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进入神坛(一更)
    ..,

    阴山林中。

    密密麻麻的蛇将地面、大树、草丛中全部覆盖。它们身上有美丽妖艳的花纹,蛇头成三角形,全部带有剧毒!

    此时,凤清岩同四长老凤森,在蛇群的紧追不舍下,玩命狂奔。

    “四长老,我们怎么办?!”凤清岩一边跑,一边急吼吼的问了一句。

    四长老凤森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瞬间脑皮一麻。

    “还能怎么办?赶紧跑吧!”

    “这么跑下去不行!即便不被蛇咬死,也要累死。”凤清岩抹了把汗,右手一挥,一道浑厚的玄力向后方打出。

    凤森也知道如此下去不是办法,但是身后的蛇熟练太多,以他们二人之力,根本没办法全部剿杀。

    要是能有个帮手就好了。

    凤森正这样想着,忽然,一道清冷的女声传入耳际。

    “四叔!四长老!这边!”

    凤清岩和凤森一怔,迅速抬头,闻声望去。

    在他们的前方不远处,一名红衣少女向这边频频招手。

    那少女,可不就是凤幽月吗!

    “幽月!”凤清岩心中大喜,想也没想,掉转方向向凤幽月那边跑去。

    凤森也松了一口气,甩开步伐连忙跟上。

    身后,花纹毒蛇发出‘嘶嘶’的声响,听的人头皮发麻。

    柔软的蛇身在地上扭动,以极快的速度追在两人身后。

    凤清岩和凤森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凤幽月身边。

    紧接着,凤幽月立刻洒出一大把白色的药粉。

    “快跑!”

    几人跟着凤幽月,甩开大步向前跑去。在他们的身后,那群毒蛇身上在粘到白色粉末之后,纷纷发出痛苦的嘶鸣声。严重者,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怎么回事?那些粉末……”

    “是毒粉。”凤幽月一边跑一边说,“我最新研制的!不过毒性不强,应该能维持一段时间而已。”

    凤清岩眼睛一亮,“足够了!一段时间足够我们拉开距离!”

    一行四人在阴山林中夺命狂奔,凤幽月时不时的洒出一大把毒粉。没过一会儿,阴山林中便出现了遍地的蛇尸体,看起来令人作呕。

    ……

    “呼!呼!”易渊剧烈的喘着粗气,手脚并用的靠在一棵大树上,一屁股滑了下去,“应该不会再追来了吧?”

    凤幽月右手扶着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精神力迅速向外蔓延。

    “没有追过来。应该是离开了。”

    凤清岩和凤森齐齐松了一口气,也都没有力气说话了,身子一歪,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四人坐在树下休息了好半天,才勉强缓过一口气来。

    凤幽月用衣摆在脸边不停的扇风,挑眉问道,“四叔,你们怎么惹上那些东西了?”

    凤清岩苦笑一声,将凌乱的头发重新束好,“哪里是我们惹的。当时我和四长老正在休息,树上突然串出来一条蛇,张嘴就要咬四长老。四长老吓了一跳,就把它给弄死了。哪知,弄死一条蛇,竟然来了上百条蛇找我们算账。”

    四长老凤森叹了口气,“这神迹之中危险重重,即便是危险系数较低的阴山林,也是不可小觑。不愧是大能级别的神迹啊!”

    凤清岩点了点头,对四长老的话表示赞同。

    凤幽月没有说话,她拿出一堆野果,给几人分了下去。然后,她细细的打量了凤清岩一番。

    这一看,便发现了异状。

    “四叔,你……进阶了?!”

    此时,凤清岩周身的气息比起进入神迹之前,要更加浑厚深沉。眼神也愈发沉稳。

    凤清岩一怔,随即浅笑着点了点头。

    “还是幽月的眼神好。”他伸出拳头,轻轻一握,浑厚庞大的玄力从周身散开。

    凤幽月眼睛一亮,大玄师六阶巅峰!

    四长老凤森和易渊也愣住了,进阶了?

