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幽月掉落,男人心急
    此处的峭壁,壁面非常光滑,上宽下窄,没有任何着力点。

    凤幽月仔细观察了一下,用冰锥刺入峭壁爬上去的办法并不适用于这里。

    她叹了口气,看来,只能靠梅若楠的。

    “梅小姐,这一处峭壁险峻,没有办法着力。如今只能靠你了。”凤幽月高声向上喊。

    少女清冷的声音在悬崖下回荡,传到了梅若楠的耳中。梅若楠寒俏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抠着悬崖边的双手更紧了几分。

    在她的身下,悬着九个人的重量。这悬崖四周没有可以抱着的东西,她需要凭借双手的力量,将这九个人都提上去。

    梅若楠红唇紧紧抿着,脑子里不断思索着解决办法。

    就在这时,抱着她小腿的万俟尧轻轻的捅了捅她,梅若楠向下一看,发现对方的口中咬着一把匕首。

    “梅姑娘,这是幽月给你的。”在万俟尧身下的司青解释道,“她说这匕首削铁如泥,你将它刺入平地上,可以起到借力作用。”

    万俟尧也点点头,扬着下巴,示意梅若楠将匕首接过去。

    梅若楠看着那匕首,通体乌黑发凉,闪烁着幽幽寒光。这应该是一把四阶灵器。

    “大家抱紧,不要乱动。”她冷冷的说了一声。

    下面的九个人纷纷噤声,紧紧抱住上一个人的腿或者脚踝。

    梅若楠抬起头,冰冷的视线望着悬崖边,一时间没有动作。

    第一步,是最吃力的。如今,她的双手抠在悬崖边,用来支撑九个人的力量,已经是强弩之末。若是这时忽然空出一只手去接匕首,不知情况会如何。

    若是一个没稳住,搞不好大家都要摔得细碎。

    梅若楠的唇角紧抿下垂,微冷的眉眼间染着凝重。她试探性的松开右手,顿时,左手的重量瞬间增大,胳膊和肩膀好似要撕裂一般,疼痛难忍。

    大家随着她的动作,心缓缓提了起来。

    梅若楠适应了一下,确定左手还有力气维持,忽然迅速伸出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抓过万俟尧嘴里的匕首,猛地一个用力,直直插入悬崖边的平地上!

    哗啦——!

    匕首刺入地面,溅起碎石一片,从悬崖边掉落下来,砸的众人一阵心惊。

    梅若楠紧紧的握着那把匕首,手臂开始发力,将自己的身子向上拽。

    在她的身下,九个人明显的感觉到了晃动。特别是吊在最后面的凤幽月几人,更是晃得厉害。

    “我要上去了。”梅若楠冷清的声音传了下来。

    大家齐齐应了一声,屏住呼吸。

    梅若楠一点一点用力,以匕首为支撑点,向悬崖上一点点移动。身下,九个人紧紧相连,跟着她慢慢上移。

    这时,梅若楠的声音又传了下来。

    “还有匕首吗?”

    “匕首?”万俟尧一怔,连忙向下看去,“幽月姑娘,匕首!梅姑娘要匕首!”

    “好!要多少有多少!”凤幽月笑了一声,她别的没有,就是兵器特别多。‘’

    她又从空间里拿了一把匕首,大家一个接一个传了上去,最后传到梅若楠的手中。

    梅若楠用左手迅速接过匕首,‘镪’的一声,将它深深刺入悬崖边的平地之上。然后,左手握紧,猛然一个用力!

    所有人只觉得一晃,一震,身形迅速向上移了几寸!

    待梅若楠的身形稳下来后,大家齐齐松了一口气。这一切看似简单,但想要成功做到,其实非常难。

    “梅姑娘,你感觉怎么样?”万俟尧问。

    梅若楠没有回话,其实,她的手现在已经开始发抖了。特别是肩膀处,撕裂般的疼痛愈发明显。九个人的重量,真不是开玩笑的。

    “没事。”片刻后,她冷冷回答。

    然后,右手再次用力,猛地拔出匕首,身子一窜,又向前插了几分。

    顿时,所有人的身子一晃,又开始以缓慢的速度向上移动。

    就这样,在梅若楠移一寸插一刀的慢动作下,她的脑袋和胸部终于从地平面上露了出来。

    而这时,她的双臂已经抖得厉害。

    被吊在下面的九人,也十分不好过。特别是排在第二的万俟尧和第三的司青,下面坠着好几个人的重量,此时手都已经接近麻木。

    “梅、梅姑娘,要不歇会吧?”万俟尧艰难的喘了一口粗气,额头的汗水顺着眼角滑落。

    梅若楠此时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她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在双臂之上。

    她憋足了力量,左手将匕首拔出,身子猛然一窜,又向上窜了一大步!

