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七星被抓,幽月出手(一更)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梅若楠冰冷的俏脸难得的出现一丝龟裂,她皱了皱眉,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凤幽月,怀疑道,“你不会是不知道灵元丹的丹方已经绝迹了吧?”

    凤幽月:……

    “绝迹?”她一脸懵逼。

    “不错,灵元丹虽然只是三级丹药,但由于它的功效太过强大,所以在几千年前就已经绝迹了。”梅若楠解释道,“我并非看不起三等国,只是灵元丹在整个北幽域都是一丹难求,你如今一下拿出一瓶来,我实在是无法不多想。”

    灵元丹绝迹了?

    凤幽月的眉毛抖了抖,终于明白了梅若楠为何会怀疑她的身份。

    她从未受过专业的炼药训练,身边只有一个二长老凤林是炼药师。万澜国只是个三等小国,信息流通的不是很广,大多数人连三级丹药都没见过,更别提什么灵元丹了。她只是按照《丹神卷》上教的,一点一点炼制出自己想要的丹药。本以为这些丹药都是九幽大陆上很普遍的,却没想到碰巧竟然炼出了已经绝迹的灵元丹。

    这回闹大发了……凤幽月一脸窘迫,心中迅速思索着如何跟梅若楠解释。同时,对梅若楠也升起了一丝防备。

    梅若楠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其他人若是知道了她拥有那么多灵元丹,她就危险了!

    凤幽月缓缓眯起眼睛,神色晦暗的看了梅若楠一眼。

    “前段时间我遇到了一次神迹,这灵元丹是我在神迹之中所得。只有这一瓶,如今,只剩一颗了。”她笑了笑,将玉瓶拿出来倒出里面仅剩的一颗灵元丹,对着它感叹道,“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值钱!我倒是捡了大宝贝!”

    说着,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目光炯炯的看着梅若楠道,“你说灵元丹在北幽域价值千金,那我若是把它拍卖,岂不是赚大发了?!”

    少女明艳的小脸上神采奕奕,眼中散发着财迷般的金光,嘴角带着惊喜的笑意。梅若楠的眼底划过疑惑之色,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

    她抿了抿唇,又深深的看了凤幽月一眼,冷声道,“灵元丹的确价值千金,你若想卖,可以去瑶城的拍卖会。不过我劝你还是自己留着,防患于未然。”说罢,她顿了顿,视线在仅剩的那颗灵元丹上扫了一眼,又说,“黑蛇之事,是你救了我们的命。我欠你一个人情,今日之事,不会说出去半个字。”

    说完,她目光微移,落在副组长龙源身上,眉眼微冷,“你说,是吧?”

    龙源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浑身从头凉到脚。

    他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举起手发誓道,“凤姑娘放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龙源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今日之事,你若不同意,我绝不会对任何人说!若有违背,天打雷劈!”

    凤幽月眉心动了动,颇为满意的对龙源笑了笑。

    “二位的人品,我自然是相信的。”说着,她定定的看向梅若楠,扬起一个慵懒的微笑,“梅小姐,这次的事,我记下了。”

    梅若楠不再说话,抿了抿唇,转身离开。

    龙源见此,冲大家抱了一拳,抬脚跟上。郁晨和凤渊向凤幽月道了别,也离开了此地。

    凤幽月双手环臂,定定的看着梅若楠离去的背影,片刻后,轻笑出声。

    “倒是个心思剔透之人。七星学院的新生,当真是有趣的很。”她低声自语道。

    “幽月姑娘,”这时,心情已经平复的司青拉着司云走到凤幽月面前,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一脸肃穆,“救命之恩,司青此生不忘!以后若有用得到在下的地方,司青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男子一身傲骨,背脊笔直,清俊的脸上染着肃穆和感激。他一生只跪过父母,如今为了妹妹,他真心实意的向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少女跪了下去。

    司云也跟着跪了下来,看着司青的眼中带着泪花。

    “你们这是做什么?”凤幽月不悦的皱起了眉,右手一托,一股力量将二人拉了起来。

    “我们是一组的组员,有了危险自然要互帮互助。我看司云喜欢,帮她一把也是自愿,你无需如此。再这么谢来谢去,大家就要拘束了。”说着,她轻快的笑了一声,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司青没有说话,他定定的看着明艳娇笑的少女,心中一动,有些酸涩,又有些暖意。

    刚认识她时,只以为是个长相绝色的普通少女。可是经过一番接触后,如今,他对她心悦诚服。

    这女子,巾帼不让须眉。她的豪爽、大气与狠辣,都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除此之外,她还拥有小女子独属的细腻与柔情。

    司青沉默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对她抱了一拳,“不论如何,幽月姑娘的恩情,我司青记下了。”

    凤幽月弯了弯眼角,不在意的挥挥手,“好说好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上路吧?”

