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美人心计
    大家的脸色皆是一变。

    万俟尧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走了老虎,又来了豺狼。他不过是靠着墙壁眯了一会儿,就被人给抓住了。

    这究竟是造的什么孽哟!

    “我说……这位兄台,大家都是一个学院的,这么做不太好吧?”他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拽了一下华公子抠着自己喉咙的手,轻声道。

    “别废话!闭嘴!”华公子的手又紧了几分,万俟尧憋的脸都紫了。

    “你们几个!快把七星旗交出来!”

    凤幽月没有动,水眸中凌厉的杀机四起,若是眼神可以杀人,面前这几人早已经变成了筛子。

    “组长,”司青嘴唇微动,传音给她,“实在不行,就用闪光弹吧。”

    “不行!”凤幽月红唇紧抿,脸色凝重,“闪光弹的确能给他们造成混乱,但就怕那人心一急,万一把万俟尧给掐死了怎么办?”

    司青也知这个办法有些冒险,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万俟尧的脸色已经愈发难看了,有进气没出气,估计已经撑不了多久。

    凤幽月心中着急,如果这七星旗是她一人之物,那给就给了,大不了再找。但如今,她身后站着的是一组人!她需要为全员的利益做考量。

    “别磨蹭了!到底给不给!”

    华公子等的有些不耐烦,手指猛然发力,万俟尧的脖颈处留下了一柱血丝。

    “我给!别动他!”凤幽月咬了咬牙,将储物戒指拿出来在手中晃了晃,“一手交人,一手交旗。”

    见到那储物戒指,华公子几人的眼睛齐齐一亮。

    万俟尧蓦然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凤幽月,似乎不敢相信她真会为了他交出二百面七星旗。

    “把七星旗从戒指中拿出来!”黑皮肤少女命令道。

    凤幽月听话的将七星旗拿出,摊在地上,“一共二百面,不多不少。可以放人了吧?”

    华公子几人见到七星旗,脸色都是一喜。

    太好了!

    二百面七星旗!都是他们的了!

    “把储物戒指扔过来,我就放人!”华公子阴笑着看向凤幽月,三角眼中寒光闪烁,“放心!我对他不感兴趣,只要得到旗,我不会要他的命!”

    “放屁!谁信你的鬼话!”凤幽扬破口大骂。

    华公子脸色微变,万俟尧开始剧烈的咳了起来。

    “幽扬!闭嘴!”凤幽月脸一沉,冷声将凤幽扬喝退,美眸沉沉的看着华公子,“你别动他。我这就给你。”

    她手腕一翻,储物戒指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稳稳落入黑皮肤少女的手中。

    “很好!”收到黑皮肤少女确认的眼神,华公子满意的笑了。

    他扣紧手指,拽着万俟尧,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七星旗已经给了,可以把人放了吧?”凤幽月冷声道。

    “呵呵,”华公子长眉一挑,怪笑了一声,“我知几位的实力不可小觑,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请这位兄台送我们一程。”

    话落,一行六人身形一闪,消失在山洞里。

    凤幽月脸色一变,“追!”

    司青三人紧随其后,一行人以极快的速度在树林中穿梭而行,带起一地尘土。

    “人呢?!”凤幽扬停在凤幽月身后,吊眼梢的眼睛越来越冷。

    凤幽月没有说话,她沉着脸,凌厉的扫过四周。

    “啊——!”就在这时,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

    司云脸色一变,“是万俟尧的声音!”

    一行人迅速向那边跑去,没过多久,便看到万俟尧狼狈的躺在地上。他的两条小腿正在汩汩流血,脸色也比刚才白了不少。

    “怎么回事!”凤幽月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握住他的小腿定睛一看。顿时,眼中散发出骇人的寒光。‘’

    只见万俟尧的小腿上,两把锋利的匕首从中间直直刺穿,横插在骨肉之间!

    匕首上泛着暗沉的黑光,伤口四周的皮肉已经开始变色。

    刀上有毒!

