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认你为主,钟灵琼浆(一更)
    易渊觉得,他一定是耳朵出了问题,不然怎会听到那少女说她会修复元神之法。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伸手在自己的大腿根上狠狠掐了一下。

    疼!

    他疼的眼睛冒出泪花,狠狠的抽了口冷气,心中却浮现出一丝希望。

    “你真的能修复元神?”易渊不敢相信的问。

    凤幽月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带着令人信任的魔力,“此次我来血罚之森,除了家族事务外,还要寻找修复**和灵识的办法。我家人**和灵识俱散,故需要幽冥草来修补他的身体和灵识。至于元神,我自有办法。”

    易渊一听,对她又多了几分信任,也明白了她抢幽冥草的原因。

    心中浮现出一丝小小的愧疚,他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姑娘,之前的事,多有得罪。”

    凤幽月微微挑眉,勾唇一笑。

    易渊顿了顿,继续道,“我娘亲病重,还请姑娘出马,救她一命!大恩大德,易渊愿做牛做马,报答姑娘!”说着,他双膝‘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结结实实给凤幽月磕了个头。

    凤幽月接受了他一礼,然后伸手将他托住。

    “你真愿做牛做马报答我?”她问。

    易渊一怔,咬牙点点头,“我易渊虽是无名之辈,但知恩图报的道理却是懂的!求姑娘就我母亲一命!”

    “好!”凤幽月将他拉了起来,“我会救你母亲,从今以后,你便是我凤幽月的人!”

    “我要求你对我必须绝对忠诚,只听命于我,不容背叛!你可做得到?”

    易渊讶然,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坚定的点下了头,大声说道,

    “从今以后,易渊愿跟随姑娘左右,绝对忠诚,绝不背叛!”说着,他再一次跪了下去,咣咣咣连磕三个响头。

    凤幽月满意了,亲手将他扶了起来。

    “从今以后,你便是本姑娘的人。容我介绍一下自己,我乃万澜国凤家六小姐,凤幽月。”

    万澜国?

    易渊有些懵,他记得那好像是一个三等小国。

    “姑娘,你是三等国的人?!”他的语气极为惊恐。

    凤幽月挑了下眉,“有问题?”

    “不不不!姑娘你别误会,我并非看不起三等国。只是……只是你的气质谈吐和实力,都不太像三等国的人……”易渊连忙解释,越说声音越小,哪个三等国的人会把丹药当成糖豆给小兽吃啊?就算是二等国也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好吗?

    凤幽月倒是明白他心中所想,露出小白牙明晃晃的笑了一下,“本人不才,正是一名三级炼药师。”

    咕咚!

    易渊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一脸懵逼。

    “三、三级炼药师?”

    凤幽月点头,“是,如假包换的三级炼药师。”

    易渊眼皮一跳,舌头有些不利索,“姑、姑娘,你今年贵庚?”

    “十六岁!”

    易渊眼皮又跳了几下,脸上浮现出浓浓的不可置信,他对着凤幽月打量了一番,失声尖叫,“炼药师不都是老头子吗!十六岁,怎么可能?!”话虽如此说,但是他的心却已经完全相信了。如果不是炼药师,又怎会大方的把丹药当成小兽的零食?!

    这太玄幻了!

    十六岁的三级炼药师,整个苍云国绝无仅有!

    “是谁告诉你炼药师都是老头子的?”凤幽月一脸鄙视,看着他的目光好似在看一个智障。

    易渊脸色一赧,却又觉得委屈。整个苍云国的炼药师都没有一个三十岁以下的好吗?二十多岁的都没有,更别说十六岁的!

    简直是变态中的变态!

    打娘胎里炼药也没这么狠啊!

    易渊的心情非常复杂,同时又有些激动。十六岁的三级炼药师,他母亲真的有救了!

    “姑娘,你这次来血罚之森是为了什么?”他定了定神,问。

    “来寻神迹。”凤幽月顿了一下,“你听说过吧?”

    易渊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听过。原本我也想去看看的,但是以我一己之力打不开神迹的入口,便灭了这份心思。”

    “嗯,等从结界出去之后,你随我一起入神迹。”

    易渊面色大喜,“多谢姑娘!”

    凤幽月无所谓的挥了挥手,“都是自己人,只要你忠诚于我,我绝不会亏待你。而且,我们的未来,绝不会只限于小小的万澜国和苍云国之中。”

    不知为什么,易渊就这么相信了她的话。至少,从她如今的实力来看,一名十六岁的三级炼药师,迟早会大放异彩!

