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对他信任,红鸾星动(一更)
    ..,

    别人也许不清楚,但是云陌却知道,雷灵珠所谓的寻找宿主和认主,完全是两码事。

    寻找宿主,是指雷灵珠通过寻找,选中一位修炼天赋极强的人或者兽,依附在对方身后,接受能量洗礼,以达到让本身力量更进一步的目的。而在洗礼之后,那个被依附的人或者兽,成活率极低。因为雷灵珠接受洗礼的能量是非常强横的,普通的**凡胎根本无法承受。

    而认主,就像是沙漠冥蛇一样,以血契和人族相契约。不过和兽族不同的是,主人若是死了,雷灵珠不会消失,只是会陷入沉睡。

    不过,雷灵珠怎么也没想到,它找的这个小弱鸡竟然是个混沌体。

    混沌体的承受能力和修复能力,要比普通人强上许多倍。这也是为何凤幽月能坚持这么久的原因。若是换成别人,早已在雷柱击中丹田之时,就彻底灰飞烟灭了。

    云陌深知雷灵珠的尿性,在对凤幽月心疼的同时,心底溢满了杀气。

    他阴鹜的看着手中的雷灵珠,周身的气息愈发狂暴。

    “臣服,或者,死。”薄唇轻启,冰冷的话让雷灵珠一个哆嗦。

    它不情不愿的散发出幽幽紫光,身子一抖,表示同意。

    不同意也没办法,这个男人太强大,不是它能反抗得了的。

    云陌挑挑眉,满意的勾起了唇角。

    他一手拿着雷灵珠,一手将凤幽月抱在怀里,掌心缓缓释放出暗沉的黑雾。

    黑雾缓缓在少女血肉模糊的身体上游移,不停的修复者她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那血肉模糊的胸口,奇迹般的出现了起伏。

    云陌的眼中浮上一层温和,随即,他冷冷的看向雷灵珠。

    “过去。”

    雷灵珠心不甘情不愿的晃了晃,从云陌的手中缓缓飘向凤幽月。

    它散发出幽幽的暗紫色光芒,在她的丹田之处盘旋一周,随后,光芒一闪,钻入她的身体,释放出雷电之力,对凤幽月的身体开始进行修复。

    磅礴的灵力缓缓的在她的四肢百骸游走,以极慢的速度修复着经脉。

    云陌虽然心中着急,却也知道凤幽月如今损伤太重,恢复起来自然要慢许多。

    他温柔的抱着她,修长的大手缕了缕乌黑的长发,任凭鲜血渗透了衣衫也不理会。

    就在这时,异变突然发生。

    凤幽月周身忽然爆发出一阵白光,紧接着,她的身体脱离了云陌的怀抱,缓缓飘向半空。

    云陌俊眉一扬,眼中浮现出一丝惊讶。

    而此时,在凤幽月的体内,雷灵珠也懵了。

    按照它的修复方法,不应该有这反应才对。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正在懵逼的雷灵珠并没有看到,在它的下方,那团混沌之气一直未散开,此时,随着经脉的逐渐修复,那团气又浓了几分。

    它缓缓的向雷灵珠的方向匀速移动,在后者还懵逼的时候,将它彻底包裹在其中。

    混沌之气再一次变得凝实了几分,无数道混沌气流散开,迅速向凤幽月的四肢百骸游走。

    随着混沌之气的游走,她的奇经八脉,在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愈合。

    并且,那经脉变得更加坚固,宽广。四周萦绕着淡淡的混沌之气,中间夹杂着一丝暗紫色的光芒。

    在凤幽月体内发生变化的同时,她的体外,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

    裹在周身的血肉迅速变得凝固,形成一层血色的壳,覆盖在她身体的表层。

    紧接着,白色光芒大盛,血色的壳逐渐的从身体上脱落,里面露出来的,是如玉般的雪白肌肤。

    云陌危险的眯起眼睛,扭头看向不远处的惊雷。

    惊雷嘴角狠狠一抽,迅速转过身去,干巴巴的瞪着光秃秃的峭壁。

    在白光的笼罩下,凤幽月的身体终于恢复如初。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散发着珍珠般的莹润光泽。

