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老祖苏醒(一更)
    经凤幽扬这么一提醒,大家也都反应过来,刚才凤幽月的确是提了这么一嘴。

    “丫头,你当真收服雷灵珠了?”凤苍震惊的问。

    在凤家藏书阁之中,对于雷灵珠的信息有一本书来专门记载。相传,雷灵珠乃是天地灵气孕育而成,生长在紫禁之巅,威力无穷,乃天下雷元素之本源。

    修炼玄力,最重要的是触碰到元素法则,将世间万物为己所用。而雷灵珠所代表的,便是雷元素的最高存在。地位堪比混沌火在火元素中的位置。

    这天下间,若有人能拥有混沌火,那是上天的宠儿。若她还能收服雷灵珠,只能说,她是老天爷的亲生闺女。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凤幽月轻轻点了下头,“是真的。机缘巧合之下遇到。”

    这一下,刚刚受了刺激的大家,又被吓得连连抽冷气。

    六长老更是夸张的捂住胸口,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要不好了。

    那可是雷灵珠啊!天地孕育的至宝!

    怎么就被凤幽月给得到了?

    众人风中凌乱,看向凤幽月的眼神一变再变,直把她看的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个……要是没我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哈。早饭还没吃。告辞,告辞!”她摸着鼻子迅速向门口退去,挥了挥手,趁着大家没留神,一溜烟的跑走了。

    这帮老家伙,是要活吃了她啊!

    几位长老待缓过神来时,凤幽月早已不见了身影。众人捶胸顿足,他们还没看见雷灵珠长什么样啊!

    而此时,凤幽月早已经一溜烟跑回了挽月苑,十分机智的闭门谢客。

    “对了,易渊呢?”

    扶苏将早饭端上来,一样一样摆好,缓缓道,“家主担心易渊公子住在挽月苑容易造成误会,所以将他安排在了四爷的清波苑。前几日他受了些伤,如今正在休息。”

    “嗯。”凤幽月点点头,想了一下,“我一会儿要闭关,若不是特别重要的事,谁来都不见。”

    算算日子,也是时候给凤长昊炼药了。

    吃过饭后,凤幽月回到房间,将房门一关,转身进了混沌空间。

    此时,混沌空间的半空中,漂浮着两样东西——炼器血脉和炼器秘笈。

    凤幽月走过去,伸手将炼器秘笈抓住,随意翻开——上面什么也没有,白纸一张。

    她并不感到惊讶,玄力化作利刃,在指尖划开一道口子。一滴血缓缓低落,落在秘笈之上。

    顿时,血红色光芒大盛,紧接着,秘笈爆发出金色的光。

    凤幽月半眯着眼睛,看着那秘笈从自己手中脱离,缓缓浮想半空。血红光芒和金光在秘笈四周交相辉映,很快的,金光便将血红色光芒吞噬殆尽。

    金光大盛,刺痛了眼。

    原本灰扑扑的秘笈书册,在金光之中,焕然一新!

    书皮的封面上,赫然出现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炼器秘术!

    金色的大字在封面上闪了几下,紧接着,金光一收,书从空中落入凤幽月的手中。

    再次翻开,入眼的是一行行金色的小字。

    凤幽月粗略的看了一下,上面记载着许多九幽大陆上早已经失传的炼器方法,以及十分宝贵的炼器心得。并且,就炼器师的不同等级,划分出了系统的学习材料。

    可以说,这算是一本炼器宝典,几乎涵盖了所有和炼器有关的知识。

    凤幽月看了一会儿,深深叹了口气。

    “怪不得云陌要我一定得到它,这本书若是流出去,定会被整个九幽大陆哄抢吧。”

