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冰肌玉骨,人间绝色(一更)
    经过两日的闭关,大玄师淬炼丹让凤幽月成功的拥有了雷属性玄力。

    严格说起来,这算是玄冥狼和小火的功劳。

    之前小火晋级之时,引来了九天雷劫。小冥虽然帮它将多余的雷劫都吸收了,但是混沌空间中仍然残留了不少雷属性能量元素。

    而凤幽月正好借了这股东风,触碰到了雷元素的边缘,将其收为己用。

    要知道,任何属性都是要分个三六九等的。比如火属性的修炼者需要搜集异火为自身所用,有的人得到的是普通火,有的人得到的是稀有火种。雷元素也是如此。

    空间里残留的是小火之前引来的九天雷劫,威力岂是普通雷元素可以相比的。如今,凤幽月占了个大便宜,刚得到雷属性玄力,便拥有了如此强悍的雷元素,实在是……傻人有傻福。

    出关后,凤幽月去了一趟清波苑。

    凤清岩服用了大玄师淬炼丹和云灵果,如今仍然在闭关之中,直到晚上才苏醒过来。

    “四叔,如何?”一直等在屋外凤幽月一脸期待。

    凤清岩睁眼就看见了侄女,愣了一下。随后感受了一下自身的能量,勾唇笑了。

    “是光属性。”

    凤幽月眼睛亮了亮,脸上浮现出喜意。

    光属性和暗属性一样,都非常罕见。光属性的攻击力非常强大,正好弥补了凤清岩善守难攻的弱点。

    “修为呢?是否有增长?”

    凤清岩抬起双手,紧握成拳,爆发出磅礴的玄力。

    凤幽月眸光一缩,眼中流出惊喜之色,“大玄师五阶!”

    凤清岩笑着点了点头,俊逸的脸上也溢满了惊喜之色。

    “恭喜四叔!”凤幽月笑弯了眼睛,“从今以后,凤家又要多一个双属性大玄师了。”

    凤清岩从床上走下来,为自己倒了杯清茶一饮而尽,笑着对凤幽月道,“还是你最厉害,三属性大玄师。若是说出去,这万澜国又要地震了。”

    凤清岩感慨的叹了口气,冰、火、雷三属性大玄师,即便在二等国和一等国,也是众人争抢的对象。

    他们凤家是做了什么好事,才能得了这么一个大宝贝。

    “幽月,如今你是什么修为?”

    “大玄师二阶巅峰,”凤幽月有些遗憾的撇了撇嘴,“并没有突破。”

    她觉得进步有些缓慢,但是凤清岩却不这么认为。

    三属性同时修炼,难度本就比寻常人要大的多。这也就是凤幽月天赋异禀,不然若是换了别人,没个十年八年还真突破不了。

    “不要过于心急,稳扎稳打才能进步。”凤清岩摸了摸小侄女的头,轻声安慰她,“如今你的修为在万澜国已经鲜有敌手,但是进步的太快也不是好事。这些日子,你要好好加以稳固,以免心性不稳导致走火入魔。”

    凤幽月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的身体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内里却装着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灵魂。连死都死过一次了,又怎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动摇心性。

    “放心吧四叔,我不会的。”

    ……

    一日之后,凤家和上官家的领头人齐聚,最后一次确认此次行动的具体细节。

    经过两家长老十数次仔细推算,最后将神迹发生的大致范围确定在血罚之森万澜国所属区域偏北的一片位置。

    具体时间,大致在六日后到八日之间。

    “神迹现世的持续时间只有半个时辰,但是寻找的范围太大,不太好办。”凤清岩俊眉微皱,眼睛盯着地图,“还有没有更具体一点的办法?”

    凤苍和上官霍对视一眼,看向几位长老。

    “我们几人想了几天,只想到一个办法。”八长老凤关开口,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两块浅红色的圆玉,“这是阴阳灵玉,可以感知一定范围内的能量波动。若是有巨大的能量出现,灵玉会变成发出红色光芒。”

    “我们实验了几次,它的预测范围大概在周围一千米之内。”

    凤苍拿过阴阳灵玉,细细打探了一番。灵玉呈圆形,浅红色,玉身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散发着浓浓的灵气,一看就非凡品。

    “灵玉只有两块,一家一块,若是谁先发现神迹,就发信号弹以作提醒。”八长老提议。

    其他几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好。”

