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机缘!神器!(一更)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你确定要走这边?”上官玉站在最左边的石门前,扭头看着凤幽月,眉宇间带着清冷和一丝担忧。

    凤幽月随意挑了挑眉,“我的运气一向不错。”

    上官玉抿了抿唇,缓缓点了下头。

    凤幽月和易渊二人在墙壁上摸索了半天,发现了机关,用力向下一按。

    轰隆隆——

    闷响声响起,石门应声打开。

    石门另一侧的,是一条空荡荡的通道。

    凤幽月看了几人一眼,率先抬脚走了出去。

    然,当她的右脚刚刚踩到地面时,异变突起!

    空荡荡的通道,两侧光秃秃的石壁忽然裂开,无数条小蛇从裂缝中钻出!

    这些蛇和阴山林的那些很相似,身上长满了妖异的花纹,头呈三角状,有剧毒!

    不过不同的是,这些蛇散发出来的气息,要比阴山林中的那些墙上许多!

    它们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顷刻间布满了整个通道,睁着赤红的蛇眼,迅速向凤幽月这边冲来。

    “防御!”凤幽月眸光一凛,娇喝一声,右手在虚空一握,烈火鞭在空中划过一道烈焰弧线。

    啪——!

    一声脆响,用混沌火凝成的鞭子,在地面上留下重重的痕迹。同时,数十条花纹蛇碎成两段!

    其他人在看到花纹蛇的同时,便已经拿出了武器,将玄力提升到巅峰值。

    凤幽月站在石门门口,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将欲冲上来的花纹蛇杀的落花流水。

    “怎么办?蛇太多了,要不我们冲出去吧!”上官毅焦急的挠了挠脑袋,握紧手中的长剑。

    凤清岩抿着唇,摇了摇头,“守住石门,对我方攻击有利。一旦出去,很容易陷入被包围的困境。”

    上官毅不善战术,听得脑袋发懵,扭头询问的看向上官玉。

    上官玉没有说话,冷峭的脸上染着肃杀。

    “四爷此言差矣。”还未等她说话,上官龙忽然开口,淡笑的望着凤清岩,“进入神迹,危险是不可避免的。若是遇到危险就缩回去,非我上官族人风范。更何况,幽月小姐还在和蛇群斗争,四爷怎能舍得她一人孤身犯险?”

    在场的几人听了这话,纷纷皱起了眉头。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这不是在暗讽凤清岩不顾凤幽月性命,只知道当缩头乌龟吗?

    大家的脸色都有些古怪,而四长老凤森更是脸色一沉,便要站出去。

    凤清岩一把拦住了凤森,他看着上官龙,清俊的脸上带着一丝微冷的笑,“上官公子这话,清岩不能认同。面对危险要勇于面对,固然没有错。但是有更好的方法不用,却为了一己之私而让大家涉险,我觉得不妥。幽月是我侄女,我有多疼爱她,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到,不容嘴碎之人乱嚼舌根。如今,蛇群当前,幽月的混沌火是对敌的最好办法。若她不上,上官公子,你上啊?”

    上官龙一噎,面色一黑,干巴巴的笑了一声,“在下修为有限,不过四爷倒是名大玄师……”

    “我的确是大玄师,该我的责任,我绝不推脱!若是没有那个能力,便不要随意嚼舌根了吧!”凤清岩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自家侄女在前边奋勇杀敌,不是让你腾出时间来挑我们凤家人的。

    你要是有本事,那你去啊!

    没本事就闭嘴!

