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震惊众人
    凤幽月和梅若楠两组人站的位置比较偏,旁边没有太多人。自然的,万俟尧的话也没有几个人听到。

    “真的吗!幽月,你究竟得到多少面七星旗?”郁晨惊讶的睁大眼睛,问。

    梅若楠几人也都看了过来。

    凤幽月勾了勾唇,伸手比划了两个数字。

    郁晨一组人顿时露出震惊的表情,连梅若楠的脸色也变了变。

    “厉害了!”副组长龙源惊叹一声,“凤姑娘,这次考核的冠军,非你莫属啊!”

    凤幽月笑着摇了摇头,“运气而已。”

    话虽这么说,但是那么多面七星旗,着实是吓了大家一跳。郁晨和凤渊两人震惊过后,心中涌出浓浓的自豪感。看见没!这就是他们万澜国的天才!比任何一等国的弟子都要厉害!

    就在几人说话时,卿连几人已经退了下来,又有五个人走了上去。

    接下来的几组新生没什么看点,最少的只得到了一面七星旗,最多的也只有三十几面,看的大家连连摇头。

    凤幽月靠在郁晨身上,歪着脑袋,有些昏昏欲睡。

    就在这时,七星弟子忽然喊了一声,“凤无涯!凤纤!百里腾飞!百里鹤鸣!贝锦秀!上前交旗!”

    听到凤无涯和凤纤的名字,凤幽月一个激灵,瞌睡虫一扫而光。

    她抬起头,目光穿过前面的人群,落在了那两人身上。

    凤无涯还是三天前的那身打扮,只不过身上多了些血迹,脸色微白,没有太大的变化。倒是凤纤,头发凌乱,一脸菜色,看起来应该是受了内伤。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三个跟在他们身边的组员。其中,有两个少年长得一模一样,是双胞胎兄弟无疑。另一名女子长相清秀,衣衫干净,颇有小家碧玉的气质。

    几人走上前,将储物戒指中的七星旗‘哗啦’一下,全部倒了出来。

    凤幽月眯着眼,视线落在凤无涯和凤纤面前的七星旗上,粗略估算了一下,应该在三十面到四十面的样子。

    “他们两个成绩还算不错,应该不会输。”凤幽扬说了一句。

    凤幽月没有说话,眸光微移,看向另外三人,脸色忽然一变。

    “出事了!那个贝锦绣,没有旗!”

    凤幽扬、凤渊和郁晨‘唰’的一下看了过去,在看到贝锦绣面前空荡荡的桌子时,脸色猛然大变。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一面七星旗都没有?”

    “我的天!这是要上天啊!”

    人群有些躁动,一面七星旗都没有,太奇怪了!

    就连七星弟子们的脸色也有些怪异,考核了这么多年,还真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贝锦绣站在人群前,大家议论纷纷的声音传入耳中,使得她脸色通红。

    “姑娘,你的七星旗……”负责她的七星弟子斟酌着开口。

    “没有!”贝锦绣忽然打断他的话,“我没有旗!”

    七星弟子脸色微变,看了一眼身后的古长老,犹豫的在册子上记下一个‘零’字。

    贝锦绣死死的咬着唇,那大大的‘零’字好像一把尖刀,刺痛了她的眼。

    再反观凤无涯四人,竟然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就扭过了头。

    “不对!太奇怪了!他们的态度太奇怪了!”郁晨连连摇头,一脸怀疑。

    凤无涯虽然为人冷淡,却也是个谦谦君子。贝锦绣是他们队里唯一的女孩,又是这样的处境,按照凤无涯的性子,怎么也会给她两面旗做做样子。

    “这还用想?得罪人了呗!”凤幽扬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嘴巴不饶人,“凤无涯那小子就是根木头!你不得罪他,他跟木头似的对你好。你得罪了他,他也跟个木头似的,能几百年不搭理你!”

    凤幽月低笑一声,还别说,凤幽扬比喻的特别准确。

    “理是那么个理,但是……贝锦绣的成绩会拉低他们队的整体分数吧?若是掉到后五名,再扣个分……”万俟尧十分没眼色的插了一刀。

    凤幽月几人的脸色,全变了。

    对于名次,他们并不在意,凤无涯和凤纤也不会在意。但是怕的是后五名还要扣分,万一低于入室弟子的录取线,就毁了!

