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上官动静,故人有难(二更)
    凤幽月十分同情的看了一眼易渊,任凭他游魂似的离开了此处。

    然后,她扭过头,无语的看着云陌,嘴角连抽几下,不知该说什么。

    最后,她憋了半天,开口道,“你这样……不太好。怎么也是一个国家,能不能给点面子?”

    她和易渊的想法一样,三等国也是国啊,别把虾米不当海鲜!

    云陌被她这副一脸崩溃的模样逗笑了,薄唇扬起一个弧度,笑声好似春风拂过水波,带起阵阵缱绻。

    “傻幽儿……”他淡淡的叹了口气,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顶,“你若不喜欢,我便不做。我只希望你能够开心。”

    凤幽月抬起眼,定定的望着面色柔和的男人,嘴角缓缓咧开一个明艳的微笑。

    “你的心意,我很开心。”忽然间,心里的那些迟疑便消失了。

    若是这个男人,她应该可以接受的,是吧?

    “我爷爷没有雄心壮志,只希望家人安康。我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皇帝,一个能够保凤家安定的皇族。这件事,我自己做。凤家,我来守护。”凤幽月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云陌眉眼弯弯,眼中含笑,也许凤幽月并不知道,她如今的模样有多迷人。

    “好,一切全听幽儿安排。”

    ……

    两人说了许久的话,直到火堆渐渐熄灭,易渊忽然带着小冥跑了过来。

    “姑娘!上官家有动静了!”

    “老大老大!上官龙刚刚发了一个信号弹!”

    凤幽月面色一沉,看向小冥,“什么时候?在哪里?”

    “就是刚刚,在上官家落脚点的不远处。”小冥说着,眼睛迅速在凤幽月和云陌之间扫过。刚刚这两人一定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然辣么大的一颗信号弹崩上天,老大怎么可能没发现!

    可疑!太可疑了!

    不得不说,小冥在无形之中真相了。

    凤幽月挥出一道玄力将火堆中的火星熄灭,沉声道,“带我过去。”

    ……

    片刻后,小冥带着凤幽月几人来到了一处僻静的湖边。此时,上官龙正和一个灰衣男人并肩站在湖边。

    凤幽月眯了眯眼,看向那灰衣人。

    “是上官尊。上官家的大长老,上官尊。”

    上官尊,上官家除了家主上官霍外,权利最大的长老。也是上官家实力最高的一位,如今已是大玄师七阶巅峰,离玄王阶只差一步之遥。

    他和上官霍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关系也不错,一直兄友弟恭。至少,在外人眼中,是这样。

    此次,上官霍让上官尊亲自带队,也能看出他对这个哥哥的重视。

    凤幽月看着上官尊,心思动了起来。

    上官龙和吴家暗中勾结,如今,上官尊又出现了。那就说明,这件事上官尊也是知道的,并且默许了。那么家主上官霍呢?他知不知道?

    凤幽月觉得,十有**,这件事上官霍也是知情的。

    “有人来了!”这时,小冥低低的喊了一声。

    凤幽月从思绪中抬起头,远处,有两道身影向这边快速走来。

    很快的,她便看清了那两人的模样。吴准的大儿子吴文,以及吴家三长老,吴毅。

    这时,上官龙和上官尊听到脚步声,转身向那边迎了过去。

    “三长老,吴兄!”上官龙抱了抱拳,面带微笑,一派翩翩君子的模样。

    上官尊为人冷漠,只是抱了一拳,美元后说话。

    吴文和吴毅也不介意,上官家的实力比吴家高出一阶,当初将吴倩嫁给上官龙,就是为了抱上上官家这条大腿,如今又怎会在意上官尊的小小冷漠。

    “大长老,龙兄。”吴文笑了笑,回礼。

    三长老吴毅也抱拳浅笑,“素闻大长老实力非凡,如今终于有幸一见,实在是高人风采。”