    大家都没有意见,他们在这里耽误了两个多时辰,再磨蹭一会儿,天就要黑了。

    一行人整顿了一下,离开悬崖,继续向前行进。

    接下来的路程比较顺利,虽然也遇到了不少危险,但是幸好都化险为夷。有了悬崖之事,一组五人的默契程度又大大的提高了不少,做起事来更是事半功倍。

    夜色缓缓降临,当夕阳的最后一抹红光隐没在西山之时,凤幽月一刀解决了一只穿云豹。

    “是谁说试炼峰中的凶兽灵兽不会攻击人的?等考核结束后,老娘一定要找到那个造谣的人,把他扔到这里呆上十天十夜!”她一脸凶狠的将凤血剑从穿云豹的脑袋里抽出来,咬牙切齿道。

    司青四人齐齐虎躯一震,心中为那个造谣之人默默点了根蜡烛。

    “天黑了,今日大家都累了,找个地方休息吧。”凤幽月收起凤血剑,又将刚刚找到的三面七星旗扔进空间,对大家提议说。

    司青四人都没有意见,经历了下午的事情,大家的确都有些疲惫了。

    一行人又走了一会儿,最后寻了一处僻静的湖边歇了下来。

    还是原来的分工,司青和万俟尧打猎,凤幽扬生火,凤幽月和司云两个姑娘负责打下手。五人配合的十分默契,没一会儿功夫,浓郁的肉香弥漫四周。

    “还剩两天半了。”凤幽扬撕下一只鸡腿,咬了一口,叹了口气,“我发现,越往山里走,得到七星旗的难度就越大。一下午过去了,我们一共才弄到十面旗。”

    提起这茬,大家的脸上都露出无奈之色。从悬崖离开之后,危险遇到了不少,但是七星旗却只得到十面。其中凤幽月发现了三面,司青发现四面,万俟尧发现两面,凤幽扬发现了一面。

    “至少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一面旗也没发现的司云勾了勾唇,十分乐观的劝慰道,“而且,我们得到了许多中阶兽丹。那些兽皮拿出去卖,也能得到个好价钱。”

    她的话,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你倒是会持家过日子。”凤幽月笑着一声,打趣的说。

    司云小脸一红,有些害羞的垂下了头。

    “小云从小就操持家务,这些事情她的确很在行。”司青也笑了,轻轻揉了揉妹妹的脑袋,清俊的墨眸中染上温和。

    凤幽月几人听了,齐齐愣了一下,都有些不可思议。

    没想到司云如此害羞,竟然是操持家务的好手。只不过……

    “司青兄,你们司家不是大家族吗?怎的……”怎么还用司云操持家务?万俟尧欲言又止,总觉得哪里不对。

    司青听了这话,眸光微动,扬起唇笑了笑,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司家的确是大家族,但与我和小云无关。早在十年前,我们兄妹就被赶出来了。”

    万俟尧愣了一下,脸色有些尴尬,干巴巴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空气变得有些沉重,司青和司云沉默的吃着野味,万俟尧十分懊恼的揪了揪头发,凤幽扬眉心紧皱,凤幽月扫了众人一眼,轻笑一声,从空间中拿出一个纸包。

    “给你们看点儿好东西。”

    万俟尧眼睛一亮,连忙配合着转移了话题,“是什么?”

    凤幽月勾唇笑了笑,将纸包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只见纸包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盘松软的糕点。糕点通体晶莹,呈浅粉色,软软糯糯,看起来格外有食欲。

    “这是桃花糕,我离开家时,小丫头给做的。”凤幽月随手捏起一块放入嘴里,惬意的眯起了眼睛,“你们尝尝?”

