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离开神迹,凤家出事(一更)
    封印王座的禁制终于在最后一刻解开,凤幽月累的近乎虚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老大,快看看里面都有什么!”小混在空间里急吼吼的说,恨不得亲自冲出去看一看。

    凤幽月刚要说话,忽然,一声怒吼犹如平地惊雷,在耳边炸开。

    “你竟然解开了我的禁制!”肖如天的元神怒吼着,疯了一般向这边冲来。

    可云陌哪能如他所愿,身形一晃,挡在他的身前。

    “小辈!可恶的小辈!你休要动我的炼器血脉!”肖如天和云陌混战在一起,嘴里不住的叫嚣,恨不得对凤幽月剥皮抽筋。

    凤幽月一个哆嗦,缩了缩脑袋,双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光罩。

    此时,封印了王座的禁制,三十六个光点已经全部亮起,所有纹路连成一片亮光,好不璀璨。

    忽然,白色光芒骤然从光罩上爆发,凤幽月条件反射的眯了下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白色光罩忽然一分为二,缓缓打开。

    紧接着,一股强横而磅礴的力量,从王座之上飞出,直袭凤幽月而去!

    “靠!老大,快闪!”小混吓的魂飞魄散。

    凤幽月后背一阵发麻,浓浓的危机感从心底涌出,身子比脑子反应还要迅速,飞快的向后退去。

    然而,那道力量是肖如天亲自所下,她怎么可能是对手!

    只是片刻功夫,那道力量便追上凤幽月,将她死死锁定!

    凤幽月拼命挣扎,身前,恐怖的气息越来越浓重,压的她冷汗涔涔。

    “老大!老大快跑啊!”小混急红了眼。

    凤幽月也心急如焚,她拼命挣扎,可却因为双方力量相差太多,竟连一丝反抗也做不到!

    太弱了!

    她还是太弱了!

    凤幽月双目通红,力量的落差,让她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无力感。

    银牙咬碎,少女一脸倔强,额头汗珠密布,来自高阶修炼者的威压,让她连喘气都有些费劲。

    这时,那道力量锁定了凤幽月,飞快的向她冲了过来。

    恐怖磅礴的力量,伴随着尖锐的破空声,好似一颗原子弹一般,带着巨大的毁灭力!

    凤幽月若是被它击中,必定魂飞魄散!

    力量越来越近,凤幽月死死的瞪着它,眼底溢满了倔强和不甘。

    下一刻,当那股力量到达面前时,她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和死亡并没有到来。

    浅浅的海棠花香飘过,她被搂进了一个温暖干净的怀抱。

    “幽儿。”云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那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颤抖。

    他在害怕?

    凤幽月睁开眼,怔怔的抬头看着男人,忽然,她猛地睁大了眸子。

    “云陌,小心!”

    在云陌的身后,那团恐怖的力量,正以飞快的速度袭向他的后背!

    凤幽月脑子一懵,想也没想,猛地扑到云陌身前!

    而就在同时,云陌袖袍一挥,那股力量瞬间化为虚无。

    他双眸冰冷,眼底溢满了杀气。随即,有力的双臂紧紧抱住凤幽月,好像捧着失而复得的珍宝。

    同时,心中有浓浓的喜悦和激动,不断翻涌。

    “幽儿,你刚刚……”

    话还未说完,肖如天的怒吼插了进来!

    “云陌,小辈!我杀了你们!啊啊啊啊啊!”

    正和惊雷恶战的肖如天疯了一样,向云陌这边冲来。

    云陌眉眼微沉,袖袍一挥,将凤幽月送到王座旁。他自己则迎敌而上。

    “肖如天,数年未见,你活的倒是还不如从前。当年我送你一程,如今,就再来一次吧!”话落,浑厚磅礴的黑气从云陌周身散开,如同鬼哭狼嚎一般,张牙舞爪的向肖如天席卷而去。

    肖如天的元神狠狠一颤,“幽、幽冥……”

    话还未说完,他转身就跑。

    云陌薄唇勾起,流出一抹妖冷的笑,如玉的大手在空中缓缓缩紧,梵音轻吐,“去!”

