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考核结束,成绩公布
    正如凤幽月所说,那储物戒指在交给华公子之前,就被她偷偷布下了禁制。

    那禁制是从玉简之中学来的,虽然不算复杂,但在九幽大陆已经失传。除非华公子五人中有钻研禁制之术的世家弟子,否则谁也打不开。

    司青四人听到这消息,开心的笑了。同时,对凤幽月的本事又多了几分崇拜。

    修为高、又会禁制,身上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丹药,这样的人,真的是从三等国来的?

    不过,几人虽然对她的身份感到好奇,却也会对这三日的所见所闻守口如瓶。

    司青和司云都不是大嘴巴的人,万俟尧又受了凤幽月的救命之恩,更不会将她的事情往出乱说。不得不说凤幽月的运气的确不错,没有遇到像乔思宁那样的极品队友。

    不过,提起乔思宁,凤幽月的眉心不由得动了几下。

    “司青,乔思宁死了,对你们兄妹可有影响?”

    “并无。”司青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之色。

    由于乔家和司家是世交,司青兄妹也算是和乔思宁一块长大的。乔思宁很喜欢司青,一直想要嫁给他。也正因为这种偏激的喜欢,让她对司云横竖看不顺眼。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欺负她。

    有一次,司青外出办事,她竟然将当时只有八岁的司云拐到了城外的荒郊野岭,将她独自一人扔在那里,整整一夜!

    第二天司青回来发现妹妹没有了,疯一般的找,最后在一处破庙里找到哭昏过去的司云。

    也正因为那次的事,本就有些胆小的司云被吓着了,从此变得更加怯懦畏缩。

    当时,司青气到了极点,提着剑冲到了乔家与乔思宁算账。可没想到,却遇到了在乔家做客的司父。

    司父见他来势汹汹,问也不问,直接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最后这件事,因为司父有心巴结乔家,而不了了之。司青终于看清楚了这个父亲的真实面目,决心要与司家脱离关系。

    一年后,十一岁的司青在被乔思宁缠住时,将她推下了山,导致她双腿粉碎性骨折。

    司父知道这事后,吓的魂飞魄散,生怕乔家因此怪罪司家。

    他将司青打的遍体鳞伤,果断的与他和司云断绝了关系,就这么将他兄妹二人赶了出去。

    从此,司青和司云便过上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至于乔思宁,因为双腿骨折在床上躺了许久。等她能够下床时,发现司青已经不再是司家的公子。

    她有些兴致缺缺,却又不甘心就这么算了。虚荣心作祟之下,她一直将司青牢牢记在脑子里。

    几年之后,司青司云长大了,让司父没有想到的是,两人的修炼天赋竟然这样好。

    司家人才凋零,年轻一代没有一个成气候的。为了振兴家族,司父张罗着要将二人接回来。可是司青怎么会同意。且不说那些陈年旧事,就凭司父的人品,一旦把他们接回去,必定物尽其用。搞不好会让司云和别家联姻,做了‘振兴家族’的棋子。

    司青不同意,司父气的直骂他不识好歹。

    后来,司家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亲自出马,许下了司青一系列要求,才让兄妹二人松了口。

    司青和司云回到了司家,却没有入司家族谱。并且,权利自由,任何人不得决定他二人的去留。

    乔思宁心里一直惦记着司青,如今他回来了,便又黏了上去。更妄图通过父亲让两家联姻。

    司父对这件事颇为心动,打起了司青的主意。司青知道后,只是冷笑一声,拿出了当时签订的契约。

    司父气愤难当,却又无可奈何。只道司青不识趣,连乔家这样的大树也看不上。

    之后,便是临安几大世家的比武,竞选进入学院的资格。

    司青和司云拔得头筹,乔思宁也进了前二十,一同进入了七星学院。

    司青将这些陈年旧事讲给了凤幽月听,凤幽月得知了二人的处境后,便放下心来。

    “如此最好,那乔思宁飞扬跋扈,她父母想必也是有问题。就怕牵累了你们。”