    大家已经两天没有吃主食了,如今见到这软糯的桃花糕,全都食指大动。

    凤幽扬没忍住,先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吊眼梢的眉眼中浮现一抹惊叹之色,“这是扶苏做的吧?她的手艺倒是愈发好了。”

    凤幽月愉悦的弯了弯眼睛,将纸包伸到大家面前。

    万俟尧三人看了一眼,到底还是没有抵御住美食的诱惑,十分不好意思的拿起桃花糕扔进了嘴里。

    然后,三双眼睛齐齐亮了。

    “好吃!入口即化,甜而不腻!不比天香阁的手艺差!”万俟尧毫不吝啬的赞叹一声,忍不住又吃了一块。

    司云和司青也是连连点头,脸上的沉重之色顿时烟消云散。

    凤幽月拿着桃花糕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眼中含着笑意。原本尴尬的气氛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温馨。

    这才对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和过往,又何必执着于曾经呢。

    少女惬意的眯起眼睛,勾了勾唇,猫儿一般的喟叹一声。

    ……

    七星学院,某个房间中。几位长老早已经离开,只剩下云陌和宋星子二人,已经透明的泠风和惊雷。

    一百零八个小光幕仍然亮着,试炼峰中的任何动静都清楚的展现在几人面前。

    云陌斜倚在太师椅上,墨眸定定的看着凤幽月所在的小光幕,眼底藏着笑意。

    这时,光幕中,娇俏的少女拿出了一份桃花糕,轻轻放入口中,惬意的眯起了眼睛。

    薄唇缓缓勾起,男人口中流出一抹悦耳低沉的轻笑。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抬步走到光幕前,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触碰着少女的脸颊。

    “幽儿……”温柔的呢喃,从薄唇中流出,缱绻缠绵。

    正在喝茶的宋星子听了,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一脸嫌弃的看着云陌的背影。

    “喂喂喂,这里还有大活人呢。你收敛点行不行?”他撇了撇嘴,不满的嘟囔,“巴不得别人不知道你是情圣咋地?”

    装小透明的泠风和惊雷脖子一缩,将气息又隐匿了几分。

    普天之下,除了凤姑娘外,也只有这位敢这么和主子说话了吧?

    云陌的俊眉微微一动,目光依依不舍的从光幕上移开,转头看向宋星子。

    “没人让你留在这儿。”

    宋星子一噎,茶水呛在喉咙里,咳得脸色通红。

    “有你这么过河拆桥的吗?”他愤恨的瞪了云陌一眼,泄愤的拍了拍桌子,“这是七星学院,是我的地盘。要走也是你走。”

    “噢?”云陌俊眉一挑,勾唇一笑,“那我真走了?”说着,他甩甩衣袍,慢条斯理的抬步向门外走去。

    宋星子一见,脸色猛然一变,身形一晃冲到了云陌身前将他拦住。

    “别别,别啊!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吗?”儒雅的俊脸上露出一丝‘谄媚’,“老云,七星学院需要你!我也需要你!”

    云陌停下脚步,斜睨了他一眼,十分傲娇的冷哼了一声。

    他转过身,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以拳撑脸,慵懒的看着宋星子,“那处封印又有动静了?”

    “嗯。”宋星子收起笑容,凝重的皱了皱眉,“最近那处经常出现能量波动,我很担心。”

    “无需担心,我下的封印,这九幽大陆还无人能够破开。”云陌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墨眸中流露出一丝妖冶之色,“倒是你,就准备一直在这里待下去么?”

    宋星子气息一顿,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不然还能如何?当年……”

    “莫提当年之事。”云陌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修长的手指重重的敲了下桌子,“你且说,想不想回去?若是想,我自然会帮你想办法。”

    宋星子的眼中浮现出一丝,他看了云陌一眼,欣慰的叹了口气。

    “我知你定会全力助我,但那个地方与你幽冥渊的渊源太深。若是再加上一个我,你的处境会愈发艰难了。其实,我在这里也挺好。至少……还能陪陪她……”他默默低语了两声,望着那染着青花的茶杯,有些出神。

    云陌看着这样的老友,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你不愿,我也不逼你。那个破烂地方,也的确没什么值得留念的。你且在这儿待着吧。”

    宋星子浅笑着点了点头,沉默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凝重。泠风和惊雷互相看了一眼,均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

    对于七星学院内发生的事情,凤幽月并不知道。吃过了扶苏做的桃花糕,大家的口腹之欲得到了满足。凤幽扬将篝火熄灭,疲惫的几人好好睡了一觉。

    第二日,清晨。

    凤幽月从睡梦中醒来,刺眼的阳光让她有些许不适。

    她轻轻的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睛,正巧看到司云在湖边忙碌的背影。

    “醒了?”凤幽扬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凤幽月眨眨眼,揉了揉脸,从地上坐起身。

    “饭已经做好了,快去洗脸。尽早出发。”凤幽扬道。

    少女无声的点点头,速度的将自己打理干净。待几人吃完饭后,再一次上路了。

    只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整整一上午过去了,他们竟然连一面七星旗都没有发现!