    顷刻间,黑气铺天盖地的将肖如天围了起来。

    “啊啊啊——!云陌!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肖如天凄厉的惨叫声从黑气中传来,好似地狱恶鬼,听的人头皮发麻。

    刚把炼器秘笈和炼器血脉收进空间的凤幽月被这叫声惊的虎躯一震,惊恐的看了过去。随即,便被云陌的手段震住了。

    只见那些黑雾好似有生命的魔怪,张着血盆大口拼命的撕咬着肖如天的元神。肖如天的元神被撕成了一片一片,惨不忍睹。

    凤幽月见了,不由得把手捂在了小腹处。元神被撕,那种疼痛和折磨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忍受的,那是一种折磨到灵魂中的恐怖。

    渐渐的,肖如天的叫喊声越来越弱,当最后一片元神被黑气吞噬后,再也没有了他的声音。

    肖如天,彻底死了。渣都不剩了。

    凤幽月紧捂着小腹,只觉得元神有点疼。云陌转过身来时,正好看到了少女惨白的脸色,不由得心中一慌。

    “幽儿?”他走上前,试探的唤了一句。

    凤幽月怔怔抬头,“啊?怎么?”

    云陌心中一沉,自己刚才的手段,时不时吓到她了?

    他斟酌片刻,缓缓开口,“幽儿,刚才……”话还没说完,少女忽然双手抓住他的衣服,双眼冒光。

    “刚才你的手法太棒了!那招是怎么用的做到的?能不能教我?太厉害了!”

    云陌有点懵,“什么?”

    “没想到元神还能那么撕!等以后我若遇到强敌,岂不是连灭魂刀也不用了!”凤幽月小脸激动的通红,“以后谁要是再敢惹我,老娘就手撕元神!”

    云陌:……

    好吧,是他多虑了。

    男人哭笑不得,无奈的揉揉眉心。他怎么忘了,这小家伙可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东西都收起来了?”他温柔的笑着,眼睛瞟了王座一眼。

    凤幽月点点头,从空间中拿出那个小玉瓶,“炼器秘笈和炼器血脉我都知道,但这个东西是什么?”

    云陌接过来,打开塞子看了看,笑了。

    “幽儿果真是大气运。”他将瓶子塞回凤幽月手中,“这是髓精。”

    “髓精?”凤幽月一脸问号,“那是什么?”

    “你没接触过炼器,不知道也是正常。你可听过器灵?”云陌问。

    凤幽月自然是听过的!混沌空间中不就有个器灵小混吗!

    “器灵怎么了?”

    “想要炼制出拥有器灵的武器,髓精是最关键的材料。没有髓精,即便炼器师能力再强,打造出来的武器也只是件没有生命的死物。”云陌解释道。

    原来如此!

    凤幽月恍然大悟,看了看手中的玉瓶,真没想到这髓精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

    她这是捡到宝了啊!

    “这髓精既然这么有用,那一定很珍贵吧?”

    云陌勾唇浅笑,缓缓摇头,“并非对珍贵,而是珍稀。髓精乃万年精树的精髓,每一百年才会酝酿一滴。如今,九幽大陆已经没有万年精树了。”

    凤幽月:……

    她目瞪口呆的张大嘴巴,“等等!你说的是万年精树?!就是那个长得跟别的树一样的万年精树?!”

    云陌挑眉,不知少女为何如此惊讶。

    “云陌……”凤幽月呆呆的叫了一声,“九幽大陆唯一的一棵万年精树,好像在我手里……”

    云陌:……

    惊雷:……

    空间里的万年精树:……它似乎已经预感到了未来的树生有多黑暗……

    空气,瞬间变得十分怪异。

    凤幽月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干巴巴的笑了两声。

    这特么就尴尬了。

    云陌呆滞了片刻,墨眸渐渐亮了起来,眼底溢满了宠溺以及自豪的笑意。

    “我家幽儿,真真是个有大气运的人。”他低低的笑出声,眼中满满的尽是喜悦和骄傲,他伸出手,轻轻在少女的发丝上揉了揉,“幽儿,你注定要成为一名威震九幽的炼器大师。”

    凤幽月心尖一颤,水眸定定的盯着含笑的男人,心底渐渐变得柔软。

    她张了张嘴,准备开口说话,可就在这时,浮在半空的小火和小冥忽然出现了异状!