    这一个小小的马屁,不轻不重的拍在了上官尊的心坎里,使得他的气息也柔和了不少。

    “既然来了,那就速速商量对策,以免夜长梦多。”他淡淡的说。

    其他几人纷纷点头称是,围在一起低声商量起来。

    夜深人静,凤幽月躲在一旁,竖起耳朵,将几人的交谈听的一清二楚。

    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冷,原来上官家和吴家打的是这样的心思。

    按照原本约定,上官家和凤家若有一方发现神迹,就要发射信号弹通知对方。

    而上官家和吴家的打算是,他们两家共同寻找神迹,这样几率大大增加。若是他们发现了神迹,那么就合力打开入口。当然,有可能会出现实力不够无法打开出口的情况,到时再给凤家发射信号弹,寻求他们的帮助。

    至于吴家,上官家会说是在血罚之森机缘巧合之下遇到的。反正神迹一事万澜国各大世家都是知晓的,在林中偶遇也不算稀奇事。

    对于他们来说,凤家只是一个挨累不讨好的角色,算是一个实力替补。

    凤幽月连连冷笑,心道上官家和吴家这个主意打的真是好。

    看着几人离去的身影,她冷哼一声,想要得偿所愿,还得问问她凤幽月同不同意!

    ……

    一夜无话,第二日,在凤幽月的叮嘱中,云陌带着惊雷,和他们分道而行。

    而凤幽月,则继续跟在上官家的身后。

    今日,已经是进入血罚之森的第六日。神迹随时都有可能会出现,上官家为了赶路,早早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一队十三人,风尘仆仆的加速前进。

    凤幽月在他们身后吃好喝好,时不时还会让小火给这几人制造些困难,阻碍他们的行进速度。一路下来,也是十分坎坷。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大半日已经过去。

    上官家的人累得面如土色,终于挺不住,停在原地准备休息。

    凤幽月见此,让小火和小冥在原地监视。她则带着易渊,准备寻找些果子充饥。

    两人没有走太远,只在附近四处晃悠。一番折腾下来,倒是遇到了不少好吃的果子。

    凤幽月一点也没客气,摘下来一大堆,一股脑全都放进了储物戒指中。

    “姑娘,够了!再吃就要拉肚子了!”易渊无语的阻止了她,东西再好也不能多吃啊!到底是野果,容易倒牙反胃的!

    凤幽月看看戒指中果子堆成的小山,也觉得有些多了,便不再继续。

    “回去吧。”

    话音刚落,隐隐有吵闹声从不远处传来。

    凤幽月脚步一顿,想来应该是有人打起来了。不过血罚之森当中,打架斗殴也是家常便饭,她并不准备多管闲事。

    哪知,就在这时,一声如野兽般的低吼传进耳中。

    “二弟!”

    凤幽月身子猛然一僵,眸光一缩,唰的扭头看向远方。

    易渊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姑娘,怎么了?”

    “有打斗声。”凤幽月说。

    易渊怔了怔,“啊,怎么了?”

    凤幽月抿了抿唇,沉默片刻,扭头抬腿将往那边跑。

    易渊一愣,随即,连忙跟上。

    ……

    这是一片泥泞的沼泽,四周阴森森的包围着参天大树,将阳光全部遮挡。

    在血罚之森中,有许多这样阴森恐怖的地方。那沼泽中,时不时钻出来一条食人鳄,张开血盆大口的冲向陷入其中的人。

    沼泽中,站着五个人。

    他们穿着款式相同的劲装,四男一女,浑身无一不透露着煞气。

    最引人瞩目的,是被其他四人围在中心的那个男人,身材高大魁梧,凶神恶煞的脸上,有一道疤横跨整张脸,触目惊心。

    此时,这个男人的身上多处伤痕,血迹斑斑,脸色惨败一片。他虚弱的靠在一名儒雅男子身上,虽然虚弱,但背脊却仍然挺得笔直。

    “越沉封,我的命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放了他们四个!”男人咬着牙,狠狠的说。

    扶着他的儒雅男子脸色一变,惯于微笑的唇角死死抿着,“大哥,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你这是作何!”