    “怎么会这样?旗都哪去了?”万俟尧快要崩溃了,靠在树上欲哭无泪。

    其他几人也都有点沮丧,大半天的时间,就这么浪费了。别说七星旗了,他们连只兽都没看见。

    司青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抬头问凤幽月,“组长,你怎么看?”

    经过一天多的相处,大家对凤幽月的称呼从‘凤姑娘、幽月姑娘’变成了‘组长’。就连真正的组长司云也是这么叫她。

    凤幽月无声的抿了抿唇,没有回答司青的问题,而是皱着眉在四处观望。

    凤幽扬见她如此,皱了皱眉,“你在看什么?”

    凤幽月向前走了几步,蹲在地上定定的看了看。然后站起身走了回来。

    “这里不对劲,很不对劲。”她伸出手,指着地面,“你们看。”

    大家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看见几个十分明显的脚印,皱了皱眉。

    “不就是脚印吗?说不定有人在我们之前路过这里呗。”凤幽扬道。

    “那为什么之前我们没看见脚印?”凤幽月反问。

    如果是在他们之前进入这里的,那么从入口处开始,就应该存在脚印才对。但是一路上他们观察过,除了青鸾飞入树林留下的痕迹外,只有凶兽和灵兽的脚印,并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

    “梅若楠一组人是从树林区的岔路过来的,也就是说,在我们之前,没有人进入这片无人区。那么这脚印又是为何?这条路和树林区与湖泊区都不想通,处于那两个区的人,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除非……”

    “除非,有人早早就存在于无人区之中。说不定,是试炼峰中的常驻客。”司青接过话,说。

    凤幽月眸光一厉,点了点头,“不错,这无人区,并非无人。”

    既然有人,那么又会是谁呢?

    是七星学院的人吗?

    还是另有他人?

    几人面面相觑,只觉得一头雾水。

    “不过就算有人在这里,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吧?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万俟尧十分乐观的说。

    凤幽月神色肃穆的摇了摇头,“如果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何这周围没有发现七星旗?是七星弟子们没打算放在这里,还是其他原因?”

    若是前者,那还好说。

    但若是后者,那会是什么原因让弟子们没有在这里放旗呢?

    是他们不想放,还是不能放?

    又或者是,已经放了,却被人拿走了?

    “大家在四周找一找,看看大树上有没有青鸾留下的划痕。”凤幽月眸光闪了闪,冷声道。

    若是有划痕,说明七星弟子们的确来过此地。而这里又出现了这么多脚印,那就很有可能是出现了某些事故,导致弟子和旗都不见了。

    大家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心中都是一惊,连忙动手找了起来。

    很快的,不远处的司云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们快来!看这里!”

    凤幽月几人快步跑了过去,司云连忙伸出手,拦住几人想要继续向前的脚步。

    “你们别动,快看地上。”她说。

    顺着司云的目光,大家向地面看去。只见在一棵大树旁,地面上的脚印错乱复杂,并且出现了一些深深的划痕。

    看着这些划痕,凤幽月眸光一凛。这些痕迹,她太熟悉了!

    这是打斗时留下的痕迹!

    心中一沉,凤幽月顺着这些痕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脚印、打斗的痕迹、砸痕、以及长长的一道拖线……

    “这是……”司青目光晃了晃,心中冒出一个猜测。

    凤幽月蹲下身,在拖痕四周翻了翻,眸光转冷,“有人在这里进行了一番打斗,然后,人多的一方战胜了人少的一方。并且,将他拖走了。”

    大家心中猛地一沉,浓浓的不安浮上心头。

    “被拖走的……会是谁?”万俟尧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脸色不太好。

    凤幽月对着那拖痕看了半晌,声音又冷了几分,“成年男子,体重在一百四十斤左右。身材中等,身上有伤。而且……”她顿了一下,单膝跪在地上,将脸贴在地面,仔细的盯着那拖痕观察了片刻。

    “这个人,应该是七星学院的弟子。”

    “怎么确定的?”凤幽扬问。

    “你们看这里。”凤幽月指了指拖痕中心的地方,“这里有一处凹陷。”

    说着,她做了一个向后仰的姿势,“按照这个拖痕的深度和形状,这个男子应该是背部着地,被人拖走的。我们穿衣服时,为了舒服,后背一般不会带装饰物。不然容易在躺下时咯到身体。那么这处凹陷是从哪来的呢?”

