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幽儿,你试试?(一更)
    ..,

    凤苍和凤幽月的交谈,让徐墨凉听得云里雾里。

    “等等,你们说的尊上是谁?”

    凤苍一愣,随即悄咪咪的指了指上面,“就是传说中的那位。此次五年大比他老人家亲自到场,对幽月颇为喜爱。”

    徐墨凉的表情由迷茫变成愣怔,最后转为震惊。

    “你是说传说中的那位大人?!幽月得了他的指点?!”

    凤苍点点头,笑容中溢满了自豪和得意。

    他家孙女就是好,连尊上都喜欢!

    凤幽月看着自家爷爷得意的快要上天的模样,眼皮子抖了抖,只觉得眼疼。

    徐墨凉是真惊住了,想当年他和凤长昊再牛逼,也只是在三等国界内。哪里敢去妄想传说中的人?

    “好!好!好!不愧是长昊的后代,青出于蓝!”他连连赞叹,毫不掩饰心中的欣赏,对凤幽月所说的能救醒凤长昊,更是相信了几分。

    凤幽月谦虚的笑了笑,“巧合而已,徐老祖过奖了。”

    徐墨凉微笑的看着她,谦虚、坚毅、有魄力,如此女子,绝非池中之物。

    ……

    凤幽月和凤苍从冰室出来时,已经是日落黄昏。

    两人无声的走出木屋,一路上沉默不语。暖黄色的夕阳将二人的影子拉得老长,徒增了一份惆怅。

    “爷爷,这些年辛苦您了。”凤幽月沉声开口。

    凤苍脚步一顿,硬朗的五官柔和下来,露出释然的笑。

    “为了凤家,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他揉了揉眉心,感概的叹了一口气,“若说辛苦,徐老祖才是让人忧心。”

    凤幽月无声的抿了抿唇,和一个活死人关在冰室了五十几年,听起来就让人觉得难受。

    “爷爷,徐老祖他和咱们老祖……”

    “嘘!”凤苍及时打断了她的话,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隔墙有耳。你跟我来。”

    凤苍带着凤幽月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门牢牢关上,又出手布了个防御罩。

    凤幽月见他这副架势,便知接下来要说的事,非同小可。

    “你眼睛毒,应该发现徐老祖对咱们老祖的感情不一般。”凤苍低声开口。

    凤幽月张了张嘴,眼睛在四周转了一圈,伸出双手竖起两个大拇指,弯了弯,“他们是……一对?”

    凤苍点点头。

    “哦。”凤幽月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凤苍一愣,惊讶的抬起眉毛,“哦?!你不惊讶?”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感情无国界,无年龄,无性别。人族和兽族不是也通婚么?”凤幽月嗤笑一声,二十一世纪遍地基情好吗?她身边就有好几对,天天腻腻歪歪的给她强行塞狗粮简直是惨无人道!

    凤苍有点懵,觉得孙女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万澜国是个三等小国,和其他大国相比,可以说是很山沟沟了。资源少、物资匮乏、文化发展也不通畅。像凤长昊和徐墨凉这样的,大家基本没见过。当年凤苍知晓此事后,也是懵逼了半天才勉强接受。

    “既然老祖和徐老祖是一对,那太爷爷是怎么……?”生出来的?难道是形婚?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凤幽月拍死了。凤长昊为人磊落,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渣?

    “老祖与徐老祖认识时,早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凤苍摸了摸胡须,回忆了一番,“当年万澜国还不姓南宫,凤家也只是个小家族。老祖还没出生,就被指了一门亲事。”

    “后来,老祖成年之后,便和那姑娘成了亲。”

    凤幽月面色有些古怪,“以老祖的性子,他能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自然是不接受。”凤苍笑了一声,“那姑娘是老祖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老祖待她如亲妹妹一般。原本,老祖的计划是想找机会取消了这门亲事,但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

    “那姑娘家,一夜之间被灭门了。”

    凤幽月眼皮一抖,觉得接下来即将有一出狗血大戏。

    “那姑娘家和凤家是世交,也不知得罪了谁,一夜之间几百口人全被杀了。巧的是她前一日正好来凤家玩,太过疲惫当晚留宿凤家,才免遭杀身之祸。只是她没想到,只是一夜之间,家就这么没了。”

