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凤苍自爆,凤幽月归!(一更)
    “呵,有意思。”彪形大汉轻笑一声,眼中仍然带着漫不经心,“不过,还是太弱了!”

    话音刚落,铁塔般的身形化为一抹流光,飞快向徐墨凉冲来。

    徐墨凉眉眼冷沉,双手在胸前抱出一个圆,巨大的能量球散发着狂暴的气息。

    “去!”温润却冰冷的声线,伴随着铺天盖地的玄力,向彪形大汉袭去。

    彪形大汉手腕一翻,金色大斧在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弧度,刺耳的破空声阵阵作响。

    “雕虫小技,不过如此!”他大吼一声,开天辟地般从半空落下,巨大的斧子猛力劈向徐墨凉的能量球。

    轰隆隆——

    气流狂暴,四周的一切全部被夷为平地!

    郁晨迅速打开能量罩,将凤苍护在身后。巨大恐怖的威压让他脸色猛然一白,一丝鲜血从嘴角缓缓流下。

    他的身子微微晃动了几下,稳稳的站住。

    在他的身后,凤苍闭息入定,以最快的速度强迫自己恢复修为。

    巨大的气流缓缓散去,尘土飞扬之下,露出了徐墨凉和彪形大汉的身影。

    徐墨凉退离原处十数步,而彪形大汉,稳稳的站在原地!

    胜负输赢,立见分晓!

    “哈哈哈!不过如此!”彪形大汉放声大笑,看向徐墨凉的目光如同蝼蚁。

    徐墨凉古井无波的眼睛暗了暗,将喉咙里的腥咸狠狠咽下。

    这时,凤苍从入定中睁开眼,一个闪身,来到徐墨凉身旁。

    “老祖,我跟您一起。”

    “好。”徐墨凉点点头,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张小小的幡旗。幡旗通体成黑金色,旗面上,带有复杂的花纹。

    凤苍扫了那幡旗一眼,眸光狠狠一缩。

    “炼魂幡?!”

    “不错。”徐墨凉轻笑一声,光芒一闪,幡旗瞬间增大数倍。

    炼魂幡,乃是五阶灵器。它的等阶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功能却非常独特。

    炼魂炼魂,顾名思义,这玩意儿是用来对付元神的。和凤幽月的灭魂刀有异曲同工之妙。

    凤苍之所以听过炼魂幡,是因为曾经在二等国之间,发生了一件惊天动魄的大事。

    当年,炼魂幡出世,它的持有者一夜之间斩杀一个二等国大门派五百余人,并且这五百人的元神,全部被吸收殆尽!

    这件事,在当时震惊了所有二等国。要知道,修炼者的**强横,但是精神力和元神,却是很脆弱的。没了**,还可以夺舍。但是没了精神力和元神,那这世间就再也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所以,一夜之间五百多个元神消失,这让所有人都惊了。

    一番探查之下,才得知了炼魂幡的事情。

    从那时开始,各大门派以及所有散修高手,都打上了炼魂幡的主意。有这么个宝贝,打架得省多少事儿啊!

    当时,这件事闹得非常轰动,后来被写进了各种奇书之中。凤苍便是从书中认识了炼魂幡,见到了它的模样。

    只是没想到,当年让所有二等国为之疯抢的炼魂幡,如今竟然在徐墨凉手中!

    虽然心中有疑问,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解惑之时。

    彪形大汉在见到炼魂幡的那一刻,眸光狠狠一缩,眼中划过凝重之色。

    炼魂幡极其诡异,他要小心!

    不过……若是能将它抢来……

    彪形大汉的虎目中划过一道贪婪之色,嘴角勾起一个嗜血的笑。

    “把炼魂幡给我,我可以饶你一命。”他沉沉的对徐墨凉道。

    徐墨凉死寂的眼睛平静无波,手中的炼魂幡猛然一挥,磅礴的玄力铺天盖地的落下。

    “魂幡——攻!”