    上官龙被凤清岩怼的整张脸都青了,上官尊站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上官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底带着一丝暗爽的笑。

    她一向对这个心胸狭窄的小叔没有好印象。当年她还小,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听爷爷说,当时吴倩和凤清岩已有婚约,但凤清岩的哥哥凤清萧神秘失踪生死不明,凤家迅速衰败。吴家家主吴准见此,便打起了上官家的主意,特地亲自前来上官家说亲。

    当时爷爷上官霍觉得这事儿不太地道,容易招揽骂名,原本是不打算接的。而当时在上官家,只有上官龙一人到了适婚的年龄,在他得知有人给说亲,而且那女子还是个有婚约的后,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吴准遗憾而回,又过了几天,他在街上遇到了上官龙本人。

    至此,上官龙才知道,那有婚约的女子是吴倩,她待嫁的是凤清岩。

    不知怎的,上官龙就一点头答应了。

    待回到家后,他将这事儿跟上官霍一说,上官霍气的直骂人。

    当时上官玉还小,被上官霍抱在怀里,隐隐听到上官龙说了一句话。

    “万澜国年轻一代的风头,全被凤清萧和凤清岩兄弟二人抢走了。爹,如今我抢了凤清岩喜欢的人,狠狠的打了凤家的脸,你为何不高兴?”

    上官玉当时年纪小,不明白上官龙的心思。后来渐渐长大了,她知道了,在上官龙心中,凤清岩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这个小叔修炼天赋一般,即便在上官家,也不是出类拔萃的那个。凤清岩虽然不如他大哥凤清萧,但在当时,也是令人羡慕的修炼天才。再加上那清俊的面容和一身仿若松竹的傲骨,更是让无数世家小姐为之倾倒。

    上官龙心底自卑,嫉妒他,一点也不奇怪。

    小叔的那句令人恶心的话,上官玉一直记在心里。长大后,渐渐疏远了他,和他不怎么亲近。

    而如今,凤幽月大战蛇群,上官龙竟然趁这时对凤清岩肆意嘲讽,她实在是觉得有些害臊。连上官龙被凤清岩怼了,她也没有帮忙,反倒觉得暗爽。

    上官玉不说话,上官毅就更不会开口了。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凤清岩没有在意这些,他时刻盯着凤幽月那边的情况,随时准备出手。

    此时,通道两侧的墙壁上,已经没有蛇出现了。但通道之中的蛇,简直可以堆成一座小山,密密麻麻的让人头皮都炸了。

    凤幽月双掌缓缓推出,巨大的火墙‘忽’的一下从通道四面八方竖起。

    “四叔!”她喊了一声。

    凤清岩脚步一错,迅速上前。

    “交给我。你退后。”

    凤幽月二话没说,退到一旁。

    凤清岩站在石门口,身前,是一片高温灼人的火墙。在火墙之中,无数花纹蛇跃跃欲试,想要冲破凤幽月设下的屏障。

    凤清岩深深吸了一口气,垂于两侧的双手成掌,缓缓在空中翻转。

    夺目的白色光芒在他的掌心流出,浑厚磅礴的玄力从周身散开。

    白光耀眼,在空中划过,化为一抹长龙。

    “去!”凤清岩面容冷峻,低喝一声。

    长龙在空中咆哮一声,冲入火墙之内,将蛇群搅得一片腥风血雨。只是片刻,便死伤大半!

    上官家的几人,见到这一幕后,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大玄师……六阶巅峰……”上官毅看的都呆了,他愣愣的自言自语,不信邪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上官玉也是一脸骇然,进入神迹之前,凤清岩是大玄师五阶吧?这才一天一夜,就六阶巅峰了?!

    即便是遇到了什么机缘,这速度也有点吓人吧!

    大长老上官尊看到凤清岩,脸色略微沉了沉,显得有些凝重。凤家进步的速度实在太快,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

    而刚才蹦跶最欢的上官龙,脸色由青转红,由红转紫,由紫转缕,五颜六色的,好不精彩。

    他冷冷的瞪着凤清岩的背影,两侧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眼底满满的全是阴霾。

    退到一旁的凤幽月扭过头,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轻蔑的笑了。

    刚才发生的事她都听到了,原本还以为上官龙是个人物,现在看来,垃圾!

    连给他四叔提鞋都不配!

