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荡漾的羊肉串
    ..,

    ,

    对于七星旗的数量问题,凤幽月几人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想不通,索性也就不想了。

    时间一晃而过,太阳缓缓升到了头顶上,中午到了。

    “我们手中现在有二百五十多面七星旗,数量应该够了吧?”万俟尧一屁股坐在石头上,觉得有些疲惫。

    “不够。”凤幽月摇摇头,红唇微抿,“不怕意外,就怕万一。不论如何,七星旗还是越多越好。大家先别休息了,加快速度,等到晚上再歇。”

    司青四人齐齐点头,喘了口气,继续前进。

    很快的,一行人来到了一处山涧。

    两侧高山环绕,山涧中一条清澈的小溪潺潺流淌,发出哗哗的悦耳水声。阳光明媚,洒在水面上,漾开一圈圈金色的波光,好不漂亮。

    “如此怡人的景色,竟然无人欣赏,实在是可惜!”司青叹了一句。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里是无人区,才能使这样的美景保持完好如初。”凤幽月摇了摇头,说。

    司青一怔,随即释然一笑。

    就在这时,一直跟在司青身后的司云忽然脚步一顿,站在了原地。

    “小云,怎么了?”司青扭过头,皱眉看着她。

    司云没有说话,她抬头仰望着身侧的高峰,面露疑惑。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她问。

    司青几人面面相觑,声音?什么声音?

    凤幽月看了司云一眼,眉心微皱,沉下心来,侧耳倾听。

    四周的风声、流水声、树叶晃动的声音,缓缓在耳际漾开。忽然,一丝嘶鸣声传入耳中。

    “声音好像是从上面传来的。”凤幽月挑了挑眉,睁开眼睛。

    司云眼睛一亮,因害羞而略显红润的小脸染上一抹色彩,“我也觉得是上面。”

    “怎的你们两个都听到了?我什么也没听到啊。”万俟尧一脸疑惑。

    不仅是他,司青和凤幽扬也什么也没有听见。

    凤幽月抬头仰望着身侧的山峰,很高,一眼望不到头。也不知这高峰上会有什么东西。

    “要不上去看看?”凤幽扬见她如此,提议道。

    凤幽月沉默片刻,轻轻摇了摇头。

    “现在不是探险的时候。等考核结束后再说吧。”

    其他几人也没有意见,抬脚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叫从上空激荡开来。声音不大,却清清楚楚的传入所有人耳中。

    凤幽月的脚步猛地顿住了。

    司云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忽然猛地一变,“哥哥,这是……乔小姐!”

    司青的脸也沉了沉,这个声音,他这辈子都忘不掉!

    乔思宁!

    凤幽月看着两兄妹的神色,心中一惊。郁晨、凤渊和乔思宁在一个队伍,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我要上去看看!”只是片刻功夫,她迅速做了决定。

    凤幽扬自然没意见,紧随少女的脚步。

    “你们几个,”凤幽月看了司青三人一眼,脸色微沉,“你们在这等我,或者先行一步也可。”

    万俟尧张了张嘴,纠结了一下,看向了司青。

    司云红唇微抿,也将期待的目光落在了哥哥身上。

    “凤姑娘,我们是一组,自然要同进同出。”司青声音清冷,俊雅的脸上没有太多笑意,一身清傲却格外温暖。

    凤幽月一怔,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我们的组长,难不成还要抛下我们吗?”万俟尧小声嘀咕了一句,将脸扭到一旁。

    司云偷偷掩住勾起的红唇,小脸微红,“凤姑娘,你就让我们跟着吧。”

    凤幽月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三人,心中有些动容。

    虽然他们只认识了不到两天,但有些温暖,似乎在心底默默流淌。

    少女的眸子弯了弯,眼中浮上暖暖的笑意。

    “好,一起上去!”