    云陌站在一旁,视线一寸一寸在她的身体上扫过,然后,停在了她的丹田之处。

    此时,在凤幽月的丹田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她的丹田中是火红一片,巨大的火莲,冰元珠,和雷电光罩相互依存。

    而此时,在混沌之气的一番洗礼之后,雷电光罩的能量被雷灵珠所吸收,同火莲和冰元珠分散在混沌之气的三个不同的角落,源源不断的散发着能量。

    而它们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汇聚成红色、冰蓝色、紫色的光芒,汇聚在混沌之气的最中央,凝成一个小小的人儿。

    仔细看去,那小人儿也是一身红衣,长相和凤幽月一模一样,只有拳头大小。

    “元神凝实?”云陌看到这一幕,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惊讶。

    人修的元神和精神力,都是一片虚无的存在。当修炼者的实力越来越高时,精神力也会随着逐渐增长。当增长到一定程度,便会形成识海。而元神,却不如精神力那样容易修炼。

    或者说,普天之下,能够修炼元神的玄技,少之又少。一般只有一等国的世家才会拥有。在万澜国这样的三等国,甚至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元神是什么鬼。

    普通修炼者的元神,是没有实体的,只呈现出一片虚无的状态。而修炼过元神的人,会呈现出一团雾气。只有把元神修炼到一定程度,才会凝实,变成一颗珠子,或者一把刀等等。凤幽月之前,便是将元神依附在了灭魂刀上。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一种,便是将元神修炼成人形。能够修炼到这个程度的人,一般来说,修为都是十分强大的存在。像凤幽月这种大玄师阶修成出人形的,云陌从未见过。

    元神和精神力一样,都是非常脆弱的。但是,修炼成了人形的元神,却拥有着和本体同等水平的防御能力和攻击力。也就是说,若是凤幽月以后受到强横的攻击,即便**毁灭,元神也可以战斗。

    这就表示,她拥有两条命。

    云陌并不知道凤幽月的元神为何如此强劲,不过他猜测,应该和她身上的秘密有关。

    不过凤幽月不说,他也不问。有了凝成实体的元神,凤幽月的安全更多了一重保障,他的心情也十分愉悦。

    “主子。”就在这时,惊雷背对着云陌,以极为别扭诡异的步伐向这边蹭了过来。

    “神坛那边,时间要到了。”他小声提醒,即便是背对着凤幽月,眼睛也死死的闭着。恨不得把衣服脱了罩在脑袋上,以示清白。

    云陌眸光微晃,墨眸中划过一抹暗沉。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视线落在凤幽月的脸上,眼中划过不舍。

    “好好看着她,”他低下头,冷声对小火道,“幽儿的身体已经无恙,不久后便会醒来。在这期间,你保护好她。”

    小火大尾巴一竖,“吱吱吱”的叫了几声,小爪子在胸口拍了两下。

    即便不用你说,我也会保护幽月啦!

    小火心里如是想。

    云陌对小火的护主之心还是非常信任的,虽然仍旧担心凤幽月,但他也必须要离开了。

    神坛那边的事情,并没有幽儿重要。但是,待凤幽月苏醒之后,若是知道了他将她的身体看光,想必会恼羞成怒。

    嗯,还没追到媳妇的尊上大人虽然想再多看两眼,但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

    所以,他还是先离开吧。

    “别告诉幽儿我来过。”他对小火说。

    小火一怔,听话的点了点头。

    云陌最后又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少女,眸光一闪,消失在原地。惊雷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抹了把汗,连忙跟了上去。

    ……

    时间缓缓流逝,紫雷渊的最底部,火红色的小团子抱着一块石头,百无聊赖的啃着。

    在它的身旁,水潭之上,浑身**的少女漂浮在半空,周身散发着幽幽白光。

    忽然,白光一闪,缓缓消失。

    少女紧闭的双眼,微微动了动。如蝴蝶般的睫毛轻轻抖了几下,一双眸子缓缓睁开。

    刹那间,好似有无数星光划过,墨色的瞳孔中,隐隐带着一抹紫芒。

    昏迷前的记忆迅速回笼,凤幽月眨了眨眼,从半空坐起来,双脚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她刚才……怎么了?

