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收冥蛇,幽炎岭(一更)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凤幽月内心的呼唤并没有被神迹听到,她一脸绝望的环顾四周,视线在落在一处时,目光顿住了。

    那是……

    她柳眉微微挑了挑,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沙土,一脚深一脚浅的走了过去。

    距离凤幽月掉落的不远处,鼓起了一个小土包。土包之中,隐隐有一抹粉色露了出来。

    凤幽月一步一步向那边靠近,忽然,一阵热风吹来,将那土包表面的黄沙吹散,露出了里面的粉色身影。

    这是……吴雪?

    凤幽月眉心一皱,回想起刚刚进入漩涡之时,那个提着剑要将她置于死地的身影,眉宇间骤然一沉。

    这女人怕不是疯了,一心想要杀了她!

    凤幽月眼神一冷,右手虚空一握,提着凤血剑向她走进。

    而就在这时,晕倒在地的人眼皮隐隐动了一下。

    然后——

    骤然跃起!

    “小贱人!去死吧!”

    吴雪面目狰狞,握着手中的剑,力破千军般直直向凤幽月刺去。

    凤幽月眸光一顿,脚尖一点,迅速躲开。纤细的腰肢一扭,凌空跃起,红靴踩在对方的长剑之上,双脚顺跨,跃到吴雪的肩膀上。

    然后,双腿猛力一夹!

    吴雪心中一惊,一道玄力向上打出。

    凤幽月冷笑一声,脚尖轻轻踢在吴雪的脖颈上,然后,麻利的一个后空翻,飘然落下。

    吴雪的玄力打空,却被凤幽月一脚踢在脉搏处,脸色一白。

    凤幽月并没有停下,她身形一晃,出现在吴雪身前,泛着冷光的凤血剑落在她的胸口处。

    “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咄咄逼人,置我于死地!”她冷声问。

    吴雪被凤血剑顶着胸口,不敢动弹。她狠狠的瞪着凤幽月,眼中的阴毒几乎形成实质,“若不是你,五年大比我不会如此丢人!是你害我到如斯地步!”一想起五年大比后吴家其他弟子的嘲笑和讥讽,吴雪的双目迅速泛上血色。

    一切都是因为凤幽月!

    都是因为她!

    凤幽月眼皮子抖了抖,有些无语。她招谁惹谁了?凭白粘上这么一个疯子!

    “凤幽月,我早晚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你!”吴雪仍然在不忿的叫嚣。

    凤幽月不耐的拧了下眉,手腕一翻,凤血剑直直插入她的胸口。

    噗哧——一声,是刺破身体的声音。

    吴雪猛然瞪大了双眼,缓缓低下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口的凤血剑。

    “你……”她张了张嘴,不敢相信凤幽月竟然真的会杀她。

    “我什么?”凤幽月勾唇轻笑,眼中却带着一层冰霜,“本姑娘从不会对想要杀我之人手软。”说着,手腕一翻,凤血剑在身体中打了个转,硬生生剜出一个窟窿。

    猩红的血一滴滴落入黄沙之中,吴雪脸色迅速变白,双膝一软,缓缓倒在地上。

    她的嘴角流出一丝血沫,双眼仍然瞪得大大的,“吴、吴家……不会放过……你……”

    凤幽月讥讽的挑了挑眉,“那又如何?神迹之中危险重重,没有人知道是我杀的。”

    吴雪的眼中溢满了不甘心,她恶狠狠的等着笑颜如花的红衣少女,第一次后悔自己的冲动。

    血液,缓缓流入沙漠之中,生命正在迅速流逝。

    凤幽月似乎犹嫌太慢,袖袍一挥,混沌火瞬间将吴雪的身体包裹。眨眼间,便化为灰烬,连个肉渣都不剩。

    看着那一滩黑色的灰烬被黄沙掩埋,凤幽月冷冷一笑,眼中不见丝毫怜悯。

    吴雪刚刚在神迹入口暗杀她时,就该做好被毁尸灭迹的准备!