    她将书轻轻放在一旁,又抬手抓住浮在半空的炼器血脉。

    炼器血脉呈血红色,一团软绵绵的液体形态,摸起来滑滑的,倒是挺有意思。

    许是凤幽月身上的混沌之气让它感觉到了亲切,血团子释放出柔柔的红光,来表达自己的善意。

    凤幽月看着这一团可爱的小东西,根本没办法将它和喜怒无常的肖如天联系在一起。

    “你愿意传承给我吗?”她伸出葱白的手指,轻轻捅了捅它。可爱的小团子软软的被戳出一个小坑,然后自己晃了晃,小坑满满复原。

    柔和的红光浅浅的闪烁,小团子表达了它的想法。

    少女眉开眼笑,亲昵的揉了揉它,“你先等等,待我的修为稳定了,我就来找你。”

    小团子散发出愉悦的红光,表示自己愿意等。

    凤幽月被这个身体软绵绵,性格也软绵绵的小家伙逗得十分愉悦,又和它玩了一会儿,才开始炼药。

    她拿出在血罚之森得到的幽冥草,又找了一个中等丹炉,拿了一些需要的材料,盘膝坐在了草地上。

    凤长昊的**,混沌灵果已经帮他恢复好。如今,只剩下破碎的精神力和元神。

    恢复元神,凤幽月可以用《灭魂诀》。而破碎的精神力,需要幽冥草做药引。

    回忆了一下幽冥丹的丹方,凤幽月将材料一样一样放入丹炉之中。混沌火出,赤红色火焰将丹炉团团包裹。

    幽冥丹算是三级丹药中比较难炼制的那种,必须需要及其强大的精神力以及熟练的控火技术。

    时间缓缓过去,丹炉中时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凤幽月的额头上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红唇紧紧抿成一道直线,双手拖在丹炉两侧,不断的将精神力灌注其中。

    忽然,丹炉‘嗡嗡’响了两声,从地上迅速向半空飘去。

    与此同时,在混沌火的四周,一层七彩光芒,将其笼罩。浓郁的药香,缓缓从丹炉中流出,弥漫整个混沌空间。

    璀璨的七彩光芒持续了能有一炷香的时间,紧接着,一团彩云在光芒消散的同时,缓缓凝实。然后,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从那团彩云之中,竟然密密麻麻的掉落下许多丹药。凤幽月被这一现象搞得有点蒙,这是什么鬼?

    不过很快的,她迅速稳定心神,因为幽冥丹要成了!

    轰隆隆——闷响声从丹炉中传出,一声接着一声的,丹炉不停的颤动,似乎下一刻就要爆裂。

    凤幽月的精神力更加专注了,成败就在此一举!

    就在这时——

    轰!

    一声巨响,浓浓的黑烟从丹炉中炸开,有半人多高的丹炉,瞬间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凤幽月心中一沉,失败了?!

    她目光沉沉的盯着碎裂的丹炉,黑烟渐渐散去,丹炉的碎片乱七八糟的躺在草地上,而在他们的中间,两枚通体幽蓝的丹药,正在散发着幽幽光泽。

    成了!

    凤幽月眼睛一亮,手掌一吸,那两枚丹药落入手心。

    幽蓝色的丹药,十分小巧。丹皮上带着精致而复杂的花纹,源源不断的散发出诱人的清香。

    幽冥丹!

    凤幽月弯了弯眼睛,拿出一个白玉瓶,将其小心翼翼的放入瓶中。

    然后,她皱起眉头,十分苦恼的盯着碎落了一地的丹炉碎片。

    “这丹炉也太不禁折腾了吧?成丹数量太少不说,竟然还碎了。”

    碎了的丹炉:……宝宝心里苦啊!老子就是个普通货色,哪个禁得起混沌火那么折腾哟!