    如此,事情就定了下来。凤家和上官家兵分两路,最终在神迹入口处汇合。

    “此次神迹的消息被万澜国牢牢封锁,暂时还没有流出去。不过不排除一些佣兵或者散修通过其他途径得知此事。总之,进入血罚之森后,一切都要小心。特别是几位带队的长老,定要将弟子们好好护住。”凤苍沉沉开口,细细叮嘱,脸上一派肃然之色。

    长老们也都明白此次行动的重要性,郑重其事的答应下来。

    议事结束之后,上官家几人离开了凤府。

    “几位长老,请留步。”待上官家的人走后,凤苍叫住了凤关等三位长老。

    “来人,去把六小姐叫来。”他冲外面喊了一声,很快的,凤幽月在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议事厅。

    凤苍大手一挥,将门紧紧关上。

    “如今,在座的都是自家人,有些话老夫不得不说。”他声音沉沉,眼底有浓浓的暗色涌动,“几位长老,明日,幽月将和你们分开行动。”

    八长老凤关脸色一变,“家主,血罚之森危险重重,你为何将幽月一个人安排出去?”

    “是啊!幽月虽然是大玄师,但是血罚之森那种地方,还是大家集体行动的好。”四长老凤森也是心急。

    凤苍无奈的挥了挥手,看了凤幽月一眼,“这是她自己的主意。”

    “此次上官家主动找上凤家,虽说是看上了我们的实力,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且,他们主动提出兵分两路,我总觉得有些奇怪。”

    凤关三人面面相觑,心中渐渐升起一股怪异感。

    按照常理来说,进了血罚之森这种地方,抱团取暖才是正常反应吧?毕竟谁也无法预测下一刻会出现怎样的危险。

    但上官家却在此时说要兵分两路,虽然他们解释说分散开是为了更快找到神迹,但这个解释总觉得漏洞百出。

    “家主,您的意思是?”

    “防人之心不可无,幽月她想跟着上官家。若是没有猫腻,自然皆大欢喜。若是他们真要有什么计划,至少凤家能提前做好准备。”

    凤关三人细细一想,觉得这主意未必不可行。

    “幽月这主意好,但是要跟也得我们这几个老家伙跟啊!她一个小丫头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再者,上官家那几个老头子都是人精似的人物,上官尊更是大玄师七阶的高手。若是幽月被他们发现了,焉有命在?”四长老凤森越说,越觉得危险,立刻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行!不能让幽月跟着!要去也是老头子我去!”

    “对,要去也不该是幽月去。”八长老也说话了,他伸手一把把吵吵嚷嚷的凤森推开,对凤苍道,“这里我的修为最高,要去也该是我去才对。”

    凤森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

    “什么你的修为最高?我的才最高好吧!前几天刚突破的大玄师七阶中段!你个初段的靠一边凉快去!”他挥挥手,不耐烦的轰着八长老。

    八长老嘴角抽了两下,嘴上一点也不留情,“就差了一阶你也好意思炫耀?论头脑论耐力,还是我更适合。”

    “论修为,我才最合适!”

    “你走开!”

    “你才走开!”

    两个老头子吵得鸡飞狗跳,凤幽月看的笑意连连。

    待两人吵得差不多了,她从椅子上跳起来,给二位各倒了一杯茶。

    “两位长老的关心幽月心领了,但是你们还要保护其他弟子,不能单独行动。”她慢条斯理的说。

    凤关和凤森一噎,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的确,凤家还有十名弟子需要他们保护。

    一直沉默的七长老凤岑思忖了一下,“要不就我去吧?四哥和老八修为都比我高,留下来保护弟子。我去跟着上官家。”

    “不,”凤幽月摇摇头,否定了他的主意,“我去。我虽然修为不如三位长老,但是我有办法保命。就算被他们发现了,我也不会有危险。而且,如今我是三属性大玄师,就算是上官尊我也能过上几招。”

    话音刚落,凤关三人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是三属性大玄师?!”

    三个人喊得特别齐,震得桌上的茶杯抖了几下。

    凤幽月吓了一跳,耳朵被震得嗡嗡响。

    “……啊,”她缩了缩脖子,惊恐的看着三个年纪加起来快二百岁的老头子满是星星眼的盯着她,那架势恨不得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是什么时候的事?”

    “除了冰属性和火属性,第三种属性是什么?”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瞒得这么严,这是好事啊!”

