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要旗,还是要人?
    黑皮肤少女说的十分不客气,那胖子面色不虞的皱了皱眉,想了想,又道,

    “可是,万一被学院的人知道了……”

    “学院的人又没有千里眼,怎么会知道!”黑皮肤少女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他们要是知道,还能容得了这些人将那七星弟子抓了去?!”

    这么一说,其他几人的心中都安了下来。

    “我们该怎么做?”胖子看向那名华公子,问。

    华公子眯起了微垂的三角眼,若有所思的盯着山洞看了片刻,缓缓开口,“先

    等着。待那几个蠢货将局面搅乱,我们趁其不备,将七星旗偷出来。”

    另外四人点了点头,屏住呼吸,视线齐齐向凤幽月几人看去。

    ……

    此时,凤幽月五人已经缓步移到了山洞一侧的大石后面。此处离山洞洞口只有

    不到二十米远,他们甚至能听到那些海盗从洞里传出来的笑骂声。

    “大哥,这小子不吃不喝,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一个粗嗓门的声音响起。

    “他不吃,你不会硬塞啊!给老子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以后和七星交涉,还

    要靠他!”

    “老大,就这小子能行吗?万一七星不管他了怎么办?”

    “不会不管!北幽域七星学院可是出了名的护短,只要我们拿捏住这小子,就

    不怕那些长老们不上钩!到那时,整个北幽域就都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

    “老大英明!老大睿智!”

    一群人扯开嗓子大笑不止,好似魔音穿脑,听得凤幽月几人均皱起了眉。

    “原来他们打的这个主意。”万俟尧压低声音,自言自语,“这几个海岛不会是

    脑子有病吧?七星学院高手如云,就算他们抓了学院的弟子,又能怎么样?不说别

    人,就是那古长老来了,光是一个气势就能把他们吓尿。”

    另外四人听了这话,都勾起了嘴角,眼中流出隐隐的笑意。

    “他们要是聪明,也不会被东幽域蓝家追着跑。”凤幽扬轻哼了一声,吊眼梢的

    脸更多了几分匪气。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小心。”凤幽月悄无声息的将凤血剑握在手里,左手轻

    轻一挥,“按照原计划!行动!”

    五道身影,好似闪电破空,以极快的速度向山洞冲去。

    凤幽月握着凤血剑,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同时,左手用力挥出——

    砰!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耳边炸开,山洞中炸开一股股黑烟,同时,刺眼的白光猛然

    爆开。

    “卧槽!什么东西!”不远处的山丘后面,那位华公子捂着眼睛,破口大骂。

    其他几人也纷纷眯起眼睛,甚至还有一个难受的流出了眼泪。

    离得这么远,他们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在山洞中的十二个海盗。

    闪光弹和光雷丹被扔进来时,这几人正捧着早上吃剩的野猪肉啃得喷香。没想

    到只是一愣神的功夫,眼前瞬间花白一片。

    同时,高级光雷丹在四周爆开,巨大的冲击力和毁坏力震得他们手忙脚乱。

    “冲!”这时,清冷的女声在洞外响起。紧接着,一抹红光好似一团火焰,飞速

    冲了进来。

    “小火!救人!”

    “吱吱吱!”小火应了一声,从凤幽月的肩膀上跳下来,直奔那名七星弟子的所

    在地而去。

    司青四人跟着凤幽月冲进来,二话不说,和几个海盗打了起来。

    海盗被打的手忙脚乱,一时间落了下风。

    就在这时,海盗头子狠狠抹了一把脸,大吼一声,“都稳住!别慌!”

