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三观碎成渣渣(一更)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在易渊近乎崩溃的叫声中,凤幽月的修为渐渐稳了下来,在玄力涨到大玄师六阶后,一个极速回降,被她压回了大玄师五阶,巅峰。

    身子缓缓从半空落回地面,周身的红光渐渐消散,少女缓缓睁开了眸子。

    刚睁眼,凤幽月便看到了易渊那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她嘴角微勾,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此时,她的身体格外舒服,轻盈的几乎可以飞起来。

    “姑、姑娘……”易渊期期艾艾的呼唤声弱弱的传来,听起来特别可怜。

    凤幽月眉心微挑,“嗯?”

    易渊五官拧成了一团,眼中透露着幽怨,“姑娘,你也太打击人了!”

    凤幽月被他逗乐了,细细打量了他一番,眼睛一亮,“你不也是大玄师三阶了么?”

    “那能一样吗!”易渊崩溃的说,修为越高,进阶就会越费劲。有的人从大玄师一阶到大玄师三阶只用十年时间。但从大玄师三阶到大玄师五阶有可能会用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到了大玄师阶后,越往上增长,需要的灵气以及修为,几乎是成次方的翻倍,吓人的很。

    易渊到现在也没看明白,自己到底跟了怎样一个变态。

    凤幽月满意的握了握拳,体内的力量让她心情极为愉悦。

    她也没想到,一次机缘巧合,竟然一举突破大玄师五阶。看来,等从血罚之森回去,就可以救醒老祖了!

    一想到凤家将再多一个玄王阶的高手,凤幽月的心就更安定几分。

    “过去几日了?”她忽然脸色一僵,连忙问。

    易渊茫然的摇了摇头,“具体时间不清楚,不过应该没过几日。姑娘你修炼的时间并不长。”

    呼!那就好!

    凤幽月松了一口气,看向那一池钟灵琼浆,心思一动。

    在易渊的注视下,她蹲下身,捞了一捧琼浆一饮而尽。

    然后,静默片刻,又拿过大碗,十分豪迈的又喝了一碗。

    易渊目瞪口呆的看着凤幽月,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姑、姑娘,你渴了?”

    噗——!凤幽月没忍住,呛得连连咳嗽。

    她擦了擦嘴角,没好气的瞪了易渊一眼,无语的揉了揉额头。

    她坐在池边,在易渊怪异的注视下,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果然,和她想的差不多。

    每个人需要的钟灵琼浆分量不同。比如易渊,需要一捧身体就有了变化。而她却需要喝上一大碗。

    而且,在身体出现变化之后,体内对钟灵琼浆的需求也达到了饱和。之后即便再喝,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凤幽月搞明白了这一点,站起身,伸了伸筋骨。

    “准备找出口出去吧。”她说。

    易渊点点头,并没询问她刚才的举动,“刚才我在这里走了一圈,唯一的洞口在那边。上面有禁制。”

    “好,休息一下,我们就走。”凤幽月说着,袖袍一挥,一池钟灵琼浆消失不见,只剩下光秃秃的玉池。

    易渊:“!”

    他几个箭步冲到玉池边,扒着玉池的边沿向里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然后瞪大眼睛问,“钟灵琼浆呢?”

    凤幽月挑挑眉,淡定回答,“我收走了。这么好的东西,放在这里岂不浪费?”

    易渊又开始崩溃,“……怎、怎么收走的?那么大的一池!”

    凤幽月神秘的勾唇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易渊:……自从跟了姑娘,他受到的惊吓比这小半辈子还要多!

    不过,他又对凤幽月更多了几分崇拜。

    姑娘真是厉害!姑娘什么都会!

    易渊眼中闪着小星星,看着凤幽月的眼神,活脱脱的一个死忠迷弟。

    ……

    两人歇了一会儿,走到了石洞唯一的出口前。

    巨大的石门上,雕刻着复杂的纹路。凤幽月盯着这些花纹,眉心渐渐皱起。

    “姑娘,怎么了?”易渊问。

    凤幽月缓缓摸了摸下巴,“这种禁制我没见过。”

    “啊?”易渊傻眼了。

    “嗯,没见过。”凤幽月十分冷酷的给了他致命的一击,“上次的禁制是误打误撞,我对这些并没有太多了解。”

    易渊一脸崩溃,“那、那怎么办?”

    凤幽月勾唇一笑,动了动脖子,捏了捏手指,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没关系!我研究研究!”

