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巧遇元煜,须弥戒
    店小二将凤幽月几人带上了三楼后,便离开了。大家按照小二教的,将已经输入玄力的房卡放在了房门的小窗上。

    一阵白光闪过,小窗应声而开,露出了里面的钥匙孔。

    凤幽月拿出钥匙对准钥匙孔插进去,只听‘啪嗒’一声,房门缓缓而开。

    她推开门,抬脚走了进去。

    刚进入门内,入眼的是前厅。前厅中摆放着雕花红木桌椅,墙壁上镶嵌着两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地上铺着厚厚的兽皮地毯,地毯上摆放着精致的琉璃晶瓶,做工非常精美。

    穿过前厅的小门,便是卧房。

    浅金色的轻纱随意披散在门边,一串串水晶珠帘在阳光的折射下晶莹剔透,璀璨夺目。

    掀开珠帘和轻纱走进卧房,地上的柔软的素色地毯,一侧的墙边摆放着一张白玉小桌,小桌上文房四宝摆放的十分整齐。

    在墙的另一侧,是一扇做工精美的屏风。屏风是全手工刺绣,绣着一池粉白色的荷花,栩栩如生。

    在屏风的后面,是一个小巧的浴室。一只大大的红木浴桶摆放在浴室正中央,浴桶旁边摆放着香薰花瓣等精致的小物件。

    凤幽月在浴室里打量了一圈,移步回到了卧房,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虽说是单人间,但是床却很大。一个人睡着上面各种翻滚完全没有问题。

    凤幽月靠在床边,抬眼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卧房,暗暗咋舌。

    这浓浓的全是钱味儿啊!

    怪不得要五十紫晶币,的确值这个价。

    凤幽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套衣服,将身上沾了灰尘的衣服换下。刚换好,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幽月,好了吗?出去吃饭了!”是郁晨的声音。

    “马上!”凤幽月回了一声,用湿帕巾擦了把脸,将换下来的脏衣服随意挂在屏风上,推门走了出去。

    一行人又从后院回到了酒楼,此时,店小二已经将他们点好的菜肴摆上了桌。

    “几位客官尝一尝,我们天香阁的招牌菜可是远近闻名的!”

    “是吗?那我可要好好品尝一下。”凤幽月挑了挑眉,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肉丝放在嘴里。然后,眼睛一亮。

    “果然美味!”

    店小二一听,脸上笑开了花,“姑娘喜欢就好。几位慢用,有事摇铃即可。”

    说着,他将银色铃铛放在了桌边,轻轻的退了下去。

    “开动吧,味道的确不错。”凤幽月招呼道。

    大家赶了一路,也都饿了,索性也不跟她客气,拿起筷子大快朵颐了起来。

    他们坐的这张桌子,位于一楼靠窗的位置。伸头便能看到天香阁外的街道以及不远处的湖泊,景色倒是怡人。

    不过大家都饿了一天,此时也无暇顾及秀丽的景色,全都埋头大吃,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就将一桌子美味佳肴吃的一干二净。

    凤幽月见众人还有些意犹未尽,笑了一下,摇了摇铃铛,唤来了店小二。

    “刚才的菜,再来一桌。”

    店小二一愣,瞪着空荡荡的菜盘子有些发懵。随即,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意犹未尽的众人,嘴角狠狠一抽。

    这是多长时间没吃饭了啊?

    他在心中摇了摇头,笑眯眯的应了一声,又退了出去。

    很快的,一桌新菜做好,又端了上来。大家刚准备动筷,一个尖锐的女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你不是说没有荷花鱼了吗?怎的他们那桌就有?!”

    正拿着筷子准备吃鱼的凤幽月动作一顿,讶然的挑了挑眉。

    “这位姑娘,我们天香阁的荷花鱼每天只提供二十条。那是最后一条了。您若是喜欢,不如明日早些过来?”店小二十分客气的说。

    “你这是什么态度!天香阁打开门不就是迎客的吗?本小姐要吃荷花鱼,今天就要吃!”