    大家的身子用力一晃,然后向上移了好大一段距离。

    凤幽月被挂在下面,晃晃悠悠了半天,抬头问,“怎么样了?”

    梅若楠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万俟尧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下来,“幽月姑娘,梅姑娘的手臂好像脱臼了。”

    凤幽月心中猛然一沉,果然!梅若楠能挺到这时候才脱臼,已经很出乎她的意料了。

    其他人也是脸色一变,都凝重了起来。

    “脱臼了?!”乔思宁忽然尖叫一声,“怎么偏偏这时候脱臼?!”

    “你给我闭嘴!”一直懒得搭理她的凤幽月冷喝一声,“再吵吵信不信老娘把你踹下去?!”

    乔思宁的叫声戛然而止,脸上带着愤然之色,可拉着凤幽月脚踝的双手却又用力了几分。

    “这样下去不行。”凤幽月沉思片刻,凌厉的水眸环顾四周,忽然,眼睛一亮。

    “万俟尧,你告诉梅若楠,让她先歇一歇。我有办法了。”

    说着,她从空间中拿出一根玄铁锁链。在锁链的最前端,挂着一个锋利的鹰爪。

    乔思宁一见这东西,又开始嚷嚷起来,“凤幽月,你有这东西怎么不早说?!”

    凤幽月皱了皱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即便我早拿出来,你告诉我,哪里能用?”

    乔思宁一噎,这四周的峭壁全是平滑之面,连个土坑都没有,更别提着力点了。这鹰爪锁链再好用,没有力量支撑,也是白费。

    “梅若楠,你听着!”凤幽月不再理会她,高声喊道,“一会儿我将鹰爪凿入峭壁,在下方支撑大家,帮你减轻一些负重。你再加把劲,争取一口气爬上去。”

    梅若楠听了这话,不由得皱了皱眉。那峭壁光滑如镜,她怎么把鹰爪凿进去?

    不仅是她,其他人也满心疑问。

    凤幽月将鹰爪叼在嘴里,凌厉的目光看向上方的峭壁。忽然,手腕一翻,冰蓝色玄力破空而出!

    磅礴的冰属性玄力,瞬间从她周身爆发。大家只觉得周围的温度猛然变冷,待缓过神来时,在众人面前,一根粗壮无比的菱形冰柱已经深深的凿进了峭壁之中!

    凤幽月满意的勾了勾唇,拿过鹰爪猛然一甩,直冲冰柱而去!

    冰柱似乎感应到了鹰爪的到来,自动豁开一道口子,将鹰爪的钩子牢牢的固定住。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行如流水。

    大家保持着目瞪口呆的状态,看着峭壁上那根硕大的冰柱,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凤幽月没有时间理会大家,她用力拉了拉鹰爪,确定已经稳定后,将鹰爪的锁链绑在了自己的腰上。

    “大家抓稳了,我要把你们托上去。”她冷声道。

    大家迅速清醒过来,一脸惊骇的看着凤幽月,不知她所谓的‘托上去’是什么鬼。

    凤幽月没有解释太多,她将锁链在自己的腰间缠了几圈,然后,左手紧紧抓住铁链,右手一翻,一把搂住她上方的凤渊的腰,然后腰肢一个用力,往上一托——

    在凤渊上面的几个人,瞬间觉得身下的重量轻了不少。

    梅若楠也明显感觉到了轻松,她不再磨蹭,没有脱臼的右手又是一抬一凿,身子借力向上一窜!

    上半身已经完全从悬崖边露出去了!

    她迅速将上半身扑在地面上,同时匕首又向前移了几寸。

    “凤幽月,好了!”

