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幽儿,我心悦你(一更)
    小冥一个哆嗦,差点吓尿了。

    小小的兔子模样的小家伙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看起来好不委屈。

    “你别吓它!”凤幽月看不过去了,一个巴掌拍在云陌身上。然后,自己就愣住了。

    她什么时候和这个男人这样熟稔了?竟想也没想就做出这样亲密的动作。

    凤幽月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觉得掌心的温度滚烫。

    “幽儿?”云陌说了几句话,见少女在愣神,担忧的低头凑了过去。

    男人身上轻浅的海棠花香传来,凤幽月眨眨眼,茫然的看着对方。

    “你说什么?”

    云陌嘴角微扬,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在想什么?如此入神。”

    “没。”凤幽月摇了摇头,迅速转移话题,“你来这里做什么?”

    “自然是为了来看你。”云陌暧昧的眨眨眼,语气极为不正经。

    凤幽月眼皮一抖,拳头差点没忍住招呼在他脸上。

    她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说人话!”

    云陌挑眉,勾起唇轻笑出声。

    “最主要的目的,的确是来看你。不过,要顺便处理一些事情。”

    “一些事情?和神迹有关?”凤幽月问。

    云陌缓缓点头,换了个姿势斜倚在石阶上,长腿肆意的伸开,墨眸中泛着慵懒魅人之色。

    “我要去神迹解决一个祸害。”他低声说,低沉悦耳的磁音中隐隐带着冰冷的杀气。

    祸害?

    凤幽月惊讶的挑挑眉,“你和这神迹有何关系?”

    云陌眉心微皱,苦恼的想了一下,斟酌片刻才缓缓开口,“严格来说,这神迹是我一个手下败将的遗物。当年我杀了他后,不小心让他创造的空间流了出去,里面有他饲养多年的一只凶兽。此次神迹大开,那畜生说不定会跑出来。恰好我来看你,便顺手解决一下。”

    凤幽月睁大了眼睛,太阳穴砰砰直跳。

    在大家眼中,神迹是非常神秘的存在,是普通人无法触碰的神物。从古到今,能够被称为神迹的,要么是天地所孕育的奇宝,要么是远古所留下的遗迹,再有就是传说中的大能残留的宝藏。而无论是哪一个,在众人心中,都是遥不可及的。

    凤幽月曾经在书上了解了一些曾经出现过的神迹,无一不是机缘重重,令人心生向往。最重要的是,这些神迹蕴含的威力,根本不是九幽大陆的修炼者们能够抗衡的。

    在普通人眼里,能够拥有这样威力的人,简称为‘神’。

    而如今,云陌竟然堂而皇之的告诉她,能够创造神迹的‘神’,是他的手下败将!这可就有点厉害了!

    凤幽月瞠目结舌的看着云陌,忽然想起当初凤苍对她说过的话。凤苍说,这位尊上的修为无人知晓,有人猜测他并非九幽大陆之人,有可能来自天域。

    但,此时,凤幽月却对这话产生了怀疑。天域的确高手如云,但能够打败一个创造出神迹的人,云陌的实力也绝非天域所存在的!

    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云陌,我有个问题。”

    男人笑得极为风骚,“幽儿想问,我自然有问必答。”

    凤幽月干巴巴的扯了扯嘴角,眼睛在他身上来回扫了几圈,尴尬的笑了一声,“我想问,您今年贵庚啊?”

    云陌:……脸唰的一下黑的彻底。

    凤幽月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眼睛四处乱瞟。当初凤苍说,尊上之所以被九幽大陆所敬仰,是因为几百年前,九幽大陆出现了一次重大危机。最后是尊上以一己之力,拯救了整个九幽大陆。那谈笑间荡平一切的身姿,让所有人为之叹服。

    如果按照凤苍的话来说,云陌几百年前就已经存在了,而且修为极高。

    凤幽月大胆的猜测一下,云陌能打败创造出神迹的‘神’,说明他也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古往今来,有如此能力的,怎么也得一千岁以上吧?说不定还要更老……

    一想到自己面前坐着的是一个一千多岁的‘老人家’,凤幽月就有点不自在了。

    回想一下自己对云陌的态度,似乎有些不敬老啊……

    少女忧心匆匆,不断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励志要做一个尊老爱幼的好青年。

    而云陌,精准的捕捉到她的眼神,那目光就好像在看凤苍一样!

    于是,尊上大人就崩溃了。

    人生中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你站在我面前,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想睡你,你却把我当爷爷’!

