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血站狼群,英姿初现
    ..,

    ,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

    天空暮色四合,试炼峰的一切均被黑夜所吞噬。

    这是新生们来到七星学院后,度过的一个夜晚。以天为被,以地为席。

    凤幽月一行五人一路上找找停停,又寻到了二十几面七星旗,数量不多,但至少不是一无所获。

    “怎么办?我们是继续走还是就地休息?”凤幽扬从一处低矮的崖边一个倒钩,拔掉插在崖底的七星旗,潇洒的一个翻身,落回原地。

    他将七星旗随手放入空间,冲凤幽月扬了扬下巴,出声询问。

    凤幽月扭头看了看其他三人,此时,大家的脸上都已经露出一些疲惫之色。

    “你们觉得呢?继续还是休息?”她问。

    司青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沉默一下,道,“身体还受得了,可以再坚持一下。”

    “那好吧。”凤幽月点点头,蹲到河边捧起一泼清水扬在脸上,“我们再走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不管情况如何,都要就地休息。”

    凤幽扬四人颔首表示同意,原地调整了一番后,继续赶路。

    虽然夜色已经降临,但是对于能够夜视的众人来说,黑夜并没有什么影响。

    只不过,夜间找东西的感觉,总是比白天多了一些束手束脚。而且,试炼峰的夜晚,似乎总是有些不太平。

    凤幽月刚刚抓到一名七星弟子,一把将他怀中的一面七星旗抢了过来。

    “我说你也太会藏了吧?为了一面七星旗,你至于吗!”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任凭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这位仁兄竟然藏到了沼泽里。

    你就不怕沉下去吗?

    以为旁边拽了根绳子她就发现不了吗?

    这么拼命,只有一面七星旗吗!

    “情势所逼,情势所逼。”那位仁兄傻乎乎一笑,皱着脸看了看全身的泥泞,眼中露出嫌弃之色。

    “天色已晚,师兄要不和我们一同休息休息?”凤幽月问。

    那位七星弟子摇了摇头,做了一个净化术,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风度翩翩的白袍少年。

    “不了,按照学院规矩,七星旗被夺后我必须要去登记。”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留师兄了。一路小心。”凤幽月抱了抱拳。

    那七星弟子抬头看了她一眼,眸光一晃,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师妹是该多加小心。这试炼峰的晚上,可不太平……”

    说完,他甩甩袖,走了。只留下凤幽月五人面面相觑。

    “不太平?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凶兽要吃我们不成?”万俟尧耸耸肩,一脸纳闷。

    “不会吧?不是说这试炼峰中的凶兽和灵兽都和七星学院关系不错吗?”凤幽扬摸了摸鼻子,回想这一路上虽然大型灵兽凶兽遇到了不少,但都对他们没有杀心。想来应该是受到了七星学院的叮嘱,手下留情吧。

    凤幽月想起那名七星弟子离去时的眼神,眉心微皱,声音沉了沉,“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多加小心为好。”

    其他几人互相看了一眼,无声的耸了耸肩,都没太将这话放在心上。

    接下来的一段路,大家的收获并不多。一个时辰后,略显疲惫的众人原地休息下来。

    “看来大家都饿了,我去猎几只兔子回来,你们谁跟我一同去?”司青看见大家一脸菜色,便自告奋勇的站起身。

    万俟尧看了一眼凤幽月和司云,又看了看不知何时拿出小镜子臭美的凤幽扬,嘴角一抽,无语的站起身。

    “我跟你去。”

    司青点点头,同他一起钻进了树林中。

    凤幽月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忽然转过头,对着凤幽扬的后背一脚踹了下去。

    “大晚上的,你臭美给谁看!”

    凤幽扬一个不察,小镜子被甩出好几米远,整个人也狼狈的扑到了地上。

    司云惊呼一声,手捂着小嘴,担忧的看着他。

    “我靠!丑丫头,你想打架是不是?!”凤幽扬挣扎着爬起来,使劲儿扒拉掉嘴里的杂草,凶巴巴的瞪着凤幽月。

    凤幽月柳眉慵懒的挑了一下,双手环臂靠在大石上,奚落道,“都是大老爷们儿,人家去打猎了,你却留下来照镜子。凤幽扬,你脸呢?”

    “老子的脸,岂能让你这个粗人看到!”凤幽扬冷哼一声,慢悠悠走了几步,拾起地上的小镜子,然后扭头叉腰,凶巴巴的看向凤幽月,“我告诉你丑丫头,你要是再敢对我动粗,我就……”

    “嗯?你就怎么?”凤幽月慢条斯理的卷了卷袖子,勾了勾手指头,凤眸一挑,“单挑还是群殴?选一个啊!”