    吴倩是眼睛瞎了才选了他。

    凤幽月笑着耸耸肩,不再理他,扭头看向凤清岩那一边。

    此时,蛇群已经被消灭了一大半。凤清岩如今是光、风双属性大玄师。光属性在修炼者中比较罕见,和易渊的金属性一样,属于攻击类的属性。特别是在群战之中,光属性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很快的,在凤清岩毫不留情的斩杀下,蛇群被消灭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满地的血肉,看起来触目惊心。

    一股浓重的腥气弥漫整个石室,凤幽月皱了皱眉,右手一挥,混沌火将所有东西全部烧光,只剩下一堆灰烬。

    上官玉等人亲眼目睹了这叔侄二人大显神威,不由得连连连声感叹,看向二人的目光也更加敬佩。

    唯有上官龙,阴沉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了他钱一般。

    “蛇群已灭,走吧。”凤幽月率先走了出去。

    其他人连忙跟上。

    没过多久,一行数人出现在一条岔路上。

    岔路一条向左,一条向右,长得一模一样。

    “该走哪一条?”上官毅挠了挠后脑勺,一脸纠结的看向上官玉。

    上官玉抿了抿唇,看向凤幽月。

    “左边。”凤幽月想也没想,伸手指向左边。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响起,“右边!”

    众人一怔,齐齐扭头,看向说话的上官龙。

    “小叔?”上官玉皱了皱眉,一脸不认同。

    “玉儿,小叔选右边是有道理的。”上官龙露出一个慈善的微笑,眼睛瞟了凤幽月一眼,“刚刚听了幽月小姐的话,我们遇到蛇群差点遇险。所以我觉得,这次选右边更好。”

    上官玉抿抿唇,没有说话。

    “阿龙的话有道理。”这时,一直沉默的上官尊缓缓开口,声音沉沉却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选右边。不能一味的听从别人。”

    上官玉的眸光沉了下来,眼睛微眯,冷冷的扫过上官龙。

    “既然有不同的意见,那就在此别过吧。”一直冷眼旁观的凤幽月玩味的笑了一声,抱了抱拳,“告辞。”

    说完,她带着凤清岩几人踏上了左边那条路。

    “姐?”上官毅有些着急,拽了拽上官玉的衣服。

    “小毅,你要记住自己是上官家的人。”上官龙脸色一沉,阴阳怪气的说,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满和警告。

    上官毅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上官龙。

    上官玉眉心狠狠一皱,脸色全部冷了下来。

    “希望小叔也能记得自己是上官家的人,莫要为了一己私欲而害了整个上官家!”说着,她拉住上官毅踏上右边的那条路,“这次姑且相信小叔一次,希望你的选择是对的。”

    ……

    凤幽月带着易渊三人,很快走到了一扇石门前。

    将石门打开,入眼的是一间石室。

    石室中摆放着一张玉床,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玉床的旁边,放着一张方桌,桌上摆放着几本已经泛黄的书。

    凤幽月走过去拿起书看了看,原来这些都是肖如天的手记。

    “又是炼器心得?”易渊凑过去看了一眼,咂了咂嘴,“这位大能真是炼器成狂啊!”

    那是自然!否则哪能别人称为‘炼器大师’,凤幽月在心中暗暗腹诽道。

    她随意的翻了翻手记,心念一动,将几本书全都扔进了储物戒指中。

    易渊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姑娘,你会炼器?”

    “不会。”

    “那你要这书做什么?”易渊问。

    凤幽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万一以后能用得到呢。多收集一些,总不是坏处。”

    易渊总觉得哪里不对,却无话反驳。

    石室一共就这么大,一眼望得到头。除了桌上的几本破书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凤清岩和四长老在墙壁上寻了半天,发现了石门的机关。

    按下机关,石门打开,露出了另一侧的天地。

    凤幽月伸头向外边看了看,是空荡荡的通道。

    她皱了皱眉,站在原地没有动。

    “幽月?走啊?”凤清岩出声提醒。

    凤幽月眉头紧皱,抬头打量着这间石室,低声喃喃自语,“按照肖如天的作风,既然有炼器手记,就应该有炼制好的武器才是。不应该是空荡荡的……”

    之前的那间石室,可是满满一屋子盔甲。既然肖如天选在了在这里记录炼器心得,那就说明这周围一定有炼器的地方。

    在哪儿呢?

