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梅若楠,你想打架?!
    悬崖之上,郁晨几人跪座在悬崖边,目光呆滞。在他们的身后,梅若楠、万俟

    尧和龙源脸色凝重,眼中流露出担忧。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原本只是一场考核而已,却将性命交待在这里。

    “接下来怎么办?”万俟尧刚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变得无比嘶哑。

    龙源摇了摇头,比起其他几人,他的心情更平稳一些。毕竟他不认识凤幽月和

    司云,对乔思宁这个组员也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梅若楠没有说话,她紧紧抿着唇,浓郁的寒气源源不断的向外散发。

    她沉默了片刻,冷声道,“你们想蹲在这里到死吗?”

    郁晨几人身子一震,神色又沉重了几分。

    忽然,跪在地上的凤幽扬猛的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幽扬哥,你做什么?!”凤渊连忙起身,追上他。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去崖底看看!”凤幽扬脚步一顿,垂在身侧的双拳握

    得发白,艰难道,“就算带不回活的,我也要给家主把尸体带回去!”

    说完,他抬脚就走。凤渊心中一酸,狠狠抹了一把眼泪,紧追他而去。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郁晨忽然喊出声来。

    “回来!都回来!”说着,他的五官一阵扭曲,紧接着,屁股一撅,把脑袋向悬

    崖下伸了过去。

    正转身看他的凤幽扬和凤渊见此,还以为他不想活了,脸色一变,几个箭步冲

    了过来。

    “你干什么!就算幽月死了,你也不能寻死觅活啊!”凤幽扬一把拉住他的腰

    带,拽住就向后拖。

    郁晨一个不察,被拖走了好几米远。他连忙分离挣扎,急吼吼道,“快放我下

    来!崖底有声音!”

    凤幽扬一怔,郁晨趁着这个空档,泥鳅一样从他的手里钻出来,又将脑袋伸向

    了悬崖。

    其他人也纷纷趴在了悬崖边,屏住呼吸,努力倾听。

    “郁……晨……凤……幽……扬……”缥缈微弱的声音,顺着微风,隐隐传入众人耳际。

    郁晨的眼中爆发出一阵惊喜之色,浑身激动的发抖,“是、是幽月……凤幽扬,

    你听到了吗!”

    凤幽扬用力点点头,伸手狠狠抹了一把脸,“我就知道,这丑丫头福大命大!”

    一直在侧耳倾听的司青此时心中更急了,凤幽月活着,是不是司云也活下来了?

    他用力的抠住悬崖边的石头,使出浑身力气,放声大喊,“凤姑娘!司云可好?!”

    浑厚嘹亮的喊声在山谷中激荡徘徊,一圈一圈漾开。

    不一会儿,悬崖下又传来了凤幽月的声音。

    “司云很好!等着,我想办法上去!”

    顿时,司青好似瘪了气的皮球,整个人瘫在了地上。他愣愣的看着悬崖,脸上

    一阵哭一阵笑,激动的不能自已。

    “太好了!都活着!”郁晨激动的用拳头猛地锤向地面,来发泄自己心中的兴

    奋。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起身走到梅若楠面前。

    “组长,我能不能在这里等一等?等幽月平安上来后,我再去追你们如何?”他

    紧张的问。

    梅若楠眸光微微晃了一下,冰冷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好似冰刺一般,扎的郁

    晨浑身不自在。

    “谁说我要走?”女子忽然开口,声音好似冻住的冰碴子,让人浑身一个激灵。

    郁晨抖了一下,然后愣愣的看着梅若楠,喃喃道,“幽月要好久才能爬上来,

    组长,这会不会耽误全员进度……不如我留下,你们先离开……”

    “不用。”梅若楠的声音又冷了几分,直接将对方冻成了冰溜子。

    她眯着眼,眸光晦暗的看了郁晨一眼。然后径自走到一旁,靠在一块大石上,

    闭目养神。

    郁晨被冻得心肝发颤,一头雾水的望着那闭目不语的红衣女子,定定的看了许久。

    然后,他咧开嘴,笑了。

    这梅姑娘,也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嘛!

