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初临凤栖国,瑶城相遇(过年好!)
    ..,

    凤栖国,是北幽域的一等大国,位于万澜国以南,全速行进的话,大约需要五六天的时间。

    在北幽域中,一共有三个一等国。其中,凤栖国并非是国立最强的,不过因为它的地处位置非常好,山明水秀,灵气逼人,所以得到了广大修炼者的喜爱。

    当初七星学院选址,便是看中了凤栖国的环境。

    这也让凤栖国在这些年中,成为了北幽域中比较特别的存在。

    宽敞的国道上人来人往,大道一旁,酒肆茶馆林立,时不时有路过的行人歇歇脚,在茶馆酒肆中小酌一杯。

    一阵凌乱有力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地平线一端,扬起阵阵沙尘。

    很快的,马蹄声渐行渐近,一行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为首的是一名红衣少女,一身红裙明艳飒爽,坐在马背上的身子挺得笔直,双眸清澈而凌厉,五官明艳而绝色。

    停在酒肆茶楼中歇脚的行人们均被她的外貌看的一阵恍惚,待反应过来时,少女已经从马上一跃而下。

    在她的身后,一行数人也跟着从马背上跃下。众人商量了一下,抬步向一间茶馆走去。

    “几位贵客,欢迎欢迎!快请上座!”店小二热情的迎上去,将一行人领到位置上。

    “幽月,你坐。”郁晨拉开凳子让凤幽月坐下,自己则倒了一杯清茶一饮而尽,然后问,“你们这有什么吃的?”

    店小二立刻回道,“都是一些熟食熟肉,还有一些瓜果点心。茶有上好的寒翠,客官们可需要?”

    “来两壶寒翠。”凤幽月将袖子卷起,慢条斯理道,“再来一些水果点心,大家走了一路,也累了。”

    店小二有些发愣,看着她没有出声。

    凤幽月挑了挑眉,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摸了摸脸,“我脸上沾东西了?”

    “没!不是!”店小二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摇头笑道,“姑娘天人之姿,小的看愣了。姑娘莫怪。”

    郁晨几人笑开了,凤幽月无语的落下三道黑线,冲他挥挥手,“无事,去吧。”

    店小二麻利的退了下去,郁晨扭头在茶馆里打量了一圈,发现客人倒是不少,十几张桌子竟然几乎全都坐满了。

    “今儿是什么日子?人怎么这么多?”郁晨疑惑的嘀咕一声。

    端着茶水走过来的店小二听到了这话,笑道,“七星和北辰两大学院报名的时间到了,人自然就多了起来。”

    凤幽月喝茶的动作一顿,眼中划过一抹异色,讶然的看着店小二,“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店小二愣了一下,“七星和北辰要开学了,怎么了……”

    “你是说,北辰?那个北辰学院?”上官玉挑着眉,问,“北辰学院也在凤栖国?”

    店小二点点头,“对啊!北辰和七星都在凤栖国瑶城。七星在南,北辰在北。几位客官不知?”

    凤幽月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打算去北辰,所以也根本没打听过。

    只是没想到,北辰和七星竟然都在瑶城。

    “那青云学院呢?”凤幽月又问。

    “青云学院不在凤栖国,而是在清水国。距离这里也不远,骑马的话一天时间就到了。”店小二如实回道,然后笑眯眯的看着众人,“几位也是去学院报名的?”

    凤幽月微微颔首,“去七星报名。”

    刚一说完,店小二的眼神顿时变得不一样了。

    “我就说几位天人之姿,绝对不是凡夫俗子!原来竟是七星的弟子!七星学院可是个好地方啊,几位有福了!”

    店小二频频赞叹,一脸迷弟的表情。

    凤幽月眼中含笑,托着下巴看着他,“小哥似乎很喜欢七星?”

    “那当然了!”店小二麻利的将茶壶放下,眼中光彩照人,一脸激动,“在瑶城,没人不知七星学院!不仅是因为它实力强大,最重要的是,七星学院每年都会定期免费发放丹药武器,为大家提供修炼便利。不仅如此,凤栖国每每有灾祸发生,七星院长必定开仓放粮,组织弟子们前去救援,这是真真正正的心系天下!”

