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幽月归来
    众人一阵诡异的安静,全都齐刷刷抬头盯着那个正在打斗中的黑衣男子。

    突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卧槽!咱们老祖是玄皇三阶!”

    一句话,好似平地惊雷,炸翻了所有人。

    凤家弟子们,全嗨了。

    “老祖回来了!兄弟们,杀啊!”凤清岩大吼一声,青筋暴起,青锋长剑直指天际,一跃插入敌人的战斗圈中。

    凤家其他弟子见此,心中热血澎湃,全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战斗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飙升。

    “杀啊!干他娘的!”

    “老祖回来了!我们凤家有玄皇阶了!”

    “还怕什么!天塌下来有老祖顶着呢!”

    所有人疯狂的大吼着杀了上去,热血澎湃,眼中好像有火光在燃烧。

    凤苍没有了后顾之忧,带着四长老和八长老全力以赴杀入敌军。所过之处,横扫一片,血流遍地。

    就在这时,一名凤家弟子忽然被一名玄王阶盔甲人击中,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正巧在附近的凤苍见此,立刻解决了手中的敌人,身子一闪,一把抓住那名弟子向远处抡去,替他逃过一劫。

    而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忽然又冒出了两个玄王阶盔甲人,一左一右将凤苍两面夹击,同时,空中落下一张大网!

    “抓住他!快,抓住他!”远处,袁天哲青筋暴起,放声大吼。只要抓住凤苍,凤家就不敢轻举妄动!那大网是由特殊材料所制,非玄皇阶高手不能撕碎!

    大网倾天而落,凤苍被两名玄王阶左右夹击,无法闪开。

    眼看着大网就要落在自己身上,就在这时,一道暗紫色雷柱破空而落,直直击中大网之上!

    霹雳——咔擦!

    平地惊雷,晴天霹雳,火星四溅,雷声滔天!

    大网被雷击中,瞬间化为粉齑,消散于空中。

    与此同时,对凤苍进行左右夹击的两个盔甲人,也被劈的外焦里嫩,失去了战斗力。

    “敢伤本宝宝老大的家人,宝宝劈死你!”一道软糯糯的声音在上空响起,紧接着,一条通体土黄色、犹如铁塔般巨大的双尾大蛇,凭空出现。

    大蛇眼似铜铃,浑身散发着凶悍之气。坚硬的鳞片覆盖全身,在阳光下散发着令人发凉的寒光。

    此时,在它的头顶上,一只小小的紫色兔子模样的小家伙十分威武的蹲在上方。一双兔子眼瞪得溜圆,可以说是十分有气势了。

    在它的身后,一名红衣少女笔直而立。如水的双眸俯视着地上的一切,俏脸微寒。

    所有人都被那条巨大的沙漠冥蛇给震住了,三阶凶兽!

    还有它头顶上的那个兔子,一道雷劈死了两个玄王阶!

    盔甲军们鸦雀无声,悄无声息的开始向后退去。

    而凤家弟子们,在看到蛇头上站着的少女时,眼中瞬间爆发出光彩。

    “幽月小姐回来了!”

    “幽月小姐回来了!杀啊!还怕啥啊!”

    “干翻他们!老子不要在幽月小姐面前丢脸!”

    凤家人争先恐后的杀了过去,一双双眼睛冒着绿光,活像前面有金山银山在等着他们。

    盔甲军的气势,在凤长昊和凤幽月先后出现时,一弱再弱。特别是看到那条巨大无比的沙漠冥蛇,视觉上的冲击让他们的战斗力瞬间弱了一半。

    “幽月!”这时,凤苍忽然开口,急吼吼的喊道,“快去皇宫!救大皇子!”

    凤幽月轻轻点了下头,“小火,你留在这里帮忙。小冥和老蛇,跟我走。”

    ……

    洛城,皇宫。

    此时,皇宫内一片死寂。太监宫女们战战兢兢的躲了起来,生怕一个不留神丢了自己的小命。

    后宫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皇后所在的金凤殿,大殿门前沾染着触目惊心的鲜血。数十名侍卫的尸体倒在地上,血液滴落成一滩血水。

    其中,有一行血滴,从金凤殿的门口,一直向外延伸。穿过后宫,一路滴落,直到天阑大殿,才消失。

    而此时,天阑殿外,数百名身着御林军盔甲的士兵,手握长枪和弓箭,将大殿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他们手中的长枪和弓箭,全部指向大殿之内,坐于龙椅之上的三个人。

