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试炼峰,你这个狐狸精
    郁晨刚刚说完话,只听‘扑哧’一声讥笑,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他皱了皱眉,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的台阶上,一名身着粉色衣衫的女子,正靠在石壁上,挑着眉讥讽的看着他。

    “内室弟子?”她见郁晨看过来,眉毛微动,勾起唇角,露出一抹轻蔑之色,“想要成为七星学院的内室弟子,岂是那么容易的?就凭你的修为……呵呵……”

    郁晨脸色一变,却知对方说的是实话。他只有大玄师一阶,在高手如云的新生中,想要成功通过考核,的确有些难。

    他嚅了嚅嘴,没有反驳,脸上露出一丝颓然之色。

    凤幽月见此,脸色沉了下来。她抬头看向那名粉衣女子,皱了皱眉,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仔细想了想,眸光微晃,终于想起了这人的身份。

    这名女子不就是排在自己前面报名的那个白芷国黄家人吗?

    据说还是黄家主家的弟子,天赋极高。

    凤幽月带着审视的目光对着女子打量了一番,眼梢一挑,眸中露出嘲讽之色。

    “大玄师六阶?也不过如此!”说着,她随手拍了郁晨一下,“胖子,你如今才十六岁就已是大玄师一阶,速度比某些人快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再说有我帮助你,你担心什么?”

    郁晨怔了怔,心中涌出一股暖流,刚要开口说话,那粉衣女子十分粗鲁了打断了他。

    “大言不惭!”她冷哼一声,娇俏的脸沉了下来,“区区三等小国出来的乡野村夫,竟也敢站在七星学院门前放肆!真是不知这种人是怎么进入七星的!”

    “怎么进来的用不着你操心。你若是对院长和长老们的决定不满意,我不介意去帮你参他们一本。”邪性的笑声从一旁传来,一阵清风飘过,邪肆俊美的年轻男人迈着吊儿郎当的步伐,漫不经心的走到凤幽月身边。然后转头,嬉笑着看向粉衣女子。

    粉衣女子脸色微微一沉,她扫了一眼元煜腰间的配饰,脸色一变。

    凤栖国临安元家?

    她抿了抿唇,用力握了一下手,没好气的瞪了凤幽月一眼,冷哼一声,气急败坏的走了。

    “啧,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挑软柿子捏吗?”凤幽月撇了撇嘴,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随即,她含笑的眼睛猛然变冷,语气幽幽,淡而缥缈,“殊不知,莫欺少年穷啊……”说着,幽深的视线扫过郁晨,似笑非笑。

    郁晨身子猛地一震,莫欺少年穷……

    他定定的看着已经转过头去和元煜说话的少女,胖胖的拳头缓缓攥紧。凤幽月的这份信任,这份笃定,值得他用一生去追随……

    另一边,元煜将凤幽月里里外外细细打量了一遍,目光复杂的看着她,“你的气息……”

    “托你的福,找到了解决办法。”凤幽月晃了晃右手,也没说自己究竟有没有找到须弥戒。

    元煜揉了揉眉心,眼中带着不敢置信,“你真的是三等国的人?”能随便拿出八级丹药,十六岁就是七阶大玄师,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三等国的?

    凤幽月含笑挑了挑眉,打趣道,“怎么?看不起三等国?”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元煜连忙摆手解释道,“我只是有些惊讶。你的修为……”

    “这算什么!”郁晨恢复了精神,走过来正好听到了这话,眉飞色舞的道,“我们幽月半年前可是一点玄力都没有呢!”

    元煜:……

    狭长邪肆的长眸缓缓睁大,英俊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惊骇之色,似乎好像见了鬼一般。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半年前?没有玄力?

    也就是说,面前这个少女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废材变成了大玄师七阶的高手?!

    而且,还成功的接受了炼器血脉的传承?!

    他一定是听错了!

    一定是他耳朵打开的方式不对!

    元煜一脸崩溃,身为一等国大世家的那点优越感,瞬间被郁晨的话击得粉碎,连渣都不剩。

    “你……”他张了张嘴,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惊恐的看着凤幽月,“你……真的是……”

    凤幽月含笑点头,“正是。”半年前,我的确是废材,如假包换的废材!