    易渊一脸生无可恋的退到一旁,他算是看明白了,跟着凤幽月,不仅要时时刻刻被她打击,还是时刻准备好面对各种惊吓以及刺激的状况。

    凤幽月对着石门,双手环臂,定定的看着,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徐墨凉教过她的知识。

    禁制嘛,和修炼一样,都是万变不离其中的。她能解开一个,就一定能解开第二个。

    凤幽月看了半天,终于动了。

    她双手置于胸前,打了一个手诀,一道红光打在了石门上。

    石门的纹路中,猛然有一道亮起,凹槽处出现了红色状似液体的东西。

    易渊眼睛一亮,成功了!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石门,等待着凤幽月接下来的动作。

    然而凤幽月却停住了,她皱着眉,盯着石门沉思许久,双手忽然动了。

    她连续掐了三个手诀,迅速打出三道玄力。

    嗖——!

    玄力打在石门之上,凹槽处,红色液体开始向其他纹路蔓延。

    有门!

    易渊脸色一喜,心中激动无比。

    接下来,凤幽月一会动一会听,嘟嘟囔囔个不停,接连几十道玄力打出,她的神色越发凝重。

    到了这个时候,只要走错一步,禁制就会被毁掉。他们就再也出不去了!

    她不能出错!

    额头不知何时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少女脸色微沉。

    易渊站在一旁,怀中紧紧抱着小火,视线随着凤幽月的动作而移动,一脸紧张。

    ……

    石门上的纹路,渐渐连接起来。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动,顺着纹路走到了最后一步。

    只差最后一步了,禁制就能解开了!

    凤幽月深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她闭了闭眼,心中定了定神,再次睁开眼睛,双目清明。

    纤细的双手缓缓动作,一连串的手诀掐出,几乎连成了一道虚影。

    忽然,她的动作一顿,接连打出数十道玄力!

    玄力散发着耀眼的红光,打在石门之上。紧接着,石门的纹路中,瞬间爆发出刺眼的夺目光华!

    凤幽月和易渊连忙眯起眼睛,透过手指看向石门。

    红色的液体,再一次流动起来。那夺目的光华下,它终于流过了最后的纹路,将整个石门的凹槽全部连接起来!

    凤幽月眼睛猛然睁大,用力挥了挥拳头,惊喜大笑,“成功了!”

    易渊一懵,刚反应过来,就被凤幽月一把抓住肩膀,疯狂摇晃。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易渊:“……”

    他艰难的晃了晃脑袋,稳住身形,傻呵呵的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很快的,石门发出了久违的轰鸣声。地面开始震颤。

    在两人的殷切目光中,沉重的石门缓缓上移,露出了另一侧的天地——

    山明水秀,阳光灿烂。

    凤幽月迈开脚步,衣摆一掀,大步走了出去。

    她抬起头,用手遮住眼睛,往向蔚蓝的天空。

    易渊跟在她身后,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不知今夕是何年。

    “终于出来了!”凤幽月长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激荡。

    易渊发懵的点了点头,微微眯着眼,看向远方。

    ……

    从虚无隧道出来之后,凤幽月并没有立刻离去。因为……她太饿了!

    这几日被关在虚无隧道中,吃的是空间里的果子和干粮,喝的是空间里的水。她感觉自己已经好几年没有吃上一口热乎饭了!

    今日,她必须要为自己的肚子争得话语权!

    叮嘱易渊在原地点火烧柴后,凤幽月无比迅速的前往森林,打了三只雪鸡和三条肥美的鲜鱼。

    等她回来时,易渊已经生好了火。

    她麻利的将雪鸡和咸鱼开膛破肚,然后串上树枝,架在了火上。

    没过多久,令人食指大动的肉香弥漫开来。易渊盯着那热气腾腾的烤鸡,忽然,一拍大腿,仰天狂笑起来。

    “哎哟卧槽!老子出来了!哈哈!我从结界里出!来!啦!”

    凤幽月:“……”

    反射弧这么长,你别是个傻子吧!

    ……

    劫后余生的两个人,狼吞虎咽的将三只烤鸡和三条烤鱼全部吃光。待二人吃完后,这一片好似狂风过境一般,不忍直视。

    “姑娘,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啊?”易渊懒洋洋的靠在石头上,十分不客气的打了个饱嗝。

    凤幽月将垃圾堆在一起,一把火烧光后,及其彪悍的躺倒在了草地上。

    “去和我的人汇合。”

    易渊无声的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姑娘的朋友和家人,会不会也像她一样变态?