    其中,有一人躺在龙椅之上,满脸憔悴,瘦骨嶙峋,眼中流露出绝望和愤怒。

    这人,便是消失已久的老皇帝南宫无奇。

    在他的身旁,皇后萧吟一身是血,脸色苍白如纸,身子摇摇欲坠的靠在南宫烈的身上。

    南宫烈一身浅黄色锦袍,头发微乱,身上多处有伤。不过即便如此,却也掩盖不了他那一身凛然的气度和清贵。

    此时,南宫烈一双鹰眸,冷冷的望着站在他身前的一男一女,嘴角带着讥讽的笑。

    “南宫晨,舒玉娇,你们还想如何?”他沉声问。

    舒玉娇穿着一身大红色凤袍,一挥手,一名护卫抬上来一把贵妃椅。

    她扭动着腰肢,姿态万千的斜倚在贵妃椅上,修饰的精致的眉眼微微上挑,凌厉的视线将萧吟细细打量了一番,奚落的笑了。

    “皇后姐姐,真是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呢。”

    萧吟紧紧捂着流血的胸口,无力的靠在南宫烈身上,虚弱的笑了笑,惨白的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淡然,“成王败寇,本宫输得起。舒玉娇,你也莫要得意,偷来抢来的东西,我看你能留到几时。”

    舒玉娇柳眉一竖,好似被踩了猫尾巴,瞬间坐了起来,“你……”

    “母妃!”南宫晨打断了她的话,“何必与手下败将争辩?”

    说着,他抬起眼,阴鹜的视线淡淡扫了萧吟一眼。

    萧吟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匹恶狼盯上,心底发凉,身子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

    南宫烈搂了搂她的肩膀,缓缓站起身,挡在了母亲的身前。

    “南宫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母后什么也没做过,放了她。还有父皇,他终究是你的生父。”

    “哈!生父?”南宫晨冷笑一声,脸上一阵扭曲,指着躺在龙椅上的南宫无奇疯狂大叫,“我的生父!因为一句流言,就把我打入冷宫!因为一句亡国克妻,就让我此生再无登基可能!他就是这样当爹的?!”

    南宫无奇的面皮抖了抖,看向南宫晨的目光充满愤怒。

    “看看,看看他的表情。可有一丝惭愧之色?”南宫晨讥笑一声,眉毛轻轻一挑,不屑的看向南宫烈,“南宫烈,在你心里,又何尝不埋怨这个老家伙。他生了你,却厌烦你。他将你母亲弃之不顾整整二十年。你就没有那么一刻,特别想要杀了他?”

    南宫烈的眼睛微微眯起,缓缓转过头,看了南宫无奇一眼。

    那一眼,让南宫无奇的身体一阵颤栗。

    “我岂止想要杀了他……”南宫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无视南宫无奇的惊怒和绝望,收回视线看向南宫晨,“不过比起杀了他,我更希望他在凄凉中度过下半生。”

    说着,他顿了顿,迈开脚步向下走了一个台阶,“南宫晨,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但,放了我母亲。”

    “烈儿!”萧吟脸色一变,嘴角流出猩红的鲜血。

    “放了她?”南宫晨好像听到了好笑的笑话,放声大笑,“不可能!我不仅要杀了她,还要让她以发蒙面,口塞泥沙,以皇族最低规格入葬!生生世世,只能做我母妃的狗!”

    “你、休、想!”南宫烈脸色一变,杀气瞬间弥漫周身,他一字一句咬牙启齿道,“南宫晨,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别想动我母亲!”

    “哈哈哈,这可由不得你!”南宫晨笑得极其嚣张,他忽然伸手指向殿外,“南宫烈,你看到了吗!三千铁骑营,如今都是我的人!”说着,他身子一动,手指只想围在龙椅四周的十名玄王阶高手,“这些人,也全是我的!南宫烈,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南宫烈的眸光沉了沉,片刻后,问,“我问你,夜老将军的虎符呢?”

    南宫晨冷声一笑,“那个老东西,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他不肯交出虎符,我自然有办法得到。如今,铁骑营和夜家军都在我手,这万澜国,都是我的!”

    南宫烈的脸色一暗,“那凤家呢!他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对他们下毒手!”

    “无冤无仇?”南宫晨嗤笑一声,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袖袍,眼中带着嫉恨和阴毒,“若非凤幽月,我怎能落到如此地步。凤家要怪,就怪凤幽月不识趣吧。”

    南宫烈的墨眸中骤然爆发出强大的怒气,他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出来,“南宫晨,幽月曾经是你的未婚妻!”

    “那又如何?”南宫晨嗤笑一声,五官渐渐变得狰狞,“那个女人,不识好歹。待我将她抓住了,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你做梦!”

    “滚你大爷!”

    两声怒吼,同时响起。前者是南宫烈,而后者——

    小冥蹲在凤幽月的头上,站在几千铁骑营外,奶声奶气的破口大骂。

    “本宝宝的老大也是你这种垃圾敢肖想的?!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长了一张肾虚的脸,还好意思出来献丑!老大看不上你,那是她眼神好。你以为谁都跟那瞎了眼的老皇帝似的,把你当成个宝贝捧了二十年啊!白眼狼!垃圾!废物!丑八怪!混蛋!”