    易渊用力的点了点头,转而又皱起眉,“可是姑娘,这一关我们该怎么过?”

    他望着光滑没有任何支撑点的曲面,心中打怵。这要是一个不小心,可就粉身碎骨了啊。

    凤幽月抿了抿唇,眼睛微转,嘴角上扬,“放心,我有办法。”

    ……

    一刻钟后,易渊看着凤幽月所说的办法,欲哭无泪。

    “姑娘,这就是你说的办法?”他一脸崩溃的问。

    此时,凤幽月用一根极粗的链锁在自己身上绑了两圈,然后将后背的位置留空,准备让易渊钻进去。

    她的想法是这样的,易渊是金属性,攻击力虽强,但在这光滑的曲面上有心无力。既然如此,她就把易渊背在背上,背着他走出去。

    至于曲面的问题,她有冰属性玄力,可以幻出冰锥刺进曲面之中。这样,他们就可以借着冰锥的支撑点,一步一步爬下去了。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凤幽月反问。

    易渊哭丧着脸摇了摇头,目前来说,这的确是最有效的主意。

    “可姑娘,那些尖刺怎么办?”

    凤幽月勾唇一笑,“放心,既然我说救你,就肯定会保你安然无恙。”说着,她拍了拍后背,“进来!”

    易渊娇羞的别扭了一下,一个老爷们儿让一个小姑娘保护,总觉得有些心虚。

    但形势如此,他实力不如人,也只能接受安排。

    在凤幽月的帮助下,他钻进了铁链之中。此时,两个人是背靠背的姿势,周身用铁链牢牢绑住。

    这样,既能确保安全性,又能让易渊随时观察周围的动静,一举两得。

    待易渊绑结实后,凤幽月背起他,用力掂了掂。而易渊,腿长手长的被她拖着在地上走了两圈,一脸绝望。

    凤幽月满意的调整了一下肩上的铁链,将储物戒指中储存的衣服撕开几条,叠起来垫到铁链和肩膀之间,以保证皮肤不会磨破。

    搞定了这一切,她冲蹲在一旁啃晶石的小火招了招手,“小火,进来!”

    “吱吱!”小火叫了两声,在易渊惊恐的目光中,一口将一颗拳头大小的晶石全部吞下。然后打了个饱嗝,噌的一下窜到了凤幽月的肩膀上。

    凤幽月摸了摸它的脑袋,“乖,等出去了,我给你烤肉吃。”

    小火眼睛一亮,笑得弯成了月牙,大尾巴一晃一晃,萌态十足。

    “好了,走吧!”凤幽月娇喝一声,深吸了一口气,抬步走到石门边上。

    她探头向深处看了看,然后,心念一动,两道冰蓝色光芒冲向曲面。

    噗噗!

    两声破壁之音隐隐传来,两根锋利的冰柱,直直插入曲面之中。

    凤幽月一个翻身,凌空从石门边跃下,双手精准的握住冰柱,稳稳的躺在了曲面之上。

    在她的身后,易渊凌空荡了个圈,晃得眼前发晕,以面朝上空的姿势,仰躺在曲面上。此时,他能清楚的看到对面的曲面滑壁上时不时冒出来的尖刺,贼鸡儿刺激!

    凤幽月稳住身形,伸手又打出两根冰柱,插入向下的位置。

    紧接着,她的身形平移,稳稳的抓住冰柱。

    以如此方法,两人小心翼翼的爬了一段距离。中间遇到了两次凸起的冰刺,不过都被凤幽月化险为夷。

    “下面还有多深?”凤幽月喘了口气,问了一句。

    易渊向下看了一眼,“太深了,看不到底。”清秀的脸上挂着浓浓的生无可恋,他已经被挂在凤幽月的后背上将近两刻钟了,脚不沾地,头不顶天,可以说是非常刺激。

    凤幽月抬起头,向上望去。此时,他们已经距离石门很远了,如今正躺在曲面的半腰上。就好像是一道光滑的弧线,他们处在弧线之上,非常吓人。

    凤幽月运转了一下体内的火属性玄力,将自己冰冷的手恢复了一些温度。

    然后,她再一次打出两道冰柱,向下探去。

    哪知,就在这时,在她的身下,忽然出现淡淡的刺痛感!