    凤幽月眼中闪过讶然,倒是没想到七星学院的声誉竟然这样好。

    她有趣的挑了挑眉,又问,“那北辰呢?大家不喜欢它吗?”

    “也不是不喜欢。”店小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只是比起七星,北辰少了那么点人情味。七星和北辰两家学院的风气不同,等姑娘入了瑶城,自然就会明白了。不过七星的院长宋星子,的的确确是瑶城的天。他的地位,无人能及。”

    “宋星子这人我听说过!”正在喝茶的郁晨连忙放下茶杯,压低声音,神秘的说道,“我听我爷爷说过宋星子。他是七星学院的创办人,修为深不可测,据说已经到玄圣阶了!”

    玄王阶以上是玄皇,玄皇以上是玄帝,而玄圣阶,则是比玄帝更高一阶。

    在万澜国,别说玄圣阶了,就是玄皇,也只有凤长昊一个人。玄圣阶的高手对于郁晨等人来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胡说!”这时,店小二忽然开口,毫不留情的反驳了郁晨的话,“宋院长早就突破玄圣阶了!当年我太爷爷还年轻的时候,他老人家就已经是六阶玄圣了。如今一百多年过去,说不定早已经进入了玄灵阶!”

    玄灵阶啊……

    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气,玄灵阶,那是怎样的存在啊!

    郁晨几人的眼中绽放出崇拜和激动的光芒,而凤幽月却想到了一些其他的。

    宋星子……和云陌会不会相识?

    当初云陌离开时,对她说七星相见。如今她马上就要到达凤栖国,可是那登徒子如今在哪儿?

    凤幽月托着下巴,水眸浅浅的看向远方,眼底染着淡淡的惆怅与思念。

    ……

    幽冥渊,云穹殿。

    往日里一身白衣如雪的男子,如今换上了一件玄色衣袍。衣袍上绣着暗紫色图腾纹理,宽大的袖袍和领口是接缝着暗紫色锦边。锦边中绣着浅金色的丝线,在夜明珠光下熠熠生辉。

    此时,男人的头发并没有束起,而是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他慵懒的倚在云穹殿的王座之上,俊逸的脸上浮现出慵懒之色,似乎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启禀君上,格长老又来了,已经在殿外站了半日。”王座之下,一名青衣男子垂着头,一双细眼死死的盯着地面,脸上带着恭敬之色,不敢有半分逾越。

    王座上的男人轻轻挑了下眉,右手撑着脸颊,慵懒道,“这次他又是为何?”

    青衣男子身子一僵,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格长老他……是为了君上的……额、终、终身大事。”十分艰难的说完,男子额头上滑落几滴冷汗,心脏砰砰直跳。

    王座上的男人没有说话,大殿中一片沉默。

    青衣男子额头的汗水流的更欢了,他偷偷的抬起眼皮,求助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抱着金色重剑的男子。

    泠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十分没有意气的移开眼睛。

    活该!提什么不好,非要提格长老!

    那老头子早该被人剁吧剁吧扔进幽冥渊了!还妄想操控主子的终身大事,也不看看他那孙女长得什么狗模样!

    有幽月小姐一半漂亮吗?

    有幽月小姐一半有气质吗?

    有幽月小姐一半招主子喜欢吗?

    再换句话说,幽月小姐敢一巴掌把主子打飞,你格长老那孙女,她敢吗!

    一点气魄也没有,还妄想当君王妃,究竟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惊雷动了动脖子,扭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泠风,梁静茹是谁?