    “二哥说的对!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赤血佣兵团,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挡在男人左边的一名少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杀气腾腾的说。

    “就是!老大,我们可不是孬种!”围在男人左边的美艳少妇冲他抛了个媚眼,即便脸色苍白,却仍然遮盖不住骨子里的妩媚。

    在少妇身后,一名面容冷峻的男人点了点头,无声的表示支持。

    “你们几个……”受伤的男人虎目泛红,视线一一在几人身上扫过,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哎!你们怎么这么傻啊!”

    儒雅男子轻笑一声,“当初救我们时,你不也这样傻。”

    受伤的男人好像想到了那些往事,面色一怔,随即,释然一笑。

    “好!,既然如此,那就要死一起死!”他仰天大笑,声音带着无比豪迈的情怀。他伸出手,一把推开扶着他的的儒雅男子,缓缓提起手中的双刺。

    “越沉封,今日我中你奸计,受困于此!我不怨别人,只怪自己技不如人!来吧!让我看看封天佣兵团的二当家,究竟有何本事!”

    站在沼泽边上的小眼男子看着他,冷笑一声。

    “血赤,如今我封天佣兵团二十人围剿你们五人,你勿要口出狂言!”他顿了顿,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大家听着!除了血赤之外,其余四人,男人活捉为奴!女人就给我拉去团里,让兄弟们乐呵乐呵!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看,堂堂赤血佣兵团,究竟是‘何等风采’!哈哈哈哈!”

    越沉封说完,其他人也跟着疯狂大笑起来。那些男人的眼中,渐渐冒出邪光,**裸的打量着五人中唯一的女子。

    “越沉封!你还是不是男人!”血赤勃然大怒,手中的双刺攥的咯咯作响,“有本事你来和我打一场,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越沉封放浪一笑,不怀好意的看向那名美艳少女,“我的本事大着呢,特别是在床上!我是不是男人,等梅姑娘尝过就知道了!”

    血赤都要气疯了,一股热气从丹田直冲头顶,大吼一声,冲了出去。

    其他四人见此,也不再多言,杀气疯狂涌动,誓要将敌人碎尸万段!

    越沉封冷笑一声,“给我上!活捉血赤者,赏十万玄晶币!”

    所有人都躁动了,纷纷摩拳擦掌,一窝蜂的向血赤冲去。

    血赤五人本就陷于沼泽之中,而越沉封二十人将沼泽团团围住。就好似瓮中捉鳖,将五人戏弄的伤痕累累。

    很快的,受伤最重的血赤被越沉封一掌打在胸口,沉沉的落入沼泽之中。

    “大哥!”

    “老大!”

    其他四人急红了眼,却被封天的人围困,无法脱身。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越沉封提着长鞭,一步一步向血赤走进,然后,一鞭一鞭抽在他的身上,简直耻辱!

    血赤咬着牙,一声不吭,眼睛看向其他四人,用眼神无声的告诉他们,快走!

    “血赤,没想到吧?堂堂赤血佣兵团团长,如今竟然败在了我越沉封的鞭下!”越沉封冷声大笑,五官狰狞,好似被压抑许久之后的爆发。

    血赤冷冷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为勤奋的公子鼓掌!

    推荐新文:《首席独宠:军少的神秘权妻》作者/南燚

    异能帝国,演绎别样铁血柔情。

    一段看似可笑的婚约,充满了巧合。一段本应该不存在的感情,却成了命中注定。

    魂穿孤女,打极品灭敌人,在军中步步前行,却意外惹到了杀神……

    这是一部女杀神重回巅峰史,也是男杀神的另类护妻史。

    异能、军婚、学院、想看不一样的故事的妹子就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