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洛城事发,天翻地覆(高潮)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小冥天生带有神兽血脉,骨子里带着强横因子,杀人的风格也是十分强横。而小火生性贪玩,性格无拘无束,杀起人来,也是花样百出。沙漠冥蛇是凶兽,天生的凶悍主义者,杀人的手法更是彪悍无比。

    但要说狠辣,还是要属凤幽月。

    一袭黑衣,一把凤血剑,一身混沌火,所过之处,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齐发几人就眼睁睁的看着雷云门的弟子们变成一块块碎肉,目眦欲裂,却又无能为力。

    雷云门是二等国门派,自然不可能没有高手。除了齐发四人之外,还有许多十来个玄王阶的护法和长老。

    凤幽月是大玄师阶,自然打不过。但是,有小冥啊!一个小冥,顶一百个玄王阶!

    不过,凤幽月并没有完全依赖小冥。她时不时的挑上两个玄王一阶的,无比刺激的来一场越级较量。在自己被打的吐血的同时,对方也被她气的一脸绝望。

    在经过一番和玄王一阶高手的杀戮之后,凤幽月的修为虽然没有提高,但是她的战斗经验又丰富了不少。

    并且,也证明了以她现在大玄师六阶的实力,完全可以和一阶玄王越级对战,并且不落下风。

    时间缓缓流逝,天空的东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雷云门中,血流成河,血腥气弥漫了半片天空。

    凤幽月十分迅速的将雷云门中所有宝贝搜刮殆尽,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后,结束了这场杀戮。

    雷云门前厅,她静静的坐在首位的太师椅上。前方的地面上,跪着齐发四人。

    “从今日起,九幽大陆再也没有雷云门。齐发,你若是要怪,就怪你儿子不争气,就怪你认人不淑。”凤幽月语气淡淡,脸色有些苍白。

    齐发一言不发,跪躺在地上,双眼呆滞无神。

    昨晚的杀戮,让他受了过大的刺激。雷云门没了,修为没了,什么都没了。

    凤幽月也不再多言,向易渊扬了扬下巴。

    易渊会意,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冷厉的弧度,深深刺入了齐发的喉咙。

    齐发的身体狠狠抖了一下,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道血柱从脖子处喷出,眼中的神采渐渐消散。彻底断了气息。

    易渊又用同样的方法杀了另外三人,将长剑收了起来。

    “姑娘,搞定。”

    话音刚落,凤幽月忽然脸色一沉,灭魂刀从眉心中飞出,直直在空中盘旋一周。

    紧接着,几声低沉的叫声凄厉响起。易渊一愣,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没死?不可能啊!都断气了!”

    凤幽月收回灭魂刀,冷笑一声,“身体是死了,元神还在。”

    二等国的门派,是有资源可以修炼元神的。以齐发几人的实力,元神凝形应该不稀奇。

    幸亏她留了一手,不然等这几人的元神逃出去,蛰伏个几十年,再夺个舍,到时候有她受的。

    易渊还没到玄王阶,根本不太清楚元神的事。如今听凤幽月说的一愣一愣的。

    “幸亏姑娘反应的快,不然就让他们几个跑了。”他挠了挠后脑勺,一脸后怕。

    凤幽月手一挥,一团混沌火将齐发四人的尸体焚烧殆尽。

    “走吧,回去。”

    未免夜长梦多,凤幽月和易渊回到客栈后,带着陈秀立刻启程离开了青城。

    从青城到万澜国,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凤幽月没有急事,索性租了一辆马车,一路慢慢悠悠的往回走。

    她并不知道,此时的洛城,正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

    一日前,万澜国洛城,凤家。

    “爹,”凤清岩从外面急急赶回来,风尘仆仆,脸上带着凝重之色,“我回来了。”

    凤苍闻言,迅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上前,急忙问,“情况如何?”

