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两方合作,神迹现世(一更)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屋内的两人。

    凤幽月空白的大脑迅速回魂,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了下来。

    云陌直起身,坐在床边定定的看着她,眼底还有未散开的暗沉。

    凤幽月有点懵,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脸色瞬间通红一片。

    她刚才在做什么?!

    男人的气息仍然缠绕着她,少女转过头,纠结的咬了咬唇,最后不争气的伸手给了自己一个小巴掌。

    美色误人!

    “幽儿……”这时,云陌幽幽开口。

    凤幽月又是一个激灵,吓的撞上了桌边,带的桌上的茶具响成一片。

    “四叔找我有事我先走了你早点回去吧。”一口气说完,她抬脚就冲了出去,好似身后有猛虎追赶。

    房门‘哐当’一声被推开,又‘砰’的一声关上,震得屋内的摆设都晃了晃。

    云陌盯着紧闭的大门,眼睛缓缓眯起,嘴角勾起了一个妖冶的弧度。

    ……

    凤幽月一鼓作气跑了出去,急急忙忙的模样吓了扶苏一跳。

    “小姐,你急什么?”她一头雾水,抬头向屋里望去,却被凤幽月一把将门给摔上。

    “四叔在哪儿?”凤幽月喘了口气,故作镇定的问。

    扶苏指了指前方,“在偏厅。”

    凤幽月点了点头,理了理头发和衣服,深吸口气,大步向偏厅走去。

    扶苏一脸茫然的看着少女的背影,小姐的脸怎么这么红?

    偏厅内,凤清岩笔直的坐在椅子上,眉宇间染着几分忧愁和思虑。

    脚步声传来,他闻声抬起头,见到凤幽月的瞬间,眉宇见的忧色淡了几分。

    “四叔,”凤幽月走到凤清岩身边坐下,眼中透露着关切,“这么晚来,可是有事?”

    凤清岩点点头,温润儒雅的俊脸上浮现出一抹暗沉,“的确有些事。幽月,我就长话短说了。”

    “血罚之森有消息说将有神迹现世,上官家今日找上门来,想与凤家合作探宝。”

    凤幽月拿着茶杯的手一顿,惊讶的挑了挑眉。

    上官家亲自上门?

    这倒是有意思。

    自从吴倩悔婚嫁给上官龙后,凤家和上官家的关系就比较微妙。说仇家吧,也算不上。但是的确也不算是太友好。

    如今,上官家竟然主动上门寻求合作,他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四叔,上官家为何要与我们合作?自己去不就好了?”

    凤清岩摇了摇头,“你爷爷调查过,这血罚之森的神迹,的确属实。不过这神迹威力颇大,单凭上官家一己之力,只能有去无回。如今凤家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他们打上我们的主意,也是正常。”

    所谓神迹,是一些远古大能留下的一些机缘,或者是某些激烈大战留下的残留的稀世珍宝。这些机缘或者天材地宝会随着空间位移的不断变换,而出现在不同的地方。

    据万澜国史册记载,迄今为止,万澜国管辖内的血罚之森中,只出现过寥寥数次的小神迹,而这次的神迹,不同于以往,似乎威力很强。

    每一次神迹出现,都是天大的机缘。但神迹的入口绝非谁都能进的。

    比如上官家,虽然在万澜国地位极高,但在神迹面前,就是个垃圾。

    如今,万澜国内,唯一的玄王阶在凤家,最年轻的大玄师在凤家,唯一的三级炼药师,也在凤家。如此强的助力,让上官家心甘情愿的放下脸面,来寻求合作。

    “除了上官家之外,还有别人参加吗?”凤幽月问。

    凤清岩犹豫一下,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了。”

    凤幽月沉默了一下,开口询问,“四叔,你怎么看?爷爷呢?他有什么想法?”

    “此次神迹机缘难得,你爷爷打算应下这次合作。我也是这么认为。”

    凤幽月挑了挑眉,“你们就不怕上官家使诈?”

    凤清岩听了,轻笑一声,儒雅的俊脸上云淡风轻,“进入神迹之后,乱流会把大家分散到不同的位置。到时你有多大的机缘,全看自己的造化。上官家就算想使诈,也无能为力。”

    凤幽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这么说来,只要他们两家合力进入神迹入口,之后便互不相干了?

