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相救赤血,共商大计(一更)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越沉封的笑声戛然而止,长鞭一甩,死死勒住他的脖子,双眉倒竖,“你笑什么!”

    血赤被勒的面色发红,痛苦的咳了两声,冷冷道,“我笑你卑鄙小人,被老子压了十几年,如今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和我打一场!越沉封,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胡说!胡说!你给我闭嘴!”越沉封好似被踩了尾巴一般,顿时暴跳如雷,他一手拉紧勒住血赤脖子的长鞭,一手扬起一个巨大的能量球,“血赤!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话落,手中的能量球极速向血赤砸去,恐怖的能量破空呼啸,震荡四周。

    赤血佣兵团四人目眦欲裂,疯狂大喊,想要冲到血赤身边为他挡住一切。

    身体已经虚脱的血赤视线淡淡的扫过四个兄弟,最后,面色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和死亡没有到来,血赤仍然能够感受到自己沉沉的呼吸。

    他心中疑惑,缓缓睁开眼睛。

    随即,眸子猛然睁大。

    他怔怔的看着手持烈火鞭的红衣少女,死寂的眼中渐渐浮现出光彩。

    “幽、幽月妹子?!”血赤不可思议的喊出声。

    凤幽月扭过头看向他,咧嘴一笑,“血赤大哥,今日我来的可算及时?”

    血赤还没有说话,一身泥泞的牧曰儒雅的脸上狰狞,眼圈泛红,疯狂大笑,“及时!太及时了!”

    越沉封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竟然会杀出个程咬金来,他阴狠的看着挡在面前的少女,嘶哑的问,“你是谁?竟敢挡我越沉封的路!”

    凤幽月一声冷笑,眼中一片冰冷,“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好知道老娘是杀你的人!”

    话落,烈火鞭在沼泽中带起一片泥泞,混着赤红色的火焰铺天盖地的向越沉封汹涌而去。

    越沉封心中一惊,手中长鞭迅速甩出,和凤幽月纠缠在一起。

    而另一边,易渊化为一道虚影,灵活诡异的穿梭在众人之中。时不时补上一脚,惹得封天的人极为心烦,手中的招式频频出错。

    血赤安然无恙,牧曰四人好似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杀戮起来。

    易渊在一旁辅助,再加上凤幽月的丹药,一时间,双方竟然打成了平手。

    但,也只是平手而已!

    对方人数众多,修为又都不错,易渊几人想要将他们绞杀,几率微乎其微。

    牧曰迅速分析出眼前的形势,心中大急,冲凤幽月喊,“幽月妹子!快带大哥走!这里有我们断后!”

    血赤一听,一口血差点呕出来,急吼吼的向他喊,“要走一起走!幽月妹子,今日之事本与你没有关系,你快走!不要恋战!”

    凤幽月抿着唇,没有说话。越沉封的修为不错,大玄师四阶。若是两日前,她想打败他会很吃力,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易渊那方寡不敌众,她决定速战速决。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少女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冷厉的光芒。

    正在和她对打的越沉封心中忽然咯噔一下,一股不安涌上心头。

    下一刻,面前的凤幽月忽然消失了,气息全无。

    越沉封猛然瞪大双眼,心中警铃大作,警惕的望着四周。

    没有!

    还是没有!

    少女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一丝气息都捕捉不到!

    越沉封心中越来越慌,攥着长鞭的手渐渐泛白。

    而就在这时,在他的身后,凭空出现了一把通体血红的冷剑。

    冷剑周身火浪翻滚,好似死神夺命的镰刀,悄无声息的靠近他的后脑。

    虚弱的躺在地上的血赤,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他暗暗心惊,脸色却纹丝不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不过,心思敏锐的越沉封,在这时忽然察觉到了不对。

    他心中一个激灵,迅速转过身去。

    赤红色长剑,和他的双眼,只有一拳的距离。

    他的瞳孔猛然缩紧,浑身玄力暴虐,就要往后退去。

    然后!

