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万年精树,巧遇易渊(一更)
    ..,

    “哇!老大你做什么?快跑啊!”空间里,小混见凤幽月竟然停了下来,急的小辫子都要揪掉了。

    小火也是“吱吱吱”叫个不停,扯着凤幽月的衣服就要拖着她走。

    凤幽月双脚生根,稳稳的站住,任凭两个小家伙怎样呼唤也不管用。

    忽然,她闭了闭眼,银牙狠狠一咬,右手挥出一股冰蓝色的玄力。

    冰蓝色的玄力势如破竹,直直朝岩浆所在处奔腾而去。

    然而,在即将逼近岩浆的那一刻,化为一整面冰墙,将凤幽月和岩浆彻底隔绝!

    凤幽月死死的盯着冰墙,等待着岩浆一点点向它溜过去。

    炙热的岩浆,热浪翻滚,散发着令人心颤的高温。

    赤红色的液体缓缓向冰墙靠近,然后,融为一体!

    成了!

    凤幽月眼睛一亮,冰墙遇到岩浆之后,并没有被融化!

    “哈哈!冰元珠不愧是天地之宝!牛逼!”

    她大笑一声,一把拎在在头上作乱的小火,撒腿就跑,“走啦!”

    极度高温的岩浆和极度冰冷的冰墙互相融合,很快的,没有更多玄力支撑的冰墙,渐渐化为蒸汽。

    岩浆再一次翻腾滚动,向前方蔓延。

    而此时,凤幽月利用了冰墙控制住岩浆的功夫,早已跑得很远。

    她在心中算了一下时间,右手一挥,又一道冰蓝色玄力冲向远方。

    岩浆再一次被挡住。

    凤幽月喘了口气,然后,一连挥出十数道冰墙,一层又一层将岩浆牢牢挡死。

    随即,她大手一挥,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歇会儿!”

    小火一个咕噜从她的肩膀上滚下来,吱吱吱的叫个不停。

    凤幽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从空间中取出一些野果。

    小火笑眯眯的晃了晃大尾巴,抱着野果‘咯嘣咯嘣’吃的起劲。

    一人一兽休息了一盏茶的功夫,凤幽月再一次启程。

    岩浆被挡在冰墙之后,相隔的越来越远。不过凤幽月并没有松懈,憋足了一口气,终于在筋疲力尽之时,走出了幽炎岭!

    ……

    走出幽炎岭之后,便是暗黑森林。只要顺利穿过了这片森林,便是一级区域。

    凤幽月将地图收起来,松了口气。

    终于要到了!

    云陌曾经对她说起过暗黑森林,其中最恐怖的要属那诡异的瘴气,剧毒无比。有的人还没等一条腿迈入森林,就被瘴气毒的另一条腿直接迈进了阴曹地府。

    不过,凤幽月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她是个三级炼药师,又是混沌体,百毒不侵是她的外挂。

    这森林的瘴气再厉害,还能有她的混沌体厉害吗?

    凤幽月在森林边缘找了个安静的山洞,歇了下来。

    “已经过了多久了?”神迹内没有日出日落,她一直忙于逃命,对时间已经没了概念。

    小火摇摇头,不清楚。

    “老大,按照外界的时间,从你进入神迹开始已经过了三个时辰。”小混说。

    “才三个时辰?!”凤幽月忍不住惊呼出声,“我怎么觉得好像过了三年那么久?!”

    小混十分赞同的点点头,又是被蛇追,又是被岩浆烧,的确是漫漫长日。

    凤幽月幽幽的叹了口气,“好吧,三个时辰也好。至少我有充足的时间到达神坛。”

    说着,她皱了皱眉,眼中浮现出一丝担忧,“也不知道四叔他们怎么样了。还有小冥,为何迟迟没有给我回音……”

    “老大你别担心了,那小子是神兽,一般人和一般兽都动不了它。”小混开口安慰。

    凤幽月眉心拧了拧,还是觉得心中不安。

    这片小天地的主人可是云陌的敌人,能做他的对手,实力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小冥只是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神兽幼崽,万一遇到难对付的**oss该如何是好?