    “之后,那姑娘受了刺激,疯疯癫癫了一年多。老祖担心没人照顾她,便把她接到凤家,亲自照看。”

    后来,在凤长昊的悉心照料下,姑娘的疯病逐渐好转,人也愈发清醒。同时,也对这个青梅竹马的哥哥产生了男女之情。

    小丫头也是个爽利的人,在想明白自己的心思后,便主动向凤长昊表明心迹。

    凤长昊吓了一跳,并没有当场做出决定。他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一夜,第二天拒绝了对方的表白。

    姑娘很难过,但并没有埋怨对方,而是将这份心思藏在心中。

    如果故事如此发展下去,凤长昊和姑娘也许会各自嫁娶,互不相干。但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发生了一件大事,改变了两人的人生。

    那姑娘被两个陌生男子玷辱了,就在凤府后面的小巷中。

    那日,凤长昊外出办事,姑娘带着丫鬟外出游玩。待凤长昊回来后,等了许久,对方却迟迟未归。他心中焦急,带人亲自出去寻找。结果,在后巷之中,发现了衣不蔽体的姑娘。

    浑身青紫,狼狈不堪,已经没了神智。

    凤长昊又惊又怒,用衣服裹着姑娘将她偷偷带回凤府,并叮嘱几个心腹,不许让任何人知晓此事。

    后来,姑娘醒了,可好不容易痊愈的疯病,又一次复发。

    她天天躲在房间里,抱着枕头念着‘长昊哥哥’,不见任何人。

    凤长昊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思绪许久之后,做下了决定——他要娶她。

    “这么说,老祖是喜欢那姑娘,还是对她只是同情?”凤幽月问。

    凤苍笑着摇摇头,“这世上的感情,并非只有喜欢一种。亲情、责任要比喜爱更重要。”

    凤长昊怜惜这个青梅竹马的妹妹,但却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但,人这一生,一些责任是不得不去肩负的。

    如今,姑娘的家族已经没了,清白又没了,她该何去何从?

    凤长昊整整坐了一夜,在感情和责任之间,犹豫不决。

    最后,责任占据了上风。

    姑娘想要一个家,那他就给她一个家。她想要一世安稳,那他就给她一世安稳。

    就这样,两人成亲了。婚后的凤长昊,的确担得起一个好丈夫的角色。对妻子无微不至、呵护有加。

    但,天有不测风云,有的人,终究没有得到上天垂怜。

    在凤振扬七岁的时候,凤长昊的妻子忽然重病,倒床不起,几天之后,便撒手人寰。

    在她闭眼之前,她终于恢复了神智。她拉着丈夫的手,感谢他给了她一世安定,她很幸福。

    妻子死后,凤长昊悲痛万分,消沉了半年之久,才振作起来。

    之后,他兢兢业业一心扑在凤家之上,再也没有续弦。

    凤振扬成年后,凤长昊渐渐放权,时不时离开凤家,外出游历。

    就在那时,凤长昊遇见了徐墨凉,遇见了此生挚爱。

    那年,凤长昊三十六岁,徐墨凉三十一岁。

    经历过许多悲欢离合的两个人,渐渐走进对方的心中,从此再也没分开过。

    即便生死,也无法将两人隔绝。

    听完整个故事,凤幽月发出一声叹息,为凤长昊传奇版的人生。

    不过转念一想,又发现了古怪。

    “老祖的妻子一生疯癫,那太爷爷……”是怎么生出来的?

    凤苍深深的看了凤幽月一眼,说出来的话震得她魂飞魄散。

    “你太爷爷非老祖亲生,他和他的妻子,从未发生过关系。”

    凤幽月:“!”

    “非、非亲生?!那我们呢?!”凤振扬不是凤长昊的亲儿子,那她和爷爷岂不是……

    “老祖有个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刚成亲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留下了一对孤儿寡母。一年之后,他的妻子因思念成疾也跟着去了。老祖便将那侄儿收在了自己身边养着,后来他和那姑娘成亲后,便直接让族中的长老将那孩子过继成了他的。”

    凤幽月眨眨眼,搞清楚了几个人的关系,“所以,太爷爷实际上是老祖的亲侄子?我们其实是老祖亲哥哥的后代?”