    “清,清岩,你进阶怎么没告诉我?”四长老凤森结结巴巴的问。

    凤清岩苦笑一声,“四长老,我见到你还没说几句话,就被蛇群追着跑,哪有机会说啊?”

    凤森嘴角一抽,粗犷的脸上有些无奈。

    凤幽月笑了笑,扭头看向凤森,细细打量了一番,然后,眼中爆发出浓浓的光彩。

    “四长老,您……”她的声音带着些颤抖,伸手指了指凤森,一脸不可思议,“玄王阶……”

    凤清岩一怔,随即眼中浮现出浓浓的震惊之色。

    易渊倒是不怎么震惊,毕竟,在苍云国这样的二等国,玄王阶简直是太常见了。

    四长老咧嘴笑了笑,略显粗狂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欢喜,“拖幽月的福,玄王一阶!”说罢,拳头一握,浑厚强大的玄力猛然炸开。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向几人倾泻而出,实力稍弱的易渊感觉呼吸一窒,脸色白了几分。

    “真的是玄王阶!”凤幽月惊喜连连,“恭喜四长老!终于得偿所愿!”

    要知道,四长老凤森卡在大玄师阶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之前用了她给的丹药,进入了大玄师七阶,离玄王阶只差一步之遥。

    没想到,一次神迹之行,竟然让他得偿所愿。

    好消息!好消息啊!

    凤家继凤苍和凤长昊之外,又出了一个玄王阶的高手!

    凤清岩缓过神,激动的猛拍大腿,俊逸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惊喜之色。

    “四长老,恭喜恭喜!”他连连抱拳祝贺。

    四长老笑得见牙不见眼,连下巴上的胡子也变得娇俏了几分。他连连点头,看着凤幽月感叹道,“其实,还有多亏了幽月。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险,若是成功了,就会冲破瓶颈。若是失败了,一身修为散尽,连命也未必保得住。幸亏幽月在进入神迹前给我的那几颗丹药,让我的玄力迅速恢复到巅峰状态,才安全的度过了难关。”

    凤清岩恍然大悟,没想到,四长老竟然还经历了这样的危险。

    他感叹的长出一口气,一脸欣慰的看向凤幽月。

    “我能进阶,也多亏了幽月的丹药。我和四长老的情况差不多,遇到了好几次危险,有一次体内的玄力差不多枯竭了。幸亏幽月的丹药,我才能活下来。”凤清岩的神色温和,清朗疏离的眸中,满满的全是对侄女的喜爱和感激。

    凤幽月被两位长辈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的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

    “还是四长老和四叔能够及时把握住契机,不然再多丹药也没有用。不管怎么说,恭喜四叔进阶!恭喜四长老成为玄王!从此以后,凤家实力将会再进一步!”她抱着拳,赞美之词毫不吝啬。

    凤清岩和四长老都被她说的连连放声大笑,上扬的嘴角根本垂不下来。

    四人休息了片刻,确定蛇群不会再出现之后,决定吃点热食。

    主要是凤清岩和四长老,他们两个人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

    凤幽月心疼四叔,连忙带着易渊猎了一只野猪回来,美滋滋的架在火堆上迅速烤了起来。

    “四叔,你遇到其他人了吗?”凤幽月将片好的猪肉递给凤清岩,问。

    凤清岩叹了口气,缓缓摇了摇头,“我进入神迹后,别说凤家人,就是其他两个家族的,我也没见到。”

    凤幽月抿了抿唇,扭头又看向四长老凤森。

    “我倒是遇到两个上官家的人,哦对了,还遇到了一个赤血佣兵团的人。好象是叫……若飞。对,就是叫若飞。”四长老说。

    凤幽月眼睛一亮,“若飞?他怎么样?怎么没和您在一起?”

