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发达了!(一更)
    ..,

    “这、这些铁甲兽是怎么回事?”清秀男艰难的咽了下口口水,发现自己的双腿都在打颤。这分明就是一个大型屠宰场!

    凤幽月紧紧贴在石门上,浑身的玄力迅速运转起来。她的双目向四周扫了一眼,“这些铁甲兽被迷惑了。”

    “迷惑?”男人疑惑。

    “嗯。”凤幽月伸手指向远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那边了吗?”

    清秀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角落里数十朵血红色小花开的正好,那浓浓的血色,散发着莫名的妖异。

    “那是什么?”他问。

    “一种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并且激发体内狂暴的植物。”说到这里,凤幽月一顿。这种话在外面已经绝迹了,这山洞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会出现已经绝迹的东西?

    清秀男暗暗咋舌,“那铁甲兽身上的新生四肢又是什么鬼?也是这花造成的?”

    凤幽月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十万个为什么啊!我哪知道那么多!”

    说着,她翻出一枚丹药扔给他,“吃下去,可解百毒。”

    清秀男赶忙将丹药塞进嘴里,他并没有发觉,自己对这个少女十分信任。

    铁甲兽是一种常见的凶兽,浑身的皮肤坚硬如铁,外形好似穿山甲,但四肢却粗壮犹如小象。由于四肢坚硬,走起路来会发出‘咔咔咔’金属般的声响。

    不过,铁甲兽虽然是凶兽,但是并没有太强的攻击力。一般的铁甲兽,修为只相当于玄兽一阶到二阶左右,不具备太大的危险性。

    但,山洞里的这些铁甲兽们,显然不太一样。

    它们的战斗力太强大了。

    血色小花激发了它们体内的狂暴因子,身体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拥有再生功能。如此变态的外挂,让凤幽月觉得压力山大。

    看着正面向自己冲来的铁甲兽,凤幽月缓缓握紧手中的凤血剑,率先冲了出去。

    躲在她怀中的小火‘吱吱’叫了两声,化为一抹流光,一头扎进铁甲兽群中。凌厉的爪子疯狂挥舞,所过之处,皮开肉绽。

    凤幽月手持凤血剑,好似一把尖刀,插进兽群之中。

    赤红色火焰照亮了这一方天地,少女的俏脸显得格外血腥,狰狞。

    清秀男被这一人一兽的狠劲震住了,回想起初遇时自己对凤幽月的纠缠,不由得一个激灵。

    他真是福大命大啊!

    就在他走神之际,几只铁甲兽迈着坚硬的步伐,咆哮着向他冲了过来。男子心中一惊,在铁甲兽的攻击之下,狼狈的在地上打了个滚,险险躲了过去。

    “你他娘的是准备谈恋爱吗!”正在厮杀的凤幽月恰好看到这一幕,气的胸口直疼,破口大骂。

    清秀男脸色一红,却也不敢在走神。他握着两把冰冷的弯刀,一脸杀气的冲进了兽群之中。

    厮杀,在山洞中展开。

    惨叫声,怒吼声,爆喝声,交织成一片。

    铁甲兽成群结队的围攻上来,凤幽月身形动的飞快,体内的玄力疯狂的爆开。

    凤血剑此时已然变成了收割生命的死神镰刀,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不过很快的,两人就发现了问题。

    “它们根本杀不死啊啊啊啊!”清秀男要崩溃了,这些铁甲兽的再生功能太强大了,每当他砍下一只铁甲兽的四肢,转个身的功夫就又长了出来。照这个杀法,累死他也逃不出去。

    凤幽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拥有混沌火,可以直接将它们烧的一干二净。但是清秀男是金属性,攻击力强大但却不能彻底毁灭。

    如此下去,他们二人迟早被耗死。

    凤幽月心中一沉,狠狠咬了咬牙,“你来杀,我来烧!”

    清秀男一愣,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勾唇一笑,清秀的脸上染上一层狂妄之色,“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落,他化为一抹流光,直冲进兽群之中。