    萦绕在它们周身的光芒,瞬间暴涨,光芒大盛。

    紧接着,四面八方的元素力量,疯狂的向二者涌去。

    “它们怎么了?!”凤幽月着急的问。

    云陌瞥了小火和小冥一眼,俊眉一挑,稍显惊讶。

    “无碍,它们已经将能量吸收了。马上就会苏醒。”

    听了这话,凤幽月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静静的等待着小冥和小火苏醒。

    云陌时不时的用眼睛扫过她的侧脸,沉默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幽儿,刚刚你挡在我身……”

    话还没说完,地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四面八方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头顶上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色旋涡。

    神迹的时间结束了!

    “时间到了!”凤幽月抿抿唇,担忧的看向小冥和小火,然后又转头看了云陌一眼,“你刚刚说什么?”

    云陌:“……没什么,出去再说吧。”该死的肖如天,就不该让他死的这么容易!

    头顶上方的旋涡越来越大,巨大的气流从其中席卷整个中央神坛。

    与此同时,在神迹内的各个地方,出现了许多相同的旋涡。

    “时间马上就到了,小冥和小火怎么办?”凤幽月急了,她现在碰不敢碰,抱不敢抱,生怕一个不小心把两个小家伙弄得走火入魔。

    但是,它们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

    少女急的头发快白了,就在这时,一紫一红两道光芒从小冥和小火身上爆开,紧接着,两个小家伙化为一抹流光,直直砸进凤幽月怀中。

    凤幽月心中一喜,立刻将两个家伙塞进空间里。此时,旋涡的气流已经越来越大。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向上空吸去。

    就在这时,海棠花香浅浅飘过,她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怎么跟上来了?”凤幽月惊讶的看着身旁的云陌。

    云陌眼睛弯了弯,“幽儿到哪儿,我自然要跟到哪儿。”

    凤幽月嘴角微微一抽,还没等说话,巨大的气流瞬间吹来,长发和衣摆齐齐乱舞。

    不过,预想中的天旋地转并没有出现。她仍然被男人紧紧的抱在怀里,稳稳的从旋涡中通过。

    不知过了多久,巨大的气流渐渐消散。眼前忽然一亮,血罚之森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

    “出来了!”凤幽月眨眨眼,习惯了刺眼的阳光。

    一白一红两道身影缓缓落地,云陌十分不舍的松开搂在少女腰间的手,手指间似乎还带着她浅浅的温度。

    凤幽月脑子里没有那么多旖旎缱绻的念头,她抬头望着上空的黑色旋涡,低声嘟囔道,“也不知四叔他们被送到了什么地方。”

    “左右不过是血罚之森一带。”云陌缓缓开口,双手负立,一身白衣胜雪,“神迹传送的地方,不会离它的入口处过于遥远。幽儿大可放心,四叔他们并没有危险。”

    凤幽月:……

    正在喝水的惊雷‘噗哧’一声,嘴里的水喷成了喷泉。

    他惊恐的瞪大眼睛,脸上的肌肉疯狂的抽搐,好似羊癫疯一般。

    四叔……神他妈的四叔啊!

    主子你这么大年纪,叫一个几十岁的人四叔,你要脸吗!

    节操啊,你快回来吧!不要弃主子而去啊!

    惊雷内心的呼喊并没有被云陌听到,他一脸笑意盈盈,十分坦荡的看着凤幽月。

    凤幽月的嘴角快要抽成连环画了,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强调道,“那是我四叔。”

    “嗯,我知道,是四叔。”男人笑。

    凤幽月:你好几万岁的人,好意思叫,我四叔还不好意思听呢。

    虽然她仍然不太清楚云陌的年纪,但是从肖如天十几万岁的高龄来看,这男人怎么也得有个几万岁了吧?