    悬崖下,凤幽月听了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力气小了几分。

    比起梅若楠,她的处境也十分不好过。这里是悬空的,她的身下又挂着乔思宁和司云。只有两只手和腰可以用力。她只能借着鹰爪当支撑点,来拖住凤渊几个大男人。

    悬空托人,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梅若楠歇了一会儿,又继续向前挪了几分。渐渐的,抱着她小腿的万俟尧终于摸到了悬崖边。

    他学着梅若楠的方法,将两把匕首刺入平地,然后借着凤幽月的托力,小心翼翼的向上移动。

    两刻钟后,梅若楠终于安全落到了地面上。而万俟尧的大半个身子,也露了出来。

    “你等着。”梅若楠冷冷交代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拿出自己的长剑,一个用力,深深插入地面。

    她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根锁链,一头绑在长剑上,一头缠着自己的腰上,然后,十分粗暴的将脱臼的左臂一拧——

    只听‘咔擦’一声,手臂接上了。

    万俟尧听得脑皮一麻,再抬头时,就看见梅若楠向自己走了过来。

    她伸出双臂,抓住他的肩膀,用力向上拖。

    在悬崖下,凤幽月继续发力,将几人向上托。

    两个红衣女子,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一个拖,一个托,硬是将一大串大男人给拉了上去。

    待万俟尧安全到达地面后,也学着梅若楠,将武器插入地面,弄了个绳子绑在腰间。

    有了他的帮忙,拖人的速度快了不少。又过了一刻钟,副组长龙源和凤幽扬平安落地。

    而这时,距离大家掉下悬崖,已经过了将近半个时辰了。所有人的体力,都已经到了极限。手臂也都已经疼的接近麻木。

    凤幽月见龙源和凤幽扬已经上去了,心知自己不用再发力了,便扔下鹰爪,安稳的抱着凤渊的小腿,等待营救。

    她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身下,乔思宁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惨白。

    之前在大战黑蛇之时,乔思宁受了重伤。之后虽然有凤幽月的疗伤丹药,但是身体还是有些掏空。但,以她当时的身体强度,如今想要支撑到大家都被救上去,也是可以的。

    可坏就坏在,乔思宁服用了灵元丹。

    灵元丹这东西,虽然增长三倍修为并且没有副作用,但前提是服用者不能受重伤。重伤者一旦服用,短时间内修为的确会提高,但是很快的,副作用就会产生。

    玄力枯竭,体力掏空。

    乔思宁在悬崖上挂了将近半个时辰,如今,灵元丹的副作用出现了。

    她的身体开始无力,浑身的修为迅速枯竭,抓着凤幽月脚踝的双手,也开始发软。

    面对自己身体出现的异状,乔思宁满心惊骇。她低下头望着脚下的万丈深渊,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惊悚之色。

    挂在最后一个的司云只看见乔思宁忽然低下头,脸上的表情跟见了鬼一样,让人后背发凉。

    “乔姑娘,你怎么了……”司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没!我没怎么!”乔思宁好像被踩到了尾巴,立刻反驳,同时不忘瞪了司云一眼。

    司云被她吓的缩了缩脖子,不再多问。

    这时,凤幽月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低下头看向乔思宁。

    “乔思宁,你的身体是不是不舒服?”她冷声问。

    乔思宁脸色一变,抬头恶狠狠的瞪了少女一眼,尖声道,“我没有!要你管?!”

    凤幽月不悦的皱起了眉,这女人怎么回事?脑子有病吧?

    以为她爱管啊!

    就在这时,司青被成功的拉了上去。然后是郁晨,再然后是凤渊。

    几个人的速度非常快,但是,乔思宁体力衰竭的比他们更快。

    双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挂在她身下的司云,此时好似千斤坠一般,让她几乎抓不住凤幽月的脚。

    这样下去不行!

    她会被摔死的!

    长时间坠于深渊的恐惧,好似波纹一样,一圈圈扩大。玄力和体力的枯竭,让她的感官开始变得尖锐、敏感。

    在她的心中,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能掉下去!她要活着!

    可是,怎么样才能活着?

    如今她没有了力气,只有将司云这个累赘踹下去,她才能撑到最后!