    不过,即便心中再担忧,这路也得继续走下去。

    她总要找到小冥,找到其他人。

    休息了许久,待体力都恢复了,凤幽月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进入了暗黑森林。

    茂密的枝叶将外面的阳光全部遮挡,只留下斑驳的光晕洒在地面。看起来星星点点,有些麻人。

    森林中,树木粗壮盘虬,枝繁叶茂的枝干扭曲成各种形状,在灰蒙蒙的光线下,看起来好似恶魔的爪牙。

    凤幽月刚一进这森林之中,便感觉到身体有些不舒服。

    她的脚步顿了顿,垂眼看向身下。

    在她的膝盖之下,萦绕着一层浅黑色的雾气。黑雾漫漫,蔓延整个暗黑森林。

    若是她猜的不错,这应该就是暗黑森林中及其诡异的瘴气了。

    凤幽月眨眨眼,没想到这瘴气竟然如此厉害,连她百毒不侵的体质也感觉到了不舒服。

    掏出一把丹药,一股脑塞进嘴里。随即,又打开了防御罩。

    瘴气被隔绝在防御罩外,充满腐蚀性的气体黏在防御罩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凤幽月挑了挑眉,这瘴气竟然对能量体有腐蚀性作用。

    真是奇特。

    ……

    进入暗黑森林后,凤幽月脚步不停,一直向前行进。一路上,危险遇到了不少,不过都被她化险为夷。

    虽然并没有致命的危险,但如今她也是狼狈不堪。

    红色的劲装上满是泥土和灰尘,还破了几个口子。用血簪束起的长发被打散,索性用一根红绳随意的绑在了脑后。

    她的身上多了一些伤口,不过已经在迅速愈合,并不影响行动。

    两个时辰之后,凤幽月渐渐走到了暗黑森林的核心地带。

    此处,已经靠近了森林的中央区域。四周没有半点阳光,一片黑暗。而脚下的瘴气,已经变成了深黑色。

    虽然凤幽月能够夜视,但是黑乎乎的一片总是不舒服。她拿出一颗夜明珠,顿时,四周的一切亮了起来。

    这里是一处平地,四周长满了盘虬粗壮的参天大树。大树的低端盘根错节,好似不规则的小丘,十分苍劲。

    凤幽月拿着夜明珠,透过光芒小心翼翼的穿过参天大树,向暗黑森林的深处走去。

    可就在这时,她的脚步忽然一顿,眉心紧紧蹙起。

    “小混,这里我刚刚来过,对吗?”

    空间里,小混点点头,“老大貌似出现在这里两次了。”

    果然!

    凤幽月眉眼一沉,心知自己这是遇到了‘鬼打墙’。

    所谓鬼打墙,就是将人困在一定的区域内走不出去,是鬼神中的一种说法。凤幽月不知这九幽大陆是否有鬼,但此刻的情况,绝对不是鬼怪所为。

    她定定的站在原地,目光沉静而犀利。凌厉的视线在四周的大树上缓缓扫过,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忽然,一团混沌火从她掌心中冲出,直奔一棵大树而去!

    然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那颗需要数人合抱的参天大树,在混沌火即将触碰到它时,忽然之间,消失不见!

    凤幽月眯着眼,眸中闪过一丝厉光。身子迅速一扭,唰唰连续打出三团混沌火。

    嗖——!

