晚饭。”

    三名新生暗暗咋舌,脸色凝重了几分。

    看来,七星学院内的生活,比他们想像的要更加艰难。

    什么世家,什么一等国,在这里都是没有用的。如果你想在这里过得好,就要

    凭自己的实力。

    “可是,如果每天只吃一顿饭,那三十个七星币可以维持六天。那每个月做五

    次跑腿任务就够了。”一个新生十分小聪明的说。

    彭天行笑着摇了摇头,“学院每半年会进行一次考核和分数总结。若是你的任

    务分数不在合格线之上,那么就要被学院赶出去了。”

    凤幽月几人瞪了瞪眼,没想到七星学院还有这样的霸王规矩。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没有一丝人情味的规定,才让学院的弟子们毫不松懈,

    修为愈发精进。

    凤幽月对那位宋星子院长又多了几分佩服。

    “密阁的事情大致就是这些,至于凤师妹刚刚说的获取信息,亦可以通过任务

    积分或者七星币来兑换。具体的,还要等你去密阁细细打探才是。”彭天行说。

    凤幽月微微颔首,“是。多谢彭师兄。”

    ……

    七星学院很大,凤幽月一行人用了半日的时间,才逛了一小半而已。

    彭天行带他们将几个比较重要的地方认了路,剩下的就等以后再慢慢了解。

    “学院内的路线并不算复杂,还是很好记的。那三座山是炼峰、药峰和武峰。

    左侧的高塔是玄阁,右侧的是密阁。弟子们住的地方在密阁的后面。不过今晚你们

    不住在那儿,需要在新生小营将就已晚。待明日认了师之后,才能住进去。”

    凤幽月几人的脚步一顿,纷纷看向他。

    “认什么师?”

    彭天行闻言一笑,“这个等明天就知道了。”

    说话间,一行四人来到了靠近七星学院大门的一处僻静的院落。院落中,一间

    间灰色的小房子整齐排列。在第一排房子前,是一个不算大的长廊。长廊很整洁,

    却也十分素雅。看起来,似乎好久没有人气了。

    “这里就是新生小营。”彭天行带着几人走进去,站在长廊中,挥了挥手,“你

    们三人选一间吧。条件虽说不算特别好,但环境还算雅致,将就一晚还是可以的。”

    凤幽月跟着另外两名新生走上前,随意选了一间稍稍靠后的房间,缓缓推开门。

    吱呀——一声,门应声而开。

    房间不大,只能容纳一张单人床和一张窄桌。窄桌的另一端放着洗漱的盆子和

    帕巾,单人床的床尾的墙壁上有一扇小窗,小窗边上挂着浅灰色的布帘。

    装饰十分简单,却不乏雅致。

    凤幽月迈步走了进去,伸手在窄桌上摸了一下,没有灰尘。想来是有人打扫过了。

    随意打量了一圈,她拿起挂在门边的钥匙,退了出来。

    将门锁好后,又走到了彭天行身边。

    很快的,另外两名新生也回来了。

    “房间虽然小了些,但被褥都是新的,你们安心住下就好。”彭天行细心的说了

    一句,“学院内有饭堂,你们可以去那里吃饭。今日还不算正式入院,可以白吃。”

    凤幽月三人勾唇偷笑,纷纷表示要好好吃一番。

    “今晚你们还是要早点休息,明天辰时记得去七星台集合。不得迟到。”彭天行

    又叮嘱了一句。

    凤幽月三人连忙说好,然后亲自将彭天行送出了新生小营。

    ……

    待彭天行离开之后,三名互相不怎么熟悉的新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便各

    自回了房间。

    凤幽月将房门关上,刚坐在床上,外面便传来了喧闹声。紧接着,一个熟悉的

    声音传入耳际。

    她的眼睛亮了亮,起身推开门,靠在门框上看着不远处的人,喊了一声。

    “胖子!”

    随同指引师兄刚到新生小营的郁晨正纠结着该选哪个房间,听到凤幽月的叫

    声,眼睛一亮,迅速转过头去。

    “幽月!”他快步走过去,“没想到你来的这样早。这是你的房间吗?”

    凤幽月笑着点头。

    “那我就算你左边的好了。”郁晨的小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忽然好像想起了什

    么,转身急忙离开,“我来时看到凤幽扬和凤纤了,这就去叫他们过来!”