    “去年七星学院的录取分数是多少?”凤幽月问。

    万俟尧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七星学院已经五年没有招生了。我记得五年前,入室弟子的录取分数是三十二好像。不过每次的考核内容不一样,分数也会有所变化。”

    三十二?!

    凤幽月脸色变了变,凤无涯一共才有三十六面七星旗!凤纤更少,只有三十三面!

    这两人的成绩,危险了!

    “现在只能祈祷他们的总分不会落到最后五名……”郁晨双手合十,连声祈祷。

    大家都没有说话,心中全都有些忐忑。组里出了一个零,其他人的分数又都不是很高。这样的成绩,有点悬啊……

    很快的,凤无涯一组的最后数据结果出来了。

    除了凤无涯和凤纤外,百里腾飞和百里鹤鸣的成绩也并不惊艳。一个是十九面,一个是三十面。

    全队加起来的总数还不到一百面。

    在大家的注视下,凤无涯五人无声的退到了人群里。这时,一只素手从后面伸过来,轻轻拍了一下凤纤的肩膀。

    凤纤转过头,看见来人,脸上扬起一个笑容。

    “幽月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看见你?”

    凤无涯听到声音,也立刻看了过来。他看着凤幽月,抿着唇微微颔首,眸色淡淡。

    “你们两个跟我来。”

    凤幽月将两人带到了自己的队伍里,郁晨几人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零面七星旗?”

    凤纤脸色微变,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个贝锦绣作死,我们也没办法。”

    在凤纤和凤无涯的述说下,大家终于搞明白了情况。

    简单来说,就是那个贝锦绣看上凤无涯了,在考核前两日用尽浑身解数勾搭他,一门心思想和他来一场野外嘿咻。

    凤无涯自然是不同意啊,离得她远远的。但贝锦绣这姑娘不是个正常人啊,厚着脸皮各种作死。最后,终于把凤无涯惹怒了,大手一伸把她给扔了出去。

    贝锦绣的里子面子都没了,愤怒之下,起了玉石俱焚的心思。

    你不跟我睡,那就别想进学院!本姑娘不要旗,不要入室弟子,就要你!

    面对这种作死型花痴,凤无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凤纤不搭理贝锦绣,百里腾飞和百里鹤鸣也都不喜欢她。贝锦绣用分数的事儿威胁了一路,到最后也没碰到凤无涯一根手指头。

    凤幽月几人听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震惊的目瞪口呆。

    这年头的姑娘,都这么狠吗?

    追男人就算了,还要和人家在荒郊野外酱酱酿酿!

    这到底是多奇葩啊!

    “兄弟,苦了你了!”凤幽扬一脸沉重的拍了拍凤无涯的肩膀,这也就是凤无涯脾气好,要是换了他,先弄死!再肢解!

    凤无涯苦笑一声,“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拖了全族人的后腿。”

    “队长别这么说!”一个声音在他身后传来。

    紧接着,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少年步伐一致的走到他身边。

    “这一路上,多亏了你照顾我兄弟二人。贝锦绣犯下的错,和你没有关系。”百里鹤鸣冷声道。

    “就是!少爷我就算当不了入室弟子,也决不让队长给那样的女人糟蹋!”百里腾飞怒气冲天。

    凤无涯淡淡的勾了勾唇,刚要说话,前方传来了七星弟子的叫喊声。

    “梅若楠!龙源!凤幽扬!郁晨!乔思宁!上前交旗!”

    话音刚落,人群中隐隐躁动起来。

    梅若楠,新生中修为最高的人,她的成绩究竟如何?

    在众人的注视下,梅若楠一组人走了过去。

    七星弟子扫了四人一眼,眸光微晃,“乔思宁呢?”

    “死了。”凤渊声音微冷,又补充了一句,“坠崖摔死了。”

    大家‘轰’的一下炸开了。

    乔思宁是谁?一等国凤栖国临安乔家人!算是排得上号的大世家!乔思宁是乔家的千金,竟然就这么摔死了?