    “看来该寻一个好一些的丹炉了。”凤幽月撇撇嘴,心里暗暗盘算了一番,手一挥,将散落的碎片收了起来,“哎,还是快点接受炼器传承吧。到时我就可以自己炼制丹炉了。”

    少女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了半天,带着幽冥丹离开了空间。

    ……

    此时,已经是傍晚了。暖黄色的夕阳洒落在洛城的大地上,为一切染上了一层温暖而忧伤的金色。

    凤家院中,炊烟袅袅升起,各家各院都已经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

    菜香肆意,时不时传来孩童的嬉笑声和弟子们训练时的大吼声,一片热闹。

    但在这热闹的凤府之中,有一处地方,十分安静,并且死寂。

    凤幽月穿过凤苍的院子,下到了冰室之中。外界的热闹被彻底隔绝,取而代之的,是一室沉凉。

    大大的冰床上,凤长昊仍然沉沉的闭着眼睛。身体瘦的不成样子,却干净如初。

    在冰床旁,一个身着灰色布衣的男人,手中拿着一块湿润的帕巾,十年如一日的重复着每天要做的事。

    这时,少女的脚步声传了进来,男人动作一顿,缓缓转过头去。

    仍然是一双死寂的古井无波的双眼,如今,眼睛深处似乎浮现出充满压抑的期待。

    “丫头,你……”他的声音顿了一下,看向跟在少女身旁的年轻男子,眼中流露出疑惑,“这位是?”

    “徐老祖,他是我的手下,易渊。”凤幽月走上前,“易渊的母亲也是识海尽碎。”

    徐墨凉一怔,看向易渊的目光中多了几分亲切。

    “晚辈易渊,见过徐老祖!”易渊稳稳的行了个礼,“此次冒然前来,只想亲眼看看姑娘医治老祖。还望徐老祖见谅。”

    徐墨凉挥了挥手,淡淡道,“无碍,无须多礼。”说着,他的视线又落回凤幽月身上,声音中带着隐隐的颤抖,“丫头,你的丹药……炼好了?”

    “托老祖的福,炼制成功。”凤幽月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明媚而让人安心的微笑,“徐老祖稍等片刻,我这就为老祖疗伤。”

    徐墨凉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想从病床上坐起来,却发现腿有点软。

    凤幽月看在眼里,给易渊使了个眼色。易渊上前将徐墨凉扶到一边,凤幽月走到冰床旁,布下一个防御罩。

    “一会儿在治疗过程中,不论你们看到了任何事情,都不许闯进来。否则我和老祖都会有危险。”

    易渊点点头,“放心吧姑娘。”

    凤幽月‘嗯’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徐墨凉,转过身去。

    她拿出幽冥丹,放进了凤长昊的口中。

    玄力化作气流,指引着幽冥丹缓缓流入后者的腹中。过程很顺利,这要多亏了混沌灵果在这些日子对凤长昊五脏六腑的修复。

    幽冥丹进入腹中,片刻之后,散发出幽幽蓝光。蓝光温和,笼罩在凤长昊的肚子周围,肉眼可见。

    很快的,幽蓝色光芒开始移动,在几人的注视下,从腹部缓缓上移,最后,停在了他的天灵穴四周。

    温润的光芒,将凤长昊的头部所笼罩,开始对他的识海进行修复。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了进来。易渊警惕的挡在凤幽月身前,看向外面。

    深蓝色长袍摆动,凤苍刚走进来,便看见一脸防备的易渊,愣了一下。

    “你……”他刚想问你怎么在这儿,却在看到凤长昊的变化时,脸色一变。

    “老爷子,嘘!”易渊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将他拉到一旁,低声对他解释了一番。;

    凤苍的脸色连连大变,从迷茫到震惊,最后彻底变成惊喜。

    幽月竟然真的能治好老祖!