    “可恶!七星旗都给他们了,竟然还如此狠毒!”凤幽扬骂了一声,一拳锤向地面。

    万俟尧此时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身体的力量迅速消失。他惊恐的望着小腿上的匕首,眼中带着恐惧之色。

    “我、我的腿……没知觉了!”万俟尧吓的声音都岔了。

    凤幽月脸色一沉,二话不说,一个手刀砍在他的脖子上。

    万俟尧挣扎了一下,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组长?!”司青三人一脸茫然,不懂她为何要砍晕万俟尧。

    “他的伤势很重,我要手术。”凤幽月解释了一句,一把扛起万俟尧,寻了处僻静的角落,将他放平。

    她拿出几粒丹药捏碎,抹在了伤口周围。

    然后,又拿出一包药粉喂给万俟尧。

    “凤幽扬,司青。一会儿我要拔刀,过程会有点痛苦,我已经给万俟尧吃了麻沸散。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们给我按着他。”

    凤幽扬和司青点点头,一人箍住万俟尧的上身,一人按住他的双脚。

    “小云,你可会炼药?”凤幽月扭头看向司云。

    司青听了这话,脸色一变。

    “组、组长……”司云也是懵了一下,说话有些结巴。

    “别藏了,我知道你是炼药师。”凤幽月十分淡定的戳穿了她的身份,然后拿出了一个丹炉,和一堆药材,“万俟尧的伤势很危险,为了防止毒素蔓延,需要一边给他手术,一边抑制毒性。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来帮我。”

    司云看着面前的丹炉和药材,手足无措的揪了揪衣服,弱弱的说,“组长,我、我只是个二级炼药师……”

    “二级足够了!”凤幽月卷起袖子,拿出纸笔迅速写下一张丹方塞到她怀里,“按照这个,炼!小云,你必须相信自己!否则万俟尧的腿就废了!”

    司云身子一震,眸光紧紧缩起。

    凤幽月不再说话,她拿出两把匕首,迅速用火焰消毒。然后,抬起头,一脸肃穆的看向司青和凤幽扬。

    “稳住他,我要拔刀了!”

    司青和凤幽扬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点下了头。

    在几人的注视下,凤幽月伸出右手握住刀柄,然后,目光一厉,匕首猛然抽出!

    唰——!

    一串血花被带了出来,洒在凤幽月的脸上。紧接着,那青黑腐烂的刀口处,开始不停的向外流出黑血。

    昏迷中的万俟尧感受到了疼痛,眉心死死皱起,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凤幽月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他一眼,右手握向他左腿的匕首。

    握紧!

    拔刀!

    一气呵成!

    这一次,万俟尧的身体开始剧烈抽搐起来,双眼猛然睁开,脸色惨白如纸!

    “司云!炼药!”

    凤幽月冷喝一声,司云不再犹豫,捧着丹炉走到了一旁。

    “万俟尧,我要对你的腿进行手术,会非常疼,你要忍住。”

    万俟尧吃力的点了,点头,张开嘴咬住司青塞进去的手帕。

    “你们两个别松懈,最疼的还在后面。”凤幽月又对司青和凤幽扬叮嘱了一句,拿过已经消毒的匕首,伸向万俟尧的小腿。

    接下来的画面,是司青和凤幽扬这辈子都不想在回忆的。

    青黑色的伤口已经开始腐烂,黑红色的血水不断的涌出来。少女拿着匕首,十分迅速的将外面的腐肉全部刮掉,一层又一层,触目惊心,深可见骨。

    凤幽扬和司青的眉头皱成了一个死疙瘩,胃里一阵阵翻涌。虽然杀过不少人,但这样直面见骨的腐肉,他们真没体验过。

    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再反观凤幽月,神色如常,仿佛面前的不是一条见骨的人腿,而是一根香喷喷的鸡腿。

    凤幽扬和司青不由得对凤幽月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是什么样的承受能力,才能做到如此八风不动的啊!