    凤清岩摇了摇头,“宫门戒严,任何人不得出入。我联系不上大皇子。”

    昨晚,南宫烈身边的太监贾肖一身是血的被人送来了凤府,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气绝身亡了。凤苍觉得不对劲,便派人前往烈王府,却被告知南宫烈去了宫里。

    凤苍派去的人又迅速前往皇宫,却被看守宫门的侍卫拦了下来,不许进入。

    凤苍得知此事后,心觉有异,便亲自去了一趟皇宫。同样的,也被拦了下来。

    就这样,忧心匆匆的过了一夜,今日一大早,他就让凤清岩又去了一趟皇宫,得到的还是相同的结果。

    贾肖是南宫烈身边的红人,他重伤身死,南宫烈怎么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不在烈王府也就算了,竟然连皇宫都不让进。这要是南宫无奇在位,凤苍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但如今掌控大权的,可是南宫烈啊。

    南宫烈跟凤幽月的交情,他可是知道的。这皇宫就算不让别人进,也不可能不让凤家人进。

    除非……

    凤苍心中一凛,一脸肃穆的对凤清岩道,“清岩,你速速去夜将军府,向夜老将军打探一下宫里的情况。”

    “是!”凤清岩应了一声,大步离开凤府。

    没过多久,他又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爹,出大事了!”他急急忙忙的冲进书房,连脚都没站稳,就急忙道,“宫里被人控制了!御林军全被换了!”

    “你说什么?!”凤苍拍案而起,惊呼出声,“到底怎么回事?夜老将军还说什么了?”

    凤清岩抿了抿唇,脸色有些难看,“他还说,虎符丢了!”

    虎符……丢了!

    凤苍眼前一黑,恨不得白眼一翻昏过去。

    虎符丢了,意思就是说夜不寻的兵权没了!

    “爹,夜老将军为人谨慎小心,就连睡觉都要揣着虎符。怎么会丢呢?”凤清岩一脑袋问号,这事太奇怪了!

    凤苍没有说话,他在原地转了几圈,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有人偷了虎符。”半晌后,他停下脚步,斩钉截铁的说。

    凤清岩心中一惊,“您的意思是……有人偷了虎符,要造反?!”

    凤苍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万澜国有两块虎符,一块在老夜那儿,一块在袁天哲那儿。你说,老夜的虎符若是丢了,谁最开心?”

    凤清岩缓缓睁大眼睛,“您是说……袁天哲偷了虎符?是他要造反?!”

    “不。”凤苍摇了摇头,眉头拧起,“袁天哲没有那个本事,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偷了老夜的虎符。这件事,另有其人。但是……”

    “但是什么?”凤清岩急急忙忙问。

    “但是袁天哲逃不了干系。而且……”凤苍的话说了一半,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皱了一下眉,“清岩,你派人去三皇子府查看一下。看看这几日南宫晨在做什么。”

    凤清岩怔了一下,“爹,你是说三皇子也参与此事了?”

    “目前还不清楚。”凤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幽月离开之前,曾经跟我说过南宫晨最近安静的有些奇怪。让我多加留心。我总觉得这事儿和他有关系。你快去看看,注意隐蔽,别被人发现了。”

    然而,还没等凤清岩走出书房,就看见凤家总管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家主!出事了!出大事了!”

    凤苍心尖一抖,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怎么了?快说!”

    “家主,”凤家总管靠在门边,气喘吁吁的道,“孙家、护国公府和三皇子南宫晨带了好多人人围在府外!”

    凤苍和凤清岩沉沉的对视了一眼,心知来者不善。

    “走,随我出去看看。”

    ……

    凤府外面,大街小巷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所有人不得随意进出。凤府外面,袁天哲、袁天培、孙霸天、南宫晨并肩而立,在他们的身后,孙家人和护国公府的铁骑营军队,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在凤府四周,无数身着黑色盔甲的铁骑营士兵手持弓箭,厚重的盾牌挡在身前,防守的极为严密。

    当凤苍走出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来势汹汹的架势。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脸色一沉,双手负在身后,立于门前,冷笑道,“几位这是何意?”

