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会玩的七星学院
    梅若楠冷冰冰的话十分无情,没给乔思宁留任何脸面。一些围观的新生和弟子听了,不由得喷笑出声。

    乔思宁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衣服上沾染了尘土,狼狈不堪。

    “梅若楠,你——”

    “距离考核开始还剩两刻钟,你们有什么矛盾我没兴趣。但谁若是耽误了试练考试,别怪我梅若楠不客气!”红衣女子面容冰冷,浑身寒气外露,四周的人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乔思宁的话噎在了喉咙里,梅若楠身上属于玄王二阶的威压好似一只大手,将她的脖子死死掐住,不能呼吸。

    她一脸惊骇的看着俏脸寒霜的女子,双眸爆睁,脸色发白。

    梅若楠淡漠的‘哼’了一声,抬脚离开,在走到乔思宁身边时,不忘扫了她一眼。

    只一眼,乔思宁便觉得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底。

    “幽月,我先走了哈。”郁晨苦哈哈的跟凤幽月打了个招呼,小跑着跟上梅若楠的脚步。同时在心中暗忖,要不要再多加两件衣服,跟着这女人身边,实在太冷了。

    凤渊对凤幽月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

    凤幽月含笑望着几人离去的背影,红唇微勾,一派深沉之色。

    “我们也走吧。”她挥挥手,转身离开。

    凤幽扬自然跟上,万俟尧冲着乔思宁撇了撇嘴,也跟了上去。司青冷冷的看了一眼僵硬在原地的乔思宁,眼底划过一抹淡漠之色,拉着司云的手离开此地。

    乔思宁独自一人傻站在原地,仍然没有从梅若楠的威慑中回过神来。围观的弟子们纷纷离开,转身便将这一出闹剧说给了其他人听。而乔思宁,就好像是这出闹剧中唯一的小丑,除了提供笑料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时间很快过去,一晃眼,进入试炼峰的时间要到了。

    二十个小队聚集在广场上,摩拳擦掌,等待着古长老最后的命令。

    古长老缓步走上台,扫了一眼众人,满意的点点头。

    “我再声明一次!考核时间为三日,没有准时归来者,成绩作废!此次考核,主要考查个人能力,可以使用武器,但不得让契约兽进行辅助!违规者,成绩作废!考核期间同门弟子不得相残,不得以不正当的方式进行抢夺!违规者,终生不得进入七星学院!明白了吗!”

    众人心头一震,高声回答,“是!谨遵古长老教诲!”

    “好!”古长老大手一挥,“出发!”

    话音刚落,二十个小组一窝蜂的冲了出去。一名七星弟子在台上点燃了一根香。此香一柱为十二个时辰,三炷香烧完后,正好三日结束。

    “古长老,您说这次考核,谁会拔得头筹?”彭天行走上前,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问。

    古长老眯着眼睛,双手负在身后,一派幽深,“这些新生,都非池中之物。”

    “要我说,应该是梅若楠那一组。那可是玄王二阶。”一个七星弟子道。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梅若楠的修为的确高,但是她的组员修为偏低。而且,不太团结。刚刚在食堂门前,我还看见那个乔思宁辱骂第六组的人呢。”另一名弟子说。

    “第六组?啊……我记得!第六组中的那个凤幽月,她长得最好看!”彭天行一拍脑袋,“刚刚还是我带她来的呢!”

    正听得起劲的古长老眸光一晃,“凤幽月?你说的那个乔什么的,辱骂的是谁?”

    “就是那个凤幽月啊。骂她是狐狸精,还对另一个新生纠缠不休。简直是有辱斯文。古长老,那个乔思宁若是进了学院,定会把大家搅得鸡飞狗跳。”

    古长老粗眉动了动,眼睛缓缓眯起。他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脚就走。

    “你们留下,我回学院一趟。”

    说完,不等众弟子开口,便一个晃身,没了影。

    “古长老这是怎么了?从前几日就开始不正常。”

    “谁知道呢?诶,你接着说那个乔思宁。她干嘛骂凤幽月是狐狸精?”