    ……

    此时,在悬崖下,凤幽月抱着已经昏迷的司云,艰难的在峭壁上凿洞。

    此处应该是悬崖的半腰,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周围都是光秃秃的石壁,别说

    歪脖树,连个凸起的石头也没有。

    凤幽月将冰柱戳进峭壁里,呆了一会儿,发现昏迷的司云似乎无法抵御冰玄力

    的寒冷,脸已经冻得发白。

    这四周没有落脚点,唯一的办法,就是凿出一个落脚点来。

    凤幽月一向是个实战派,说干就干,不就是凿个洞嘛!想她堂堂三属性大玄

    师,难道还会被难住不成!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一名红衣少女双腿叉开,骑在巨大的冰柱上。在

    她的身后,一个昏迷的少女被绑在她的腰间。红衣少女手中拿着几颗黑乎乎的珠

    子,对准了一处地方,猛地一挥手!

    轰——砰砰砰——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巨响,一浪接着一浪,震得四周的空气都跟着发颤。

    无数灰尘飞起,石屑乱飞。

    “我靠!”凤幽月不小心吸进去一鼻子灰,连忙打开了防御罩,“这高级光雷丹

    的威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她嘟囔了一句,这时,昏迷中的司云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悠悠转醒。

    刚睁开眼,就听到了凤幽月的这句话。

    司云眨眨眼,抬头看向不远处峭壁上炸开的大洞:……凤姑娘,你到底是打哪儿

    来的啊……

    “醒了?”凤幽月发现司云醒了,艰难的扭过头,看了她一眼。

    司云小脸一红,诺诺的‘嗯’了一声,扭头看了看四周,惊悚的发现了自己的处境。

    “我、我我们这是在……”她的声音颤抖了起来,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头

    顶,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峭壁。而自己,则坐在一根巨大的冰柱上,身子稍微动一

    下,就有可能摔得粉身碎骨。

    “淡定,小意思。”凤幽月看起来十分悠闲,反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坏笑,

    “比起乔思宁,我们的处境好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乔思宁?

    司云一愣,这才发现身边竟然只有凤幽月。

    乔思宁呢?

    难道……

    她的眼睛缓缓睁大,眸光狠狠一震,“乔小姐她……”

    “死了。”凤幽月语气冷淡,几近冷血。

    司云的身子猛然一震,表情一时间僵住了,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按理说,乔思宁让她差点丧命,她是该恨她的。但……

    “我能救,但是那样的人,不值得我救。”凤幽月又开了口,将和司云绑在一起

    的绳子解开。

    司云张了张嘴,喉咙里好像堵了一团,说不出话来。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狠了?”凤幽月从冰柱上站了起来,同时将她拉起。

    司云没有说话,默默的跟在她身旁。

    凤幽月斜睨了她一眼,伸手指着不远处的那个炸开的大洞,“跟着我,到那边

    去。”说完,身形一闪,好似一道闪电,在空中一闪而过。

    砰砰砰!

    连续三声巨响,三根冰柱排成排被插入峭壁之中。凤幽月借着冰柱为着陆点,

    瞬间冲进了大洞里。

    她站稳身形,转过身,看向司云。

    司云深吸了一口气,紧张的攥了攥拳头,身形一动,几个呼吸间,落到了凤幽

    月身边。

    她勾起唇,腼腆的笑了一下,看着红衣少女的眼神中带着光彩。

    凤幽月淡淡瞥了她一眼,扭过头,一屁股坐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

    “司云,你可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

    司云眸光一晃,轻轻点了点头。

    “我曾经有个朋友,性子和你很像。她从小就立志要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医生?”司云满脸问号。

