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睡醒了就进阶!(二更)
    “啊,好,好……”凤长昊有些懵,自己睡了一觉,家里就出了三个玄王阶。现在万澜国已经变得这么牛逼了吗?

    正想着,忽然,丹田之中涌出一股暖流,以极快的速度向四肢百骸蔓延。

    凤长昊愕然的睁大眼睛,“我要进阶了。”

    说完,他就盘膝闭眼,迅速进入入定状态,只留下凤幽月四人面面相觑。

    这就……进阶了?

    睡了五十二年,醒了就进阶啊?

    现在睡一觉这么牛逼吗?

    易渊摇了摇头,觉得凤家人似乎都不太正常。嗯,以姑娘最为变态。

    ……

    凤长昊开始闭关,徐墨凉自然相陪左右。凤幽月等人见没什么事,便离开了冰室。

    “爷爷,老祖已经苏醒,是不是可以让大家知道了?”回去的路上,凤幽月问。

    凤苍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先不说。待老祖出关后,让他老人家自己决定。”

    老人家?

    凤幽月想起凤长昊那张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的脸,再看看自家爷爷半白的头发,无语的叹了口气。

    “爷爷,你为何不把自己变得年轻些?”

    “变得那么年轻做什么?”凤苍不在意的撇了撇嘴,老神在在的摸了摸胡子,“你奶奶早就不在了,我变得那么年轻给谁看?”

    凤幽月嘴角一抽,好吧,女为悦己者容,男人同理。

    到了凤苍的院子,她道了个别,带着易渊去了挽月苑。

    “这几日住的可还习惯?”她问。

    “回姑娘,一切都好。四爷很和善,清风也非常热情周到。”易渊跟在凤幽月身后,笑嘻嘻的说。凤清岩的确对他非常好,凤家其他人因为知道他是凤幽月的手下,也对他多了几分尊敬。让他实实在在体验了一把奉若上宾的感受。

    凤幽月勾了勾唇,露出浅笑,“习惯就好。你准备一下,后天我们启程去苍云国。”

    易渊轻快的脚步一顿,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的后脑勺。

    凤幽月没听到他的回话,疑惑的转过头,便看到他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你这是什么表情?”她问。

    “啊!不!不是!”易渊连忙摇摇头,眼中瞬间涌上浓浓的惊喜,“姑娘,你这就要去苍云国了?!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凤幽月挑挑眉,语气微懒,“我既然答应了你治好你的母亲,就一定不会食言。不过,待你母亲苏醒之后,你要跟我去处理一件事情。”

    易渊怔了怔,忽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瞬间睁大。

    “姑娘,你不是要去……雷云门吧?”

    凤幽月扬眉点头,“对。齐发几人到现在还没回去,想必雷云门已经开始疑心了。正好,我过去瞧一瞧,和他们谈谈心。”

    易渊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姑娘你确定是要自己和他们谈心,而不是让阎王爷和黑白无常跟他们谈吗……

    ……

    由于医治凤长昊时,损耗了巨大的精力和元气,凤幽月回房后,累的倒头就睡,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

    扶苏和桑荷一脸心疼,轻手轻脚的为她脱下衣服,又给她擦了擦脸,才悄悄的退了出去。

    凤幽月这一睡,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太阳晒屁股。

    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十分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扶苏?桑荷?”

    门外的扶苏闻声推门而入,笑眯眯的道,“小姐醒啦?要不要吃点东西?”

    凤幽月点点头,洗了把脸,“做点吃的。然后让管家备马,我去一趟烈王府。”

    ……

    烈王府,坐落于洛城的东面,距离皇宫并不太远。

    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造型别致的山水小泉,无一不展现了帝王皇子的奢华与大气。

    汩汩流水旁,一个十分雅致的凉亭中,身着黑色锦袍的男子斜倚在躺椅上。他的手中拿着一本书,凌厉深邃的眸子缓缓眯着,一行一行阅览着书中的内容。他的五官棱角分明,飞眉入鬓,一身气度清贵霸气。

    这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急急传来,紧接着,贾肖匆匆上前。

    “大皇子,凤六小姐来了!”

    南宫烈看书的眸子一顿,愣了一下,抬头问,“你说谁来了?”

    贾肖抿嘴偷笑,连忙回答,“是凤六小姐,凤幽月。”

    南宫烈的眸子狠狠晃了一下,迅速把书扔在一旁,猛地站起身来,抬步就走。

    忽然,他顿了一下,转过身,看似漫不经心的问,“我这身衣裳如何?”

    贾肖哭笑不得,连连夸赞,“大皇子人中龙凤,自然是极好的!”

    南宫烈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迈着平稳却急促的步伐,向前厅走去。

    此时,凤幽月正站在烈王府的前厅中,抓了点鱼食,慢条斯理的逗弄着桌边兰花潭中的锦鲤。许是烈王府的伙食太好了,锦鲤长得十分丰满,鱼尾在水面轻轻拍打几下,溅起一连串水花,扬了凤幽月一脸。

    凤幽月无语的瞪了它一眼,可锦鲤好似没看到一般,尾巴一甩,游走了。

    南宫烈走进门时,正好看到这有趣的一幕,无声笑了。

    “你总是这么有趣。”温柔的男声在背后传来,凤幽月扭过头,含笑看着他。

    “大皇子,你家的鱼太顽皮,该罚。”

    “噢?那你想怎么罚它?”南宫烈走到她身边,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凌厉的双眸温和了不少。

    凤幽月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了,皱着眉头想了想,眼珠一转,“要不就把它给我吧,一直听说烤锦鲤味道不错。”

    听谁说的?

    云陌啊!他说好吃,那就肯定好吃!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谢谢,鞠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