    凤幽月眼睛渐渐发亮,对这神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既然如此,那就答应吧。”她小手一拍。

    凤清岩含笑望着她,“那我就去跟你爷爷好好商量一番,争取为咱们家的弟子们多争取几个名额。”

    ……

    凤清岩欢欢喜喜的走了,凤幽月在偏厅磨蹭了半天,直到深夜才不情不愿的往闺房走去。

    冷月洒在小路上,四周安静无比,只有少女轻缓的脚步声和她的心跳声。

    那个男人走没走?

    凤幽月心中有些发虚,俏脸微红。

    刚才怎么就失控了呢?

    她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这种失控的感觉让她很陌生,总觉得心里好像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凤幽月走到闺房门前站定,透过窗子看着屋内的皎白光辉,眼中闪过复杂之色。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只剩下满室海棠花香。

    凤幽月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却又莫名的觉得有些失落。

    失落?

    她怔了一下,随即用力晃了晃脑袋,伸手在大腿根狠狠一掐。

    美色误人!

    一定是那男人长得太好看了!

    对!一定是这样!

    关上门,脱下衣服,凤幽月一屁股坐在床上。随即,动作顿了一下。

    刚刚也是在这个位置,他们差点……

    啊呸!

    住脑!马上住脑!不许再想了!

    少女用力的扯扯头发,气急败坏的把鞋子甩掉,一股脑钻进了被子里。

    她今天一定是吃错药了!

    睡一觉,明天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凤幽月如此这般,翻来覆去的给自己洗了半天脑,最后在兵荒马乱的思绪下,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并不知道,在她睡过去后,高大的男人重新出现在房间里。

    云陌定定的看着熟睡中的少女,俏颜睡得红扑扑的,小嘴微张,吐出清香的热气。闭上眼睛的她,没有了往日里的锋利,反倒多了几分小女儿的柔嫩。

    云陌缓缓伸出手,悄无声息的落在她的脸上。

    暗沉的墨眸中染着复杂之色,似无奈,似温柔。

    “幽儿……”一声叹息,漾起无尽缱绻。

    ……

    之后几日,云陌一直没有出现。而凤幽月忙碌于筛选前往血罚之森的弟子名单,很快便将那日发生的事情遗忘到脑后。

    冰室之中,凤幽月为凤长昊进行每日的例行检查。

    “还是老样子。”她叹了口气,说。

    徐墨凉没有失望,反而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恶化,就是好现象。”

    凤幽月看着他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心中略微酸涩。她心思一动,忽然想到一个办法。

    “徐老祖,您等我一下。”

    说完,不等徐墨凉开口询问,凤幽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她并没有跑远,而是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进了混沌空间。

    自从混沌空间升级之后,空间里又多了一颗混沌灵果树。因为灵气充足的原因,这两棵树结果的速度比原来快了不少。如今,已经有八颗果子了。

    凤长昊的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混沌灵果虽然无法将他救醒,但说不定能帮他改善体质。

    体质好了,也许就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

    凤幽月越想越觉得可行,若不是如今凤长昊的神识俱散,她恨不得将整个淬炼池的水都喂他喝下去。

    徐墨凉没等太久,就看到少女捧着一个红彤彤的果子,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徐老祖,我想到办法维持住老祖的生机了!”凤幽月说着,将手中的果子推了出去。

    徐墨凉接过果子,顿时感觉到四周溢满了勃勃生机,这是他从未体会过的。

    眼中闪过一丝愕然,他疑惑的看着凤幽月,“这是什么?”

    “是混沌灵果,可以帮人淬炼身体,改变体质。”

    徐墨凉拿着果子的手一顿,不可置信的眨眨眼,艰难的开口问道,“你说……这是什么?混沌灵果?”

    凤幽月含笑点头,“正是传说中的混沌灵果。”

    徐墨凉一个哆嗦,差点把手中的果子扔出去。

    他艰涩的咽了下口水,只觉得手中的果子忽然变得有千斤重。

    “丫头,你可知道混沌灵果意味着什么?”

