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一起睡吧?(二更)
    少女的声音,清清冷冷,却带着令人无法怀疑的坚定。

    云陌望着她,忽然就无声的笑了。

    那一笑,好似无数海棠花刹那间盛开,万千风华。

    凤幽月看的愣住了。

    “幽儿,”男人的墨眸中含着浓浓的笑意,语气更是温柔的腻人,“我很高兴。”

    他是真的高兴,他明白了,凤幽月对他不是没有感觉。

    只不过,一向单枪匹马的人生,忽然插入一个人,这让她很惶恐。

    云陌很开心,却又心疼。

    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才能让一个女子如此防备,竟然连爱都不会。

    男人的眼底眸光晃动,柔柔的暖意一圈圈漾开,卷起一片温情。

    凤幽月就这样迷醉在如此缱绻的眼神之中,心中好似有一只老鹿在乱撞。

    夜色动人,一片安好。

    就在这时,一道红色光芒‘嗖’的冲进山洞之中,直直砸入凤幽月的怀里。

    凤幽月又是一个岔气儿,被砸的直翻白眼。

    旖旎的气氛,就这么被砸没了……

    云陌脸色微黑,磨着牙看着少女怀中的小东西,眸色微冷。

    小火正在凤幽月怀里撒欢,忽然,后背一凉,浑身的毛全炸了。

    “吱吱吱!”它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黑脸的云陌,一个哆嗦,直往凤幽月衣服里钻。

    云陌的脸更黑了。

    他伸出两根手指,捏起小火毛绒绒的大尾巴,一提。

    小火被倒拔葱似的拎了起来。

    “你做什么?快放下!”凤幽月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试图将小火解救出来。

    云陌手臂一躲,随手一扔,手中的小东西‘噗通’一声栽倒在地,重重的摔了个大头朝下。

    “小小年纪别的不学,竟学轻薄女子的坏招。”他冷冰冰的扫了小火一眼,无形的威压倾泻而出。

    小火一个哆嗦,吓的小脑袋使劲儿往墙角里钻。

    凤幽月哭笑不得的瞪了云陌一眼,伸手将小火抱出来,心疼的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它还是个孩子,你吓它做什么?”

    “孩子?”云陌俊眉一挑,冷笑一声,“它的年纪比你都大了好几轮了。”

    凤幽月无语,白眼翻成了连环画。

    兽族的寿命是非常长的,一百岁相当于人类的两三岁而已。

    据小火自己说,它打从有记忆开始,已经独自生活了七十多年。算起来,相当于人类不到两岁的孩子。

    这么小的崽儿,也不知道云陌忌讳个什么。

    凤幽月叹了口气,抱紧小火发抖的小身子,上下打量了云陌一眼。

    “你若是非要这么算,那尊上大人究竟比我家老祖宗大了多少轮?”

    云陌:“……”这话他没法接。

    凤幽月眼中含笑,向前走进了两步,笑眯眯的看着一脸黑的男人,“你到底多大了?透露个零头也行啊!”

    云陌:“……”感受到了来自年轻人的深深恶意。

    男人的脸黑的彻底,好看的墨眸中隐隐透露着委屈。凤幽月心中一软,也不再逗他了。

    她将小火从怀里拎出来,问,“东西交给八长老了?”

    “吱吱吱!”小火点点头。

    “八长老可有回复?”

    小火大尾巴一晃,一个小小的竹筒掉落在地。

    凤幽月将其捡起来,展开,入眼的是凤清岩的字迹。

    “消息收到,一切安好,注意安全。”

    小小的纸片,字里行间透露着凤清岩浓浓的关心和叮嘱。凤幽月弯了弯眼睛,心情颇为愉悦。

    “做的不错,这个给你。”她揉了揉小火的大尾巴,递给它一瓶丹药。

    小火顿时笑开了花,两个小爪子捧着玉瓶,一溜烟跑走了。

    嗯,它是去监视上官家了。

    进入血罚之森不到半天,收获却是不小。凤幽月揉了揉眉心,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惫。

    云陌看着心疼,袖袍一挥,一套被褥凭空而出。

    凤幽月:“!”

    “睡吧。”迎着少女惊愕的目光,云陌将被子铺好,然后拍了拍,看着她。

    凤幽月:……你为啥在随身带着被子?

    在云陌的目光中,她抬步走了过去。

    被褥很新,软蓬蓬的带着一股浅浅的海棠花香,应该是还没用过。崭新的被褥扑在坚硬冰冷的地面上,坐下去格外软绵。

    凤幽月脱下鞋子,小心翼翼的钻进了被子里,然后眼巴巴的望着云陌。

    “我……睡了?”她偷偷裹紧了小被子,睁圆了眼睛好似一只充满防备的小兽。

    云陌看着她这副模样,无声的笑了。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声音温柔,“睡吧。”

    说罢,他站起身,径自走到洞口的石阶上坐下。

    凤幽月眨了眨眼,手指在被子上绞了个来回,最后还是纠结的开了口。

    “洞口凉,要不你……也过来吧,被子够大……”她越说越心虚,俏脸染上一层浅粉。

    云陌背对着她,背脊明显的僵了一下,眼神愈发暗沉。

    他深吸了一口气,勾起一抹苦笑。

    真是要了命了!