    他便惊恐的发现!

    自己动不了了!

    浑身上下,连眼睛都不能眨!

    越沉封满眼惊恐,他的精神力和元神,竟然被锁定了!

    他死死的瞪着那把长剑,惊骇蔓延四肢百骸,连血液和灵魂都开始抖了起来。

    怎么可能?

    这分明是来自玄王阶的神识锁定!

    那个少女,怎么可能是玄王阶的高手?!

    越沉封快要疯了。

    这时,隐匿在空气中的凤幽月,缓缓走了出来。她笔直的站在越沉封身前,一手持剑,一手负于身后,眉宇间冷厉淡漠,眼中带着蔑视一切的傲然。

    真的是她!

    真的是她!

    玄王阶的高手!

    越沉封一脸崩溃,不可置信的瞪着凤幽月,额头的青筋暴起。他很想问一句,你究竟是谁!

    然而,凤幽月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她缓缓将凤血剑逼近他的喉咙,忽然一顿,柳眉一挑,玩味的开口,“你知道为什么最后死的都是配角吗?”

    越沉封瞪着眼,说不出话。

    凤幽月也没指望他回答,她冷冷的勾唇一笑,眼中骤然染上一片嗜血,“因为,他们废话太多!”

    话落,凤血剑轻轻一个用力。

    噗哧一声,剑尖直直插入越沉封的喉管。

    鲜血四溅,越沉封瞪大了双眼,气绝身亡。

    凤幽月十分彪悍的将凤血剑在他的喉咙里搅了一圈,然后冷漠的抽了出来。

    “杀人就杀人,杀之前非要说那么多废话,你不死谁死?”

    一直在看热闹的血赤听了这话,狠狠的抽了下嘴角。这话是好话,可为啥听着就那么别扭呢?

    杀完越沉封,凤幽月麻利的冲进了人群中,帮易渊几人一起杀了起来。

    有了她的加入,胜利的天平终于出现了倾斜。最终,以易渊几人受伤惨败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封天佣兵团二十余人,全部被绞杀殆尽!

    危机终于解除,重伤的牧曰几人扔下手中的兵器,一屁股跌坐在沼泽之中。

    唯一完好无损的凤幽月认命的将几人拖到岸上,并十分粗暴的给他们喂下疗伤丹药。

    然后,她走到血赤身旁,细细的为他检查了一遍伤势。

    “血赤大哥,你中毒了?”她一号脉,便发现了不对劲。

    血赤苦笑一声,一脸颓然。

    “要不是大哥中了毒,那越沉封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那个长相漂亮的少年气呼呼的鼓了鼓腮帮子,一个用力,好似扯到了伤口,疼的直抽冷气,“封天佣兵团的人下流无耻,将大哥骗到这里来,又给他下了毒。若不是我们几人及时赶过来,大哥说不定就……”他抿了抿唇,漂亮的桃花眼泛起了雾气。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然后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血赤。

    “没他说的那么严重,我这不是没事吗。”血赤摇头失笑,无奈的看了一眼漂亮的少年,笑着对凤幽月道,“幽月妹子,我给你介绍一下。那小子叫若飞,排行老六,也是我们的老幺。”

    名叫若非的漂亮少年向凤幽月看过来,露出小虎牙冲她友好的笑了笑,漂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揉搓一番。

    “那个冰山脸是老三,血狂。”

    血狂冲凤幽月点了点头,虽然仍然冷冰冰的,但是眼中带了温度。

    “唯一的女子叫梅倾,排行老五。”

    血赤说完,梅青便勾唇露出一抹妩媚的微笑,笑得凤幽月半个身子都酥了。

    真是……人间尤物啊!

    凤幽月将几人认识完,疑惑的皱起了眉,上次在五年大比时,赤血佣兵团来的明明是六个人啊!怎么少了一个?

    “血赤大哥,还有一位呢?”