    破空声隐隐响起,似有风在身后拂过。

    凤幽月的身体比脑子更快,想也没想,一团火打了出去。

    “哎哟!”一声小小的痛呼,在安静的森林中响起,颇为诡异。

    凤幽月冷笑一声,素手一翻,一连串混沌火向声音发出处打了过去。

    紧接着,原本空无一物的空气中,那棵刚刚消失不见的大树出现了。它慌乱的晃了晃树枝,手忙脚乱的将凤幽月的攻击挡下。

    凤幽月对眼前这一幕似乎并不惊奇,她下手十分狠辣,瞬间挥出一片火墙。

    “啊呀呀!不玩了不玩了!老头子禁不起折腾!”一个略显苍老却十分活泼的声音从大树内传出,然后大树一个闪身,再一次消失不见。

    紧接着,它出现在凤幽月的身边。

    “你这个女娃娃这个如此漂亮,怎的手段如此狠辣?!”大树抖了抖树枝,十几片被烧焦的树叶落在凤幽月的头上。

    凤幽月晃了晃脑袋,挑眉冷笑着看着大树,“是你挡我的路在先,怪我作何?”

    大树抖树枝的动作一顿,随后道,“老头子看你这个小娃娃有趣,跟你开个玩笑咯!”

    凤幽月:……特么的,树成精了!

    她十分鄙视的翻了个白眼,“你我素不相识,何必拦我去路?”

    大树晃了晃,忽然,一根树枝瞬间抽长,延伸到凤幽月的面前。树枝在她的四周晃动几下,好似在细细的打量她。

    “嗯,万年难得一遇的混沌体。小娃娃,你身上有宝贝吧?”

    瞬间,凤幽月心中警铃大作,目光顿时冷了下来。

    “哦哟哟,你这小娃娃的警惕心倒是高!”那声音中带着一丝戏谑和赞赏,“别担心,老头子我i对你没有恶意的咯!”

    凤幽月嘴角一抽,卧槽,这话说的还特么是地方口音!

    老头子你是从二十一世纪湖南省穿越过来的吧?!

    凤幽月无语的摇了摇头,心中的警惕却是没少一分,“你还有事没?没事我走了。”

    “别呀!别!”大树梁芒晃了晃,几根树枝抽长,拦住了她的去路。

    “女娃娃,老头子被关在这里上千年,好不容易遇到你一个活人,同我聊聊嘛!”

    凤幽月不说话,换了个方向,抬步就走。

    大树见她真的要走,这下着急了。

    “女娃娃!女娃娃!别走别走!”抽长的树枝又将她拦下。

    凤幽月眉心一皱,一团混沌火跃然的出现在掌心之上。

    “让开!不然我烧你信不信!”她冷喝道。

    树木天生怕火,面对天地至宝混沌火,大树不着痕迹的抖了抖。

    “女、女娃娃,你别走。”它强忍住抽回树枝的冲动,哆哆嗦嗦的说。

    凤幽月挑了挑眉,终于发现了古怪。

    “你为何一定要拦住我的去路?”她冷声问。

    “额……那个……”大树支支吾吾了半天,却一个屁也没放出来。

    凤幽月不耐烦了,手中的混沌火又大了几分,“说不说?不说烧你啊!”

    大树抖了抖树枝,委委屈屈的小声嘀咕,“真是个不知道敬老的小娃娃……”

    凤幽月耳朵一动,眼皮连连抖了好几下。

    “好了好了,老头子说还不行吗!”大树委屈巴巴,如果它是人形,一定是一个撅着嘴巴满脸委屈的小老头。

    “前方有危险,你莫要过去,打不过的。”

    凤幽月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大树以为她不相信,连忙道,“老头子说的是真的!这里是暗黑森林的中心地带,森林之主便在前方!它的修为极高,你打不过它!女娃娃,快些原路返回,莫要冲动!”

    森林之主?

    凤幽月眉心一沉,对大树的话相信了几分。

    她淡淡的看着它,开口询问,“你也打不过吗?那东西是什么?”

    “老头子不知道它的本体是什么,平时它出现时,只是一团黑影。女娃娃,老头子打不过它。你还是快些逃吧。那东西心狠手辣,从不留人性命。你这样的混沌体,若是被它看见了,定活不过明天。”

    大树的语气很焦急又很忌惮,似乎很怕那个森林之主。

    凤幽月红唇微抿,眼睛微眯,一抹流光从眼底闪过。

    她缓缓抬起头,意味深长的盯着大树,一字一句道,“既然那森林之主心狠手辣,为何你却没事?”