    刹那间,鬼哭狼嚎,炼魂幡中,无数被炼化的元神争前恐后的涌了出来,嚎叫着向彪形大汉攻去。

    与此同时,凤府的四面八方,忽然冲出来几道身影,齐齐向他袭去。

    “敢伤我凤家家主,拿命来!”

    郁晨猛地抬头,惊喜的喊出声,“是几位长老!”

    正在和彪形大汉缠斗的凤苍一听,迅速喊道,“保护弟子!保护凤家!”

    就在这时,被弟子们打的慌乱逃窜的吴家人,终于从府外冲了进来。齐发带着另外两人,也跟着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杀!一个不留!为我儿报仇!”他大手一挥,阴鹜说道。

    雷云门的另外两人得令,脚尖一点,一跃而起,好似两把屠刀,插入凤家之中!

    混战,开始!

    凤苍和彪形大汉打的难分难舍,有了徐墨凉的炼魂幡,彪形大汉的实力大打折扣,凤苍见缝插针,对他造成了一些伤害。

    二长老等人几个组成一队,分别对付另外两个雷云门人。

    而凤家弟子和凤家精卫们,则各种奇招,将吴家一干人等压的死死的。

    吴准缩在齐发身后,冷冷的看着战况,脸色越来越沉。

    仅仅只是数月而已,为何凤家的实力会提高的如此快?

    那些他曾经看不上眼的长老,如今竟然比他的修为还要高上几分。更可怕的是,凤家弟子们的修为,大多数竟然全都在玄师阶!

    此时出战的,都是凤家最中坚的力量。也是第一批被凤幽月选入凤家五百精卫的弟子。个个天赋极强,进步神速。

    许是因为受到了凤幽月的影响,这些人杀起人来全都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不把你的脖子咬断,誓不罢休!

    吴家人被凤家弟子这股狠劲震住了,本就不剩多少的士气,瞬间跌落谷底。

    吴家渐渐开始败退,吴准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齐门主,凤家小鬼难缠,还请您出马,救我等于水火之中!”他深深的弯下腰,恭敬谄媚的说。

    齐发没有说话,也没有让吴准起来。他眯着眼,冷冷的看着场上的一切,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嗜血的笑。

    “这个凤家,倒是有点意思。”

    “只不过,还是太弱了。”

    吴准一听,心中一喜。

    齐发慢条斯理的抖了抖衣袍,抬步走上前去,“我儿的仇,理应由我自己来报。吴家主,你又欠了我一次。”

    话音落下,齐发好似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闪电一般冲了出去。

    刚硬的大掌抓住一个凤家弟子,五指用力一捏——

    咔擦!

    气绝身亡!

    “凤松!”一名年轻的凤家弟子转过头,正巧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双眼通红,“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他疯了一般向齐发冲来,却在转眼间,又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齐发如入无人之境,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杀十个!不出片刻,凤家已经有十数名弟子死于他的手中!

    “凤家弟子,集合!归位!”正在和彪形大汉缠斗的凤苍见此,心痛不已,不忍弟子们丢了性命,大吼一声。

    凤家众人们动作顿了顿,然后,以极快的速度退出战场,聚集在一起。

    而徐墨凉,趁着这个空档,又从炼魂幡中招出一批元神,挡在凤家弟子们身前,保护着他们的安危。

    就在这时,一声洪亮的大吼从府外传入众人耳际。

    “住手!全都住手!”

    紧接着,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带着大批军队,大步流星的冲了进来。

    大皇子,南宫烈!

    “住手!都给我住手!”南宫烈冲到府中,气势全开,大吼一声。

    这些日子他一直执掌朝堂,身上不由得多了几分上位者的气息。如今一喊,竟然真让双方停了下来。

    吴准见来人是南宫烈,脸色一变。他怎么来了?

    “你是谁?”齐发缓步走了过来,冷冷的问。

    南宫烈双手负立,深邃的鹰眸微眯,声音低冷,“万澜国,大皇子南宫烈。不知阁下是谁?”