    云陌看着凤幽月越来越崇敬的目光,觉得他若再不做点什么,就真有可能多个‘孙女’了。

    “幽儿。”他忽然开口,喊了一声。

    凤幽月眨眨眼,“您说。”

    这个‘您’字,好似一把小刀,戳的云陌心口窝子直疼。

    他一脸沉重的揉了揉心口,却见少女一脸纯良的看着他。

    不知怎的,他忽然就觉得,自己被戏弄了。

    “幽儿?”云陌不确定的又喊了一声。

    凤幽月眼睛一亮,“您说!”那声音,特别脆生。那态度,特别积极。

    云陌心中顿时就笑开了。

    坏丫头!

    暗暗磨了磨牙,男人忽然兴起了恶趣味。

    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勾住少女小巧的下巴,向她的脸贴了过去。

    他定定的望着她,深邃的墨眸中带着隐隐笑意。

    “幽儿。”

    “您说!”

    “乖,叫祖宗。”

    “……”

    叫你妹的祖宗!你咋不上天呢!

    凤幽月小脸一黑,磨了磨牙,再也装不下去了。

    她一巴掌把男人的手打掉,屁股一抬,挪得离他远远的。然后瞪圆了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他,一脸‘我超凶’的表情。

    云陌笑得风骚至极,连眼梢都染上了浓浓的愉悦。

    他斜倚在石阶上,看着少女气鼓鼓的模样,心情甚至愉悦,连日来赶路的疲惫,一扫而空。

    “生气了?”他歪头笑看着凤幽月,墨眸中的光芒温柔缱绻。

    凤幽月翻了个大白眼,没有说话。

    云陌好笑的看着她,忽然从石阶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蹲了下去。

    “乖,是我错了,不生气了好不好?”他伸出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丝,眼中是腻人的温柔。

    凤幽月被他哄得心尖一颤,那点小郁闷瞬间就一扫而空。

    美色误人!

    她偷偷在大腿上掐了一把,忍着痛强行移开眼睛。

    “我本来就没生气。”她哼唧了一声,傲娇的撇过头,十分嘴硬心软。

    云陌无声的笑了,心知小家伙别扭要面子,也不再多言。

    石洞中一时间静了下来,气氛却一点也不尴尬,空气中流淌着淡淡的温馨。

    凤幽月靠在墙壁上,望着洞外的月色,身体渐渐涌上一丝疲困。

    就在这时,一连串细碎的脚步声响起。

    “吱吱吱!吱吱吱!”一道火红的身影‘嗖’的一下冲进洞里,一头砸进凤幽月的怀中。

    凤幽月被砸的险些岔气,痛苦的翻了个白眼。

    “吱吱吱!”小火手舞足蹈的叫着,同时用力向外扯着她的衣服。

    “怎么了?慢慢说。”凤幽月稳下来,“是上官家有动静了?”

    小火用力点点头,小爪子在石阶上一砸,砸碎后捡起一块石头,在地面上比比划划。

    凤幽月看着那鬼画符似的画面,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她无语的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无能为力。无奈之下,她准备叫醒缩在角落里呼呼大睡的小·兽语翻译·冥。

    “它是说,上官龙单独从上官家离开,和别人深夜碰头。”这时,云陌缓缓开口。

    凤幽月一怔,惊讶的看着如遗世独立的男人,“你懂兽语?”

    云陌挑挑眉,“这有何难?”

    凤幽月:“……”一股来自古代学霸的深深恶意。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头问小火,“上官龙和别人深夜碰头?”

    小火‘吱吱’叫了两声,点了点头。

    这三更半夜的,上官龙不好好睡觉,跑出去嘚瑟什么?

    一看就有问题。

    凤幽月眯了眯眼,抬起下巴冲小火一扬,“带我过去。”

    ……

    小火带着凤幽月和云陌二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处湖边。

    这里距离上官家歇脚的地方并不远,走路也只是需要一盏茶的功夫。看来,上官龙夜见他人,似乎并没有太过隐瞒。

    凤幽月跟着小火,很快就发现了上官龙的身影。她迅速躲到一处大石后面,偷偷探出头去。

    此时,上官龙正和一名身着白色锦袍的男人相对而立。那男人背冲着凤幽月,看不到长相。不过从背影和站立的姿势来看,这应该是个锦衣玉食的富家子弟。并且,修为还不错。

    凤幽月动了动耳朵,屏住呼吸,想要听清他们说些什么。

    “龙兄请放心,此次行动绝对保密,除了我与家主之外,再无他人知晓。”那人的说话声顺着风传了过来,隐隐能听出年纪不算太大,应该在三十岁左右。

    “文兄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这次神迹非同小可,我们两家还要互相帮助才好。”上官龙含笑着说。

