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见云陌,小冥遇险(一更)
    ..,

    ,

    上官龙的脸色,瞬间由白转青,有青转红,好不热闹。

    “大、大长老,你开什么玩笑?”他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前面的金眼龙虎。

    上官尊冷哼一声,浑身煞气全开,“我可没心思跟你开玩笑。上官龙,你莫不是想让我们几人全都交代在这里?我和上官元也就算了,若是上官玉和上官毅出了事情,你觉得家主能饶了你吗?”

    上官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无话反驳。

    他算是看明白了,上官尊这是要逼他下地狱啊!

    “大长老,以我的实力,根本打不过它!”他咬咬牙,恨恨的说。

    “那就被叽叽歪歪!听得这让心烦!”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入石室,几人转头看了过去。与此同时,蠢蠢欲动的金眼龙虎扭动着庞大的身躯,缓缓转过了头。

    然后,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嚎!

    吼——嗷呜——!

    它疯狂的晃动着大脑袋,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怎么回事?”上官龙脸色一变,金眼龙虎由于吃痛而猛烈的甩动粗壮的尾巴,差点把他掀翻在地。他狼狈的在地上打了个滚,看看躲过,抬头咬牙切齿的冲上官玉吼,“你把他们带来做什么!”

    上官玉面色不动,微微勾唇,“不带他们来,难不成小叔你有办法对付?”

    上官龙一噎,脸色发黑。

    “废物!”凤幽月毫不掩饰心中的不屑和轻蔑,“没能耐就滚一边去,再叽叽歪歪的信不信我让金眼龙虎活吃了你!”

    上官龙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灰,却敢怒而不敢言。

    凤幽月也懒得理他,对凤清岩道,“四叔,小火会保护你,口令记住了吗?”

    凤清岩笑着点点头,“叫一声是后退,两声向左,三声向右。长叫赶紧逃。”

    一旁的上官玉和上官毅嘴角狠狠一抽,觉得这对叔侄是不是太不靠谱了?

    凤幽月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小火,“你一定要保护好四叔的安全,切莫让那畜生伤了他。”

    “吱吱吱~!”小火用力点点头,挺起胸膛,小爪子用力的拍了拍。放心吧!抱在本兽身上!

    “幽月放心,我去了。”

    在几人的注视下,凤清岩提着青锋长剑,一步一步向金眼龙虎走了过去。

    他就好像是一个五光十色的强光手电筒,让金眼龙虎连连后退几步,喉咙里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低吼声。

    凤幽月见此,给四长老凤森使了个眼色。

    四长老会意的点点头,悄无声息的从墙角滑到石室之内,站在了金眼龙虎的后方。他将倒在地上的上官元扶起来,塞给他一颗疗伤丹药。

    上官元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连忙吃下丹药静坐调息。

    凤清岩和四长老准备就绪,朝凤幽月点了下头。

    凤幽月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伸出,十根手指之间,夹着一颗颗银色的圆球。

    “易渊!行动!”

    “得令!”易渊大吼一声,双手一挥,几颗银色圆球在空中划过一道银芒,砸向金眼龙虎。

    与此同时,凤幽月手中的银球也甩了出去,扔向金眼龙虎的另一边。

    砰!砰砰砰!

    接连数次爆炸声猛然炸开,紧接着,强而刺眼的光芒从银球中爆开!照亮了整个石室!