    泠风翻了个白眼:不知道。幽月小姐经常这么说,想来应该是某位大人物。

    青衣男子看着泠风和惊雷两个人眉来眼去的,就是不看他,心中欲哭无泪。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云陌忽然坐直了身子,轻‘咦’了一声。

    他扭过头,透过大殿的窗子望向远方,妖冷的墨眸中带着淡淡的疑惑和喜悦。

    “主子怎么了?”泠风疑惑道。

    惊雷沉默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云陌静静的望着窗外,视线穿过层层白云,落在不知名的某一处。就在刚刚,他似乎听到了少女的思念,心轻轻的乱了一下。

    “幽儿……”呢喃的声音轻轻从薄唇流出,带着温柔的缱绻。

    就在这时,大殿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名白衣男子稳而快的走了进来。

    他看见站在大殿中央的青衣男子,俊眉一扬,眼中划过一丝戏谑的笑意。

    “叩见君上!”白白衣男子单膝跪地,对云陌行了个大礼。

    “起来。”云陌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视线落在男子身上,懒声道,“何事?”

    “启禀君上,九幽来信。”白衣男子起身,利落回答。

    提到九幽,云陌的眸光微微一晃,眼中多了些神采。

    他轻轻扬起下巴,浅声道,“呈上来。”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展开手中的一块黑石,将玄力灌注其中。

    顿时,黑石爆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紧接着,一块金色屏幕一跃映入半空。

    “有日子没见,你也不知道来个信儿问候一下。”低沉温和的声音缓缓流出,金色的屏幕上,一名身着浅黄色长袍的男子跃然映入众人眼中。他长着一张儒雅的脸,一双墨眸深邃而温和,好似广袤辽阔的大海,能够容纳百川。

    男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但是在场的泠风几人都知道,这人的年纪,至少也要有几万岁了。

    云陌挑了挑眉,看着屏幕上的好友,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七星学院报名的时间要到了,你还来不来?不来我就把那丫头收了啊!啧,能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徒弟,真是喜事一件!”说着,男人十分惬意的举起手中的酒杯,眼中闪过得意之色。

    云陌缓缓眯起了眼睛,勾起的嘴角流出一抹危险的笑意。

    “对了,忘跟你说了。”儒雅男子好似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俊眉一挑,十分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最近试炼峰出现了一批劲敌,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就用这些家伙来做入门测试。我记得你那小丫头当初好像是玄师阶吧……如今……嘿嘿嘿……”

    不怀好意的笑声传遍整个云穹殿,紧接着,金色屏幕一闪,儒雅男子消失不见了。

    云陌眯着眼,视线仍然停留在半空,闭口不语。

    王座下,青衣男子听见了屏幕中的儒雅男人说的话,一头雾水。

    小丫头?什么小丫头?

    君上什么时候有小丫头了?

    难不成……是流落在九幽大陆的女儿?!

    青衣男子心中一惊,抬头偷偷看了云陌一眼,然后扭过头,暗暗打量着泠风和惊雷。

    这两人看着一脸淡定,似乎对‘小丫头’的事情并不惊讶。看来,他们也是知道的。

    难不成……君上真的有女儿了?!

    青衣男子越想越惊骇,脸上的惊恐之色显而易见。君上有女儿了,那她的母亲是谁?君上是露水情缘,还是已经在九幽娶亲了?

    天杀的!格长老是想让他死!君上都有女儿了,你还嫁什么嫁!你敢做君上女儿的后娘吗!

    青衣男子冷汗涔涔,站在他身旁的白衣男人一看,便知道他的脑洞又飘了。

    无语的摇了摇头,他轻轻捅了青衣男子一下。

    这时,一直沉默的云陌忽然开了口。

    “准备一下,去九幽。”说着,他站起身,就要离开。

    青衣男子听了一惊,连忙开口问道,“君上,那格长老……”

    “格长老?”云陌轻轻笑了一声,墨眸中染满了妖冶的寒光,“年纪大了,让他回家养老吧。”

    说完,消失不见。

    青衣男子一个激灵,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忐忑的松了一口气。

    “哎,君上刚回来没多久,又要走了。”白衣男人叹了口气,心道美人误国。

    泠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开口道,“浅龙大人,主子离开之后,幽冥渊诸事就交给你和渊凤大人了。”说着,他又看了青衣男子一眼。

    白衣男人浅龙笑了笑,弯了弯细长的狐狸眼睛,“好说好说。为君上分忧,是我等分内之事。对吧,渊凤?”