    “那是自然!以你我两家的关系,定当齐心协力,共创辉煌。不过,那个凤家……”

    “凤家?”上官龙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此次神迹之后,凤家,将不足为据!文兄只管静静看着就好。”

    “既然龙兄这样说,那在下就静待佳音了。”

    两个人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眼,沉沉的笑出声来。

    凤幽月躲在暗处,听着两人的谈话,眼皮不自觉的抖了几下。

    她看着那白衣男人的背影,隐隐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上官龙和那神秘人很快就离开了,凤幽月带着小火和云陌回到了山洞里。

    “幽儿,你可发现了那人的身份?”云陌坐下来,看着皱眉沉思的少女。

    凤幽月点点头,“若我猜的不错,那人应该是吴准的大儿子,吴文。”

    吴文,是吴家家主吴准的长子,也是吴群和吴雪的父亲。这个人野心颇大,修炼天赋也不错,但是心智却不够,心性也太过冲动。

    吴文的妹妹正是吴倩,他算是上官龙的大舅子。

    当年,凤清岩和吴倩的婚事被毁,吴文在其中可是起了不少作用。

    今晚,吴文和上官龙深夜碰面,凤幽月并不奇怪两人的关系,但是她比较在意的是他们口中提到的神迹。

    既然吴家知晓神迹之事,上官家为何不与他们合作,反而跑来凤家联合?

    以吴家和上官家的关系,这样做未免有些蹊跷。

    凤幽月又想到上官家主动提出兵分两路,难不成就是为了和吴家汇合吗?

    那等到神迹开启之时,他们又会如何对待凤家?

    凤幽月只觉得所有事情都透露着蹊跷,吴家和上官家的举动,太奇怪了。

    “小火,你来。”她咬了咬唇,从空间中拿出纸张和一个小拇指粗细的竹筒,然后在纸上写了几笔,卷起来放入了竹筒当中。

    “将这个交给八长老,一定要快。”

    “吱吱吱!”小火叫了几声,将竹筒咬在口中,毛绒绒的大尾巴一甩,一溜烟跑走了。

    凤幽月皱着眉看着小火离去的方向,有些心事重重。

    “你担心上官家和吴家使诈?”云陌问。

    凤幽月眯起眼睛,眼底浮上一层薄冰,“凤家如今如履薄冰,不得不防。”

    如今,凤家重回四大家族之首,实力突飞猛进的同时,却也树大招风,让人忌惮。且看五年大比刚结束,护国公府的袁天哲堂而皇之的堵在宫门口,就能看出凤家如今的地位是多么招人恨。

    此时,任何情况都有可能让凤家倾然崩塌,她必须步步小心。

    现在,宫内老皇帝南宫无奇病倒在床,三皇子南宫晨被软禁在府,大皇子南宫烈掌权,让凤家少了一个劲敌。

    但,其他三大家族和护国公府虎视眈眈,都在等待凤家露出破绽,好借此机会咬上一口。

    凤幽月不得不防。

    不过现如今,让她最在意的,是上官龙说的话。

    他为何如此肯定神迹之后,凤家将不足为据?

    难道他们准备在神迹入口处设下埋伏?还是在进入神迹后对凤家弟子出手?

    “这不可能。”云陌听了她的想法,立刻否定了,“此番神迹我最了解,即便集结吴家和上官家的力量,也没办法打开入口。他们必须要和凤家合作,集三方之力,才能达到目的。”

    凤幽月皱了皱眉,“那上官龙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准备在神迹内对凤家动手?”

    云陌摇了摇头,“这种可能性非常小。进入神迹入口后,能量波动会将大家冲散到不同的地方。能够同时相遇的几率太小,即便上官龙真打的这个主意,也不可能将凤家尽数消灭。”

    说着,他顿了顿,“更何况,你别忘了,此次神迹只能维持两日时间。时间紧迫,能不能寻得到机缘还未可知,吴家和上官家又怎会将时间浪费在凤家上?”

    云陌这样一说,凤幽月也觉得这两家还没傻到这份上。但,他们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少女的眉心拧成了一座小山,俏脸上覆盖了一层愁容。云陌见此,心中微疼,伸手抚上了她的眉心。

    “别担心,不管什么阴谋,我会护凤家无忧。”他轻声说,眼中有温润的暖意。

    凤幽月一怔,男人的指尖微暖,触碰在她的眉心上,使得她的皮肤涌出一股酥麻感。

    她愣愣的看着他,耳边回荡着他刚刚说的话。

    护凤家无忧……

    “云陌,”凤幽月忽然开口,她定定的看着男人,神色复杂,“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为什么要一次次的帮我?