    ……

    杀完吴雪,凤幽月在附近走了一圈,又回到原地。

    从地图上的描述来看,这里应该是饮血沙漠的中段部位。

    她松了一口气,还好,幸亏不是最深处。

    饮血沙漠,是二级区域中危险度第三的区域,凶手遍地,即便玄王阶的来此,也未必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这里。

    而她只是一个五阶大玄师,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必须要尽快离开。

    凤幽月抿了抿唇,用精神力试着召唤小冥。她等了半晌,却没有收到对方的回复。

    看来,应该是离得太远了。

    她又试着沟通了一下混沌空间,幸运的是空间并没有与她断开联系。

    “老大,此处很危险。你快点离开吧!”空间中,小混感知到四周的危险,隐隐有些不安,好像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样。

    “我知道,马上就走。小混,你试着联系小火和小冥,看看他们在哪里。”

    “好嘞!包在小爷身上!”小混脑袋上的小辫子晃了晃,屁股一扭,跑了。

    凤幽月眺望着四周的漫天黄沙,心中回忆了一下地图上的方位。

    一级区域,应该在饮血沙漠的西北方向。

    尽快离开吧!

    凤幽月甩开步伐,快速向西北方向飞奔而去。

    她的速度极快,却并没有跑的太久。饮血沙漠危险重重,若是因赶路而掏空玄力,会很危险。

    她每跑完一段路程,便原地休息片刻,吃一颗恢复玄力和体力的丹药后,再继续赶路。

    饮血沙漠,没有日出日落,夺目的艳阳永远在头顶高悬。

    烈日炎炎,高温灼人。即便强悍如凤幽月,也感觉到有一丝闷热。

    她从空间中拿出一颗冰好的野果,一边狂奔一边吃吃。

    忽然,双脚在沙漠中疾速停下,拖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凤幽月扔掉果子,双眸凌厉的环顾四周。

    周围非常安静,漫天黄沙,空无一人。

    但,第六感告诉她,这四周非常危险。

    热风袭来,黄沙四起,红色的衣摆在烈日下摆动。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小混忽然急急的喊出来。

    “老大!快跑!有危险!”

    话音还未落下,四周忽然发出‘嘶嘶’的声响。紧接着,远处一望无际的沙漠,瞬间卷起一片沙浪,向凤幽月滚滚涌来。

    凤幽月眸光一缩,二话不说,拔腿向前,玩命狂奔。

    狂风四起,身后的沙浪好似海啸一般,迅速向这边倾轧而来。

    “那是什么鬼东西!”凤幽月一边跑,一边崩溃的问。

    “沙漠冥蛇!”小混火急火燎,恨不得替凤幽月跑上一跑。无奈,却只能有心无力的坐在空间里干瞪眼。

    凤幽月听了这话,差点一个趔趄摔个狗啃泥!

    尼玛!

    沙漠冥蛇!

    三阶凶兽!

    在九幽大陆中,凶兽和兽族,属于两个不同的种族。

    其中,兽族分为玄兽、灵兽和神兽。每个等阶分为五级。

    而凶兽的划分,要更加简单粗暴。

    其中,一阶凶兽为最低,实力按照初段、中段和巅峰,相当于玄兽一阶到玄兽三阶。

    二阶凶兽实力稍强,相比挡雨玄兽四阶到灵兽一阶。

    而刚刚出现的沙漠冥蛇,是三阶凶兽,实力相当于灵兽二阶到灵兽四阶!

    凤幽月来到九幽大陆这么久,非常深刻的了解一只一阶灵兽的实力是怎样的。那可相当于是人族玄王阶的高手!

    而拥有可以和四阶灵兽实力相媲美的沙漠冥蛇,对她而言简直就是核武器般的存在!

    凤幽月心里苦啊,跟吃了黄连一样。谁能想到,刚进入神迹连屁股都没坐热乎,就来了这么狠的家伙!