    凤幽月上串下跳的在石室里找了半天,连根毛都没发现。

    “姑娘,会不会是你猜错了?”易渊忍不住问。

    凤幽月紧抿着唇,一屁股坐在玉床上,皱眉沉思。

    凤清岩三人见状,也不急着走,四处寻找了起来。

    “会在哪儿呢……”少女嘀嘀咕咕,手指摩挲着下巴,眼睛盯在一处放空。

    许是坐的时间有些久,腿麻了,她难受的皱了皱眉头,用手撑着床,准备换一个坐姿。

    然后,她忽然就僵住了。

    凤幽月缓缓低下头,看着坐在屁股下的玉床,思索片刻,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她双手迅速在床上敲击几下,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这床是空的!”

    凤清岩三人一惊,三步并做两步的围了上来。

    “空的?”易渊半信半疑的敲了敲,一脸震惊,“真的是空的!这下面有东西!”

    凤幽月二话不说,伸手在玉床上找了起来。其他三人见状,也赶紧帮忙。

    可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什么也没发现。

    玉床非常完整,没有任何机关以及痕迹。

    “会不会是我们猜错了?……”易渊揪了揪头发,“说不定这位大能就喜欢空心床也说不定……”

    凤幽月凉凉的看了他一眼,“等以后回了凤家,我肯定送你个空心床。”

    易渊:……

    好吧,他错了!正常人都不会用空心床!

    凤幽月从床上跳下来,皱着眉细细思索了片刻,忽然一个箭步冲到了那张方桌面前。

    她敲了敲方桌,又拉了拉抽屉,折腾了半天,最后蹲在方桌下面,看着那笔直的桌腿,放声大笑了起来。

    “妙极!妙极!这肖如天,不愧是个天才!”

    凤清岩三人见凤幽月如此,便知机关是找到了。惊喜之下,他们也忽略了凤幽月为何知道肖如天的名字。

    “姑娘,到底什么情况?”易渊急吼吼的问。

    凤幽月唇角上扬,伸手在方桌的一个桌腿上用力拧了一下。

    咔咔——玉床下发出了齿轮的转动声。

    凤幽月勾了勾唇,又握紧另一个桌腿,拧了几圈。

    咔咔咔——玉床开始发出震动声。

    紧接着,凤幽月将另外两个桌腿用不同的方法拧了几下。

    轰隆隆——玉床一分为二,露出了里面的台阶。

    易渊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玉床,又目瞪口呆的看向凤幽月。

    “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凤幽月站起身,拍了拍手中的灰尘,挑眉一笑,“刚刚我收起来的手记,里面有打开机关的方法。只不过写的比较阴晦,寻常人看不出罢了。”

    易渊三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而凤幽月却在心中偷笑,怎么可能呢?肖如天如此谨慎的人,怎么可能把打开机关的方法写出来?她只是听云陌说过肖如天的一些资料,再做联想推测出来的罢了。

    “也不知道这台阶会通往何处。”易渊探出头,望着床下的台阶,黑洞洞的,看起来有些恐怖。

    “管它通往哪儿,既然被藏的这么好,就说明有宝贝。”凤幽月一撩衣摆,率先走了下去,“有宝贝怎能不要!走,下去看看!”

    ……

    台阶由玉石铺砌而成,脚踩上去有些暖,十分舒适。

    向下走了一段路程后,周围的光线暗了下来。凤幽月拿出一颗夜明珠照亮,继续向下走去。

    约莫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台阶终于走完,几人来到了一片空旷的石室。

    石室什么也没有,在房间的尽头,有一扇小门。

    凤幽月走过去,仔细打量了一番,伸手按向小门旁边的凸起出。

    轰隆隆——

    石门缓缓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天地。

    凤幽月四人被一道金光晃了一下,再睁开眼睛时,全都呆住了。

    一室光芒,颜色各异,浓郁的灵气和威压从石门倾泻而出。这间石室非常大,一排排整齐的摆放着无数兵器!

    是的!兵器!