    女子尖锐的声音让大家都有些不悦,凤幽月皱了皱眉,向那边看了过去。

    一名身着鹅黄色锦裙的年轻女子,此时正坐在一张桌前,拍案对着店小二横眉冷眼。在她的身旁,坐着一名英俊的男子和一名秀气的少女。英俊男子一脸不耐,秀气少女一脸忧色。

    “这几人的衣着打扮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子弟,怎的跑到这来撒泼?”郁晨小声嘟囔。

    凤幽月勾了勾唇,目光落在他们那张桌子上。桌子上此时摆放着许多美味佳肴,虽然没有荷花鱼,却也都是天香阁的招牌菜。

    “大家小姐规矩多呗。”凤幽扬十分不屑的挑了挑眼梢,慢条斯理的拿起了筷子。

    这时,不知道店小二跟那名鹅黄锦裙的女子说了什么,她突然激动的拍案而起。

    “我不管!本小姐来你们天香阁,是给你们面子!今日我必须要吃到荷花鱼,如果你们没有了,就把那桌的荷花鱼送过来,大不了我多付些钱就是了!”说着,她推开椅子,抬步向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冲着凤幽月道,“喂!你们那盘荷花鱼还没吃吧?我买了!”

    她的话刚刚说完,凤幽扬的手一哆嗦,荷花鱼被他剜下来一大块鱼肉。

    女子眼睛猛然瞪大,俏脸带怒,“你!你竟然敢无视我的话!”说着,她一个箭步冲上前,死死的瞪着凤幽扬,怒火中烧。

    凤幽扬的眉头皱了皱,不悦的抬起眼看着她。

    “你看什么看!信不信本小姐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那女子趾高气昂的道。

    饭吃的好好的,被平白无故骂了一通,换谁心里也不舒服。凤幽扬本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如今一听这话,脸色直接落了下来。

    他勾起唇嗤笑了一声,瞥了那女子一眼,伸手一筷子将荷花鱼的鱼目给挖了出来。

    然后长大了嘴巴,以十分夸张的表情吞了进去,并且露出一个十分美味十分享受的表情。

    “嗯,好吃!真是好吃!”

    “你!”那女子狠狠的瞪了瞪眼,胸口气的起伏不定,“岂有此理!我要杀了你!”

    说着,她猛然抬起手,冲着凤幽扬的天灵盖拍了过去。

    在场的人谁也没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全都呆住了。

    凤幽扬离她最近,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动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眼看着女子的攻击就要落在凤幽扬的头上,就在这时,一根筷子从一侧疾飞过来,重重的打在了那女子的手指上。

    女子吃痛的叫了一声,筷子顺着她的指缝,穿了过去,直直插在了桌面上。

    “光天化日为了一条鱼草菅人命,这是哪个名门世家的规矩?”少女清冷的声音幽幽响起,语气中带着浅浅的寒凉。

    那女子吃痛的捂着手指,抬起头怒瞪向凤幽月。

    这一看,愣了一下,随即,眼底划过浓浓的嫉妒之色。

    “大胆!你可知道我是谁?!”她柳眉倒竖,厉声叫嚣。

    凤幽月托着下巴,慢条斯理的瞥了她一眼,含笑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自报家门。为了一条鱼就要夺人性命,你确定你家的长辈能丢的起这个脸吗?”

    那女子一噎,脸色憋的通红。她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在场爹众人,见大家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她,不由得怒从心起。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们眼珠子都挖出来!”

    就在这时,一声冷喝传来,“你够了!”紧接着,和那女子坐在同一桌的英俊男人拍案而起,大步向她走了过来。

    “乔思宁,你闹够了没有?你不嫌丢脸,我还嫌躁得慌!”

    那女子的眼睛瞬间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面露嫌弃的英俊男子,眸光狠狠的晃了一下,隐隐带着一丝受伤。

    “司青,你竟然这样说我?!我做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

    司青嫌弃的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算了,乔大小姐的心意,司某承受不起。司云,我们走!”说着,他一甩袖袍,走到桌边拉起那名清秀女子起身就走。

    清秀女子被他拉得一个趔趄,连忙扭头担忧的看了一眼乔思宁,脚步匆匆的被司青带离了天香阁。

    乔思宁一脸受伤的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司青和司云离去的背影,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片。

    凤幽月淡淡瞥了她一眼,沉默的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郁晨等人见状,也跟着沉默的吃了起来。

    当乔思宁缓过神时,便看到身旁的一桌子人吃的兴致勃勃。那条荷花鱼已经只剩下一根刺骨。

    她看了看那条荷花鱼,又看了看四周投过来的怪异眼神,不由得,怒从心起。

    “都是因为你们!”乔思宁的五官一阵扭曲,右手在虚空一握,一根长鞭凭空而出。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火红色光芒在她周身爆开,长鞭一甩,疯一般向凤幽扬抽去。

    凤幽扬脸色一冷,迅速放下筷子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凤幽月冷哼一声,甩出烈火鞭,将乔思宁的鞭子紧紧锁住!