    凤苍点点头,叹了一声。

    凤幽月缓了半天,渐渐理清了思绪,只觉得造化弄人。

    一样米养百样人,明明是一家人,凤振扬为了贪念做了梁上君子,而凤长昊为了这个侄子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若是凤长昊的大哥泉下有知,不知他又是什么感觉。

    凤幽月摇头晃头的叹了口气,觉得凤长昊这一生是真的坎坷。为了担负一个责任折腾了十数年,好不容易遇到了一生所爱,却又被儿子给坑了。

    凤振扬真是不仅坑爹,还坑叔叔。

    凤幽月揉了揉眉心,随即,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若是凤长昊的妻子没有死,他又遇到了徐墨凉,该如何选择?

    凤苍听了她的问题后,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笑了一声。

    “若是你,你会如何做?”他问。

    凤幽月一怔。

    若是她……

    凤幽月咬了咬唇,一时间无法回答。

    “小丫头,还是年轻啊!”凤苍笑了,拍了拍孙女的脑袋,毫不留情的将她赶了出去。

    ……

    回挽月苑的路上,凤幽月一直在纠结刚才的问题。

    若是她,她该怎么选?

    少女心事重重,一路目不斜视回到了房间,心不在焉的坐在床上,竟连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也没发现。

    “想什么呢?”男人的声音伴着热气,在耳边响起。

    “嗬!”凤幽月吓了一跳,心中的防御机制快过大脑,抬起脚毫不留情的踹了出去。

    云陌没想到凤幽月会突然出手,对她更是一点防备也没有。

    于是,穿着红靴的小脚,稳稳的踹在了男人的小腹处……

    可以说是十分精准了。

    云陌:……

    凤幽月:……

    少女眨眨眼,看着面前的男人,有些懵。她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脚上,又看了看男人的小腹,只觉得一股热气从脚底心直冲头顶。

    “小家伙,”云陌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下眼底的暗潮,勾唇笑了一声,“你就这么不想我传宗接代吗?”

    凤幽月:“!”

    一张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凤幽月好似被火烧了一般,迅速将脚抽了回来。

    “你没事吓我做什么!”她心虚的眼睛乱瞟,就是不看云陌。

    云陌被气的直笑,大手按在腹部,靠在床边,挑眉看着脸红的少女,“我一直坐在床上,是你心不在焉看不见我。”说着,墨眸中流出一丝委屈,“幽儿眼里没有我……”

    凤幽月嘴角一抽,这男人戏怎么这么多!

    她翻了个大白眼,不理他。

    男人没有说话,却隐隐发出‘嘶嘶’的抽气声。

    凤幽月耳朵动了动,心道糟糕!不会是真把那啥踹坏了吧?

    她反复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脚力,踹的虽然是小腹,但是不是说男人的那啥和小腹是相连的吗?

    凤幽月心中发虚,眼神偷偷瞟向云陌。

    只见云陌靠在床边,手捂着腹部,眉心紧紧皱起。

    “你没事吧?”凤幽月心中一急,问了出来。

    云陌‘哼唧’了两声,虚弱的开口,“疼。”

    凤幽月更急了,“哪里疼?”

    “哪都疼……”男人俊眉一皱,分外可怜。

    这下凤幽月不敢再矜持了,连忙走过去拉开云陌的手,如临大敌的盯着他的腹部,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你的……还好吗?”她委婉的问,很怕自己一脚把人家给踹个断子绝孙。

    云陌眯着眼,眼底暗了暗,嘴上虚弱的说,“……不太清楚。”

    凤幽月双手苦恼的抓了抓衣服,盯着他的小腹半天,直到云陌觉得浑身发热之时,憋不住问了一句,“要不……你试试?”

    轰——全身的热流全部炸开,直冲下身而去。

    性感的喉咙动了一下,云陌眯着眸子,透出危险的气息,“幽儿,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题外话------

    公子:儿子耍起流氓来那叫一个骚浪贱,亲妈都拦不住。

    稍后还有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