    它们散发着夺目的光辉,即便被关在这里上万年,也没有因此而失色。

    凤幽月四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脸色巨变。

    “这是……神、神神神器?!”易渊吓的直结巴,不小心咬到了舌尖,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他瞪大了双眼望着石室内的一切,一排排灵器,时不时还会出现几把神器!

    他在苍云国倒是经常见到神器,但是一下子出现这么多,还是有些受不了啊!

    而凤清岩和四长老,震惊的到现在也没缓过来。

    这些东西若是拿到万澜国,想必会引起无数人疯抢吧!

    这么多灵器啊神器啊!虽然之前他们也见识了灵阶的盔甲,但是那并非是攻击性的武器啊!而眼前的这些,是真真正正能杀人的东西!

    凤幽月早就预感到这一波宝贝注定不凡,只是惊讶了一下,便淡定了。

    反而,她还有一丢丢的遗憾。以肖如天的实力修为,这些灵器和神器,对他来说也就是废铜烂铁罢了。真想知道肖如天究竟能炼出怎样的法宝。

    凤幽月迈进石室,仔细的四处走了一圈。这里的确是个兵器库,百分之五十是灵器,百分之三十是神器,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一些制作不算完美的圣器。

    看来,这件石室也是肖如天早期用来炼器的地方。只不过,比之前的那个盔甲石室等级高了一些。

    就在凤幽月闲逛之时,其他三人也一心扑在了这些兵器上。

    “哇哦!这把长枪太帅了!”易渊一眼将相中了一把六阶灵器,是一把长枪。长枪通体成银色,枪头乌黑,泛着冷光。在光滑的枪身上,雕刻着一条盘旋的巨龙。巨龙通体金色,不怒自威,十分霸气的张开龙爪,似乎下一刻就要从长枪上冲天而出。

    他将长枪拿在手中,十分帅气的耍了几下,长枪发出猎猎声响,带起一阵充满杀气的寒光。

    “太棒了!”易渊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看着长枪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媳妇。他抱着长枪,屁颠屁颠的跑到凤幽月身边,“姑娘姑娘!我可以拿这个吗?”

    凤幽月扭头看了眼长枪,灵器?

    “为何不拿神器?”她好奇的问。

    易渊嘿嘿一笑,羞赧的挠了挠后脑勺,“我只有大玄师的修为,拿一把神器出去实在有些招摇过市。说不定还会把小命丢了。而且,我喜欢它,第一眼就喜欢它!”说着,他又在空中抡了几下,武的虎虎生风。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笑了。

    “想拿便拿,多拿几样也可以。”

    易渊眉开眼笑,“好!谢谢姑娘!”

    看着他开心离去的背影,凤幽月摇头失笑。易渊的心性,比她想的还要坚韧。面对这么多神兵利器,他仍然遵从自己的内心,并没有迷失,实在是难得。

    要是别成旁人,恐怕会想着如何将这些都占为己有吧?

    凤幽月勾唇一笑,眼中浮现出。

    凤清岩和四长老凤森也很快选中了自己喜欢的兵器。凤清岩的是一把六阶灵器青锋长剑,剑身极细,剑柄呈竹节状,倒是十分符合他清雅如竹的风格。

    四长老凤森选了一把灵器七阶的大刀。大刀通体乌黑,刀柄上镶嵌着一头不怒自威的白虎,看起来杀气腾腾。如此彪悍的大刀,配上凤森练武成痴的性格,倒是十分契合。

    在凤幽月的护法下,三人将血滴在了选中的兵器上。一阵强大的玄力波动后,认主成功!

    剩下的兵器,凤幽月也没客气,大手一挥,全部收进了空间里。原本拥挤的石室,瞬间变得一片空旷。

    “咦?那是什么?”易渊轻呼一声,眼尖的发现角落里的东西。

    凤幽月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皱了皱眉,抬脚走了过去。

    “这是……烧火棍?”她捡起来看了看,这东西通体炭黑色,外形像一根不规整的木棍,看起来就像是厨房里用来生火的木材。

    凤幽月挑了挑眉,将它在手中掂了掂,有点沉。

    “大、大能还需要烧火吗?……”易渊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实在不敢想像那样的场面。

    凤幽月无语的拧了拧眉,一时半刻也猜不出这东西是什么鬼。不管怎样,绝不可能真是烧火棍。

    “不猜了,走吧。”她将烧火棍收进空间,转身就走。

    易渊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他终于知道姑娘有啥毛病了!姑娘爱搜集破烂!什么手记啊,烧火棍啊,有用没用的全都往怀里揣!