    孙霸天得意的看了他一眼,无声的笑了。

    袁天培勾了勾唇,看向南宫晨。

    南宫晨眼神阴鹜,缓缓上前一步,负在身后的右手拿出一个卷轴。

    他冷冷的看了凤苍一眼,将卷轴缓缓打开,大声念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今被大皇子南宫烈软禁于宫中,凤家狡诈,与孽子同流合污,朕心中悲痛。今在此拜托袁将军,杀反贼,除孽子。待吾儿南宫晨日后登基,赐袁将军‘一字并肩王’称号,权同摄政王!钦此!”

    南宫晨念完,抬头看了凤苍一眼,迈步缓缓向他走去。

    “凤家主,圣旨在此,您过目?”他勾起唇,笑得阴冷。

    凤苍沉沉的望着他,眸子垂下,扫过那卷圣旨,并没有伸出手。

    “所以,三皇子今日同袁将军来,是要对付凤家?”他沉声问。

    南宫晨笑了一声,听起来极为刺耳。

    “凤家主说笑了,晨只是奉旨来讨伐反贼,何来对付凤家一说?”

    “你放屁!”跟随凤苍一起出来的四长老破口大骂,“凤家一向不理国事,何来反贼一说!三皇子,你莫要睁着眼睛说瞎话!”说罢,凤森气势全开,属于玄王高手的威压毫不客气的向南宫晨涌去。

    南宫晨的脸色猛然变白,身子晃了晃。

    他阴沉的看了凤森一眼,抿着唇,眼中划过阴鹜之色。

    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

    他永远都要被人压着!

    南宫烈是!凤幽月是!如今一个凤家小小的长老,也敢威胁他!

    在三皇子府软禁的一个多月,南宫晨的心思一天比一天阴毒,性子一天比一天暴虐。下人们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一刀毙命。有时候遇到南宫晨心情不好,还会抓来两个下人,鞭笞一番。似乎听着他们哭嚎哀求的声音,南宫晨的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这些日子,他没日没夜的在密谋造反。好不容易和袁天哲取得联系,忍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

    但是,竟然连凤家的一个长老也敢看不起他!也敢用气势压住他!

    南宫晨的五官一阵扭曲,狰狞之色让人头皮发麻。

    凤苍淡淡瞥了他一眼,眼中划过不屑。

    这样的人,如此心胸,还能成什么大事?和大皇子差远了!

    “你们把大皇子如何了?”他沉声问。

    南宫晨嘴角勾笑,阴恻恻道,“这就不用劳烦凤家主操心了。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说着,他向后挥了挥手。围在凤府四周的弓箭手迅速架起长弓,对准凤苍几人。

    凤苍冷冷的扫过众人,最后视线落回南宫晨身上,“我很好奇,是谁给你的勇气?难道你就不怕凤家的报复?”

    “报复?”南宫晨嗤笑一声,扬起下巴看着凤苍,“你们凤家,不就是有一个凤幽月么?如今凤幽月不在万澜国,你又能奈我何?今日,我灭了你凤家。明日,我就是这万澜国的皇!一国兵力尽在我手,我就不信以凤幽月一人之力,能够与一个国家抗衡!”

    凤苍粗眉微挑,神色有些惊讶。

    南宫晨是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够扛起一个国家?他又是哪来的自信,觉得凤幽月无法与他抗衡?

    退一万步讲,就算凤家真的被灭了,那袁天哲可还在后面虎视眈眈呢!他的野心,可不仅仅是一个摄政王吧!

    凤苍心中微凉,心知今日必定有一场恶战。

    “南宫晨,袁天哲,孙霸天!”他放开声音,夹杂着些许玄力,声如洪钟般传入众人耳中,“今日,你们要打便打!不过我凤苍觉不承认自己为逆贼!我凤家,也绝对不会任人拿捏!凤家弟子!出列!”