    “司家对我没有处置权。更何况,这件事原本就是乔思宁要害小云。她死,那是罪有应得。”司青眼中冷光连连,提起乔思宁时,仍然带着几分恨意。

    凤幽月对乔司两家的恩怨不感兴趣,既然司青和司云不会有麻烦,那她也不愿再提。

    几人修整了一下,一刻钟后,再一次出发了。

    虽然是夜里,但对能够夜视的凤幽月几人来说,没有一点影响。

    茂密的树林中,月光姣姣,好似一层朦胧的青纱。

    暮色四合,将整个试炼峰拥抱在怀中。浓墨重彩的颜色之下,几道身影在树林中飞快穿梭。

    而此时,在七星学院中,身着紫袍的男人定定的站在九百九十九层台阶之前,妖冶的墨眸静默远眺,出神的望着试炼峰的方向。

    “别看了,看也看不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黑衣的儒雅男子踱步走到身边,“你若真舍不得她,就将她带回幽冥渊。何必站在这儿当望夫石。”

    “幽儿不喜束缚。”男人轻声开口。

    宋星子嗤笑了一声,从头到尾细细打量了云陌一遍,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一般。

    “堂堂幽冥渊君上大人,竟然也会栽到一个小丫头手上。你说我若是把这事儿说出去,有几个人会信?”他戏谑的问。

    云陌收回目光,淡淡瞥了他一眼,勾了勾唇,意味深长的说,“要的就是不信。”

    宋星子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微凝。

    “你是担心那边的人知道她的存在?”

    云陌微微摇头,俊眉微挑,眼中划过不屑,“我会怕他们?”男人周身的气息猛然一变,眼底深处充盈着血腥与冷漠,眉宇间的睥睨之色,令人忍不住臣服。

    “他们若敢动幽儿半分,我便毁了整个天下!区区一座小山,我还不放在眼里。”

    “那你为何不让人知道她的存在?”宋星子不解。

    云陌没有说话,气息一变,垂下眸,浑身散发着似幽怨似委屈的气息。

    宋星子皱着眉看着他,忽然,恍然大悟般睁大了眼睛,“你不会是还没要到名分吧!”

    云陌:“……”

    宋星子看着他这副模样,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缓缓勾起嘴角,笑容越来越大,最后在夜色中大笑出声。

    “哈哈哈!这小丫头的个性,我喜欢的很!老云啊老云,没想到你也有翻船的一天!吾心甚慰!”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当清晨的阳光照耀大地时,凤幽月几人齐齐从睡梦中睁开眼睛。

    昨天一晚他们都没有合眼,硬是将整个无人区全部搜了一遍,战果颇丰。

    目前,司青拥有六十二面七星旗,司云五十九面,万俟尧五十三面,凤幽扬六十一面,凤幽月六十九面。

    五个人加在一起的总数,一共是三百二十四面!

    三百二十四面七星旗,虽然不一定是第一,但一定不会是后五名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趁着天还没亮,原地休息了一会儿,直到现在才起来。

    “今天我们去树林区找一找。中午就往回返。”凤幽月说。

    大家都没有意见,迅速吃下早餐,起身离开了此处。

    ……

    不同于无人区的冷清,树林区中的新生非常多。一路走下来,一共遇见了三个小组。其中有两个小组衣衫破烂,活像被人抢了一般。另外一个小组也是一脸菜色,和凤幽月几人的面色红润完全不同。

    直到这时,凤幽月几人才明白,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们的运气一样好,也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光雷丹和闪光弹这种神助攻。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大的收获没有,小收获却是有不少。七星旗的数量又增加了二十三面,凤幽月几人满意的踏上了回去的路。

    试炼峰的营帐中,偌大的广场上,一张桌子摆放在台上。

    古长老身形挺拔的坐在椅子上,双眸微闭,也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

    这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他眼皮一动,幽幽睁开了双眼,向那边看去。

    试炼峰山角下,一组衣衫破烂的四人,一瘸一拐的向这边走来。他们似乎在山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此时脸上带着劫后重生的喜悦。

    “古长老!”