    上官玉等人迅速闭上眼,却仍然抵不住强光的冲击。

    “卧槽!这是什么鬼!”上官毅一个没留神,被强光刺的泪流满面,连声大叫。

    “咱姑娘亲制的光雷丹!质量上层,一颗顶别人十颗!”易渊兴致十分高昂,双手挥舞个不停,光雷丹不要钱似的向金眼龙虎的四面八方炸去。

    金眼龙虎受不了强光的攻击,瞬间变得慌乱起来,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

    而凤清岩就趁着这个时候,在小火的指挥下,带着一身夜明珠,冲了上去。

    青锋长剑直刺金眼龙虎的喉咙和心脏处,溅开一朵朵血花。

    金眼龙虎吃痛的吼叫起来,浑身气息瞬间狂暴,张开血盆大口,毫不犹豫的向凤清岩的脑袋咬了下去。

    就在这时,站在它身后的四长老凤森,动了。

    他扛着黑色大刀,虎虎生风的朝金眼龙虎砍去。灵器六阶的大刀和金眼龙虎坚硬如甲的皮肤相撞,绽开一道道伤痕,触目惊心。

    正要咬凤清岩脑袋的金眼龙虎吃痛的叫了一声,口中的腥气熏得凤清岩直迷糊,同时,趁着这个空档迅速退开。

    金眼龙虎愤怒的想要转过身对付四长老,而此时,凤幽月忽然从一侧暴起,一手混沌火,一手雷电之力,疯狂的砸向它!

    而另一边,上官毅和上官玉帮着易渊一起,趁着四长老和凤幽月退开的空档,不停的扔出光雷丹。一时间,几人好像练习了无数次一般,配合的相当默契。

    金眼龙虎被三面夹击,又有强光的骚扰,攻击力减弱了大半。

    但是,它到底是一只三阶巅峰的凶兽,即便是攻击力减弱,却也够凤幽月几人喝上一壶。

    很快的,作为正面攻击主力的凤清岩身上,便挂了彩。

    金眼龙虎的攻击力很强,他一个不小心,被对方咬在了肩膀上。

    幸亏小火反应激灵,否则他这条胳膊全是废了。

    凤幽月被这一幕吓出了一身冷汗,手下的动作更狠辣了几分。

    这时,上官玉将光雷丹交给了上官毅,提着剑也杀了上去。

    已经调息结束的上官元见此,一咬牙,也跟着冲了上去。

    躲在角落里的大长老上官尊眸光微微轻晃,纠结了半晌,同样加入了战局。

    此时的战况,是六对一。啊不,是七对一,小火也算在内。

    金眼龙虎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偷袭搞得心烦意乱,易渊和上官毅又在一旁用强光骚扰,一时间,它根本无暇分身。

    就在这时,小火忽然拽了一下凤清岩的头发。

    凤清岩心中一动,知道这是让他攻击的暗号。

    看来,金眼龙虎出现了破绽!

    凤清岩想也不想,左手一拽将蒙在眼睛上的布拿下,对准了金眼龙虎露出的破绽,一剑刺了下去!

    与此同时,易渊的光雷丹正好砸在金眼龙虎的身上,强光刺眼,凤清岩的眼睛一疼,流出泪来。

    不过幸运的是,他这一剑刺的非常准,正好刺在了金眼龙虎的喉咙上。

    凤幽月趁机连忙冲上来,一把将眼睛无法睁开的凤清岩拽到身后,手中的凤血剑再一次向金眼龙虎刺了下去。

    吼——嗷呜——!

    金眼龙虎发出吃痛的叫喊声,金色的血液一滴滴落在石室的地面上,金色的双眼中带着愤怒和绝望。

    与此同时,上官玉等人同时上前,从各个角度对它进行最后的绝杀。

    易渊和上官毅扔完仅剩的光雷丹后,也拎着武器加入了战局。

    此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凤幽月等人围着金眼龙虎上蹿下跳。凤清岩由于无法睁眼,默默的站在原地。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正是躲在角落里一直不出声的上官龙。

    上官龙阴沉的看着凤清岩的背影,见他在不断的揉眼睛,心中浮上一丝算计。

    若是趁这个时候杀了他……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好像星星之火一样,越烧越旺,到最后变得无法控制。

    他已经忘了还有凤幽月等人,忘了上官家,忘了凤家,在他眼中,如今只有一个念头——杀了凤清岩!