    紧接着,一只又一只被砍掉四肢的铁甲兽从兽群中扔了出来,直直砸向凤幽月。

    凤幽月立刻燃烧起混沌火,凤血剑带着赤红的火焰,将这些没了四肢的铁甲兽全部焚烧殆尽,连个渣都不剩。

    两人一杀一烧,效率高了不少。小火一见,也冲进了兽群之中,同清秀男一起搞起了运输工作。

    铁甲兽的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减少,但即便如此,也还剩下数十只。

    体内的玄力,飞快的流失,清秀男的脸色有些发白。

    就在这时,两只铁甲兽忽然从他身后暴起,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他的肩膀。

    “卧槽!”清秀男只觉得一疼,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

    他右手一挥,弯刀直直插入咬着他肩膀的铁甲兽眼中。

    一声惨叫从铁甲兽嘴里发出,震得清秀男脑子嗡嗡作响。

    “妈的!敢咬我!”清秀男气疯了,转过身去反手就是一顿连环斩,砍得哪知铁甲兽只剩下个脑袋,然后抬手甩给了凤幽月。

    凤幽月嘴角一抽,正准备烧死它,忽然,脸色大变。

    只见清秀男的身后,一只铁甲兽张开血盆大口,直直向他的脑袋咬过去。

    “小心!”少女爆喝一声,在清秀男的愣怔中,拎着凤血剑就刺了过来。

    那一刻,少女身上的杀气暴涨,清秀男瞬间打了个寒颤。

    但是他没有动,不知哪来的信任,让他稳稳的站在了原地。

    泛着火浪的凤血剑冲向他的脑袋,穿过他的耳边,直直插向后方。

    混沌火的温度烤的他耳朵发热,他缓缓转过头,看到了长大了嘴的铁甲兽,那尖锐的牙齿和自己的脑袋只有一拳的距离。

    卧槽!

    他惊恐的向后连跳好几步,妈的,好险!

    凤幽月一剑贯穿了铁甲兽的脑袋,然后猛力将凤血剑抽了出来,带起一片血花。

    她随手一抬,打出一团混沌火,顿时,在哀嚎声中,铁甲兽化为灰烬。

    战斗,终于在煎熬中结束。

    近百只铁甲兽被消灭殆尽,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熟肉味和血腥气。

    凤幽月不耐的在鼻子前扇了扇,顾不得地上的肮脏,一屁股坐了下去。

    脑袋差点搬家的清秀男战战兢兢的坐到她身旁,眼含热泪的望着她,“恩人!”

    正在喝水的凤幽月‘噗’的一声,把嘴里的水全喷了出来。

    “滚!”她冷冷的说。

    如此无情冷漠的态度病没有让清秀男退缩,一想起刚才的情景,他就对凤幽月又多了几分亲近。

    “恩人,谢谢你救了我!”他一脸感激。

    凤幽月挑了挑眉,斜睨了他一眼,玩味道,“哟,我不是你仇人了?”

    男子一怔,随即想到了被她抢去的幽冥草,顿时沮丧的垂下了头。

    “我的幽冥草啊……”他虚弱的哀嚎。

    凤幽月白眼翻成了连环画,她就知道!

    清秀的男子盘膝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壁,耷拉着脑袋,浑身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凤幽月看不过去,抬脚踢了踢他。

    “喂,你叫什么?”

    男子抬起头,虚弱的回答,“易渊。”

    “易渊?”凤幽月挑挑眉,眼中划过一丝赞许,“这名字不错。”

    “那当然!”男子一听,沮丧的脸顿时变得眉飞色舞,“这可是我娘亲自取的名字!想当年我娘把我生下来后,翻了多少本书,才选中这个渊字!她这是希望我能……”忽然,他顿住了,声音戛然而止。

    紧接着,又变成了一副哭丧脸。

    凤幽月看在眼里,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她不再说话,易渊也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不再开口。

    两人静默的坐在原地,直到体力和玄力都恢复了,才站了起来。

    “找出口吧。”凤幽月伸了个懒腰,说。

    易渊揉了揉脖子,眉心皱起,“如果有出口,这些铁甲兽为何不跑?”

    “它们中了迷幻之毒,全部沉浸在幻境中,往哪儿跑?”说着,凤幽月抬步向山洞深处走去。

    易渊抿了抿唇,沉默的跟上。

    由于铁甲兽的破坏,山洞的石壁上,地面上,全是它们打斗时留下的痕迹,惨不忍睹。

    凤幽月迈过坑坑洼洼的地面,走到了山洞的另一侧,稳稳站定。

    身后的易渊正在走神,直接撞在了她的后背上。

    “嗯?怎么不走了?”他一头雾水。

    凤幽月没有说话,默默的向后退了两步,清冷的视线在四周一一扫过。

    “这一处,没有打斗的痕迹。”她指了指地面,说。

    易渊低头看了一眼,一愣,还真是!

    “按理说,铁甲兽中了迷幻之毒,对打斗的场地不存在选择性。那为何这一片区域是干净的?”凤幽月问。

    易渊扯了扯头发,眼珠一转,迅速顿悟,“你的意思是,这里有可能是出口?!”