    他紧紧的握住拳头,心中的激动之情难以抑制。

    就在这时,防护罩中,躺在冰床上的凤长昊开始发生了剧烈的抽搐。四肢和躯干不停的抖动,原本就灰白的脸色,顿时变得好似透明。

    徐墨凉的脸瞬间变了色,刚要迈出脚,却顿住了。

    他握了握拳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定定的看着凤长昊。

    凤幽月不慌不忙的拿出一滴树血,趁着这个机会喂凤长昊服下。

    如今,老祖的识海正在承受极大的痛苦,想要复原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有了树血的帮助,他的身体机能会迅速好转,并且能够得到极大的好处。

    树血服下,约莫一炷香后,凤长昊停止了抽搐。脸色从苍白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徐墨凉看到这一幕,死寂的眼中绽放出浓郁的光彩,就好像已经枯萎的花朵,忽然多出了一丝翠绿的花叶。

    又过了一刻钟,笼罩在凤长昊头上的幽蓝色光芒渐渐消失,凤幽月能够感受到在他的识海已经稳定,不过想要彻底复原,还需要一段时间。

    接下来,才是最关键最重要最危险的,修复元神。

    《灭魂诀》出自混沌空间,凤幽月并不知道它真正的来历,这几个月的修炼,让她对元神有了一个新的感悟。

    《灭魂诀》虽然有一个‘灭’字,但其中的主要宗旨,是如何操控元神。是生是死,是留是杀,是往东还是向西,都在灭魂诀的掌控之中。

    既然如此,那么复原元神,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凤幽月没有尝试过,此时,她要在凤长昊身上做人生第一次尝试。

    若是成功了,他就会活过来。若是失败了,也没有多大损失。毕竟他的元神早就碎尽了,这已经是最坏的结果。

    凤幽月深吸了一口气,盘膝坐在冰床之上,面对着凤长昊。

    她缓缓伸出左手,一抹浅白色光芒缓缓笼罩在凤长昊的眉心之处。

    《灭魂诀》开始迅速运转起来,忽然,再凤幽月的眉心处,通体乌黑的灭魂刀缓缓漂浮到半空。

    灭魂刀在半空停了片刻,晃动一下,紧接着‘嗖’的一声,飞速的从凤长昊的眉心钻了进去。

    徐墨凉三人看到这一幕,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那把刀是怎么回事?

    怎么从凤幽月脑子里钻出来的?

    又怎么钻到老祖脑子里了?

    这么锋利的刀,会不会把他的脑子划开啊?!

    徐墨凉三人有一肚子的话要问,却一个字也不敢说,甚至连呼吸都放的极轻极慢,生怕影响了凤幽月治疗。

    此时,灭魂刀通过凤长昊的眉心,进入了他的元神所在处。

    一般的修炼者,在元神没有凝形之前,都会化为各种各样的形状,存在于眉心深处的一块区域。

    若是这个修炼者健康的活着,元神会呈现出各种颜色。有的是白色,有的是红色,有的是黑色,颜色各异。但是若是这个修炼者死了,若是他的元神强大,则会变成单调的白色。若是元神太弱,则会随着他的**死亡而碎尽。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在元神没有凝形的前提下。

    若是元神凝了形,那么修炼者的**死了,元神可以自己逃出去。就好像是肖如天那样。

    逃出去的元神,可以寻找一具新身体,进行重生。这办法有点类似于借尸还魂,但又不尽相同。

    而此时,凤长昊的眉心中,空荡荡的一片,这说明他的元神已经随着**死亡而碎尽了。

    这种情况是最难办的。

    凤幽月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心念一动,灭魂刀开始在凤长昊的眉心中飞速旋转。

    紧接着,从凤幽月的丹田之中,小小的元神缓缓浮到半空。

    此时,这个小小的凤幽月和那日在议事厅中凤苍等人所看到的元神,有些不同。

    她的周身,正散发着红、冰蓝、暗紫三色光芒。并且,萦绕着一团浓郁的混沌之气。

    元神和本源之气离体,凤幽月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她迅速将元神和混沌之气送入凤长昊的眉心之中,开始对他的元神进行修复。

    因为凤长昊的元神已经消散,连个碎片也没留下,所以,与其说是修复,不如说是重塑一个。

    想要重塑元神,绝非易事,若是云陌此时在这儿,绝对会气打凤幽月的屁股。

    因为,太危险了。

    不过此时,凤幽月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治疗都进行到这一步,半途而废绝非她的作风!