    大树晃动的树枝顿了一下,随即支支吾吾的不出声。

    凤幽月一见,抬腿就走。

    “哎哎!你别走!”大树连忙将她拦住,“老头子我的本体是万年精树,蕴含天地之灵气,每一百年结出一颗精果。这精果可以延长寿命,每一颗增长一百年。那东西见我有用,才没有杀了我。”说着,大树抖了抖一颗果实也没有的树枝,欲哭无泪,“老头子在这里被关了上千年,结出了十几颗果子,都被它拿走了。”

    大树哭唧唧的哼哼,凤幽月嘴角一抽,无语的摇了摇头。

    原来它竟是万年精树。

    万年精树,在九幽大陆中是一个传说般的存在。据说,万年精树结出的精果能够延长寿命,并且,具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

    起死回生,是所有人想要拥有的能力。所以,许多人为了寻找万年精树,用尽各种办法,却都徒劳无功。

    没有人知道万年精树的由来,也没有人知道万年精树究竟长了什么模样。

    凤幽月没想到,她竟然误打误撞的碰见了。

    万年精树听她讲述完有关自己的传说,不屑的抖了抖树枝。

    “一群愚蠢的人,竟也妄图寻找万年精树!”它冷哼一声,语气中带着浓浓的骄傲,“放眼整个九幽大陆,老头子我是唯一的万年精树!岂是谁都能找得到的!”

    是啊是啊!找不到,因为你被抓进来了嘛!

    凤幽月在心中暗暗腹诽,同时有些诧异。整个九幽大陆,竟然只有这一棵万年精树!

    她这是走的什么狗屎运,这也能被她遇到!

    凤幽月不禁为自己逆天般的运气感到惊叹,同时,小心思也活动了起来。

    她抬眼打量着万年精树,暗搓搓的在心里计划着什么。

    老树并不知道眼前的女娃娃已经变成了小狐狸,它仍然十分耐心的劝慰,“小娃娃,不要过去了!快些回去!”

    凤幽月摇了摇头,“不,我要去神坛。”

    “什么?!”老树惊呼一声,树枝抖得哗哗作响,“你去神坛做什么!那里很危险,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有人在神坛等我。”

    “等你?谁?没有人能在神坛上活过一盏茶的时间!”

    “嗯……是这片天地宿主的敌人。”凤幽月沉思一下,说了实话,“这片天地的宿主,是我朋友的手下败将。”

    老树‘哗啦’一声,不小心折断了一根树枝。

    “等、等等!”它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说的可是那位……大人?”

    凤幽月皱了皱眉,“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位大人是谁,我的朋友叫云陌。”

    哗啦——!

    又一根树枝断了,几十片树叶掉了一地。

    “云、云云……”老树哆嗦了半天,也没敢叫出全名。它已经活了上千年了,对那位大人的大名,早已经牢牢记在心上。

    云陌,这两个字,就好像是天地间的神砥,散发着无穷的光辉。

    “小娃娃,你到底是什么人?”

    凤幽月挑挑眉,“我乃九幽大陆北幽域万澜国凤家人。此次进入神迹,就是为了获得神坛之机缘。老头子,你拦不住我。”

    老树晃了晃,叹了口气。

    “哎,你是那位大人的朋友,自然也非寻常人。老头子知道拦不住你,但那位森林之主,真的不是你能对付的!”

    凤幽月摇了摇头,眸光坚定,“不管能不能对付,我都要去神坛。老头子,我问你一句,你可想离开这里?”

    老树狠狠一抖,声音微颤,“离开?!”

    “对,离开!离开这片天地,重返九幽大陆。”凤幽月言语铿锵,“若是你想离开,我可以带你出去。”

    “这不可能!”老树失声尖叫,尾音带着浓浓的颤栗,“老头子我被封印在这片天地已经上千年了,用尽各种办法都无济于事。女娃娃,你不要唬我!”