    “你发什么疯!”她声音冷厉。

    乔思宁已经失了神智,双目赤红的瞪着凤幽月,大声尖叫,“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凤幽月被她尖锐的叫声刺的难受,眉心一皱,袖袍猛然一挥。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震住了所有人。

    乔思宁的身子被这巴掌甩的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凤幽月却犹嫌不解气,又是啪啪两巴掌甩了过去,直把对方打的眼冒金星,一屁股跌坐在地。

    “清醒了吗?爽了吗?”她声音冷沉,浑身透露着浓浓的煞气,震得周围的人不由得禁了声。

    乔思宁捂着脸,不可思议的抬起头,“你竟然打我?你打我……”

    “我打你怎么了?”凤幽月不耐烦的把她的长鞭从窗户甩了出去,“我不仅想打你,我还想打死你!为了个臭男人磨磨唧唧的,你还有没有点骨气?有本事去追他啊!跟老娘撒什么泼!你以为普天之下皆你妈啊!”

    一顿饭吃的好好的,莫名其妙就有人来搅合。换谁谁不生气?

    凤幽月越想越火大,骂声也一声比一声大,震得乔思宁头晕眼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忽然‘噗哧’的笑了一声。

    紧接着,突兀的鼓掌声一下一下响了起来。

    啪——啪——啪!

    “好!说的好!”在角落的一张小桌旁,一名年轻男子鼓着掌站了起来。他身着一身黑色劲装,腰间束着一条极宽的玄色皮带,头发随意的用黑玉冠束在头顶,额前几缕发丝随意散落,随着风时不时拂过入鬓的长眉。

    他缓缓转过身,露出了那张精致而邪气的脸。

    狭长的黑眸,带着星星点点的凌厉,更多的却是肆意和邪气。微勾的嘴角带着一丝坏笑,深邃的星眸中时不时划过一抹幽光,散发着淡淡的危险。

    凤幽月扭过头,眯着眼看向他,清冷和邪肆的两道目光,在空中交汇。

    “呵……”邪气男子轻笑了一声,双手环臂吊儿郎当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这位姑娘骂得好啊!”他走到凤幽月身边,含笑看了她一眼,随即视线微移,落在了乔思宁身上。

    “乔思宁,你爹的那张老脸,被你从临安丢到了瑶城。你也是厉害啊!”他随意的蹲下身子,戏谑的看着鹅黄衣衫的女子。

    乔思宁听到这个声音,身子忽然一抖,猛地抬起了头。

    “元、元……煜?!你怎么在这儿?!”她惊恐的失声尖叫。

    元煜嗤笑一声,“你真有意思,这瑶城又不是你家的,我凭什么不能来?”

    乔思宁眸光一晃,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睁大了眼睛,“你也是来……”

    “乔思宁,”元煜忽然打断了她的话,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你说,我要是把今日的事跟你爹随意那么一说……”

    乔思宁的脸色忽然一白,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她恶狠狠的道,“元煜,你今日没有见过我!从来没见过!”

    说着,她冷冷的扫了一眼凤幽月,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凤幽月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讶然,没想到这事儿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

    她微微眯了眯眼,收回视线,看向元煜。

    “嗤!混了这么多年,一点用也没有!”元煜看着乔思宁离去的背影,冷笑一声,眼中带着戏谑和嘲讽。他缓缓转过身,将目光落在凤幽月身上,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芒。

    “这位姑娘,你刚才那番快人快语,实在是痛快啊!”元煜毫不吝啬的伸出大拇指,比了个赞。脸上带着诚恳与佩服。

    凤幽月勾了勾唇角,淡淡的笑了笑,“过奖。刚才多谢兄台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而已!不值一提!”元煜不在意的摆摆手,四下看了看,然后随手拎过一张椅子挨着凤幽月坐了下来,十分的自来熟,“姑娘,在下姓元,单名一个煜字,凤栖国临安人。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凤幽月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张邪笑的脸,红唇轻启,“凤幽月。”

    “凤幽月?”元煜反复念了两遍,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好名字!好名字啊!姑娘,你我一看便是有缘,不如交个朋友如何?”