    这个男人,压在他头上三十几年了。他还记得当年他只有十一岁,跟着父亲欢欢喜喜的去观看五年大比之后的宫宴。

    为了那天,他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日夜不休的练剑,就是为了能够在宫宴之日一展英姿,让大家都记住他上官龙的名字。

    但是这一切,都被凤清岩和凤清萧兄弟二人给毁了!

    他们竟然同他一样,准备了一场舞剑!当着满朝文武和世家英豪的面,兄弟二人的英姿与剑术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再等轮到他时,全场只有尴尬的掌声。

    他甚至能够看到,上官家的许多人在嘲笑他。

    那一日,是上官龙这辈子最耻辱的一天。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他恨上了凤清岩和凤清萧。

    再然后,凤清萧失踪,凤家的地位一落千丈。他高兴不已。

    不过让他更高兴的是,那个和凤清岩有婚约的吴倩,竟然找上了上官家。

    这让他怎能不高兴!他要将吴倩抢过来,让凤清岩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成为他的人!

    之后,他的确得偿所愿,娶了吴倩过门。但是一想到当年吴倩和凤清岩两人情意绵绵的样子,他就妒火中烧。

    影子!影子!到处都是凤清岩的影子!

    只要凤清岩一天不死,他就永远都要活在他的阴影中!

    上官龙将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关节发白。他阴沉的看着凤清岩,眼底有一抹狠辣和阴毒,一闪而过。

    他悄无声息的抽出腰间的软剑,一步一步向凤清岩走去。

    此时,凤清岩已经退到了一旁,将战场留给了凤幽月等人。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虽然已经不再流泪,但是也无法睁开。

    他静静的站着,默默的运转玄力,不停的用灵气滋养眼睛。

    忽然,一股阴森的凉意从后背涌上头顶,整个人好似坠入了冰窖一般。

    凤清岩面容一震,心中的直觉让他迅速向右侧了一步。

    与此同时,上官龙的软件从他的耳边擦过,砍掉了一缕黑发。

    “是谁!”凤清岩紧握青锋长剑,闭着眼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上官龙没有吱声,他再一次提起软剑,猛然向凤清岩的胸口刺了过去。

    由于看不见,凤清岩的听觉和感官更敏锐了几分。他感受到了长剑破空的气流,脚尖一点,迅速向后退去。

    同时,手中一道光属性玄力挥出,被上官龙敏锐的躲了过去。

    “凤清岩,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受死吧!”他面目狰狞,长剑划破长空,孤注一掷的向凤清岩的眉心刺去。

    凤清岩迅速侧过身子,可上官龙早已经猜到他的动作,大掌狠狠的拍在他的肩上!

    凤清岩的那个肩膀本就被金眼龙虎咬了一口,如今还汩汩流着血,如今,上官龙的全力一掌,简直是雪上加霜!直接将他掀翻在地!

    上官龙狞笑着望着他,二话不说,提剑刺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觉察到不对劲的凤幽月正好看了过来。她看到上官龙刺向凤清岩的这一幕,目眦欲裂!

    “四叔!”她大喊一声,一团混沌火迅速向上官龙飞去,将他的攻击挡了下来。

    与此同时,她扔下已经半死的金眼龙虎,飞身冲向这边。左手握住上官龙的肩膀,猛然一个用力,将他抡到空中,向金眼龙虎扔去!

    吼——嗷呜——!

    已经奄奄一息的金眼龙虎被飞来之物砸的鲜血狂喷,盛怒之下,血盆大口一张,狠狠的咬住上官龙,正好咬在了他的肩膀处。

    然后,用力一撕——

    “啊——!”凄厉的惨叫声从上官龙嘴里发出,他捂着流血的断臂,脸色惨白一片,“我的手!我的手啊!”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这时,见金眼龙虎还要上嘴,赶忙齐齐袭向它的喉咙,断了它最后一口气!

    上官龙也是个倒霉的,若他能再晚到一会儿,胳膊就不会丢了。

    安静的石室中,上官龙凄厉的叫声四处回荡,好不渗人。

    易渊和四长老凤森冷眼看着他,退到了凤清岩身边。刚才那一幕,他们全都看见了!