    元煜绷紧的最后一根神经线,‘啪’的一声,断了。

    在这一刻,他那被引以为傲了二十二年的天赋和骄傲全部烟消云散。玄王一阶?算个屁啊!人家半年就冲到了大玄师七阶!

    元煜满心崩溃,在风中渐渐石化。

    郁晨笑眯眯的看着他,十分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上官毅、凤无涯和凤幽扬也都走了过来,给了他一个关切的眼神。

    感受到了吧?他们就是这这样受刺激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你以为谁都能跟这么一个变态少女做朋友啊?会被打击死的好吗?

    就连上官玉,也露出了一个快意的微笑。原来看别人被凤幽月打击,是一件如此有意思的事儿。

    可怜了元煜,在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的情况下,还要被大家欢快的围观。

    真是……祸不单行。

    ……

    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中午。七星学院的两名弟子带着已经报完名的人,去了附近的酒楼吃了一顿。吃过午饭后,又等了一会儿,一百名新生终于到齐了。

    所有人纷纷走到报名处前站好,手中拿着自己的名牌的签子。

    这时,古长老踱步走上前来。

    “一百名新生,均已到齐。稍后我们就要前往试炼峰,进行入学考核。”

    队伍中渐渐传出骚动声,提起入学考核,大家都有些激动。

    “现在,大家拿出刚刚自己抽到的竹签。在你们的竹签上面,都标着一个数字。可有看到?”

    大家拿起竹签一看,在竹签的最上端,的确刻着一个数字。

    “我的数字是五。”

    “我的是二。”

    “我的是三!幽月,你是多少?”郁晨问。

    凤幽月晃了晃竹签,“我是五。”

    “咦?那你跟上官毅的数字相同啊。”郁晨惊讶的说,看了看两人的竹签,发现这两人的签子虽然数字相同,但是签子下端的颜色却不一样。

    “幽月,你的竹签颜色为何是蓝色?我的是白色的。”他拿出自己的竹签看了看。

    “我也是白色的。数字是九。”凤纤也拿出签子,伸出手来。

    其他几人也纷纷拿出签子对比了一下,发现除了凤幽月的签子是蓝色的之外,凤无涯的签子竟是红色的。除了他们两人,其他人都是白色竹签。

    难不成,这竹签的颜色,还有什么门道?

    就在大家纳闷儿之时,古长老又开了口。

    “竹签上的数字,代表了你们所在的队伍。可有‘一’的竹签,持有人属于一号队伍。”

    话落,一名长相清秀的七星弟子走了出来,冲大家抱了一拳。

    “我乃一号队伍的指引师兄习越,诸位请跟我来。”说着,他走到了一旁,一声嘹亮的口哨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清亮的啼鸣!

    伴随着叫声,一只巨大的青鸾从七星学院大门一飞冲天,在高空盘旋一周后,俯冲而下,最后稳稳的停在了习越身旁。

    习越笑着摸了摸它的大脑袋,青鸾轻轻叫了一声,亲昵的蹭了蹭他的手。

    跟着习越过来的一众一号队伍的新生们,均用羡慕好奇的目光看着青鸾,同时又带着小心翼翼。

    习越见此,轻声笑了笑,道,“你们可以摸一摸。青鸾很通灵性,只要对方没有恶意,它不会随便伤人。”

    得到了应允,大家眼睛一亮,纷纷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触碰着青鸾的脑袋。

    青鸾的羽毛非常光滑,并且凉凉的,贴上去顿时暑气全无。

    其他人羡慕的看着一号队伍的新生,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指引师兄或师姐走出来。

    “我是二队的指引师兄,手持二号竹签的新生,请跟我来。”

    凤渊听了这话,扭头看向凤无涯和凤幽月,“我是二号,幽月小姐,哥,我先走了。”

    凤幽月点点头,看着他跟着二队的人离去。

    “三队的,同我过来!”这时,一名美貌女子站了出来,热情的冲着大家招了招手。

    郁晨和凤纤眼睛齐齐一亮,三队的指引竟然是一名美貌师姐!

    两人见色忘友,瞬间将凤幽月等人忘在了脑后,屁颠屁颠的跑了。

    凤幽月额角落下三道黑线,十分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这就是友情!塑料兄弟情!

    很快的,四队的新生们也被带了出去。这时,一名身材高大、长相粗狂的年轻男子站了出来,气沉丹田,振臂一呼,“五队的兄弟们!跟我走!”