    “我遇到他时,他一切安好。我邀请他同我一起行动,不过他说要去找血赤团长。所以,我便离开了。”四长老说。

    凤幽月理解的点点头,赤血佣兵团五人情同兄妹,想必若飞一定很记挂四位哥哥姐姐。

    “四叔,四长老,我在紫雷渊杀了两个吴家人。刚进入神迹时,吴雪也被我杀了。”她想了想,原原本本的将吴雪和那三个吴家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杀的好!吴家狗仗人势,竟然连我凤家护的人也敢欺负!”四长老大掌一拍旁边的大树,猛然印下一个手掌印。他气呼呼的瞪了瞪眼,胡子都要飞起来了。

    凤清岩的脸色也不太好,一想到凤幽月竟然差点被吴雪刺杀,他的杀气就有些按耐不住。

    “幽月,你没事吧?”

    凤幽月笑了笑,“当然没事。区区吴雪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四叔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坐在这儿么。”

    凤清岩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不过对吴雪的恨意却是丝毫不减。

    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心思就如此歹毒呢!他家幽月没招她没惹她,为何要盯着幽月不放!

    太可恶了!

    “你杀的好,若是换了我,就把她绑了,待回到万澜国后,找那吴准好好质问一番!”凤清岩气哼哼的说。一刀杀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凤幽月心中一暖,唇角勾起一个温和的笑,“四叔莫要动气,不值得。吴家如今不成气候,这次神迹之行,更是损兵折将。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和凤家相提并论了。”

    凤清岩心中的怒气稍微弱了几分,他抿着唇点点头,眉宇间浮现出一丝忧虑,“只是不知那上官龙和上官尊,究竟想要做什么。进入神迹已经一日多了,想必他们应该没有这个能力搞鬼。”

    提起吴家,就想起了上官龙和上官尊搞得小动作。凤幽月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霾。

    他到底想做什么?如今大家身处神迹之内,他根本没能力搞鬼,但为何看起来却如此胸有成竹?

    凤幽月垂着眸,沉思片刻,嘴角勾了勾,“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凤清岩点点头,也不再过多忧思。

    几人很快便将一只野猪分食,吃饱了后,稍微休息了一下,继续动身向神坛的方向前进。

    凤清岩和四长老听了凤幽月的介绍后,对神坛也颇为好奇。即便没有什么机缘,见识一下也是好的。

    接下来的路程非常顺利,一个时辰后,一行四人终于走出了阴山林。

    ……

    穿过阴山林,入眼的,是一片空旷。地上扑着由晶石组成的地砖,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璀璨耀眼的光芒。

    在空地的正中央,屹立着一座宫殿。宫殿呈半球形,十分雄伟,高耸入云。让人心生膜拜的冲动。

    这一处,就是神迹的中心区域,神坛!

    不过,与其说是神坛,不如说是神殿。听云陌说着,这里原本是这片小天地的主人肖如天居住的地方。

    肖如天,也就是云陌的那个手下败将,曾经是一位高阶修炼者。他的修为有多高,来自哪里,为何会成为云陌的敌人,这些凤幽月并不清楚。云陌也没有详细的告诉她。

    不过云陌说,肖如天的修为,在九幽大陆上,无人能敌。并且,在他将肖如天杀死时,这老头子已经活了十一万年了。

    云陌为何会和一个十一万岁的老妖怪成为敌人?而他为何能将一个十一万岁的老妖怪杀死?这些有可能会涉及到某位尊上年纪的敏感问题,凤幽月果断的选择了失忆。

    不过,肖如天的修为是极高的,他创造出的天地,是极好的。而他留在神坛中的东西,也是难得一见的。

    一路下来,凤幽月已经体会到了肖如天的本事。又是雷灵珠又是万年精树,任何一样放在九幽大陆,都会令众人哄抢。

    这老家伙,到底是抢了多少宝贝啊!

    凤幽月撇了撇嘴,一脸算计的望着眼前的宫殿,心中暗戳戳的计划着该怎么才能多弄些宝贝出去。

    “不愧是大能,这手笔,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四长老凤森连连感叹,且看那宫殿四周覆盖的晶石,他竟连见都没见过!