    话落,凤家围墙之上,一排排凤家弟子齐刷刷的出现,弓弩架好,杀气腾腾。

    与此同时,两**炮从门内缓缓推出,堵在了凤府大门口。想要过此门,先炸了再说!

    凤家一摆出这阵势,南宫晨等人就有点懵了。

    那一日齐发来袭,他们并未到场,也并没有得到消息。对于凤家这些大炮啊闪光弹啊,一点也不知道。

    现在一看见,百脸懵逼。

    凤苍却没有给他们这个答疑解惑的时间,大手一挥,一声大吼,“放!”

    话落,无数弓弩同时射出数百颗天雷暴。大炮中,闪光弹‘轰’的一声弹射出去,亮瞎了众人的眼。

    铁骑营和孙家人被震得顿时懵逼,凤苍趁着这时,抽出一把深蓝色大刀,虎啸一声,“冲啊!儿郎们!灭了这群王八蛋!”

    “冲啊!”震耳欲聋的吼声,从凤府内传出。紧接着,一个个凤家弟子,身着不同颜色的盔甲,手持武器,从四面八方的围墙上一跃而出,咆哮着杀入敌军之中!

    孙霸天刚刚被闪光弹刺的眼睛生疼,刚抹完眼泪,一睁眼,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傻了。

    “这……这……怎么全是灵器?!”他拔高了声音,失声尖叫,一脸崩溃。

    凤家弟子的手中,竟然全是灵器!身上穿的盔甲,也全都是灵器!

    各种灵器绽放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交相辉映,铁骑营的那些弓箭手放出的利箭,对他们根本一点作用也没有!

    攻击属性暴强!

    防御属性暴强!

    伤害值加倍!

    铁骑营和孙家人顿时就被打傻了。

    这仗还怎么打?

    你告诉我这仗他娘的该怎么打!

    “别慌!都别慌!给我稳住!”袁天哲拔出长剑大吼一声,“援兵马上就到,挺住!”

    正在和凤家人颤抖的孙霸天听了这话,扭头高声问,“什么援兵?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

    袁天哲冷哼一声,不过就是个炮灰而已,知道那么多做什么?

    凤苍站在门口,也听到了袁天哲说的话。援兵?还能等你叫援兵?问过他手中四十米长的大刀了吗!

    “老四,老八!动手!”他大吼一声,扛着大刀冲进了敌军之中。

    八长老和四长老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也跟着冲了进去。

    两个玄王阶高手和一个半步玄王的实力有多牛逼,大家都是知道的。凤苍三人冲入人群,如入无人之境,大杀四方,寸草不生!

    孙家人和铁骑营的人被三人打的连连后退,最后,有的人直接扔了武器,扭头就跑。

    孙霸天直接吓傻了眼,凤家何时出又出了一个玄王!还多了一个半步玄王!

    还有这么多大玄师和玄师,他们是要做什么!

    孙霸天忽然觉得,他今日的决定大错特错了!

    ……

    就在双方杀红了眼的时候,距离凤府不远处的上官家,上官霍刚刚接到凤家被袭的消息。

    “孙霸天和袁天哲是疯了吗?他们是嫌凤幽月屠吴家屠的不过瘾吗!”上官霍满脸震惊,实在想不明白这几人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

    一旁的上官玉眉心微蹙,红唇微抿,“据我所知,凤幽月这几日不在万澜国。似乎是去了苍云国,连同她的那几只契约兽都带走了。爷爷,南宫晨他们是有备而来。”

    上官霍点了点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大皇子呢?南宫晨要早饭,他怎么没反应?”

    前来报信的探子抬起头,支支吾吾了半天,“回家主,据说……据说大皇子似乎是被软禁了。”

    “软禁?!”上官霍眉头拧的老高,“怎么回事?细细说来!”