    话音刚落,一道红色身影欺身而上,赤红色凤血剑伴随着灼热的混沌火,烧在

    了他的衣服上。

    嘶啦——

    剑落身上,黑色的粗布衣服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海盗头子心中一惊,急忙闪

    身后退,向对方甩出一道玄力。

    玄力磅礴,带着二阶玄王的气势与汹涌。凤幽月腰肢一扭,迅速躲开,又是几

    颗光雷丹扔了出去。

    这一次,海盗头子有了防备。虽然他的眼睛暂时看不见,但是听觉却是比平日

    更敏锐了几分。

    感受到破空而来的声音,海盗头子迅速打开防御罩,脚尖一点地面,身子腾空

    而起,一个闪身跃到凤幽月身后。

    “你们是谁!”他大吼一声,粗狂的脸上带着愤怒。

    凤幽月没有回话,再一次扔出三颗光雷丹!

    砰砰砰——!

    光雷丹发出震耳的爆炸声,震得整个山洞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而此时,十二个海盗都已经初步习惯了黑暗,手下的动作渐渐变得狠辣犀利。

    “速战速决!”凤幽月娇喝一声,不再留手,混沌火疯狂翻腾,好似一团火焰冲

    向海盗头子。

    司青四人得到命令,手下的动作也愈发狠辣。

    但是,他们终究只有四个人,即便对方的势力暂时失明,却仍然是十数个大玄

    师高阶的高手。

    司青和司云对战三个大玄师七阶,万俟尧和凤幽扬对战一名七阶和一名六阶大

    玄师。而剩下的几个海盗,闭着眼睛向那七星弟子所在的方向冲去。

    “快!不能让人跑了!”

    几个海盗眼睛虽然看不见,却耳听六路,跟长了雷达一般。只是几个喘息的功

    夫,便将那名七星弟子围了起来。

    正扯着弟子往出拖的小火一见,小爪子一顿,身形一晃,冲向了几人。

    山洞里一片混乱,山洞外,华公子一行人蹑手蹑脚的向这边摸索而来。

    他们走到山洞后侧停下,华公子仔细听了听动静,向后挥了挥手,“挖!就是

    这里!”

    几个人拿着武器,开始对着山洞后侧的墙壁吭哧吭哧挖了起来,兵器相撞的声

    音听起来刺耳,却被光雷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全部淹没。

    ……

    七星学院内的某个房间中,还是昨天那些人,云陌仍然斜倚在太师椅上,百无

    聊赖的盯着光幕。

    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几个长老围在一起,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脸上均挂着几

    分凝重。

    这时,房门推开,宋星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几位长老见到他,眼睛一亮,一窝蜂的将他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说开了。

    “院长,事情有点不对劲啊!”

    “院长,岑金到现在也没有联系我们。”

    “一定是出事了!这孩子做事一向稳重,从来没有出过岔子!”

    宋星子被他们吵得头晕目眩,耳朵嗡嗡作响。他皱着眉挥了挥手,冷声道,

    “安静!”

    几位长老顿时闭了嘴巴,神色却是难掩的焦急。

    宋星子看了几人一眼,走到一旁坐下,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慢慢说。”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名白须长老走了出来。‘’

    “院长,岑金出事了!”

    “岑金?”宋星子眨了眨眼,想了一下,道,“可是那个带了二百面七星旗的弟子?”

    “对对!就是他!”白须长老连忙道,“前天中午,岑金坐着青鸾进了试炼峰。

    但是已经两天了,他还未联系我们!”

    “也许,他只是忘了而已。”宋星子道。

    “不会!”白须长老斩钉截铁的否决了他的说法,“岑金这孩子特别稳重,不管

    大事小事从来没让我们操心过!按照考核规定,所有弟子拿着七星旗进入试炼峰

    后,在到达指定地点时,都必须要用通讯器向我们汇报!这都两天了,岑金一定是

    出事了!”

    其他几个长老也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纷纷面露忧心之色。

    宋星子一听,也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时,云陌忽然转过头,问了一句,“什么二百面七星旗?”