    齐发微微挑眉,有些惊讶。皇室?

    吴准看了两人一眼,眼珠迅速一转,对着南宫烈笑了笑,“大皇子,这位是龙邻国雷云门门主,齐发。”

    南宫烈一听是龙邻国,脸色微变。

    凤家何时惹了二等国的门派?

    “原来是雷云门的贵客。”南宫烈定了定神,勾唇浅笑,语气不卑不亢,“不知凤家与齐门主有何仇怨?为何要在万澜国的地界上伤我国人?”

    吴准的脸色一变,南宫烈果然是为凤家来的!

    也不知凤家何时和这位大皇子如此要好。他今日若是对凤家做了什么,以后会不会被南宫烈乃至整个皇族所嫉恨?

    吴准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躺了这趟浑水。鬼知道南宫烈会为凤家说话!

    但,如今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能命令吴家,却不能命令雷云门和齐达。

    比起南宫皇室,还是雷云门的大腿更粗一些。

    吴准定了定神,笑眯眯的对南宫烈道,“大皇子,此乃凤家和雷云门的私事,您国事繁忙,鸡毛蒜皮之事何须您亲自前来?”

    南宫烈仍然笑着,但是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吴家主此言差矣,凤家乃是我万澜国四大世家之首,凤六小姐更是受尊上以及七星学院的长老喜爱,若是稍有差池,我怕整个万澜国也赔不起。”

    吴准的脸色终于绿了,他怎么就忘了这一茬?

    当初在五年大比,尊上话里话外透露着对凤幽月以及凤家的偏袒,七星学院的那两位也是屡屡帮她说话,很明显是对她喜爱至极。如今,凤幽月已经是七星学院的学生,一月之后便要前去报名。若是凤家此时出事……

    吴准身子一抖,不怕意外,就怕万一。万一那韩萧子和云中飞二人真的对凤幽月上了心,那他岂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齐、齐门主……”吴准越想越害怕,战战兢兢的看向齐发,“经大皇子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凤幽月似乎很受尊上和七星双杰的喜爱。您看……”

    “尊上?”齐发眉头一皱。哪个尊上?

    吴准脸色一僵,偷偷的伸手指了指天空。

    齐发懵了一下,随即,脸色猛变。

    “你是说……那位?”他说的小心翼翼,脸上是从未出现过的恐惧。

    吴准黑着脸点点头,面色极其难看。

    “你是说,那位看上了凤幽月?”齐发又问。

    吴准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也不是看上。只不过在五年大比时,对她表达了几分欣赏之情。”

    齐发一怔,随即,嗤笑一声。

    “呵,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不过是顺口一说,你们也能当真?”说着,他摇头笑了起来。

    雷云门另外三人也跟着放声大笑,似乎吴准这些人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九幽大陆最至高无上的尊上大人,竟然能看上三等小国的一名小女子?

    简直是天方夜谭!

    吴准连连赔笑,却仍苦着一张脸,“齐门主,即便尊上看不上凤幽月,可是还有七星双杰啊。那云中飞和韩萧子……”

    “放屁!”齐发笑够了,粗鲁的骂了一句,“我儿齐达乃是北辰学院弟子,凤幽月杀了我儿,得罪的不仅是雷云门,还有整个北辰学院!他七星双杰再看重凤幽月,也不会为了一个小丫头片子得罪整个北辰!”

    吴准一听,心中一松。

    而南宫烈的心,却提了起来。

    他本以为提起尊上和七星学院能够让齐发忌惮几分,却没想到齐发也是个精明的,竟然一想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的确,那位高高在上的尊上大人和七星双杰,都不会为了凤幽月一个小丫头去和雷云门乃至北辰作对。顶多是听到她死了,会惋惜一下罢了。

    南宫烈的眸光微晃,在心中迅速思索着解决办法。

    但是齐发却不再给他时间,大手一挥,“继续!今日不铲平凤家,誓不罢休!至于南宫皇子,”他抬头讥笑着看向南宫烈,“国事繁忙,你还是尽早回宫吧。”

    南宫烈的拳头攥了攥,脚底却生了根一般,不愿走。

    此时,彪形大汉三人和吴家众人已经再次冲向凤家,打的天昏地暗。

    “大皇子!”正在忙于对敌的凤苍大喊一声,“老夫感谢你今日出手相助,但此乃凤家私事,你若是还记着与幽月的交情,就请大皇子速速离去!不要再做无用的牺牲!”