    “昨日,大皇子忽然进宫。没过多久,他的贴身太监贾肖带伤从皇宫侧门离开,直奔凤府,没过多久便死了。后来凤家主想要进宫,却被拦在宫门之外。今日属下细细查探后才发现,宫内所有御林军,一夜之间都被换了人。原本夜老将军的夜家军,全不见了!”

    上官霍‘忽’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贾肖死了?!夜家军失踪了?!”

    探子点了点头,“是,夜家军一夜之间全不见了。属下去夜将军府查探了一番,发现夜老将军府外,似乎有人监视。凤四爷今日去了一趟将军府,出来时脸色十分难看。”

    上官玉的脸色越来越沉,她沉思片刻,冷声道,“爷爷,想必夜将军也出事了。如今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南宫晨造反,大皇子被软禁,按照夜老将军的性格,应该早就行动了。他如今迟迟不发兵,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他的兵权被夺走了!”

    上官霍的眼皮狠狠抽了一下,没有兵权,就说明虎符没了。那是怎么没的?是丢了,还是被偷了?

    “现在该如何是好!”他重重叹了一口气,南宫晨啊南宫晨,你终究还是暴露了狼子野心啊!

    “爷爷,玉儿有几句话想说。”

    上官霍点点头,“你说。”

    上官玉走上前,为老人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声音缓缓,“爷爷,如今万澜国已经彻底乱了。吴家被灭,孙家和护国公府还有南宫晨拧成了一条线。如今,只剩我们上官家了。”

    上官霍的气息一顿,挑眉看向上官玉,“你的意思是……”

    “如今的形势,爷爷,你即便想保持中立,形势也不会允许你旁观。”上官玉将茶杯轻轻推到他面前,手指在茶杯边沿重重的点了一下,“现在的凤家,已经今非昔比。凤幽月不会容忍南宫晨他们,凤苍也不会容忍。爷爷,今日的战局,三皇子他们怕是讨不到好处。”

    上官霍的眼皮连续抖了好几下,五指紧紧抓住茶杯,沉声道,“为何这么说?”

    “爷爷,你可知那一日在血罚之森,凤幽月身边的是什么人吗?”上官玉眼眸深沉,暗黑不见底。

    上官霍皱了皱眉,他并没有跟去血罚之森,只是从上官玉口中得知,在离开神迹后,她去给凤幽月通风报信时,在后者的身边,跟着一个白衣男子。

    “是什么人?”他问。

    上官玉眼眸微抬,红唇轻启,声音轻而有力,“是、尊上。”

    哐啷——!

    茶杯掉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温热的茶水溅到上官霍的衣摆上,他却呆愣的仿佛没有看到。

    “你说……是谁?!”他颤抖的问。

    上官玉伸手指了指上面,“就是您想的那位,尊上大人。”

    嘶——上官尊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

    “玉儿,你可确定?那日你不是说那男子背对着你吗?”

    “虽然背对着我,但是爷爷您别忘了我的特长。”上官玉除了修炼天赋极高之外,还有一个不为常人所知的能力,就是一眼就能记住每个人的骨骼形状。

    即便这个人穿着衣服,即便这个人变了张脸,但只要他不用什么缩骨宫或者障眼法,上官玉便能一眼记住他的一切。

    每个人的肢体长短粗细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即便能模仿,但也不能完全一样。

    即便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上官玉也能一眼看出他们的肩膀窄了多少,身高矮了几分。

    不过,这个特异功能实在是没什么用,上官玉权当是没事练着玩。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当日在五年大比,尊上出现后,她偷偷打量过几眼,习惯性的将他的外形记住了。

    后来在血罚之森中,她带着一身伤去给凤幽月通风报信。当时看到那个男人的背影,心中一震。

    后来从昏迷中苏醒之后,她细细将那男人的身影和尊上的外形对比了一番,发现两者竟然完全重合!