    顿时,气势汹汹的凤幽扬蔫了。

    大爷的!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气煞人也!

    他气冲冲的将小镜子‘唰’的抬起来,对着脸又看了看,勉为其难的安慰道:算了,至少他长得比她美。

    凤幽月最受不了凤幽扬对着镜子臭美的模样,眼疼的扭过了脸。

    司云担忧的看了看两人,脚步微挪,凑到了少女身边,怯生生的拍了拍她。

    “那个……幽月姑娘,你别生气……凤公子只是累了……”

    凤幽月只觉得身边好似有一只小猫,怯生生的伸了伸爪子,然后又喵喵叫了几声,看起来格外有趣。

    她扭头看向司云,月光下,少女清亮的眸子中带着浅浅的笑意,看起来格外漂亮。

    司云看的呆了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没生气。”这时,少女忽然开口。

    “什么?”司云一愣,问。

    “我没生气。我和他之间的相处模式一向如此。”凤幽月轻声解释,眼角带着笑意。

    司云怔了怔,眼中浮现出迷茫之色。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哥哥,再也没有别人。这样的相处模式,她第一次见到,觉得……有些新奇。

    “以后你就明白了。”凤幽月见她一脸迷茫,又补充了一句,“凤幽扬他虽然贱了点,但却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司云仍然有些不太明白,而当司青和万俟尧回来后,她终于理解了凤幽月说的话。

    只见凤幽扬主动接过了司青二人手中的猎物,十分凶悍的将他们撵到了一旁休息,自己则对几只野兔野鸡去毛掏腹,生火架材,从头到尾,一气呵成,毫不含糊。

    野兔和野鸡被架在火堆上,渐渐变成了金黄色,发出油滋滋的声音。

    司云目瞪口呆的看着动作熟练的凤幽扬,小嘴长得老大。

    “幽月姑娘,”她缓了缓,低声看向凤幽月,“你早就知道凤公子会揽下做饭的活计?”

    凤幽月挑挑眉,含笑默认。

    “那你为何又那么对他?”司云纠结了一下,做了一个用脚踹的姿势。

    凤幽月抢过凤幽扬手中的烤鸡,十分豪迈的啃了一口,惬意的眯起了眼。听到司云提出的问题,她轻声笑了出来。

    “我就是看不惯他照镜子,大晚上的,也不怕眼睛亮瞎了。”

    司云:……你们这种相爱相杀的血缘关系,我真的不是很懂。

    ……

    凤幽扬的厨艺非常好,比起凤幽月烤野味的水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还要归功于二长老凤林这个炼药狂,每日除了炼药,连饭都不会做。凤幽扬心疼师父,便主动揽下了做饭的任务。幸运的是,他对厨艺似乎有着别样的天赋,无师自通,自学成才。

    几人畅快的吃了一顿野味,吃完后,都打着饱嗝摸着肚子靠在了石头上。

    “虽然环境简陋了点,但是幽扬兄,你的手艺真是没的说。”万俟尧懒洋洋打了个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就在之前,他还对凤幽扬不去打猎的事情颇有微辞,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人才要用到刀刃上。

    司青十分赞同万俟尧的话,对凤幽扬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顿时,凤幽扬变成了一只傲娇的孔雀,得意洋洋的看着凤幽月,等待着她的夸赞。

    凤幽月淡淡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伸出手,抓住火堆上最后一条烤鱼,啊呜一下咬了一口。

    凤幽扬:……就知道吃!早晚噎死你!

    篝火渐渐熄灭,在黑夜中闪烁着点点火星。凤幽月将最后一条烤鱼解决掉,用脚将火星踩灭,将地上的垃圾整理到了一旁。

    “今晚就在这儿将就一下吧。”她说。

    司青四人都没有意见,各自找了个地方,闭目休息。

    夜风徐徐,冷月高悬,黑夜中的试炼峰,格外幽静。

    疲惫了一天的几人,渐渐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

    嗷呜——!

    一声骇人的狼叫,划破夜空!

    凤幽月‘唰’的一下睁开眼睛,在看到眼前的情况后,脸色猛然一变。

    “快醒醒!”

    其他四人也被狼叫声吓了一跳,凤幽月的一声娇喝,让他们迅速清醒过来,睁开眼睛。

    然后,看到眼前的情况,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这是什么情况?!”万俟尧说话都结巴了。

    凤幽扬几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们也想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此时,在几人的四周,数十上百只体型庞大的雷月玄狼,将他们紧紧包围!