    画风的突变让凤幽月脚下一个踉跄,前四组都是斯斯文文的,怎么到了她这队,就变成了土匪风?

    她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跟着五组的其他新生,走了出去。

    “我叫彭天行,今年二十四岁,进入七星学院已经一年半。我是大家的指引师兄,从今日起,到各位正式开课之前的日常生活,都由我来负责。大家不要客气,有事情尽管招呼!只要我知道,必定知无不言!”粗狂男子声如洪钟,说起话来让人震得耳朵嗡嗡响,心中却是十分敞亮。

    他说完一番话后,顿了顿,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怪异的羞赧之色,“对了,再补充一句,本人今年尚未娶亲。若是哪位师妹觉得我还不错,我们可以互相了解一下。”

    凤幽月:……

    五组众人:……

    这是从土匪窝又进了红娘馆吗?……

    ……

    七星学院一共将新生分为了十个小队,每队十人。

    当第十队的十个弟子集合完毕后,古长老大手一挥,“出发!”

    每一个小队,拥有一只青鸾。所有人陆续跳到青鸾的背上,各位指引弟子一声令下,青鸾声声长鸣,展翅高飞!

    十只巨大的青鸾,在高空中排成一个一字,向试炼峰的方向飞去。

    地面上,围观的众人高呼出声。

    青鸾试炼,这一批的七星新血液,终于要崭露头角了!

    ……

    试炼峰,位于七星学院的东南方向。原本这里是一处荒山,因为山峰险峻,凶兽众多,使得瑶城众人敬而远之,不敢靠近。

    后来,七星学院在此落地生根,院长宋星子看中了这处荒山,带着一众长老和弟子们在山中折腾了一天一夜,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山中的凶兽和灵兽全都折腾的服服帖帖,不敢造次。

    从那以后,这座山峰便收入了七星学院的管辖区域内。后来,又被宋星子当成了考核学院弟子的固定场所,久而久之,大家都成其为试炼峰。

    凤幽月跟着其他队员,站在青鸾的背上。高空阳光明媚,气流涌动,拂过身体和发丝,带起剌剌的响声。指引师兄彭天行许是考虑到大家是第一次乘坐青鸾,并没有打开防护罩,实实在在的让众人体验了一把一览众山小的畅快感。

    青鸾的速度非常快,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后,便看到了试炼峰的轮廓。

    高耸入云,拔地而起。

    试炼峰当年能够恶名远扬,除了山中的凶兽之外,还有它的山势十分陡峭,一路成四十五度斜角直冲云霄。就好像是一座等边直角三角塔,陡峭而凌厉。只是看一看,便能感受到山势蕴含的重重危险。

    “快要到了,大家站稳了。”彭天行敞亮的喊了一声,话音刚落,青鸾一声轻啸,方向一转,向下俯冲而去。

    由于没有防护罩的保护,大家在青鸾的背上真切感受到了疾风的速度。原本整齐的头发和衣服,瞬间变得凌乱。

    很快的,青鸾稳稳的落在了地面。这时众人才发现,他们似乎到了一个营帐之中。

    “这里是试炼峰的大本营。”彭天行从青鸾背上跳下来,领着众人在大本营中走了一圈。

    与其说是大本营,不如说是个歇脚吃饭的地方。一个个营帐错落有致,时不时能看见七星的弟子在里面忙碌穿梭。从彭天行的话中,大家得知,这试炼峰不仅用来进行入学考核,还要给入院的弟子进行定期的测试。

    “测试内容?”彭天行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怪异的邪笑,“等你们以后入了学,就知道了。”

    大家身上不由得一个激灵,只觉得彭天行笑得有点不怀好意。

    这时,其他几组人也陆续到了,大家以小队为单位,站在广场之上,等待着接下来的命令。

    一阵清风飘过,一个白色衣袍的身影出现在台上。

    大家定睛一看,竟然是古长老。

    他是怎么出现的?

    众人面面相觑,对七星学院的实力又高看了一分。

    “大家安静!”古长老开口,洪钟般的声音回荡在广场上。

    “接下来,是大家最关心的入学考核。现在,我要详细介绍一下,只说一遍,你们听好!”