    “嫉妒人家长得漂亮呗!我跟你说啊……”

    喜欢八卦的人到处都有,凤幽月还没入学,有关她的事情就开始在弟子中缓缓流传开了。

    当然,若是凤幽月知道了这些事,定会觉得郁闷。以这种方式出名,实在非她所愿。

    ……

    试炼峰,高耸入云。丛林密布,怪石嶙峋。

    二十个小组在试炼峰的山脚下分散开来,纷纷向自己选择的方向出发。

    每一个小组的组长和副组长,都拥有一份地图。凤幽月抬头看了一眼试炼峰,对着地图上的方位搜索了一番。

    “要不我们随便选一个入口进去吧?”万俟尧挠了挠脑袋,对着地图上的十个入口一脸懵逼。

    “万一进错了怎么办?”凤幽扬眉梢一挑,瞪了他一眼,“试炼峰中危险重重,若是选错了方向进了危险区,我们可就麻烦了。”

    万俟尧的脸色顿时苦了下来,他纠结的皱起了眉头,喃喃道,“也许这几个入口是学院随便设的呢……”

    “不会。”凤幽月果断的打断了他的话,伸手指了指地图上的点,“你看这十个入口的位置。其中,森林茂密区占了四个入口,平地湖泊区占了四个入口。再看这里,”她点了点试炼峰上一片荒芜的区域,“这里是试炼峰的无人区,入口为两个。”

    “这又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安排考核的人,更希望我们进入森林区和湖泊区。”凤幽月将地图收起来,勾了勾唇,抬脚向前方走去,“既然他们不想不想让我们去无人区,就说明那里有好东西。走吧,我们就选无人区!”

    ……

    试炼峰分为三片大区,森林茂密区,平地湖泊区,以及荒凉无人区。没有人知道这三个区域之中隐藏着什么,凤幽月一行人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考核之路。

    所谓荒芜区,并非是真的什么也没有。只不过比起森林区以及湖泊区,这里的花草树木杂乱无章,好像许多年没有出现过活物了似的。

    凤幽月一行人顺着规定的入口走了进去,顿时,头顶的阳光黯淡了不少。

    参天大树怪态百出,杂乱无章的枝叶将阳光全部挡在外面,只留下斑驳的光晕。

    空气中,弥漫着老旧腐朽的气息,到处充满了凄凉和萧瑟。

    一行人走了一段路程,司青忽然停了下来。

    “等等。”他轻喊了一声,蹲下身来盯着一旁的大树。

    “怎么了?”凤幽月几人走过去,围在他身边,问。

    司青仔细的盯着那大树的根部看了片刻,伸手指向一个位置,“你们看这里。”

    “这里的痕迹,是不是有些太新了?”

    凤幽月一听,立刻蹲下身看向那处痕迹。那是一个小小的划痕,只有小手指长短,若不仔细看,还真注意不到。

    她伸出手摸了摸划痕四周,眉心微微皱起,“的确,应该是最近才出现的。”

    “这里不是无人区吗?四周一个脚印都没有,怎么会出现划痕?”万俟尧疑惑的摸了摸鼻子,“难不成,是什么飞禽留下的?”

    凤幽月摇了摇头,否定了他的猜测。

    这绝不是飞禽留下的痕迹。

    她盯着那划痕看了片刻,缓缓站起身,向后退去。

    然后,仰起头,盯着那大树打量了一番。

    “你们说,学院会把那些七星旗放在哪儿?”她若有所思的问。

    凤幽扬寻思了一下,道,“我觉得应该是放在盒子里,藏在了山里。”

    “不对!我觉得他们应该挖了陷阱,将七星旗藏在了陷阱里。”万俟尧说。

    司青摇了摇头,“若是挖陷阱,这四周为何连个脚印也没有留下?这地上的土,并不是翻新的。”

    凤幽扬和万俟尧一听,也觉得挖陷阱不太靠谱。顿时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凤幽月看了几人一眼,视线落在了一直不说话的司云身上。

    “司云姑娘,你怎么看?”