    “家主也是的,怎么不告诉我们!”

    凤幽月被三个老人吵得头晕目眩,凤苍有点看不下去了,伸手将三位长老拽了过来。

    “吵什么吵什么?幽月也是昨日刚刚出关,这还没来得及说。”

    凤关三人闭上了嘴巴,眼睛却齐刷刷的盯着凤幽月。

    “……啊,对!我还没来得及说。”凤幽月揉了揉眉心,“多了一种雷属性。”说着,她摊开手,暗紫色雷电之力在她掌心中发出噼啪的声音。

    凤关三人眼睛瞪得溜圆,不可置信的看着凤幽月的掌心。

    “真的是雷属性!”

    “这雷电之力,好似蕴藏着无穷的灵气,绝非凡品!”

    “三属性啊!老头子我有生之年竟然能见到三属性修炼者!”

    三人激动的手足无措,凤幽月好笑的勾起唇角,将雷电之力收回体内。

    “所以三位长老,我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上官家的人绝对伤不到我。而且,就算遇到了危险,我也有逃跑的办法。这一点爷爷最了解。”

    凤关三人齐齐向凤苍看过去,凤苍肯定的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好吧!”凤关犹豫片刻,点头答应了,“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切不可丢了性命!”

    ……

    一夜好眠,第二日刚刚拂晓,凤家十三人齐聚凤府门前,在凤苍的叮嘱中,前往血罚之森。

    而凤幽月,在跟随大家一同离开后,脚步一转,偷偷奔向上官家的路线。

    天渐渐亮了起来,金色的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照亮了大地。

    万澜国距离血罚之森需要一日的路程,大家快马加鞭,在当天下午匆匆赶到。

    上官家十三个人并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多了一个小尾巴。

    凤幽月跟在上官家身后,不紧不慢的走着,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很快的,她便跟随上官家进入了血罚之森。

    冷月高悬,夜幕终于降临。

    血罚之森内,黑沉的夜色笼罩大地,偶有野兽的咆哮声传来,让人心中发寒。

    由于夜色已晚,为了安全考虑,上官家的人只走了一段路程,便原地休息了。

    凤幽月见此,将小火放了出来。

    “仔细盯着他们,我去寻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做烤肉给你吃。”

    正在空间里睡得迷迷怔怔的小火一听,眼睛顿时亮了。

    “吱吱吱!”它点了点小脑袋,毛绒绒的小爪子在胸口拍了两下。

    抱在我身上!

    凤幽月勾起唇,胡乱揉了小家伙两下,然后在对方委委屈屈的幽怨中,拍拍屁股跑了。

    ……

    上一世凤幽月是兵王,对于追踪和反追踪的技术,练就的炉火纯青。毫不客气的说,她若是想躲起来,整个上官家也绝不是对手。

    凤幽月在离开时,将炼制好的追魂香留在了上官家弟子的身上。这种香无色无味,没人能够发现。

    做完这一切,她便在不远处寻了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安顿了下来。

    夜风徐徐,橘红色的篝火发出‘噼啪’的声响。

    火堆旁,红衣少女席地而坐,手中麻利的摆弄着的已经清理好的野鸡和鲜鱼。在她的身旁,一只通体紫色的小兔子状模样的小兽,正眼巴巴的盯着火堆上的烤鸡,痴痴的流着口水。

    “老大,什么时候烤好呀?”小冥奶声奶气的问,若不是顾及那一身漂亮的皮毛,它恨不得一头扎进火堆里。

    凤幽月将最后一只鲜鱼插上树枝架在火上,垂头好笑的看了玄冥狼一眼。

    “再等等。你们几个小家伙一天天就知道吃,也不知道是谁学了谁。”

    小冥傻兮兮的直笑,眼珠一转,果断的将锅推给了没办法出来的小混。

    “小混那胖子天天就知道吃,我和小火都是被他带坏的。”

    只能待在空间中的小混:……

    “老大你别拦着我!小爷要揍它!”小混在空间里怒吼,恨不得立刻滚出来把小冥去皮抽筋。

    凤幽月:娃娃们的勾心斗角,她不是很懂。

    很快的,篝火上的烤鸡和烤鱼源源不断的散发出香气,小冥吸了一口口水,更着急了。

    “吱吱吱!吱吱!”这时,一直在盯着上官家的小火,一溜烟的跑了回来。一头扎进凤幽月怀里,双眼放光的盯着火堆。

    凤幽月被这两个小家伙的模样逗得直乐,双手迅速的将烤好的雪鸡和鲜鱼拿了下来。

    瞬间,被一抢而空。

    小混透过混沌空间,眼巴巴的看着小火和小冥吃的满嘴冒油,哀怨的都要哭出来了。

    “嘤嘤嘤,小爷也想吃……”