    0正在窃窃私语的众人立刻闭上了嘴巴,生怕听错了内容,影响了考试。

    “现在,在试炼峰之中,藏着一千面七星旗。你们的任务,就是要找到这些旗子,越多越好!每一面七星旗算一分,三日之后,你们最后所拥有的旗子总是,便是你们的个人得分!”

    古长老顿了顿,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继续道,“这次考核,将分成二十个小组进行。每组五人,你们可以选择团队作战,也可以选择分开作战。不过,我要说的是,在最后的记分中,除了个人得分外,学院会按照小队得到的七星旗的总和,增加给组员相应的分数!”

    “其中,得到七星旗总数位于第一到第五的小组,额外加分的分数为七星旗总数的三成。也就是说,全组若是共得到五百面七星旗才,那么组员每人额外加分一百五十分!得到七星旗总数位于后五名的小组,按照同样的算法,每个组员在原本的基础上,减掉相应的分数!”

    众人隐隐躁动起来,这个计分方式,实在是有些狡猾。

    若只是个人战,那么大可以和组员一拍两散,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但是现在的关键是,总分后五名的小组,每个组员都要减分。

    一共一百名新生,只有一千面七星旗。运气好的话,每个人能拿到十面,要是运气不好,别说十面,一面也未必拿得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加分减分,非常重要。

    比如你找到了一百面七星旗,这个数量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但若是你的组员不给力,拖了后腿。那么你就要在一百分的基础上往下减分。新生考核只有前五十名有资格成为内室弟子,所以减分对大家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太绝了,七星学院这一招,太绝了。

    一荣未必俱荣,但是一损肯定是俱损。

    这还怎么玩?

    回家玩泥巴吧!

    大家欲哭无泪,一脸颓然。

    彭天行站在五组队伍的最前端,沉默的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他垂下眸,眼底带着冷笑。

    这就受不了了?待考核开始后,你们就该知道,人心才是最残酷的。

    古长老给了大家一段时间吸收信息,直到队伍安静下来,他才又开了口。

    “此次考核一共三日。在规定时间内未归者,分数视为作废。在考核期间,你们不得动用任何契约兽进行辅助,只能依靠个人和武器的力量。弟子之间,不得互相伤害,不得互相争抢,违者取消进入七星学院的资格!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谨遵古长老话!”众人齐声道。

    古长老满意的点点头,袖袍一挥,“接下来,开始进行分组。”

    “在大家的手中,都拥有一只竹签,颜色不一。其中,拿到红色竹签的,走上前来!”

    队伍中出现一阵骚动,紧接着,二十名新生走了出来。一名七星弟子将他们的竹签检查了一遍,冲古长老点了点头。

    “恭喜你们,成为小组组长。”

    哗——队伍中瞬间炸开了锅。

    小组组长?还有这种东西?!

    凤幽月站在人群中,讶然的挑了挑眉。她记得,凤无涯好像是红色竹签吧?

    少女抬起眼睛,在前面扫了一圈,果然,在队尾看到了凤无涯的身影。

    “你们二十人,为小组组长,拥有领导组员的能力。”古长老袖袍一挥,二十块令牌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是组长令牌,你们的命令,任何组员不得违背!听到了吗?!”

    众人心头一震,连忙点点头表示明白。而那二十人,则是一脸兴奋的接过令牌。

    小组族长啊!拥有指挥组员的权利!七星学院真会玩!

    古长老让那二十人退到一旁站好,继续开口道,“下面,宣布副组长!手持蓝色竹签的弟子们,出列!”

    凤幽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竹签,摸了摸鼻子,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缓步走了出去。

    跟她一起走出去的,还有另外十九人。

    古长老的视线在这二十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定定的看了凤幽月片刻,在她发觉之前,迅速收回了目光。

    “你们这二十人,是副组长。需要做的工作,除了辅助组长外,还拥有代职权利!在组长重伤等情况之下,你们可以代替他行使组长之权。”

    凤幽月等人点了点头,默默的退到另一边。

    古长老抬起眼,继续朗声道,“剩下的手持白色竹签的六十人,均为组员!下面,各位进行自由分组!老夫在此说明,组员可以选择组长,但组长无权拒绝组员!分组开始!”

    大家齐齐懵逼了。

    这话是啥意思?

    他们自己选择组长吗?然后组长还不能拒绝?只能接受?