    “嗯?嗯!对!”一身青衣的渊凤连忙点了点头,仍然沉浸在‘君上有女儿’的震惊中无法自拔。他看了看泠风和惊雷,犹豫了片刻,道,“不知……小公主何时归来?”

    泠风:?

    惊雷:?

    浅龙:……

    神他妈小公主!

    ……

    幽冥渊发生的事情,凤幽月并不知道。她也完全想不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云陌的女儿……

    在茶馆休息了片刻,吃了些东西后,一行人再一次启程,向凤栖国飞奔而去。

    七星学院位于凤栖国的都城瑶城。据说,瑶城商业十分繁华,来往商户络绎不绝,资源应有尽有,大街上随随便便的一个小贩,都是大玄师阶的高手。

    这话说的虽然有夸张的成分,但当凤幽月走进瑶城时,才知道一等国究竟是何等景象。

    宽敞的大道,又各种颜色的晶石和玉石铺成。街面上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道路两边的楼阁商铺,鳞次栉比,奢华大气。

    凤幽月抬头向天空望去,发现在瑶城四周,笼罩着一层透明色的防护罩。防护罩带着复杂的阵法和禁制,可以起到保护城池的作用。

    “哇!幽月你看那个楼,竟然那么高!”郁晨大呼小叫的指着远处的古朴楼阁,一脸新奇。

    凤幽月扫了眼那楼阁,楼阁约有五十多米高,在瑶城算的上是最高哦的建筑之一了。

    “那是凤栖国的炼药公会总部。”上官玉忽然开口,解释道。

    炼药公会?

    凤幽月挑了挑眉,和身旁的易渊对视了了一眼。

    提起炼药公会,两人都想到了那个被小冥扔到天边的蔚兰秋,也不知那位现在如何了。

    “师父曾经跟我说过,凤栖国城池众多,有许多炼药公会分部。瑶城的炼药公会,是最大的,也是资源实力最强的。”上官玉牵着马缓步走在凤幽月身边,扭头看着她,“你若是感兴趣,可以去看看,应该会有不少收获。”

    凤幽月挑了挑眉,没说去也没说不去,而是换了个话题,“听说七星学院也有炼药师的课程?”

    “是的。”上官玉点了点头,“师父说过,七星学院有三峰二阁,药峰便是其中之一。药峰峰主叶临溪是瑶城炼药公会的会长,他是一名六级炼药师,身份超然。最重要的是,他今年只有七十二岁。”

    七十二岁,放在二十一世纪已经是半截身子迈进了棺材里。但是在九幽大陆,七十二岁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有的人活到一百岁,还未曾突破三级炼药师。而有的人只有七十二岁,却已经成为了一名六级炼药师。

    这就是天赋的差异。

    不得不说,叶临溪是老天爷赏饭吃,他的炼药天赋,让人又嫉妒又羡慕。

    上官玉说完,看了一眼身旁的红衣少女,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七十二岁的六级炼药师算什么?她身边可是有个十六岁的三级炼药师。

    上官玉突然恶趣味的期待着,若是七星学院知道了凤幽月的身份,那些长老啊峰主啊该是什么反应?

    ……

    凤幽月等人在瑶城中闲逛了一会儿,然后寻了一处看起来不错的酒楼,歇了下来。

    “玄风马怎么办?总不能扔了它们吧?”郁晨站在酒楼外面,眼巴巴的看着大家。

    与万澜国不同,在凤栖国的酒楼中,并没有马厩。不仅是酒楼,任何客栈茶馆,都没有可以给马休息的地方。

    仔细一问,才知道在凤栖国这样的一等大国,大家出行根本不用玄风马,而是使用自己的契约兽。

    从凤栖国一路走过来,凤幽月他们能够时不时的看到天空偶有灵兽飞过。偶尔还会有几只载着人的陆地灵兽,从身边风一般的跑过。那速度,就算玄风马再长八条腿,也赶不上。

    当他们牵着玄风马走进瑶城时,便收到了四面八方投过来的好奇和嬉笑。

    怎么会有人骑这种低阶玄兽?不嫌慢吗?