    小小的凤幽月,漂浮在凤长昊的眉心中,周身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本源混沌之气。

    而那些混沌之气,在灭魂刀和灭魂诀的同时作用下,先是打散,然后缓缓凝聚在一起。

    紧接着,越凝越实,最后,变成了一团软绵的团子。

    此时,凤幽月浑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额头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

    这些混沌之气是否能够和凤长昊的身体相融和,这都要看凤幽月的本事。

    《混沌神诀》和《灭魂诀》同时疯狂运转起来,在她的周身绽放出三彩光芒,随即迅速拧成一股,冲向凤长昊的眉心。

    “唰!”

    巨大的光芒瞬间将凤长昊整个人包裹在其中,在他的眉心中,那团混沌之气开始渐渐出现了形状。先是头部,然后是五官,渐渐的,出现了肩膀和身体……

    就在这时,正在化形的混沌之气忽然散了一下!

    凤长昊身子猛然一颤,凤幽月脸色一白,一口血喷了出来。

    出事了!

    凤苍三人心中的焦急瞬间攀升到顶点,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易渊还算有些理智,死死的拦住凤苍和徐墨凉二人,同时担忧的注意着防御罩中的情况。

    此时,凤幽月和凤长昊都不太好。

    凤长昊的身体弱,而混沌之气和凤幽月的力量又有些强横,所以,元神刚刚修复到一半,他便有些坚持不住了。

    刚刚成形大半的元神,正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凤幽月吸了口气,低声喝道,“老祖,难道你想让徐老祖独自存活于世,孤苦无依吗!”

    许是这话起了作用,又或者只是巧合,消失的元神,忽然就停住了。

    紧接着,原本消失的地方,又以极快的速度复原。

    凤幽月大大的松了口气,抹掉嘴角的鲜血,再一次沉下心来。

    这一次,元神的修复速度比之前要快了许多。约莫一炷香后,凤长昊的元神,终于,成了!

    小小的人形,盘膝漂浮在半空。仔细看去,似乎隐隐有些凤长昊的轮廓。

    若是此时,有修炼大能在此,定会被这元神所震惊。

    因为,没有人能将元神修复出人形的!

    这简直就是在帮助伤者直接将元神化形!

    你看看这小人,外表轮廓已经和凤长昊有四分相似,等以后凤长昊醒了,再修炼一番,岂不是很快就彻底凝形了!

    睡一觉就能元神凝形,那大家都去睡个几十年吧!

    凤幽月并不知道她做了一件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摸索,将凤长昊的元神尽量修复得完美。

    小小的元神,充斥着浓郁的混沌之气。灭魂刀‘嗖’的一下飞过来,十分自豪的好了好刀身,似乎对自己的努力很满意。

    凤幽月弯了弯眼睛,笑了。

    “回来。”她低低唤了一声,灭魂刀和那小小的凤幽月,乖巧的从凤长昊的眉心钻出,回到了原本凤幽月的身体里。

    此时,凤长昊的眉心中,小小的元神开始散发生机。正在修复识海的幽冥丹的力量感受到了这股生机,绽放出幽蓝色光芒,似乎在回应对方。

    渐渐的,凤长昊的左胸口,那安静已久的地方,忽然开始跳动。

    噗通!噗通!噗通!

    声音不大,却传遍整个冰室,传入凤苍三人的耳中。

    徐墨凉的眸子猛然睁大,死寂的眼中,绽放出浓浓的生机之色!

    “老、老祖……活、活了!”凤苍说话都结巴了,五六十岁的人激动的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易渊也是一脸惊喜,活了!竟然真的活了!