    二十个小组长一脸崩溃,他们不能选择组员,意思就是说任何歪瓜裂枣选择了他们,都不能拒绝!

    卧槽!

    这还怎么考啊!

    回家卖红薯去吧!

    广场上一片死寂,所有人大眼瞪小眼,纷纷石化。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吼了一嗓子,“赶紧的啊!还等什么!一会儿好的都被挑走了!”

    话落,一道身影如一阵狂风一般从人群中冲出来,直奔一名紫衣男子而去!

    众人定睛一看,卧槽!那紫衣男子不是卿元国的四皇子卿连吗!玄王一阶的高手啊!

    妈的!谁那么鸡贼!

    所有人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赶紧的啊!再晚黄花菜都凉了!

    于是,偌大的广场上出现了这样一幕。六十个手持白色竹签的人,好似看到了花姑娘一般,眼睛冒着绿光,一窝蜂的向二十名组长冲了过去。

    有的人动作快,一把抓住了自己想要的‘花姑娘’。而有的人动作慢了一些,心仪的‘花姑娘’被挑没了,只能委委屈屈的选了下家。

    上官玉和上官毅跟在人群中,非常果断的选择了凤无涯。

    幸好凤无涯不算出名,修为也不算高,站在二十个族长中,竟然成了一盘冷菜。

    凤纤和凤渊也想选择自家大哥,但是却悲剧的发现,只有一个组员的位置了。

    “幽月,快过来!”这时,凤无涯忽然大喊一声,冲凤幽月招了招手。

    正在向这边赶来的凤幽月穿过层层人海,冲他点了点头。哪知,这时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个干瘦的少年,几个箭步冲到了凤无涯身边。

    “就你了!兄弟,看你脾气应该不错,我是副组长,以后互相帮助哈!”

    脾气不错的凤无涯:……

    被隔在万水千山之外的凤幽月:……

    谁要和你互相帮助!

    组长无权挑选组员,即便凤无涯再不乐意,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凤纤和凤渊两人推搡了半天,最后决定凤纤加入了凤无涯的队伍。

    至此,凤无涯一组五人,满了。

    落后一步的凤幽月和郁晨等人,又开始头疼。凤无涯选不了了,他们该选谁啊?

    要是遇见个人品不错的还好。要是遇见个像乔思宁那样的,他们该如何是好?

    凤幽月正愁着,忽然眼前一花,一个鹅黄色身影映入眼帘。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乔思宁竟然真是七星学院的新生!

    此时,乔思宁正死死的拽着司青,他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而司青急于拜托她,两个人一时争持不下,全都失了先机。

    很快的,分组渐渐成了型。大多数人都找到了自己的组长和组员。有些还在纠结不知道该选谁的一看这架势,索性也随便选了一个。

    此时,二十个组长中,十八个小组已经全满了。如今,只剩下两个小组,还缺了几人。

    这两个人,凤幽月竟然还都算认识。

    一个是今年新生中修为最高的,那位冷冰冰的梅家千金。还有一个,是司青的那个妹妹,司云。

    这两个人,一个是周身寒气太盛,大家不敢选。一个是气场太弱,大家不想选。

    此时,梅若楠身边只有一位手持白色竹签的副组长,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三名组员的位置全都空着。

    凤幽月见此,眼睛一眯,迅速给郁晨和凤渊还有凤幽扬使了个眼色。

    原本想跟她一队的郁晨三人,十分不情不愿的向梅若楠走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那位乔思宁大小姐一个箭步,冲到了梅若楠身边。然后急急忙忙的冲司青招手。

    “司青,你快过来!”尖细的声音响起,大家纷纷向这边看了过来。

    司青皱了皱眉,不悦的向后退了一步。

    乔思宁见状,不由得脸色一沉,“司青,你快过来!”

    司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扭头向妹妹司云的队伍中走去。

    “司青!”乔思宁气急败坏的叫了一声,抬脚就要走。哪知,一名七星弟子拦住了她。

    “选择队伍之后,若非人满,不许随意更改!”

    “你——!”乔思宁恶狠狠的瞪了瞪眼睛,却顾及对方是师兄,只能气愤的咽下这口气。

    她冷哼了一声,柳眉倒竖,愤恨的瞪向司云。

    司云脸色一白,纤细瘦弱的身子一晃,摇摇欲坠。

    郁晨几人见乔思宁在,更不想去过去了。

    哪知凤幽月脸色一沉,无声开口,“过去!”