    无语的叹了口气,凤幽月明智的选择不再纠结。

    她摸了摸肚子,四处看了看,决定原地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云陌十分机智的将惊雷派出去打猎,然后又十分贤惠的将猎物去毛掏腹,麻利的架上火堆开烤。

    没过多久,浓郁的香气缓缓飘出,惹得凤幽月和惊雷的肚子叫声如雷。

    云陌勾唇笑了笑,卸下一只烤好的鱼,递给眼巴巴的少女。

    “尝尝。”

    凤幽月接过鱼,二话没说,啊呜一声咬了下去。

    随即,眼睛‘噌’的亮了起来。

    好吃!

    美味!

    人间极品!

    凤幽月一向以自己烤野味的手艺而自傲,如今,吃了云陌的烤鱼,她心服口服!

    太好吃了!

    好吃的想要把舌头都吞进去!

    她不再客气,放开手脚,开始吃了起来。

    而惊雷,也非常受宠若惊的分到了两只烤鸡。

    他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瞬间,冰冷的双眼冒出了无数小星星。

    好吃啊!

    主子的手艺竟然这样好!

    惊雷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埋头大吃的凤幽月,心中暗道,要是幽月小姐知道主子为了她,特意跑去跟厨师学艺,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惊雷心中暗戳戳的打着小算盘,不过却也只敢在心里偷偷的想。同时,十分没义气的嘲笑身在远方的泠风,你没口福,尝不到主子亲手做的烤鸡。

    远方正在埋头于公文之中的惊雷:“阿嚏!谁想我了?”

    ……

    三人吃完后,凤幽月查看了一下空间里的小火和小冥。发现两个小家伙已经苏醒,并且十分精神抖擞,提到一半的心才放了下来。

    “看来四叔他们是被送到别的地方了。”凤幽月遗憾的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罢了,我自己回去吧。”

    说着,她扭头看向云陌,“你呢?准备去哪里?”

    云陌正要开口,忽然,一阵仓促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几人齐齐一顿,扭头看了过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完全可以听出这个人有多着急。

    忽然,不远处的草丛‘哗啦’响了一声,一个身影从里面滚了出来。

    凤幽月看见那熟悉的身影,眉心一皱,几个箭步冲了过去。

    “上官玉?你怎么了?”

    那人正是上官玉,此时,她的身上多处重伤,额角汩汩冒着鲜血,衣服被划开了好几个大口子。脸色惨白一片。

    凤幽月将她扶起来,忽然,上官玉抬起头看向她,眼睛一亮,一把抓住她的手。

    “凤幽月,你快回去!凤家出事了!”

    凤幽月的心,瞬间沉了下来。她的眸光狠狠一缩,反手用力抓住上官玉。

    “怎么回事?说清楚!”

    上官玉吃痛的蹙起眉毛,快速说道,“上官龙和吴家与雷云门勾结,要对凤家不利!齐达你还记得吗?”

    齐达?

    凤幽月思索一下,一道厉光从脑海中闪过,“北辰学院齐达?!”就是那个当初在血罚之森,替孙淼和孙庭云出头的北辰弟子,后来被她给杀了的齐达?!

    “对!就是他!他的父亲是二等国门派雷云门的门主。他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你,早在一个月前,就来了万澜国。上官龙不知怎的和他勾搭在一起,又联合吴家,准备将凤家毁了!此次神迹,上官龙处心积虑将你和凤四长老几人调开,就是为了让凤家失去战斗主力!凤幽月,你快回去!小叔说,雷云门已经行动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到凤家了!”上官玉一口气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她这一身伤,就是败大长老上官尊所赐。上官尊一直想让上官家一家独大,手段残忍,没有底线。

    这次,上官龙由于被毁了双臂,疯狂之下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上官玉听到后,便要来给凤幽月报信。哪知,上官尊竟然为了拦住她,不顾血脉亲情,痛下杀手。

    上官玉拼尽了一身力气,才逃了出来。

    幸好!她真的碰上了凤幽月!