    凤幽月心中一惊,迅速明白过来,是尖刺!

    她的身下,出现了尖刺!

    刺痛感越来越强,似乎马上要刺破皮肤扎入她的身体。

    凤幽月双手迅速打出几道冰柱,身体灵活一番,向一旁抓去。

    然,还没等她松下一口气,身下再一次刺痛起来!

    卧槽尼玛!

    又是尖刺!

    凤幽月来不及破口大骂,唰唰唰几下,冰柱不要钱似的扎入曲面之中。

    双手不停的交叠,背负着两人重量的身体,飞快的移动。

    而在她刚刚躺过的位置,泛着寒光的尖刺已然从曲面中冒出。那一排排尖刺好似血腥的獠牙,准备将她一口撕碎!

    被凤幽月背在背上的易渊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感觉到自己被凤幽月带着在半空晃来晃去,晃得眼前发黑。然后等他刚缓过劲来,就看到身边直直冒出一排阴森冰冷的尖刺,正好贴着自己的胳膊冒出来。

    “卧槽?!”易渊怪叫一声,只觉得被尖刺触碰到的皮肤浮起一层鸡皮疙瘩,发麻的厉害。

    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费力的扭头看了过去。

    这一看,狠狠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凤幽月刚刚躺过的地方,密密麻麻的尖刺起伏不断,分外渗人。

    易渊顿时冒了一脑袋汗,这要是刚才没躲开……

    他狠狠打了个激灵,手脚冰凉。

    “姑、姑娘,你小心呐!”

    凤幽月没有回话,此时,她根本无暇分神。那些尖刺好像商量好了一般,她躲到哪里,它们就追到哪里。冰柱一根根打入曲面滑壁之中,凤幽月的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薄汗。

    她迅速伸出手,抓住两根冰柱,在身下的尖刺刚刚冒出之时,再一次凌空一跃,稳稳下落。

    一排排尖刺,好似波浪一般,在身边翻滚。凤幽月擦了一把汗,手上的动作又快了几分。

    就这样,在易渊的胆战心惊中,凤幽月以极快的速度向下落去。

    待那一**浪翻涌的尖刺消失后,两人已经爬过了曲面的二分之一。

    易渊向下看了一眼,随即瞪大了眼睛,叫出声来,“姑娘!见底了!见底了!”

    凤幽月闻言一怔,费力的扭过头向下看去。

    原本黑乎乎一片的深渊,已经露出了亮光。她能够清楚的看到底下向上萦绕的白色雾气。

    凤幽月眼睛一亮,手中的动作又快了几分。

    接下来的路程,虽然也是充满了危险,但好在她的身手敏捷,最终安全着陆。

    凤幽月双脚踩在冰柱上,脚下,萦绕着白色的雾气。

    这里是曲面滑壁的低端,她低头看了一眼,双脚凌空一跃,稳稳的落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易渊麻利的将铁链打开,揉了揉被勒的发疼的肩膀,双脚用力的在地面上蹦了两下。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啊!”他感叹的说。

    凤幽月淡淡点点头,擦了一把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然后,她一屁股坐下来,抬眼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白茫茫的一片空间,两边的曲面滑壁将这里围成一个圆形地带。

    地面上,是由暖玉铺成。暖玉之下,似有温热的泉水汩汩流淌,散发着温湿的雾气,将这一处地方显得云山雾绕。

    易渊并不太累,他在四处逛了一圈,快步走了回来。

    “姑娘,前方有一处石洞,没有其他出口。”

    凤幽月点了下头,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一壶清水,就着两颗恢复体力和玄力的丹药,一饮而尽。

    她歇息了片刻,带身体的力量彻底恢复后,起身带着易渊向那一处石洞走去。

    石洞的洞口不算太大,只有一人之高。易渊向里面探了一段路,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

    “走吧,不管前面是什么,我们总得走出去。”凤幽月缓缓拧了拧肩膀,率先抬步迈入石洞之中。

    进入石洞后,是一条白茫茫的通道。四面八方的石壁上,挂着天然形成的钟乳石。形状各异,十分鬼斧神工。

    两人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些钟乳石,感叹连连。

    “这里的钟乳石这样大,至少要上千年才能形成吧?”易渊感叹的说。

    走在前面的凤幽月摇了摇头,“不止。这些钟乳石不仅个头大,还隐隐散发着灵气,至少也得八千年以上,才能孕育而成。”

    “八千年?!”易渊惊呼一声,倒抽一口凉气。

    凤幽月扭头瞥了他一眼,“是八千年以上。钟乳石乃是大自然的杰作,吸天地之灵气,它们不能向人族和兽族那样修炼,想要孕育出灵气只能靠时间的长短,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的吗?”