    “谁稀罕唬你!”凤幽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骗你我有钱赚吗?”

    老树被噎了一下,无话反驳。

    “我有办法能让你离开这里,不过作为交换,以后我若是遇到困难,你要帮我三个忙。怎样?”凤幽月淡淡的问。

    其实,她打的主意是把老树留在混沌空间中。但这个目的要慢慢渗透,先把它弄进空间再说。

    凤幽月非常自信,没有哪个生灵能够不被混沌空间所吸引。

    凤·小狐狸·幽月在心里暗搓搓的计划着,而十分单纯实诚的老树,根本不知自己已经一步步走进了她设下的圈套,此时还正愁眉苦脸的纠结着。

    “老头子我当然想离开这里。但是小娃娃,你真的能把我带出去?若是被这片天地的规则发现了我的气息,我们俩都要完蛋。”

    凤幽月挑挑眉,点了点头,“你放心。实不相瞒,我已经从饮血沙漠带出了一条沙漠冥蛇。到现在也没被发现。”

    老树一愣,随即激动的整棵树发抖。

    “你、你震得带出了沙漠冥蛇而没被发现?!”

    凤幽月勾唇,点头。

    “好!好!太好了!哈哈哈哈!”老树激动的放声大笑,“老头子我终于能出去了!”

    “小娃娃,快告诉我该怎么做?老头子要离开这里!”

    凤幽月勾了勾唇,眸中浮现出一丝温和,“我会将你收进我的空间之中,你不要抵抗就好。”

    “空间?”老树怪声大叫,“是小天地吗?”

    凤幽月沉默,表示默认。

    “怪不得!怪不得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宝贝!”老树深深叹了口气,感觉今天受到的刺激有点多,“不愧是那位大人的朋友,老头子我竟然看走了眼。小娃娃,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厉害吗?”

    凤幽月嘴角抽了抽,后脑勺落下一条黑线。

    “小娃娃,虽然你拥有一片小天地,但老头子我还要叮嘱你几句。”老树的语气变得极其严肃,“前方不远处,便是森林之主的居住地。它的行踪飘忽不定,修为非常强大,并且擅长用毒。小娃娃,你千万不要轻敌。若是打不过,就赶紧躲进你的小天地之中。切莫因为一时意气而丢了性命!”

    凤幽月脸色正了正,正准备点头。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救命啊!杀人啦!谁来救救我啊!”

    凤幽月的眸光,瞬间狠狠一缩,猛地扭头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个声音是——

    易渊!

    这是易渊的声音!

    易渊有危险!

    凤幽月心中一惊,目光瞬间变得凌厉。

    “老人家,你先进来!我要去救我朋友!”

    老树一怔,结结巴巴道,“那、那边是森林之主的居住地啊啊啊啊啊!”

    卧槽!

    凤幽月忍不住爆了粗口,易渊这是被那森林之主给盯上了?!

    “快进来!我要过去!”说着,她心念一动,不等老树再说话,直接打包将它扔进了混沌空间之中。

    “小娃娃!小娃娃!你当心啊!可千万小心!”被扔进空间中的老树眼前发黑,却忙不迭的叮嘱她。生怕凤幽月一个不小心,它自己又要被锁在这片空间之中。

    凤幽月将老树收进空间之中后,二话没说,抬步就向易渊所在地狂奔而去。

    而此时,可怜的易渊正拔腿狂奔,向凤幽月的方向冲来。

    “靠了!那是什么鬼!黑乎乎的是影子吗!”他一边跑一边嚎,一边嚎一边逃。

    就在这时,清冷的叫声从不远处传入耳际。

    “易渊!你在哪儿!”

    易渊脚步不停,眸光一亮。这个声音是——

    “姑、姑娘!”易渊激动的快哭了,扯开嗓子玩命大喊,“姑娘!我在这儿!姑娘救救我啊!”