    ……

    易渊的这个想法,在他看到云陌和小冥的那一刻,彻底掐死在萌芽之中。

    姑娘的家人,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他颤颤巍巍的指着小冥,一脸惊恐的道,“这、这这这这是……神、神兽?!”

    小冥傲娇的哼了一声,鄙视的瞥了一眼随自家老大一同回来的小弱鸡,奶声奶气却又十分霸气的说,“还算你有眼力!”

    从凤幽月出现就一直黏在她身边的云陌挑了挑眉,看向易渊的目光中划过一丝讶然。

    “你见过玄冥狼?”凤幽月忍不住,问。

    易渊摇了摇头。

    “那你是如何认出小冥的?”

    “曾经在书上看到过。”易渊挠了挠脑袋,仔细想了一下,“这些年我一直为母亲的身体奔波,为了寻找能够救她的天材地宝,我看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书。我记得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神兽玄冥狼幼崽时期的模样,所以才认了出来。”

    凤幽月对易渊又惊叹了几分,这小子,看起来不起眼,却没想到是个见多识广的。

    她心思一动,一把将抱着晶石乱啃的小火,一脸期待的望着易渊,“那你知道小火是什么品种吗?”

    易渊盯着小火,皱了皱眉,晃了晃脑袋,“没见过。”

    凤幽月遗憾的抿了抿唇,将小火抱在怀里,用力的揉了揉。

    一直没有说话的云陌,自从凤幽月出现后,眼睛就一直盯在她的身上。此时,见心上人的心情不好,云陌伸手在她的头顶轻轻揉了几下。

    “幽儿,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

    凤幽月眨了眨眼,抬头看着他,心中划过一丝疑惑。

    她正准备开口询问,却被云陌迅速转移了话题。

    “幽儿,不介绍一下?”他看了易渊一眼,语气微凉。

    易渊被他这么一看,后背瞬间浮上一层凉意,身体一个激灵,颤了几下。

    他惊骇的看着白衣如雪的男人,血液中忽然涌出强烈的臣服**。

    “姑、姑娘……”易渊双腿打颤,哆哆嗦嗦的求助凤幽月。

    凤幽月眉头一皱,伸手拍了云陌一下,“你别吓他。这是易渊,我在虚无隧道中收的手下。易渊,这是云陌,是我的、额……朋友。”

    云陌挑挑眉,对这个称呼不置可否。

    易渊弱弱的看向云陌,哆哆嗦嗦的行了个礼,“云、云陌……大人!”

    云陌凉凉的看着他,双眸微眯,嘴角勾起一个慵懒的弧度,慢条斯理的开口,“太弱。”

    易渊身体一僵,冷汗涔涔。

    “幽儿,你若想要人手,找我要就好。何必收这么个人?”云陌话里话外的全是嫌弃。

    凤幽月翻了个白眼,无语的摸了摸鼻子,没有回话。

    易渊忽然直起身来,脸色憋的通红,扯开嗓子大吼一声,“我、我不会拖姑娘后腿的!我一定好好修炼,努力成为姑娘的左膀右臂!”他的眼中带着特有的执拗,一字一字,好似说在自己的心头。

    凤幽月勾了勾唇,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云陌挑眉笑看了她一眼,继而转头看向易渊,语气微凉,“记住你今日说的话。若有一日你背叛幽儿,本尊定让你生不如死。”

    易渊身体一震,然后,又梗着脖子大声喊道,“我易渊生是姑娘的人!死是姑娘的鬼!就算埋到坟堆里,也是姑娘的尸首!”

    凤幽月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云陌的脸,却黑了个彻底。

    幽儿的人,幽儿的鬼,都只有他能当!这只小弱鸡是神马东西!

    云陌狠狠的磨了磨牙,在少女的笑声中,幽怨的看了她一眼。

    凤幽月被看的一个激灵,虎躯一震,尴尬的咳了一声,机智的转移了话题,“上官家有什么动静吗?”