    幸好……

    上官玉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凤幽月红唇紧抿,脸色阴沉如水。她摸了一下上官玉的脉搏,给她嘴里塞了一把药,然后将她交给惊雷。

    “把她送去上官家,直接送到上官霍的房里。不要轻信别人。”

    惊雷点点头,将上官玉扛在肩上。

    “我现在就要回万澜国。”凤幽月看了云陌一眼,“先走了。你保重。”

    她甩开袖袍,转身就要离去。

    哪知,男人的大手忽然拉住了她的衣角。

    “幽儿,你去哪儿,我自然要跟到哪儿。”云陌墨眸含笑。

    惊雷一惊,“主子你不是……”还有事吗?

    最后几个字还没说出来,云陌一个眼风扫过来,惊雷瞬间闭紧了嘴巴。

    凤幽月一心放在凤家上,并没有注意到主仆二人之间的互动。

    云陌想要跟去,她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凤家如今情况不明,有云陌在,即便他不出手,光是威慑就够了。

    “好吧,我们这就走!”

    ……

    万澜国,凤家,四周安静如常。

    凤幽月一行十三人的离去,对大家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众弟子们齐聚校场,开始进行每天的修炼。

    如今,大家已经有了奋斗的目标。那就是努力修炼,争取成为凤家五百精卫中的一员!

    弟子们的修炼热情前所未有的高涨,就连每天值班的守卫们,也是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

    凤家四周,安静无声。甚至连过往的行人也没有。

    守在大门的两名护卫疑惑的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退进了府中。

    议事厅中,凤苍正与几位长老进行交谈。

    这时,护卫急匆匆的敲门闯了进来。

    “怎么回事?”凤苍皱了皱眉,有些不悦。

    “家主,出事了!”护卫也顾不上礼数,急忙说道,“凤府周围有异!”

    凤苍一怔,沉着眼看向几位长老。

    随后,他走进议事厅后院,很快拿出了一块圆镜。

    其他几位长老齐齐围了上来,在那名护卫惊讶的目光中,各自将玄力灌入圆镜之中。

    很快的,圆镜绽放出刺眼的光芒。紧接着,一副画面从镜子中脱出,浮在了半空。

    那画面中显示的,正是凤府四周的大街小巷,一条不多,一条不少!

    在这些街巷中,隐藏着许许多多的黑影。那些黑影的模样看的并不真切,但却能感受到对方来者不善。

    凤苍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通知所有人,进入二级戒备!”

    几个长老领命,迅速离开,着手准备。

    凤苍抬眼看着镜子中的画面,眼中闪过一丝暗沉。若想对付凤家,就必须过了他这关!

    ……

    凤府外,一条小巷中。吴家家主吴准以及几位长老,低眉顺眼的站在一个中年男子身后。

    那中年男人一身青色锦袍,袍子上绣着复杂而精致的图案,一看就非凡品。

    他的气度不凡,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眉眼间和那死去的齐达有七分相似。就连那眼中的不屑和轻蔑,也一模一样。

    这人,便是雷云门的门主,齐发!

    雷云门是一个二等国的中等门派。齐发今年五十二岁,只有齐达这么一个独子,从小精心栽培。齐达也算争气,考进了北辰学院之中。

    可没想到,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杀死了!

    齐发得知噩耗之后,悲痛之余大为震动,疯狂的打探凶手的消息。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当日围观齐达被杀的目击者,得知了杀死儿子的凶手。

    凤幽月!