    “我一共在试炼峰留了五只灵兽,绑有三百面七星旗。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大

    惊喜,便是岑金。在他的身上,有两百面七星旗。谁若是找到他,就发财了。”宋

    星子解释了一番,儒雅的俊眉也皱了起来。

    “那岑金藏在何处?”云陌又问。

    “不知。”宋星子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惊喜嘛,自然是谁也不知道。我让岑金

    随意躲藏,无需和其他弟子一样。只要在躲藏好后,告诉我们一声即可。可是这都

    两天过去了……”

    云陌轻轻挑了挑眉,“通讯器呢?”

    “回尊上,联系不到。”那位白须长老连忙道,“岑金怕考核的新生们发现他,

    在两日前就将通讯器关了。除非他联系我们,否则……”

    众人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本来是想给新生们一个惊喜,却不曾想惊喜没有,惊

    吓倒是让他们吃了个够。

    “现在该怎么办?要不,我们进试炼峰找找吧?”有人提议。

    “不可!若是惊扰了考生该怎么办?”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谈什么惊扰不惊扰的!是岑金的命重要还是考核重要!”

    “对,岑金的命更重要。”宋星子当下做了决定,“三峰两阁,各出三名长老、

    十名弟子,现在就去找!务必要把岑金找回来!”

    几个长老身子一挺,齐齐应了一声,转身就欲离开。

    就在这时,云陌忽然幽幽开口,“不用找了。”

    大家脚步一顿,齐齐看向他。

    云陌站起身,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他缓缓伸出手指,指向一块小

    光幕。

    “你们要找的人,在那里。”

    ……

    试炼峰某山洞中,混战继续。

    凤幽月五人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落了下风。

    不过幸好,海盗们的视力受了闪光弹的影响,凤幽月他们虽然打不过,但是却

    可以脚底抹油,躲开对方的攻击。

    小火和几个海盗缠斗在一起,一时无暇分身。

    凤幽月将海盗头子一拳打在墙上,抬脚向这边冲来。一路掀翻了好几个要围上

    来的海盗,一把将那七星弟子从地上捞起。

    “还能站起来吗?”

    岑金咬了咬牙,吃力的点点头,哑声道,“可以。”

    说着,他靠在凤幽月身上,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在和海盗缠斗时,岑金的双腿受了伤。凤幽月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掏出一把

    丹药,二话不说塞进岑金嘴里。

    “你马上召唤青鸾过来,这边我帮你拖着,你快跑!”她快言快语道。

    岑金服用了丹药,身体恢复了一些力气。他用力点了点头,对凤幽月抱了一拳。

    “多谢师妹的救命之恩。岑金没齿难忘!”说着,他顿了一下,拿出一个储物戒

    指塞到少女手里,“这里是二百面七星旗,是师妹你该得的。”

    凤幽月:……要不是现在的局面不合适,她真想抱着这位师兄亲两口。

    二百面啊!

    这可是二百面啊!

    凤幽月深吸一口气,恨不得将储物戒指一口吞下去。她深深看了岑金一眼,拉

    着他的胳膊,在小火和司青几人的掩护下,快速向山洞外跑去。

    两人刚跑到洞口,忽然,那个海盗头子疯一般的冲了过来。

    浑厚的玄力在四周炸开,铁一般的大掌,直直向凤幽月的后背拍去。

    凤幽月一手拉着岑金,迅速扭过头,小手一挥,一团混沌火冲天而起。

    磅礴的玄力和混沌火在空中亮亮相撞,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混沌火

    顷刻破碎,对方的能量波顿了一下,又向凤幽月狂奔而来。

    凤幽月将岑金拽到身后,准备和对方硬碰硬。

    就在这时,山洞外面,一声钟鸣般的冷喝在空中炸响。

    “大胆贼匪,竟敢在我试炼峰为非作歹!速拿命来!”

    海盗头子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猛地一变。

    岑金却是脸上一喜,虚弱的喊了一声,“是葛长老!”