    没过一会儿,凤幽扬和凤纤跟着郁晨回来了。跟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元煜。

    凤幽月见到元煜,不由得愣了愣神,“你怎么……”

    “在这里除了你,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同别人住在一处实在难受,还不如住在

    你旁边更自在。”元煜勾起一抹邪笑,更显得那张脸英俊非常。

    凤幽月看着他,微微挑了挑眉,没有多说什么。

    几人选了房间后,便各自回了住处。没过多久,凤无涯和凤渊也到了,两人自

    然也选择了离凤幽月较近的住处。

    大家在试炼峰中折腾了三天,现在一放松下来,都觉得颇为疲惫。左右现在也

    无事,便都上了床,好好休息一番。

    ……

    傍晚,暖红色的夕阳柔柔的洒在大地上,桃粉色的光芒透过小窗,绵绵的在雪

    白的床褥上笼成一团。

    被子下面的人,轻轻动了几下,将光芒散的斑斑驳驳。

    凤幽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盯着房顶出神了片刻,渐渐清醒过来。

    她一个翻身从床上跃起,捏了捏脸颊,用清水扬了扬脸,推门走了出去。

    此时,院中的长廊里,零零散散的坐着几群人。大家见凤幽月推门走出来,纷

    纷向她看去。

    考核排行榜第一名,这身份实在有些扎眼。

    “幽月!这里!”郁晨的声音从长廊中传来。

    凤幽月眨了眨眼,无视众人异样的目光,淡定的向郁晨走了过去。

    “丑丫头你是猪吗?这么能睡!”坐在郁晨身边的凤幽扬满脸嫌弃的看着她。

    凤幽月嘴角抽了一下,这才发现除了她,其他人竟然全都到齐了。

    看来,还是她醒的最晚。

    “大家都到了,那就去吃饭吧。我听说学院的饭菜不错的!”

    众人的确都饿了,对于郁晨的提议,自然是一万个赞成。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新生小营,却不知道在他们离开之后,院子里就炸了锅。

    “刚才那个就是凤幽月吧?考核排行榜第一名!”

    “对!就是她。真没想到,修为那么高,长得也那么好看。凤姑娘是我见过最

    漂亮的女子!”

    “诶,你们说凤幽月的修为有多高啊?到没到玄王阶?”

    “不太清楚。她的修为我有些看不出来,有可能身上有什么宝贝把玄力盖住了。”

    “我跟你们说啊,这凤幽月,只是个三等小国的女子。”

    “不会吧?!排行榜第一啊,三等小国?!”

    “太扯了!三等国的人抢了第一名,你让一等国的世家子弟情何以堪?”

    “切!说不定她就是运气好而已!三等国的女子,能有多高的修为?你看她身

    边那几个人没?都是大玄师三阶四阶,估计她也高不到哪里去。”

    “哎!有的人运气就是好啊!”

    “运气好有什么用?七星学院看的可是实力。她能威风一时,能凭运气威风一

    辈子吗!”

    长廊中的人你一言我一句,恨不得将凤幽月的十八辈祖宗都翻出来。

    司青和司云站在长廊外,将众人的话停在耳中,眼神微微一沉。

    “哥哥,我们要不要告诉幽月姑娘一声?”司云面露担忧。

    司青抿了抿唇,开口道,“先去饭堂,到了再说。”

    ……

    七星学院的饭堂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酒楼,位于七星台的东南方向。

    酒楼有五层,每层大约有三十桌左右,顶楼是包厢,环境更加雅致安静。

    凤幽月一行人刚走进七星酒楼,便在大厅中看到了彭天行。

    “彭师兄!”凤幽月笑着打了个招呼。

    彭天行微笑颔首,然后伸手和他坐在一桌的白袍男子,低声说了一句。

    那白袍男子听后,迅速转过头来,看向凤幽月。

    凤幽月一见那人的长相,愣了一下。

    这不就是那个被海盗绑走的七星弟子岑金吗?

    比起前几日的凄惨模样,岑金今日精神了许多,除了脸上还带着些淤青外,基

    本看不出受过伤。

    他看见凤幽月一行人,立刻站起身大步走了过来。

    “几位师弟师妹,在下岑金,前日多谢大家出手相助!”

    岑金如此郑重其事,把凤幽扬几人弄得有些腼腆不自在。

    “师兄客气了。”凤幽月笑着摆了摆手,眉宇间带着飒爽,“大家都是同门,互

    相帮助是应该的。更何况,你也给了我们二百面七星旗呀。”