    “哦,就是你们所说的郎中,大夫。”凤幽月解释了一句,又继续道,“她是个

    孤儿,从小受尽欺辱,却因为性格太软,无法反抗。后来她十二岁那年,被亲生父

    亲找到,才接回了家。”

    “那后来呢?”司云问。

    “后来,她如愿以偿做了一名大夫。不过,并不是普通大夫,而是一名军医。

    她任职于国家最机密的军队,医治的是最精锐的人才。和她一起任职的,还有她的

    发小,一个比她小两个月的妹妹。”

    在九幽大陆,女人是可以做官的。所以司云只以为凤幽月说的是万澜国的事

    情,也因此,对这个和她性格相似的女子的故事颇感兴趣。

    “她跟你一样,有着一颗敏感脆弱却善良的心。虽然是个大夫,却不敢杀生。

    她曾经戏言,她的手只救人,不杀人。可是司云,你知道她最后怎么样了吗?”

    司云摇了摇头,眼中带着期待。

    “她死了。”凤幽月淡淡的说,眼底深处忽然流露出一抹悲戚之色,“死在了她

    那个比她小两个月的妹妹手里。”

    “啊!”司云一声惊呼,不敢置信的捂住嘴。

    “很不可思议吧?”凤幽月勾起唇,嘲讽的笑了一声,“她待那个女人如亲妹

    妹,却没想到,最后死在了她手里。那时,我们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可恶的女人已经

    被他国收买,成了奸细。在一次外出行动中,她们两个军医也跟了去。待大家离开

    军营后,那个死女人想要动手将我方的消息和位置传给他国的探子。没想到,却被

    我那个朋友发现了。”

    司云身子一震,连忙问,“那后来呢?”

    “后来,那死女人想要杀她。却不曾想我方军队回来的太快,她根本没有时间

    下手。心急之下,便给了我那朋友几刀,带着她逃离了军营。之后,她的事情被军

    方发现了,开始对她实行抓捕。同时,我那朋友的父亲也收到了消息,也出动了人

    马,进行搜查。”

    “她们两人一共消失了三天,在这三天中,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等军

    方的人找到她时,那死女人逃了,我朋友死了。后来,在一番搜查之下,那个女人

    终于被抓住了。直到临死前,她说出了那三天发生的事情。”

    说到这儿,凤幽月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带着隐隐的颤抖和压抑,“在那三

    天,那女人真的对我朋友下了杀手。可是她没料到,我那朋友身上藏着一只麻醉

    针。那麻醉针是她自己亲自研制的,只要碰上一丁点,就会浑身无力。那死女人中

    了招,身体不能动弹,她看着我那朋友拿出刀,对着她的胸口刺了下去。她说,当

    时她都绝望了。”

    “只是没想到,在刺进胸口的最后一瞬,我朋友停住了。她没办法狠下心杀了

    待如亲妹的女人,最后选择了独自离开。可是……刚走没多久,遇到了他国的探子。

    同时,那个死女人被同伙发现,救了出来。”

    “他们几个人将我那朋友围住,不仅杀了她,还对她进行了凌辱。从头到尾,

    那个女人一直冷漠的看着,任凭那个视她如亲妹妹的人歇斯底里的哀嚎求救,却都

    无动于衷!”

    凤幽月紧了紧拳头,脸色变得阴森可怕。

    司云不可置信的抓住衣角,连连摇头,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怎么会这样……”

    凤幽月抬起头,淡淡看着她,继续说,“在我朋友死后,她的生父因为受不了

    再一次痛失爱女的刺激,病倒了。在第二年她的忌日的那天,他吊死在自己家中。”

    司云‘噗通’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脸色雪白。

    “司云,今日若是乔思宁不死,你哥哥的结局,说不定会和我朋友的父亲一

    样。你现在还觉得,我残忍吗?”

    司云眸光狠狠一缩,原本的世界顷刻间分崩离析。

    凤幽月缓缓从地上站起身,背脊挺得笔直,眉宇间带着冷厉和傲然,“你的善

    良,要给值得的人。胡乱善良,那叫愚蠢!”