    她刚问出来,赤血五人的脸色便蒙上了一层阴影。

    血赤的眼中浮上浓浓的悲伤,声音中带着哽咽,“老四他……死了。”

    凤幽月身子一震,脑海中浮现出一张阳光沉稳的脸。那时是五年大比,她和几人匆匆一瞥,却对那个极为温暖的男人印象很深。

    只是一个月的时间,怎么就死了呢?

    凤幽月抿了抿唇,有些难过,“大哥,他……是怎么死的?”

    血赤深吸了一口气,拳头攥的泛白,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出来,“被封天佣兵团的人,五马、分尸!”

    凤幽月狠狠倒抽一口冷气,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她扭头一一扫过牧曰几人,见他们脸上全都浮现出悲怆之色,便知血赤所言不假。

    那样一个温暖阳光的男子,竟然死的如此凄惨。

    凤幽月不忍想像,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中一片漠然。

    “所以,封天佣兵团不仅杀了四团长,还对大哥你下毒?”

    血赤点了点头,一脸懊悔,“怪我疏忽了,差点把兄弟们都搭进来。妹子,这次我又欠你一个大人情!”

    “大哥说的哪里话?上次五年大比时,幸亏你帮我把朋友寻了回来。以我们之前的交情,谈什么人情不人情的。”

    她掏出几枚丹药让血赤服下,沉思片刻,道,“如今这些人死了,封天佣兵团那边想必一时半刻收不到消息。你们目前是安全的。”

    血赤将丹药服下,没过多久,一股暖流游走四肢百骸,那些皮外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他惊讶的瞪大了眸子,看向凤幽月,“妹子,你的丹药……”

    凤幽月谦虚的摸了摸鼻子,“妹子不才,是名三级炼药师。”

    这一下,不仅血赤惊了,牧曰几人也都吓了一跳。

    大家齐刷刷的看向凤幽月,一脸惊悚。

    独自躲在一旁疗伤的易渊见此,不屑的撇撇嘴,心道,这就吓着了?你们要是看到小火把丹药当糖球吃,吓死你们!

    可怜的易渊,被虐得太惨,如今,已经快要变态了。

    血赤很快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连连点头,一脸赞叹,“当初初见妹子,我就知道你绝非凡人。没想到,不仅修炼天赋惊人,竟然还是一名三级炼药师!好!好啊!”

    凤幽月笑了两声,谦虚的摆摆手,“所以大哥你们尽管放心,有我在,不用几日伤势就能痊愈。”

    她的话,血赤几人自然是信的。原本对凤幽月无感的若非三人,也因为今日的事对她亲近了几分。

    在凤幽月和易渊的安排下,几人寻了一处安全的山洞,安顿了下来。

    易渊受伤不重,只是些皮外伤,用了凤幽月的药膏后很快就能生龙活虎了。他自告奋勇的冲进林中,猎了几只雪鸡和一只大野猪回来。

    “姑娘,你不跟小火和小冥说一声?”易渊架着火堆,十分操心的问。

    正在给梅倾上药的凤幽月手一顿,摇了摇头,“不用,我已经通知它们了。”

    小冥是她的契约兽,心意相通,即便远在千里之外,也能通过心语传音。而小火虽然没和她契约,但是却总能时刻发现她的踪迹。

    这两个小家伙,一个是神兽,一个虽然不知道品种却也特别牛逼,根本不用她来担心。

    就上官家那一群垃圾,小冥一个雷就能把他们劈的连亲娘都认不出。

    “妹子,你怎么在血罚之森?是有事吗?”血赤关切的问,担心自己耽误了凤幽月。

    “没,”凤幽月摇摇头,“万澜国凤家和上官家联手,为了神迹来的。我担心上官家有诈,便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如今我安排了人在那边看着,不要紧。”

    血赤对万澜国四大世家的形势多少有些了解,心中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

    既然凤幽月说没关系,那肯定就是没问题。血赤放下心来,随即对另一个话题产生了兴趣。

    “你说的可是最近几日有可能出现的神迹?”