    凤幽月听到几人可以压低的惊叫声,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她细细的将凤长昊的身体从里到外的检查了一遍,然后,喂了他几颗丹药,收起了防御罩。

    “好了。”她站起身,眼前一黑,身子猛地晃了一下。

    凤苍脸色一变,一个闪身将她扶稳。

    “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无碍。”凤幽月挥挥手,塞了一把丹药在嘴里,“玄力有些空,休息一下就好。”

    她走到一旁坐下,看向徐墨凉,“徐老祖,不负所托,老祖的元神和识海已经全部恢复。用不了多久就能醒了。”

    徐墨凉激动的嘴唇发抖,原本死寂的眼睛充满了浓浓的生机,周身的颓败之气也瞬间烟消云散。

    “丫头,谢谢!谢谢!”他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仿佛只有不停的道谢,才能表达他内心的感激。

    凤幽月笑着摇摇头,“我是凤家人,为老祖医治是分内之事,徐老祖不必言谢。不过,现在我倒是有一事想请您帮忙。”

    徐墨凉用力的点点头,声音颤抖而激动,“你说,你说!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我也帮你做到!”

    凤幽月摇头失笑,眸光中闪过一丝调皮之色,“倒也不用拼了老命。徐老祖,我们老祖要醒了,您是不是该去梳洗打扮一下?若是等老祖醒来看你这副模样,岂不是要心疼死?”

    徐墨凉愣住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粗布衣服,又摸了摸脸上的胡子,一脸茫然无措。

    “哈哈哈!你这臭丫头,连老祖也敢打趣!”凤苍一边笑一边瞪了凤幽月一眼,对徐墨凉道,“徐老祖,这丫头太调皮,您别介意。不过她说的也在理,要不,您换一身衣服?”

    徐墨凉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凤苍带着徐墨凉离开了冰室,凤幽月和易渊留了下来。

    “姑娘,你为何非要让徐老祖梳洗打扮?因为让凤老祖看看才对,这样才好对他心疼。”易渊道。

    凤幽月摇了摇头,眼中含着浅笑,“若是真爱一个人,自然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让对方看到。也不舍得让对方心疼。况且,你怎么知道徐老祖不想梳洗打扮一番?”

    她笑着看着易渊,易渊眨眨眼,拉长声音‘喔’了一声。

    “啧啧,还是姑娘细心。我拍马也追——卧槽!你是谁?!”拍马屁的话还没说完,易渊大叫一声,迅速挡在凤幽月身前,一脸警惕的看着来人。

    凤幽月怔了怔,歪头看了过去,脸上出现片刻的呆滞。

    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约有四十岁的男子。一身月白色长袍,面如清月,温润疏朗。那双墨眸中,染着点点星光,眼底却又带着浓浓的沧桑。他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背脊挺得笔直,一身气度,清贵俊朗。

    美,温润之美,阴柔之美,却又带着阳刚之气。

    凤幽月看着那男人,眨眨眼,缓缓睁大眸子。

    “徐老祖?”她试探的叫了一声。

    那男人点点头,微红的唇角勾起,露出惊鸿一笑,“丫头,不认识了?”

    这声音,就是徐墨凉的声音!

    “还真……没认出来!”凤幽月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么美的人,怪不得他们家老祖如此喜爱啊!太、太太美了!

    一个男人,能够美成这样,却又并不觉得娘炮,到底是怎么长的?

    这时,凤苍走了进来,发现气氛有些怪异,纳闷的眨了眨眼。

    他小时候就见过徐墨凉的本来面貌,早已经习以为常。实在是不理解凤幽月和易渊的心里落差。

    在凤幽月惊艳和易渊震惊的目光中,徐墨凉缓步走到冰床边。月白色的衣摆在冷空气中划过一阵阵涟漪,甚是好看。

    就在这时,躺在冰床上的凤长昊,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咳。

    空气,顿时凝固了。

    徐墨凉的身子一震,如玉的手紧紧的抓住衣袍,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床上的人。

    “咳咳!”这时,凤长昊又咳了几声。

    徐墨凉的眸光狠狠晃了一下,声音颤抖,又带着小心翼翼,“长昊……?”