    “不错。”凤幽月赞许的看了他一眼,“我们一路走下来,出现了好几处结界。这说明创造出这里的人,是个精通结界以及奇门遁甲之人。如此说来,他能够设置个屏障或者阵法将这处阻拦在外,并不稀奇。”

    易渊一听,眼睛连连亮起,“那人为了不让铁甲兽跑出去,所以制作了某种阵法或者结界将这处出口隔绝了!”他一拍掌,随即,又拧起了眉头,“不对啊!既然他设置了结界或者阵法,那为何我们能顺利的走到这儿?”

    凤幽月笑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你真的觉得,我们走的很顺利?”

    易渊一愣,不明所以。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抓起他的胳膊,带着他向前方走去。

    随即,易渊便惊恐的发现,他们二人看似一直在向前走,但是似乎一直在绕行,并没有和山洞的另一侧尽头拉近距离。

    “这这这是什么情况?!我们一直在鬼打墙?!”他失声叫到。

    “屁的鬼打墙!鬼故事看多了吧?”凤幽月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看清楚,这是阵法!”

    易渊被打的清醒过来,他揉了揉后脑勺,一脸茫然,“阵法?”

    “嗯。”凤幽月点点头,忽然叹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

    易渊被她的动作搞蒙了,“你、你不走了?”

    “走哪儿去?”凤幽月挑眉看着他,摊了摊手,“我又不会奇门遁甲,怎么走?”

    易渊快哭了,哆哆嗦嗦的蹲下,捅了捅一脸无谓的少女,“那怎么办?这样待下去会饿死的!”

    凤幽月叹了一口气,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我对阵法了解的太少,强行打破很容易出危险。目前来看,我们只能等救兵了。”

    她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声,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易渊彻底懵逼了,他一屁股坐下来,眼睛忙不迭的四处打量着一片空间,心中盘算着逃脱的办法。

    凤幽月也没有闲着,她努力回忆着脑海中仅存的一些奇门遁甲的知识,试图寻找能够逃脱的办法。

    两人一左一右,齐齐双臂环胸,一连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沉默的易渊忽然眼睛一亮,一巴掌拍在大腿上。

    “有了!我想到办法了!”他一个拔高从地上跳起来,瞪大了双眼盯着凤幽月。

    凤幽月心中一惊,连忙问,“什么办法?”

    易渊没有说话,他抓着她的袖子将她拉起来,兴致冲冲的道,“跟我走!”

    凤幽月一头雾水,却还是默不作声的跟上。

    易渊带着她,在这一片空间中来来回回的走了许久。他时不时的向前走两步,又向后退三步,看似杂乱无章,却让凤幽月的眼睛越来越亮,因为她发现,易渊所走的步伐,和她曾经在书上看到的极为相似。

    “你学过阵法?”她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易渊脚步一顿,迷茫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没有。”

    凤幽月有些不相信,“那你怎么知道这样走?”

    “观察啊!多观察几次,就看出规律了。”易渊说的十分理所当然。

    凤幽月:……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易渊虽然没接触过奇门遁甲,但是却对这些东西有超乎于常人的领悟力。

    哪有人只是看了几眼就能走出阵法的?

    照他这么说,全天下的阵法大师都要失业了好吗?

    在凤幽月无声的惊叹中,易渊领着她终于从阵法中彻底走了出去。

    两人站在山洞尽头的石壁前,转头看着刚刚走过的路。明明只是几米远的距离,却走了半个时辰之久。奇门遁甲的神秘,实在是令人惊叹。

    不过更让凤幽月惊叹的,还是易渊的天赋。

    她心思一动,缓缓摸着下巴,打起了别的主意。

    如此人才,让她不得不心动啊……

    易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待宰的羔羊,他四下摸索着石壁,如一只壁虎一般跳来跳去。

    凤幽月被他跳的眼晕,一把将他按住。

    “你在做什么?”

    易渊眨眨眼,“找机关啊!”

    凤幽月摇了摇头,“这处没有机关,别白费劲了。”说着,她向后退了一步,双眼专注的看着石壁之上。

    易渊一脸懵怔的凑过来,跟她一起看过去,却发现石壁上除了一些纹路之外,什么都没有。

    “你在看什么?”他挠了挠后脑勺,问。

    凤幽月伸手指了指那些纹路,“看这个。”