    ……

    此时,高峰之上,冷风阵阵。距离悬崖边不远处,风沙漫天,兵器声,打斗声不绝于耳。

    凤幽月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爬到了峰顶,当几人从石壁另一侧露出头时,均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

    一条通体乌黑、周身覆盖着坚硬鳞片的大蛇,此时正挺立着坚硬的蛇身,巨大的头颅在半空肆虐摇晃。

    它的身形极为庞大,那粗壮的腰身至少也要七八个人合抱才能勉强抱住。不过,最让人震惊的,并不是它的体型。而是那坚硬蛇腹处生长的东西!

    那是一双足!

    足的尺寸并不大,只有成年女子手掌大小,看起来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是,蛇生双足,意味着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它要化蛟了!

    “卧槽尼玛!这是个什么东西!”万俟尧狠狠抽了一口凉气,忍不住爆了粗口。

    其他几人也目瞪口呆,均被这外形恐怖的黑蛟吓傻了。

    这可是蛟啊!

    一条蛇能变成蛟,至少要是三阶巅峰灵兽或者四阶凶兽啊!

    那是什么实力啊!

    要知道,当初沙漠冥蛇也只是三阶凶兽,根本没有化蛟的资格啊!

    这太尼玛吓人了!

    七星学院难道不知道这试炼峰中拥有一条即将化蛟的蛇吗!

    就在凤幽月几人呆愣之际,那黑蛇忽然爆发出一震刺耳的嘶鸣。紧接着,巨大的头颅一个俯冲,猛地向面前的几人冲去。

    凤幽月心中一惊,迅速看了过去。那几人,正是郁晨一组!

    此时,梅若楠握着长剑,一脸寒霜,站在众人身前。她身上的红衣在气流涌动间猎猎作响,长发飞舞,犹如一尊冰神。

    在她的身侧,郁晨和那名副组长严阵以待,紧握手中的武器,一脸凝重。

    而在三人的身后,凤渊蹲在地上,他的怀中靠着的人正是乔思宁。此时,乔思宁的胸口在汩汩淌血,猩红的鲜血染湿了鹅黄色的衣衫,脸色分外苍白。

    “杀了它,给我杀了它……”乔思宁的嘴里一直翻来覆去的念叨着,听得凤渊连连皱眉。

    这时,黑蛇冲到了梅若楠三人面前。

    梅若楠一声娇喝,率先冲了过去。郁晨和副组长紧随她的步伐,杀气腾腾,玄力全开。

    黑蛇看着几人,铜铃一样的蛇眼中流露出一丝轻蔑和戏谑。粗壮的蛇尾‘唰’的一下扫了过来,带起一阵狂风。

    梅若楠身形迅速向后退去,同时,腰肢在空中灵巧一扭,两道玄力直冲蛇尾而去。

    轰——砰——!

    声音震耳欲聋,磅礴的玄力和蛇尾发出巨大的撞击,顿时,沙尘四起。

    郁晨和副组长受不了这样强大的冲击,身形瞬间向悬崖边上倒飞出去。

    凤渊见此,脸色猛然一变,扔下乔思宁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红色身影凭空出现,犹如一团火焰一般,冲向郁晨,将他稳稳接住。

    没有人救的副组长‘嗖’的一下从郁晨身边擦过,呈抛物线迅速飞向悬崖。

    他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凤幽月,绝望喊道,“救——我——啊!”

    凤幽月:……妈的,忘了一个!

    这时,凤渊已经冲了过来。他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长臂一捞,将一脸崩溃的副组长捞在了怀里。

    副组长:……虽然被救了,但是并没有感到安慰。

    当凤幽月将郁晨放在地上时,郁晨仍然有些云里雾里。明明是要掉下悬崖的,怎么一晃眼,幽月就来了?

    “胖子,到底怎么回事?”凤幽月拍了他一巴掌。

    郁晨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随即连忙道,“我们惹了那条黑蛇,它一路把我们追到了这儿。幽月,快帮帮梅姑娘!她快挺不住了!”