    司云没想到少女会问到她,不由得愣了一下,有些无措。

    “慢慢说,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凤幽月笑到。

    司云抿了抿唇,怯生生的看了司青一眼,在看到对方眼中的鼓舞时,心不由得定了定。

    她用力揪了揪衣服,清澈的视线在大树和地面上扫过,轻声细语的开口,“师兄们应该藏在这附近,七星旗在他们的手中。”

    “这不可能!”万俟尧立刻否决了她的话,“他们那么多人,若是进来了,脚印呢?”

    司云被他吓的一个激灵,害怕的向后挪了一步。

    凤幽月淡漠的瞥了万俟尧一眼,随后温和的看向司云,“司云姑娘,你的理由呢?”

    司云抿了抿唇,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她犹豫片刻,怯生生的伸出手指,指向地面的树叶。

    “这些树叶,不正常。”

    凤幽月眼中划过一抹异光,看向司云的眼神,带了几分赞赏。

    “司云姑娘好细微的观察力,我和你的猜测相同。”

    司云缓缓睁大眸子,不可思议的看向浅笑的少女。这似乎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得到除了哥哥以外的人的肯定!

    “丑丫头,究竟怎么回事?”凤幽扬皱着眉,等不及的问。

    凤幽月对这个称呼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缓缓解释道,“你们看这些落叶。如今是八月份,正是盛夏,按理说,不应该有这么多落叶才是。”

    “说不定是有人踹树踹下来的呢?”万俟尧反驳。

    “那脚印呢?”凤幽月反问。

    万俟尧一噎,对啊,脚印呢?

    “也有可能是某种飞行灵兽撞在了树上啊……”

    “哈!”凤幽月笑了一声,伸手指向远方,“这四周的树下都有一堆落叶,你是想告诉我,某只飞行兽眼睛忽然瞎了,然后把这些树全都撞了一遍吗?”

    万俟尧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是不太可能哈!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凤幽月含笑不语,转头看向司云,“司云姑娘,不如你来说?”

    司云怔了怔,犹豫了许久,缓缓点下了头。

    “这些树叶……应该是青鸾飞进树林时,挂掉的。”说着,她走到大树旁,伸手指了指树根上的划痕,“这样的划痕,在上边也有。”

    大家抬头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发现在头顶上方,大树上的确还有几处同样的划痕。

    “师兄们若想将七星旗放入试炼峰中,同时还不希望留下脚印,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青鸾将他们送进来。这些划痕,应该是青鸾在扇动翅膀时留下的。”司云又慢条斯理的说。

    凤幽扬几人恍然大悟。

    “噢!我明白了!青鸾将师兄们送进了山里,所以没有留下任何脚印,反倒是因为翅膀太过坚硬,而在树上留下了划痕,并且掉落下许多树叶。”万俟尧理顺了思路,眼睛一亮。不过随即,他又眉头一皱,“但是即便知道这些,我们也找不到七星旗在哪儿啊!”

    凤幽月忽然笑了一声,眸光一晃。

    “不就在这儿吗!”她一声娇喝,身子猛然从地面一跃而起,化为一抹流光,直冲一棵大树而去!

    同时,她的五指成爪,眸光一厉,“出来吧!”

    一道身影,瞬间从树杈上掉落下来。凤幽月邪笑一声,身形一扭,将他一把抓住,重新落回地面。

    这一切只在一个呼吸间完成,当凤幽月落回地面上,凤幽扬等人还未反应过来。

    “这位师兄,得罪了。”凤幽月松开手中抓着的人,笑着冲他抱了一拳。

    这是一位身着白袍、长相普通的男子,约有二十四五岁,被抓下来时还在一脸懵逼。

    他愣神的看着凤幽月,看着她伸过来的手,呆愣愣的将手中的七星旗交了出去。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他藏的挺好的啊!