    乔思宁的眼神,迅速变得阴森。苍白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显得格外渗人。

    她低下头,看着翘首以盼的司云,眼底的暗潮一圈一圈散开。

    感受到了异样的视线,司云疑惑的看向她,“乔——啊——!”

    话还未说完,乔思宁忽然发力,双脚在空中胡乱踢踹。

    司云吊了半个多时辰,本就没有了多少力气。如今乔思宁又对她玩命踢踹,顿时,双手一松,瞬间掉了下去!

    颤抖的双手从乔思宁的脚踝上脱落,司云尖叫着向下坠去,看向前者的双眸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这一切的发生,只在一个呼吸之间,大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司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小云——!”他大吼一声,身子一窜,就要跳下去。

    身后的万俟尧手疾眼快,一把将他扑倒在地。

    “滚开!我要去救小云!”司青跟疯了一样,额角青筋暴起。

    “冷静点!”万俟尧挨了一拳,揪着他的衣服大吼,“就算你跳下去,也救不了你妹妹!你冷静点!”

    而就在这时,刚刚爬上来的郁晨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幽月!你干什么幽月!你疯了?!”

    与此同时,乔思宁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划破长空,“啊——!”

    司青和万俟尧一怔,一股不安涌上心头,齐齐扑向悬崖边。

    只见悬崖之下,早已经没有凤幽月三人的身影!只有一条鹰爪锁链,空荡荡的在半空晃荡!

    郁晨和凤幽扬、凤渊呆愣的跪在悬崖边,脑海中回荡着刚才那一幕。

    就在刚刚,司云刚刚掉下去,凤幽月忽然松开凤渊,转身跟着落了下去。而挂在她身上的乔思宁,也跟着落入悬崖!

    这一切只在一瞬之间就发生了,所有人都傻住了。

    “幽、幽月……”郁晨的声音带着哭腔,“你快回来啊……”

    冷风在悬崖边吹过,将声音吹得很远,很远……

    ……

    与此同时,七星学院的某个房间中。

    啪啦——!

    一个茶盏,猛然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坐在不远处的几位长老身子齐齐一抖,脸唰的变得惨白。

    坐在太师椅上的紫袍男人沉着脸,眼中浮现出惊慌之色,长臂一伸,在空中撕开一道口子。

    “哎!等等!你别急着过去!”就在这时,宋星子忽然一把抓住他的衣服,伸手指向光幕,“你看!你快看!那丫头没事!”

    云陌脚步猛然一顿,墨眸犀利的看向光幕。

    只见光幕之中,红衣少女在深渊快速坠落,紧紧追上司云,一把将她抱住。

    然后,她挥出一道冰属性玄力。玄力在空中化为一根凌厉的冰柱,直直插入峭壁之中!

    凤幽月抱着司云,死死的抓住冰柱,身子一震,猛然停在了半空。

    “你看,我就说这丫头没事吧!”宋星子暗暗松了一口气,笑道。

    云陌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他定定的盯着光幕中的凤幽月,眼底的担忧几乎要拧成实质。

    而这时,处于深渊中的凤幽月,一手抱着司云,一手抱着冰柱。刚刚稳住身形,乔思宁的尖叫传入耳中。紧接着,鹅黄色身影从身旁坠落,直直向下掉去。

    凤幽月冷冷的看着乔思宁掉落的身影,勾起唇讥笑了一声。

    她不是不能救,但是,她不想。

    这样的人,活该摔死!

    ------题外话------

    凤幽月救司云是有原因的,别说她白莲花。

    再有,最近评论区有人说我抄袭连玦的《废材妃》,我有点生气。你说我抄袭,那好,把证据拿出来。我是情节抄袭了还是梗抄袭了?我是剧情发展走向抄袭了还是段落语句抄袭了?总不能因为女主都是废材,都是火属性,都是世家出身,你就说我抄袭吧?我的书都是自己一字一字写出来的,情节也都是自己一点点想出来的。现在你们就一句‘感觉像’就给我扣了抄袭的帽子,恕我不能认同。那些说我抄袭的,调色盘给你们,随便找。找出来一个相同的,我把自己脑袋拧下来给你们当夜壶!

    有些人的键盘侠当的不要太爽。这年头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随随便便一句话,毁的可是一个作者几十天几百天的呕心沥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