    梅若楠是玄王二阶,跟着她的队伍,只会赢不会输。虽然乔思宁这人不怎么样,但是凤幽月相信,以梅若楠冰冷的性子,那女人还不敢造次。

    三人被凤幽月逼的没有办法,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实力较弱的郁晨和凤渊跟在了梅若楠的队伍里。

    凤幽月满意的点点头,抬步走向司云。

    凤幽扬连忙跟上,另外一个纠结许久的新生见此,也只好一脸哭相的跟了过去。

    至此,二十个小组,全部分完!

    接下来,是休息吃饭的时间,同时也给组员们一个互相了解的机会。

    “大家快些吃饭。半个时辰后,考核开始!”

    ……

    弟子们就地解散,开始自由活动。

    凤幽月和凤幽扬互相对视一眼,齐齐扭头看向司云。

    顿时,司云脸色一白,怯弱的缩了缩脖子。

    “你、你们……”她弱弱的开了口,结结巴巴的不知该说什么。

    司青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攥住她的小手,对凤幽月几人道,“我妹妹胆子小,不太敢说话,各位还请见谅。”

    那名因为选择困难症而不得不选择这一组的新生一听这话,脸瞬间苦了下来。

    “完蛋了……”组长连话都说不明白,还怎么领导大家啊!不如现在就卷铺盖卷走人算了!

    “呸!什么完蛋了?莫要说丧气话!”凤幽扬最看不惯不战而败,凶巴巴的眼睛一瞪,吓的那人差点哭出来。

    凤幽月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上前,道,“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凤幽月,来自万澜国,目前是大玄师七阶巅峰。”

    司青眸光一晃,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他礼貌的看了凤幽月一眼,沉声道,“我叫司青,来自凤栖国临安,目前是大玄师七阶初段。她叫司云,是我的亲妹妹,是大玄师六阶初段。”

    “我叫凤幽扬,跟这丫头是一家人。目前是大玄师,四段巅峰。”凤幽扬十分不情不愿的说,那不会说话的小结巴都比他修为高,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我叫万俟尧,来自海荆国……目前是一名五阶巅峰大玄师。”那名选择困难症的新生五官拧到了一起,十分纠结的道,“那个容我问一句,我们会不会被扣分啊……”

    “你给我闭嘴!”凤幽扬气的脑袋冒烟,眼睛一瞪,十分不客气的吼了一嗓子。

    有这样的吗!啊?有这样的吗!考核时间都没到呢,就开始想着扣分!

    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气愤!

    凤幽月和司青也皱了皱眉,觉得这个万俟尧似乎有些太悲观了。

    “我们几人的修为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也没有落了下乘。即便得不了第一,也不可能是最后五名。任何事都要有些信心,莫要这么快就否定自己。”凤幽月缓缓开口,声音清冷却带着一股坚定的力量。

    万俟尧怔了怔,然后犹豫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司青在一旁看着凤幽月,眼底深处划过一抹光亮。他见她和万俟尧说完话,咳了一声,道,“凤姑娘,在下有个请求,希望你能同意。”

    凤幽月挑眉看了他一眼,“你说。”

    “是这样的,我妹妹司云她的性子软,不足以担任组长。我看不如这样,你这个副组长多费些心思,代替她的职务,如何?”司青声音平和,带着一些鼻音,听起来很是温和,和那个对乔思宁横眉冷眼的男人判若两人。

    “这样啊……”凤幽月摸了摸下巴,看向司云,轻声问,“司云姑娘,你怎么看?”

    司云似乎不太习惯和陌生人说话,她缩了缩脖子,向司青的身后退了半步,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小声道,“可、可以。”

    凤幽月笑着看了她一眼,友好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若是司云姑娘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好,可以告诉我。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司云点了下头,冲她害羞的笑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

    如此一来,这一组的指挥权利,便交到了凤幽月手上。

    凤幽扬自然是没有意见,司青和司云也没问题,剩下一个万俟尧,也沉默着没有反对。

    “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那就先吃饭吧。吃完饭休息一下,准备出发。”凤幽月道。

    其他四人纷纷赞同,跟着她去了食堂。

    说是食堂,其实就是一个营帐。一行五人盛了些饭菜,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

    凤幽月试着吃了一口菜,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别看颜色一般,味道还是不错的。”

    司青几人见此,也纷纷伸出筷子,吃了起来。

    待到吃完饭后,几人摸着肚子走出食堂,碰巧遇到了郁晨几人。

    “幽月!”郁晨见到凤幽月,立刻小跑着冲了过来。凤渊跟在他身后,也向这边跑来,活像身后有老虎追他似的。

    凤幽月见此,含笑眨了眨眼,双手环臂站在原地。

    “你们两个怎的如此匆忙?难不成有老虎追吗?”