    南宫烈眸光狠狠一缩,用力咬紧牙关,攥紧袖袍,“走!”

    一大批禁卫军,被南宫烈带走,来的快,去的也快。

    凤府之外,一行人息行进了数段路程,南宫烈忽然停下。

    “大、大皇子?”太监贾肖一脸疑惑。

    南宫烈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贾肖,你亲自带人,速去血罚之森。找到幽月,告诉她凤家主几日前前往苍云国,在驿站遭难,速去营救!”

    贾肖被吓了一跳,“大皇子,凤家有难,您现在却把她支开,若是她回来后知道了,不得把皇宫给拆了!”

    “我必须这么做。”南宫烈声音冷沉,眉宇间染上一片狠厉,“这是凤家主对我的交代。他是想让我转告幽月,赶快逃,不要做无用的牺牲!”

    贾肖身子一震,一向浸淫皇宫心术的他,在这一刻竟然红了眼圈。

    他咬咬牙,用力的点下了头,“奴才领命!定将消息亲手交到六小姐手上!”

    说罢,他大手一挥,带着一队人马,匆忙向血罚之森的发现奔去。

    南宫烈站在冷清的大街上,定定的看着贾肖离去的身影,片刻后,扭头看向凤府所在的方向,深深的叹了口气。

    “凤老爷子,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你们能渡过此关。”

    此时,凤府内,鲜血成河,生死厮杀,一片狼藉。

    凤家弟子一个接一个倒下,凤苍等人杀的眼睛通红,浑身伤痕累累。

    忽然,凤苍大吼一声,“都闪开!”

    他双臂一震,爆发出强大的气流,将所有凤家人全部拦下。又是一震,将所有人全部送到身后。

    “齐发老儿!莫要伤我凤家子孙!老夫今日,要你们血债血偿!”

    话音落下,凤苍周身忽然卷起狂暴的气流。紧接着,他的修为,开始以疯狂的速度向上猛涨。

    徐墨凉和长老们脸色一变,齐齐向前冲去。

    “家主不可!家主,快停下!”

    与此同时,齐发脸色猛然一变,“不好!他要自爆!”

    一个来自玄王阶修炼者的自爆,毁灭力是非常恐怖的。别说吴家弟子,就是齐发几人,也未必能够全然而退。

    他们迅速上前,想要阻止凤苍自爆。

    而徐墨凉等人,也疯狂向凤苍冲去。

    凤苍打开防御罩,衣摆和发须在风中乱舞。他转过头,淡淡的看着二长老凤林。

    “帮我转告幽月,好好活着,莫要报仇!”

    话落,他的修为,终于提升到了最顶点。气流肆虐,恐怖的威压席卷四周,即便连玄皇阶的齐发也无法近身。

    凤家众人眼中露出了绝望之色,二长老凤林等人更是疯狂的大喊大叫。

    “家主!快停下!不要啊!”

    “家主!不要自爆!家主快回来啊!”

    “凤家小子,你不能自爆!长昊还在等着你!”

    凤苍将修为提升到最顶点,耳朵和眼睛中已经流出了汩汩鲜血。他的视线缓缓的扫过凤家众人,眼中带着不舍和决绝。

    忽然,他猛然转过身去,阴冷的看向齐发等人。

    双拳骤然握紧,强大的气息肆虐蔓延。

    “不要啊——!”凤家众人凄厉大吼,有的甚至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就在这时,一个红色的身影从凤府外冲了进来,清冷中带着焦急的声音,在众人耳际炸开。

    “爷爷!”