    为什么要不顾疲倦的来看我?

    为什么用一世无忧来宽慰我?

    凤幽月定定的注视着云陌,她不傻,这个男人对她所做的一切,早已不是‘有所图’,也绝非‘只是朋友’。那晚的暧昧旖旎,打破了两人仅剩的伪装。即便迟钝如她,也觉察到了什么。

    山洞中,安静宁谧,夜风徐徐而来,漾起一阵海棠花香。

    月色朦胧,云陌定定的看着满心疑惑的少女,暗色的墨眸渐渐染上了缱绻魅人的笑意。

    “幽儿,我为何对你这么好?”

    凤幽月抿了下唇,“为何?”

    “因为,”男人弯下身,贴近少女的脸颊,深深的望着她,“我心悦你。”

    “幽儿……我心悦你。”

    男人低沉而磁性的声音,缓缓流入这夜色之中,语调中的宠溺和温柔,几乎要将凤幽月溺死于其中。

    她猛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瞪着男人,耳边嗡鸣一片。

    云陌见她这副模样,无奈的笑了一声。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勾住小巧的下巴。

    “幽儿,这个答案,你可满意?”他低着头,深深的望进她的眼底。那一片清澈的眼中,是震惊,是疑惑,是迷茫。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男人缓缓低下头,双目中唯有那嫩红的唇。

    微凉的薄唇在粉唇上蜻蜓点水般划过,带起两颗心一片颤栗。

    少女的唇很软,虽然只是蜻蜓点水,却也让男人心神荡漾。

    云陌的眸色渐渐变得暗沉,捏着凤幽月下巴的手,微微缩紧。

    “幽儿,这天下,我只想要你一人。”

    咚!咚!咚!

    心跳再一次失控,凤幽月愣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底好似有什么正在破土而出。

    唇上还残留着男人微凉的温度,凌厉如她,竟然在这一刻并不反感这个吻。

    我心……悦你……

    简单的四个字,却让她的心尖又狠狠颤了几下。

    凤幽月紧抿着唇,闭了闭眼,试图将心中的慌乱和怪异压下。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已是一片清明。

    “云陌,我……”话刚出口,却又哑了声音。她该说什么?我也喜欢你?

    凤幽月从未想过感情之事,上一世,她是在刀刃上舔血的兵王,每天都要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从小就和一群男孩在泥坑里摸爬滚打,大家从未将她当做一个姑娘。

    后来长大了,她的彪悍狠辣更是让一众兄弟为之佩服,但,从未有一人对她说过,我心悦你。

    凤幽月接受的是尖兵训练,在这些训练中,没有人叫她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后来,她来到九幽大陆,拥有了亲人和朋友。她周旋于各大势力之间,只为了帮助凤苍保住凤家一世安稳。

    她不再是单枪匹马,但却仍然冲在最前面。

    她从未想过,会有一个男人强势的插入她的人生,无条件的帮助她,袒护她,甚至跟她说,我心悦你。

    他为了她,当着满朝文武胡言南宫晨亡国克妻。他为了她,将金足蛇送与她最好的朋友。他为了她,当着整个万澜国,偏帮凤苍。他甚至说,会护凤家一世无忧。

    这样的情意,凤幽月不是不感动。

    但,她对他的心意,究竟是怎样的?

    凤幽月不懂喜欢,她不能确定。

    第一次接触感情,除了迷茫,便是惶恐。惶恐的让她想要退避。

    心摇摆不定,一只温暖的大手忽然将她的手牢牢握住。

    凤幽月睁开眼,迷茫的看着云陌。

    “幽儿,你不必惊慌。”男人牢牢的握着她,墨眸中隐藏着一片深邃,似乎可以包容她的一切。

    他含笑的看着迷茫的少女,唇角勾起一抹宠溺至极的浅笑,“幽儿,我等你,等到进入你的心为止。”

    水眸狠狠的晃动了一下,凤幽月的整颗心,似乎沉浸在了酸涩和甜蜜之中。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眼中的雾气用力压下。

    “云陌,”她缓缓开口,声音沙哑,“若有一日你入我心,我凤幽月此生、决不相负!”

    ------题外话------

    尊上:幽儿,我心悦你。

    幽月:滚!~

    **

    啊啊啊啊!告白了告白了!甜的牙疼,想我一只单身狗为啥要写这种情节?

    一会儿还有更新哈,别走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