    一行人就沉默的在众人或好奇或讥笑的目光中,来到了酒楼,然后对着身旁的玄风马面面相觑。

    “易渊,你去寻一处宅子,要僻静一些的,然后雇个小厮,照料这些玄风马。”凤幽月想了想,道。

    话刚说完,一声刺耳的嗤笑从身后传来。紧接着,一名身着翠绿色锦衣华袍的年轻男人从她身边走过,扔下了一个嘲讽的笑。

    “乡下来的土包子,瑶城的一座宅子至少需要一万红晶币,付得起吗!”

    说着,跟在他身后的几名小厮轰的一下笑开了,脸上带着浓浓的轻蔑和不屑。

    “喂!你们……”上官毅心中大怒,就要冲出去,却被上官玉一把拉住。

    “不必跟他们呈口舌之快。”上官玉摇了摇头,轻声道,“更何况,我们的确付不起。”

    万澜国使用的都是玄晶币,即便是她所在的二等国青莲门,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一万红晶币。太多了,也太贵了。

    “谁说我们付不起?”哪知,凤幽月笑着挑了下眉,拿了一个储物戒指扔给易渊,“这里面有两万红晶币,你看着花。”

    易渊急忙接过戒指,嘴角裂开,笑着点头,“得令!姑娘,要不别住客栈了,带我置办好宅子,我们就住进去。”

    “不好。”凤幽月摇了摇头,“客栈设施齐全,新买的宅子还要置办生活用品,不方便。左右也不剩几天,将就住吧。你买了宅子后,给小厮一些钱,让他置备一些被褥和洗漱用品,把宅子充实一下。”

    “好嘞!您就瞧好吧!”易渊喜洋洋的应了一声,牵着一群玄风马,扭头离开了酒楼。

    而上官玉等人,则一脸懵逼的看着凤幽月,那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你们看什么?”凤幽月疑惑的摸了摸脸,“我身上有东西?”

    “幽、幽月……”郁晨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忐忑的问,“你、你怎么有那么多红晶币?”

    那可是红晶币!不是玄晶币啊!

    万澜国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的红晶币啊啊啊啊啊!

    幽月你给易渊的两万红晶币,是真的吗!

    郁晨震惊,上官玉等人也震惊。那个嘲讽他们的华服男子也被震了一下,随即,放声大笑。

    “两万红晶币!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不说你有两万紫晶币呢?这年头吹牛都不用打草稿的吗?”

    一众小厮也跟着哈哈大笑,活像要被笑死了一样。

    一直沉默的凤无涯不能忍受他们对凤幽月的嘲笑,抬步就要冲上去。

    凤幽月伸出手,将他拉了回来。

    “无需理会,走吧。”说着,她率先走进了酒楼。凤无涯的脸色冷了冷,淡淡的瞥了那位华服男子一眼,抬脚跟了上去。

    上官玉等人也纷纷紧随其后,店小二见此,连忙热情的招呼了起来。

    凤幽月选了张大桌子,安顿下来,然后去了柜台。

    “掌柜的,开几间上房。”

    “掌柜的!给本少爷开两间上房!”

    淡淡的女声和趾高气昂的男声同时响起,然后,两人扭过头,对视了一眼。

    又是那个华服男子!

    凤幽月微微皱了下眉,脚步像一旁移了一下。

    华服男子轻嗤一声,将一个钱袋随手扔到柜台上,阴阳怪气的道,“掌柜的,做生意的可要擦亮了眼睛!别什么乡下土包子都往进领!能不能付得起房费还是一说呢!”