    云陌墨眸微凉,轻笑出声,“呵……他们倒是想有。”

    凤幽月一头雾水,不明白云陌话中的意思。她疑惑的看向小冥,等待它的回答。

    小冥压力山大,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待了一遍。

    凤幽月听得嘴角连连抽搐,最后整张脸笑得都要抽筋了。

    真是没想到,云陌竟然也会这样使坏。又是雷月玄狼又是玄冰裂甲熊,上官家这两日估计都要哭了吧。

    凤幽月幸灾乐祸的咧了咧嘴,叹了口气,“原来我只消失了两日而已,在结界中感觉好像过了两年似的。”

    易渊无比赞同的点点头,回想在结界中的日子,十分心酸。

    小冥鼓了鼓腮帮子,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偷偷打量了云陌一眼,心道,老大你只消失了两日,上官家就被折腾成这样了。你要是消失两年,上官家焉有命在?

    ……

    凤幽月回来了,她让小火给凤清岩送了一封报平安的信,然后便继续跟在上官家的身后。

    今日已经是进入血罚之森的第五日,按理说,上官家应该已经快要接近神迹出现的区域才对。但是由于云陌的捣乱,使得他们大大偏离了目的地。如今正在加快速度赶回正轨。

    上官家的人行进了整整一日没有停歇,直到晚上夜幕降临,才筋疲力尽的停了下来。

    凤幽月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寻了一处隐秘的落脚点,嘱咐小火和小冥轮流对上官家进行监视。

    夜深人静,冷月高悬。

    火堆上的火焰烧的正旺,皎白的月光洒下来,为血罚之森平添了一份神秘之色。

    火架上,几只金黄色脆皮烤鸡正在滋滋的冒着油,香气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火堆旁,凤幽月和云陌并肩而坐,对面,易渊抱着一只烤鸡啃得喷香。

    “幸亏之前我跟徐老祖学了些禁制,否则现在还被关在虚无隧道之中。”凤幽月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给云陌听,最后深深的感叹了一句,知识就是力量。

    云陌被她逗笑了,嘴角勾起的弧度压都压不下去,好看的墨眸中泛起点点星光。他随手拿过一只烤鸡,慢条斯理的撕下一块,放在嘴里缓缓咀嚼。明明应该是很粗鲁的动作,却被他做的极为优美。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再对比一下自己狼吞虎咽的吃相,十分不要脸的撇了撇嘴,暗道一声‘骚包’。

    “这和之前学过的禁制并没有太大关系。”云陌忽然说。

    正在走神的凤幽月愣了一下,“嗯?你说什么?”

    云陌将口中的肉咽下去,缓缓开口,“你之所以能够解开最后的禁制,是因为你的天赋,而非徐墨凉之前的启蒙。”

    凤幽月若有所思的眨眨眼,“你是说我有学习禁制的天赋?”

    云陌点点头,随手将烤鸡放下,给双手做了个净化术,“擅长禁止的大有人在,但一百个人中,只有一个能像你这样举一反三。幽儿,其他人学习禁制,可绝非像你如此轻松。”

    凤幽月缓缓摸了摸下巴,之前她跟徐墨凉学习时,后者就经常夸她有天赋。只是没想到,她的天赋竟然这么高。

    看来,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在禁制之术上好好钻研一番。技多不压身嘛!

    少女勾了勾唇,啊呜一口咬上鸡大腿,满足的眯起眼睛,“不管怎么样,这次算是平安出来了。多亏了本姑娘的聪明才智,不然现在还被关在虚无隧道里,哪有香喷喷的烤鸡可以吃。”说着,她又咬了一口,吃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云陌看着少女一脸娇憨满足的模样,墨眸中漾起温柔的缱绻之色。他伸出手指,细心的为她擦去嘴角的油汁,声音低沉而悦耳,“即便你无法解开禁制,我也会护你周全。”

    凤幽月的动作一顿,有些呆愣的看向云陌。男人的五官柔和,微勾的唇角带着浅浅的宠溺和温柔,那双好看的墨眸中,只有她一个人的倒影,如此专注,也如此霸道。

    护她周全?凤幽月觉得有些好笑,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想要护她周全。

    做惯了保护他人的大树,如今突然成为了被人保护的对象,这感觉……似乎还不错?

    少女的唇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弯弯的眼中染上了一层愉悦的笑意,心中那又酸又甜的感觉,让她有些陌生,却并不排斥。

    不过很快的,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凌厉的看向云陌,:“这两日,你知道我在哪儿?”

    云陌的手一顿,微微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在哪儿,也知道怎么让我出来?”