    这个上官龙竟然恩将仇报,要杀凤清岩!

    这样的人,别说丢了一只胳膊,就算是死,也是活该!

    易渊和四长老没有任何怜悯之情,而上官家的几人,脸色都不太好。

    凤家是来帮他们的,若是没有凤清岩,他们哪有命在金眼龙虎的手下存活?上官龙不感激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杀他!

    上官家虽然不是什么一派正气的江湖侠义之士,但是如此忘恩负义的小人行径,想一想就觉得脸红!

    即便是之前和上官龙一个鼻孔出气的大长老上官尊,此时也脸色微红,冲着他冷哼了一声。

    “姐,这该如何是好?”上官毅看着抱着断臂痛苦哀嚎的上官龙,有些傻眼。

    上官玉抿着唇,抬头看向上官尊,“大长老,你有何想法?”

    上官尊面容一沉,扭过头不去看上官龙,“我年纪大了,不管事了,一切由你做主。”

    “好!”上官玉声音清冷,清丽的脸上布满寒霜,“既然如此,那就将上官龙交予凤家发落吧!”

    此时,她对上官龙的称呼已经从‘小叔’变成了全名,看向他的眼神也充满了厌恶。

    她一把拎起上官龙,将他拖到了凤幽月面前。

    “凤四爷,四长老,六小姐,上官龙恩将仇报,其心可诛,非我上官族人作风。现在,我将他交给凤家,全凭你们处置!”上官玉冷声道。

    凤幽月几人愣了,上官龙傻眼了。

    “上、上官玉,你不能这么对我啊!”他疯狂大叫,“我是你小叔!我是上官家的人!你得救我!”

    “上官龙,你恩将仇报,忘恩负义,若是爷爷知道了,也饶不了你!”上官玉冷声道。

    “放屁!你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小贱人!我是你小叔!你凭什么不救我!”他面目狰狞,额头青筋暴起,忽然扭头看向大长老上官尊,“大长老!你快说话啊!你救我!快救我!”

    上官尊好像没听到一样,扭过头,沉默不语。

    凤幽月挑了挑眉,沉默的为凤清岩上完药,才转过头来。

    她冷冷的看着上官龙,“我真的很想杀了你。但是转念一想,就这么让你死了,似乎太便宜你了。”

    上官龙呆了呆,心底有冷意迅速蔓延。

    “你、你想怎么样?”

    凤幽月勾唇笑了笑,忽然蹲下身,用刚刚给凤清岩上过药的双手,在上官龙的另一个肩膀上狠狠一个用力!

    咔擦——一声,上官龙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叫!同时,他的这只胳膊,也全部废了!

    “你想废我四叔,我凤幽月就双倍偿还!”凤幽月冷哼一声,手下再一次猛然用力,那条手臂的经脉尽数断裂,除非四级以上的炼药师,否则再无恢复的可能!

    “滚吧!本姑娘看你恶心!给我四叔提鞋都不配!”卸完了胳膊,她仍然觉得有些不解气,红靴一抬,狠狠的踹在上官龙的膝盖上。咔擦一声,膝盖也碎了。

    凤幽月舒畅的拍拍手,站起身,挑眉看向上官玉,“替我转告上官家主,若他对我的处置方法有意见,大可以来找我!”

    上官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无声的点了下头。

    “如今我等伤亡惨重,不适合再继续前行,就先告辞了。今日之恩,我代替爷爷谢谢几位。等回到万澜国后,必定厚礼相报。”说完,她一把拽起已经疼昏了的上官龙,领着上官毅几人,寻了一处僻静的石室,闭门养伤。

    “姑娘,”待上官玉几人走后,易渊探头探脑的向外看了急眼,“不会有诈吧?”比如杀个回马枪之类的?