    混沌灵果,别说整个万澜国,就算是整个北幽域,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一个人的天赋和修炼体质是从出生开始就定下的,即便在努力,也无法改变这一点。但混沌灵果,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一个修炼蠢材变成一个天赋异禀的天才。

    不仅如此,服用混沌灵果的人,身体的修复能力也比寻常人迅速许多。可以说,只要不是重大伤害,以这种特殊的体质,就不会死。

    徐墨凉觉得,凤幽月一定是不知道混沌灵果有多宝贵,才会大喇喇的把这东西交给了自己。

    徐墨凉很心动,但却不想昧着良心欺骗她。

    “混沌灵果是无数人拼命争抢的宝贝,丫头,我知你孝顺,但这东西太贵重,如果长昊活着,定不会接受如此稀有的宝贝。”说着,他将混沌灵果塞回凤幽月手中,再三叮嘱她,“这东西不能让外人看见,你赶紧自己服下,谁都不要说。”

    徐墨凉如临大敌的模样让凤幽月哭笑不得,却又心中感动。也许就是这样的人,才能让老祖一见倾心。

    她笑了笑,反手将混沌灵果塞回徐墨凉手中。

    “徐老祖,我已经服用过混沌灵果了。不仅如此,爷爷和四叔也都服用过。啊对了,”她一拍脑门,又拿出一颗混沌灵果,“老祖一颗,你一颗。我这里还有,若是不够就跟我要!不过混沌灵果一人只能吃两颗,若是再多,也没什么作用了。”

    少女嘀嘀咕咕,对这个设定颇为不满。

    而徐墨凉已经彻底石化了。

    怎么会这么多混沌灵果?他才隐居了几十年,混沌灵果变得这么不值钱了吗?!

    徐墨凉有点崩溃,一身死寂的气息淡了不少。

    “丫头,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么多混沌灵果?”他艰难的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

    “一次机缘而得。”凤幽月勾唇浅笑,“所以徐老祖,您快吃吧。”

    徐墨凉死寂的眼中浮现出感动,他感慨的叹了口气,“若是长昊知道,定会为你这丫头而骄傲。”

    在得知凤幽月还拥有混沌灵果之后,徐墨凉也不推辞了,干脆利落的将混沌灵果吃下。

    没过一会儿,丹田之处源源不断的涌出热流。他迅速盘膝而坐,开始入定。

    而这边,凤幽月用玄力割下一小块混沌灵果,将汁水挤入凤长昊的口中。

    凤长昊如今的身体情况太差,若是一口吃下整个混沌灵果,凤幽月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思来想去,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不过令她惊喜的是,凤长昊虽然神识俱散,但身体的接受能力却是不错的。

    凤幽月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凤长昊的身体在渐渐发生变化。虽然,五脏六腑仍然破碎,可丹田之处,正在缓慢的修复着。

    好现象!

    凤幽月大喜,又将打碎的混沌灵果喂了几口给凤长昊。

    随着徐墨凉的入定,凤长昊身体上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

    若是之前凤长昊那半口气吊的岌岌可危,如今算是真正稳定下来了。只要一直保持冰封状态,就不会再出现崩溃的情况。

    凤幽月见此,提着的心不由得落了回去。

    等徐墨凉从入定中苏醒后,立刻发现了凤长昊的身体状况。

    由于太过惊喜,他竟然连自己突破了也未曾发觉,还是凤幽月发现他的气息有沉稳了不少。

    “徐老祖,恭喜,突破了。”

    徐墨凉一愣,这才发现卡了十几年的瓶颈,竟然就这么突破了。

    他握了握拳头,夺目的蓝色光芒乍现。

    “玄王一阶?!”凤幽月惊呼一声,“徐老祖,没想到您的修为竟这样高!”

    徐墨凉也是愣了。

    他的修炼天赋其实很普通,虽然出身于一个二等国的小家族,但由于母亲只是一名青楼的风尘女子,连带着他也不受重视。

    后来,在他六岁的时候,母亲和一名下人私通,父亲一怒之下,打死了母亲,将他从徐家赶了出去。

    之后他便奔波于生计,到处打工想讨口饭吃,直到十六岁赚了第一桶金,才脱离了这种困境。

    所以,那些年,他没办法潜心修炼。后来有了时间,却也过了最佳的修炼年龄,而且学的玄技心法也都是乱七八糟,并不正统。

    凤长昊在认识他之后,帮他将修炼方式重新系统化了一番。但徐墨凉的底子就在那里,空有一身热血,却也没办法提高。

    五十二年前凤长昊出事时,他只是个大玄师二阶的小弱鸡。这在修炼资源丰富的二等国中,的确有些羞耻。

    后来,他陪着凤长昊隐居在冰室之中,心无旁骛之下,修为倒是小小的突飞猛进了一下。可后来就卡在了大玄师六阶,一卡就是十几年。

    徐墨凉没想到,只是服用了一个混沌灵果,竟然让他一举冲破瓶颈,进入玄王阶!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只觉得是在梦中。