    凤幽月默默不语,心中暗道,若是四长老知道她曾经搬空了一座晶矿,会不会心脏病突发翘辫子……

    “走吧,我们进去。”凤清岩开口。

    凤幽月点点头,率先迈上台阶。

    台阶有九百九十九层,四人为了节省时间,运转玄力一跃而上,没多久便到了神坛的大门前。

    金碧辉煌的大门,雕刻着来自上古的神秘图腾,只是静静的站着,就能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迎面扑来。

    凤幽月四人的身子都震了震,面容凝重了不少。

    只是一扇门,就拥有如此浓重的杀气。可以想见,这神坛之内,该是怎样一番光景。

    “四叔,四长老,易渊,你们还是在外面等我吧。”凤幽月不忍让三人陪着她一起冒险,提议道。

    “嗨!这可不行!”四长老凤森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一脸反对,“老夫活了大半辈子,至今还没见识过远古大能居住的地方是什么样的。这一次,我定要好好见识一番,出去和那几个老头子吹吹牛!”

    “是啊幽月,”凤清岩勾唇浅笑,眸光柔和,“神坛之中机缘众多,若是能遇到一两个,一生受益无穷。此等机会,我怎会错过。”

    “姑娘!你就让我跟着你吧!”易渊更是直接。

    凤幽月的视线一一扫过三人,眸光微动,心中有暖流涌出。

    她缓缓点点头,“好,我们一起进去!”

    ……

    沉重的大门,缓缓被推开一条缝隙,一行四人小心翼翼的钻了进去。

    “这是……”凤清岩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搞不懂是什么情况。

    此时,在四人面前的,是一座空旷的大殿。大殿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唯有在一面墙壁上,有三扇颜色相同的门。

    易渊几个大步走到一扇门前,伸手敲了敲,细细打量了一番。之后,他又跑到另两扇门前,仔细看了看。

    “一模一样哎!连纹路和痕迹都完全相同!”易渊跑回来,深深的赞叹一句。这神迹至少有一万年没有住人了吧?虽然没有风吹雨淋,但是总会受到岁月的侵蚀。但,这三扇门连留下的痕迹都是一模一样的,简直就是复制的一样。

    凤幽月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她在云陌那里早就听说了这座宫殿的奇妙之处。

    肖如天为人谨慎,为了避免敌人对他不利,他充分利用了狡兔三窟这个词,在自家门口设立了三扇一模一样的门。而在这三扇门中,只有一扇是通往神坛中央的。另外两扇门,进去就是个死字。

    “姑娘,我们该走哪个?”易渊苦恼的问。

    凤幽月抿抿唇,缓缓抬起手,素手一指,指向最左边的那扇。

    “走这个。”

    只有这扇门,才是唯一的通道。

    凤清岩和凤森互相看了一眼,心中虽有疑惑,但仍然选择了相信凤幽月。

    在凤幽月的带领下,一行四人打开那扇门,抬步走了进去。

    大门,在身后缓缓关上。入眼的,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房间中只摆放着一张小床,没有任何人类生活过的气息。

    “这房间……没有门啊!”易渊转了一圈,发现了问题。

    除了他们进来的那个门之外,这房间另外三面墙都是死的。根本没有门!

    这该怎么往下走?砸墙吗?

    “应该是有机关才对。”凤清岩想了想,负手立于墙壁之下,慢条斯理的打量着光秃秃的墙面,“以这位大能前辈如此谨慎的性格,这房间应该有机关才是。”

    四长老和易渊连连点头,觉得凤清岩所言极是。

    “那我们仔细找一找吧。”易渊提议。

    大家没有反对,四人分散到四周,仔细的寻找起来。

    很快的,凤幽月惊喜的叫道,“找到了!