    “拜见古长老!”

    四人齐齐抱拳。

    古长老微微颔首,眼皮一抬,“另外一人呢?”

    那四人脸色微变,其中一人抬手抹了把眼泪,哭道,“死了。”

    清风吹来,阳光刺眼,却无法暖到人的心里。

    古长老沉默了半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在册子上签字,然后去一旁歇息吧。”

    几人签了字,走到一旁。这时,有几个七星弟子拎着药箱和食物走了过来,开始帮他们处理伤口。

    没过多久,又陆续回来了几组队员。有的是一个人回来的,有的是一队人回来的。有的人脸上喜气洋洋,有的人一脸沮丧。

    当凤幽月一行人回到营帐时,距离考核结束的时间只剩不到半个时辰了。

    坐在桌前的古长老将目光落在几人身上,在凤幽月脸上定了定,抬手将签名册推了出去。

    凤幽月几人在上面签下名字,刚转过身,脚步齐齐一顿,脸色猛然沉了下来。

    在他们的不远处,迎面走过来五个人,正是华公子一组!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万俟尧看着这五人,就觉得两条小腿疼痛难忍!

    他狠狠的磨了磨牙,抬脚就要冲上去,却被司青一把拉住。

    “别冲动。”

    万俟尧深吸了一口气,紧了紧拳头,冷哼一声,将脸扭到一旁。

    再看华公子五人,见到凤幽月几人也是一愣,随即露出了得意的笑,大摇大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万俟尧气的脸色通红,司青和凤幽扬也是强忍着怒气,司云死死的咬着唇,唯有凤幽月,双手环臂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气什么?”她轻笑一声,“等过一会儿,有他们哭的。”

    司青四人这时也想起了凤幽月在储物戒指上设下的禁制,怒气顿时消散,不由自主的勾了勾嘴角。

    “还是组长厉害,嘿嘿。”万俟尧十分狗腿的拍了个马屁,早已不见了刚才的愤怒之色。

    凤幽月勾起唇,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拍什么马屁!你的腿刚好,还不赶快去休息。”

    几人走到了一旁坐下,这时,一个七星弟子提着食盒走了过来,正是彭天行。

    “彭师兄!”几人连忙起身,作了个礼。

    “都坐下,坐下!”彭天行笑着摆摆手,“我们都是平辈,不用这么拘礼。给,这是饭菜和金创药。你们先用着。”

    他的这一暖心举动,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也不由得对七星学院的好感更多了几分。

    “都说七星学院的人身怀天下,个个一身正气。原来我还不信,现在相信了。”万俟尧咬了一口热腾腾又松又软的馒头,惬意的眯起了眼。折腾了三天,吃顿家常便饭真是好啊!

    “这也要归功于宋院长教导有方。”司青摇了摇头,“人心不同,若不是长老们教导的好,还不定出什么乱子。”

    几人赞同的点点头。

    很快的,从试炼峰回来的人越来越多。凤幽月刚吃完饭,便听见了郁晨的喊声。

    “幽月!”

    紧接着,又有一人喊道,

    “凤姑娘!”

    凤幽月移开落在郁晨身上的视线,看向另一人。在见到那人的模样时,惊讶的挑了挑眉。

    “元公子,你这是被人打劫了?”