    “真老虎没有,不过母老虎有一只!”郁晨小声嘟囔,一脸菜色,“幽月啊,那个乔思宁她……”刚准备开口抱怨,他正好看见司青和司云,顿时闭紧了嘴巴。

    “我们和乔思宁没有关系,你们随便聊,我听不到。”司青淡淡道。

    郁晨摸了摸鼻子,有点搞不懂这几人之间的关系。他看了凤幽月一眼,正准备诉苦,却听身后传来了乔思宁的声音。

    “司青,你为何不与我一组!”

    郁晨听到这个声音,脸上的肥肉一抖,五官拧到了一起。

    凤幽月双眸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冲着后面的梅若楠点了点头。

    “梅小姐,我的两个朋友,劳烦你照顾了。”她浅声说。

    梅若楠看了她一眼,冷冷的‘嗯’了一声,绝色的容颜上寒霜遍布,也看不出是喜是怒。

    凤幽月挑了挑眉,轻笑一声,不再说话。

    另一边,乔思宁对着司青发了一通火后,见对方并不理睬她,十分愤怒的将矛头对准了司云。

    “都怪你!要不是你这个废物,司青怎么会不跟我一组!”

    司云脸色一白,怯生生的向后退了一步。

    司青脸色一沉,将妹妹拉到身后,冷声道,“乔思宁,你不要太过分!”

    “司青!你竟然为了这个废物凶我?!”乔思宁尖叫一声,眼睛忽然扫到站在一旁和郁晨说笑的凤幽月,顿时柳眉一竖,“原来是你!你笑什么笑!”

    凤幽月嘴角一抽,她笑也犯法了?

    “乔小姐,我笑不笑的,碍着你什么事了?”她眯着眼问。

    乔思宁看着凤幽月那张绝美的脸,眼底划过一丝嫉妒。这个女人,在天香阁见到了她最狼狈的一面,如今又和司青一组。她刚刚一定是在笑话她!

    说不定就是在谈论那天在天香阁发生的事!

    乔思宁越想越觉得怀疑,越怀疑就越生气。她的五官瞬间狰狞了一下,上前一步,向凤幽月冲去。

    就在这时,司青一个闪身,拦在了她身前。

    “乔思宁,你莫要无理取闹!”凤幽月替他妹妹担了组长的责任,于情于理,他也要站在她这边。

    乔思宁没想到司青竟然会替凤幽月说话,心中的妒火熊熊燃烧,几乎失去了理智。

    “司青,你是不是看上那个狐狸精了?!你让开,我要杀了她!”乔思宁唤出长剑,就要冲过去。

    司青哪能让她胡闹,挡在她身前,和她纠缠在了一起。

    刺耳的尖叫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在四周传开,来往的弟子们见到这一幕,纷纷停下了脚步。

    司云一脸惨白,视线落在司青身上,一脸担忧。

    郁晨等人从乔思宁喊凤幽月‘狐狸精’的那一刻,就沉下了脸色。

    凤幽月冷冷的笑着,目光凉薄的望着乔思宁,不说话。

    就在这时,一直在释放寒气的梅若楠忽然柳眉一皱,一股气流从手中挥出。

    那气流好似破空之箭,直冲到司青和乔思宁之间,一个巧劲,将两人分开。

    乔思宁受到的冲力较大,一个屁股坐在了地上。司青向后退了几步,正巧被司云扶住。

    “梅若楠,你做什么!”乔思宁一身狼狈,失声尖叫。

    梅若楠冷冷的看着她,脸色一沉,红唇中吐出两个字,“聒噪!”

    ------题外话------

    万更送上!懒得分章啦,就这么看吧!今日更新完毕,么么哒,鞠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