    上官玉当时的震惊,是上官霍无法想像的!

    那可是尊上,九幽大陆神一样的存在!如今竟然和凤幽月在一起,并且看起来……如此亲昵!

    说他们没有关系,上官玉打死也不相信。

    她又联想到五年大比那几日,尊上对凤家和凤苍的袒护和偏爱,脑子瞬间就清明了。

    尊上早就和凤幽月认识!

    并且关系十分不错!

    而且,尊上还是十分主动的那个!

    这些神一般的认知,让上官玉恨不得自戳双目。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上官霍也想到了上官玉的这个特异功能,心中顿时又信了几分。

    他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沙哑,“若是尊上……真的和凤幽月关系匪浅。那南宫晨他们……”

    上官玉勾唇一笑,“死定了!”

    “所以,爷爷,我们现在需要站队了。”

    上官霍唇角紧抿,还是有些摇摆不定,“玉儿,即便尊上和凤幽月有关系,但也不代表凤家能赢。万一他老人家只是一时兴起呢?”

    “爷爷,我看中的可不是尊上和凤幽月的关系!”上官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眸中带着别样的神采,“我看中的,是凤幽月这个人!她绝非池中之物,这个人,比我们想像的要更厉害!她会走到一个我们无法想象的高度,甚至,有可能和尊上比肩!”

    上官玉对自己的眼光一向非常自信,打从第一次看见凤幽月起,她就有一种感觉,这个女子终有一日会站在九幽大陆的巅峰,让众人仰望。

    为了验证自己的眼光没有错,她默默的注意着凤幽月,她看着她登上五年大比的王座,看着她成为一名三级炼药师,看着她在血罚之森创造奇迹,看着她将吴家满门屠尽。每一件事,凤幽月都没有让她失望。

    上官玉自问自己眼高于顶,这唯一能让自己看得上的女子,一定不凡。

    上官霍被孙女说的话震到了,他觉得她说的很荒唐,却又不从反驳。

    是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从一个废物变成一名六阶大玄师。试问这世上,除了凤幽月外,还有谁可以做到?

    又有谁能够在十六岁的年纪,成为一名三级炼药师?

    没有人!即便在二等国,也没有人!

    上官霍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终于有了决定。

    “玉儿,你带着我的家主令……算了,我自己去!”他‘霍’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洪钟般的声音向上官家四周散开,“上官家众人听命!所有玄师阶以上弟子,立刻在大门前集合!所有玄师阶以上弟子,立刻在大门前集合!”

    ……

    凤苍等人并不知道上官家的动静,此时,孙家人和铁骑营的人已经被凤家弟子们打的落花流水,毫无斗志。

    孙霸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急吼吼的冲袁天哲喊,“袁爷,你说的救兵呢!”

    “急什么?”袁天哲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废话!他能不急吗!孙家人都快死绝了!

    就在孙霸天急的跳脚之时,远处,无数马蹄声化为滚滚闷雷,向这边隐隐传来。

    地面渐渐的开始震颤,似乎有千军万马要将这洛城的大地踩碎。

    袁天哲听到这个声音,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大手一挥,“我们的援军来了!铁骑营,收兵!”

    铁骑营听到命令,迅速退出战场,汇集到袁天哲身旁。

    孙霸天见此,也立刻叫回孙家人,退到了一旁。

    凤苍等人面面相觑,不知袁天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在这时,一队人马从远处向这边逼近。他们的身下骑着速度奇快的玄风马,身上穿着灵阶盔甲,手中握着的武器熠熠生辉。

    杀气腾腾,战意凛然。

    忽然,为首的那个人脚尖一点,从玄风马上一跃而起,握着手中的武器,凌空一跃,冲向凤苍。

    紧接着,在他的身后,所有人全都从玄风马上凌空一跃,杀入凤家人之中!