    话虽这么说,但岑金却知道,以凤幽月一组的成绩,他的二百面七星旗也只是

    锦上添花而已。

    不过,少女的谦虚和友善,让他更多了几分好感。

    “几位师弟师妹若是不介意,不如同我们坐在一起,如何?”这时,彭天行走过

    来,笑着提议。

    大家自然是同意的,和师兄们处好关系,以后在学院多少也方便一些。

    彭天行搬过两张桌子拼在了一起,众人纷纷入座。

    在岑金的帮助下,凤幽月结合着几位好友的口味和喜好,点了菜和酒水,事事

    周到,让彭天行和岑金又对她刮目相看了几分。

    没过多久,菜上齐了,随后赶到的司青和司云也加入其中。

    岑金和彭天行倒还好说,凤幽月一群人是真饿了。此时面对着美味佳肴,全都

    不客气的大快朵颐起来。

    饭桌上一时没了说话声,只剩下碗筷碰撞的声音。

    彭天行和岑金笑看着大家,待他们吃的差不多了,才缓缓开口。

    “以后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各位若有什么问题,大可以来找我们。”彭天行说。

    “天行说的是,七星弟子同心同德,大家不必拘束。待明日过后,你们住进星

    苑,大家的距离就更近了。”岑金补充道。

    星苑,就是七星弟子们住宿的地方。

    凤幽月几人连连点头,笑容中少了几分拘谨,多了几分亲近。

    “岑师兄的伤势如何了?”凤幽月沉默了一下,问。

    “一切都好。”岑金笑着回答,“那天回来后,服了几颗丹药,内伤好了个七七

    八八。还剩下外伤,倒是不打紧。”

    “那就好。”凤幽月点点头,又提醒了一句,“不过外伤也很重要,若是处理不

    好,也会留疤。师兄还是小心些。”

    岑金应了一声,笑着接受了少女的好意。

    这时,忙着吃饭的郁晨忽然抬起头,看了岑金和彭天行一眼,开口问道,“两

    位师兄,我在来时听说七星学院有几个榜,那是什么?”

    大家纷纷停下筷子,齐齐看了过来。

    “你们说的是天圣、血杀和苍龙榜吧?”彭天行笑声朗朗。

    大家一脸茫然。

    岑金将筷子轻轻放在碗边,温和的解释道,“七星学院有四榜,其中之一的密

    榜想必你们应该从指引师兄那里听说了。除了密榜之外,还有天圣榜、血杀榜和苍

    龙榜。”

    “大家都知道,学院有三峰两阁。其中,除了密阁外,其他三峰一阁都要教授

    课程。既然要教授课程,那么自然是要考核的。七星学院每半年进行一次全院考

    核,分数排在前十的弟子,就可以进入这三榜之中。”

    “天圣榜,乃是药峰的排行榜,主考炼药。血杀榜,归于炼峰,主考炼器。苍

    龙榜,归于武峰,主考玄力修为。凡是在考核中进入三榜之人,都可以得到大量七

    星币,并且,拥有格外优待。”

    原来,七星学院竟还有这样的花招。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很诱人的样子。

    大家面面相觑,均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燃燃战意。若是能登上这榜,也算是光

    宗耀祖了一回!

    彭天行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摇头失笑,“大家莫要太过期待,以你们目前

    的修为,想要入榜,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几位可知如今苍龙榜上的第十名修为几

    何?”

    大家摇了摇头。

    彭天行神秘一笑,手腕一番,手心摊开一块流光石。他将玄力和精神力输入流

    光石之中,只见金光一闪,一块小小的光幕出现在桌上。

    大家纷纷向光幕看去,只见光幕的最上端,写着‘苍龙榜’三个大字。

    紧接着,是十个陌生的名字。

    其中,排在第十位的名字是——莫流云。在这三个字后面,紧紧跟着六个大字——

    玄王七阶,巅峰!

    众人眼睛猛然一瞪,齐齐吸了一口冷气。

    苍龙榜归于武峰,主考玄力修为。这莫流云只排在第十,却有玄王七阶的修为!

    那排在他前面的九个人……

    大家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一个个名字向上看去。每看到一个名字后面的修为,

    他们的眼皮便狠狠一跳。当看到第一名的修为时,所有人都觉得麻木了。

    “七星学院……太牛逼了!”郁晨一脸崩溃,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颠覆了。

    “额滴娘啊!这么高的修为,我要修炼到一百岁吧?!”凤纤颇受刺激,喃喃自语。

    其他人也是一脸震惊,只看着榜上的十个名字,就想五体投地。

    凤幽月没有说话,神色淡淡的。她的视线定定的落在第十名莫流云的名字上,

    眸光轻轻一晃。

    ……

    一顿晚饭吃的大家震惊连连,基本上是魂飞天外的飘回新生小营的。

    凤幽月同大家告了别,推开房门迈步走了进去。

    然后,脚步一顿。

    昏暗的小屋中,银白月光透过小床,洒在床上,似梦似幻。

    夜风徐徐吹过,带起阵阵海棠花香。

    小小的单人床是,一个身材修长的身影,斜倚在墙壁上。如玉般莹润的俊脸笼

    罩在皎皎月光之中,散发着浅浅的光晕。

    凤幽月定定的看着那床上的男人,心尖颤了几分。

    这时,靠在墙壁上的男人忽然长臂一伸,凤幽月只觉得腰间一紧,眨眼间便被

    他搂在了怀里。

    “幽儿,可是看我看傻了?”含笑的声音缓缓漾开,好似搅乱的春水,令人心尖

    发软,身体颤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