    凤幽月眯起眼,摇了摇头,“上官玉的为人我多少有些了解,她虽为人冷淡,却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

    因为对付金眼龙虎,凤家几人也都受了些伤,原地休息了片刻。

    趁着这个功夫,凤幽月帮凤清岩看了下眼睛。不过幸好,只是受强光照射影响,并没有大碍,敷几天药就可以恢复如初。

    不过,凤清岩的眼睛出了问题,接下来的路,他就不能再参加了。

    他不参加,四长老凤森自然要留下来保护他的安全。易渊见此,索性也留了下来。

    “姑娘,接下来的路凶险未知,你若是带着我,说不定还会成为拖累。我留下来吧,也能和四爷四长老有个照应。”

    易渊如此决定,凤幽月也不好强求。更何况前路危险重重,她的确不放心易渊。

    “金眼龙虎浑身是宝,你把它卸了,兽丹给我留着。”临走前,凤幽月对易渊说。

    易渊点点头,“姑娘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四爷和四长老的。我们万澜国再见。”

    “好,你自己保重。”凤幽月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转身离开石室。

    石室大门缓缓关上,只留下凤清岩三人,和一只死了的金眼龙虎,安静的等待着。

    而凤幽月,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神坛中央的路。

    果然如云陌所说,越接近神坛,危险系数越大。不过万幸的是,都让凤幽月化险为夷。

    她抹了把汗,擦了擦带血的凤血剑,刚要继续前进。

    忽然,地面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远处,一声声好似鬼哭狼嚎的声音,伴随着狂暴的气息,传入耳际,听起来好似身处修罗场一般。

    什么情况?!

    凤幽月眉眼一凛,连忙扶着墙壁站好。

    晃动越来越大,渐渐的,头顶开始有灰尘扑扑掉落。地面之下,隐隐传来轰隆隆的闷响,好似千军万马。

    地面,开始疯狂的摇晃。凤幽月只觉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整个人大头朝下栽在了地上。

    “我靠!”胳膊肘撞到了坚硬的地面,上方掉下来的灰尘被她吃了一嘴。

    凤幽月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可还没等站稳,又是一阵天旋地转,重新倒了下去。

    “这他妈的是什么鬼!”她被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感觉好似坐在云霄飞车里,各种旋转俯冲,根本停不下来。

    凤幽月快要被晃吐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入脑中。

    “幽儿。”

    凤幽月晃了晃脑袋,“云陌?”

    “幽儿,速来中央神坛。”云陌的声音响起。

    地面又一阵晃动,凤幽月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墙壁上,“我靠!中央神坛在哪儿?地面为何晃得这么厉害!”

    云陌没有回复,片刻后,声音再次传来,“肖如天的元神即将出现,神坛四周都有震颤。幽儿,你现在所处的石室向右三百米的地方,有一处结界,直通中央神坛。你快一些。”

    还有小路?

    凤幽月心中一喜,咬了咬牙扶着墙根站起来,“我马上过去!”

    她跌跌撞撞的跑出石室,一路上又摔了好几个跟头。

    吃痛的少女在心中将肖如天里里外外骂了个遍,他娘的,你出来就出来,搞这么大动静做什么!放屁呢啊!

    短短三百米的距离,凤幽月跑的如此艰难。

    终于,她看到了云陌所说的结界。想也没想,一头撞了上去。

    结界上漾开一圈圈波纹,少女的身子瞬间消失。

    ……

    中央神坛,狂风大作,暴虐的气息充斥着整片天地。

    这里曾是肖如天居住的地方,在神坛的最中央,金色巨龙盘绕着一张通体黑色的宽大王座,霸气非常!