    “幽儿,”男人幽幽开口,声音低沉而沙哑,又带着旖旎的诱惑,“别太高看我的控制力。”

    凤幽月:“!”

    俏脸瞬间通红一片,她再也不敢多说,被子一裹,将自己严严实实裹成一个包子,连脸都埋了进去。

    一天的疲惫加上心情的起伏,虽然很害羞,但是凤幽月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少女的呼吸绵长而轻盈,时不时还会响起轻轻的鼾声。

    云陌转过身,高大的身躯慵懒的靠在石壁上,墨眸定定的注视着熟睡中的人儿。

    皎白的月光洒下来,将男人和少女笼罩在朦胧的月色中,极美。

    ……

    一夜好眠,第二日清晨,凤幽月从沉睡中懵然苏醒。

    她迷迷糊糊的坐起身,眯着眼望着洞外刺眼的阳光,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

    这时,一个颀长的身影,迎着阳光走了进来。

    他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抬步走到凤幽月面前,蹲下身宠溺的笑望着懵然的少女。

    “幽儿,睡得可好?”他轻声问着,伸出手指将少女嘴边的口水轻轻擦掉。

    纤长的手指带起一根银丝,还在魂有天外的凤幽月见了,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你、你你……”她瞪大眼睛盯着云陌指尖上的口水,脸色瞬间通红,说话都结巴了。

    云陌自然的将手指擦干净,然后揉了揉她的脑袋,“起床吃饭了。”

    说着,他拉起少女的柔荑,将她一把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凤幽月的脸色还有些红,但见到云陌面色自然,便松了一口气。

    擦口水神马的,太羞耻了!

    她摸了摸滚烫的脸颊,心中却又涌出丝丝甜意。无语的晃了晃脑袋,她只觉得自己是睡傻了。

    ……

    一番洗漱之后,凤幽月和云陌简单的吃了口饭。早餐是云陌做的粥,味道美味至极,凤幽月一口气吃了好几碗,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只想对着云陌跪下叫爸爸。

    吃过饭后,监视上官家的小冥正好回来了,带回了对方已经动身启程的消息。

    “走吧,跟上去。”凤幽月率先走出山洞。

    云陌大手一挥,将被褥收进空间,紧随凤幽月的步伐。

    两人两兽,无声无息的跟在上官家的后面。这一走,就是大半天的时间。

    一路上,并非平安无事。

    上官家遇到了两拨攻击,第一波是一队雇佣兵,胸前的标识是一个二等国。两方为了一株千年雪莲子,大打出手了一番。

    最后,由于雇佣兵人数较少,上官家占了上风。

    只是,没等他们得意一番,第二波攻击猛然降临。

    这次,是一群五阶凶兽,专程奔着千年雪莲子来的。

    这群凶兽一见雪莲子在大长老上官尊手中,二话不说便飞扑而上,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上官尊带着上官家一众弟子,慌乱逃窜,最后被逼无奈之下,扔了手中的雪莲子,才侥幸逃过一劫。

    一行十三人,丢盔弃甲,狼狈不堪。

    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凤幽月,却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活该!让你抢!

    抢出祸了吧!

    凤幽月笑得见牙不见眼,云陌也是笑意连连。

    “今日上官家遇险,想来应该是不能继续走了。”凤幽月笑够了,开始正儿八经的分析。

    果然如她所说,没过多久,上官家就寻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安营扎寨了。

    凤幽月勾唇笑了笑,也准备找一处地方歇下来。

    哪知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乖巧的缩在她怀里的小火,忽然一溜烟,跑没了影。

    “小火!”凤幽月一惊,伸手捞出小冥塞到云陌怀里,抬脚向小火追去,“你帮我盯着上官家,若有动静随时通知四叔,我去去就来!”

    ------题外话------

    啧,甜的牙疼,我只想静静的写个小甜饼,玄幻神马的,我不认识!

    稍后还有,别走开。

    《凰谋之妖后九千岁》/南城有耳

    正史云:她祸乱朝纲,谄媚君王,**后宫,屠害忠良,倾覆朝堂,实乃天下第一奸佞小人也!

    朗钰说:愧不敢当!

    她是21世纪的传奇政客,为人“奸诈”“狡猾”,专擅权谋,谁知一朝穿越,阴错阳差竟作了太监,还是个毫不起眼的女太监!

    为了翻身,她斗恶奴,诱妖后,岂料动作太大,入了帝王之眼。

    至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不过……

    有人嘲她难成气候,只因靠山皇帝是个无权“草包”。

    她笑而不语,心道眼瞎!

    有人骂她得瑟,说她再如何也只是个太监!

    她笑问:被太后倒贴过吗?

    当过群臣的“亲爸爸”吗?

    皇上给你暖过床吗?

    没有?

    拖出去斩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