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炼药公会,本人不才(二更)
    小火很委屈,它并没有吃太多,肚子还是饿饿的。

    但是凤幽月的眼神已经可以杀人了,它敢肯定自己要是再吃,就会马上变成烤小火。

    小家伙委屈巴巴的晃了晃大尾巴,将自己缩成一团,好不可怜。

    凤幽月见它这副模样,有点心软了。但又一想到它吃了那么多,那点心软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过,婴幼儿还是需要细心安慰的。

    她想了想,掏出一个大布袋,在小火面前晃了晃。

    “小火,看看这是什么?有好吃的哟!”

    小火的尾巴尖动了动,似乎闻到了好闻的味道。

    凤幽月眼带笑意,将布袋的封口打开。

    一股清香从布袋中传出来,一旁的易渊闻到,精神一震,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

    “这是什么?”他好奇的问。

    “给小火的零食。”凤幽月说着,又将布袋贴近了小火,“小火,你要是不吃,我就都给易渊了!”

    易渊听了,撇撇嘴,他才不和小兽抢东西吃。

    小火终于有了反应,火红的大尾巴直直竖起,噌的站起来,小爪子一伸,一把抱住大布袋。

    “吱吱吱!吱吱!”它愉悦的叫着,用爪子将布袋扯开,里面圆滚滚的东西,哗啦啦的倒了出来。

    是丹药,许多枚充满灵气的丹药。

    易渊顿时眼睛一瞪,哆哆嗦嗦的指着那满地的丹药,一脸崩溃的看着凤幽月,“这、这是它的零食?!”

    他的声音都喊岔了,谁家把丹药当零食给小兽吃?!这特么别是个傻子吧!

    “就是零食,有问题?”凤幽月好笑的挑挑眉,随手拿起一枚丹药扔进易渊长大的嘴巴里,“你也来点儿?补充玄力的,无任何毒副作用。”

    易渊‘咕咚’一下将丹药咽了下去,紧接着丹田之处便迅速涌动一股热流,原本有些虚空的玄力迅速补满。

    他一脸崩溃的看着凤幽月,这真是丹药!不是糖豆!

    易渊想疯,这姑娘究竟是哪个大世家的千金小姐?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蹋的啊!

    凤幽月眼中含笑,却不再说话,开始埋头挖掘晶石。

    这些晶石虽然数量庞大,但实在是不怎么好挖。不过幸好,有小火这个好帮手在。

    在小火的帮助下,挖晶大业进展的如火如荼,没一会功夫,一小半晶矿都被凤幽月收入空间之中。

    被打击的奄奄一息的易渊回过神来,也迅速开始行动。

    两个人各挖各的,好似商量好一般,互不争抢。易渊也知道这个宝藏是小火找到的,他也不是贪心之人,将大部分都留给了凤幽月。

    凤幽月虽然一直埋头于挖晶石,但余光却注意着易渊的一举一动。她看到易渊挖了一会儿,便满足的不再继续后,眼中浮现出浓浓的笑意和欣赏。

    很快的,凤幽月将整个晶矿全都挖了个一干二净,她将晶石全部扔进混沌空间之中,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颇为满足。

    “走吧,继续找出口。”她转过身,对易渊说。

    易渊已经无聊的快要睡着了,听凤幽月这样说,立刻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

    “走!”

    ……

    此时,血罚之森中,凤幽月和小火已经消失了整整一天了。

    “老大不会出事吧?”小冥躲在离上官家的人不远处的地方,圆溜溜的眼中充满了担忧。

    在它的身旁,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身白衣的自然是云陌。在他的身后站着的,是半路赶来的惊雷。

    “那、那个……大人啊,我们要不要去看看老大?”小冥鼓足了勇气,哆哆嗦嗦的问。

    云陌沉默片刻,收回看向上官家的目光,垂头淡淡的扫了一眼脚边的小兽。

    只这一眼,让小冥差点吓的哭出来。

    “做好幽儿交给你的事。”他沉声道。

    小冥的身子一抖,战战兢兢的点点头。可仍然不怕死的问了一句,“老大不会有事吧?”