    “师兄藏的的确隐秘,但是气息不对。”凤幽月轻笑一声,“这四周荒无人烟,但我闻到了人味儿。”

    人味儿?

    那是什么鬼?

    懵逼的师兄一脑袋问号,凤幽月却但笑不语。

    难道让她说这是上辈子训练出来的狗鼻子吗?然后继承到了这辈子?

    这时,凤幽扬几人跑了过来,目光灼灼的盯着那面七星旗,好似流氓看到了花姑娘。

    凤幽月在几人的注视下,将七星旗收入空间,笑道,“就是这个套路,接下来该怎么做,想必大家都明白了吧?”

    众人点点头,迅速分散开来。

    这一次,凤幽扬和万俟尧一组,司青和司云一组,凤幽月单独一组。呈扇形开始地毯式搜索。

    很快的,一个接一个七星弟子被发现了。

    不过,可不是所有人都像凤幽月第一次抓人那么顺利。七星弟子动用了十八般武艺,各种机关和灵兽起飞,一时间将这一方天地搅得鸡飞狗跳,狼藉一片。

    凤幽月紧紧的追在一名弟子身后,抬手就是一个能量球打了过去。

    同时,还不忘一声大吼,“凤幽扬,你追那边!他手中有五面旗!”

    正在对着一个陷阱分离抗衡的凤幽扬一听,立刻转身,向另一人追了过去。

    而凤幽月拿出烈火鞭,在地上‘啪’的一甩,烈火鞭好似一条火蛇,直冲前方的七星弟子而去。

    前方那人感受到了后面传来的灼热,脚下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哪里逃!”一声娇喝忽然炸响耳际,紧接着,烈火长鞭好似软蛇一般缠在了自己的腰际。

    一震香风扑过,纤纤素手一把将他手中的七星旗全都夺了过去。

    “多谢师兄!待考核结束后,我再向你赔罪!”一声轻笑犹如春水漾开,曼妙身影瞬间消失在视线之中。

    被夺了旗的弟子呆呆的站在原地,手还保持着紧握七星旗的姿势。忽然,一片树叶缓缓飘落在他的头上,他的眼睛一眨,猛地回过神来。

    “这届新生……不得了啊!”

    时间过的很快,火红的太阳渐渐落向西山,天空弥漫了一层桃粉色。

    “给我下来!”一声娇喝在林子中炸响,紧接着,一个红衣少女十分粗暴的将一名男子从半空中拉到了水里。

    水花四溅,那男子被呛得咳嗽,挣扎着从水中站了起来。

    反观红衣少女,一身干爽的站在水中的石头上,正挑着眉含笑看着他。

    美人含笑,心中再大的火气也没了。

    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三面七星旗交了出去。

    “多谢师兄,刚刚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凤幽月笑眯眯的接过旗子,一脸欣喜。

    男子淡淡的摇了摇头,“无事。你的修为不错,实战经验也很足。不过接下来的路,没有那么顺利。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拧了拧身上的水,缓步离开。

    凤幽月看着他的背影,疑惑的眨了眨眼,难不成……还有其他陷阱?

    ……

    很快的,凤幽扬四人回来了,并且都带回了数量十分喜人的七星旗。

    大家数了一下,如今司云手中有二十六面,司青有三十三面,万俟尧有三十二面,凤幽扬又三十八面,凤幽月最多,四十二面。

    “这才是第一日,我们就抢了这么多。看来考核也不怎么难嘛!”万俟尧难得的信心满满,语气轻松的说。

    凤幽月笑了笑,刚准备说话,忽然,一声震耳的咆哮,从身后传来。

    几人迅速转头,向身后望去。然后,无双眼睛瞬间爆睁。

    只见在不远处,一只通体灰色、足有三四米高的粗臂巨猿,正咆哮着向他们冲来。

    而在它的身上,密密麻麻的绑着至少五十面七星旗!

    凤幽月几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哔了狗!这特么是……二阶灵兽啊!

    ------题外话------

    今天我没有万更,我错了,我有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