    好像有一束雷柱劈了在她的丹田上,然后……她就没了知觉。

    她低下头,看了看如玉的肌肤,似乎比昏迷前还要光滑几分。

    被雷披了竟然没事?

    少女皱了皱眉,一脸不解。

    “吱吱吱!”小火欢喜的叫声传来,凤幽月扭过头看着它。

    “我怎么了?”她拿出一件衣服套上,蹲下身问小火。

    小火‘吱吱吱’的叫个不停,小爪子来回比划。

    凤幽月自然是不可能全听懂的,但多多少少也看明白了一些。

    她的确是被雷披了个外焦里嫩,不过后来又好了。

    凤幽月眨眨眼,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秀气的鼻子在空中嗅了嗅,柳眉缓缓皱了起来。这周围……似乎有淡淡的海棠花香。虽然不明显,但是炼药师的嗅觉都要比寻常人更灵敏一些。

    “云陌来过?”

    小火比比划划的小爪子一顿,大尾巴一晃,歪着头,不说话,装傻。

    凤幽月的眼角抽了抽,无语的看了它一眼,“小火,你这样一点也不萌。云陌来过,对吧?”

    卖萌失败装傻失败的小火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十分‘为难’的点下了头。

    虽然得到了预想中的答案,但是凤幽月还是愣住了。

    云陌……他应该是急急忙忙赶来的吧?

    在看到自己浑身是血的时候,他应该很难过吧?

    少女抿了抿唇,心底有浅浅的暖意涌动。这个男人,似乎总能在她最危险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出现,默默的替她挡下一切。

    唇角浅浅的勾了勾,清澈的水眸中染上笑意。

    可没过多久,凤幽月的笑容一顿,柳眉缓缓皱起。

    她记得刚才……好像是没穿衣服……

    “!”

    也就是说,云陌看到她的……

    少女的小脸瞬间由白转红,由红转为深红,整个人好似煮熟的小番茄,脸红红的,头顶冒着烟。

    太羞耻了!

    她竟然被看光了!

    凤幽月一脸崩溃的将脑袋埋在手中,周身散发着幽怨的气息。

    她以后该以何颜面和那个男人相处?

    啊啊啊啊啊啊!她为什么要问小火啊!嘴好欠啊啊啊啊啊!

    凤幽月害羞的抱着脑袋狂晃,不过心中却没有一丝责怪云陌。反而……有一丝丝的甜。

    啊啊啊啊!她真是没救了!

    ……

    凤幽月花了好长时间,才从满满的羞耻感中恢复过来。

    然后,她细细的查看了一番自己的身体。

    丹田之中,不再是红光一片,而是充斥着淡淡的混沌之气。在丹田的正中央,混沌之气愈发浓郁,形成了一团。而雷灵珠,火莲以及冰元珠,三分天下,各占一方。三者的能量汇聚在混沌之气的中心,形成一个小小的q版小幽月。

    凤幽月对这个缩小版的自己颇为感兴趣,她细细的打量着她,惊叹的发现这小东西的长相和她一模一样,特别神奇。

    而就在她连连感叹时,那闭着眼睛的小幽月,忽然睁开了眸子。

    同样清澈如水,同样凌厉淡漠,可却应为身体变小了,显得格外的呆萌。

    凤幽月弯了弯眼睛,眼底满满的都是笑意和喜爱。

    观赏完小幽月,她又在四肢百骸游走了一圈,惊喜的发现经脉又变得坚实了不少。虽然修为并没有增长,但是经脉中蕴藏的能量,更加浑厚磅礴了。不仅如此,经过雷灵珠的一番洗礼后,精神力更进一步,已经突破了玄王六阶巅峰。而《灭魂诀》也在无形之中进入第二层。