    齐发日日夜夜对这个名字恨之入骨,一个月前,终于来到万澜国,准备杀了凤幽月。

    正巧那时,他碰到了一对翁婿,吴准和上官龙。

    三人都有相同的敌人,一拍即合,置顶了今日这个计划。

    上官龙借用神迹之名,将凤幽月几个凤家主力引入血罚之森,若是能杀掉,自然最好。若是杀不掉,待他们从神迹出来,凤家也没了。到那时,这几人就是菜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不过,计划的确很好,但是赶不上变化快。雷云门前几日有事,齐发不得不回去一趟。

    他并不知道,待他返回万澜国之日,正好是神迹结束之时。

    此时,齐发站在小巷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吴准一行人。

    “准备好了?”他冷声问,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高傲和轻蔑。

    吴准讪笑着点点头,“回齐门主,已经准备妥当。”

    “嗯。”齐发哼了一声,“走吧。”

    吴准几人面面相觑,随即连忙将齐发拦下。

    “齐门主,稍等,稍等!”

    齐发停下脚步,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还有何事?”

    “齐门主,”吴准呵呵一笑,老脸皱成了一朵菊花,“我们吴家出了人,可雷云门……”他欲言又止的看了看跟在齐发身侧的四个人。

    雷云门就出了四个人,够干什么的?

    空气中沉了一下,齐发冷冷的看着吴准,嘴角一勾,露出一个讥讽的笑。

    “这万澜国果真是穷乡僻壤!什么世家家主,不过就是个乡野村夫罢了,竟然连老子的修为都看不出!哈哈哈哈哈!”跟在齐发身旁的一个彪形大汉张狂大笑,轻蔑嘲讽之色毫不掩饰。

    另一位身材干瘦的男子阴恻恻的眯了眯眼,“既然他们没眼力,那四弟你就给他们开开眼界!”

    “这个好!”彪形大汉眼睛一亮,看了一眼齐发,见他无声的扭过头,心领神会的嘿嘿一笑。

    他向前迈出一步,眉毛一挑,十分轻蔑的扫了一眼吴准等人。

    “瞪大你们的狗眼看仔细了!”话落,魁梧有力的臂膀一甩,强大的玄力冲天而起,直直向几人砸去。

    轰隆——砰!

    接连两声巨响,磅礴恐怖的气息向吴准等人汹涌而去。紧接着,在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有好几米深的大坑!

    吴准等人目瞪口呆,一脸惨白的盯着那大坑。刚刚的力量,太恐怖了……他们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这……就是二等国门派的力量吗!

    吴准几人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满心惊骇。

    彪形大汉收回拳头,放在嘴边轻轻一吹,傲气的抬起下巴,“如何?可还入得了几位的眼?”

    “玄、玄王七阶?!”吴准傻眼了,结结巴巴的道,“阁下可是……玄王七阶?”

    彪形大汉得意一笑,“玄王七阶而已,不算什么!我们门主可是玄皇五阶的高手!”

    在三等国,大多数人都在玄士阶到玄师阶,大世家长老家主们会达到大玄师阶。玄王阶几乎没有,整个万澜国也就凤苍一个。当然,现在还多了一个四长老凤森。

    但在二等国中,玄王阶到处都是,一抓一大把。这也是当初易渊知道四长老进了玄王阶,却并不震惊的原因。

    除了玄王阶外,再向上一层的玄皇阶高手也有很多。玄帝阶也有一些,不过相对来说要比较少。齐发如今只有五十二岁,竟然就达到了玄皇五阶,这在吴准等人的心中,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齐门主天赋超凡,我等不能及也!”众人连连躬身拍马。

    齐达冷冷的笑了一声,“如何?吴家主可还有旁的意见?”

    吴准哪里还敢有意见,一个玄王七阶的,就能秒杀他们所有人。更别说还有一个玄皇五阶的高手在呢!

    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瞬间就安定了。凤家,凤苍,你们死定了!

    在齐发的带领下,一行人带着吴家众人,浩浩荡荡的将凤府四周堵得严严实实。

    吴准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凤府大门前,心沉丹田,声如洪钟,“凤家众人,快快出来受死!”

    洪亮的声音在四周荡开,回荡久久,却没有一个人从凤府出来。就连凤府门前的两名护卫,也消失了。

    大门紧闭,鸦雀无声。

    吴准皱了皱眉,难道凤家已经知道了?