    七星学院该如何跟乔家交代?

    在场的七星弟子们听了这事,均叹了口气,对乔思宁的死有些惋惜,却并没有对乔家产生任何惧怕心理。

    在他们的身后,古长老看着梅若楠几人,忽然冷笑了一声。

    别人不知道乔思宁是怎么死的,他却是一清二楚。

    简单两个字——活该!

    至于乔家,算什么东西!

    这时,梅若楠四人将手中的七星旗拿了出来。七星弟子仔细的数了数,高声喊道——

    “梅若楠!七十六面!”

    “龙源,四十二面!”

    “凤渊,三十八面!”

    “郁晨,三十九面!”

    “乔思宁不计人数,不计分数!”

    梅若楠的分数,让大家纷纷咋舌,惊叹连连。

    不愧是二阶玄王,太厉害了!七十六面!和卿连只差两面而已!

    虽然龙源几人的七星旗数量不算太高,但有梅若楠的分数在,这一队至少能进前五名吧!

    大家看着几人的眼神都变了。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四人退了回来。

    凤幽月笑着拍了拍郁晨和凤渊的肩膀,刚要说话,忽然七星弟子喊了一个名字,让她的脸猛地沉了下来。

    “华天生!上前交旗!”

    华天生,正是那抢了他们二百面七星旗的华公子!

    凤幽扬几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他们看着华天生一组从人群中走出来。忽然,华天生脚步一顿,扭过头,目光穿过层层人群,落在了凤幽月几人身上。

    然后,勾唇一笑。

    那笑容中,带着无尽的得意和炫耀。

    “王八蛋!”万俟尧恶狠狠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

    凤幽扬几人的脸色也是不好。

    “呵……”这时,凤幽月忽然轻笑了一声,“你们气什么?一会儿有好戏看的!”

    华天生五人走到桌前,在大家的注视下,将储物戒指中的旗倒了出来。

    哗啦啦——一大堆,看起来数量应该不少。

    人群中传来阵阵惊呼,华天生听了,得意一笑,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条斯理的拿出了另一枚储物戒指。

    “天哪!他不是还有吧?”

    “这人是谁啊!太牛逼了!”

    “也不知道还能有多少面。不过单用一个储物戒指装,应该很多吧?”

    在大家的窃窃私语声中,华天生得意洋洋的挑了挑眉,手腕一翻,储物戒指绽放出一阵亮光。

    然后——

    “什、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

    “额……他逗我们玩呢?”

    华天生盯着空荡荡的桌面,眼睛一瞪,怎么会这样?!

    他不信邪的又用神识探入储物戒指,二百面七星旗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里面!

    为什么倒不出来?!

    他握紧戒指,用力的甩来甩去,精神力不要钱的往戒指里钻。

    可那二百面七星旗就好像刻在戒指里一样,死活就是不出来!

    这下,华天生慌了!

    他的四个队友也慌了!

    而凤幽月,满意的笑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想抢她的东西,就要承受惨烈的后果!

    “师兄,我的旗放在戒指中拿不出来!”华天生折腾了半天,脑门都出汗了,一脸焦急的向七星弟子求助。

    那弟子皱了皱眉,扫了那戒指一眼,淡淡道,“一切以实物为准。”

    这下,华天生急的脑袋都冒烟了!

    这可怎么办?为什么倒不出来?

    他急的团团转,忽然,身子一顿,猛地转过头,瞪向凤幽月。

    是你干的?!

    凤幽月眼睛一眯,邪笑一声:你咬我啊?

    华天生瞪了瞪眼睛,五官一片狰狞,却敢怒而不敢言。他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指责凤幽月,不然一切就都露馅了。

    古长老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他的视线轻轻扫过那戒指,眉毛动了一下。

    禁制?

    他眨眨眼,扫了凤幽月一眼,眼底带着笑意。

    这小丫头,有点意思!