    “福兮祸之所倚,祸之福之所伏。真没想到遭了一番罪,竟然遇到了这样大的机缘。”凤幽月十分愉悦,她不由得感叹,幸亏那位森林之主将她给吞了,又把她带到了这里。否则,哪会有如此机缘可寻。

    为了表达自己对森林之主的‘深深感谢’,凤幽月十分欠揍的决定,将那堆灰烬埋起来,立个牌位。

    ……

    待一切都搞定之后,凤幽月又开启思索起如何离开的问题。

    就在这时,小火忽然咬住她的衣摆,向一个方向使劲儿拖拽。

    凤幽月一怔,“你知道出口?”

    “吱吱吱!”小火点头,小爪子比划一番。

    凤幽月眼睛一亮,“是云陌告诉你的?”

    小火晃了晃大尾巴,表示肯定。

    “太好了!”凤幽月激动的在小火脑袋上用力揉了揉,在心中为云陌比了一个大大的赞。

    原来,在深渊之下,是一个不起眼的狭窄山路。山路的另一头,直通紫雷渊之外。

    凤幽月之所以没有找到这条路,是因为有阵法将它遮住了。

    小火将云陌交给它的破解阵法的方法告诉了凤幽月,凤幽月一步一步的照做,很快的,那条山路便出现在眼前。

    “走!离开这里!”她右手伸向小火,小火顺着她的手臂麻利的爬到肩膀上蹲好,大尾巴还亲昵的在她的脸颊蹭了蹭。

    凤幽月勾唇浅笑,抬步向紫雷渊外走去。

    小路并不长,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四周的峭壁渐渐变得平坦低矮。

    凤幽月知道,终于要走出去了。

    她加快了速度,眼中带着逃出生天的喜悦。

    出了这紫雷渊,就是一级区域了。说不定,她能在那里见到四叔他们。

    还有云陌和神坛……

    凤幽月心中想着,步伐又快了许多。

    就在这时,一阵吵闹声隐隐传入耳际。

    “对!就是他!打死他!”

    “凤家的狗!杀了他!杀了他跟大长老去邀功!”

    “这个主意好!说不定大长老一高兴,给我们个执事做一做!哈哈哈哈!”

    凤幽月被这几句对话吸引住了,她的耳朵动了动,皱着眉向声音发出处走去。

    穿过小路,拐了一个弯,凤幽月躲在了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后面。

    在前方不远处,有三个身着绿色劲装的青年男子,在对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拳打脚踢。

    那人用胳膊死死的护住脑袋,整个人躬成虾米状,看起来应该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凤幽月看着那人身上穿的衣服,只觉得有些眼熟。

    “连哥!你来!杀了他!”

    “等等!先别杀。我们可以抓了他,来和凤家做交换。”

    “不过是条狗,凤家怎么会在意他?”

    “那可不一定!我看凤幽月很重视他。若是我们抓了活的,跟凤家谈谈的话,说不定能得到不少好处。”

    “嗤!好处?你想要什么好处?嘿嘿,我看那凤幽月长得极美,不如让她陪我们玩玩?”

    “哈哈哈!好啊!我早就看上她了!”

    几个人纷纷露出淫荡的笑容,而就在这时,一直抱着头,被狠狠欺负也不吭声的那人,忽然好像被踩了尾巴一样,从地上一跃而起,五指成爪,疯了般向谈论凤幽月的那两人抓去。

    “不许你们侮辱姑娘!老子杀了你们!”