    凤幽月挑挑眉,对血赤知晓此事有些惊讶。不过转念一想,佣兵团耳目众多,想要打听出万澜国的事,并不难。

    “对,就是那个神迹。”凤幽月坦率的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大哥,左右你们也来了,要不同我一起去吧?”

    血赤一怔,对她的这个提议有些意外,却也有些感动。

    他想了想,有些犹豫的摸了摸下巴,“这是好事,去倒是可以。但是……我们几人的伤势……”

    “小伤而已,有我在还怕不能痊愈吗?”凤幽月自信一笑,拍了拍胸口,“包在我身上!”

    对于让赤血佣兵团插手神迹这件事,她有自己的思量。

    如今,上官家和吴家勾结,保不齐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赤血佣兵团虽然只有五人,但是个个实力强悍,身手狠辣,若是凤家能与他们联合,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危险。

    凤幽月对此事十分上心,而血赤几人,也觉得神迹可遇不可求,既然来了,若是不探一探究竟,岂不遗憾。

    就这样,两方一拍即合,迅速商定起计划来。

    “神迹现世后,需要将自身玄力灌注其中,待达到力量饱和后,入口才会自动开启。”凤幽月靠着墙壁坐下,手中的树枝在地面上画来画去,“而且,只有灌注了玄力之人,才有资格进入入口。所以不存在滥竽充数的人。不过据我所知,此次神迹只能维持二十四的时辰。时间一过,出口将自动闭合,所有人将自动退出。”

    血赤只听说了神迹问世之事,却不知其中有这么多讲究。他听得认真,凤幽月说的也更是细致。

    “这一次行动,上官家亲自上门寻求合作,爷爷便答应了下来。我担心其中有诈,便独自一人跟在上官家后面。没想到,他们和吴家暗渡陈仓,打算利用完凤家就扔。所以血赤大哥,待神迹出世之时,若吴家和上官家有心针对凤家,还请你多多帮忙。”凤幽月言语恳切。

    “妹子放心,我与你情同兄妹,又一心敬仰凤家主。上官家和吴家小人作为,让人不齿!这个忙,我帮定了!”血赤果断的答应下来,不管是看在凤苍还是看在凤幽月的面子上,他的心都偏向凤家。上官家和吴家的作为本就让他感到不齿,实在是唾弃。

    凤幽月勾了勾唇,浅浅一笑,心中轻松了不少。

    为了让赤血五人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实力,凤幽月一股脑的将上好的丹药全都塞进他们的嘴里。

    血赤等人从最初的震惊和难以置信,满满的变得平静,最后彻底麻木。

    不过,他们几人也是争气,只是一天的时间,伤势就恢复了七七八八。

    其实这几人伤的都不算重,血赤是被人下了毒,所以无法动弹。而其他四人则是受了些不轻不重的内伤,更多的是皮外伤比较严重。

    凤幽月也不藏私,之前云陌送与她的七级丹药云月膏还有许多,她极为肉疼的挖出一大块,让几人涂抹在伤口之上。

    ……

    一日很快就过去,血赤几人的内伤已经调理的七七八八。凤幽月见此,便带着他们与小冥和小火汇合。

    一下午的时间,上官家又走了不少路程。如今已经是人困马乏,面如土色。

    凤幽月远远的看了他们一眼,十三个人中,如今只有上官尊三位长老和几名玄师阶的弟子状态还不错。其他人都是一副要死了的模样。

    她在心中暗暗偷笑,这云陌,真是没少折腾他们。

    一想到云陌,凤幽月勾了勾唇,眼中染上浅浅的笑意。

    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

    云陌和凤幽月分开之后,按照她的意思,跟在了吴家队伍的后面。

    吴家也是倒霉,遇到了他这么个杀神。一路上,可谓是危险不断,人仰马翻。

    云陌对上官家出手还算客气,但是对和凤家有仇的吴家,下手就有些狠了。

    吴家十三人,还没找到神迹,已经折进去两员大将。一名大玄师四阶的长老身死,一名玄师六阶的吴家弟子丧生兽口。

    而这名弟子,凤幽月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这人便是吴淮,在她第一次和郁晨进入血罚之森时,一群人围殴帝王蛇,其中那个吴家的领头人,就是吴淮。