    凤长昊的眼皮抖了抖,闭了数十年的眼睛,缓缓睁开。

    “墨凉……”他的神智还没清明,只是凭着本能反应,沙哑的唤了一声。

    简单的两个字,徐墨凉的眼泪‘唰’的一下落了出来。

    “长昊,是我,我是墨凉……”他急急抓住凤长昊的手,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

    凤长昊的眸子渐渐聚神,神智渐渐变得清楚。他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看了许久,才沉沉的喊了一声,“墨凉。”

    于是,下一刻,在凤幽月眼中一直沉稳温润的徐老祖,‘哇’的一声哭崩了。

    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把积攒了多年的委屈,全都化为眼泪哭了出来。

    徐墨凉扑到凤长昊怀里,哭的惊天动地,山崩地裂。凤长昊还没太搞清楚此时的状况,就被徐墨凉哭的吓着了。

    他连忙伸手一下一下拍着怀中人的后背,轻声细语的哄着。

    凤苍站在床边,感到自己十分尴尬。他是该走,还是该留下?

    而凤幽月和易渊两个小的,早就机智的转过身去,并且十分贴心的封闭了听觉。

    徐墨凉并没有哭太久,他本就是一个很擅长控制情绪的人,一时失控也是因为太激动了。很快的,他就调整了过来。

    他坐起身,十分不客气的用凤长昊的衣服擦了擦眼泪,搞得对方哭笑不得。

    “我睡了多久了?”凤长昊仔细的打量着徐墨凉的脸,发现他的五官似乎苍老了一些。

    “五十二年。”徐墨凉回道。

    凤长昊眸光一晃,缓缓睁大眸子,不可思议道,“五十二年?!”

    “是呀老祖,”凤苍插话进去,将这些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他听,“您出事之后,徐老祖将您背了回来。之后便一直陪着您待在冰室里。”

    凤长昊仔细的听着,伸出手握住徐墨凉的手,紧紧的握着,还带着隐隐的颤抖。

    “墨凉……”听完凤苍的讲述,他的声音更显沙哑,眼圈微微泛红,眸光的感动和怜爱几乎要溢出来了,“辛苦你了。”

    徐墨凉淡淡的摇摇头,薄唇微抿,“我心甘情愿。”

    凤长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握着他的手又紧了紧,扭头看向凤幽月,眸中浮现出一抹好奇。

    “就是这丫头治好了我?苍儿,她是你的孙女?”

    “对!老祖,她叫幽月,是我的孙女。”凤苍伸手将凤幽月拉过来,推到凤长昊面前。

    凤长昊细细的对凤幽月进行了一番打量,眼中的喜爱之色愈发浓郁。

    “好,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幽月拜见老祖!”凤幽月乖巧的行了个晚辈礼,含笑看着凤长昊,眼中带着喜悦。

    “好好好!好孩子!”凤长昊高兴的连连点头,忽然,他的笑容顿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的定定看着面前的少女。

    “是我眼神不好吗?丫头,你是……六阶大玄师?”他不确定的问。

    凤幽月抿唇一笑,“老祖好眼力。”

    凤长昊眉心一抖,觉得有点受刺激,“你今年几岁?”

    “十六,刚刚及笄。”凤幽月回。

    凤长昊的眼皮抖了两下,刚恢复跳动的心脏似乎有些不太好。他将目光移向凤苍,这一看,眼皮又是一跳。

    “苍儿,你是……玄王阶?”

    凤苍笑着点点头,“托老祖的福,的确是玄王阶。不止是我,老四也进入玄王阶了。还有老八,也成了半步玄王。老祖,这些年凤家发生了许多事,待您身体好了,我慢慢讲给您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