    磅礴的玄力好似惊涛骇浪,向山洞内涌去。几道白光在凤幽月眼前出现,紧接

    着,眼前一花,白光变成了几个身着白色锦袍的中年人。

    “区区小贼,岂敢猖狂!”为首的那个白须老者虎目怒瞪,大掌在空中一翻,一拽!

    顷刻间,恐怖磅礴的玄力好似一座巍峨的大山,将所有海盗全部压在地上,无

    法动弹!

    凤幽月五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眼睛睁得溜圆。

    一招!

    只是一招,就将十二个修为在大玄师六阶以上的海盗全都秒杀了!

    “葛长老是六阶玄帝。”岑金见凤幽月一脸愕然,低声对她解释道。

    凤幽月:……太他妈刺激人了!

    司青四人也被刺激的够呛,站在原地一脸发懵,呆呆的看着葛长老几人。

    这时,洞外跑进来十数名七星弟子,迅速将十二名海盗绑了起来,连拖带拽的

    拉了出去。速度之快,让海盗们连求饶的时间都没有。

    混乱的绑架案尘埃落定,岑金松开凤幽月,一瘸一拐的走到葛长老身前,深深

    鞠了一躬。

    “弟子无能,被贼人所困,给七星丢脸了。”

    葛长老收起浑身的怒气,语气缓和道,“说的是什么话!赶紧回去,好好静养!”

    说着,他转过身,威严的目光在凤幽月五人身上一一扫过。

    “你们几人,不错。”他欣慰的点点头,“继续考核,希望日后能在学院见到你们。”

    凤幽月五人连忙垂下头,抱拳行礼。

    葛长老眼中染上一丝笑意,他最后看了凤幽月一眼,带着众人离开。

    待几人走远后,司青四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哟喂,可累死我了!”万俟尧叫苦不迭,他只是个五阶大玄师而已,竟然和

    一个七阶海盗打的你死我活,差点把小命交待进去。

    其他三人也都不太好过,虽然没受太重的伤,但轻伤倒是填了不少。现在一放

    松下来,只觉得浑身都疼。

    凤幽月也有些疲惫,随便找了处干净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来。

    “跟你们说个好消息,这次的师兄没白救,他身上有二百面七星旗。”

    司青四人:……

    片刻的安静后,万俟尧第一个炸了。

    “卧槽卧槽卧槽!二百面?!”

    凤幽月笑着点点头,“二百面!”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啊!我终于明白这句话了!”凤幽扬高兴的眉毛都要飞

    起来了,右手在大腿上‘啪啪’拍了好几下,也不觉得身上疼了。

    司青和司云也特别高兴,疲惫的脸上带着惊喜的微笑。

    “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把七星旗分了。”凤幽月拍板定了下来。

    大家自然是没有意见,纷纷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

    凤幽月找了块石头放在地上,平躺着枕了上去,刚闭起眼睛,忽然,身子瞬间

    蹦了起来!

    “是谁?滚出来!”

    话音刚落,只见山洞另一头,飞快闪过一道身影。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离那

    边最近的万俟尧便被人捏在了手里。

    “都别动!不然我杀了他!”

    凤幽月冲过去的脚步猛然顿住,她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那个身着紫色锦袍的

    年轻男子,沉声问,“你是谁?想做什么?”

    “把那二百面七星旗交出来!”一个黑皮肤女子从后面走出来,在她身后,跟着

    一个胖子和两个长相普通的男子。

    四人走到锦袍男子身边,目光阴沉的看着凤幽月四人。

    “你们是学院新生?”司青沉声问。

    “不错!”华公子怪笑了一声,下垂的三角眼散发着凶光,“把七星旗拿出来,

    不然我就杀了他!”

    “考核期间,新生不得相残,你们莫不是忘了!”凤幽月上前一步,冷声道。

    “别过来!”华公子大吼一声,抠住万俟尧喉咙的手又紧了几分。

    “长老们都走了,没人看得到!”黑皮肤少女得意一笑,伸出手,颐指气使道,

    “把七星旗交出来!否则,他就得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