    凤幽月嘴角一抽,额头落下三道黑线。一等国的人,都这么自来熟的吗?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在天香阁中响起。

    “啊!我想起来了!刚才那女子不就是临安乔家人吗!”

    “乔家?哪个乔家?”

    “还能有哪个乔家!凤栖国,临安乔家!对,她就是乔家人,应该就是那个乔家三小姐!外出求学的那个!”

    “雾草!就是她啊?!不是都说乔三小姐天赋过人吗?怎么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

    “这我哪知道?说不定是遇到硬茬子了呗!”

    “哎等等!不对啊!那女子要是乔家人,那么那位……”说话的人指了指元煜,眼中流露出惊骇之色,“他说他姓元……”

    空气猛地沉寂了一下,紧接着,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他是元家人!凤栖国第一大炼器世家元家啊!”

    所有人顿时炸开了。

    那可是凤栖国第一炼器世家啊!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据说,元家曾经出现过至尊级的炼器师!

    至尊级是个什么概念?

    在九幽大陆,武器分为玄器、灵器、神器、圣器、至尊器。每个等阶各七级。而能够炼制出这些武器的炼器师,也会拥有相对应的等阶称号。

    能够炼出一阶玄器的,就是一阶玄级炼器师。能够炼制出二阶灵器的,便是二阶灵级炼器师。

    而在九幽大陆的东西南北四幽域中,级别最高的,是至尊器。那么对应的,最高的炼器师级别,是至尊级炼器师!

    那可是传奇般的存在!

    元家能够出一个至尊级炼器师,那是何等的荣耀!说出去简直能吹个几万年!

    也正是因为这一位至尊级炼器师,元家的地位水涨船高,一跃成为了北幽域最大的炼器世家。

    任何一个从元家走出来的弟子,都会被众人所敬仰。要知道,像这种炼器世家,炼器血脉都是自带的,也就是说,元家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走上炼器师这条路。

    既然这个男子是元家人,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是一名炼器师?

    从元家出来的炼器师……这身份,光想一想就觉得高大上。

    凤幽月听到了众人的惊呼声,看着元煜的目光微微一晃,眼中染上了一丝好奇。

    “你是炼器师?”她十分直白的问。

    元煜被她的的直截了当弄得一怔,要知道,任何知道了他身份的人,都只会拐弯抹角的打探他的情况。如此直白的进行询问的,还真是头一次遇到。

    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微笑,“我若说不是,你该如何?”

    凤幽月挑了挑眉,眼神微凉,“你是与不是,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说着,她放下筷子,甩袍起身。

    “都吃完了吧?回房吧!”

    郁晨等人早就坐不住了,一听她说,立刻站了起来,抬脚就向后院走。

    元煜没想到凤幽月竟然说走就走,愣了一下,随后连忙起身追了上去。

    “喂,你这丫头怎么如此没有耐性?”他追到凤幽月身边,问。

    凤幽月脚步不停,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元煜却一点也没觉得挫败,反而兴致勃勃的问,“姑娘,我们一看就是有缘,交个朋友可好?”

    凤幽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脚下的步伐又快了几分。

    元煜看着她恨不得跑起来的背影,邪笑一声,脚步一错,又追了上去。

    “凤姑娘,刚刚我看你的修为,似乎是大玄师阶?天赋不错啊,是哪个世家的?姓凤?我记得凤栖国似乎没有这个世家姓氏。难不成你是清水国的?”

    凤幽月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这小子竟然还是个话唠。

    元煜还在身边说个不停,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停下了脚步。

    “你到底想怎样?”她冷声问。

    元煜摸了摸鼻子,勾起嘴角邪笑一声,“姑娘莫要多想,我只是觉得有缘,想交个朋友罢了。”

    凤幽月挑着眉,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青天白日的,她还真没见过随便抓个人就要交朋友的。

    “说吧,你到底什么目的。”她十分直接的问。

    元煜眸光一晃,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定定的看着凤幽月的脸,幽幽道,“姑娘,你是一名炼器师吧?”