    大家皱眉沉思,忽然,司青眼睛一亮,“是腰带!”

    “不错,就是腰带。”凤幽月点了点头,“这人的腰带后面,应该有一处硬物或者硬结。我之前观察过七星弟子们的服饰,他们腰间系的腰带,前面和后面,各镶嵌着一颗七角星。”

    “也就是说,这个凹陷,很有可能是七角星留下的痕迹!”

    凤幽月的话,让大家的心直直坠入谷底。

    七星弟子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掳走了,一般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想必对方,定是手段毒辣之辈。

    “可是……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万一猜错了呢?”万俟尧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挣扎道。

    凤幽月没有说话,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径直走到那棵大树下。抬头,向上望去。

    “我们没猜错。”她指了指大树上方,在那里有一处大家都很眼熟的划痕,“看到了吧?青鸾留下的刮痕。”

    青鸾在这里留下了刮痕,说明那名七星弟子原本是藏在这棵树上的。但是,如今人影全无,地上有布满了打斗痕迹和拖痕,这样的局面,让人无法不心慌。

    万俟尧没了声音,最后一丝希望,‘啪’的一下化为了泡沫。

    树林里静悄悄的,只有风声和树枝摩擦的声音。大家的心里都渗着一股冷风,从头凉到脚。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半晌后,凤幽扬开了口。

    该怎么办?

    他们已经知道了七星弟子被掳走的事实,如今,是该去救,还是不予理会?

    若是救,对方的实力不明,以他们几个的修为,还不知是生是死。

    若是不救……

    几人抬起头,神色莫名的看着彼此,最后,齐齐将目光落在了凤幽月身上。

    “都看我做什么?”凤幽月挑了挑眉。

    “组长,你决定吧。我们听你的。”司青说。

    其他几人点点头,用眼神表示赞同。

    凤幽月看着几人,片刻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事我们若是不知道还好,现在既然知道了,不救说不过去。但,若是救了,先不说能不能成功,耽误考核时间是肯定的。你们真的愿意吗?”

    司青几人顿了一下,然后齐齐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手中的七星旗已经很多了,就算得不了第一,至少不会是后五名。虽然不认识那名七星弟子,但到底怎么说也是一条性命。而且,以后若是进了学院,那就是同门师兄。为了考核成绩,对同门师兄不管不顾,这和亲手杀了他有什么区别?”司青声音朗朗,神色肃穆。

    司云举双手赞同哥哥的话,“说起来,那师兄也是为了让我们顺利考核,才被人抓的。我们不能弃之不顾。”

    凤幽月笑了笑,又看向万俟尧。

    “你别看我,我从来都没说过不救他。”万俟尧连忙解释道,“不过既然要救,就要好好做个安排。万一对方是实力高强的狂暴之徒,我们就算打不过,也要跑得了啊。”

    凤幽扬对他的话非常赞同,“你这次总算说了几句人话。”

    万俟尧无语的瞪了瞪眼,狠狠的磨了磨牙。

    凤幽月看着几人,欣慰的点了点头,“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我们就试一试!”

    ……

    想要救人,首先就要找到那名弟子究竟被抓到了什么地方。

    对于追踪这个技能,凤幽月说第二,是没人敢认第一的。

    两刻钟后,在她的带领下,一行五人悄无声息的钻进了一处茂密的草丛之中。

    万俟尧小心翼翼的在草丛中扒开一道缝隙,眯着眼睛向外看去。

    此地是一处高山的半山腰,在草丛的不远处,是一条清澈的湖泊。在湖泊的另一侧,坐落着几个大小不一的山洞。

    “你确定人在山洞里吗?”凤幽扬低声问。

    “确定。”凤幽月点点头,“拖痕从树林中延伸到这附近,在这周围,只有这里可以住人。你们看到湖边的地面了吗?那里有烧焦的痕迹。有人在这里生过火。”

    “说不定是过路人点的火呢?”万俟尧问。

    “不会。”凤幽月摇摇头,十分肯定道,“那样的颜色,只有日复一日的烧火才能做到。这附近住着人,而且住了至少一个月。”

    说着,她的声音忽然顿了一下,目光一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有人来了!”