    凤幽月刚赶回凤家,看到的便是目眦欲裂的这一幕。爷爷竟然要自爆!

    她急急的冲上去,双手不停拍打凤苍的防护罩。

    凤苍眸光一缩,面对自爆也从容不迫的神态,如今瞬间变得慌乱。

    “快走!你快走!”

    凤幽月不理会他,转头焦急的大喊:“云陌,快!救我爷爷!”

    云陌?

    谁?

    众人一愣,还没缓过神来,浅浅海棠花香飘过,一个白衣如雪的身影飘然而至。

    凤苍在看到来人带着面具的脸时,顿时就惊住了。

    云陌抬起手,轻描淡写的一挥,凤苍的防御罩瞬间尽数碎裂。

    紧接着,他又是轻轻一挥,凤苍体内已经无法控制的力量,瞬间平稳下来。

    而此时的凤苍,已经无心理会自身的变化。他震惊的看着云陌,不可置信的惊呼道,“尊……”话刚说出口,便被凤幽月迅速打断了。

    “爷爷!”她一把抓住老人的衣服,双手还在隐隐颤抖,一张娇俏的小脸煞白,“你怎么能自爆!你若是死了我怎么办!”

    凤苍感受到孙女身子传来的颤栗,心中满是心疼。但,他收回对云陌身份的惊讶,轻轻拍了拍凤幽月的肩膀。

    “你回来做什么!”

    凤幽月眉眼微微一沉,“我回来,自然是要看看是谁敢伤我凤家人!”

    话落,她缓缓转过身,强大的气息从周身散开,使得齐发等人脸色一变。

    她就是凤幽月?

    为何气息如此强大?

    她真的只有大玄师阶吗?

    而吴准的脸色,则由红转绿,由绿转黑。明明在五年大比时,这死丫头才刚到大玄师阶!为何会进步如此迅猛?!

    “凤、幽、月!”齐发定了定神,眼神阴鹜的看向凤幽月,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出来,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凤幽月柳眉一挑,一脸傲然,“本姑娘在此!雷云门门主,你儿子齐达为人阴险,手段毒辣。原来,竟是遗传了老子!”

    齐发脸色一沉,心中怒火熊熊燃烧。

    “凤幽月,你说什么?!”

    “我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是我杀了齐达,你却对我凤家全族痛下杀手!齐发,今日我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凤幽月双目赤红,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凤家弟子刺的她眼睛生疼。

    “小火!小冥!出来!”

    清冷的爆喝声响起,红紫两道光芒一闪,小火小冥从空间中跳了出来。

    “给我看仔细了!”少女娇喝一声,柳眉倒竖,眼中尽是狂暴,“他们杀了多少凤家人,就给我双倍杀回去!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吱吱!”小火叫了两声,化为一抹火红流光,直冲那彪形大汉而去。

    “老大,你就瞧好吧!”小冥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小屁股一撅,一道暗紫色天雷从天而降,直直劈落在齐发头上。

    齐发哪里能想到凤幽月竟然有一只神兽,当场懵逼在原地,被那雷电之力劈了个正着。

    “沙漠冥蛇,出来!”凤幽月又是一声娇喝,黄色光芒一闪,巨大的沙漠冥蛇从空间中嘶鸣而出。

    他的体积和外形,让在场的众人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卧槽!

    三阶凶兽!

    巅峰!