    她扭头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沙漠冥蛇,脚下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但,即便她的速度再快,可沙漠冥蛇到底是一只三阶凶兽,速度岂是她一个大玄师可以相比的。

    只是几个呼吸间,二者的距离就越来越近了。

    “这样不行!即使不被它杀死,也会被我自己累死!小混,你好好想想,沙漠冥蛇有没有什么弱点!”凤幽月气喘吁吁的对小混说,脚下的速度一点也不敢慢下来。

    小混皱着小眉头,咬着小胖手努力的想着。

    忽然,它眼前一亮,以拳捶掌!

    “啊!我想到了!老大,沙漠冥蛇和其他蛇类不同,它依靠眼睛视物和感受气息。你攻击它的眼睛!把它戳瞎,它就感受不到你的存在了!”

    凤幽月刚刚惊喜的心,就这么被哗啦啦的泼了一盆冷水。

    她要是能有实力把一只三阶凶兽戳瞎,还用得着这么玩命狂奔吗?

    不过,小混的主意虽然不靠谱,却给她提了个醒。

    沙漠冥蛇是用眼睛视物和感受气息的。只要它的眼睛瞎了,它就无法发现她。

    虽然她没有这个实力将它戳瞎,但她可以下毒啊!

    凤幽月眼睛一亮,脚下忙不迭的跑着,双手向后一挥,五颜六色的粉末顺着风向沙漠冥蛇的方向飘去。

    娘的!十二种毒药,我就不信毒不倒你!

    凤幽月扭头向后看了一眼,脚下不停的向前奔跑。忽然,她的脚步一顿,一个主意浮上心头。

    《灭魂诀》已经练到第一层了,她为何不用这个大家伙试一试呢?

    这个主意不错!

    凤幽月眼睛一亮,脚下步伐不停,眉心一闪,一把通体乌黑的灭魂刀从头顶缓缓飘出。

    “灭魂——摄!”

    清冷的娇喝声伴随着黄沙大风,飘向沙漠冥蛇的方向。与此同时,灭魂刀周身爆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紧接着,一圈圈黑色波纹迅速向沙漠冥蛇蔓延而去。

    凤幽月脚步疾速停下,她扭过头,看向身后的漫天黄沙。

    如海啸一般的沙浪将天地连接,混沌一片看不真切。但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她施展灭魂诀的那一刻,沙漠冥蛇出现了片刻的停顿。

    成功了!

    凤幽月心中大喜,甩开两条大长腿,再一次狂奔起来。

    这次,她不再狼狈逃窜,而是时不时的动用灭魂诀,将沙漠冥蛇当成小白鼠实验一番。

    被迫停顿了好几次的沙漠冥蛇,愤怒的发出恐怖刺耳的嘶鸣声。在它的怒火中,漫天黄沙疯狂的向凤幽月席卷而去。

    凤幽月柳眉一挑,迅速打开防御罩,同时,红唇轻启,“灭魂——摄!”

    沙漠冥蛇,再一次被迫僵在原地。

    被它控制住的漫天黄沙,顷刻间化为沙雨,纷纷落地。

    凤幽月邪邪的笑了一声,为灭魂诀点了个赞。同时,趁着沙漠冥蛇停顿的功夫,迅速向前狂奔。

    如果,此时的情况被云陌看到,定会心中惊讶一番。

    《灭魂诀》乃是混沌空间之物,其威力自然不必说。它的威力很大,与此同时,修炼起来也非常难。

    即便凤幽月是完美的混沌体,又有混沌空间的充足灵气,如今也只修炼到了第一层。

    但,即便速度缓慢,却也有些变态。

    因为按照寻常人的速度,想要修炼到第一层,至少要二十年的时间。

    《灭魂诀》,不单单是一部神级玄技。除了修炼者的天赋之外,它更需要极其强悍的精神力。

    神识,其中的神,是元神;而识,便是识海,也就是精神力。精神力和元神,一直被牢牢的绑在由此。想要修炼能够操控元神甚至绞杀元神的《灭魂诀》,强悍到变态的精神力,是必不可少的。

    而凤幽月很幸运,正好具备这独一无二的特点。

    如今,她的修为是大玄师五阶,而精神力已经达到了玄王四阶,甚至隐隐有了突破瓶颈进入五阶的征兆。

    正是因为她的精神力如此强悍,所以,才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将《灭魂诀》修炼成功,甚至能做到以大玄师的修为控制住三阶凶兽的元神。