    华天生跟被耍的猴一样,手舞足蹈的演了半天戏。大家看了一会儿,都有些不耐烦了。

    “这位师弟,你的时间到了。”那名七星弟子无情的打断了他的表演,转头对记录数据的人说,“华天生,四十二面。”

    华天生的脸色,有白转红,由红转青,由青转紫,好不精彩。

    他傻愣愣的盯着记录在册的数据,太阳穴的青筋扑通扑通的狂跳不停。

    其他四人也傻眼了,没想到折腾了这么多,到最后竟然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大家的嘲笑声中,华天生五人灰溜溜的退了下去。凤幽月一组人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模样,心中憋着的一股恶气顿时就通畅了。

    还有什么比这么打脸更爽的?有金山却不能花,简直不要太惨!

    将数据记录好,那名七星的师兄叫了下面的一组。这一组里,凤幽月也有个熟人。

    啊不,准确的说,有过几句交谈,而且,十分的不愉快。

    这个人就是那名黄家六小姐。之前排队报名时,她排在凤幽月的前面。后来还对郁晨说的话进行了一番冷嘲热讽,最后被元煜吓走了才罢休。

    黄梦瑶的修为不算太高,大玄师六阶巅峰,资质只能算普通。不过她的出身很好,白芷国黄家人,也算是二等国的一等大家族了。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黄梦瑶走上前,将储物戒指中的七星旗全部倒了出来。

    哗啦啦——一大堆,看起来比卿连的还要多。

    大家有点震惊,视线一动不动的盯着那数旗的七星弟子。

    一面,两面,三面……七十二面,七十三面……七十九面!

    一共七十九面!比卿连还要多一面!

    到目前为止,排在第一!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叹,纷纷对黄梦瑶另眼相看起来。

    “她也太厉害了吧!七十九面!”

    “比卿连还要多!第一名非他莫属啊!”

    “不对啊!我听说这位六小姐只有大玄师六阶,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之前听说啊,她那组碰到了两只灵兽,夺了一百二十面七星旗。运气好到没朋友!”

    “哇塞!人比人气死人啊!”

    黄梦瑶站在原地,听着众人对她的赞扬与羡慕,嘴角缓缓勾了起来,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经过一番统计之后,最后确定了这一组的总数为一百九十二面!

    “这个分数,应该能进前五了吧?”

    “肯定的啊!这届新生中,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厉害点。别的都太菜!”

    几人说话时,黄梦瑶正好经过,听了这话,轻蔑的笑了一声。

    “司云!凤幽月!司青!凤幽扬!万俟尧!上前交旗!”就在这时,七星弟子的喊声响起。

    正在和凤幽月交谈的郁晨咧嘴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上吧!让大家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变态!”

    凤幽月无语的抽了一下嘴角,带着凤幽扬四人走出人群。

    黄梦瑶走回队伍里,看着那红衣少女,脸上流露出不屑之色。

    “师妹,请交旗。”七星弟子看着凤幽月,和声道。

    凤幽月点了点头,手腕一翻——

    哗啦啦!

    桌子上瞬间出现了一座小山!

    吵闹的众人们,顿时安静如鸡。

    整个广场,一片鸦雀无声。

    那名七星弟子呆了呆,随即迅速清醒过来,震惊的看了凤幽月一眼,开始埋头数旗。

    一面,两面,三面……四十二面,四十三面……六十九面,七十面……七十八面,七十九面……

    数到这里,那名七星弟子顿了一下。大家也猛然顿住了。

    ------题外话------

    对,没错,我就是故意卡在这儿的。你们打我呀?略略略!

    纳兰灵希/庶女娇娆:丞相大人请自重

    她是古镇身份成谜的少女,隐居山水,悬壶济世。

    他是云泽权倾朝野的丞相,风华清魅,覆手风云。

    一个风雪漫天的夜,他从天而降,落进她的竹楼……

    本以为,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聚散别离风过无痕。可是后来,她代嫁入云泽,新婚夜却发现……

    “怎么是你?兰王呢?”

    “暴毙了。”

    “什么?”

    “你克夫,换我娶。”

    他一袭红衣似火,看着她笑的风华万千。

    “……你就不怕被克死?”

    “不巧,我克妻。”

    “……”

    “你我天生一对,不在一起实在天理难容。”

    “……滚!”

    “床单么?”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