    易渊暗暗咋舌,怪不得这一路凶险万分,没想到竟然是八千年以前的人留下的结界。

    “姑娘,你说留下这结界之人,如今还活着吗?”

    凤幽月脚步一顿,淡淡道,“死了。”

    “死了?!”易渊瞪大眼睛,“为何这么说?”

    “你可知这处结界叫什么?”凤幽月忽然扭头,问。

    易渊茫然的摇了摇头,结界就叫结界呗,还能叫什么?

    “这一处,叫虚无隧道。”凤幽月一字一字,缓缓开口。

    易渊更迷糊了,“什么叫……虚无隧道?”

    “所谓虚无隧道,是连接小天地和外界的一处虚空之处。”凤幽月重新迈步向前走去,“你还记得幽冥草的那个山洞吗?”

    “记得。”

    “那你现在回想一下,那个山洞有何不同?”

    易渊一怔,随即陷入沉思。

    有何不同?无非就是一个山洞咯!

    他心中这样想,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忽然,脑中划过一道白光,易渊猛然抓住,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了!那山洞的灵气不对!”

    他之所以能发现幽冥草,就是因为被这山洞中浓郁的灵气所吸引,以为里面有什么宝贝。

    当时,他发现了幽冥草,惊喜之余,忽略了一些重要的细节。

    那山洞的灵气既然那样浓,可为何没有向外溢出?

    若非他贴身从山洞洞口经过,根本不会感觉到洞中的灵气涌动。

    山洞的灵气没有向外溢出,也就是说,有结界或者其他方法,将这山洞与血罚之森其他地方给隔绝开来。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易渊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凤幽月,希望得到她的解答。

    “那一处山洞,其实是一方小天地。”凤幽月没有让他失望,如实解答了他的疑惑。

    那一处山洞,的确是一方小天地,就和之前她与云陌发现小冥的地方有异曲同工之处。

    只不过,上一次她是因为和玄冰裂甲熊剧烈的能量撞击,才撕开了通往小天地的入口。而这一次,进去的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不管如何,那山洞应该是一处小天地无疑。

    而在她将幽冥草摘下后,连接小天地和外界的虚无隧道便开启了。小火发现隧道中有宝贝,便将她和易渊给拖了进来。

    这一切,都是误打误撞,却便宜了她和易渊。

    凤幽月将这些细细的说了出来,易渊听后,惊叹的啧啧称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没想到竟然还有虚无隧道这样的存在!不过姑娘,你又为何肯定这一处的主人已经死亡?”

    凤幽月抬起头,幽幽的看了一眼四周灵气充足的钟乳石,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只有主人死亡,小天地才会自动脱离出来。这虚无隧道中的一切危险,都是宿主为了防止自己的宝贝被人拿走而设置的。”

    当初,她误打误撞之下进入了一方空间,偶遇玄冥狼蛋,之后不就是历尽一番艰险才走出来么。一想起那时的千脚蜘蛛群,她到现在还忍不住打怵。

    当时若不是云陌强行使用逆转禁术,想必她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一想到云陌,凤幽月的眼神顿时温和了许多。

    也不知他和小冥现在怎样了……

    ……

    此时,血罚之森中,云陌和小冥跟在上官家的身后,看着上官龙等人狼狈的在雷月玄狼的追赶下疯狂逃窜。

    小冥兴致勃勃的跟在他们身后,时不时的偷偷扫过云陌一眼。宁得罪大神,也不能得罪老大啊。看看上官家这群人被坑的,哎哟太惨了!

    事实上,雷月玄狼是云陌暗暗的叫过来的。具体用了什么办法小冥并不清楚,但是它清楚的捕捉到那只狼王在看到云陌时,眼中的忌惮和臣服。

    然后,它们就开始追着上官家不放。

    这一追,就将上官家的原定路线给冲散了。

    小冥知道,云陌这是故意为之,是为了给凤家拖时间。

    神迹出现的位置和日期无法精准确定,上官家又和吴家有所勾结,一旦被他们率先发现了神迹,凤家必定会吃个大亏。

    于是,云陌便叫来雷月玄狼跟这帮人玩上一玩,一来可以让凤家率先找到神迹,二来,也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凤幽月出来汇合。

    小冥在心中将云陌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十分骄傲的仰了仰小脑袋,等老大回来,它一定要在她面前为大人美言几句!