    “齐门主,要不我们直接攻进去吧?”话音刚落,凤府高大的围墙上,‘唰’的冒出一排脑袋!

    这些凤家弟子们手中握着奇怪的武器,目光冷峻的看着府外的人。

    同时,凤府大门缓缓打开,几名弟子推着两个奇怪的东西,将门死死挡住。

    吴准眼皮抖了抖,心觉有些怪异。

    “凤苍!速速出来受死!”他大吼一声。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缓缓从凤府走了出来。

    “敢问吴家主,凤苍何罪之有?”

    凤苍缓缓走出,浑身散发着浓浓的寒气。横刀立马的站在大门前,眼底幽暗的看着吴准。

    吴准被他看的一个激灵,心尖狠狠一颤。

    “凤家主,你孙女凤幽月手段残暴,枉杀无辜之人齐达齐公子!如今,他父亲雷云门门主前来问罪,你速速受死!”

    凤苍粗眉一挑,十分不客气的冷哼一声。

    “无辜?”他虎目微瞪,眼中怒火熊熊,“我孙女幽月心性纯良,从不杀无辜之人!老夫虽不认识那齐达是谁,但我相信幽月!”

    “对!我们也相信幽月小姐!”

    “我们相信幽月小姐!”站在墙头的凤家弟子们齐齐大喊,声音震耳欲聋。

    凤苍一听,笑了。

    “吴家主,你敢与我说说,那齐达是何人吗?幽月又为何要杀他?”

    吴准当然不敢说,齐达是为了给孙庭云和孙淼出头,这做法本就名不正言不顺。

    就在他支支吾吾之际,忽然一道胖胖的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凤府跑来。

    “凤爷爷!凤爷爷!”郁晨跑到凤苍身边,捂着肚子气喘吁吁,“凤、凤家出什么事了?”

    他听闻凤家被包围,想也没想就跑来了。刚到这儿,就看到这一出。

    凤苍冷哼一声,“吴家主说幽月杀了什么齐达,他父亲来找凤家算账。”

    “齐达?”郁晨一怔,眼睛瞬间爆睁,死死瞪着吴准,“你还有脸来找凤家算账?!那齐达助纣为虐,差点把老子给剥皮抽筋!要不是幽月及时赶到,老子现在已经在地府给阎王爷做饭了!妈的!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小爷我今天就拆了你!”

    一向脾气超好的郁晨急眼了,当初在血罚之森,齐达和孙淼孙庭云三人,对他拳打脚踢,差点一命呜呼。若不是有幽月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齐达他爹竟然还敢来!脸呢?

    凤苍等人从郁晨的话中听明白了,脸色也沉了下来。

    “吴家主,你还有何话要说?”

    吴准心虚的眼神乱瞟,随后响起身后是雷云门,又梗着脖子道,“雷云门的少主被你凤家所害!如今,就要血债血偿!”

    “好!”凤苍声音冷沉,“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夫不念往日之情了!”

    话落,他大手一挥,带着郁晨迅速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站在围墙上的凤家弟子们,齐齐抽动手中的武器。凤府大门前,几名弟子将一个球状物体装入了那怪异的大家伙之中。

    吴准心中,忽然升起浓浓的不安。

    ------题外话------

    今天更新晚啦,嘤嘤嘤……

    推荐好友文文2p求支持《倾世霸宠:萌后太调皮》/旧时菖蒲

    天上掉下个美娇羊,地上有人变了狼!

    莫舒扬(羊):

    打仗打着打着,国保住了,却被敌军头领给掳走!

    被掳去当小厮?

    端茶倒水处理后院哄一群戏精女人就算了,居然还要负责暖床?

    丫后院养这么多女人不要,非得缠着老娘,脑子有毛病吧!

    司徒琅(狼):

    “女人,本王对你养的那只叫多啦什么逼梦的猫很感兴趣。”

    本想好好做个撸猫的人,奈何最后成了吃羊的狼。

    “羊,本王发现,你比那只猫可爱,还好欺负。”

    某羊内心在咆哮!

    “羊,我不是狼,你信么?”

    某羊……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