    空气,瞬间变得死寂。

    凤幽月眸光瞬间变得冰冷,浑身爆开恐怖浑厚的气息。

    大玄师七阶?!

    元煜的眸光狠狠一缩,眼中划过惊骇之色。

    这丫头才多大?

    竟然是大玄师七阶!

    就在他沉浸在震惊中时,忽然脖子一凉,一把赤红色长剑不知何时贴在了自己的皮肤上。

    “凤姑娘,你这是何意?”元煜一惊,随即嬉笑着问。

    凤幽月将凤血剑又往他的皮肤上贴了帖,眉眼间尽是冷沉,“这位兄台,你又是何意?说!你是如何知道我炼器师身份的?”

    元煜闭口不言,嘴角含笑。

    凤幽月见此,眼中寒光四溢,杀气瞬间席卷这一方天地。

    元煜被她身上几乎要形成实质的杀气吓了一跳,心知她是真的起了杀心。

    “姑娘姑娘!慢着!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他连忙到。

    凤幽月周身的杀气丝毫没有收敛,凤血剑又向他的皮肤里压了几分,流出一丝猩红的鲜血。

    “说!”她冷冷道,“若敢有半句假话,老娘活剐了你!”

    元煜没想到凤幽月竟然说翻脸就翻脸,在心中苦笑了一声,暗道自己真是给自己找罪受。

    “凤姑娘,我是元家人,对炼器师的血脉自然有自己的观察方法。”

    凤幽月眉心微皱,脸上写满了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像元家这种自带传承的炼器世家,弟子们都可以感知到炼器血脉的存在。凤姑娘,若是我看的没错,你应该是刚刚接受传承没多久吧?”元煜问。

    凤幽月抿了抿唇,脸色有些沉。

    “凤姑娘,其实你不用如此防备我,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元煜又道。

    “好奇什么?”凤幽月问。

    “好奇你的炼器血脉啊!”元煜勾唇一笑,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可知道,在北幽域中,炼器世家除外,能够成功传承炼器血脉的,千人中只有一人而已。今日我恰恰遇到了这千人之一,你说我能不好奇吗?”

    他的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凤幽月却丝毫没有放下防备。

    元煜能够看出她拥有炼器血脉,那么是不是别的炼器师也能看出来?

    她的炼器血脉是肖如天的,品质实属上层。若是有炼器师对她起了杀心,那在这高手如云的一等国……

    光想一想,就觉得可怕。

    凤幽月的身体瞬间从头凉到脚,回想这一路自己大摇大摆的从万澜国走到凤栖国,只觉得一阵后怕。

    “除了你,其他炼器师可否能看出我的身份?”她抿了抿唇,问。

    元煜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推了推凤血剑,“凤姑娘,要不……我们找个隐秘的地方,好好聊聊?”

    凤幽月眯着眼,眸中划过精光。片刻后,她收起凤血剑,转身就走,“跟我来。”

    ……

    凤幽月并没带他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带到了她住的客房。

    元煜没想到她竟然会把自己带到这儿来,他战战兢兢的跟着她进了门,十分忐忑的道,“光天化日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貌似不太好吧……”

    凤幽月关门的动作一顿,随后手腕猛地用力,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门框跟着震了三震。

    元煜被吓的一个激灵,刚转过头,见看见少女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架势。

    他身子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干巴巴的笑了一声,“那个……我们光明正大,又不惧流言蜚语!”

    凤幽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到桌边,横刀立马的坐下,一副杀气腾腾的看着他。

    “元公子,现在可以说了吧?”

    元煜笑着摸了摸鼻子,也跟着坐了下来。

    “对于刚刚你的问题,我给你的回答是肯定的。”

    话落,凤幽月的手蓦然一紧,脸色瞬间不好了。

    其他的炼器师,果真能看出她的血脉和身份!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只有接受了正统血脉传承的世家弟子,才能感知到你的血脉。而且,等你成为了灵级炼器师,便可以随意隐藏自己的血脉气息。到那时,除非级别比你高太多,否则是看不出来的。”元煜又大喘气的说道。

    然而,凤幽月并没有被安慰到。灵级炼器师?以她如今的等级,想要到灵级,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这期间,她还是会有危险。

    “在我成为灵级炼器师之前,有没有办法可以隐藏血脉气息?”她想了想,问。

    元煜缓缓摸着下巴,沉思片刻道,“办法倒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凤幽月问。

    “其实,想要隐藏血脉气息,只需要一件宝器便可。不过这宝器属于神器,很难弄到。”元煜说。

    凤幽月眉心皱了皱,沉沉道,“是什么宝器?”