    万俟尧此时更加不好过。虽然服用了麻沸散,但到底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全麻,疼痛感十分明显。锋利的刀刃刮在皮肉上,一下一下,疼到了骨子里。白色的手帕已经被咬得稀烂,额角的青筋几乎要炸开,凤幽扬和司青用了吃奶的力气,才将万俟尧压住。

    这时,已经将万俟尧的小腿都剖开的凤幽月喊了一声,“小云!药!”

    司云一听,连忙将最后一步收尾。捧着丹炉迅速赶到凤幽月身边。

    凤幽月将手伸进丹炉,抓了一把褐色的粉末,以极快的速度洒在万俟尧的伤口上。

    “啊——!啊啊——!”

    顿时,万俟尧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身体疯狂的挣扎起来。

    司青和凤幽扬将身体全都扑在了他身上,死死的按住,不让他胡乱动弹。

    凤幽月将粉末全部撒入伤口后,从空间出拿出一个黑玉盒打开,挖出里面莹白色的膏体。

    “这是云月膏!”司云惊呼一声,捂住小嘴,死死的瞪着那膏体。

    司青听了也是一愣,不可思议的看向凤幽月。

    凤幽月仿佛没有看到他投来的目光,抿着唇迅速为万俟尧的小腿做最后的处理。

    此时,她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顺着脸颊缓缓流到脖颈。

    司云愣愣的看着一脸肃穆的少女,眸光微动,一股暖流缓缓涌上心头。

    凤幽月将两枚丹药捏碎,敷在万俟尧的两条小腿上,深深出了一口气,“好了!搞定!”

    司青和凤幽扬大大的松了口气,累的全都瘫在了地上。

    万俟尧也叫的没有了力气,脸色白如雪,躺在地上两眼放空。

    凤幽月一屁股坐了下来,司云抿了抿唇,小跑着盛来一壶清水,递给她。

    “谢谢。”凤幽月勾唇一笑,抱着水壶咕噜咕噜将水一饮而尽。

    司云见此,又跑去盛了一壶,递给她。

    凤幽月笑着摆摆手,“不喝了,够了。”

    司云的脸色微微一红,抿着唇将水壶收了起来。

    凤幽扬:……

    司青:……

    小妹,现在你的心里,只有组长了吗?我这个哥哥呢?

    折腾了一路,几个人都累瘫了。司云也疲惫的靠在树上,昏昏欲睡。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第一个从地上爬起来的,竟然是万俟尧。

    他一个鹞子翻身从地上跳了起来,非常用力的跺了跺脚。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万俟尧瞪大了眼睛,见了鬼一般盯着自己的双腿,“我一定是在做梦!”

    说着,他一巴掌扇在了自己脸上,脸颊瞬间肿了起来。

    “哎哟喂!”他吃痛的叫了一声,捂住了脸。

    “我说万俟尧,那两把匕首是不是没刺中你的腿,刺了你的脑子啊?”凤幽扬被他吵醒,一脸菜色的揉了揉脸,“你能不能正常点?”

    “不!不是!”万俟尧一个激灵,猛地扑到凤幽扬身前,抬起自己的小腿伸向他,“你看看!我的腿!没事了!明明下午还伤的那么重!没!事!了!”

    凤幽扬对此表示十分不屑,轻蔑的笑了一声。这算什么!当初四叔凤清岩都被活埋了,不是也被那丑丫头救活了吗!

    真是少见多怪!

    对于凤幽扬的蜜汁鄙视,万俟尧是不知道的。他一个箭步冲到凤幽月面前,双手捧心,满眼星星的望着她。

    凤幽月一个激灵,疲惫之意瞬间烟消云散。

    “组长!你是我亲组长!”他一声大呼,五体投地的拜倒在少女的裙下,“若你没有你,我的腿就废了!组长,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凤幽月手忙脚乱的把衣服从他手里扯出来,躲瘟疫似的向后连退好几步,一脸防备的看着他,“有事说事,再动手动脚老娘砍了你。”

    正准备扑过来的万俟尧猛地刹住车,捧着小心心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组长,我要谢谢你。”

    “你的确该好好谢谢她。”司青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组长为了救你,用了七级丹药云月膏。”

    万俟尧的眼神一滞,然后,猛然睁大眼睛。

    “云月膏?那个能迅速复原伤口的七级丹药?!”