    一双双绿色中带着幽紫的眼睛,在夜色中好似来自九幽的冥火,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那眼中,是嗜血,是垂涎,是狠辣,是凶残。

    没有一丝灵性!

    “不、不是说试炼峰的生灵都和七星学院关系不错吗……”万俟尧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冷汗从额角流下。

    “你听谁说的?”司青冷声反问。

    万俟尧:……

    是啊,这只是谣传,七星可从来没有承认过!

    这也就是说,在这试炼峰中,有不少生灵是真的能要他们的命!

    怪不得……怪不得那位七星弟子离开时,会是那样的眼神,会说那样的话……

    “丑丫头,怎么办?”凤幽扬问。

    “还能怎么办?”凤幽月眸光微寒,右手在虚空一抓,握住凤血剑,柳眉猛然竖起,一声爆喝,“杀!”

    一场杀戮,就此开始!

    雷月玄狼是低阶凶兽,没有灵性,并不能像沙漠冥蛇那样进行交流。它们每一次出现,都是成群结队,一旦遇到目标,就会不死不休!

    当初在血罚之森,正是因为这些雷月玄狼,凤幽月才和孙淼结下了私仇。

    当时,她和血赤、牧曰二人陷入狼群,大杀四方,最后幸得小火相助,才侥幸逃过一劫。

    只是,七星规定不允许使用契约兽,那么今日,就要靠她自己了!

    不过,凤幽月早已非吴下阿蒙!如今,她是一名七阶巅峰大玄师!

    少女一身红衣,手中的凤血剑在夜空中划过一道冷厉的弧度,整个人化为一团火焰,冲进狼群之中。

    在她的周身,赤红色混沌火狂暴而出,灼人的火浪翻腾,所过之处,哀鸿遍野。

    司青三人从没见过凤幽月进入战斗状态的模样,今日一看,都吓住了。

    “愣着干什么!上啊!”凤幽扬抽出软剑,紧随凤幽月的脚步,一跃而起。如墨的长发划过耳畔,倒吊的眼梢带着凛冽的杀气,那双凶巴巴的眼睛,寒气遍布。

    “卧、卧槽!那是、是……混沌火啊!”万俟尧结巴了半天,瞪大了眼睛惊失声尖叫。就在这时,一只雷月玄狼忽然暴起,张开血盆大口直冲他而来。

    万俟尧有些愣神,一时半刻没有反应过来。

    忽然,一只白皙的素手从一侧凭空而出,五指成爪,直直抠入雷月玄狼的双目之中。

    嗷呜——!

    雷月玄狼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那是素手猛然拔出,带出两颗连着血丝的眼珠子。

    紧接着,红衣翻飞,凤血剑一剑穿喉!

    “还愣着干什么!你活腻了?!”凤幽月厉声娇喝,冷厉的双眸瞪向万俟尧。

    万俟尧被看的一个激灵,脑海中不停的重现刚刚那血腥的一幕。

    卧槽尼玛!挖眼珠子!

    真特么带劲儿啊!

    莫名其妙的,万俟尧开始兴奋起来。他拿出一根黄金锁链缠在手上,大呼小叫的冲进了狼群之中。

    另一边,司青和司云也缓过神来,在震惊凤幽月手段的同时,也加入了战斗。

    司青的风格犹如他的人一样,看似冷冷淡淡,却潜藏着青竹般的傲骨。他的一招一式,格外清雅,却又不发狠厉。

    司云生来胆小,性格内敛,她根本没杀过几个人,连鸡都没杀过几只。如今猛然加入战斗,一时间脸色苍白如纸。

    她杀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血肉翻飞的现场,退到了一旁吐得昏天黑地。

    这时,一道红色身影跃然而至,一只带血的素手递给她一颗丹药。

    “吃下去。你要习惯这些,才能变得强大。变得强大,才能保护你爱的人。”凤幽月语气冷血无情,一把将丹药塞给她,重新冲进狼群之中。

    司云拿着那带血的丹药,这血是雷月玄狼眼珠子上的血,丹药的清香混合着血腥气钻入鼻腔,竟让她胃中的不适感舒缓了许多。

    少女冷血的话在她脑海中不断回荡,她怔怔的看着那个在狼群中大杀四方的女子,如此血腥,却又如此光彩夺目。

    有朝一日,自己是否也可以像她那样,肆意洒脱……

    司云的眼中,渐渐浮现出一丝光彩。她紧了紧手中的丹药,闭着眼睛吞了下去。

    胃里的不适消失了,她握着匕首,再一次冲进了狼群之中。

    只有生死,才能不断强大。只有强大,才能保护所爱之人。

    ……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试炼峰中的各个角落,上演着不同的血腥惨剧。所有人都在生死中挣扎,前进。

    当最后一只雷月玄狼死于凤幽月的混沌火下时,司青四人都已经累瘫了。

    他们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凤幽月的背影,实在是想不明白,如此纤细单薄的少女,身体里为何会蕴藏着那么强大的力量。

    一百五十多只雷月玄狼,竟然有一半都是凤幽月杀死的!