    司云的身子一震,猛然抬起头,一动不动的盯着俯视她的红衣少女。

    凌厉的凤眸和茫然的杏眼四目相对,渐渐的,杏眼中透出一抹光亮。

    司云握了握拳,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一脸羞红的看着凤幽月,忽然深深的鞠了一躬,闭口不语。

    凤幽月见此,柳眉玩味的跳了一下,笑了。

    “孺子可教。”

    ……

    一个时辰后,悬崖上的郁晨几人,已经快要等成了石雕。

    “我饿了。”万俟尧揉了揉肚子,‘咕噜咕噜’的声音在空荡的悬崖上甚是响亮。

    “我也有点。”龙源点点头,叹了一口气。

    郁晨动了动发麻的腿,换了个姿势躺在地上,“也不知道幽月怎么样了。”

    “之前不还地动山摇的吗?怎么这会子没动静了?”凤幽扬皱了皱眉,忽然,眼

    梢一吊,“不会又掉下去了吧!”

    “凤幽扬,你嘴巴里能不能说我点好的?”这时,清亮的女声从悬崖边传来,声

    音中隐隐含笑。

    大家齐齐一怔,随后,迅速起身向那边冲去。

    悬崖边,凤幽月和司云两人,一身尘土,笑意盈盈的站在那里。

    “幽月!”郁晨好似一个小炮弹,嗖一下冲到少女面前,一把将她抱住,哭的稀

    里哗啦,“你真的没死!”

    凤幽月被勒的翻了一个白眼,吃力的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胖子,你要是再

    用力,我就真要死了。”

    “啊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郁晨连忙松开手,连呸三声,瞪了少女一眼。

    凤幽月摸了摸鼻子,目光微移,含笑看向眼圈发红的凤渊和一脸僵硬的凤幽扬。

    “我没事,放心吧!”

    凤渊用力点了点头。凤幽扬却是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旁,“谁关心你了!自

    作多情!”

    凤幽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臭美精,就该拖出去砍了!

    另一边,司青见到司云,激动的不能自已。他紧紧的抱住失而复得的妹妹,堂

    堂七尺男儿哭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司云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想起了凤幽月之前给她讲的故事。若是她死了,哥哥

    一定会和那个父亲一样伤心。

    想到那种情况,司云心中一酸,反手抱住司青,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哥哥,我没事,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凤幽月安慰了郁晨三人几句,抬起头,一眼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梅若楠。

    她勾了勾唇,推开郁晨,抬步走了过去。

    “胳膊怎么样了?”她看了看梅若楠的手臂,笑着问。

    梅若楠眸光微冷,“无碍。”

    “之前,多谢你了。”凤幽月又笑。

    梅若楠将脸扭到一旁,冷声道,“举手之劳。”

    凤幽月好笑的摸了摸鼻子,从空间中拿出一瓶丹药递给她,“拿着,这是疗伤

    药,外伤和骨拉伤都管用。”

    梅若楠定定的看着那瓶丹药,片刻后,抬起头,目光复杂的看着红衣少女。

    “你究竟是谁?”

    凤幽月被她的问题问蒙了,不由得问,“别告诉我你失忆了。”

    梅若楠脸色一沉,俏脸寒霜密布,声音又冷了几分,“一个三等国的世家弟

    子,怎会有灵元丹?”

    凤幽月更是一脸懵逼,她揪了揪头发,伸手摆了摆,“你等等!我有点没搞明

    白,灵元丹怎么了?它不是三级丹药吗?我虽然是三等国出来的,但是有三级丹药

    并不奇怪吧?喂喂喂,你是不是看不起本姑娘是从乡下来的?”说着,她柳眉一

    竖,卷起袖子掐着腰,一旦梅若楠说一句‘是’,她便准备动手单挑。

    梅若楠:……她怎么觉得两人的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