    虽然只能控制一个呼吸的时间,但也是一个奇迹。

    凤幽月并不知道她此时的举动有多么惊世骇俗,即便是云陌,也很少见到一个大玄师能够将三阶凶兽控制住的。

    但凤幽月的的确确是做到了,而且,十分兴致勃勃的拿沙漠冥蛇当起了小白鼠。

    沙漠冥蛇也算是倒霉的一批,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活物,却被迫停停走走的玩起了探戈。

    不过很快的,凤幽月便不再玩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似乎消耗的非常快。而且,元神也有一些萎顿。

    看来,自己的实力还是太欠缺。

    她随手掏出一把丹药塞进嘴里,脚下的步伐不停。

    此时,沙漠冥蛇已经离她远了些。凤幽月不知自己已经跑了多久,她觉得双腿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不能再这样跑了。要么彻底甩掉沙漠冥蛇,要么就进空间休息一下。

    凤幽月寻思了一番,决定躲进空间喘口气儿。

    而就在她准备离开之时,身后的沙漠冥蛇,忽然爆发出地动山摇的怒吼声!

    地面开始震颤,凤幽月身子被甩的一个趔趄,赶忙稳住。

    “怎么回事?!”她惊愕的转过头看向后方,却见身后一直追赶她的沙漠冥蛇,停在了原地!

    不追了?

    到底什么情况?

    凤幽月一头雾水,但也知道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她长腿一甩,趁着这个功夫疯狂向前跑。

    哪知,还没跑两步,小混充满惊喜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老大!是小火!我感受到小火的气息了!”

    哧——!

    双脚在黄沙中重重的拖出一条痕迹,凤幽月急忙停住。

    “你说什么?小火在哪儿?”

    “就在那儿!”小混急吼吼的揪了揪小辫子,“就在那只大蛇身边!”

    凤幽月一怔,愕然的瞪大眼睛。

    沙漠冥蛇刚刚的怒吼,不会是因为看到小火了吧?

    她茫然的想像了一下沙漠冥蛇铁塔般的体型,再对比一下小火拳头大小的身材,脸色一变,二话没说,抬腿就往回跑。

    小混一看,急了,“老大你做什么!站住啊!你不要命了啊!”

    “小火有危险!我要过去救它!”

    “停下!快停下!小火没危险!老大你别过去添乱!”小混急的跳脚,恨不得从空间跑出来拦住凤幽月。

    凤幽月脚步一顿,急吼吼的停下,柳眉一竖,“什么添乱?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小混身子一个哆嗦,连忙道,“小火在驯服那只大蛇,你过去会让它分神。”

    凤幽月一个激灵,眼皮连抖好几下,连声音都颤了颤,“小火在驯服沙漠冥蛇?!”

    “对!刚刚沙漠冥蛇的吼声,是在拒绝小火。”

    小混是混沌空间的器灵,天地所孕育,懂得兽语不足为奇。既然他如此说,那么肯定就是真的。

    虽然凤幽月还有些担心,但是一想到小火有些神秘的身份和能够喝退雷月玄狼的本事,她稍稍定了定神。

    “我不过去,就在这里等着。小混,小火一旦有危险,你要立刻告诉我。”凤幽月不放心的说。

    小混连连点头,“放心吧老大。”

    漫天黄沙,烈日炎炎,凤幽月打开能量罩挡住燥人的热风,同时,冰属性玄力在身体中游走一圈,舒服了不少。

    远处,沙漠冥蛇的嘶吼一声大过一声。最初,凤幽月还有些担心,想要过去看一看。但在小混的一番翻译之后,她就有些麻木了。

    少女深深的叹了口气,没想到在这九幽大陆,掌握一门外语也是很重要的。

    她是不是该找个机会学一学兽语?

    凤幽月第一次思考起了严肃的学术问题。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凤幽月已经从学习兽语这个话题联想到了姥姥家。那一头,沙漠冥蛇和小火终于有了动静。

    “老大,成了!”小混激动的声音传来,“小火说服大蛇了!”