    凤清岩三人赶忙走过去,定睛一看,紧挨着小床尾部的那堵墙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毫不起眼的痕迹。看起来好像是刮痕,凤幽月伸手试着向下按了按,痕迹瞬间凹陷进去。

    与此同时,那堵墙上,出现了一扇只能容纳一人的小门。

    “竟然真的是!”易渊连连惊叹,对凤幽月竖起大拇指,“姑娘好眼力。”

    凤幽月勾唇笑了笑,“走吧。进去。”

    一行四人穿过小门,入眼的是一片宽阔的通道。通道的地面和墙壁都用颜色各异的晶石铺成,看起来十分奢华夺目。

    穿过宽阔的通道,几人又来到一扇门前,将其打开,看到门另一侧的情景,愣了一下。

    “这是……”

    “迷宫?”

    在他们的眼前,几条岔路纵横交错,形状各异的拐角让人看的眼花缭乱,不知该去往何处。

    这活脱脱的就是一座大型迷宫。

    凤幽月嘴角狠狠一抽,这个肖如天究竟做了多少亏心事?把自己的老窝建成迷宫,是怕敌人来偷袭吗?

    “这该怎么走?”易渊三人傻眼了,这么多路,走错了会不会再也出不来了?

    凤幽月抿了抿唇,回忆了一下云陌对她说过的话,开口道,“随我来。”

    在她的带领下,一行四人选在了靠近左边的一条小路。刚走进去,眼前的景象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结、结界?!”易渊见多识广,很快就联想到了。

    “不是。”凤幽月缓缓摇头,“刚刚我们看到的迷宫,是一个阵法。若是选错了路,就会掉入阵法之中。”

    以肖如天的修为,他设置的阵法,他们一旦掉进去,必死无疑。

    易渊三人的身子齐齐一抖,不由得有些后怕。

    幸亏凤幽月选了这条路,不然……

    根据云陌所说,成功破了阵法之后,就算是正式进入了神坛的主要地带。在这片区域中,等待着大家的,将是数不尽的机缘,与数不尽的危险。

    凤幽月握了握拳,挺直了背脊,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步伐坚定。

    在她的身后,易渊三人警惕的注意着四周,随时准备战斗。

    忽然!

    尖锐的破空声隐隐传来!

    凤幽月脚步一顿,耳朵动了动,瞬间暴起,一掌挥向易渊三人!

    几人被她突如其来的攻击搞蒙了,还没来得及防御,便被那强悍磅礴的玄力掀翻在地!

    与此同时,在三人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无数支泛着火光的利箭,从他们刚刚站过的地方飞过!

    靠!

    易渊三人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要不是凤幽月反应快,他们现在已经被射成蚂蜂窝了!

    箭雨持续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漫天利箭飞过,有的落在几人身上,很快便堆成了小山。

    “我的天!”待箭雨消失后,易渊艰难的从小山底下钻出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烫死我了!”

    利箭的顶端带着火焰,虽然落下时火焰已经熄灭,但是箭头的高温烫的衣服都糊了几块。

    凤清岩和四长老也从小山中爬出来,有些狼狈。

    “幽月丫头,还是你厉害!老头子我这玄王阶白练了!”凤森叹了口气,危急关头,竟还需要小辈来救。简直是羞耻。

    凤幽月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抿着唇摇了摇头,“不是您的问题,是我们站位不同。”

    凤森一愣,“什么意思?”

    凤幽月向一旁退开两步,“四长老您过来这里,感受一下。”

    凤森一头雾水的走过去,刚刚站定,脸色猛然一变。

    “这里……”

    凤幽月面容微冷,点点头,“这个位置,和你们几人所站的位置,五官感受完全不同。”

    明明只是几步之遥,却好像隔了一层厚厚的屏障。凤清岩三人所站的位置,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站在此处,连空气中隐隐的风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这又是阵法?”四长老目瞪口呆,问。

    凤幽月抿唇点头,肖如天的谨慎小心,已经超乎了她的想像。看来,接下来的路,要更加仔细了。

    一番危险,堪堪躲了过去。一行四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并且十分极致的拉长了队伍的队形,确保万无一失。