    此时,梅若楠独自一人对抗黑蛇,她虽然是玄王二阶,但是面对一只四阶灵兽,仍然很吃力。

    在黑蛇强横的攻势下,梅若楠的气息很快就乱了。

    就在这时,另一道红色身影如利箭一般飞了过来,浑身赤红色混沌火火浪翻腾,以极为强横的气势,迎了上去。

    梅若楠微微一怔,扭头看着一旁的凤幽月,眸光一晃。

    这时,一个白玉瓶扔到了自己的怀里。

    “拿着!你们几个吃了!这边有我和司青撑着!”凤幽月一声娇喝,同司青一起迎向黑蛇。

    梅若楠看了看那白玉瓶,将瓶塞打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钻入鼻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女子的美眸中闪过震惊之色,这是……灵元丹?

    灵元丹,是一种三级丹药。在一等国中,这样的级别并不高。但是灵元丹的贵重之处在于,它的丹方已经失传。

    书本上记载,灵元丹是一种迅速恢复玄力和精神力的丹药。除了此功效外,还可以迅速将服用者的修为提升三倍。最关键的是,没有任何副作用!

    其他的迅速提高修为的丹药,服用者在失去药效后,都会出现玄力透支等非常危险的副作用。但是,灵元丹没有!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灵元丹这样的三级丹药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存在。但是,在许多年以前,它的丹方已经失传了!

    即便是炼药公会或者是一些炼药世家,也找不到它的丹方!

    据传,只有极少数的几个至尊级炼药师,才知道如何炼制灵元丹。不过他们的行踪飘忽不定,根本没有人找得到。

    梅若楠还是几年前的一次清水国的拍卖会上,见到了一颗灵元丹。当时,那颗灵元丹被叫到了一百万紫金币的高价!而那个得到灵元丹的人,正是梅家家主!

    也正因此,梅若楠才有机会近距离观察灵元丹,并且将它的花纹和味道,牢牢记在了心里。

    本以为这辈子只能见到一次灵元丹了,只是她没有想到,今日,在试炼峰上,她竟然得到了整整一瓶!

    这可是整整一瓶啊!

    要是拿出去,所有人都是要疯的!

    梅若楠神色复杂的看向正在和黑蛇缠斗的凤幽月,眸光一晃,紧了紧手中的瓶子。

    她不知道凤幽月为何会如此大方,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将一瓶灵元丹交给了自己。也许是试探,也许是根本不在意。但梅若楠心里清楚,以自己一贯的做人准则,她做不到拿着丹药就跑。

    深深的看了凤幽月一眼,梅若楠倒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

    很快的,丹田之中涌出一股气流,迅速蔓延四肢百骸。同时,玄力修为开始以极快的速度疯狂彪高。

    玄王二阶!

    玄王三阶!

    玄王四阶!

    玄王五阶!

    玄王六阶!

    巅峰!

    三倍实力,玄王六阶!

    梅若楠紧紧握了下双手,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这种感受,她从未体验过!

    纤细的手腕一番,长剑在手中翻了个花。她将白玉瓶扔给一旁的郁晨,“拿着!吃完来帮忙!”

    冷冷的撂下一句话,红衣女子一跃而起,向黑蛇冲了过去。

    郁晨几人见此,迅速将凤幽月给的疗伤药服下,然后,吃下了灵元丹。

    乔思宁也不甘落后,伸手道,“把药给我!我也吃!”

    凤渊皱了皱眉,没有说话,沉默的将灵元丹吃下后,提着武器和凤幽扬几人向黑蛇围了上去。

    郁晨是最后一个吃下丹药的,他吃完后,还没等把瓶子收起来,乔思宁忽然一个跃身,一把将白玉瓶夺了过去。

    “我靠!”郁晨没有设防,被她吓了一跳。然后,脸色一变,连忙向她抓了过去,“你不许吃!幽月说了,你这么重的伤,吃了会有副作用的!”

    哪知,乔思宁听也不听,白玉瓶对着嘴巴就倒了进去。

    一颗灵元丹划过喉咙,吞进了腹中。乔思宁挑着眉,得意的看着郁晨,随手将白玉瓶扔给了他。

    “什么副作用!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感受到体内涌动的玄力,她从地上一跃而起,抽出长鞭,得意的勾起嘴角,“本姑娘岂会比那个狐狸精差!”