    凤幽月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它是怎么说服的?”

    小混胖乎乎的小脸抖了抖,贼兮兮的笑了两声,小胖手来回搓了两下,“嘿嘿,小火拿空间作为交换条件的。”

    凤幽月:……

    她是该说小火聪明呢?还是聪明呢?

    混沌空间中的灵气是外面的二十倍,放在谁眼里都是一块大宝贝。更别提长年被关在神迹之中的沙漠冥蛇,早就想出去看一看了。

    所以,小火劝了一下,它就十分没有骨气的同意了。

    “老大,小火让我们过去。”小混说。

    凤幽月点了点头,抬脚向那边走去。

    不过,她到底还是留了一份警惕心。凶兽生性残暴,要是突然反水,够她喝一壶的。

    不过幸运的是,这条沙漠冥蛇似乎真的被小火说服了,看见凤幽月走到身前,也没有袭击她。

    凤幽月第一次看清了沙漠冥蛇的本来面貌,十分震惊的倒吸了一口气冷气。

    “太大了……吧!”她瞪大眼睛,道。

    此时,沙漠冥蛇已经十分乖巧的躺在黄沙之中,巨大的蛇身需要三个人手拉手才能抱住,身长更是恐怖,凤幽月粗略的打量一下,至少也得有三四十米长。

    “老大,你也太少见多怪了!沙漠冥蛇的身体是可大可小,这只是它缩小之后的模样。”小混十分不厚道的对她进行打击。

    凤幽月嘴角一抽,额头一根黑线滑落。

    刚才追着她跑的,就是这么恐怖的大家伙?

    通体土黄色,周身覆盖着坚硬的鳞片,蛇头呈三角形,双目是幽灵般的绿色。最让凤幽月奇怪的是,它竟然有两条尾巴!

    “沙漠冥蛇……不是只有一条蛇尾吗?”她疑惑的说。

    沙漠冥蛇那双幽灵般的眼睛冷冷的看过来,发出‘嘶嘶’的声音。

    凤幽月听不懂,问小混,“它说什么?”

    “它不是纯种的沙漠冥蛇。具体什么情况,它自己也不太清楚。打从有记忆开始就这样了。”小混回答。

    凤幽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许是不同凶兽的混合体吧。

    “你真的愿意同我契约?”她抬起头,淡淡的问。

    沙漠冥蛇点了点巨大的脑袋,吐出蛇信子在她的身上舔了舔。

    这动作若是小蛇做出来,会很萌。但是面对体积如此恐怖的沙漠冥蛇,凤幽月只觉得可怕,真没发现任何萌点。

    她嘴角抽了抽,硬着头皮接受了对方的示好。

    “你同我契约之后,性命就和我绑在了一起。我若是死了,你也活不成。你也愿意?”

    沙漠冥蛇‘嘶嘶’叫了两声。

    “老大,它说它在饮血沙漠待了八百多年,灵气已经越来越稀薄。若是它不离开,早晚会在这里耗死。”小混解释道。

    凤幽月惊讶的眨眨眼,“那你为何不早早跟着他人离去?”

    沙漠冥蛇晃了晃大脑袋,绿眼睛中浮现出一丝委屈。

    “它被这片小天地的主人封印在此,寻常人根本无法将他带出去。但是老大你不同,你拥有混沌空间,相当于拥有了一片小天地。可以帮它隐藏气息。”小混说。

    凤幽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她想了想,开口道,“既然你想与我契约,那么我就把丑话说在前头。首先,我要你绝对的忠诚于我。若是被我发现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就莫怪我心狠手辣!”说着,她眸光一厉,浓重的杀气从周身散开。

    沙漠冥蛇绿色的瞳孔微微一竖,这个人族小弱鸡似乎比它想像的要更强一些。

    它收起几分轻视之心,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现在就进行契约吧。”

    说着,凤幽月以玄力为刀,划破食指。一滴血顺着口子流出,缓缓浮向半空。

    同时,沙漠冥蛇张开血盆大口,一颗人头大小的绿色兽丹,从它的口中缓缓飘了出来。

    “吾以精血,换汝之忠诚。血誓契约,去——!”