    ……

    经历了一番波折,半个时辰后,四人站在了两条岔路前。

    “该选哪一条?”易渊愁眉苦脸的皱着眉。

    凤幽月眉心微沉,扭头打量四周。

    “先别管那个,我们进去那里看看。”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扇小门,说。

    凤清岩三人也知一时拿不定主意,索性跟着凤幽月向那扇小门走了过去。

    几人在墙壁上找了找机关,一按,小门应声而开。

    紧接着,刺眼的光芒从门内倾泻而出,晃花了几人的眼。

    凤幽月眼睛微眯,透过指缝看向石室之内,然后,缓缓睁大了眼睛。

    “这是……”

    “卧、卧槽!!!!!”易渊深吸一口气,爆发出震动灵魂的尖叫,“宝贝啊啊啊啊啊啊!”

    凤清岩和四长老凤森也被眼前的一幕给震蒙了,这石室中,无数盔甲满满当当的堆成了小山,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芒!

    在九幽大陆,盔甲并非是行军打仗用的东西。它是一种武器,可以对攻击力和防御力进行加成。

    上一次混沌空间升级,凤幽月得到了一套灵器阶的紫云羽甲,便是盔甲的一种。

    等级在灵器阶以上的盔甲,都随身附带自从隐身的功能。那套紫云羽甲凤幽月已经穿在身上一个月,却身轻如无物,至今也没人发现。

    在万澜国这样的三等国,大多数都是玄器,能够拥有灵器的,只有皇族和世家。比如上一次五年大比,郁老爷子便将郁家至宝疾风剑交予了郁晨,那是郁家仅有的一把灵器。

    而凤家的底蕴比郁家要深厚许多,拥有的灵器要更多一些。但是,顶大天也就是二阶灵器,再往上也只有凤幽月手中的凤血剑了。

    而如今,在这间石室中,无数的盔甲堆成小山,最重要的是——它们都在灵器阶以上!

    易渊和四长老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都要吓疯了,手脚并用的扑在了盔甲堆上。

    凤清岩虽然还稍微有些理智,但是眼中的惊喜和脸上大大的笑意却仍然抑制不住。

    凤幽月走进石室,随手拿起一件通体蓝色的盔甲,仔细看了看。

    五阶灵器!

    娘的!随手拿起一件就是五阶灵器!

    凤幽月的手一哆嗦,差点把盔甲砸在地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住自己想要尖叫的心情,然后十分冷静的估算了一下盔甲的数量。

    应该有一百多件,而且,大部分都在灵器三阶到灵器七阶之间,并没有神器等阶的存在。

    凤幽月拧了拧眉,回想起了云陌曾经说过的话。

    “肖如天是一名炼器师,他的炼器技术巧夺天工,九幽大陆无人能及。幽儿,那神坛中有许多他亲手炼制的武器,你若是遇到了,不要客气。”

    这些……应该就是肖如天炼制的吧?

    不过肖如天不是大能吗?怎么会炼制区区灵器?

    凤幽月一头雾水,在石室中转了转,最后在一个落灰的角落中发现了一本破旧的记事薄。

    她将记事薄捡起来,小心翼翼的翻开。

    第一页,上面写着日期,正文记录了一副灵器三阶盔甲的制作过程,最后的落款是肖如天。这是他开始研制炼器的第二个月。

    然后,是第二页,记录了一副四阶灵器的制作过程和心得总结。

    接下来,是第三页,第四页,第五页……这是一本炼器日记,是肖如天刚接触炼器不久写下的,从日期上看,应该在六万年之前。

    凤幽月快速翻阅记事薄,然后,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上面的内容,嘴角狠狠一抽。

    记事薄上写了这么一句话——

    “已经可以炼制神器,灵器太垃圾,不要了!”

    然后,这本记录了整整两个月的记事薄,就被抛弃了,连同这一屋子的灵器盔甲,被关在此处长达数万年。

    看完了整本记事薄,凤幽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内心的震惊和激荡。

    在九幽大陆,炼器师和炼药师一样,是至高无上的职业。在万澜国中,除了她之外,二级炼药师只有三名,而二级炼器师,只有一人!