    云陌又看了它一眼,这一次,墨眸中似乎带着隐隐的笑意。

    “不会。这是她的机缘。”

    小冥一听,顿时放下心来。这位大人说不会有事,那就一定不会有事。虽然它不知他的身份,但那一身让它打心底里恐惧的气息,让它此时对云陌无比信任。

    在凤幽月消失的这一天中,小冥一直紧紧跟在上官家的人身后,时刻注意着他们的动静。

    这一路,上官家的人也算是波折不堪,虽然没有损兵折将,但多多少少都挂了彩。

    最要命的是,云陌看上官家的人不爽,竟然人为的给他们制造了几次危险。虽然最后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却把这些人折腾的活活脱了一层皮。

    小冥一直默默的看着,心中为凤幽月的对手们点上一根蜡。

    得罪这位大神不要紧,但是千万不要得罪老大!不然后果,实在是太惨了。

    ……

    凤幽月和易渊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离开晶矿的机关。

    轰隆隆的轰鸣声震荡四周,一扇封闭的石门缓缓开启。

    然后,两人便齐齐抽了一口冷气。

    “时至今日,有些话我不得不说了……”易渊声音缓缓,一脸淡然的模样好似看破红尘。他顿了顿,紧接着,那张看破红尘的和尚脸瞬间狰狞崩溃,“这他妈到底是谁搞的鬼!是不是想死!是不是想死!”

    易渊一脸崩溃,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凤幽月没有说话,但是那幽怨的眼神表达了对他的赞同。

    “造出这个结界的人,他不想死,但是想让我们死。”她一脸忧伤的叹了口气,认命的看向前方。

    石门打开,另一侧的空间,没有凶兽,没有血腥。

    但,却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光秃秃的石壁,呈曲线状,从石门处直直向深渊中延伸。

    石壁上光滑至极,人若是躺上去,极小的摩擦力会直接让他从曲面上滑向深渊。

    到时,就算不摔死,也会因强烈的摩擦血肉模糊甚至重伤。

    当然,如果只是一个光滑的曲面,那还好说。最要命的是,这光滑的曲面上,时不时的会冒出一排排锋利的尖刺。尖刺坚硬无比,通体银白,应该是由眸中金属材料制成。

    这些尖刺不定时、毫无规律的出现,人若是躺在这平滑的曲面上,就算能保证自己不滑下去,却也有可能被尖刺给活生生戳死。

    太变态了!

    要知道,人对于未知的东西,是最恐惧的。

    试想一下,你前一秒还躺在床上睡觉,下一刻忽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光滑的,没有任何支撑点的曲面上。四周只有你一个人,脚下就是深渊。你不敢动,因为一旦滑下去,就会粉身碎骨。你想拼命向上爬,但是极小的摩擦力却又让你不敢尝试。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的心里会产生一种只能默默等死的恐慌。

    而就在这时,这些曲面上又会时不时的冒出一排排尖刺。说不定什么时候,你的身体就会被这些尖刺顶起来,然后刺穿,血肉模糊。

    惨绝人寰。

    凤幽月摇头晃脑的叹了口气,非常不厚道的将刚才的想像特别生动的说给了易渊听。

    易渊听得脸色雪白,都快被吓哭了。

    躺在光秃秃的曲面上被尖刺刺穿,这种死法怎么想怎么觉得凄凉。

    “那、那我们怎么办?”易渊哆哆嗦嗦的问。

    凤幽月一屁股坐在石门旁,撑着下巴看着那些尖刺从曲面上冒出来,又缩回去,沉默不语。

    易渊被这长时间的寂静搞得浑身发毛,忍不住伸手捅了捅少女的胳膊。

    “姑、姑娘,你有办法吗?”

    凤幽月看着他,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办法是有,但是……”

    “但是什么?”小白兔易渊上钩中。

    “但是,我为什么要冒险带你出去呢?”凤幽月靠在石壁上,挑着眉一副无赖的模样。

    “啊?”易渊瞪圆了眸子,傻眼了。

    “你我非亲非故,又不是我逼着你进来这结界的。如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脚下危险重重,我实力有限,帮不了你。”凤幽月耸了耸肩膀。

    易渊眨巴眨巴眼睛,终于听明白了她的话,顿时心中一慌。

    “姑、姑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我俩再怎么说也是同生共死过对不对?看在我俩往日的交情上……”

    “交情?我不是你仇人吗?”

    易渊一噎,呛得咳嗽半天。他怎么也没想到,凤幽月怎么又开始算陈年旧账了?!

    “姑娘……”他苦着一张脸,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的确,她和他非亲非故,之前已经救了他两次,他不应该再奢求太多。

    沮丧的叹了口气,易渊伸手抹了一把脸,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说的对,我已经欠你两次了。而且,你之所以进入这结界,我也有一部分责任。”他低声嘟囔着,看向少女的目光中多了一分歉意。

    若不是他那时为了幽冥草而苦苦的抱着她的腿不放,她也不会被拉进这结界之中,便也不用面对如此危险。

    说起来,她没有记恨他,反而救了他两次,已经是非常讲义气了。

    易渊这样想着,看向凤幽月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感激。

    凤幽月挑了挑眉,唇角扬起一丝笑意,“你不想离开这里了?”