    随着凤幽月清冷疏离的声音响起,那一滴精血在空中绽放出熠熠光辉,然后,向兽丹缓缓浮去。

    赤红色的精血将巨大的兽丹包裹,红光和绿光交相回应。忽然,血色光芒大作,紧接着,精血彻底渗入兽丹之中。

    契约成!

    “成了。”凤幽月眼睛一亮,抬头对沙漠冥蛇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契约兽,只要有我在,就不会允许别人欺负你。”

    “嘶嘶——”沙漠冥蛇点了点大脑袋,凑过来在她的身上蹭了蹭。

    进行血契之后,凤幽月和沙漠冥蛇之间多了一丝亲近。所以,那么大的家伙蹭在她身上,她也没有了之前的不适感。

    伸手拍了拍沙漠冥蛇的大脑袋,凤幽月道,“能带我们离开这里吗?”

    “嘶嘶——”沙漠冥蛇点点头,脑袋一顶,将凤幽月托到了头上。

    小火也跟着跳了上去,晃动着大尾巴,十分神气的伸出爪子指了指前方。

    出发!

    ……

    有了沙漠冥蛇这个沙漠之王,凤幽月很快就来到了饮血沙漠的边缘。她从蛇头上跳下来,将沙漠冥蛇收进空间之中。

    由于沙漠冥蛇是被封印在了饮血沙漠的范围内,所以,一旦它离开沙漠的范围,便会被这片天地的规则所折磨。

    在凤幽月没有离开神迹之前,沙漠冥蛇必须藏在空间里,不能出来。

    否则,它和凤幽月,都会有危险。

    沙漠冥蛇化为一条土黄色的小蛇,钻进了混沌空间之中。接下来的路,要靠凤幽月自己走了。

    沙漠边缘,风沙小了许多。太阳也没有那么烤人。

    凤幽月带着小火一脚深一脚浅的向前行进,没过多久,终于走出了这片饮血沙漠。

    此时,距离一级普通区还有很远的距离。想要到达那里,必须经过一片山峦和森林。

    “呼——!”凤幽月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寻了一处僻静的角落,一屁股坐了下来。她拿出几颗果子,嘎嘣嘎嘣的吃了起来。

    “也不知道四叔他们怎么样了。”她有些忧心的说道。

    她自己倒霉的被乱流冲到了饮血沙漠,那四叔他们的处境会不会更危险?

    神迹之中危险重重,凤幽月很担心凤家众人的生命安全。

    “希望他们能躲过危险吧。”她淡淡的叹了口气,嘎嘣一口咬在果子上。

    一人一兽坐在原地休息了片刻,便起身离开了此处。

    ……

    山峦起伏,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边际。

    此时,凤幽月站在山脚下,抬头仰望着巍峨起伏的山峦。

    不同于外面的大山,神迹之中的山峰,覆盖着一层银色的沙石和尘土。从远处看,就好像是星光洒在雪上之上,极为惊艳。

    不过,凤幽月知道,在这美丽的外表之下,到处都隐藏着危险。

    “这里应该就是幽炎岭。”少女拿着地图,将此处与地图上的位置对比了一下。

    幽炎岭,二级区域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处区域。危险系数中等。

    呼!只要不是前三就好!至少还能有条活路。

    凤幽月吁了一口气,揉了揉肩膀上的小火,“走吧。”

    ……

    幽炎岭上,遍地银色沙砾。在太阳下一闪一闪的,好不耀眼。

    出乎凤幽月意料的是,这大山之上,并没有生长太多的植被。看起来光秃秃的,与其说是岭,不如说是荒山。

    不过让她比较满意的是,由于山岭之上没有树木草丛的遮挡,所以不会有太多隐藏性的危险。

    凤幽月行进了一段时间,在一处山巅上停了下来。

    她站在高高的山峰之上,眺望远方。

    “还有好远,看来要加快速度了。否则别说云陌说的神坛,就算是一级区域也未必能到。”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大堆,蹲在她肩上的小火忽然屁股一撅,伸出小爪子向她嘴里塞了一颗果子。