    其中一人一个没注意,被那人一掌拍在胸口,向后退了好几步。

    而另外两人,迅速反应过来,提着剑刺向那人。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敢打我?!”一人骂骂咧咧,泛着冷光的长剑眼看到就要刺入那人的胸口。

    就在这时,一阵香风飘过,一只纤纤素手,轻描淡写的捏住长剑。

    双指一个用力,长剑应声而断。

    紧接着,玉掌在另一人的胸口一拍,直接将对方打的吐血三升。

    凤幽月衣摆一甩,冷冷的扫过几人,“敢动本姑娘的人,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美滋滋的从紫雷渊里跑出来,就看到易渊被欺负的画面。

    这三个人,有两个大玄师,一个玄师。三个欺负一个,还要不要点脸?

    若是她没有经过这里,易渊是不是就活不成了?

    凤幽月快要气炸了,下手一点也没有留情,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将几人全部撂倒在地。

    “两个三阶大玄师,一个七阶玄师,合起伙来欺负一个大玄师三阶初段的人,你们吴家就是的规矩就是这样吗?”她一脚踩在年纪最长的那人脑袋上,不解气的用力碾了碾。

    那人疼的乱叫,眼泪和鼻涕一起流到了地上。

    “六小姐饶命!六小姐饶命啊!我等知错了!”另两个人脸色煞白,抖似筛糠。

    “饶命?”凤幽月挑了挑眉,嘴角勾出一抹讥讽的笑,“之前好像有谁说看上本姑娘了?怎么?现在萎了?”

    那两人一听这话,吓的差点哭出来。

    他们要是知道她在一旁偷听,借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六、六小姐,是我们嘴贱,是我们不好!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绕了我们这一次吧!”

    凤幽月冷笑一声,“饶了你们?之前你们怎么似乎并不打算饶了我的人!”

    三人齐齐一个哆嗦,心知今天这事儿算是难了了。

    “六小姐,我们怎么说也是吴家主家的弟子,你若是将我们杀了,对吴家该如何交代?”几人见软的不行,索性就破罐破摔,**裸的将吴家抬了出来。

    “威胁我?”凤幽月眼中划过一抹厉色,周身的杀气更浓郁了几分。

    一人讪讪一笑,“不敢不敢。我等哪敢威胁六小姐。只不过今日我三人若是交代在这里,出去恐怕不好交代。”

    凤幽月垂下眸,没有说话。

    三人见她不吱声,以为是害怕了,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六小姐,吴家和凤家相交已久,何必为了一个外人影响了感情?”

    易渊脸色白了白,他抿了抿唇,担忧的看着凤幽月,“姑娘,我个人事小,切莫让凤家失了……”

    “说什么呢?”凤幽月眉心一皱,十分不赞同的打断了他的话,“你是我的手下,等同于凤家弟子。凤家家规,一视同仁!”

    “易渊,你给我记住!做我凤幽月的人,不惹事,但是也不许怕事!欺负了你就给我杀回去!天塌下来我凤幽月给你顶着!”

    易渊呆了呆,心中一股暖流喷涌而出,整个人都被烘得暖洋洋的。

    凤幽月提着凤血剑,锋利的剑尖顶在其中一人的太阳穴上。

    “用凤家威胁我?”她用剑尖在那人的脸上晃了晃,痞痞的道,“上一个这么说的人,如今正在阴曹地府喂鱼呢。”说着,手腕猛地用力,凤血剑直直刺入那人的脑袋。

    血花四溅,惨不忍睹,脑壳全都裂开了。

    另外两人惊呆了,没想到凤幽月竟然说动手就动手。

    她不怕吴家的报复吗?!

    此时,他们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凤幽月火烧畅春阁,怒杀孙庭云和袁文修之事。心中不由一个哆嗦,他们怎么就忘了这女人狠辣如斯!护国公府她都敢得罪,他们怎么有胆子拿吴家威胁她!