    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从远处响起。从声音听来,至少有七八个人。

    凤幽月躲在草丛里,透过缝隙,远远的看到在山洞的另一侧,有七个身着布衣的男子扛着两只野猪,大步流星的向洞内走去。

    他们一边走一边说话,声音很大,聊天的内容中偶尔夹杂着一些不入耳的荤话。

    凤幽月眯着眼,盯着几人的背影,仔细的观察。

    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一些江湖草莽,并非世家子弟。再看那几人走路的动作,脚步轻、缓、快,修为应该不低。

    “他们会是什么人?为何会住在这里?”万俟尧自言自语。

    凤幽月眸光一晃,冷声道,“他们是佣兵,而且是临海地区的佣兵。”

    几人一怔,问“怎么看出来的?”

    “我认识佣兵团的朋友,那几人身上的气息和我的朋友非常相似。他们身上都带着铁血杀伐之气,同时又带着江湖匪气。这样的人,除了佣兵,我想不到别的身份。”凤幽月解释说。

    “那你是怎么看出是临海地区的佣兵的?”万俟尧又问。

    “因为那两只野猪。”凤幽月眯起眼睛,“野猪肚子上的剖腹手法,不像是杀猪,倒像是杀鱼。这几人应该在海边生活了很久,并且,常年与海物为伴。综合以上特点,我若猜的不错,他们应该是临海地区的佣兵或者海盗。司青,万俟尧,你们两人身处一等国,消息灵通的很。仔细想一想最近几个月,有没有出现过被官府通缉的佣兵团或者海盗团,闯了祸落跑的也算在内。”

    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躲在这深山老林里。要么是得罪了人,要么是被官府通缉了。

    司青和万俟尧皱着眉头,努力的回想着最近几个人听到的信息。忽然,万俟尧眼睛一亮。

    “我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么个事儿!两个月前,东幽域的林溪国蓝家二公子在出海时被人杀了,据说是海盗团干的!蓝家家主得知噩耗后,勃然大怒,在佣兵榜上花了大价钱,要将那群海盗碎尸万段。当时这件事很震动,被人议论了好久。”

    司青一听,也想起来了,“这件事我也听说过。据说蓝家家主在佣兵榜悬赏两百万金晶币,要和那个海盗团死扛到底。”

    这就是了!

    全都对上了!

    凤幽月勾了勾唇,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海盗团……”

    “真是没想到,东幽域的海盗团竟然被蓝家家主逼到了北幽域来……”万俟尧有些唏嘘,不过眉头紧接着皱了起来,“组长,东幽域的海盗团,应该很厉害吧。以我们的修为……”

    “他们受了伤。”凤幽月淡淡的说,“刚才我看了一眼,那几人身上都带着伤。想来逃亡的一路,也不太好过。这件事,我们不能硬拼,只能智取。先把人救下来,至于如何解决海盗团,那是学院的事。”

    司青几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接下来,便是如何靠近山洞,以及如何确定那名七星弟子还活着。

    在进入试炼峰之前,所有新生的契约空间都被下了禁制。任何契约兽都不得使用。

    但,凤幽月的身上有个意外。

    小火和她并无契约。

    微弱的红光一闪,小火从空间中跑了出来。它‘吱吱’的叫了两声,蹭到凤幽月的肩膀上,亲昵的晃了晃大尾巴。

    “好了好啦,知道你想我。先办正事,一会儿再玩。”凤幽月笑道。

    司青四人看着小火有些发愣,不是说契约兽拿不出来吗?

    “等等,组长!学院规定不许使用灵兽做辅助!否则成绩作废!”万俟尧连忙说。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一句话简介;

    他、m国太子爷,军区最年轻少将,权势滔天手段狠辣、其阴孑的手法让人闻风丧胆,人称行走的阎王爷。

    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

    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阳台一夜风流。

    她怒;“你这是强奸,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

    他轻点烟灰,嘲讽道;“警察局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

    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一夜风流。

    第三日,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称她一声陆夫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