    三级以上的炼器师,根本没有!

    成为炼器师的条件,比炼药师要更为苛刻。不仅需要超乎常人的天赋、修为以及精神力,最重要的是,还需要血脉传承!

    只是这一点,难倒了无数想要成为炼器师的天才!

    炼器血脉,可以通过家族传承得到,也可以剥夺他人的。但是,后者的难度极高,抢夺者在接受不属于自己的炼器血脉时,需要承受极大的痛苦,一般人根本无法坚持。

    再者,即便咬牙挺过了这一步,炼器血脉是否认同你,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而且,即便是得到了认同,拥有了血脉,但若是你没有炼器的天赋,就等同于坐拥一座金山却只能干瞪眼。

    所以,一般没有人为了成为一个炼器师,豁出性命去冒险。毕竟,能够成功的连千分之一都不到。

    凤幽月原本只是从云陌口中得知肖如天是一个炼器大师,但是看了这本炼器日记她才知道,这位爷不仅是个炼器大师,还是个炼器天才!

    从灵器到神器,他竟然只花了两个月的时间!

    要是换成别的炼器师,光是打基础就要花上两个多月好吗!

    有的炼器师活了几十年,才只能炼制出玄器好吗!

    真是个变态!

    凤幽月嫉妒的咬牙切齿,此时她俨然已经忘了,自己在别的炼药师眼中,也是个变态。

    “姑娘,这些盔甲我能不能挑一件?”这时,易渊从惊喜中清醒过来,上前询问。

    凤幽月将记事薄随手扔进空间,扭头看着那座盔甲山挑了挑眉,“挑一件做什么?这些,全拿走!”

    凤清岩三人顿时就惊呆了!

    这么多!全拿走?!

    真的可以吗?

    不得不说,肖如天对凤清岩三人的威慑力实在太大了。毕竟是能够创造出小天地的大能,在他们眼里,就相当于无所不能的神。拿神的东西,不是找死吗?

    凤幽月看见三人的模样,便知他们在想什么,不由得额头落下三道黑线。

    “这些都是那位大能不要的,我们就当废物利用了。”说着,她右手一挥,原本有两人多高的盔甲山,瞬间消失不见!

    易渊三人还是有些惴惴不安,凤幽月虽然无奈,但也只能由着他们乱想。

    “四叔,四长老,易渊,你们先随便穿一件。”她想了想,随手拿出三件盔甲扔给三人,“你们先穿着,等离开神坛后,再选一件自己喜欢的。”

    凤清岩三人哪还用选,这些宝贝,拥有任何一件他们做梦也会笑醒啊!

    三个人将盔甲穿好,光芒一闪,盔甲瞬间消失不见。

    “走吧。”凤幽月抬步向门口走去。

    凤清岩一愣,“幽月,你呢?不穿?”

    “我穿过了。”凤幽月挥了挥手,走出石门。

    凤清岩三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幽月什么时候穿的?他们怎么不知道?

    ……

    ------题外话------

    缥瑶《农门枭妃》30~2号pk,求收藏评论

    家徒四壁,无米下锅,远远不到贫穷的最高境界。

    宁子柒穿越了,不知道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还是奖励,现代杀手之王变成了奄奄一息的农家女儿。

    这家人也刷新了她对苦日子的认知,全家一无所有的被赶出来,暂住的破茅屋五面透风,别人家是穷的揭不开锅,而她们是根本没!有!锅!

    渣渣亲气死父亲,还为将她们变成白花花的银子而不择手段,比狠?那她就让她们被银子扎烂了那黑心。

    杀手之王是她,美食博主是她,这里的农家女也是她,以后富甲天下的女富豪也是她。

    种田,赚钱,两不误,谁让她有逆天的金手指呢!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好心救的那个却是自己的仇人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