    就在这时,对易渊紧追不舍的黑影忽然一顿,猛然一个跃起,向他狠狠的扑了过来。

    巨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落下,易渊双腿一软,‘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他一脸惊骇的转过头,正好看见那黑影好似来自九幽地狱的死神,向自己扑来。

    完蛋了!

    易渊心中哀嚎一声,死死闭住了双眼。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几个呼吸之后,他仍然好好的活着。

    易渊心中一怔,悄咪咪的睁开眼睛看了过去,然后,骤然瞪大眸子,惊喜的叫出声。

    “姑娘!”

    面前,红衣少女好似战神天将,浑身散发着浓重的杀气。赤红色混沌火在空中飞舞,纤纤素手握紧锋利的凤血剑,凌空跃起,如力破千军般,杀向对方!

    这一刻,易渊觉得凤幽月好像是踏着七彩祥云来拯救他的女神!

    “姑娘……”

    凤幽月扭头看了他一眼,转身又和黑影缠斗在一起。在她的身旁,小火时不时的对黑影进行骚扰,吸引它的注意力。

    易渊愣在原地,劫后余生和遇见凤幽月的喜悦,让他有些想哭。

    “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帮忙!”清冷的声音在耳际炸开。

    “啊……哦!好!”易渊连忙回过神,撸起袖子就冲了上去。

    凤幽月的出现,好似一针强心剂,让他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

    两人一兽,在黑暗的森林之中,和一片黑影死死纠缠,一时间打了个平局。

    但,凤幽月的眉头越皱越紧。

    不对!

    这和老树说的不太一样!

    按照老树的说话,这个森林之主的修为非常强悍,绝不是他们两个大玄师能够对付的。

    但如今,他们竟然和它打成了平局。

    不对,非常不对劲。

    这其中,有古怪。

    而就在这时,空间之中传来老树的惊叫声。

    “小娃娃!你快跑!这是森林之主的分身!它的真身就要来了!”

    凤幽月眸光一厉,果然如此!

    她一把抓住一旁的易渊,二话没说扭头就跑。

    “小火,跟上!”

    凤幽月并不知道所谓的分身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她知道,这个森林之主的真身,定要比分身的修为高上许多。

    他们和分身尚且只打了个平手,要是真身来了,他们焉有命在?

    自从进入神迹以来,凤幽月对玩命狂奔这一技能已经锻炼的炉火纯青。

    易渊虽然一头雾水,但他知道,姑娘说的话一定是对的!

    两人一兽,在这充满黑暗和毒气的暗黑森林中,疯狂的向前奔逃。

    在他们的身后,一片黑影紧追其后。

    渐渐的,那片黑影缓缓变得越来越大,颜色也愈发浓郁起来。

    一股恐怖的威压从身后滚滚而来,逼的两人脸色一白。

    凤幽月知道,那位森林之主的真身,出现了!

    “快跑!再快点!”她拉着易渊,脚下生风,几乎跑成了一道虚影。

    易渊的修为没她高,被身后的气息逼的一脸惨白,喉咙中腥咸的味道不断上涌。

    这跟刚刚要杀他的黑影,实力绝对不是一个等级的。

    不用凤幽月说,易渊也知道后面有多危险。双腿瞬间变成了马达,跑的飞起。

    然而,两人的速度再快,到底也只是大玄师而已。

    很快的,身后的黑影愈发近了。

    然后,在凤幽月和易渊的身前,无数参天大树忽然向这边靠拢,将二人前进的路彻底堵死!

    双脚在地面上拖出一条深深的痕迹,凤幽月疾速停了下来。

    面前的大树,正匀速向这边逼近。而在她的身后,那片黑影,幽幽向这边飘荡。

    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

    “姑娘,用火!用火烧了这些树!”易渊提醒道。

    凤幽月抿着唇,摇了摇头。

    她早就想到了用火,但是不行。这些树已经被身后的那位给控制住,四周覆盖着巨大的玄力,以她如今的实力,根本打不破。

    “没用的,我打不破它们的防御罩。”凤幽月冷冷道。

    易渊一怔,眸光暗沉下来。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一排排大树。又转过头,看向那浓浓的一片黑影。

    然后,狠狠一咬牙,上前一步,挡在了凤幽月身前。

    “姑娘,你快逃!这里我来拖着!”