    “徐老祖,混沌灵果可以改善修炼者的体质。从今以后,你再也不用为修炼而担忧了。说不定哪一天你能把老祖给比下去也说不定。”凤幽月嘻嘻一笑,不忘打趣徐墨凉。

    徐墨凉脸色一赧,有些哭笑不得。

    “你这丫头!”他没好气的瞪了凤幽月一眼,可眼中却是浓浓的笑意,随即他长叹了一声,“多亏了你,你这丫头,真是我和长昊的福星啊!”

    凤幽月笑着摇头,随即面色一正,“徐老祖您放心,我一定把老祖救醒。”

    徐墨凉唇角缓缓勾起,盖满胡子的脸露出一个温和的笑。他伸手亲昵的揉了揉少女柔软的发丝,满心欣慰。

    ……

    从冰室出来后,凤幽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许久。她要给凤长昊定制一个系统的治疗方案。

    凤长昊沉睡了五十多年,内脏尽碎,神识俱散,如今,绝不是几粒丹药就能好起来的。

    即便她炼制出了能够救醒凤长昊的药,或者修炼到了大玄师五阶,能够修复他的神识,但他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吗?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整整一夜,凤幽月房间的灯一直没有熄灭。她坐在桌子前,对着桌上的纸张涂涂抹抹,直到天破拂晓,才将笔放下。

    ……

    这边,凤幽月为救醒凤长昊点灯熬油,另一边,凤苍和凤清岩也忙碌着神迹之事。

    经过和上官家共同商讨之后,双方拍板决定,每家出三名长老、十名弟子共赴神迹。

    由于神迹威力巨大,这一次,大家都不敢藏私。

    上官家带队的大玄师六阶巅峰的大长老上官尊,辅助的是大玄师六阶初段的六长老和五长老。远在他国的上官玉前几日被招了回来,也参加这一次的行动。

    除了这三人外,还有和凤幽月打过比赛的上官毅,以及其他几个实力较高的弟子和执事。

    而凤家在经过一番筛选之后,负责此次带队的人是大玄师七阶的四长老凤森,负责辅助的是八长老凤关以及七长老凤岑。凤家的十名弟子中,凤幽月自然算一个,凤幽扬和凤无涯两人也没有悬念。除此之外,凤纤凤渊也在其中。而凤清岩由于经常出入血罚之森,经验丰富,所以也跟了去。

    顺便提一句,自从凤家重新整顿之后,在凤幽月的丹药辅助下,实力有了一个新的飞跃。

    凤无涯已经一举冲到了玄师七阶巅峰,距离大玄师只差一步之遥。凤幽扬常年心醉与炼药,虽然进步没有凤无涯快,却也已经到了玄师五阶巅峰。

    而其中进步最惊人的,要数凤纤凤渊两兄弟。

    这两个少年不愧是凤无涯的亲弟弟,修炼天赋都一样的变态。两人勤奋,凤幽月也舍得资源,只是短短一月时间,在各种丹药的辅助下,凤纤已经冲进玄师四阶巅峰,而凤渊更厉害,玄师六阶初段,直追亲哥哥凤无涯而去。

    除了他们以外,其他的凤家弟子们也都突飞猛进,大幅度提高了整体实力。

    除却年轻弟子之外,凤苍一辈的进步,也是显而易见的。

    最明显的要属修炼狂人四长老,从大玄师四阶一句冲进大玄师六阶巅峰。如今瓶颈又隐隐松动,假以时日说不定会成为万澜国第二个玄王阶高手。

    其他几位长老也是进步飞快,而醉心于炼药的二长老凤林,则一有时间就黏在凤幽月身边,不抠出几张丹方,誓不罢休。

    ……

    凤苍院落的偏厅,凤幽月拿着名单又看了一遍。

    “出发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她问。

    “三天之后,不过不在洛城集合。”凤苍回答。

    凤幽月一愣,从名单中抬起头来,皱着眉看向凤苍,“不在洛城集合?什么意思?”