    王座之下,是几十层台阶。在台阶下方,是一片宽敞的平台。

    从这中央神坛铺砌的地面与装饰,便能看出几万年前,这里是何等的奢华与辉煌。

    凤幽月一个咕噜从结界中翻了出来,瞬间被狂风吹歪了嘴巴。

    她连忙打开防御罩,却仍然无法彻底阻挡肆虐的大风。

    此处的晃动更加剧烈,凤幽月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双手双脚并用,爬行前进。

    她寻了一处背风的角落,偷偷的探出头去,看清了中央神坛的一切。

    此时,一身白衣的云陌,一手负于身后,一手上萦绕着浓重的黑色玄气。在他的身前,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球。光球已经出现了龟裂,强横的能量从里面源源不断释放出来。

    在云陌的一旁,是手握重剑的惊雷,他薄唇紧抿,面容冷峻,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光球。

    “幽儿。”这时,云陌的声音在神坛中响起,带着浅浅的清冷,“过来。”

    凤幽月十分迅速的,以及麻利的……爬了过去……

    惊雷见她爬过来的架势,冷峻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

    “这是什么?”凤幽月一个咕噜,咕噜到云陌身旁。终于,没有风了,也不晃了。她抓着云陌的衣服站起来,看向那个巨大的白色光球。

    光球之中,无数气流飞舞。在气流中央,一个小小的,人形的影子变得越来越清晰。

    “肖如天的元神。”云陌缓缓开口。

    凤幽月一怔,心里的话脱口而出,“既然是他的元神,那就赶紧杀了啊!还等什么!”

    “杀不了。”云陌缓缓摇头,“当年我与他生死一战,灭了他的**和识海,重创他的元神,却被其侥幸逃脱。之后,他逃到此处,用毕生修为将元神封印了起来。我若强行打开,整个血罚之森将会毁于一旦。”

    凤幽月傻眼了,这么狠!

    “那怎么办?就这么干瞪眼?”

    “等着。等他出来。”云陌缓缓眯起眼睛,一丝冷光从眼角流出,“我能杀他分一次,便能杀他两次。区区一个元神而已,何足畏惧。”

    说着,他扭头看向凤幽月,眸光一闪,“幽儿,肖如天的元神一会儿便会出来。届时,在那王座之上,有几件宝物也会随之出现。”

    “宝物?”凤幽月眼睛一亮。

    “是,”云陌眼中隐隐浮现出笑意,“肖如天之所以能成为炼器大师,是因为当年他师父留给他的一本炼器至宝。”

    炼器?至宝?

    凤幽月眼睛亮了亮,可马上就黯淡了下去。

    “我没有炼器血脉,空有秘笈也没用啊。”

    云陌勾了勾唇角,俊眉微挑,“所以我说,你是个有大机缘的。肖如天在临死前,将他的炼器血脉强行剥落,并且与炼器至宝封印在了一起。”

    凤幽月的眼睛缓缓睁大,眼珠子几乎要瞪脱窗了。

    云陌的话是什么意思?

    肖如天把炼器血脉和炼器至宝封印在一起了?!

    也就是说……

    她‘唰’的扭头看向那高高再上的王座,也就是说,只要她能打开封印,炼器秘笈和炼器血脉,便全都是她的了!

    不过,很快的,少女脸上的惊喜便转为拒绝。

    “肖如天是你杀的,一会儿元神也是你出力灭的。我什么力也没出,那秘笈和血脉应该给你才对!”她凤幽月虽然贪财,但却知道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即便云陌对她倾心,也不该凭白占了他的便宜。

    这话说完,云陌笑了,惊雷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凤幽月茫然的看着二人,她说错什么了?

    “幽月小姐……”惊雷咳了一声,艰难开口,“主子也是一位炼器师,比肖如天那厮的段位更高。”

    凤幽月:“!”

    云陌?是炼器师?!

    比肖如天还厉害的炼器师?!

    噗——血喷三丈高啊啊啊啊啊!

    “你是炼器师?!”凤幽月捂着胸口,痛苦的看着云陌。

    云陌含笑点头,墨眸中有浅浅的春风漾开,“所以幽儿,莫要有所顾忌。”

    她还有个鬼顾忌啊!不拿白不拿啊!