    吴淮是吴家家主吴准的二儿子,修为不错,是二代中的佼佼者。如今,他折在血罚之森中,对吴准和吴家,都是一个大损失。

    此时,吴家已经是人困马乏,所有人都一脸菜色。

    他们寻了处僻静的角落,确定周围没有危险后,才安顿了下来。

    “妈的!今天到底是撞了什么邪!”一个身着白色劲装的青年将手中的武器狠狠的摔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气急败坏的说。

    其他人没有出声,气氛有些沉闷。

    吴文此时早已经没有了和上官龙碰头时的神采,一脸菜色,身上血迹斑斑。他抬头看了那名青年一眼,眉眼一沉。

    “吴洋,你少说几句。”

    叫吴洋的青年抿了抿唇,将头扭到了一旁。

    这才进血罚之森几天,就已经死了两人。神迹不知何时才能出现,他们到底有没有命等到神迹问世?

    此时,吴家人心中都开始怀疑起来。

    “哥,我饿了。”就在众人安静之时,吴雪十分没眼色的捅了捅吴群。

    吴群皱了皱眉,忍着一身疲惫站了起来。

    “事已至此,抱怨再多也没用。还不如养足体力,明日继续。”他淡淡的说,“我去打猎,有谁前往?”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愿意动。最后,只有吴文心疼儿子,起身同他一起离开。

    一直在暗处观察的云陌见此,勾唇轻笑一声,右手食指轻轻的动了一下。

    身后的惊雷注意到他的这个动作,嘴角连抽了好几下。

    主子,你啥时候对自己的敌人也能如此热衷一下?

    ……

    许久过去了,吴文和吴群父子二人仍然没有回来。大家发现有些不对劲。

    一名长老皱了皱眉,刚要开口说话,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

    “快跑!快跑!兽群来了!”

    众人心中一震,这分明是吴群的声音!

    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远处,灰尘四起,轰隆隆的闷响透过地面,隐隐传来。

    然后,在大家的视线中,吴群和吴文一身狼狈的向这边玩命狂奔。

    而在他们的身后——

    成百上千只灵云豹,迈着粗壮有力的四肢,紧追不舍!

    众人缓缓瞪大了眼睛,倒抽了一口冷气!

    灵云豹,一阶灵兽!

    所有人都吓傻了,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快走啊!傻愣着等死啊!”不知是谁,忽然吼了一句。

    其他人身子齐齐一颤,扭头就跑,玩命狂奔。

    一场兽追人的游戏,再一次在血罚之森中上演。

    云陌勾着唇,看的兴致勃勃,眼中漾着浅浅笑意。

    惊雷跟在他身后,默默垂着眼,追不到媳妇儿的男人,真变态。

    ……

    对于吴家发生的事情,上官家并不知晓。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准备合作的对象已经死伤惨重,支离破碎。

    一夜过去,待第二天的第一缕阳光从东山露出时,凤幽月便睁开了眼睛。

    她坐起身,甩了甩脑袋,站起来走出山洞。

    宁静的湖边,波光粼粼。清晨中,血罚之森特有的清新空气充斥四周,带着浓郁的草木香气。

    凤幽月卷起袖子,蹲在湖边洗了把脸,又将头发松开,重新束了一遍。

    这时,沉稳的脚步声传来。她转过头,看见来人后,露出微笑。

    “大哥起的倒是早。”

    血赤咧嘴一笑,蹲下身豪迈的向脸上泼了一捧清水,抹了一把脸,“做我们这行的,起早贪黑是常有的事。那几个小子还在睡,我寻思着出来为他们猎点吃食。”

    “血赤大哥对他们是真心好。”凤幽月道。

    血赤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都是自家兄弟,他们几个是我从血泊里捡出来的,一个个都不容易。说来也是我没能力,不然老四他……唉!”