    正在吃鸡的凤幽月一怔,从火架上拿起一只烤鸡两条烤鱼,转手扔进了空间里。

    “哈哈哈!谢谢老大!”小混顿时多云转晴,抱着烤鸡烤鱼,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吃了起来。

    凤幽月看着小屁孩儿直流口水的模样,弯了弯眼睛,笑了。

    ……

    吃过晚饭,凤幽月简单的将垃圾收拾好。这里距离上官家的所在地不远,备不住会有人脑筋一抽跑到这儿来溜达。为了以防万一,一切还是要恢复如初才好。

    小火和小冥两个小家伙瘫在草地上,饱嗝打个不听。

    凤幽月站起身,用脚尖踢了踢两只,“我去洗澡,你们两个轮流去盯着上官家。有动静及时向我汇报。”

    小火‘吱吱’叫了两声,在草地上摊成一张饼。

    小冥哼唧两下,懒洋洋的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碎草,一溜烟不见了。

    ……

    宁静的湖边,银白色的月光笼罩大地,湖面上波光粼粼,一片静谧。

    偶有夜风吹来,带起一片涟漪,漾起草木的清香。

    凤幽月蹲下身,轻轻拨了拨湖水,微凉的温度正好抵消了夏日里的炎热。

    少女勾唇笑了笑,将衣服迅速脱下,好似一尾鱼儿,一头扎进水中,欢快的游了起来。

    凤幽月上一世水性就不错,自从来了九幽大陆后,每日不是在修炼就是在收拾敌人,难得像此时这样清闲一次。

    纤细的身体在湖中欢快的摆动,如玉的肌肤和温润的水轻轻抚摸,漾起一圈圈波纹。

    忽然,哗——的一声,少女从湖底钻了出来。

    她伸手抹了一把水,将长发拢到身后。朦胧的月色洒下,笼罩在少女白皙明艳的俏颜上。

    调皮的水珠从她的发丝滑落,缓缓流过明亮的眼和诱人的粉唇,轻轻拂过颀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最后,温柔的抚上胸部,缓缓流入水中。

    一片旖旎,令人浮想联翩。

    凤幽月舒服的出了一口气,嘴角刚要扬起,忽然,眸光骤然转冷。

    有人!

    她猛地转过身去,刚要祭出烈火鞭,却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刻,愣住了。

    ……他怎么会在这儿?!

    ……

    云陌也愣住了。

    早在前几日,他就得知了凤幽月要来血罚之森的消息,心思便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自从上一次两人差点吻上之后,他已经有好几日没有见过她了。

    心中的思念,早已经化为惊涛骇浪将自己的理智湮灭,若不是有事缠身,云陌恨不得直接撕裂空间出现在少女面前。

    他忍了几日,最后思念还是占了上风。

    将一堆烦心事非常不厚道的交给了泠风,云陌一刻不停的向血罚之森奔来。

    他顺着凤幽月的气息寻了过来,刚一落地,看到的便是如此一副人间美景。

    只一眼,便看呆了。

    男人定定的站在湖边,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墨眸暗沉的看着湖中的美景。

    冰肌玉骨,人间绝色。

    一向清心寡欲的云陌,呼吸迅速变得粗重,体内瞬间爆发出炙热岩浆,疯狂向下身汇集。

    深邃的墨眸,变得愈发暗沉。深处好似有旋涡翻涌,即将冲破桎梏,湮灭一切理智。

    云陌静静的看着,充满炙热的视线,将少女暴露在外的皮肤一寸寸细细抚摸。

    那双妖冶冰冷的长眸,顷刻间染上了一层暧昧旖旎的**,变得更加妖魅、诱人。

    月色姣姣,水中是冰肌玉骨的美人,岸边是白衣如雪的妖孽。

    四目相对,炙热的旖旎,在空气中爆发……

    ------题外话------

    我是一个专心为儿子谋福利的亲妈。——一会儿还有更新,别走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章完)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