    说完,娇喝着冲了上去。

    郁晨目瞪口呆的看着乔思宁的背影,憋了半天,骂了一个‘靠’字。

    “不听幽月的话,早晚坑死你自己!老子不管了!”

    说完,也加入了战斗之中。

    众人服用了灵元丹,修为全部提升了三倍,战斗力不可小觑。

    一只二阶灵兽,相当于是几个玄王阶高手加起来。而一只四阶灵兽,相当于是玄皇巅峰的水平。

    正常来说,一个玄皇阶高手,对战十个玄王阶,是绝对秒杀的。

    但是这黑蛇弱就弱在,它马上就要化蛟了。

    蛇在化蛟之前,修为会大打折扣。原本相当于玄皇巅峰的修为,瞬间落到了玄皇初期。

    再加上凤幽月又扔出了高级光雷丹和闪光弹,一时间,黑蛇竟然拿这十个小弱鸡一点办法也没有。

    五颜六色的玄力在悬崖上炸开,怒喝声和打斗声响成一片。

    这时,不知是谁,扔出了一个能量球,正好砸在了黑蛇的眼睛上。

    黑蛇吃痛的发出一声怒吼,气息瞬间狂暴起来。

    它疯狂的甩动着巨大的蛇头,钢铁般坚硬的尾巴胡乱扫动。

    同时,属于玄皇阶的玄力迅速向上攀升,几个呼吸间便提到了玄皇中期。

    黑色光芒么猛然在蛇身周围炸开,狂风大作,气流翻涌。

    巨大的蛇尾打了过来,顿时,所有人好似破沙包一般,被卷飞出去!

    十个人就好像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在狂风之中,飞速向悬崖掉落下去。

    掉在最后的司云惊慌失措的抓住前一个人的脚踝,那个人又抓住前一个的小腿。一个接着一个,最后掉落下来的那人,手疾眼快的抠住悬崖边的一块凸起的石头。

    十个人,好似羊肉串一样,荡在了半空之中。

    “卧槽!”郁晨手忙脚乱的抓住前一个人的手,低头一看,看见自己身下吊着的五个人,眼皮一抖。再看一看深不见底的深渊,顿时魂飞魄散。

    “胖子,最上面的人是谁!”这时,凤幽月的话从下面传了上来。

    郁晨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她正挂在倒竖第三的位置。在她的后面,乔思宁正抱着她的脚。而在乔思宁的后面,司云一脸惨白的拉着她的脚踝。

    郁晨的眼皮抖了抖,抬头向上看去。

    自己抓着的,是凤幽扬的大腿。凤幽扬抱着他这一组副组长的腰,而副组长则欲哭无泪的抓着司青的脚踝。

    “最上面是谁!”郁晨喊了一句。

    这时,一个夹杂着冰碴子的声音传了下来。

    “我。”是梅若楠的声音。

    战战兢兢抓着梅若楠小腿的万俟尧,听到这声音,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

    他竟然抱着梅大小姐的腿,今日就算活下来,以后也会被梅家灭口啊!

    嘤嘤嘤,他还不如直接跳下去算了!

    万俟尧欲哭无泪,只觉得手中抓的,不是女子软软细细的小腿,而是一根扎手冻人的冰溜子。

    “黑蛇呢?”这时,最下面又传来凤幽月的声音。

    梅若楠沉默了一下,冷声开口,“跑了。”

    跑了……把他们搞成这副鬼样子,然后跑了……

    串成一串的十个人,全都沉默了。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几人在空中晃来晃去,满满的都是心酸。

    ……

    “我们该怎么上去?”这时,郁晨那组的副组长龙源弱弱的开口。

    凤幽扬几人抿了抿唇,或低头或抬头,齐齐将目光看向凤幽月。

    被吊在倒数第三的凤幽月:……在这种情况下被寄予厚望,压力好大……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后天公子从爸妈家离开啦,恢复万更了。嘿嘿。

    我问一下——要开学了,大家作业都写完了吗?今天初七,上班的宝宝们感觉咋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