    凤家人被震得一脸懵逼,而雷云门的另外两人,则被吓的一脸雪白,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和不屑。

    “冥蛇,给我收拾他们俩!老娘让他们生不如死!”凤幽月一脸寒霜,语气狠辣无比。

    沙漠冥思‘嘶嘶’叫了两声,无比硕大的蛇身迅速向那两人冲去,在它的身后,两条粗壮无比的蛇尾,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雷云门四人被几只兽制住,凤幽月冷冷的转过身,看向吴家人所在的方向。

    吴准身子一震,一股凉意直冲头顶。

    “幽、幽月侄女……”他干巴巴的叫了一声。

    凤幽月缓步向他走了过去,听此,柳眉一挑,讥讽一笑,“我可当不起吴家主的称呼,做你的侄女,可是要送命的。”

    吴准脸色一白,忍不住向后退去。

    他退一步,凤幽月就向前走一步,每走一步,脸色便沉下一分。

    最后,吴准退无可退,一脸惊骇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女。

    “吴准,”凤幽月缓缓开口,那双清澈的水眸中蕴含着无穷的暗沉,似乎下一刻就要将对方湮灭,“我凤家,可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吴准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没、没有。”

    “没有……”凤幽月眼睛微微眯起,骤然脸色一寒,爆喝道,“那你为何要置我凤家全族于死地!”

    吴准‘噗通’一声,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幽、幽月侄女,都是雷云门逼迫我的!不是我指使的啊!不是我的错啊!”他哭天抹泪,没有任何家主风范。早在沙漠冥蛇出来的那一刻,他的胆子就吓破了。

    凤幽月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眼中不见任何波动,右手一握,凤血剑出。

    “今日,凤家弟子之死,我要让你们吴家全族陪葬!吴准,到了地府,你要记得,吴家所有人的死,全是因为你的一己私欲!”她一字一字的说着,然后,手腕一翻,凤血剑在吴准身上飞舞。

    吴准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嚎,他的丹田瞬间碎裂,一身修为散尽!

    凤幽月收回凤血剑,脚尖一踢,将他扔给惊雷。

    “帮我看着他,莫要让他昏过去!我要让这老头子看着吴家是怎么被毁的!”

    话落,凤幽月化为一抹红光,冲进吴家众人之中,开始了疯狂屠杀。

    她从来没有这样怒过,即便是上一世,她被一群敌人追着跳进太平洋,也从没有如此愤怒。

    那么多弟子,那么多年轻的生命,都死了!

    虽然是因为吴准的私欲和齐发的暴虐,但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她杀了齐达!

    虽然当时,她杀他是出于迫不得已。若他不死,郁晨就要死。但是,她仍然觉得愧疚!心痛!

    凤家的那些弟子,是她一个个亲手提拔上来的!

    她还记得那一张张充满崇拜和善意的脸!

    凤幽月的心中酸胀无比,她经历过太多死亡,却仍然无法对此感到麻木!

    这些人,本不该死!

    一切,都是因为吴准这些人!也都是因为她!

    心中的愤怒,化为杀意,疯狂蔓延整个凤府。

    凤幽月并没有动用混沌火,她提着凤血剑,疯狂的在人群中收割性命。

    所过之处,血肉翻飞,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如此狠辣的手段,震住的不仅仅是吴准和凤家人。就连一向杀人如麻的惊雷,也被吓住了。

    这……简直就是另一个主子!甚至比主子更狠,更绝!

    云陌站在凤苍身边,静静的看着处于杀戮中的少女,墨眸伸深处划过一丝心疼。

    “幽月……”凤苍担忧的唤了一声,抬步就要过去,却被云陌拉住。

    “不要过去。”男人沉沉开口,语气中带着纵容和怜惜,“她需要发泄。”

    凤苍唇角紧抿,一双渗血的虎目中划过担忧。

    “她这样……会不会走火入魔?”

    云陌微微眯眼,声音变得柔和了几分,“有我在,幽儿不会有事。”

    凤苍一怔,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云陌。

    虽然云陌带着面具,但是他一眼就认出了他便是尊上。那份气度,还有那声音,绝不可能是寻常人所有。

    只是,尊上怎么和幽月在一起?