    司青点点头。

    万俟尧倒抽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看向凤幽月。

    七级丹药啊!即便是在一等国,七级丹药也是千金难求!

    他和凤幽月只不过认识了不到三天,她不仅为他放弃了二百面七星旗,还用了那么名贵的云月膏!

    “组长……”万俟尧动了动嘴唇,脸上再无刚才的轻松之色,反而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同时又有一丝暖意。

    “你别这么看着我。”凤幽月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慵懒笑道,“你重伤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我们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更何况,你这人虽然消极了点悲观了点,但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顺眼的。”

    万俟尧若是乔思宁那种人,她就算拼了全组的成绩不要,也不会给他用云月膏。那可是云陌送给她的,价值千金!

    不过,这小子性格不错,虽然有点选择困难症,但心性很好,为人也非常温和。一路上帮了大家不少。于情于理,她也不该让他的腿就此废掉。

    她凤幽月不是圣母,但也不是见死不救之人。

    多个朋友多条路的道理,她一向很懂。

    万俟尧是真的感动了,他张了张嘴,喉咙里像堵了一团棉花一样,说不出话来。

    心中酸酸的,胀胀的,却又感觉到温暖和甜意。

    “行了,别瞎感动了。现在二百面七星旗没有了,我们明天该怎么办,大家讨论一下吧。”凤幽月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冷声道。

    这么一说,大家的心情都有点低落。

    二百面七星旗啊,说没就没了!

    “能怎么办?明天继续找呗。就算没有那二百面,我们的数量也挺多了。”凤幽扬说。

    “话虽如此,但这次考核意外性太多,七星旗的总数绝对不止一千面。我们还是越多越好,以防万一。”司青提议。

    凤幽月双手环臂,眉心微蹙,点了点头,“司青说的对,七星旗的总数,绝对不止一千面。我有个提议,今天晚上我们不睡了,的一会儿休息一下,继续前进如何?”

    “好!”凤幽扬一拍大腿,拿出破釜沉舟的架势,“还有一日时间,我们拼了!”

    “司云,万俟尧,你们觉得呢?”凤幽月问。

    司云小脸微红,轻声道,“我没问题,都听组长的。”

    司青:……哥控的妹妹你快回来!

    “我也没意见。”万俟尧又纠结的皱起了眉,笑容中带着些许苦涩,“都怪我,拖累了大家。”

    若不是他不小心,就不会被那几人抓住。若他没被抓住,大家拼命得到的七星旗也不会丢。若是他没有被伤了腿,也不会耽误所有人的行进时间。

    “话不能那么说。”司青摇了摇头,清朗的眸子染着温和,“即便不是你,也会是我、司云或者幽扬兄被抓。那几人早已经预谋多时了,我们根本无法防备。”

    “司青说的是,无用的懊恼没有任何价值,有那精力不如多睡一会儿。”凤幽月十分冷漠的对万俟尧进行批评。

    “别让我在遇到那一组!不然老子活剥了他们的皮!”凤幽扬一拳锤到地面,对华公子几人恨得咬牙切齿。

    万俟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面色带着惋惜,“可怜了那二百面七星旗了,平白给他人做了嫁衣。”

    其他几人一听,也都面露消沉。他们不怕没有那二百面七星旗,但是就这么被无耻小人给得到了,实在是让人气愤。

    凤幽月抬起头,沉默的看了四人一眼,嘴角勾了勾。

    “他们拿不到那七星旗,放心吧。”

    司青四人一愣,看向她,一脸茫然。

    “我在那戒指上设了禁制。除了我,没人能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凤幽月眸子一眯,坏笑一声。

    想抢她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有几分本事!

    ------题外话------

    今天更新完毕。么么哒,鞠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