    提起那个阳光温柔的四团长,血赤的眼神暗了暗。

    凤幽月走过去,递给他一只红彤彤的果子,“死者已矣,大哥还要向前看。赤血佣兵团还有三百个弟兄在等着你。”

    血赤接过果子,闭了闭眼,再睁开眸时,眼中一片清明。

    “妹子说的对,我要让赤血变得更加强大!为老四报仇!”说着,他笑看了一眼凤幽月,打趣道,“妹子,你若不是凤家人,我定要把你收入团中,军师还是副团长,随你挑选!”

    他这话听着打趣,却也是实打实的真心话。凤幽月不管是身手还是脑子,都让他打心底里佩服。

    凤幽月哭笑不得,随即,眸光一顿,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大哥的主意不错!”

    血赤一愣,惊讶的瞪着眼睛,“妹子,你不是真要来赤血吧?不怕凤老爷子骂你?”

    “大哥想到哪儿去了?”凤幽月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笑了,“我有一个想法。大哥,不如我们合作如何?”

    “合作?怎么合作?”

    凤幽月凑近血赤,附在他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番话。

    血赤的眼睛缓缓睁大,眸中越来越亮,最后,激动的一拍大掌,“好主意!妹子,你这个办法好啊!若是能像你说的,赤血佣兵团的实力,将会登上一个高峰!”

    凤幽月勾唇笑笑,一脸淡然。

    “只不过……”血赤皱了皱眉,“妹子,你想组建一只战队,这我没有意见。但是你哪来的人?”

    “这个好办。凤家选一部分,再在外面选一部分。我想要的,是一只强悍的铁血精英。人数在精不在多,初步定在一百人就好。”

    血赤也觉得凤幽月说的有道理,“的确,在精不在多。妹子你放心,等你的队伍成型后,我赤血佣兵团的大门,随时向你们敞开!”

    “好!大哥放心,我定会用帮你将赤血打造成一把铁血尖刀!”

    清澈而宁静的湖边,彪形大汉和红衣少女相视一笑,未来横扫九幽大陆的两大佣兵团,在这一刻,正式起航!

    ……

    待血赤和凤幽月从外面回来时,其他人都已经醒了。

    血赤将猎来的野物去皮拆骨,架上火堆,美滋滋的烤了起来。

    易渊刚从山洞里走出来,便闻了到浓浓的肉香味。

    “哇哦!一大早就有好吃的!好香的味道!”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血赤身边,流着口水盯着火架上的野味。

    一旁的凤幽月揉了揉眼睛,只觉得自己这个手下太丢人了!

    “那当然!我家老大烤野味的手艺可是一绝!”刚洗脸回来的若飞听了易渊的话,十分嘚瑟的挑了挑眉,不着边际的吹嘘起来,把易渊狐的晕头转向。

    血赤无语的摇头,也不搭理他。

    若飞吹得口干舌燥,身后忽然出现一只大手,猛力在他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我靠!谁?!”若非漂亮的五官挤成一团,炸了毛似的瞪着眼扭过头,然后在看到身后的血狂时,蔫了下来。

    “血狂,人吓人吓死人啊!”

    血狂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十分无情的吐出两个字,“聒噪。”

    一旁的梅倾笑得花枝乱颤,妩媚的双眸微挑,流出诱人的风情。她眸光微转,在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凤幽月身上。

    “你们几个臭男人,大早上就闹哄哄的。还是幽月妹子好,那小脸真是我见犹怜……”说着,梅倾扭着水蛇腰走到凤幽月身旁,伸出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口吐兰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