    这也是十分狗腿子了。

    云陌一身白衣,双手负立于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慌乱逃窜的上官家,好似在看一群蝼蚁一般。

    忽然,他的眸光一顿,视线一转,望向远方,“嗯?”

    惊雷一怔,“主子,怎么了?”

    云陌薄唇微抿,墨眸缓缓眯起,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他微微摇了摇头,唇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意。

    “我听见幽儿在想我。”

    惊雷:……

    主子,你如此三百六十度花样秀恩爱,真的好吗?

    ……

    凤幽月和易渊又走了许久,长长的隧道似乎没有尽头。四周石壁上的钟乳石,灵气愈发浓郁,最后几乎形成了实质,化为一股白色雾气萦绕在整个隧道之中。

    “这些钟乳石的灵气怎会如此浓郁?”易渊惊讶失声,这浓郁的灵气,让他体内的玄力都在蠢蠢欲动。

    凤幽月眉心微微一皱,抬头向上方的钟乳石看去。巨大的钟乳石凝结成各种形状,看起来好像一朵朵云朵漂浮在上方。它们周身萦绕着灵气凝结而成的白雾,只吸上一口,便觉得通体舒畅。

    “越往前走,钟乳石灵气最浓。这说明……”她垂眸低语,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抬脚快步向前走去。

    易渊一愣,连忙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凤幽月走路的速度极快,没过多久,她忽然停下了脚步。

    身后的易渊一个没留神,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她的后背上,胸口生疼。

    “姑、姑娘,你干嘛?”他龇牙咧嘴的揉着胸口,问。

    凤幽月没有回答他,她静静的站在原地,身体似乎有些僵硬。

    易渊一头雾水的抬起头,便看到少女一脸惊恐又惊喜的模样。

    他一愣,顺着凤幽月的视线看了过去。这一看,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入眼的,是白茫茫的一片雾气。雾气之下,一个巨大的白玉水池正在散发着极为浓郁的灵气。

    在那水池之中,盛着一池乳白色的液体。

    而这些灵气,正是由这些液体散发出来。

    “这、这是什么?灵气为何如此强大?”易渊艰难开口,才觉得声音有些沙哑。

    凤幽月忽然抬起脚,一步一步向玉池走去。

    她走到玉池边,蹲下身,手指伸入了乳白色的液体之中。

    顿时,一股浓郁的灵气从她的指尖迅速钻入身体,随即以极快的速度走遍四肢百骸,洗刷她的经脉。

    凤幽月深吸了一口气,收回手指,抬头看向玉池上方。

    “姑娘,你在看什么?”易渊走过来,随着她一起抬头看去。

    玉池上方,无数巨大的钟乳石再多顶端盘踞,其形状各异,美的令人惊叹。

    “你仔细看那些钟乳石。”凤幽月忽然抬头,指向其中一个。

    易渊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细细盯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那钟乳石上,正在缓缓凝聚着乳白色的液体。

    “姑娘,这是?”易渊不明,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没有抓住。

    “这是钟乳石凝聚成的琼浆,是它们最精华的部分。”凤幽月缓缓开口,清冷的声音回荡在玉池周围,“据说,钟乳石十年才能凝聚出一滴完整的钟灵琼浆,修炼者服下它,对提升修为大有好处。”

    易渊眨了眨眼,然后,双目缓缓睁大。

    他惊恐的看了看头顶的钟乳石,又低头看了看脚边的玉池,一个令人震惊的猜想冒了出来。

    “姑、姑娘,你的意思是说,这一池的液体,都、都是这些钟乳石的……”

    “对。”凤幽月淡定的点点头,眼底深处划过一丝惊叹,“这些液体,都是钟乳石低落的钟灵琼浆!”

    易渊猛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呛得狠狠咳了起来。

    钟乳石十年才能凝聚一滴完整的钟灵琼浆,一百年也只能凝聚小小的一碟。那这一池的钟灵琼浆……需要多少年?!

    他用力的掐了一下大腿根,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颤抖的说,“那姑、姑娘,我们岂不是……发达了!”

    ------题外话------

    出门一趟,晚上继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