    凤幽月杀完一人,拔出凤血剑,在地上蹭了蹭上面的血迹。转身看向另外两人。

    “我忘了告诉二位,你们的吴雪小姐,已经被我杀了。”她柳眉微挑,笑着开口。

    两人齐齐一震,脸上浮现出浓浓的不可置信。

    “吴雪姑娘自己一个人在下面太寂寞,你们作为她的族人,还是下去陪陪她吧!”

    说罢,凤血剑高高举起,迅猛的向二人斩了下来。

    两人一个激灵,瞳孔猛然一缩。危险让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反应过来,转身就要跑。

    然而,两个三阶大玄师哪能跑得过三属性的五阶大玄师。

    凤血剑上,两道雷电之力劈出,直直将两人劈的外焦里嫩。

    然后,两团混沌火飞向二人,顷刻间,便化为了灰烬。

    凤幽月愉悦的勾了勾唇,收回凤血剑,慢条斯理的将剑身擦干净。

    易渊终于忍不住了,激动的跑了过来。

    “姑、姑娘!”他激动啊,本以为要死了,没想到又被姑娘救了!姑娘真是他的福星!

    “啧,”凤幽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鄙视道,“堂堂一个三阶大玄师,被三个人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说出去丢不丢脸?”

    易渊脸色瞬间爆红,羞耻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凤幽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用凤血剑的剑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打不过,你就不会逃吗!就躺在这儿硬抗?!”

    易渊理亏的缩了缩头,一想到拍在自己肩膀上的凤血剑刚夺了三人的性命,他就头皮发麻。

    “姑、姑娘……刀剑无眼,有话好好说。”他心虚的笑了一声,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把离自己脖子只有一指远的凤血剑向外移了移。

    凤幽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将凤血剑收回空间。

    其实,她也知道为什么易渊会被那三人压着打。易渊虽然修炼天赋极高,小小年纪就成为了三阶大玄师。但他修炼的太散,大多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没有一个师父系统的教他,更没有上等玄技让他学习。

    所以,易渊虽然修为高,但是实战经验却少的可怜,玄技招法根本就没学过。

    这样的情况,若是遇到比他若一些的敌人,凭借蛮力和修为就能取胜。但是若遇到和他实力相当的人,很容易就会被人追着打。

    这不,如今就吃了这个亏。

    说到底,易渊还需要进行一番系统的训练。

    “等从神迹出去之后,你就带你母亲一同住进凤家。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你跟凤家弟子们一起训练。一个月后,你若是再这么被人按着打,就赶紧给我收拾包袱滚蛋!”

    半个月,对别人来说或许太短,但是以易渊的天赋,完全能够做到。

    “是!放心吧姑娘,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易渊昂首挺胸,大吼一声,震得周围的空气都跟着抖了抖。

    凤幽月被他吓的一个激灵,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最后,到底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喷了。

    易渊一脸茫然的挠了挠后脑勺,也傻乎乎的跟着笑了。

    ……

    危险解除之后,凤幽月和易渊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歇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之前不是在暗黑森林吗?”凤幽月问出了她的疑惑。

    易渊挠了挠后脑勺,道,“之前那个怪物把姑娘抓了去,我就顺着它的气息跟到了紫雷渊。但是紫雷渊太高了,我根本没办法下去。所以,我就在这附近找了几天,看看是否能找到别的入口。”

    凤幽月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你倒是机灵。”她赞叹了一句,易渊的头脑灵活,观察力细致入微,这是她最欣赏他的地方。

    易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羞赧的笑了。

    不过随后,他好似又想到了什么,忧心的皱起来眉。

    “姑娘,那三个吴家人,真的没事吗?”

    “能有什么事?”凤幽月冷声一笑,“神迹之中危险重重,除了你我,又有谁会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易渊一想,觉得颇有道理,眸光微微一闪,有些好奇的问,“姑娘,你真把吴雪杀了?”

    凤幽月挑挑眉,十分冷淡的说,“杀了。”

    易渊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然不了解万澜国,但是四大世家听起来就很牛逼的样子。吴雪作为吴家的千金,他们姑娘竟然说杀就杀,太嚣张了!