    不由得,他默默的看了凤清岩一眼,眼神颇为诡异。

    难不成凤家亏待了姑娘?好好的世家大小姐咋就染上了捡破烂的毛病呢?

    对于易渊无声的询问,凤清岩和四长老表示压力山大。他们真的没虐待啊……

    ……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走?”从兵器库离开后,几人站在通道中,有些忧心。

    进入神坛已经一个时辰了,一直在迷宫里转啊转,这么下去,会不会找不到出口?

    “应该快到神坛中央了。”凤幽月看了一眼四周,在心中暗暗计算着路程。按照云陌之前交代过的,应该很快就能到了。

    不过,接下来的路,将会更加危险。

    凤幽月率先打开通道的石门,带着三人刚跨过去,便听到一阵恐怖的吼叫声!

    吼——昂——!

    地面开始剧烈震颤,四周的石壁,在这震动中隐隐出现了裂痕。

    “怎么回事?!”凤清岩双脚稳住,迅速打开防御罩,将几人护在其中。

    凤幽月眉眼冷沉,视线往向前方。

    “声音是从石门那边传来的。”她镇定的说。

    他们现在所在的是一处石室,石室很大,较为空旷。在石室的另一端,有一扇石门。刚刚恐怖的吼叫声,便是透过石门传进来的。

    凤清岩三人面色凝重,只是吼叫声就这么恐怖,想必真身……

    “该怎么办?往前走吗?”易渊艰难的问。

    凤幽月眸中清亮,声音带着十分镇定的清冷,“已经走到这里了,不能后退。”

    话音刚落,刚刚他们跨进来的那道石门,轰隆隆的关上了。

    凤清岩、四长老、易渊:……

    好吧,想退也退不了了。

    如今的形势已经非常明朗了,只能前进,不能退缩。

    四人纷纷拿出武器,一步一步向石门处走去。

    几人刚刚走到石门前,忽然,又一声震耳咆哮,使得整个石室都在震颤。

    四人迅速稳住身形,凤幽月深吸了一口气,找到机关后,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

    轰隆隆——

    石门缓缓打开,门内门外的几双眼睛,视线交汇在了一起。

    “怎么是你们?!”一道震惊的声音传来,随即而来的,是恐怖的怒吼。

    凤幽月眼皮狠狠一跳,看着石门另一侧的上官毅,一时无语凝噎。

    这究竟是什么孽缘啊!

    “凤幽月?!”就在这时,匆忙跑过来的上官玉见到少女,眼睛一亮,一把拉住她,“快来帮忙!”

    此时,上官玉一身白色劲装已经染上了血,破了好几个口子,狼狈不堪。她的脸上有些乌青,额头还染着血,一看就知道战况激烈。

    “到底怎么回事?”凤幽月连忙停住,冷声问。

    上官玉抿了抿唇,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却还是说了出来,“是小叔把那家伙弄出来的。”

    凤幽月愕然的挑挑眉,“上官龙?”

    上官玉点点头,看了她一眼,“之前小叔带着我们走了右边的那条路,没过多久就进入了一个石室。小叔不知碰到了什么机关,那大家伙就出来了,追着我们跑。匆忙之下,我们不知怎的就到了这里。如今,那家伙堵在石室门口。若是不把它杀了,我们两家都走不下去。”

    凤幽月拧了拧眉心,“等等!你说的那家伙是什么?”

    上官玉的五官出现一瞬间的扭曲,脸色有些难看,她张了张嘴,艰难的开了口,“一只……金眼龙虎……”

    ------题外话------

    今天更新晚啦,对不起,鞠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