    果子入口,酸酸甜甜,凤幽月一怔,弯着眼笑了。

    “你这小家伙,真是贪吃。”她戳了戳小火的小脑袋。

    “吱吱吱!”小火笑眯眯,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颊。

    凤幽月揉了揉它的大尾巴,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小冥现在如何了……不过它怎么说也是只神兽,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虽然心知小冥不会有危险,但少女的脸上还是浮现出一丝担忧。

    小火黑溜溜的眼睛一转,从她的肩膀上跳了下来,抬腿向前方跑去。

    “哎!小火!”凤幽月急忙追了上去,这里可不是九幽大陆,危险系数太高了。

    凤幽月追着小火的踪迹,跑了许久。等她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已经距离原来的地方很远了。

    “小火?”她喘了口气,轻声喊道。

    前方,一条红彤彤毛茸茸的大尾巴在拐角处一晃,瞬间消失了。

    凤幽月皱着眉,抬腿向那边跑了过去。

    “小火?”从拐角处拐过去,一个巨大的山中隧道映入眼帘。

    凤幽月扬了扬眉,又喊了一声。

    “吱吱吱!吱吱吱!”小火的叫声从远处传来,听起来有些模糊。不过凤幽月却从它的叫声中感受到了激动和喜悦。

    激动?

    喜悦?

    能让小火出现这两种情绪的,要么是美食,要么是宝贝。

    这里不可能有美食,那么也就是说……

    凤幽月眼睛一亮,快步朝小火声音传出来的方向走去。

    “小火?”她走了许久,试探的喊了一声。

    不远处的一个小洞里,火红色的小团子麻利的钻了出来。

    “吱吱吱!”在这边!

    凤幽月加快速度走到小火身旁,蹲下身,惊奇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只有一个小婴儿大小的洞口。

    “里面有宝贝?”

    “吱吱吱!”小火点点头,大尾巴晃了晃,刺溜一下钻进洞里。然后很快又钻了出来,两只小爪子抱着一只巨大无比的夜明珠。

    夜明珠有多大呢?

    可以参考一下凤府面前的石狮子,大约有狮子头啦么大。

    凤幽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颗巨大无比的夜明珠,这么大的家伙,在九幽大陆也是独一份吧?

    这颗夜明珠不仅大,最难得的是,它散发出来的光芒呈水蓝色,而非月白色。而且,在夜明珠内,隐隐好像有水光在流动。

    这种夜明珠若是拿出去,定会被万人疯抢吧?

    凤幽月心中暗暗估算了一番价格,啧啧称奇。

    “里面还有什么?”她麻利的将夜明珠收进空间,问。

    小火“吱吱吱”的叫了几声,小爪子来回比划着,圆溜溜的眼中充满了激动。

    即便凤幽月听不懂它的话,也能看出来,里面绝对有更好的东西。

    心尖微微有些痒,这么多好东西,若是不弄到手,岂不是白来一趟?

    凤幽月弯了弯眼睛,摸着下巴打量着只能容纳成年人一个脑袋的洞口。

    “该怎么进去呢?总不能把洞口拆了吧?”

    她沉思片刻,眼眸骤然一亮。

    “小火,这个给你。”她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另一枚戒指,让小火将血滴在上面。

    “你拿着,把里面的东西都放进去。如何?”

    小火也是眼睛一亮,‘吱吱吱’的点头答应下来。小爪子抱着储物戒指,又刺溜一下钻进了洞里。

    紧接着,凤幽月便听到了一阵稀里哗啦的声响。

    没一会儿,小火抱着储物戒指出来了。

    心念一动,储物戒指中的东西‘哗啦啦’的全都倒了出来。

    然后,凤幽月就被简单粗暴的埋在了下面。

    凤幽月:……

    宝贝太多,也是一种罪过……

    ------题外话------

    推荐好友唐久久新文

    郁湘思觉得,男人不近女色其实就是有心无力、能力不足。

    南珩用实际行动证明,面对郁湘思的时候,他不仅有心有力,而且能力很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