    他们已经累的双腿打颤,而她却仍然杀的兴致勃勃,意犹未尽。

    这还是人吗?

    她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司青三人一脸呆滞的看向凤幽扬,眼中带着询问。

    “别问我,这家伙一直都这么变态。”凤幽扬耸了耸肩,心中又补充了一句,这就吓住了?你们若是知道她是个三属性大玄师,会不会吓到尿裤子?

    司青三人不知凤幽扬心中的腹诽,此时,他们看着凤幽月的眼神,已经从平静转为崇拜。

    这就是神呐!

    血战群狼的神呐!

    凤幽月解决掉最后一只雷月玄狼,一把混沌火,将一切烧的一干二净。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熟肉的味道,司青几人动了动鼻子,不适的皱起了眉。

    “这里不能待了,马上走,换个地方。”凤幽月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白玉瓶,将瓶中的液体洒在了几人身上。

    “这是什么?”万俟尧闻了闻,淡淡的,没有什么味道。

    “一种迷幻剂。”凤幽月收回瓶子,随便揪了几片树叶擦了擦凤血剑,“雷月玄狼是记仇的凶兽,若是其他狼发现同伴被我们杀了,定会寻过来报仇。这迷幻剂能够混淆我们身上的味道,让对方无法发现。”

    几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幽月姑娘,你身上的小玩意好多啊……”司云赞叹了一声,眼睛亮晶晶的,全是崇拜之色。和凤幽月相处了小半天,一向怯弱的她发现少女是个心直口快好相处的人,索性也不再那么拘谨。

    司青对妹妹的改变非常开心,本就对凤幽月印象颇好的他,更是又多了几分好感。

    “这一路多亏凤姑娘出手相助。”他叹了一句。

    凤幽月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一个组的,互帮互助。你们若是阴险之人,我也不会出手帮忙。”

    几人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们也算幸运,没有什么极品队友。若是真碰到一个像乔思宁那样的……

    思及此处,大家不由得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

    最后,几人又找了一处僻静的山洞,缩在里面将就了一晚上。

    有了雷月玄狼的例子,这次大家都不敢再掉以轻心。凤幽月将五人分成三组,她负责值前夜,凤幽扬和司青负责中夜,司云和万俟尧负责后夜。

    如此,一夜安稳过去。待到第二天的红日从东方缓缓升起时,大家齐齐松了一口气。

    第一次感觉太阳是如此美好啊!

    清晨,大家简单了吃了一些野果后,又继续上路了。

    一上午的时间,众人收获颇丰。如今司青拥有五十面七星旗,司云和万俟尧都是四十六面,凤幽扬五十面,凤幽月五十九面。

    “等等,不对啊!”万俟尧将七星旗收入储物戒指中,忽然皱起了眉,“现在我和司云姑娘都是四十六面,凤兄和司青兄是五十面,凤姑娘是五十九面。这样算下来,我们几个人加起来已经超过二百五十面了!”

    其他四人也纷纷皱起了眉。

    古长老说,试炼峰中一共藏了一千面七星旗。他们手中现在有二百五十面,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不是他们看不起自己,但一百名新生中高手如云,不可能只让他们这组吃独食啊!

    就在几人一头雾水之时,七星学院的某个房间中,宋星子怪笑了一声。

    “是你搞的鬼?”云陌眯起眼,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话可不能这么说。”宋星子连连摇头,儒雅的俊脸上满是坏笑,“我的确让弟子们送进去一千面七星旗,但这可不包括绑在凶兽灵兽身上的。我说老云,这个凤丫头实在是大气运啊。我在这试炼峰中,只在五只灵兽上绑了七星旗,一共三百面。其中两只灵兽在无人区,三只在树林区和湖泊区。没想到啊,你家这丫头竟然中奖了。”

    云陌勾唇一笑,一脸具有荣焉,“你说实话,这试炼峰中究竟有多少七星旗。”

    “这个嘛……不能说,不可说!”宋星子神秘的挑了挑眉,“我只能告诉你,除了那五只灵兽外,我还准备了一个大惊喜。”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谢谢,鞠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