    掌柜的笑呵呵的应了一声,不反驳,也不表示认同。他将钱袋里的钱币倒出来,数了数,“五十枚紫晶币,正好。这位公子,这是您的房卡和钥匙,请拿好。”

    在凤栖国,这种级别的酒楼中,一间上房需要至少五十枚紫晶币。这还只是单人间,若是几人同住,价格会更高。

    凤幽月之前去过苍云国,那里的客栈,一间上房需要五千玄晶币。而这个价位放在万澜国,可以在天阑苑连续住一个月了。

    在九幽大陆中,玄晶币、红晶币、紫晶币之间的换算比例是一千比一。一千枚玄晶币,相当于是一枚红晶币。一千枚红晶币,相当于是一枚紫晶币。至于紫晶币再往上的金晶币、黑晶币以及紫金晶币的换算比例,则是两千比一。

    这间酒楼的一间单人上房需要五十枚紫晶币,换算成玄晶币,数不胜数。完全可以将万澜国洛城的天阑苑全都买下来。

    物价之高,难以想象。

    若是凤幽月没有上次在血罚之森的奇遇,想必今日定要露宿街头了。

    不过如今,她可是手握晶矿的人!

    “这位姑娘,您需要几间上房?”掌柜的将华服男子的钱收好,笑眯眯的看向凤幽月。

    华服男子轻嗤一声,站在原地没走,嘲讽的看着凤幽月。

    “两间单人房,三间双人房。”凤幽月看也没看那男子,只是对掌柜的笑着说。

    掌柜的连连点头,笑眯眯道,“单人房是五十枚紫晶币一间,双人房是八十枚紫晶币一间。一共是三百四十枚紫晶币。”

    郁晨歇了歇脚,刚抬腿向这边走过来。听到掌柜的报的数字,脚下一滑,差点摔了一个趔趄。

    卧槽!

    三百四十枚紫晶币!

    他咋不去抢呢?!

    郁晨倒抽了一口凉气,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凤幽月身边,用力的拽了拽她。

    “幽、幽月……”他压低声音,附在凤幽月耳边,“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不一定非要住这么好的酒楼。”

    三百四十枚紫晶币,把他全家卖了也不值啊!

    郁晨说话的声音虽小,却仍然被那华服男子听到了。顿时,他拍着柜台放肆大笑,丝毫不顾及场合。

    “换地方?哈哈哈!这瑶城之中,最便宜的客栈也要十枚紫晶币,你们付得起吗?哈哈哈!要我说,你们还是跟要饭的挤一挤吧!”男子的笑声极大,很快便将在酒楼中吃饭的众人吸引了过来。

    上官玉等人也听到了动静,纷纷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凤无涯问。

    “无事。”凤幽月笑着摇了摇头,柳眉微挑,慢条斯理的看了那男子一眼。

    华服男子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少女刚刚开过来的那一眼,看似平淡,却让他感觉如鲠在喉,通体冰凉。

    凤幽月轻笑了一声,移开视线,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荷包。

    她掂了掂荷包,荷包里哗哗作响。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中,她从里面拿出了一枚晶币。

    “抱歉,我没有紫晶币。这个可以吗?”她摊开手,将晶币轻轻放在柜台上,发出‘吧嗒’一声响。

    掌柜的低头看过去,眸光微微一缩,随后笑着点点头。

    “当然可以。金晶币可以在九幽大陆上的任何一等国流通使用。”

    金晶币!

    这少女竟然拿出了一枚金晶币!

    众人纷纷噤声,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

    北幽域虽然面积极广,但是要论资源和实力,和其他三幽域要相差很大一截。连带着,在物价方面,也要比其他三幽域便宜一些。

    也许在其他三幽域之中,金晶币比比皆是,到处可见。但是北幽域这个‘穷乡僻壤’中,只有一等国的大世家才能出得起金晶币。

    这少女……难不成是什么世家小姐?