    “想啊,当然想!但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今危险重重,靠你一个小姑娘算什么!”说着,他一个拔高,气势汹汹的站起身。

    然后,他悄咪咪的看了凤幽月一眼,心虚的咳了一声,“那个……姑娘,在你临走之前,能不能把幽冥草匀给我一丢丢?一丢丢就好!”说着,他比划了一下小拇指,一脸恳切。

    凤幽月被他逗得直乐,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你对幽冥草为何这么执着?”

    提起这话,易渊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悲伤,周身的气息也低沉了下来。

    “我需要幽冥草来救人。”他靠在石壁上,身子缓缓滑下去,蹲下将脑袋埋在双臂之间。

    凤幽月挑了挑眉,对他的答案有些惊讶。

    “你要救谁?”

    “我娘。”易渊的声音从双臂间传出来,显得闷闷的,“我娘元神尽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炼药师说,只有幽冥草能够救她。”

    凤幽月眉心一皱,脸色微微沉下,“是哪个炼药师告诉你的?”

    “苍云国炼药公会的蔚兰秋。”易渊茫然的抬起头,“他是一名四级炼药师。”

    “等等!你是苍云国的人?”少女的语气颇为惊讶。

    易渊点点头。

    凤幽月嘴角抽搐,无语的看着眼前的清秀男人。没想到,她竟然碰到了苍云国的人。

    苍云国,是距离万澜国最近的一个二等国。无论是资源还是财力,都不是万澜国可以相比的。

    最重要的是,苍云国拥有一个炼药公会。

    炼药公会,是一个由各级炼药师组成的民间机构,拥有非常强大的影响力以及威慑力。在北幽域中,炼药公会的总部设在北翊,这是北幽域中最繁华最强大的一等大国。

    除了北翊之外,其他的一等大国也都设有炼药公会的分部。而二等国中,根据排名会有选择性的设立炼药公会。至于三等国,是没有资格设立分部的。

    而苍云国,既然有资格拥有炼药公会,就说明这个国家的实力很强。

    而易渊是从这种强国走出来的,按理说修为不是应该很高吗?为何却只有大玄师一阶?

    凤幽月的这个问题,让易渊羞红了脸。

    他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并没有拜师,这些都是自己琢磨的。我娘在生下我之后,身体便一直不好。打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在为她的医药费奔波,并没有时间潜心修炼。后来,因为一次意外,她的元神尽碎,只保住了一口气。我费劲波折搭上了蔚兰秋的关系,倾尽全部家财才请他帮我娘看了一下。”

    “所以,是那个蔚兰秋说你娘元神尽碎的?”凤幽月面色微冷。

    易渊点点头,眼圈微红。

    “也是他告诉你,幽冥草能修复元神的?”凤幽月又问,语气彻底冷了下来。

    易渊一怔,又点了点头,“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凤幽月沉着脸,红唇紧抿,“幽冥草只能修复**和灵识,并不能修复元神!”

    易渊蓦然睁大了眼睛,失声大喊,“这不可能!这是蔚兰秋亲口告诉……”说着,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瞪圆了眼睛,脸色雪白一片,嘴唇剧烈的颤抖起来。

    凤幽月闭了闭眼,有些不忍心他面对如此残酷的真相。

    他为了给娘亲治病,倾尽家财请来一位四级炼药师。本以为能看到一丝光亮,却没想被那狼心狗肺的人给利用了一番。

    如果易渊没有遇到凤幽月,直接拿了幽冥草回去,那等待他的,会不会是肝肠寸断的结局?

    凤幽月能想到的,易渊同样也想到了。

    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原本红润的脸没有一丝血色。

    忽然,他冲到角落里,弯着腰开始用力干呕了起来。

    他恶心!蔚兰秋那个人让他恶心至极!

    将一个人对亲情的希望活生生踩在脚底,这样的人,畜生不如!

    易渊干呕了好久,鼻涕眼泪全都流了出来。凤幽月站在原地没有动,直到他心情平静下来,将眼泪擦干,她才走了过去。

    “给,吃了它,身体能舒服些。”她递过去一枚丹药。

    有些颓丧的易渊接过丹药想也没想就放进嘴里,然后挪到一个干净的地方,沮丧的坐下。

    本以为娘亲有了一线生机,却没想竟被人给骗了。

    他该怎么办!

    他娘亲该怎么办!

    一时间,易渊有些看不清未来的路,只觉得一片黑暗。

    “想医好你母亲,并不是难事。”这时,沉默的凤幽月缓缓开了口。

    易渊身子一僵,缓缓抬起头。

    “你母亲既然是元神尽碎,那修复元神就可以。恰好,本人不才,正会那修复元神之法。”少女浅笑盈盈,眉宇间,带着能够解决一切的傲然,与自信。

    ------题外话------

    万更!我做到了!两章,一共一万字!快夸我!

    今天更新结束,明天继续,晚安,鞠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