    “神迹开始的时间,大概在六天之后,只能推断出出现的大致范围。上官家主的意思,是让我们两家兵分两路,谁若是先发现神迹,就向对方发射信号弹。”凤苍解释。

    凤幽月缓缓伸手摸了摸眉心,觉得上官霍这建议,倒也算是合理。

    但是她怎么总觉得有些古怪呢?

    皱了皱眉,凤幽月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总觉得有古怪,心里不太踏实。”她一脸纠结。

    凤苍拿过名单,细细的折起放在衣袖中,“先别想那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走一步算一步?

    凤幽月摇摇头,如此被动不是她的风格。

    她缓缓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盯着桌面。半晌后,重重的一掌拍在桌上。

    “那日我和大家兵分两路。让四长老他们按照原定路线前进,我跟着上官家,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不行!”凤苍想也没想,就否定了她的计划,“太危险了!上官家那三个长老不是好相与的,你若是被发现该怎么办?”

    凤幽月毫不在意的挑挑眉,在凤苍的注视下,忽然凭空消失了。

    凤苍:“!”

    他猛地站起身,厅里厅外找了一圈,却连凤幽月的衣角也没发现。

    凤苍这下心惊了,他一个玄王阶的高手,竟然找不到一个大玄师?!

    “嘿嘿,爷爷!”这时,一只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女脆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凤苍猛地回身,看着又凭空出现的凤幽月,惊掉了下巴。

    “这、这这……你是怎么做到的?!”

    凤幽月坐回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凤苍,“爷爷您忘了吗?当初我在血罚之森遇到了大机缘。”

    凤苍怎么能忘?若不是那场机缘,他的孙女至今还是一个痴傻儿。

    “你的意思是刚刚的消失……”

    “那场机缘,让我得了一方空间。”凤幽月低声说。

    凤苍眼睛一瞪,立刻捂住她的嘴,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

    凤幽月眼中染上笑意,将凤苍的手扯了下来。

    “所以,爷爷请放心,就算打不过,我能逃啊!”

    凤苍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中回不过神来,他一直没问过凤幽月当初在血罚之森经历了什么,如今一想,能够得到混沌灵果的机缘,绝对是他无法想象的。

    一方空间啊……

    凤苍摇头叹息了一番,能够隐藏宿主的空间,和储物空间可不是一回事。储物空间能够放东西,但是不能装活物。但能够隐藏宿主的空间,他曾在书上看到过,十分神奇,令人叹为观止,是大能者才能创造出来的。

    凤苍扭头看着凤幽月,这丫头,当真是傻人有傻福了!

    不过,知道了凤幽月能逃,凤苍也不不担心了。

    “既然你想跟,那就跟吧。不过必须注意安全,切勿轻敌。一旦有危险,保命最重要!”

    凤幽月笑嘻嘻的答应了下来,忽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爷爷,上官龙会不会也跟去?”

    上官龙,上官霍的儿子,也是吴倩的丈夫。当年吴凤两家闹得沸沸扬扬,这上官龙也算是凤家的半个仇人了。

    听凤幽月这么一提,凤苍也皱起了眉头。

    “应该……不能吧?吴倩不是怀孕了吗?”

    凤幽月冷笑一声,“您觉得上官龙会是个照顾媳妇的人?爷爷,那可是神迹!”

    经孙女这么一提,凤苍忽然想起五年大比时,上官龙对凤清岩绵里藏针的态度。

    说不定,上官霍那个老东西真会把上官龙给弄去……

    ------题外话------

    稍后还有哈。

    推荐好友文文《田园娇宠:神医世子妃》锶彤/著

    她,二十一世纪古中医世家大小姐,特种女军医,穿越成悲催小村姑,为改变困境,发家致富,治病救人,扩充实力,一不小心名扬千里。

    当身世之谜揭开,‘鬼医倾颜’踏血而归,左手救人,右手杀人,与虎谋皮,只为还清明盛世,朗朗乾坤。

    只是……

    说好的虎呢?这是狗吧?见人就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