    “须弥戒。”

    须弥戒?

    那是什么鬼?

    元煜看了一眼一头雾水的少女,缓缓解释道,“须弥戒是一件一阶神器,可以隐藏任何血脉气息。不仅如此,若是佩戴者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还可以用它进行短时间的隐身。不过这须弥戒已经消失好多年了,至今九幽大陆也没人找得到它。”

    须弥戒……

    凤幽月若有所思,这东西倒是真能解决她的燃眉之急。

    不过……消失多年,又是神器,她该去哪里找?

    少女的俏脸上浮上一层凝重,元煜十分有兴趣的盯着她看了许久。却见她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目光灼灼的抬起头来。

    “你可知须弥戒的模样吗?”凤幽月满眼期待的问。

    元煜轻轻挑了下眉,点了点头,“我在书上看到过。”

    凤幽月眼睛一亮,连忙到,“那你可否画出来?”

    元煜一怔,还没待开口,又听少女道,“若是元公子能帮我这个忙,在下定有厚礼相送!”

    元煜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忽然好奇的问,“你有什么东西能送给我?凤姑娘,我元煜可什么也不缺。”

    说着,他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袍,一派悠然的靠在了椅子上,一身贵气非常。

    的确,作为元家嫡传弟子,他什么也不缺。

    凤幽月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我自然知道元公子什么也不缺,不过,这东西你可喜欢?”说着,她手心一翻,一枚丹药露了出来。

    元煜垂下眼皮,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然后,眼睛缓缓睁大。

    “这是……保元丹?!”他惊呼出声。

    “元公子好眼力。”凤幽月傲然一笑,眉宇间流露出自信,“这东西,元公子可否需要?”

    需要!太需要了!

    保元丹,是专门为炼器师提供的丹药。任何已经到达了神阶的炼器师,只要服用一颗保元丹,便能更进一阶!

    元煜的爷爷是三阶神级炼器师,已经卡在瓶颈十几年了,这保元丹就是特意为他准备的啊!

    也许有人会问,北幽域最大的炼器世家,怎会连颗保元丹也买不到?

    当然买不到!要知道保元丹可是属于八级丹药啊!整个北幽域最高级别的炼药师,也只有七级好吗!

    八级丹药,可是千金难求!

    元煜看着那保元丹,就好像色狼看见了小媳妇,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凤幽月见此,勾唇一笑,将保元丹扔进了空间中。

    “哎!别收回去啊!”元煜一脸不舍,恨不得扑过去直接把保元丹吞到肚子里。

    凤幽月看他这副模样,笑了。

    “元公子,一手交图,一手交丹。”

    元煜不满的撇了撇嘴,抬步走到桌前,拿起了毛笔,准备将须弥戒的模样画出来。

    谁知,就在这时,他忽然顿住了。

    不对啊!这丫头能拿出八级丹药,又怎会不知须弥戒长什么模样?

    她别是耍他吧?

    不过转念一想,她图什么啊?就为了耍他,搭进去一颗保元丹?

    元煜皱着眉,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索性‘吧嗒’一下,放下毛笔,定定的看着凤幽月。

    “你看我作甚?画啊!”凤幽月一脸茫然,伸出手指敲了敲桌面。

    元煜满脸怀疑的看着她,拧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重新拿起笔,将自己印象中的须弥戒一点一点画了出来。

    凤幽月看着纸上的须弥戒一点点成形,眉心越拧越紧。

    她怎么觉得……这须弥戒有点眼熟啊?

    “画完了。”这时,元煜将毛笔放下,吹了吹纸上的墨迹,将画递给了凤幽月。

    凤幽月拿着画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番,越看越觉得这戒指眼熟。她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哦……

    就在这时,一只白皙的大手伸了过来,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不满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元煜那双邪笑的眼睛。

    “小丫头,保元丹可以给我了吧?”