    来人正是元煜,此时,他的形象可不太好。

    华贵精致的劲装已经变的破烂不堪,原本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也随意的披散着,邪气的俊脸上挂了几道彩,此时正不断的向外渗着血。

    听到少女的打趣,元煜无语的苦笑了一声。

    “别提了,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只三阶灵兽。拼了老命才跑回来的。”

    凤幽月抿了抿唇,忍下嘴角的笑意,一脸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真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虽然丢了半条命,但收获特别大。那灵兽身上竟然绑着六十面七星旗!嘿嘿,你们没想到吧?”元煜来了精神,嘚瑟的眉飞色舞,一张俊脸笑开了花。

    凤幽月五人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均带着笑意,同时十分给面子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广场上响起了清亮的骨哨声。

    紧接着,古长老浑厚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考核时间到!”

    “考核时间到!”

    “考核时间到!所有新生立刻前来广场!”

    钟鸣般的声音在试炼峰山脚下四处激荡,大家听了,立刻放下手中的碗筷伤药,纷纷聚到了广场前。

    高台上,那柱粗大的燃香熄灭了最后一丝火星。一名七星弟子将签名册拿在手中,按照回来的先后顺序,一个一个喊出名字。

    “叫到名字的新生,到前方交旗!”

    话落,一张长桌被人抬了上来。十名七星弟子站在桌前,桌下放着竹筐。

    “仉海岚!党风!吉嘉诺!柯豪杰!桓高明!上前交旗!”

    人群中走出五个人,在大家的注视下,他们将自己手中的七星旗倒出来,各自交给一名七星弟子。

    在几位长老的监督下,五名七星弟子迅速数完旗子,然后又调换了一个位置,换人重新数了一遍。

    “仉海岚三十面!”

    “党风十九面!”

    “吉嘉诺十二面!”

    “柯豪杰三十二面!”

    “桓高明七面!”

    一名弟子将几人的七星旗数量高声喊出,另一人迅速在册上上记录下来。

    大家听到这五人的七星旗数量,人群中躁动起来。

    “七面?这也太少了吧!”

    “这有啥的?我听说第十三组有个人只有两面!”

    “我靠!两面?他这三天都干什么了?”

    “呵呵,被组员抢了呗。”

    “哎!要我说啊,一个人行动也比一组行动强。至少七星旗还能保住几面。”

    凤幽月沉默的将这些话听在耳中,扭过头和司青几人对视一眼,眼中均带着一丝笑意。

    他们的运气真的不错,遇到了如此可爱的队友。

    这时,那五人的数据记完了,七星弟子又喊了起来。

    “卿连!卢地!昌若梦!娄欣言!崔一竣!上前交旗!”

    身着紫色锦袍的绝美男人从人群中走出,在他的身后,跟着四个组员。

    卿连刚一走出来,大家的目光就齐齐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等大国的四皇子,这样的人,会是什么成绩呢?

    在众人的注视下,卿连面无表情的走到桌前,对对面的七星弟子微微颔首。然后,手腕一翻,哗啦啦掉出一大堆七星旗来!

    小小的七星旗堆在桌子上,堆成了一座小山。大家惊愕的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

    “这、这这得有七八十面吧?!”

    “肯定啊!不愧是四皇子啊,太厉害了!”

    “快看那四个人!他们的数量也不少啊!”

    “废话,卿连是一阶玄王,做他的组员,数量少得了吗!”

    “好羡慕啊!我怎么就没分到卿连皇子那一组呢!”

    在众人的七嘴八舌中,七星弟子很快将数量统计了出来。

    “卿连!七十八面!卢地,四十二面!昌若梦三十……”

    “哇塞!七十八面!”郁晨不由得惊呼一声,扭头看向梅若楠,“组长,卿连的七星旗比你还多两面啊!好厉害!”

    梅若楠没有说话,冷若冰霜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跟他们站在一起的万俟尧听了这话,不屑的撇了撇嘴,“这算什么?我们组长比他的旗还多呢!”

    ------题外话------

    公子尽力了,但是卡文太严重了。我快要被卡哭了。一晚上,四个小时,磨来磨去,就憋出这么多。嘤嘤嘤,大家别怪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