    他两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凤苍满脑子疑惑,却没人能解。不过尊上既然说凤幽月不会有事,那她就一定不会有事。

    尊上所言,童叟无欺!凤苍牌迷弟如是想。

    吴家众人,终于在凤幽月的极端杀戮中,结束了生命。

    当最后一人脑袋搬家,肠流一地时,凤幽月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浸湿,娇俏带寒的脸上,也溅满了血滴。

    她好似来自九幽地狱的杀神,踏着皑皑白骨,一步步登上顶峰。

    对比吴家众人死之前的恐惧,凤家众人的眼中,是浓浓的敬畏和崇拜。

    这就是他们的幽月小姐!

    无所不能!所向披靡!

    就在凤幽月将吴家众人斩杀殆尽之时,小火、小冥以及沙漠冥蛇,也将雷云门四人折磨的奄奄一息,哭着哀求给他们一死。

    沙漠冥蛇张开大嘴巴,将s这四人扔在了一处,然后乖巧的回到了凤幽月身边。

    凤幽月拍了拍它的大脑袋,扔给他一瓶丹药。

    沙漠冥蛇的蛇眼人性化的缩了缩,美滋滋的张开嘴接住,连瓶子带丹药一口气吞了下去。

    然后,十分不雅的打了个嗝,亲昵的蹭了蹭凤幽月的脑袋。

    凤家众人见此,齐齐的抽了一口冷气。

    不愧是幽月小姐,连三阶凶兽也能制服!太牛逼了!

    凤幽月一步一步走到雷云门四人面前,居高临下,冷冷的俯视着他们。

    齐发几人已经被小火几个家伙折腾的要死要活,痛哭流涕。此时见凤幽月来,恨不得双膝跪地,只求一死。

    但,凤幽月哪能如了他们的心愿。

    她大步上前,红靴在四人的丹田之处狠狠一踢。

    碎裂声响起,齐发四人的丹田,全都废了!

    “绑起来,关到地牢。改明儿找个黄道吉日,本姑娘带他们荣归故里!”凤幽月双手环臂,冷冷的说。

    齐发眼前一黑,怒火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白眼一翻,昏死过去。

    其他三人就没他这么好命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绑成粽子,然后一路拖到地牢,开始了暗无天日的凄惨生活。

    雷云门的四人解决之后,凤家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爷爷,”凤幽月转身,视线缓缓扫过死去的凤家弟子们,对凤苍道,“死去的弟子们,请全部厚葬。”

    凤苍用力点点头,眼圈发红,“会的!”

    凤幽月无声的抿了抿唇,转身就走。

    “幽月,你还去做什么!”凤苍急忙问,生怕她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凤幽月的身子微微一顿,声音中带着执拗的狠辣与阴沉,“去吴家,屠府!”

    凤苍微怔,呆呆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血债,要用血来偿!

    ……

    吴家,一片安宁,并不知危险即将到来。

    忽然,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冲进大门,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看门的守卫反应过来,急忙冲了上去。一看,愣住了。

    “群少爷?!”

    “快、快扶我起来!”一身是伤的吴群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急急忙忙的抓住两个护卫,大声嘶吼道,“告诉大家!快逃!马上逃!”

    ------题外话------

    我真不是故意卡在这儿的,我发四!

    《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冬季有雨

    这是一本娱乐圈双重生文,男女主互撩,抱着萌娃秀尽恩爱、撒尽狗粮的故事。

    ——

    上综艺的靳影帝。

    导演:“任务失败的一方要站在指定位置接受惩罚。”

    冷水浇下来之际,温舒韵被人紧紧护在怀里,而他浑身湿透。

    在场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冷不丁被塞一大碗狗粮。

    靳影帝温声缓缓,“我家这位体质弱,怕她感冒。”

    摔!

    看个综艺都要屠狗是不是?

    ——

    带萌娃上综艺的靳影帝。

    “把电话给我。”他板脸伸手。

    “麻麻。”萌娃转身,给他一个后脑勺。

    “给我!”靳影帝黑脸了。

    “麻麻…”萌娃不理。

    靳影帝直接抢来,萌娃眼含泪水,他却对着电话睁眼说瞎话,“老婆,宝宝玩去了,没空理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