    “这些纹路……有什么不对劲吗?”易渊瞪着石壁,快看出了斗鸡眼。

    “这是一种禁制。”凤幽月开口缓缓说道,之前,她去冰室为凤长昊治病,闲来无事时和徐墨凉聊了许多话题。

    徐墨凉长年在外,见多识广,对结界和禁制都深有研究。他见凤幽月感兴趣,便毫不保留的将自己知道的交给了她,其中有一种禁制和石壁上的一模一样。

    此时,凤幽月站在禁制前,十分感谢自己旺盛的求知欲。

    她让易渊退到一旁,浑身玄力迅速的运转,双手置于胸前,飞快的掐着不同的手诀。

    一道道光芒各异的玄力接连打在禁制之上,凤幽月的双手已经连成了一片虚影。

    很快的,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石壁上那些死板的纹路,迸发出绚丽多彩的光芒。纹路之中的凹槽处,好似有液体汩汩流淌,迅速从一端流满了所有的纹路。

    光芒大盛,巨大的玄力从石壁上爆发。

    凤幽月和易渊连忙打开防御罩,即便如此,飓风仍然将两人吹得狼狈不堪。

    轰隆隆——

    沉闷的巨响回荡在山洞之中,地面一阵震颤。

    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壁,在巨响之中,缓缓上移,露出了石壁另一侧的天地!

    飓风渐渐消散,凤幽月抬头向那一侧望去。

    然后,水眸骤然圆睁。

    而易渊早已经目瞪口呆的长大了嘴巴,结结巴巴的尖叫出声,“卧、卧槽?!”

    ……

    山洞内,一片寂静无声。

    凤幽月和易渊傻呆呆的站在那儿,眼珠子几乎瞪得脱窗。

    这时,躲在凤幽月怀里的小火‘吱吱吱’叫唤几声,一骨碌跳下去,晃着大尾巴冲进石壁那一侧。

    凤幽月和易渊急忙赶上,待两人跨过石壁后,身后的石门,再一次闭合。

    此时,这一方天地之间,散发着耀眼的晶莹光芒。

    石壁的这一侧,竟然……是个晶矿!

    偌大的隧道中,左右两侧的石壁、头顶、脚下,密密麻麻的全是晶石!颜色各异,散发着巨大的灵气!

    凤幽月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眼睛被这些晶石晃得生疼。

    “这、这些晶石……得是多少钱啊……”易渊吓的变成了大舌头,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

    凤幽月也是艰难的咽了下口水。

    在九幽大陆上,流通的钱币便是晶石。晶石分很多种,最普通的是透明色玄晶币,万澜国使用的就是这种。除此之外,还有红晶币、紫晶币、金晶币、紫金晶币以及黑晶币等等。

    晶币的颜色越稀少,其价值就越高。而这些晶币,都是有晶石打造而成。

    在万澜国,一块拳头大笑的玄晶石,可以打造出大概一百个玄晶币,相当于普通老百姓一个月的生活费。而如今,凤幽月面前的,是铺天盖地整整一个矿洞的晶石!而且,其中还包含大量的红晶石和紫晶石!

    这尼玛!是要发!啊!

    凤幽月在心中激动咆哮,双眼冒着幽幽绿光。

    而易渊早已经控制不住,全身扑在了晶石之上。

    “发达了!发达了!发达了!”易渊激动的语无伦次。

    凤幽月缓缓裂开嘴角,无声的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

    “咔擦咔擦……咔擦咔擦……”

    凤幽月眉心一皱,“什么声音?”

    易渊茫然的抬起头,四处寻找,然后,哆哆嗦嗦的指着那红色的小身影,一脸惊恐。

    只见小火不知何时挖出了一块紫晶石,四只爪子抱着它,咔嘣咔嘣的啃得起劲儿。在它的身边,散落着几块被咬得七零八落的红晶石,四周的区域已经空了一片。

    很明显,小火已经在短时间内将这一片晶石全部扫荡一空,都吃了!

    凤幽月顺着易渊的手指看过去,然后,脸色一变,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小火!给我住口!”她一把扑上去,一把按住小火,凶巴巴的望着它,“你住嘴!啊不,住爪!快给我住爪!不许再刨了!”

    尼玛那都是钱啊!你他娘的吃的是老娘的命!

    “吱吱吱!”小火被晃得眼前发黑,委屈巴巴的看着凤幽月,眼中涌上雾气。

    凤幽月见它这副模样,心中有些软。但一看被它啃得一毛不生的地方,她就心痛的想要捶胸顿足。

    太能吃了!

    就这么一小会儿,吃了这么多!

    “你不能再吃了,看看你那肚子!”她心痛的用手指戳了戳小火圆鼓鼓的小肚子,眼疼的发现它的嘴角还残留着晶石的碎屑。

    尼玛,朱门酒肉臭啊!

    ------题外话------

    公子现在要出门,晚上还有更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