    凤幽月一怔,惊愕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易渊。

    他们两个自相识到现在,还不到十日。当初易渊肯做她的手下,是因为她能够治他母亲的病。

    但,凤幽月知道,想要将易渊这个人彻底收服,还需要一些时日。

    只是没想到,今日,他竟然肯挡在她身前。

    凤幽月嚅了嚅嘴,有些哑声。

    挡在她身前的易渊并不知道凤幽月现在在想什么,他见到她愣在原地,不由得急了。

    “姑娘你快走!我挡不了太长时间!”

    说着,他不着痕迹的移了移脚步,靠近了那片黑影几分。

    就在这时,一只白皙的素手轻轻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易渊一怔,扭头看向凤幽月,“姑娘?”

    “要走一起走。”凤幽月缓缓摇了摇头,“我凤幽月绝不会把手下独自扔下,自己苟活!”

    说着,她的右手在虚空一抓,凤血剑被握在手中。

    易渊怔怔的看着和他并肩而立的少女,心底的冰封顷刻间崩塌。眼圈渐渐发热,一层雾气浮了上来。

    “姑娘……”

    凤幽月没有看他,俏脸微寒的盯着前方,“有话放在肚子里,等有命逃出去再说。”

    说着,她缓缓向一旁移动,“易渊,我攻它面门,你去它后方骚扰。小火,你掩护我。”

    说罢,少女手腕一翻,提着凤血剑冲了出去!

    易渊沉默的看着正面迎战的凤幽月,心中的战意,莫名的被点燃了。

    此生,若是能够跟这样一个女子并肩作战,未尝不是一件幸运的事!

    深深吸了一口气,易渊双拳猛然握紧,凌空一跃,直奔黑影的后方而去。

    战斗,瞬间爆发!

    ……

    就在凤幽月和易渊联手对敌之时,神迹中的其他地方,凤家弟子们都在玩命狂奔。

    凤清岩本神迹送到了一级区域和二级区域的交叉地带,这一处地势险恶,大型凶兽没有,但是要人命的是,遍地都是黑压压的食人蚁。

    凤清岩刚一落地,就开始了逃命生涯。

    不过,福祸永远相伴而行。在如此绝望的环境下,他一次次冲破了自己的极限,修为更上一层台阶。

    凤无涯和凤幽扬,被神迹送到了同一处地方。

    当他们一睁眼时,看到周围荒芜的一片,完全就傻住了。

    根据地图上的记载,整个神迹中只有一片荒芜之域,那就是位于东北角的三级区域!整个神迹最危险的地方!

    就是这个地方,封印着一只神级凶兽。此次云陌前来,就是为了他。

    而此时,凤无涯和凤幽扬两只小弱鸡被送到了这里,可以说是十分倒霉了。

    除了这几人外,凤家其他弟子也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危险。至今为止,伤亡并不能确定。

    在这危险重重的神迹之中,一切造化,只能看自己的命。

    ……

    砰——!

    一声巨响,一个身影狠狠的砸在地上。

    易渊喉咙一咸,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他痛苦的五官拧成一团,此时,在他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衣服已经被鲜血染湿。

    忽然,他眸光狠狠一缩,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凤幽月的身后。

    “姑娘!小心身后!”

    正在和黑影缠斗的凤幽月,后背忽然泛起一阵凉意。

    多年的战斗经验让她的身体迅速做出反应,一个狼狈的翻滚,向一旁躲去。

    而就在她躲开的那一瞬间,无数抽长的树枝好似一把把利箭,直直插入那片泥土之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