    云陌以拳抵唇,忍笑又点了下头。

    这一下,小猫炸了,小爪子亮了出来,气急败坏的在他面前颇有气势的比划两下,腮帮子一鼓一鼓,一副‘我超凶’的模样。

    “云陌!”少女怒极,娇喝一声,语气中带着愤怒,以及她自己也没察觉的娇憨。

    “幽儿,”云陌见她动气了,不再逗她,伸出手将她的两个爪子牢牢抓在掌心里,“幽儿,这是你的机缘。”

    凤幽月一怔,细细品味一番云陌的话,眉心微微皱起,“你早就知道我有此行?”

    云陌没有隐瞒她,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凤幽月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将两只爪子从他的掌心抽了出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手中的柔荑离开了,云陌遗憾的摩挲了一下手指,似乎在回味少女玉手那柔嫩的触感和温度。

    “幽儿有什么想问的?”他眸中带笑。

    凤幽月抿了抿唇,用奇异的目光看着他,“你能预测未来?”

    云陌一怔,失笑摇头,没说能,也没说不能。

    凤幽月见他不说,也没有一个劲的追文。她虽然不知云陌的实力究竟到了哪一步,但像他这种有可能触碰得到天道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古怪的本事。不过,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他不说,她也不好多问。

    不过,有一件事,凤幽月倒真有些好奇。

    “你之前在宫宴上说南宫晨亡国克妻,可是真的?”之前她是不相信的,只以为云陌在胡诌。可今日他能预知她的机缘,那说南宫晨的那番话,是不是也是真的?

    她好奇的看着云陌,等待着他的答案。

    云陌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俊眉微微一挑,眼底浮上了一层冰霜。

    他勾起唇,冷声一笑,语气凉薄而残忍,“他那样对你,即便是假的,我也会让他变假为真。”

    亡国克妻是否是真,根本不重要。他南宫晨在过去十几年中对他的幽儿视如草芥,如今就要做好被他报复的准备。

    云陌周身散发着阵阵寒气,恐怖的威压无形之中向外散开。

    不远处正在吃鸡的易渊愕然的瞪大眼睛,脸色一白,手中的烤鸡掉落在地。

    这、这这究竟是什么力量!

    太恐怖了!

    凤幽月被云陌的话说的愣怔了片刻,心底有酸酸甜甜的泡泡不断涌出来。她勾了勾唇角,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捅了他一下。

    “别生气,我没事。”少女的声音娇柔,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愤怒的云陌就这样,瞬间就被安抚了。心中的怒气在她的一句话中,一扫而空。

    冰冷的五官渐渐变得柔和,他揉揉眉心,心疼的看了凤幽月一眼,“幽儿,你的脾气就是太好了。”

    一旁的易渊听了这话,嘴角一抽,暗暗翻了个白眼。

    凤幽月也是眼皮跳了一下,她上辈子加上这辈子,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脾气好。

    真是……哔了狗了。

    “咳,你别小看我,南宫晨我迟早会收拾。不过不是现在。”为了证明‘我超凶’,凤幽月挺了挺胸膛,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云陌被她逗笑了,眼中的愉悦几乎要溢了出来,连连点头,“好,我知道。”

    “喂,我说的是真的!”凤幽月见他不信,鼓了鼓脸,“如今凤家位于四大世家之首,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吴家孙家和上官家都在虎视眈眈,护国公府也时不时的插上一脚。此时,南宫烈掌控朝堂,对凤家来说是一股助力。我敢说,若不是一时间没拿住南宫晨的把柄,南宫烈才是最想杀他的那个人。”

    云陌微微颔首,赞同却不认同,对于这种小国家的勾心斗角,他感到十分不耐。

    “幽儿,你若是喜欢,我就把那南宫家族的人都杀了,让你爷爷做皇上,如何?”

    噗——!正在喝水的易渊一口气把水全喷了出来,呛得脸色通红。

    他满脸惊恐的看着云陌,心中崩溃的觉得这顿饭吃的太他妈吓人了!

    这位到底是谁啊!一国之主有那么好杀的吗!他竟然还要杀掉整个皇族!

    尼玛三等国再小,那也是个国家好吗!

    兄弟你脑子瓦特了?!

    易渊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摇头晃脑的从地上爬起来,游魂似的离开此处。

    他不能再听了,三观都特么要碎成渣了!

    ------题外话------

    易渊:我招谁惹谁了!我就是个小透明而已!

    **

    还有二更,下午或者晚上。么么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