    顿时,大家看着凤幽月的眼神不一样了。

    而那名华服男子,早已经呆若木鸡,傻在了原地。

    置于郁晨等人,更是一脸惊骇,百脸懵逼的看着凤幽月。

    “这是找您的一千六百六十枚紫晶币,请您收好。”掌柜的将找零的一千多枚紫晶币全部拨到一枚储物戒指中,交给凤幽月。

    凤幽月数也没数,直接将储物戒指收了起来。动作之豪迈,让大家的目光又是一变。

    这姑娘,要么是傻子,要么是富婆。一千多枚紫晶币,也不知道数一数!这到底是哪个世家的败家女?

    若是易渊此时在此,一定会扬着下巴冷冷一笑。一群无知的人类!他家姑娘可是手握一座晶矿的人!区区一千紫晶币,算个球啊!

    “姑娘,您不数数?”掌柜的也有些懵,好心提醒了一句。

    凤幽月笑着摇摇头,“我信你。不过掌柜的,我有一言相告。”

    掌柜的眸光柔和,笑眯眯的道,“姑娘请说。”

    凤幽月顿了一下,眼梢微挑,眸光微凉,“掌柜的你人不错,以后接人待客千万要擦亮眼睛。莫要什么素质的人,都往进领。”说着,她轻飘飘的瞟了华服男子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掌柜的一愣,随即轻笑出声。

    “是,姑娘的话,我记下了。小孟子,你带姑娘去客房。”

    凤幽月挑了挑眉,深深看了掌柜的一眼,含笑离开。

    郁晨等人一脸懵逼的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

    待一行人走后,华服男子站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彻底变成锅底黑。

    他阴恻恻的看了一眼掌柜的,冷哼了一声,甩袖离去。

    “掌柜的,怎么办?”一名店小二凑上前,脸上带着忧色,“那位公子身着华丽,修为也高,想来应该是世家弟子。我们得罪了他……”

    “得罪了就得罪了,怕什么?”掌柜的笑了一声,随手将凤幽月给他的那枚金晶币翻了出来,放在手心里细细观看,“在这瑶城,最不缺的就是世家权贵。他身份再厉害,能厉害得过七星学院吗?”

    店小二一愣,猛然想起了自家掌柜的身份。

    “对啊!瞧我这脑子,掌柜的您可是七星……”正说着,他忽然捂住嘴巴,禁了声,小心翼翼的看了男人一眼。

    掌柜的并不在意,轻声一笑,将那枚金晶币对准阳光,细细看去。

    “质地通透,绝非凡品。看来今年的入学弟子,有意思了……”

    ……

    凤幽月并不知道柜台前发生的事情,她跟着店小二穿过酒楼的长廊,进入后院。

    后院中,是另一片天地。假山流水,亭台楼阁,鸟语花香。

    凤幽月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脚步一顿,眼中划过一丝惊讶。

    这后院的灵气,竟然如此浓郁。不仅如此,在这庭院的四角,竟然隐藏着许多复杂的禁制和阵法。

    她的眼神暗了暗,看来这酒楼,当真是不一般。

    “几位的房间在三楼,这是房卡和钥匙,请拿好。”店小二将东西分发下去,道,“诸位请将玄力灌入房卡之中,进门时将房卡对准房门上的小窗进行验证。待房卡验证成功后,用钥匙开门即可。”

    上官毅拿过房卡细细的看了看,就是一张袖珍晶牌,上面雕刻着酒楼的名字。

    “这房卡倒是挺有趣。”

    “公子慧眼,”店小二热情的笑了,细心的解释道,“这房卡是进入房间的最关键的钥匙。你们输入的玄力,将被我记录在酒楼的登记薄上。除了你们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入房间,包括掌柜的和我们也不行。”

    凤幽月惊讶的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么一张小小的房卡,竟然有这么多门道。

    不过这样一来,的确对住客的**性起到了很大的保护。

    创意不错,挺有意思。

    ------题外话------

    除夕啦,万更送上!公子在这里给大家拜年啦!祝各位在新的一年里,财运滚滚,学习进步,事业高升,生活幸福!

    邪妃的第二卷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开始啦!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继续支持公子!谢谢!鞠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