    凤幽月用力点点头,咬牙切齿的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一头撞上王座去。

    不过,就在这时,身前的白色光球忽然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

    恐怖的气息迅速蔓延整个中央神坛,凤幽月的脸色一白,不由得向云陌的身后躲了躲。

    “幽儿,王座的禁制只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待一炷香后,王座与禁制中的宝物都将灰飞烟灭。所以,你无比要抓紧时间。”云陌快速提醒。

    凤幽月点点头,脚步一错刚准备冲上王座,却在看到一抹紫光时,忽然停下了。

    “那是……”光球裂开,一抹紫色身影从里面飘了出来,浮于半空。凤幽月的眼睛越睁越大,不可思议的失声喊道,“小冥?!”

    在那光球中,飘出来的除了肖如天的元神外,竟然还有凤幽月一直没办法联系到的小冥!

    惊雷也有些懵,幽月小姐的契约兽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冥!”凤幽月叫了一声,抬步就要跑过去,却被云陌一把拉住。

    “别轻举妄动。”

    凤幽月担忧的看着飘在半空的小冥,小小的兔子模样的小团子,此时紧闭着双眼,连她喊它都没有反应。

    “小冥怎么了?”她急急的问。

    云陌眯着眼,若有所思的看了小冥一眼,“它应该是误打误撞进入了神坛,被肖如天抓来灌注了力量。”

    “什、什么灌注力量?”

    “当年,肖如天用尽毕生修为将他自己的元神封印在此。如今,他想要跑出来,就必须化解封印的力量。但他的元神伤势未愈,想要化解封印的力量,必须让其他人来帮忙承受。”

    凤幽月脑袋一懵,眼前一黑,“也就是说,肖如天他抓了小冥来帮他承受他的毕生修为?!”她说话已经带上了颤音,那可是肖如天!有资格和云陌成为敌人的人!他的毕生修为……小冥怎能受得住!

    “不是全部,但也有五成。”云陌摇摇头,“玄冥狼是天生的神兽血脉,它能承受的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多。不过……”

    凤幽月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过什么?”

    “以一个玄冥狼幼崽的身体,它最多能承受三成。若是继续下去,必定爆体而亡。”

    凤幽月眼前一黑,心中窜出一股怒气,恨不得将肖如天的元神生吞活剥了!

    她深吸了几口气,堪堪稳住心神,“云陌,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对不对?我要救小冥!”说着,她眼睛忽然一亮,“我是混沌体,我也能承受对不对!我可以跟小冥一起承受!”

    说着,她一把撒开云陌的手,抬脚就要冲过去。

    男人手疾眼快的将她拦住,“幽儿,你冷静点。封印之力只能单独承受,不能分摊!”

    云陌的话好像一盆冰冷的谁,将凤幽月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心凉。

    不能分摊,只能小冥独自承受。那就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它死啊!

    少女的眼圈急的通红,云陌紧紧的搂着她,手掌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幽儿,你是有大运气之人。玄冥狼是你的契约兽,它定会逢凶化吉。”

    凤幽月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伏在半空的小冥,在它的一旁,是即将苏醒的肖如天的元神。

    少女看着那元神,银牙咬碎,右手一挥,一个雷电光球砸了出去!

    他妈的!让你欺负小冥!老娘炸了你!

    而就在凤幽月动手的同一时间,一道火红的身影,从她的怀里猛地窜了出去,直奔小冥而去。

    凤幽月心中一惊,“小火!”她急急的伸手去抓,却只抓到了小火尾巴上的几根红毛。

    “吱吱吱!”小火冲到小冥身边,嗅了嗅它身上的气息,冲着凤幽月摇了摇大尾巴。

    ------题外话------

    推荐新文:《首席独宠:军少的神秘权妻》作者/南燚

    夏乔翎,帝国唯一的女首席。

    前世的她潇洒肆意,风光无限,却终遭小人迫害。

    重生归来,灵力异能、武器秘宝一一收入囊中。

    极品家人,无耻小人轮番作妖,阴谋诡计,妖鬼魔神齐齐上阵。

    艰难险阻,刀光剑影,前路不明,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不是吗?

    无论如何,这些都挡不住她重回巅峰的脚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