    不过,他喜欢!

    易渊弯了弯眼睛,美滋滋的笑了,看着凤幽月的眼神中散发着迷弟的清香。

    “已经过了多久了?”凤幽月问。

    易渊回过神,仔细想了想,“按照外面的时间,应该过了一天一夜了。”

    一天一夜?

    那也就是说距离神迹关闭,只剩下不到十二个时辰了。

    凤幽月叹了口气,她在紫雷渊耽误的太久了。

    “吃点东西,吃完赶路。”她将一包果子扔给易渊,自己拿着一颗嘎嘣嘎嘣的啃了起来。

    ……

    休息过后,二人再一次上路。

    吴家三人的尸体被凤幽月全部烧光,连个渣都没有留下。

    “约莫再有一炷香的功夫,竟正式进入一级区域了。”凤幽月仰着头,看着天上的大太阳,说。

    “太好了!”易渊高兴的挥了挥拳头,激动的几乎要泪流满面。想想自己进入神迹以来遇到的危险,简直是不忍直视。一级区域好啊!终于不用狼狈逃命了!

    很快的,两人终于进入了一级区域的范围内。

    这四周的景色和二级区域相比,并没有太大的诧异。只不过,四周的空气似乎变得轻松了几分,连时不时传来的凶兽的咆哮,也变得有些可爱。

    凤幽月和易渊行进的极快,一路上,二人遇到了一些袭击,不过都轻松化解了。从二级区域来到这里,他们只觉得这里的凶兽简直不够看的!

    两人走了许久,直到感觉有些疲惫了,才寻了个地方歇下。

    易渊去猎了一只野猪,架上火堆,美滋滋的烤了起来。

    凤幽月坐在一旁,拿着地图仔细的看着。

    “根据地图所说,前方会有一片森林。这片森林是一级区域中覆盖面积最广的。穿过森林后,便是神坛了。”她在地图上点了点,说。

    易渊将烤好的野猪卸下来,用匕首将肉一块块割好,摆放在叶子上,递给凤幽月。

    “姑娘,神坛到底是什么地方?”

    “唔……我也不太了解。”凤幽月摇了摇头,“不过云陌既然让我过去,那就说明有好东西。”

    易渊咬了一口肉,满嘴冒油的笑了,“姑娘对大人真是信任。”

    凤幽月一愣,“信任?”

    “是啊!我看了一路了,但凡云陌大人说的话,姑娘都不会反驳。你很信任他。”易渊十分笃定。

    凤幽月眨了眨眼,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回事。

    不管云陌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从未想过是错的,也从未觉得他会骗她。比如说去神坛,他让她去,她就同意了。似乎在她的潜意识里,云陌永远不会害自己。

    这个发现,让少女的脸微微有些泛红。她撑着双手捂着微烫的脸颊,双眸中泛起了漾人的水光。

    易渊一边吃肉,一边看着凤幽月。此时见她这副模样,不由得啧啧感叹。

    眼角泛红,眸有水光,嘴边带笑,面若桃花,贫僧掐脚一算,施主,你这是红鸾星动啊!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书《凤吟九霄之惊世狂妃太嚣张》阡陌子然著,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

    她,21世纪的绝顶杀手,隐世家族的少主,一朝被人陷害穿越重生,变成了神幻大陆郁孤家的超级废物——郁孤凌然。

    从此废材逆袭,凤吟九霄。

    都说百里家的少主高冷神秘,那她面前这个嬉皮笑脸,一脸谄媚,摸爬滚打求包养的是谁?

    “登徒子,滚远点,我们不熟!”某然拍走那只咸猪手。

    某彻一脸委屈,嘟着嘴巴,“你昨天才亲过人家的,难道打算始乱终弃?”

    “靠,那只是个意外,意外懂不?”

    “我不管,人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就收了我吧,小然然!”

    某然一脸生无可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