    凤幽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拿出保元丹扔给他。

    元煜脸色一变,手忙脚乱的将保元丹接到怀中,一阵后怕的捧着它,“乖乖!这东西你也敢乱扔,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凤幽月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懒得理他。

    元煜捧着保元丹仔细的端详了一阵,然后心满意足的将它收进储物戒指。紧接着,一脸好奇的看着凤幽月。

    “凤姑娘,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怎么会有八级丹药?”此时此刻,在元煜的心中,凤幽月已经变成了一位十分神秘的世家小姐。

    难不成,是从南幽域来的?

    西幽域也有可能啊!

    凤幽月忙着端详须弥戒的图纸,淡淡的回道,“从穷乡僻壤出来的。说了你也没听过。”

    元煜瞥了撇嘴,只觉得她是在敷衍自己。

    穷乡僻壤?谁家穷乡僻壤能随随便便拿出八级丹药?

    谁家穷乡僻壤能拥有这么强大的炼器血脉?

    谁家穷乡僻壤的十六岁少女能是一名七阶大玄师?他也只是个二阶玄王好吗!

    元煜一脸的不信,凤幽月见此,也不解释,一心扑在了图纸上。

    元煜见她不再搭理自己,十分识趣的拍拍屁股起了身。

    “我先走了,咱们有缘再见吧。”

    凤幽月终于从图纸中抬起头,她上下打量了元煜一番,忽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好啊,有缘再见。”

    元煜被她看的浑身发麻,打了一个激灵,连忙离开了此处。

    ……

    待元煜离开后,凤幽月对着那图纸反反复复看了许久。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怎么这么眼熟呢?

    她皱着眉,放下图纸,手指习惯性的敲击着桌面。

    忽然,她的手指一顿,目光死死的定在了一处。

    紧接着,嘴角缓缓裂开,小手猛地在桌案上一拍!

    “原来是它!”

    她大笑一声,手腕一番,变出一个储物戒指。然后,将戒指中的东西‘稀里哗啦’全都倒了出来。

    顿时,一堆金银珠宝在桌子上堆成了一座小山。凤幽月十分粗暴的在小山中摸索了一番,然后在最里面掏出了一个戒指!

    她拿着戒指对着阳光打量了一番,然后又拿起图纸,进行对比。

    这戒指,竟然和图纸上画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须弥戒,竟然就在她手里!

    此时此刻,凤幽月只想放声狂笑。没想到啊,传说中失踪已久的神器,竟然被她给捡到了!

    这储物戒指中的金银珠宝,是她在神迹中得来的。

    当初在幽炎岭,小火带着她寻到了一处藏有宝贝的洞穴,里面藏有许多颜色各异的夜明珠以及高级丹药还有其他宝贝。当时她着急走,索性一股脑的将这些东西全都塞进了储物戒指中,离开神迹后也没细看。

    后来回到洛城后,她将得到的那些高级丹药分了出来。那送给元煜的保元丹,便是其中之一。

    至于其他的宝贝,实在是太多了,凤幽月便也懒得收拾,只是草草看了一眼,就一直扔到现在。

    只是,打死她也想不到,须弥戒竟然在其中!

    凤幽月捧着须弥戒,无声的咧嘴大笑。此时,她不由得想起了云陌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她果真是有大气运的人!

    ……

    元煜打死也想不到,他刚一离开,凤幽月就找到了须弥戒。

    那传说中消失已久的神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她给戴在了手上。

    须弥戒的使用方法非常简单,滴血认主,待在手指上的戒指就会自动隐身消失。

    而凤幽月身上的血脉气息,同时也被隐了下去。

    当鲜血滴落在戒指上的那一刻,凤幽月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血液中的炼器血脉,抖了一下。

    然后,那些熟悉的气息,瞬间就消失了。

    如此感受,让凤幽月十分确定,她如今是真的把炼器血脉隐匿了。

    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悬在头上的那把刀,终于不见了。

    ……

    第二日,凤幽月带着大家在瑶城中走了走,简单的熟悉了一下环境。

    待到第三日,七星学院报名的时间,到了!

    ------题外话------

    大年初一,万更送上!懒得分章了,大家就这么看吧。嘿嘿嘿,过年好过年好!恭喜发财,大家的红包快快拿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