    “爹!他们都是大玄师阶!”凤清岩眸光一缩,青锋长剑挡住一个人的攻击,冲凤苍大吼一声。

    这些人的修为,全部在大玄师阶之上!

    凤苍冷眼一扫,其中,玄王阶的高手,有不下十个!

    玄王二阶!

    玄王五阶!

    玄王六阶!

    其中竟然还有一个玄皇阶!

    袁天哲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高手!

    凤苍提着大刀,迅速将一名大玄师斩杀,然后放声大吼,“凤家弟子集合!全部退到府里去!”

    他不能让大家再有伤亡!这一次,他死也要扛下来!

    凤家弟子们听命,迅速向后退去。然而,敌人根本不给他们离开的时间,迅速缠了上去。

    凤苍见此,和四长老左右夹击,与对方杀了起来。为凤家弟子们留出逃跑的时间。

    就在这时,远处又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上官霍带着上官家的弟子出现了!

    “凤家主,上官霍携众弟子前来相助!”说着,上官霍拔出长剑,凌空一跃,冲到凤苍身旁,一剑斩杀了一名大玄师。

    凤苍的动作一顿,心中惊讶的同时,又略带感动,他将敌人斩杀后,迅速退了出来,和上官霍背对着背。

    “上官老弟,今日之恩,凤苍多谢!”

    “凤老哥客气了!此时言谢还尚早,先把敌人杀光再说吧!”

    “好!先杀光这群杂碎!”

    凤苍一声怒吼,再一次杀了过去!暗蓝色的大刀在阳关下划过一道道冷芒,猩红的血花渐起,敌人的,自己的,凤家人的,叫喊声,求救声,哀嚎声,交织成一曲死亡乐章。

    很快的,在凤苍几位长老的掩护下,凤家和上官家在大玄师阶以下的弟子,全部退到了府中。

    以凤苍和上官霍为首的两家长老以及其他大玄师阶高手们,退到一起,警惕的望着对面的盔甲人。

    “阁下究竟是谁?为何要参与万澜国之事?”凤苍冷声问。

    为首的那人头戴护盔,只露出一双眼睛。他冷漠的看着凤苍,语气一板一眼,“晨公子的事,便是我们的事。”

    晨公子?

    凤苍一惊,这些人是南宫晨叫来的?!

    他何时有了这么大的能量?!

    凤苍半信半疑,扭头看向南宫晨,却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没了他的身影。

    “凤家主不要找了,”袁天哲露出一个讥讽的笑,老神在在的站在一旁,“三皇子要去收拾南宫烈那个反贼,如今,想必已经到皇宫了。”

    凤苍脸色大变,南宫烈要是死了,这万澜国必定落在南宫晨的手上。以他那喜怒不定的性子,先不说凤家会如何,就是这万澜国的子民们,也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不行!必须要阻止他!

    “老四,你们帮我引开这些人,我要去皇宫一趟!”凤苍向凤森几人传音。

    凤森等人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以极快的速度分散到各个方位,围成一个包围圈,将对方拦在其中。

    “动手!”凤森大吼一声,率先杀了出去。

    紧接着,是八长老,二长老等人。

    凤苍借此机会,悄无声息的向后退去,身子一转,便要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书《凤吟九霄之惊世狂妃太嚣张》阡陌子然著,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

    她,21世纪的绝顶杀手,隐世家族的少主,一朝被人陷害穿越重生,变成了神幻大陆郁孤家的超级废物——郁孤凌然。

    从此废材逆袭,凤吟九霄。

    都说百里家的少主高冷神秘,那她面前这个嬉皮笑脸,一脸谄媚,摸爬滚打求包养的是谁?

    “登徒子,滚远点,我们不熟!”某然拍走那只咸猪手。

    某彻一脸委屈,嘟着嘴巴,“你昨天才亲过人家的,难道打算始乱终弃?”

    “靠,那只是个意外,意外懂不?”

    “我不管,人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就收了我吧,小然然!”

    某然一脸生无可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