    小冥气的耳朵直哆嗦,骂人的话跟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往外蹦。尼玛,敢欺负老大!宝宝欺负死你!

    铁骑营的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将长枪和弓箭掉转方向,对准了忽然出现的凤幽月。

    凤幽月站在天阑殿外,抬眼和站在龙椅旁的南宫晨,遥遥相望,火花四溅。

    “凤幽月!”南宫晨眼睛一眯,浑身煞气肆虐,血腥之气波涛翻涌,“你竟然回来了……”

    凤幽月没有说话,她右手虚空一握,凤血剑直指三千铁骑营士兵。

    “小冥,你去殿内,保护大皇子。老蛇,与我一起杀进去!”

    “得令!”小冥应了一声,身子一闪,冲进天阑殿中。

    沙漠冥蛇‘嘶嘶’叫了两声,盘在凤幽月手腕上的蛇身凌空一跃,猛然变大。

    ‘嘶——吼——!’

    慑人的嘶吼声,震耳欲聋,钻入众人脑中,好似要撕开灵魂一般的疼。

    凤幽月拎着凤血剑,一身红衣化为一抹流光,好似一把尖刀,直直插入敌军之中。

    铁骑营众人蜂拥而至,将她团团包围,五光十色的玄力交织成一片,在那最中间,赤红色火焰好似一团骄阳,将所有黑暗焚烧殆尽。

    凤幽月如入无人之境,一人一剑,将铁骑营杀的落花流水。沙漠冥蛇庞大的身躯在人群中肆意横扫,钢铁般的两条蛇尾所过之处,一片哀嚎。

    天阑殿中,南宫晨见小冥冲了进来,大手一挥,十名玄王阶高手一拥而上,齐齐将它缠住。

    同时,南宫晨手臂一伸,将受伤的南宫烈抓在手里,手指捏住了他的喉咙。

    “凤幽月!你住手!不然我杀了他!”

    天阑殿外,凤幽月听到南宫晨的叫喊声,眸光一晃,手下的动作并没有停顿。

    “杀你奶奶个蛋!”小混大骂一声,双眼一厉,一道暗紫色雷柱划破天际,冲入天阑殿,直劈向南宫晨的头顶!

    南宫晨吓了一跳,一把将南宫烈举到头顶。

    哪知,那道雷柱好似长了眼睛一般,突然停在了南宫烈的胸口,然后,拐了个弯,直砸向舒玉娇。

    坐在贵妃椅上的舒玉娇被吓的三魂七魄全飞了,失声尖叫道,“晨儿救我!”

    南宫晨牙关紧咬,脸色晦暗不明,他在保命和救母之间纠结了片刻,然后,无声的将头扭到了一旁。

    舒玉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中染上了绝望。

    就在下一刻,强横的雷电之力直直击中她的胸口,她的身子猛然一颤,然后,血肉和内脏全部炸飞。

    直到临死前的最后一刻,她也不敢相信,她的儿子竟然选择了放弃她!

    萧吟眼睁睁的看着舒玉娇死无全尸,眼中泛起复杂的光芒。她闭了闭眼,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此时,小冥已经将十个玄王阶全部解决。凤幽月在铁骑营的包围中大杀四方,忽然,她眸光一厉,混沌火从周身散开!

    “各位铁骑营的兄弟们!你们是万澜国的栋梁!是万澜国的尖兵!如今,为了南宫晨这阴险小人,背上不仁不义的叛贼骂名!值得吗!”

    她的声音好似水波,一圈一圈漾开,传入众人耳中,传入众人心底。

    “大皇子南宫烈的为人你们不是不知道!有他在,万澜国必定更加强大!我凤幽月敢以人头担保,你们若降,大皇子觉不追究!”

    铁骑营众人的心,开始动摇了。他们是兵,是军人,最希望的是保家卫国,而非献身于着权力争斗之中。

    每一个当兵的男儿心中,都有一腔热血,都有满心正义。

    “老子不杀了!大皇子是明君,老子才不为南宫晨做坏事!”一个人扔下了长枪。

    “我也不杀了!他妈的,老子当兵是想上战场打仗!不是来杀大皇子来了!”又一个人放下了弓箭。

    “那……我也不杀了……”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一百个……

    无数人放下了武器,只有少部分人仍然冥顽不灵。

    凤幽月利落的将这些人解决,缓缓抬起头,讥讽的看向挟持着南宫烈的南宫晨。

    “南宫晨,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本事?”清冷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南宫晨的心中一凉,扣着南宫烈的手指,又紧了紧。

    “凤幽月,南宫烈在我手上,只要你上前一步,我就让他血溅当场!”

    ------题外话------

    今天写不动了,就一更了。明天再继续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